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諸神的傳說 第一部 諸神的傳說 俄耳甫斯和歐律狄刻
諸神的傳說 第一部 諸神的傳說 俄耳甫斯和歐律狄刻
(德國)古斯塔夫·施瓦布 插圖(英國)約翰·菲拉克曼     阅读简体中文版

  俄耳甫斯和歐律狄刻

  無與倫比的歌手俄耳甫斯是色雷斯國王河神俄阿格洛斯與繆斯之一卡利俄珀所生的兒子。阿波羅本人也是音樂之神,他送給俄耳甫斯一把七弦琴。每當俄耳甫斯彈琴,同時放聲歌唱母親教他的動聽的歌時,天上的鳥,水里的魚,森林中的野獸,甚至樹木和巖石都趕來傾聽他絕妙的歌聲。他的妻子是美麗可愛的水神歐律狄刻,他們倆柔情滿懷,相親相愛,啊,但是他們的幸福實在太短暫了!因為婚禮的快樂歌曲剛剛沉寂,早來的死神便奪走了他正值花樣年華的愛妻的生命。美麗的歐律狄刻和她的女游伴在溪邊草地上散步時,被一條藏在草叢里的毒蛇咬傷了腳后跟,死在她驚恐萬分的女友懷里。這位水神的悲鳴和哀號不停地在高山峽谷里回蕩。俄耳甫斯的痛哭和歌唱也夾雜其中,他哀婉的歌曲傾訴著他的悲痛,小鳥和有靈性的大小麋鹿跟這位孤獨男子一起舉哀,但他的祈禱和哭訴并不能喚回他已失去的愛妻。
  于是,他作出了一個前所未聞的決定:下到可怕的地府里去,請求冥王冥后把歐律狄刻還給他。在泰納隆他從地府的入口走了下去,死人的影子陰森恐怖地飄浮在他周圍,但他大步流星地從死人王國的種種恐怖場面中走過去,一直走到面無人色的冥王哈得斯和冥后珀耳塞福涅的寶座前。在那里,他操起七弦琴,隨著優美的琴聲唱道:“哦,地下王國的統治者,請恩準我訴說衷腸,請賞臉傾聽我的愿望!不是好奇心驅使我下來參觀陰間,也不是為了抓住三頭看門狗好玩。哦,我是為了我的愛妻來到你們的身旁。她給我的王宮帶來歡樂和驕傲沒有幾天,就被毒蛇咬傷,正當青春年華便歸了陰間。瞧,我要承受這無法揣度的痛苦呀!作為一個男人,我奮斗了多年,但愛情撕碎了我的心,我不能沒有歐律狄刻。我祈求你們,可怕的神圣的統治亡魂的神!在這充滿恐怖的地方,在你們轄區的這片沉默的荒野:請你們把她,把我的愛妻,還給我!還她自由,讓她過早凋零的生命重獲青春!如果不能這樣,哦,那就把我也歸入亡魂的行列,沒有她我永遠也不重返陽世。”亡魂聽了他的祈求,都放聲痛哭起來。冥后珀耳塞福涅招呼歐律狄刻,歐律狄刻搖搖晃晃地走來。“你把她帶走吧,”冥后說,“但你要記住,在你穿過冥府大門之前,一眼也不看跟在身后的妻子,她才屬于你。如果你過早地回過頭去看她,她就永遠不屬于你了。”
  于是,俄耳甫斯帶著妻子,默默地快步沿著籠罩在夜的恐怖里的黑暗的路向上攀登。俄耳甫斯心里突然產生一種無法形容的渴望:他偷偷側耳試了試,看能不能聽到她妻子的呼吸或她裙裾的*:*'聲,結果什么也聽不見,他周遭的一切都是死一般寂靜。他被恐懼和愛情所壓倒,無法控制自己,就壯著膽子迅急朝后看了一眼。哦,真不幸呀!就在這時,歐律狄刻兩只充滿悲哀和柔情的眼死死地盯著他,飄然墜回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深淵。他無比絕望地把手臂伸向漸漸消失的歐律狄刻。一點用處也沒有!她又遭遇了第二次死,但沒有哀怨——假如她能抱怨的話,那她也只能怨她被愛得太深了。她已經在他的視線中消失了,“再見,再見了!”從遠方傳來這樣低沉微弱的漸漸消失的聲音。
  由于傷心和驚駭,俄耳甫斯呆立了片刻,隨后他又沖回黑暗的深淵。但現在冥河的艄公堵住了他,拒絕把他渡過黑色的冥河。于是這個可憐的人便不吃不喝,不停地哭訴,在冥河岸邊坐了七天七夜。他祈求冥府的神再發慈悲,但冥府的神是不講情面的,他們決不第二次心軟。隨后他只好無限悲傷地返回人間,走進色雷斯偏僻的深山密林。他就這樣避開人群,獨自一人生活了三年,見到女人他就憎惡,因為他的歐律狄刻可愛的形象一直飄浮在他周圍,是她使他發出一切悲嘆和歌聲,一想起她,他就彈起七弦琴,唱起動聽的哀怨的歌。
  一天,這位神奇的歌手坐在一座遍是綠草卻無樹陰的山上唱起歌來。森林立刻移動,一棵棵大樹移得越來越近,直到它們用自己的樹枝為他罩上陰影;林中的野獸和歡快的小鳥也都湊過來圍成一圈傾聽他絕妙的歌唱。就在這時,色雷斯的一群正在慶祝酒神狄俄倪索斯的狂歡活動的女人吵吵嚷嚷地沖上山來。她們憎惡這個歌手,因為他自從妻子去世以后就鄙視所有女人,現在她們突然發現了這個女性蔑視者。
  “瞧,那個嘲諷女子的人,他在那兒!”一個酒神的狂女這么喊了一聲,這一群狂女就咆哮著沖向他,一邊還朝他投擲石塊,揮舞酒神杖。在很長的時間里都有忠實的動物保護著這位可愛的歌手。當他的歌聲漸漸消失在這群瘋狂女人的怒吼中的時候,她們才驚慌地逃到密林里去。原來,一塊飛石擊中了不幸的俄耳甫斯的太陽穴,他立刻就滿臉是血地倒在綠草地上,死了。
  那群殺人的狂女剛剛逃走,鳥兒就嗚咽著撲翅飛來。山巖和一切獸類都悲傷地走近他,山林水澤的神女也都匆匆聚拢到他身邊,而且都裹著黑色的袍子,她們埋葬了他的殘缺不全的肢體,都為俄耳甫斯的死悲傷不已。赫布魯斯上漲的河水收起并卷走了他的頭和七弦琴,從無人撥弄的琴弦和失去靈魂的口舌發出的動聽的琴聲和歌聲一直在水中不停地飄蕩飛揚,河岸則輕聲地報以悲哀的回響。這條河就這樣把他的頭和七弦琴帶到大海的波濤里,直達斯伯斯小島的岸邊,那里虔誠的居民把他的頭和七弦琴撈了上來。頭被他們埋葬了,七弦琴則被掛在一座神廟里。因此,傳說那個小島出了不少杰出的詩人和歌手,甚至為了祭奠神圣的俄耳甫斯的墳墓,那里的夜鶯也比別處的歌唱得更悅耳。但他的魂靈卻飄飄搖搖地下了地府。在那里他又找到了心愛的人,現在他們留在了這個仙境,他們幸福地擁抱,不再分離,彼此永遠結合在一起。

2013-08-20 14:5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