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空谷幽蘭 第三部分 舉世皆濁
空谷幽蘭 第三部分 舉世皆濁
比爾·波特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三部分 1.舉世皆濁(1)

    盡管隱士傳統是中國社會一個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但是直到公元3世紀末,中國官員才開始費心思去傳講隱士的貢獻。《后漢書》里有一章是專門講隱士的,作者是這樣開頭的:

    或隱居以求其志,或曲避以全其道,或靜己以鎮其躁,或去危以圖其安,或垢俗以動其概,或疵物以激其清。

    作者繼續解釋說,除了個體之間的這些差異之外,所有的人都有一個共同、不變的目標,那就是修道。對他們來說,道是通向塵廛之外的。雖然孔夫子同意"道不行矣",但是他仍然待在塵廛里,因為他認為,作為一個敬道的人,說服那些當權者"為政以德"是他的責任。那些為政以德的人就好比北極星,世界會圍繞著他而和諧地旋轉("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

    不是每個人都是這樣樂觀的。楚狂接輿佯狂以避世自保,他曾經從孔子身邊走過,作歌曰:

    鳳兮,鳳兮!

    何德之衰?

    往者不可諫,

    來者猶可追。

    已而,已而!

    今之從政者殆而!——

    《論語》第18章

    對于一部分人來說,修道意味著孤獨的生活,而對另外一部分人來說,則意味著從政生涯。不管一個特定的個體可能會做出什么樣的選擇,在整個中國歷史上,關于這兩種選擇之間的辯論是永無休止的。在《楚辭》里,《漁父》繼續著這場辯論:

    屈原既放,

    游于江潭,

    行吟澤畔,

    顏色憔悴,

    形容枯槁。

    漁父見而問之曰:

    "子非三閭大夫與?

    何故至于斯?"

    屈原曰:

    "舉世皆濁我獨清,

    眾人皆醉我獨醒,

    是以見放。"

    漁父曰:

    "圣人不凝滯于物,

    而能與世推移。

    世人皆濁,

    何不其泥而揚其波?

    眾人皆醉,

    何不其糟而其釃?

    何故深思高舉,

    自令放為?"

    屈原曰:

    "吾聞之:

    新沐者必彈冠,

    新浴者必振衣,

    安能以身之察察,

    受物之汶汶者乎?

    寧赴湘流,

    葬于江魚之腹中,

    安能以皓皓之白,

    而蒙世俗之塵埃乎?"

    漁父莞爾而笑,

    鼓而去。

    乃歌曰:

    "滄浪之水清兮,

    可以濯吾纓;

    滄浪之水濁兮,

    可以濯吾足。"

    遂去,

    不復與言。

第三部分 2.舉世皆濁(2)

    屈原是中國第一位偉大的詩人。他也是一位薩滿。大約公元前300年左右,他以這種身份供職于楚國宮廷。在楚國附近,有滄浪河流過。由于批評了楚王的過失,以及遭到同僚的誹謗,屈原被流放到長江南岸的沼澤地帶。就在那里,當他正沿著湘江岸邊行走的時候,那位漁父遇見了他。屈原對楚王的昏聵感到失望,又不可能繼續從政,所以他的前途怎么樣,應該是顯而易見的了。在《離騷》里,他寫道:

    何離心之可同兮,

    吾將遠逝以自疏。

    吾道夫昆侖兮,

    路修遠以周流。

    但是屈原沒能成為一位隱士。他也從來沒有到達過昆侖-終南山一帶。他拒絕了漁父的建議,就在汨羅江注入湘江入口處的東面,跳進了汨羅江。

    每年的陰歷五月初五,中國人仍然劃著龍舟去撈救屈原。人們往水里扔粽子,好讓魚龍亂作一團,以爭取時間,使龍舟能夠追上屈原。但是,不管人們怎樣努力,詩人依舊年年沉水-只苦了中國的江河,變得越來越混濁了。

    道德和政治之間的矛盾是隱士傳統的核心。如果說,屈原發現了要如自己所愿解決這兩者之間的矛盾很困難,那么應該說,他不是唯一有這種感覺的人。在屈原投江之前八百年,有一對兄弟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他們的名字是伯夷和叔齊。當伯夷和叔齊聽說新建立的周朝的創建者不但反叛自己的君主,而且還沒有如禮安葬自己的父親就起兵遠伐的時候,他們厭惡地拂袖而去,遷居到了首陽山。他們就是這樣堅持自己的原則的。

