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諸神的傳說 第八部 俄底修斯的傳說 埃俄羅斯的風袋
諸神的傳說 第八部 俄底修斯的傳說 埃俄羅斯的風袋
(德國)古斯塔夫·施瓦布 插圖(英國)約翰·菲拉克曼     阅读简体中文版

  埃俄羅斯的風袋

  (俄底修斯繼續講述他的故事)
  我們到達了埃俄羅斯居住的海島,他是眾神的好友希波忒斯的兒子。埃俄羅斯有六個兒子和六個女兒,他每天都在宮殿里與他的妻子和兒女們飲酒作樂。這位善良的君主招待我們在他那里住了整整一個月,他十分急迫地問起特洛伊的戰事,希臘人的兵力和返鄉的情況。我把這一切都詳詳細細地告訴了他,當我最終請他幫我們返鄉時,他爽快地答應了我們。他贈給我們一個由一條九歲野牛皮制成的風袋,里面關著各式各樣的風。宙斯命埃俄羅斯掌管諸風并有權放它們出來,支配它們的行止。他用一條銀線結成的閃光繩子把風袋緊緊地系在我們的船上,扎緊袋口,一點風也漏不出來。
  我們在海上航行了九天九夜,在第十天我們已臨近我們的故鄉伊塔刻,都已能望到海岸燃燒的烽火了。當我在夜里沉睡時,我的同船伙伴開始議論起埃俄羅斯送給我的風袋,他們想知道袋子里裝的是什么。他們大家都相信,是黃金和白銀,其中一個人最后說道:“這個俄底修斯到處都受到重視和尊敬!他僅從特洛伊就帶回多少戰利品啊!可我們呢,我們大家只有去冒險和吃苦的份兒,回家時,兩手空空!現在埃俄羅斯又給了他一袋子白銀和黃金!我們看看里面裝有多少寶貝,怎么樣?”
  這個糟糕的建議立即得到了其余伙伴的贊同。風袋被打開了,繩子剛一解開,所有的風爭擁而出,把我們的船又卷回大海。
  呼嘯的風暴把我從沉睡中驚醒。當我看到這不幸的景象時,我思慮片刻,是不是最好從甲板上跳進大海死了算啦。可我重又鎮靜下來,決定堅持下來并去忍受可能發生的一切。颶風的暴怒把我拋回到埃俄羅斯的海島。我讓我的伙伴留在船上,與一個朋友和傳令使前去國王的宮殿,他正與他的妻子和兒女們共進午餐。他們對我的返回顯得驚訝。當他們得悉事情的原委時,這位風的主宰者從坐位上慍怒地立起身來,朝我喊道:“該詛咒的人,顯然是眾神在向你進行報復!對這樣的一個人我既不能收留也不能護送!離開我的家,被詛咒的人!”罵完后他就把我趕了出來,我們離開了那里,沮喪地繼續我們的航行。
  終于我們到了一個海岸,看到一座塔樓林立的城市。我把船停在港口,爬上巖石,向四下*)望。我沒有看到耕種的土地、農夫和牛羊,只看到煙云從一座巨大城市直升向天際。于是我派兩個朋友和一個傳令使去打探消息。他們在路上遇到了萊斯特律戈涅斯國王安提法忒斯的女兒,她正去阿耳塔刻亞泉汲水。她高大得令他們吃驚。她友好地把她父親的宮殿指引給我的朋友,并告訴他們希望知道的關于這個國家、這座城市和統治者的情況。
  他們到達了宮殿,令他們目瞪口呆的是站在他們面前的萊斯特律戈涅斯的王后竟然像一座山峰那樣高聳巨大。萊斯特律戈涅斯人是巨人族,他們也是吃人的。女王招呼她的夫君,他抓住一個使者,并命令立即為他準備做晚餐用。其余兩個人嚇得奪路逃跑,奔回船上。但國王卻召集他的臣民,全副武裝地追趕,成千的萊斯特律戈涅斯巨人沖了過來,朝我們擲來巨石,在我們船上聽到的除了是垂死者的呼叫聲就是被擊中的船板的破碎聲。只有我自己的那只船停放在巨石投不到的地方,我帶著那些還沒受傷的朋友,奔回到我的那只船上,安全地離開了海港。其余的船連同一大批死者和垂死者一道沉入大海。
