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諸神的傳說 第三部 赫剌克勒斯的傳說 赫剌克勒斯和阿德墨托斯
諸神的傳說 第三部 赫剌克勒斯的傳說 赫剌克勒斯和阿德墨托斯
(德國)古斯塔夫·施瓦布 插圖(英國)約翰·菲拉克曼     阅读简体中文版

  赫剌克勒斯和阿德墨托斯

  當赫剌克勒斯離開俄卡利亞王宮,在異鄉流浪時,發生了下面這件事。在忒薩呂的費賴城住著國王阿德墨托斯和他年輕漂亮的妻子阿爾刻提斯,她非常愛她的丈夫,他們有幾個可愛的孩子,并為幸福的人民所愛戴。當國王阿德墨托斯的生命即將結束時,他叫來他的朋友阿波羅保護他。命運女神答應阿波羅,如果有人愿為阿德墨托斯死,代替他到地府里,那么他就可以逃脫死神的威脅。阿波羅離開奧林帕斯山來到阿德墨托斯身邊,把死亡的消息帶給他,同時也告訴他怎樣才能擺脫命運的安排。
  阿德墨托斯是個誠實的人,但他熱愛生命。當他的親人和所有他的子民得知要失去家庭的頂梁柱、賢夫和慈父、賢明的君主時,都很吃驚。因此阿德墨托斯四處找尋愿意替他死的朋友,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愿意替他死。雖然開始時他們悲嘆將要遭受的損失,但當他們聽到如何可以保住國王的生命時卻沉默了。國王年老的父親斐瑞斯和同樣年邁的母親雖然已是風燭殘年,卻也希望多活幾日,而不愿替兒子去死。只有他青春正葆并且充滿活力的妻子——他美麗孩子們的母親阿爾刻提斯純潔無私地愛著她的丈夫,愿意為他去死。她剛說出這句話,死神塔那托斯的黑暗使者就來到了宮門口,要把犧牲者帶到陰暗的地府。
  當阿波羅看到死神的到來時,他飛快地離開了王宮,因為他是生命之神,不愿意被死神所玷污。虔誠的阿爾刻提斯把自己當做犧牲者,在清泉中沐浴,穿上節日的盛裝,佩戴上珠寶。她裝飾完畢后,在屋里的祭壇前向死神祈禱,然后她擁抱了她的孩子們和丈夫。她一天天地消瘦,直到最后的時刻。她被仆人們簇擁著,身旁站著她的丈夫和孩子們,迎接地獄的使者。
  她與她的家人歡慶別離:“讓我告訴你我的心里話,”她對她的丈夫說,“因為我把你的生命看得比我自己的還重要,我愿意為你去死,雖然我現在可以不去死。但沒有你照看孩子們,我活不下去。你的父親和母親背叛了你,雖然他們可以光榮地去死,這樣你也不會孤獨地活著,我們的孩子也不會成為沒有母親的孤兒。不過神是這樣安排的,所以我只請求你記住我做的善事,不要為你也深愛的孩子們找繼母,她可能會因為嫉妒而折磨我們的孩子。”她的丈夫流著淚向她發誓,她活著是他的妻子,死了也是她的妻子。然后阿爾刻提斯把孩子們交給他,昏倒在地。
  在人們為阿爾刻提斯準備葬禮時,四處流浪的赫剌克勒斯來到了費賴城的王宮門前。他正和一個王宮的仆人聊天,國王阿德墨托斯剛好走了過來。他隱藏著自己的悲哀,熱情地招待這個客人,赫剌克勒斯看到他穿著喪服,詢問他的不幸時,他不愿客人也悲傷或被嚇跑,所以只是含糊地回答他,他的一個遠親死了。赫剌克勒斯沒有改變快樂的心情,叫一個仆人到屋里,給他端酒。
  當他注意到仆人悲哀的神情時,他對這種過分悲哀不滿。“你怎么看起來這么嚴肅莊重?”他說:“一個仆人應該很熱情地對待客人!一個外人死在這里,你就這樣,你不知道這是凡人共同的命運嗎?痛苦會讓生命更加悲慘。去吧,在頭上戴個花環,就像我一樣,和我一起喝酒!我知道滿溢的酒杯會很快抹去你額上的皺紋。”但仆人悲傷地走出去。“我們遭受了一個不幸!”他說,“這使我們失去歡笑和飲宴的心情,斐瑞斯的兒子真是一個好客的主人,他可以在心情如此悲傷的時候招待一個心情這樣快活的客人。”
  “我不應該快活嗎?”赫剌克勒斯慍怒地問道,“就因為一個不相識的女人死了?”
  “一個不相識的女人!”仆人詫異地喊道,“對你來說她是個不相識的人,對我們可不是的!”
  “這樣說來,阿德墨托斯沒有對我說實情,”赫剌克勒斯沉思著。仆人卻說:“隨你去快活吧,只有她的朋友和仆人才會痛苦!”赫剌克勒斯終于了解到實情,他不再沉默:“這怎么可能?”他叫道:“他失去了一個如此美麗善良的妻子,還可以殷勤地招待一個外鄉人。進門的時候我還感到勉強,而現在我在一個哀傷的屋子里卻頭戴花環,飲酒作樂!告訴我,她葬在什么地方?”