    首陽山在黃河北岸,在終南山東端的對面,離舜(堯所選擇的繼承自己王位的人)即位前的隱居地不遠。舜以忠孝聞名,而這兩種品質為伯夷和叔齊所敬重。但是與舜不同,這對兄弟沒有遇到欣賞他們這種品質的明君。在隱居期間,他們停止食周粟,而靠喝鹿

    奶和吃蕨菜維生,這種做法讓批評者無從置喙。最后他們餓死了。司馬遷在他們的傳記里提到,為了抵御饑餓,分散注意力,他們經常唱下面這首歌:

    登彼西山兮

    采其薇矣,

    以暴易暴兮

    不知其非矣。

    神農虞夏忽焉沒兮

    我安適歸矣,

    于嗟徂兮

    命之衰矣!

    在《論語》里,孔子評論說:"齊景公有馬千駟,死之日,民無德而稱焉。伯夷、叔齊餓于首陽之下,民到于今稱之。"(第16章)。孟子(約公元前371~公元前289年)稱伯夷為"圣之清者"。然而在稱贊這對兄弟的同時,孔子和孟子告訴他們的弟子,這樣的做法太死板了,不值得仿效。毫無疑問,孔子和孟子是會仕周的。

    不過,不是所有的求道者都把從政和隱居之間的界限劃分得如此涇渭分明。張良和諸葛亮就是這樣的兩個人。

    張良的祖先世代為韓國(今河南省)的大臣。公元前230年,在秦統一全中國的進程中,韓國被吞并了。作為孝子忠臣,張良發

    誓要為家族和國家的榮譽而復仇。但是為了確保他能夠活得足夠長,以實現這一抱負,開始的時候,他隱居到了山里。在隱居期間,他遇到了一位老人,老人對他謙恭的品質進行了考驗。這位老人看起來像是一位道教的神仙,他獎給張良一卷失傳已久的呂尚的《太公兵法》。事實證明張良確實是一個聰明的學生-走出隱居生活以后,他幫助劉邦推翻了秦朝,創建了漢朝。

    為了表達對張良的感激,新皇帝愿意賜給張良他想要的任何一塊封地,于是張良選擇了終南山南坡的留壩。然后張良宣布了他的意圖:他要從世俗事務中抽身引退。之后他開始辟谷,并且練習調息,希望能使自己變得足夠輕,好飛升上天。公元前187年,他終于這樣做了。

第三部分 3.舉世皆濁(3)

    在此以前,當張良還在隱居和研究呂尚兵法的時候,新建立的秦朝開始征召全國的士人。然而,秦朝的統治是以殘暴而聞名的,所以有四位朋友拒絕應召,他們是東園公、里先生、綺里季和夏黃公(商山四皓)。商山四皓很有名望,他們拒絕背棄自己的原則,因此隱居到終南山南面的商山。在那里,他們靠采集草藥為生。根據《漢書》①記載,他們經常唱這首歌以自娛:

    莫莫高山,

    深谷逶迤。

    曄曄紫芝,

    可以療饑。

    唐虞世遠,

    吾將何歸?

    駟馬高蓋,

    其憂甚大。

    富貴之畏人,

    不如貧賤之肆志。

    盡管他們一直過著隱居生活,卻聲名遠播。秦始皇曾試圖引誘他們出山,劉邦也這樣做過,可是都失敗了。后來,當劉邦將要廢太子而代之以寵妃之子時,呂后向張良求助。她采納了張良的建議,說服了商山四皓,使他們相信太子把智慧和謙恭看得比財富和權力更重要。商山四皓來到都城,陪侍太子入宮。當高祖看到太子已經成功地贏得了這些人的敬重的時候,他改變了廢太子的主意,并且叮囑商山四皓好好輔佐他的兒子。

    另一個更為著名的例子是隱士諸葛亮。他結束了隱居生涯,而去輔佐一位明主。諸葛亮生于公元181年,當時全國各地戰亂紛起。諸葛亮年輕的時候,就搬到了荊州(在今湖北省)城外的一座小村莊里,以逃避亂世。之后他在那里隱居了十年,并且拜另一位著名的隱士司馬徽為師。

    在這段混亂的時期里,漢朝統治者失去了中央集權,大權旁落到曹操領導的一伙將軍手里,地方豪強也紛紛建立自己的政權。當時以荊州(屈原被流放前曾經供職過的地方)為中心,就有這樣一個割據政權。公元201年,劉備為躲避曹操也逃到此處。劉備是漢室的一個遠親,他已經招募了一批人馬,以圖恢復漢朝的統治。但是他還缺少一個深謀遠慮的軍師。