  我們擠在這艘惟一得救的船上繼續航行,又到了一座名叫埃兒厄的海島。這兒住著一位半人半神的美女,她是太陽神和海洋女兒珀耳塞所生的女兒,名叫喀耳刻。她在島上有一座美輪美奐的宮殿。我們駛進海島的一處港灣,下錨停泊。由于過度疲勞和悲慟,我們都躺倒在海岸上。
  在第三天,我背上寶劍手執長槍,動身去島內打探情況。終于我看到從喀耳刻宮殿升起的煙云。可我沒有立即朝向那里走去。基于以往的經驗,我把我的同伴分成兩批,一批由我,另一批由歐律羅科斯領導。隨后我們在一個頭盔里拈鬮。歐律羅科斯拈到了,他立刻率領二十二個人——他們嘆著氣只好前去——上路,朝我看到煙云的地方進發。
  這批人不久就在海島的一個幽美的山谷里發現了女神喀爾刻富麗堂皇的宮殿。當他們在庭院的籬笆里和宮殿的大門前看到許多尖嘴利齒的野狼和鬃發聳立的雄獅在閑來逛去時,嚇得心驚膽戰。他們惶恐地望著這些可怕的野獸,立刻想到逃跑,可它們已經圍拢過來,但并沒有傷害他們,而是緩慢而討好地靠近過來,搖起它們長長的尾巴,像狗一樣乞求主人施舍給它們一塊好吃的食物似的。我們后來才知道,它們都是被喀耳刻用魔法變成野獸的人。
  因為這些野獸都很溫和,我的朋友們又恢復了勇氣,接近宮殿的大門。他們聽到從里面傳出來喀耳刻的歌聲,她一定是一個出色的歌手,唱得美極了。她歌唱她的勞作,因為她正在織一件只有女神才能織出來的華麗衣服。首先向宮里瞥去一眼并感到由衷喜悅的是英雄波利忒斯。根據他的建議,我的朋友們把喀耳刻喊了出來。她友好地來到大門并請這些外鄉人入內。只有思想縝密行事小心的歐律羅科斯留在外面,因為他嗅出某種陰謀的味道。
  在宮中喀耳刻讓這些客人坐到高大精美的椅子上。隨后有人送上奶酪、麥粉、蜂蜜和烈酒,她用這些做出可口的糕點。但在制造時她卻偷偷地在面團中摻進了一種藥汁,人吃了會喪失思想,忘記自己的祖國。確也是如此,他們吃了后立刻就變成全身長毛的豬玀,開始咕咕地叫了起來,并被這位施展魔法的女人全都趕進了豬圈里。喀耳刻讓人拋給他們橡實和野果,而不是精美的食品。
  歐律羅科斯從遠處看到了這一切。他趕快跑回船來,把朋友們的可怕遭遇告訴我和留下來的人。我聽到這令人吃驚的消息,就很快作出決定,背上寶劍和弓箭,前去宮殿。
  半路上我遇到一個英俊的年輕人,他朝我舉起金杖,我認出他是神祗的使者赫耳墨斯。他友好地握住我的手說:“可憐人,你不熟悉這一帶的情況,干嗎在山里亂跑呢?你的朋友們都被會魔法的喀耳刻關到豬圈里了。你要去解救他們?你也會和他們一樣!好吧!我給你件東西保護自己。如果你帶著這種藥草,”說著他從地上挖起長有奶白色花的黑色草根,“她的騙術就不能傷害你了。她會給你準備一種甜酒,并放進去魔汁。我剛才給你的這種草能阻止她把你變成一個畜類。若是她要用她那長長的魔杖來觸你的話,你就從劍鞘里拔出利劍,沖到她面前,擺出一副要殺她的架勢。然后要她許下莊重的誓言,不再加害于你。這樣你可以安全地住在她那兒,當她成為你的好朋友時,她就不會拒絕你的請求,把你的朋友還給你了!”