  “如果你順著拉里薩大道一直走”,仆人回答道,“你就可以看到已經樹起的墓碑。”仆人邊說邊走了出去。
  獨自留下的赫剌克勒斯并不悲傷,而是迅速作出了一個決定。“我一定要救活這個已死的婦人,”他對自己說,“讓她重新活著,在她丈夫的屋子里。除此以外沒有什么能報答他的禮遇。我要在她的墓碑旁等待死神,當他來飲祭祀給死者的血時,我從后面跳出來,迅速抓住他,用手臂勒住他。世上沒有任何力量可以讓我放走他,除非他把他的戰利品交出來。”帶著這個決心,他離開了寂靜的王宮。
  阿德墨托斯回到沒有人的屋子,悲哀地看著他的孤獨的孩子們,深深地哀悼他的妻子,沒有人能夠安慰他,減輕他的悲哀。此時他的客人赫剌克勒斯又回來了,他手牽著一個戴面紗的女人。他說:“哦,國王,你不應該對我隱瞞你妻子的死。你在你的家里款待我,好像你只是在哀悼一個陌生人。因此我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犯了錯誤,在你不幸的家里飲酒作樂。我希望你不要在不幸中繼續悲哀。聽我說,我之所以要再次回來,是因為我在一次比賽中贏了這個女人,現在我要去特拉西亞與比斯托涅斯人的國王作戰,在我完成此事之前,我把這個女人作為仆人交給你,你要把她當作朋友的財產照顧。”
  聽到赫剌克勒斯這樣說,阿德墨托斯很驚訝,“我并不是因為蔑視或看不起朋友而隱瞞我妻子的死,”他解釋說,“而是我不愿意你到另外一個朋友家而增加我的悲哀。至于這個女人,我求你把她帶到別人家吧,不要帶到我這里,我的負担已經夠重了。在這個城里,你還有很多別的朋友。我怎能在家里看到這個女人而不流淚呢?我怎能安排她住在我死去妻子的屋里?太過分了!我害怕費賴城人的閑話,我也害怕死者的指責!”國王這樣拒絕赫剌克勒斯,但他好奇地盯住這個戴著厚厚面紗的女人。“哦,女人,你是誰?”他嘆息道,“知道嗎,你的高矮和體形與我的阿爾刻提斯非常相像。赫剌克勒斯,我對天神發誓,把她帶走吧,我的痛苦會小一點;因為我一看到她,就像看到我死去的妻子,淚水就會涌出來,我就會陷入新的悲痛中。”
  赫剌克勒斯隱藏起他真實的情感,悲哀地回答他:“哦,要是宙斯給我力量把你勇敢的妻子救回到人間,來報答你的友情就好了!”——“我知道,如果能夠,你會做的,”阿德墨托斯悲哀地說:“但有哪個死人可以回到人間呢?”——“現在,”赫剌克勒斯愉快地走上前,“因為這不能發生,所以讓時間來減輕你的痛苦吧,死者也不愿看到你的悲哀。不要忘了,你第二個妻子可以給你帶來幸福愉快。為了我,接受我帶到你家里的高貴的女子吧,至少試一試。”
  阿德墨托斯看出他的客人不是要侮辱和糾纏他,因此命令仆人把這個女人帶到里面去。“這個年輕的女人不相信仆人,你要自己帶她進去!”赫剌克勒斯對他說。
  “不!”阿德墨托斯說,“我不能碰她,不能破壞我對死者的誓言。我不會帶她進去!”赫剌克勒斯還不放棄,直到要他牽住帶面紗女人的手。“現在,”赫剌克勒斯高興地說,“珍愛她吧——仔細看看這個年輕的女人,是不是真的像你的妻子,結束你的悲哀吧!”
  說著他揭開女人的面紗,把又活過來的妻子交給吃驚且懷疑的國王。當他抓住妻子的手,害怕而戰抖地看著她時,赫剌克勒斯向他講述他是如何在墳墓前抓住死神,把他的戰利品奪了過來。阿德墨托斯擁抱妻子,但她沉默不語,不能回答他熱情的話語。“你現在不會聽到她的聲音,”赫剌克勒斯解釋,“直到第三天,死神的束縛完全結束,她才會說話。先把她帶到你的房間,慶祝你們的團圓。因為你對一個外鄉人高貴的款待,所以她又屬于你了。我還要繼續走我自己的路。”
  “祝你平安,英雄!”阿德墨托斯在分別后喊道,“你帶給我更美好的生活,相信我,我感謝老天賜福!所有我的人民將以歌唱舞蹈來慶祝,讓祭壇燃起香火!讓我們為你,宙斯偉大的兒子喲,用感謝和愛祈禱!”

2013-08-20 14:5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