    當劉備聽說諸葛亮可能是這樣一位人選的時候,他決定親自去拜訪諸葛亮。可是就像有時候會發生的那樣,即使是作為大人物去拜訪隱士,劉備還是不得不三顧茅廬,才得到了諸葛亮的接見。當這兩個人終于會面的時候,劉備對諸葛亮的雄才大略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他乞求諸葛亮結束隱居生涯,去扶助他安邦定國。諸葛亮同意了。

    在此后的歲月里,諸葛亮的所作所為,證明了他無疑是中國歷史上空前的、最偉大的謀略家。有一次,他指揮一支僅兩千人的隊伍趕走了一支二十萬人的軍隊。中國人當中,很少有人沒讀過《三國演義》,很少有人不知道諸葛亮的豐功偉績的。公元234年,在西安西面終南山麓丘陵地帶的一場戰役中,諸葛亮因病去世。他去世的那天,一顆流星落在他的軍營附近。這顆殞石后來被人們鑲嵌在武侯祠的墻上-至今武侯祠仍在俯瞰著諸葛亮和那座流星殞落于其中的山谷。

    關于如何處理隱居和從政之間的矛盾問題,諸葛亮在去世之前,曾經給他的兒子留下了一紙《誡子篇》:

    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夫學須靜也,才須學也,非學無以廣才,非志無以成學。淫漫則不能勵精,險躁則不能治性。年與時馳,意與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窮廬,將復何及!

    修道者之間的主要差別就在這一點上:從政還是不從政,韜光養晦還是大放異彩-假定事實如馬修·阿諾德所言:"人是有光明的。"這個差別與其說是一個哲學問題,還不如說是性格和個人感覺的問題。目標總是保持不變的:把道德原則運用到人事上去。孔夫子、屈原、伯夷和叔齊、商山四皓、張良以及諸葛亮都是這樣做的。要理解這些道德原則,一段時間的隱居生活被認為是必要的。但是有時候隱居會持續一生,不過它的目標仍然是在世間建立和諧、擴展和諧。

    隱居和從政被看做是月亮的黑暗和光明,不可分而又互補。隱士和官員常常是同一個人,只是在他生命中的不同時期,有時候是隱士,有時候是官員罷了。在中國,從來沒有體驗過精神上的寧靜和專注而專事追名逐利的官員,是不受人尊重的。中國人一直把隱士視為最重要的社會恩人中的一個族群,因此,不管他們的修道追求看起來多么不同尋常和消極遁世,中國人都是持鼓勵的態度,而不是潑冷水。不管隱士是否走出隱居生活去從政,他們對于整個文化都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他們是一泓泓"純粹的思考"和"純粹的生活"的源泉,遲早會找到合適的渠道,流向城市的。

第三部分 4.舉世皆濁(4)

    當中國第一位偉大的詩人從宮廷中被放逐出來的時候,他自沉而葬身于魚腹;中國第二位偉大的詩人陶淵明則還沒有等到任期結束,就隱居到了鄉下。在中國,隱士們有一種解脫自在的精神,即保持心靈、而不是身體遠離城市的塵囂。這種精神,陶淵明在他的組詩《飲酒》之五中,為我們提供了一瞥:

    結廬在人境,

    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

    心遠地自偏。

    采菊東籬下,

    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

    飛鳥相與還。

    此中有真意,

    欲辨已忘言。

    隱士是中國保存得最好的秘密之一,他們象征著這個國家很多最神秘的東西。他們那種化機巧為無心的返樸歸真的智慧,沒有比在中國最早的隱士傳記《高士傳》的開頭部分記載得更清楚了:

    堯之師曰許由,許由之師曰缺,缺之師曰王倪,王倪之師曰被衣。缺問道乎被衣,被衣曰:"若正汝形,一汝視,天和將至。攝汝知,一汝度,神將來舍。德將為汝美,道將為汝居,汝瞳焉如新生之犢,而心無求其故。"言未卒,缺睡寐。被衣大悅,行歌而去之,曰:

    形若槁骸,

    心若死灰,

    真其實知,

    不以故自持。

    媒媒晦晦,

    無心而不可與謀,

    彼何人哉!

2013-08-20 15:5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