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太平雜說》潘旭瀾 一種心理表演
《太平雜說》潘旭瀾 一種心理表演
潘旭瀾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種心理表演

  太平軍1856年最高層內訌之后。洪秀全采取了任人唯親的方針。他始終信任、倚重的洪仁發、洪仁達、蒙得恩,值得一說。

  洪仁發、洪仁達是洪秀全同父異母的長兄和次兄。原在廣東花縣老家種田,后到廣西金田村參加造反。因“無才情”而未能担負什么實際職務,以洪秀全之兄而封為國宗。仁發不時翹尾巴,受到楊秀清的懲戒甚至杖責,是楊與洪秀全較勁的一種不大不小的表現。按情理估計,此兩人尤其是仁發必向其弟發泄對楊的不滿,為權力斗爭推波助瀾。內訌之后,他哥倆也必定借手足之便,不斷向老弟進讒,說石達開及其他外姓功臣多么可怕,很符合洪秀全心意。于是。洪秀全一面不肯封石達開為義王,卻讓兩個老哥坐上火箭,分別封為安王、福王,參與朝政,就是要掣肘、監視和逼走石迭開。而且洪仁達是不久前才從獄中放出來的。這著棋實在太臭,滿城官員普遍不滿,但敢怒不敢言。只有李秀成公然要求罷黜此兩人,請回石達開。這種向洪氏兄弟既定方針挑戰的行為,使洪秀全勃然大怒,革去李秀成合天侯爵位。由于眾官員不服和一些大臣苦諫,洪秀全不得不暫時削去兩個老哥王爵。從此,本已不信任異姓的洪秀全,對李秀成更加疑忌,兩個老哥也不斷添油加醋,說李秀成有奸心,凡事作梗或壓制。只是實在無人可代替李秀成,才且疑且用,不時橫加刁難、訓斥、考驗。而且,在封李秀成為忠王之前,已改封這兩個老哥為信王、勇王,他倆的兒子多人,也都封王。只是這兩位老哥無論文化、能力、行事、說話都很不上臺面。才沒有正式給予第二三把手的名義。事實上,他倆仗著洪秀全撐腰,監督一切官員。自己則為所欲為。

  他們重點監督、“照顧”李秀成。李的部下陳坤書違反李的法度,將被治罪。陳坤書深知這兩個老哥既恨李又貪財,就出大錢賄賂,被封為護王。這樣事就管不了陳。此時,正值洪仁玕向洪秀全建議廣封王爵以分李秀成等人的兵權,兩個老哥得到洪秀全準許,凡是出大錢賄賂,經其親信保舉的,一概封王。于是賄賂公行,王爵多如過江之鯽,軍隊難以統一指揮,上下迅速腐爛,人心喪失殆盡。當李秀成與洪氏兄弟在救援南京的時機有不同看法時,洪秀全三詔嚴詞訓斥,說是“若不遵詔,國法難容!”李除遵詔改變軍事計劃,即出兵救援外,還將老母和家眷送到南京作人質。結果救援未達到預期效果而蘇州危急,李要求回蘇州作應急布置,洪氏兄弟居然趁機勒索“餉銀”十萬,方準放行,弄得李只好將合家首飾及銀兩湊足上交。這些做法,既要李秀成受他們瞎指揮的考驗,又要不斷受戳著額頭的斥問“你想反叛嗎?”還要被重重敲一記竹杠。倘不是李秀成愚忠,就會另作他圖。

