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諸神的傳說 第一部 諸神的傳說 尼俄柏
諸神的傳說 第一部 諸神的傳說 尼俄柏
(德國)古斯塔夫·施瓦布 插圖(英國)約翰·菲拉克曼     阅读简体中文版

  尼俄柏

  忒拜國的王后尼俄柏因很多事感到自豪。她的丈夫安菲翁從繆斯女神那里得到一架精美的豎琴,彈奏它時條石便自動組合成了忒拜的城墻。她的父親坦塔羅斯是眾神的上賓。她是一個強大王國的統治者,本人也氣質不凡,端莊美麗。但最使她得意的卻是她數目可觀的十四個朝氣蓬勃的子女,其中一半是兒子,一半是女兒。人們都說尼俄柏是人間最幸福的母親。假如她不以此而妄自尊大,她很可能一直是這樣的人——但她的傲慢終于導致她的毀滅。
  一天,預言家忒瑞西阿斯的女兒,女預言家曼托,在神性沖動的驅使下,穿過大街小巷,召喚忒拜的婦女敬奉勒托和她的雙生子女阿波羅和阿耳忒彌斯。她吩咐她們頭戴桂冠,在焚香獻祭時作虔誠的祈禱。當婦人們潮水般擁在一起時,尼俄柏身穿金線織成的長袍,在隨從的簇擁下,突然出現。盡管一臉怒色,她的美貌依然光彩照人。她那美麗的頭一轉動,披肩的長發也隨著飄擺。她站在露天下忙著獻祭的婦女中間,用傲慢的目光環視眾人,高聲說:“你們發瘋了嗎,竟然來敬奉人們向你們灌輸的眾神?可是留在你們中間的卻是備受天國寵信的人類呀!你們為勒托建立祭壇,為什么不為我的神圣的名字焚香?難道我的父親坦塔羅斯不是曾在天神的餐桌上歡宴的惟一的凡人嗎?我的母親狄俄涅不是天上閃爍的七星的普勒阿得斯的姊妹?我的一個祖先阿特拉斯力大無比,他能把天宇扛在肩上;我的祖父宙斯,他是眾神的君父,連佛律癸亞的人民都服從我。卡德摩斯的城池,它的城墻,都聽命于我和我的丈夫,那城墻是在豎琴演奏聲中自動砌起來的,宮殿的每間屋子里都擺滿我的無價珍寶;此外,我有女神才配有的面容;沒有一個母親像我有這么多的孩子,七個花一樣美麗的女兒,七個健壯的兒子,不久以后我還會有數目相等的女婿和兒媳。難道我沒有理由驕傲嗎?你們竟膽敢不敬奉我而敬奉勒托,她不過是提坦不知名的女兒,大地都不賜給一塊地方讓她為宙斯生兒育女,直到水中時隱時現的小島得羅斯出于憐憫給了這個東奔西走的女神一個暫時的住處。這個可憐的女人在那里生了兩個孩子,這只是我這個做母親的可喜收獲的七分之一!誰能否認我是幸福的?誰會懷疑我將長久幸福?即使命運女神想要徹底損傷我的財富,她也得費一番周折!即使她從我眾多的子女中奪去一兩個,剩下的也不會少得像勒托那樣只有兩個。所以你們拿走供品,摘下頭上的花環吧!統統散開回家去!別讓我再看見你們干這種蠢事!”
  那些女人都怯生生地從頭上摘下花環,把未完成的獻祭撂在那里,以默默的祈禱向這個感情上受到傷害的女神表示崇拜。
  勒托和她的雙生子女站在鏗托斯山的峰頂,神目圓睜,觀察著遙遠的忒拜發生的一切。“瞧,孩子們!我,你們的母親,因為生了你們感到驕傲。除了赫拉我不低于任何女神,現在我卻遭到了一個狂妄的塵世女人的誹謗。我的孩子,要是你們不幫助我,我就被趕出這古老的神壇了!尼俄柏竟然說你們不如她的那一大堆孩子,也是對你們的侮辱!”勒托還想補充一句,說說她的請求,阿波羅卻打斷她說:“母親,別光抱怨!抱怨只能耽擱懲罚!”他的妹妹贊成他的看法,二人身披白云,穿空而過,眨眼間就來到了卡德摩斯城市和堡壘的上空。
  城墻外邊是一大片荒蕪的田地,這里已規定不再耕種,只供賽馬賽車之用。安菲翁的七個兒子正在這塊空地上嬉戲:有的騎在勇敢的駿馬上,有的在進行摔跤比賽。最年長的伊斯墨諾斯用手緊緊地拉著韁繩正安穩地騎馬繞圈小跑,突然大喊一聲“好疼啊”,韁繩就從他松開的手里滑落下去,他慢慢地從馬的右側跌到地上——原來是一枝箭射中了他的心臟。他的弟弟西皮羅斯聽到空中頻頻傳來箭翎的飛鳴,便拉起放松的韁繩策馬逃跑,但是一枝標槍趕上了他,顫響著刺入他的脖頸,鐵槍頭從喉管穿出來,這個垂死的中槍者從馬頭的鬣鬃上躥出去跌在地上,噴涌的鮮血濺落滿地。
