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福潮:《書海泛舟記》還書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還書
    南方周末    2004-02-05 10:59:17

  ■書海泛舟記
  □范福潮

  七歲那年,一個秋雨綿綿的夜晚。天很黑,推開院門向外望去,昏黃的路燈下除了來往的公交車輛,看不見一個行人。父親撐起雨傘,把我送到院門口,把用油布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書交給我,叮囑我快去快回。手里這本《東林始末》,是父親借史大夫的書,說好借看十天,今天是第十天,他叫我去還書。史大夫住在二馬路,若乘公共汽車,坐三站地;若抄近路,約走二十分鐘。出門不遠,雨就下大了,濺起的雨水打濕了我的褲腿,反正褲子已經濕了,還是走路去吧,來回可以省一角車錢。
  到了史大夫家,已是八點多鐘。他打開油布包,隨書附著一封父親用毛筆寫的短箋。史大夫讀罷一笑,從筆筒抽出毛筆在我父親的信后寫了兩行字,然后在書架上找了一本《甲申傳信錄》,和《東林始末》一起包在油布包里,把信夾在書里,讓我帶回去。
  第二天,我看到了父親給史大夫寫的信:
  暮橋兄:因家事煩擾,書未讀完,先如期璧還,若允弟再讀三日,最好。另,前日所還《甲申傳信錄》,有幾處尚有疑惑,能否再借三日?盼復。即問安。
  史大夫回信:仁兄如面:書遇仁兄如人遇知己,善莫大焉。家中藏書,隨兄取用,無須按期歸還。明晚七點半,河聲戲院有馬金鳳《穆桂英掛帥》,我已買好甲票兩張,王家茶館等你。請嫂夫人安。
  史大夫是戲迷,常邀我父親看戲。我家孩子多,遇著有病發燒,父親就派我去叫史大夫,不管早晚,他馬上提著藥箱來我家,看病打針,走時,順便借幾本書。史大夫不像我父親那么認真,他借書從不寫借條,父親專門為他建了一冊“書刊往來賬”,他走后,父親把書名記上,數一數他還欠幾本書沒有還,見有絕版珍籍,免不了要念叨幾句。但二人交情深厚,念叨歸念叨,父親從不催他還書。
  每個禮拜天,父親帶我上街,總要辦三件事:吃飯、洗澡、逛書店。八點出門,先去書店,逛罷兩三家書店,就到了吃午飯的時候,父子倆到南方酒家點兩個菜,回鍋肉五角,沙鍋豆腐三角,兩碗米飯,總共不到一元。飯后,到光明池洗澡,浴室的休息區間隔成單間,每間兩張床,門上掛著白門簾,床單、枕巾和毛巾被很干凈,洗完澡,父親睡一會兒午覺,醒后要一壺茶,躺著看書。我問父親:“咱家不是有《帶經堂詩話》嗎?您怎么又買了一部?”父親不語,掏出鋼筆在扉頁上寫了幾個字,把書包好,讓我送到史大夫家。
  史大夫打開書,小聲念道:“新的不去,舊的不回。史兄惠存。”念罷,哈哈大笑。他從書柜里取出一函線裝書包好:“你爸爸贈我新書,是催我還舊書呢。”(之二)
 


范福潮 2013-08-20 14:02:30

[新一篇] 范福潮:《書海泛舟記》曾伯伯

[舊一篇] 范福潮:《書海泛舟記》一生能讀幾多書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