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神的傳說 第六部 七雄攻忒拜 兄弟對陣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兄弟對陣

  攻打忒拜城的戰斗就這樣結束了。但在克瑞翁和厄忒俄克勒斯帶領他們的隊伍退守城垣以后,被打敗的阿耳戈斯人的軍隊重新進行了整頓,不久便又有能力向被圍困的城推進了。忒拜人看到這種情勢,知道在受到第一次攻擊的損失后第二次勝利的希望相當渺茫,國王厄忒俄克勒斯便作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他派他的使臣出城到阿耳戈斯的軍隊里去請求停戰,這時,阿耳戈斯軍隊又密集地駐扎在忒拜城周圍,俯伏在城外戰壕里。隨后,厄忒俄克勒斯站在城堡的最高處,向他自己的守衛在城里的部隊和包圍城池的阿耳戈斯人大聲喊話:“你們達那俄斯人和阿耳戈斯人,所有圍城的人,還有你們忒拜的人民,你們都不要為波呂尼刻斯和我——他的兄弟——再犧牲生命了。還是讓我自己經受戰斗的危險,讓我單獨和我的哥哥波呂尼刻斯決一死戰吧!如果我殺死了他,我就仍然是忒拜城的國王;如果我死在他的手下,就把王位讓給他。你們阿耳戈斯人就該放下武器,回到自己的故鄉去,不必在這座城下作無謂的流血犧牲。”
  波呂尼刻斯立刻從阿耳戈斯人的隊伍里跳出來,朝城堡上面喊,說他愿意接受他兄弟的挑戰。雙方軍隊早已厭倦了流血的戰爭,因此雙方的士兵都歡聲雷動,贊成這個合理的建議。雙方還簽訂了一個協議,兩位首領也都宣誓堅決遵守。
  現在,俄狄浦斯的兩個兒子都全副武裝起來了。在殊死的決斗開始之前,雙方的預言家都聚拢過來準備向神獻祭,想從獻祭的火焰中推斷戰斗的結局。預兆是模棱兩可的,似乎說明雙方誰都可能勝利,誰都可能失敗。
  號角吹響,這是戰斗開始的信號。兩兄弟先后沖出來,相互進擊,就像兩個怒齜獠牙正在爭斗的野豬。兩枝標槍嗖嗖響著各向對方飛去,又雙雙被盾牌反彈落地。接著他們就使長矛相刺,但急速擋在前面的盾牌又使刺殺落空。觀戰者看見這場惡戰都嚇得直冒冷汗。厄忒俄克勒斯先受了傷:他在出擊時想用右腳踢開擋在路上的一塊石頭,不小心把腿露在盾牌下面;波呂尼刻斯立刻手持長矛沖過來,刺穿了他的脛骨。見到這一擊,全體阿耳戈斯人都不停地歡呼,以為這就是決定性的勝利。但厄忒俄克勒斯始終頭腦清醒,一眼看見對方的一個肩頭暴露在外,他馬上一矛刺去,深深地扎進對方的肩胛里,連矛的頭都斷在里邊了。厄忒俄克勒斯慌忙后退,砸斷了他哥哥的矛桿。
  現在雙方看到各自失去了一件投擲武器,他們又勢均力敵了。他們飛快地抽出各自的劍,彼此身體湊得很近,盾牌相撞,發出震耳的戰斗的轟鳴。最后,厄忒俄克勒斯沖上前去,一劍刺中他哥哥的身體。因為疼痛,波呂尼刻斯歪向一邊,很快便血流不止,跌倒在地。這時,厄忒俄克勒斯確信他已獲勝,便拋開寶劍,俯伏在垂死的哥哥身上,準備奪走他的武器,不料,這一舉動竟給他帶來了毀滅。波呂尼刻斯盡管倒在了地上,但手中仍然緊緊地握著他的劍,于是他使足氣力把他的劍深深地刺入厄忒俄克勒斯的肝臟。厄忒俄克勒斯當即死亡,倒在他垂死的哥哥的身旁。這樣,父親對他們二人的詛咒終于變成現實。
  這時,雙方的軍隊大聲爭吵起來。忒拜人認為勝利屬于他們的國王厄忒俄克勒斯,而阿耳戈斯人則判定波呂尼刻斯為勝利者。爭著爭著便又要動武,不過,只有忒拜人是全副武裝的,而阿耳戈斯人因為堅信自己的勝利已經把武器放在一邊了。阿耳戈斯人還沒來得及披掛整齊,忒拜人就沖向了阿耳戈斯軍隊。他們沒有遇到任何反抗,手中沒有武器的士兵四散奔逃,最后,阿耳戈斯人成百上千地死在忒拜人的標槍下,血流遍地。


(德國)古斯塔夫·施瓦布 插圖(英國)約翰·菲拉克曼 2013-08-20 15:06:58

[新一篇] 諸神的傳說 第六部 七雄攻忒拜 克瑞翁的決定

[舊一篇] 諸神的傳說 第六部 七雄攻忒拜 攻打忒拜城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