  另外兩個弟弟正躺在地上,彼此抱在一起角斗。弓弦重新響起,他們被一箭射穿,二人同時哀號著,在地上扭動著痛苦地抽搐著的肢體,轉動著失神的眼睛,最終在塵土中雙雙咽氣。第五個兒子阿爾斐諾耳看見二人倒下,就趕快跑過來,想要抱住他們使他們蘇醒過來,但阿波羅一箭射進他的心房,他也倒在了那里。第六個兒子達瑪西克同,是一個頭披長發的可愛的青年,他的膝關節中了一箭,當他仰身往外拔那枝飛來之箭時,另一枝箭“嗖”地從他張著的嘴射進來,一直戳到咽喉里,鮮血像噴泉一樣從喉管里噴得老高。最后的也是最小的兒子伊利俄紐斯,還是個孩子呢!他看見了這一切,便跪倒在地,張開兩臂,祈禱道:“哦,所有的神明啊,請你們饒恕我吧!”聽了這話,就連那殘忍的射手也很感動,但是箭已射出,沒法收回了。這孩子慢慢地倒下了,不過他死的時候看不出有多么重的傷,那枝箭正好穿透他的心臟。
  不幸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全城。孩子的父親安菲翁聽到這令人恐怖的噩耗,便以劍刺穿心臟自殺了。他的仆從和人民嘈雜的悲鳴立刻又傳到后宮。尼俄柏久久不能理解這可怕的事件。她不肯相信天上的神有特權敢于這樣做和能夠這么做,但是,很快她就不再懷疑這是假的了。哦,現在的尼俄柏和此前的尼俄柏是多么不同啊!剛才她還從供奉權威女神的祭壇前趕走眾人,在全城高視闊步!對那個尼俄柏,她最親密的朋友也很嫉妒,對現在的這個尼俄柏,就連敵人也表示憐憫了。她跑到曠野里去,撲在那些僵冷的尸體上,最后一次親吻她的每一個兒子。隨后她舉起兩只疲憊的手臂,對天高呼:“你就幸災樂禍地看著我的不幸吧!就讓你那憤怒的心得到滿足吧,你這個殘忍的勒托!這七個兒子的死將把我送進墳墓!你勝利了,專橫的敵人!”
  現在,她的七個女兒也走來站在死去的兄弟身旁,她們都穿著喪服,披散著長發。看見她們,尼俄柏慘白的臉上閃現一道幸災樂禍的光芒,她忘乎所以地朝天上嘲諷地瞥了一眼,說:“你是得勝者!不,即使我現在很不幸,我的孩子還是比幸福之中的你的孩子多!雖然這里躺著這么多尸體,我所擁有的孩子仍然占壓倒的多數!”這句話剛說出口,就聽到拉弓射箭的聲音。所有的人都嚇得直哆嗦,惟獨尼俄柏一點兒也不打戰,不幸已經使她勇氣倍增了。七姐妹中的一個突然用手捂住心窩,她拔出一枝戳進心底的箭,就昏厥在地,把垂死的臉轉向躺在身邊的兄弟的尸體。尼俄柏的另一個女兒跑到不幸的母親那里安慰她,但一個隱蔽的創傷使她彎下腰來,永遠失聲不語了。第三個女兒剛要逃跑,就倒在了地下。又有幾個女兒在俯身看顧她們死去的姐妹時也倒下死去了。只剩下了最小的女兒,她躲到了母親的懷里,藏在衣襟中,像幼小的孩子那樣緊緊地依偎著。
  “把這惟一的一個孩子留給我吧!”尼俄柏悲號著朝天上喊叫,“只留下這么多孩子中最小的一個吧!”但就在她還在祈求時,那孩子已經從她懷里墜落在地。尼俄柏孤零零地坐在她的兒子和女兒的尸體中間。她因悲哀過度身軀已經變僵硬了。微風再也吹不動她的頭發了,她的臉上已經沒有一絲血色,雙眼嵌在悲哀的面孔上一動不動,整個形象已失去生命。血液不再流,脈搏也消失了,脖子不再轉,胳膊不再動,腳也不能再邁步了,就是身體里的心也變成了冰冷的巖石。除了眼淚,她已經沒有生命了。眼淚總是不斷地從那雙化成巖石的眼睛里往外流,這時,一陣特大的暴風吹來,卷起這個石頭人,越過大海,到達尼俄柏的故鄉呂狄亞的荒山野嶺里,把她放在西皮羅斯的懸崖上。在這里,尼俄柏化為大理石的石像,牢牢地立在這座山的峰頂,直到今天仍然淚流不止。

2013-08-20 14:5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