  赫爾墨斯說完就離我而去。我本人焦急而憂心地奔向宮殿。喀耳刻聽到我的呼叫就打開了宮門,親切地讓我入內。她把我領到一張華麗的扶手椅上坐下,在我腳下放上一個小足凳,隨之立即為我用一只金碗調酒。她還等不及我把酒喝完就用她的魔杖觸我,一點也不懷疑我會當場就變成畜類,她說道:“滾到豬圈里,跟你的朋友們到一起去吧!”
  但我卻抽出寶劍沖向她。她大聲叫了起來,倒在地上,抱起我的雙膝,哀求我:“你是誰,你這強者,為什么我的魔酒不能使你變形?還沒有一個凡人能抵擋我的魔法的力量。你也許就是赫耳墨斯早就對我預言過的那個足智多謀的俄底修斯?如果你是他的話,那就收起你的寶劍,讓我們做朋友!”
  但我并不改變我的咄咄逼人的姿態,回答她說:“喀耳刻,你把我的朋友們都變成你家的豬,怎么能要求我對你表示友好呢?難道我不會想到你這樣討好我是為了傷害我嗎?如果你立下神圣的誓言,不用任何魔法害我的話,那我能成為你的朋友!”這個女神當場就立下誓言,我也放心了,并無憂無慮過了一夜。
  翌日清晨,四個侍女,都是美貌非凡,嫻雅高貴的仙女,來整理她們女主人的房間。第一個把華麗的紫色墊子鋪到扶手椅上,第二個在扶手椅前擺上一個銀制的桌子并把金籃子放到上面,第三個在一個銀罐里調酒并把金杯擺放到桌上,第四個則端來清水,放入三腳鼎鍋里,在下面點起火來,直到水熱,這是為我洗浴用的。當我洗完,涂上香膏,穿好衣服之后,我該與喀耳刻一起享用早餐了。但是,盡管我面前的桌子上擺滿了豐盛的食品,可我卻動也不動。面對著漂亮的女主人,我呆在那里一聲不響,憂郁愁苦。當她終于問我如此悶悶不樂的原因時,我說道:“一個人,當他知道他的朋友們遭到不幸時,卻依舊大嚼大飲自得其樂,那他還算是一個感情正直,品德磊落的人嗎?如果你要我在你這里心情舒暢的話,那就讓我親眼看到我的朋友!”
