范福潮:《書海泛舟記》一位版主眼中的網上聲音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一位版主眼中的網上聲音
    南方周末    2003-06-05 16:30:29

  天涯有茶舍此地最關天
  ——一位版主眼中的網上聲音

  □范福潮
  “關天茶舍”創辦于1999年11月27日,首任版主是北大的老冷。“關天”二字出自陳寅恪《挽王靜安先生》詩:“吾儕所學關天意,并世相知妒道真。”
  茶舍初期定位于同仁之間思想、學術討論的沙龍,經過前幾任版主的經營,到了王怡、樸素任版主的時候,適逢人氣極盛的“天涯縱橫”關閉,大批高水平的網友擁向“關天茶舍”,使其頓時成為一個高水平的論壇。
  2001年11月初,王怡在“關天茶舍”搞民主選舉版主活動。我見選舉搞得熱火朝天,不免動心,想摻和一把,便寫了篇競選申請《我想給“關天茶舍”當幾天伙計》。翌日,以42票當選,成為“關天茶舍”歷史上第一位民選版主。
  天涯社區用戶注冊手續很簡便,現有注冊用戶58.4萬人,平均在線人數是4000多人,高峰時段的在線人數多達6000多人。有多少人在“關天茶舍”看帖、跟帖,無法統計,估計占在線人數的三四成。“關天茶舍”日均發帖300篇左右,高峰時每兩三分鐘就發一篇帖子,但轉載類帖子占了40%,灌水類帖子約占30%,原創文章比例通常在30%左右。帖子的點擊量很高,日點擊上千、跟帖上百的帖子很多。
  國際國內每遇大事,“關天茶舍”便人聲鼎沸:熱點新聞,時事述評,內幕探秘,冤案追蹤,社會掃描,人生掠影,哲學宗教研討,思想學術論戰……交織參差,色彩紛呈。
  “9·11”、美伊戰爭,李尚平、孫志剛事件,理性思辯與情緒宣泄激烈交鋒,論壇上喧囂浮躁,心理欠佳者常因忍受不了板磚亂飛而敗下陣來。
  一位數次聲稱要告別“關天”的老友每當受不了板磚時便對我發牢騷:“關天有啥意思?多是些生活中的失意者,利用虛擬社區沽名釣譽以滿足現實生活中的缺憾:在報刊上發表不了文章,便到關天舞文弄墨;生活中木訥口拙,論壇里巧言善辯;社會上窩囊受氣,社區里耀武揚威;生活中畏怯懦弱,社區里頤指氣使;情感歷程坎坷,卻一副大眾情人模樣;長相平平,冒充美女俊男;家境窘迫,偏寫小資文字;明里稱兄道弟,暗里黑磚悶棍……你花費心血交往一年,待原形畢露后才知昔日的好友多是戴著假面具的偽君子,令人寒心,我戒網了,以后再也不上關天了。”
  他嘮叨的這些事,我親歷得多了。我知道,戒網對我來說,要比當年戒煙困難得多。戒煙完全是個人行為,有一定的自制力就能做到。而戒網卻不那么容易,它意味著你要徹底改變你的生活狀態,把一個人開放的精神生活重新禁錮起來,摧毀依靠網絡構建起來的虛擬世界。我自信是一個意志堅強的人,但我承認,我做不到。那位關天的老茶客信誓旦旦,他能做到嗎?他也做不到。
  渴望交流,是人的本質。
  自由交流也理應是每個公民與生俱來的權利。但在現實中,尚沒有一種天然的權利是不受限制的:或是由于自身缺乏交流的能力和手段,或是受到來自國家、集體乃至習俗方面的制約。
  虛擬社區打碎了事實與公眾之間的“屏障或過濾器”,它把來自各方面的限制減弱到最小程度,也可以說,虛擬社區使人際間實現了自由交流的最大化。
  理想主義者領悟到了自由交流的好處,幻想利用虛擬社區建構一種絕對的自由交流的烏托邦。他們忽視了這樣一個無法繞開的現實問題:數字時代信息傳播的方式雖把自由交流所受到的限制減到最小,使精神自由的本真意義得以回歸,但絕對的自由是不可能存在的,身為版主,我常常處在沖突的焦點,但矛盾并非不可調和,盡人事,知天命,我本著遵守規則、與人為善的態度,耐心維護著“關天茶舍”的聲譽、人氣和安寧。
 


范福潮 2013-08-20 14:00:33

[新一篇] 范福潮:《書海泛舟記》一生能讀幾多書

[舊一篇] 范福潮:《書海泛舟記》孫中山的籌款歷程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