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福潮:《書海泛舟記》史傳多為小說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史傳多為小說
    南方周末    2005-01-20 15:35:15

  ■書海泛舟記
  □范福潮
  
  春申君相楚二十五年,考烈王病。朱英謂春申君曰:“世有無妄之福,又有無妄之禍。今君處無妄之世,以事無妄之主,安不有無妄之人乎?”(《戰國策》卷十七:楚考烈王無子)
  春申君相二十五年,楚考烈王病。朱英謂春申君曰:“世有毋望之福,又有毋望之禍。今君處毋望之世,以事毋望之主,安可以無毋望之人乎?”(《史記》卷七十八:春申君列傳)
  朱英和春申君私室密談,何人知曉?
  濮陽人呂不韋賈于邯鄲,見秦質子異人,歸而謂父曰:“耕田之利幾倍?”曰:“十倍。”“朱玉之贏幾倍?”曰:“百倍。”“立國家之主贏幾倍?”曰:“無數。”曰:“今力田疾作,不得暖衣余食,今建國立君,澤可以遺世。愿往事之。”(《戰國策》卷七:濮陽人呂不韋賈于邯鄲)
  子楚,秦諸庶孽孫,質于諸侯,車乘進用不饒,居處困,不得意。呂不韋賈邯鄲,見而憐之,曰“此奇貨可居”。(《史記》卷八十五:呂不韋列傳)
  呂不韋父子的對話和呂的“此奇貨可居”的心理全是作者的虛構。
  “古書凡記事立論及解經者,皆謂之‘傳’,非專記一人事跡也。其專記一人為一傳者,則自遷始。”(趙翼《二十二諸記》卷一)劉向雖比司馬遷晚生了68年,但基本上算是同時代的人。司馬遷做過太史令,劉向任校中秘書,為皇帝校書二十多年,依他的條件,司馬遷能讀到的書,他一定也能讀到。司馬遷和劉向根據戰國時期列國保存下來的書籍分別編寫出了《史記》和《戰國策》,有些人物傳記幾乎原文照錄舊籍,如朱英說春申君一段,僅有幾個字不同;有些細節,二人則根據自己對人物的理解進行了改寫,如“耕田之利幾倍”和“此奇貨可居”一段。在《史記》中,有些細節的描寫,簡直是創作,如:吏去,張耳乃引陳余之桑下數之曰:“如吾與公言何如?今見小辱而欲死一吏乎?”陳余然之。(《史記》卷八十九:張耳陳余列傳)“張耳乃引陳余之桑下數之”,像這種栩栩如生的動作描寫和“見而憐之,曰‘此奇貨可居’”之類的心理描寫,《史記》的列傳中比比皆是。
  司馬遷利用前代留下的書籍寫人物傳記,顯然是受了“傳”這種文體的影響。在古代,左史記言,右史記事,言為《尚書》,事為《春秋》,其后逐漸演變成編年、記事兩種文體。孔子作《春秋》,微言大意,過于簡略,難以表現歷史事件和人物活動,后人用《公羊傳》、《谷梁傳》和《左傳》這三部“傳”來解《春秋》經,其中左丘明的《左傳》寫人敘事最好,最有文采,當然,創作的成分也就最大,絕大部分篇章是非常精彩的小說。先父教我把《左傳》當小說讀,后來,又讓我把《史記》也當小說讀。其實,司馬遷和劉向何嘗不是把前輩寫的“傳”當小說讀?
  我們一向當作信史的《史記》尚且如此,后世“史書”中的戲說成分有多大,便可想而知。(二七)
 


范福潮 2013-08-20 14:12:16

[新一篇] 范福潮:《書海泛舟記》探皇陵

[舊一篇] 范福潮:《書海泛舟記》內部讀物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