  喀耳刻沒容我多說,她離開了房間,手執魔杖,打開豬圈的門,把我的朋友趕了出來,他們都成了一群九歲的豬,圍到我的身邊。現在她在他們身邊走動,給每一頭豬涂上另一種藥汁。他們立即褪下了毛皮,都又變成了人,而且變成比從前更年輕更英俊了。他們欣喜地奔向我,與我握手。女神這時對我討好地說:“現在,親愛的英雄,我已照你的話做了。你也該做我喜歡的事了,把你的船拉上岸,把裝載的東西運到岸邊的巖洞里,讓你和你的伙伴都到我這里來吧。”
  她的甜蜜的言辭使我動心了。我去找我的船和留下來的朋友,他們都認為我已經死了,為我悲慟,現在含著歡喜的淚水向我撲來。當我向他們提出建議,把船拉向岸并前去女神那里時,他們立即表示同意,只有歐律羅科斯勸阻伙伴們說:“難道你們就這樣急著去毀滅自己,要到這個女巫的宮殿,讓她把我們大家變成獅子、狼和豬,被迫去看守她的家?當俄底修斯愚蠢地使我們落到庫克羅普斯人手里時,我們朋友都遭到怎樣的下場,難道你們忘了嗎?”我聽到了這種侮辱的話,盡管他是我的近親,我真想抽出寶劍把他的腦袋砍下來。朋友們注意到我要發作起來,就抱住我的胳膊,使我鎮靜下來。
  我們大家動身去宮殿,歐律羅科斯迫于我的威脅也不敢不跟隨前往。這期間喀耳刻讓我的那些朋友沐浴,涂抹香膏,穿上華麗的衣服,快活地在一起飲酒作樂。我們受到了熱烈的歡迎。喀耳刻叫我們放心,對我們殷勤有加,我們一天比一天快樂,在她這兒就這樣一年過去了。但當這一年結束時,我的這些伙伴提醒我該想到回家了。我聽從他們的勸告,就在當晚我請求喀耳刻履行她的諾言,她在開始時就答應過我送我回家。這位女神回答說:“你說的對,俄底修斯,我不應當再把你強留在我這兒了。但在回家之前,你還得要走一條彎路。你們必須到哈得斯和他的妻子珀耳塞福涅統治的地獄里去,尋找忒拜城的盲預言家忒瑞西阿斯的靈魂,去問你們的未來。他雖然死了,但他的靈魂和他的預言才能由于珀耳塞福涅的寵愛還依然存在。”
  當我聽到她的這番話時,我開始哭了起來,悲慟欲絕。去死人的國度使我害怕極了,我問誰為我引路,因為還沒有一個凡人在活著時候能乘船進入冥府。“你不必為引路的事操心!”女神回答說,“只把船的桅桿豎起來,掛上帆就行了!北風會把你們吹到那兒!當你抵達大洋河①(①神話中環繞大地的河流。——譯者注)的岸邊時,你在一塊低處的河岸上陸,在那兒你能看到橙木、白楊和柳樹。這兒就是珀耳塞福涅的圣林,也是進入地府的入口。你在山巖旁的一個峽谷里——皮里佛革勒河和科庫托斯河的黑色激流在這兒直瀉而下——可以找到一道巖縫,穿過去就是通向冥府的路。你在那兒挖一個坑,給那些死去的人獻上蜂蜜、牛奶、酒、水和麥粉,并許諾當你返回伊塔刻,也要為他們祭獻牲畜,除此還要為忒瑞西阿斯獻上一只黑色的山羊。隨后你還要殺死兩只黑色的綿羊,一只公的一只母的。在你的同伴為眾神焚燒祭品和向他們祈禱時,你會通過巖縫直望到下面的匯合一起的河水。這時死者的靈魂將出現在你的面前,空中的虛幻影像涌向亮處并要品嘗祭品的血。但你要用寶劍加以制止,在問過忒瑞西阿斯之前,不允許它們靠近。隨后不久忒瑞西阿斯就會現身,并會給你指點你的返鄉之路。”
  這番話使我得到了幾分安慰,第二天一早我召集我的朋友們上路。“遺憾的是,我們的返鄉之旅不是一條坦途,”我說,“女神給我們規定了一條非同一般的道路。我們得下到哈得斯的可怕的地府,并在那兒就我們的歸程去詢問忒拜城的預言家忒瑞西阿斯!”我的伙伴們一聽到這話,悲傷得幾乎心裂腸斷。他們號啕大哭,揪扯頭發,但悲哀于事無補。我命令他們動身,與我一道乘船前往。喀耳刻早在我們前面了。她給我們帶來兩只祭祀用的綿羊,讓人捆在船上,也給我備好了大量用來祭獻的蜂蜜、酒和麥粉。當我們抵達海岸時,她默默地向我們告別并輕盈地悄然離去。我們把船拽入大海,立起桅桿,揚起船帆,憂心忡忡地坐在甲板上。喀耳刻送來一陣順風,我們很快就又置身大海之中了。

2013-08-20 15: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