  南京被攻愈來愈危急,兩個老哥居然用嚴刑竣法搜刮百姓,弄得全城騷然。尤有甚者,李秀成為守城準備,決定給百姓通行證出外多買米糧。兩個老哥竟要眾人先買洪氏通行證才允許出城,買糧回城又須繳重稅,弄得幾乎沒有人肯買糧。到了糧食快完,放百姓出城逃生,兩個老哥還令人把守城門,搜盡金銀才放行。他們喪失起碼的現實感,連有糧食南京才有可能守,太平軍如果失敗,再多金銀財寶也帶不進墳墓,這么一些簡單道理都不明白。活像笑話里說的,從棺材里伸出手來抓錢。所以如此,蓋因兩個老哥“一味古(固)執,認實天情,與我天王一般之意見不差”。洪秀金在宣布奪李秀成之權,交給其二兄和外甥,不幾天后,因絕望而服毒自殺。兩個老哥死到臨頭,還在夢里。南京被清兵攻破之時,洪仁發被俘,供出藏金銀財寶處所以求饒命,還是和洪仁達同時給殺掉了。

  兩個老哥的所作所為,實際上是洪秀全在內訌后思想心理狀態的大表演,淋漓盡致的發揮。他們不但在家天下這一根本問題上完全一致,而且在多疑、貪婪、固執、迷信、不識大體、不顧大局、鼠目寸光等諸多方面也基本一致。否則,兩個老哥不可能為所欲為。當然,洪秀全到底比兩個老哥多點文化,多點權術。比如,下詔請石達開回京,不得不用李秀成支撐危局(說不定這些是聽從蒙得恩的建議)。還有。最后服毒自殺。表明他比兩個老哥終于多一點現實感。

  有些論著將兩個老哥說成太平軍后期腐敗滅亡的禍首罪魁.是怎么也說不通的。他倆如果不是代表洪秀全,如果洪秀全不是無條件信任,不是言聽計從。不是全力支持,隨時都可以被除掉的。所以,只要不是為“農民革命領袖”諱,還是應將這個責任算到洪秀全頭上較為合適。還有一個洪秀全堂兄洪仁政,帶兵打敗仗之后,改為管理洪秀全衣服與飲食,與洪仁發、洪仁達沆瀣一氣,并同洪仁玕一起壓制、打擊李秀成,當時人們稱之為洪氏四王。

  再來說說蒙得恩。

  他原來叫蒙上升,避上帝諱改為蒙得天,又因天字極其崇隆再改為蒙得恩。參加金田造反后,就在洪秀全身邊作御林侍衛。到南京以后,提升為春官又正丞相,總管女營事務。各營女官及女巡查,每日三次到他面前聽命。這個職位,主要為洪秀全和天王府服務。當然,女營事務范圍還不止此。由于長期在洪秀全身邊,了解很深。按太平軍條規,官兵是絕對禁止男女同宿,而洪秀全及諸王則可縱欲。于是,每逢諸王過生日,即由蒙得思選美女獻上,洪秀全、楊秀清都每次六人,韋昌輝二人,石達開一人。其它方面,也很能迎合洪所好,所以備受寵信。尤其重要的是,在洪、楊內訌中,他始終站在洪的一邊,估計很可能為洪出謀劃策,秘密轉奏傳詔則是理所當然的事。所以,在內訌之后,盡管洪對異姓十分疑忌。還是重用了他。石達開被逼走,洪仁發、洪仁達又是不上臺面的大草包,洪秀全便把他升為正掌率,總理朝政,即第二把手。1858年恢復五軍主將制。他被任命為中軍主將,也就是當初楊秀清的職務。但因他名聲不好,又專看洪氏三兄弟臉色行事,使朝政無一定之規,又仗天王信任壓制青年將領,太平軍的官兵都各懷一心。1859年,洪仁玕到南京,洪秀全覺得這個族弟比蒙得恩有文化有一套,還認為同姓比異姓可靠,才由洪仁矸接手總理朝政,仍封蒙為贊王,子蒙時雍為幼贊王,是后期少數最先封王的兩個。蒙得恩不總理朝政后還主管錢糧大權,在非常宏麗的贊王府里,過著豪奢糜爛的生活。但他深知洪秀全生性多疑,故憂慮抑郁,而且數年縱欲無度,所以1861年五十五歲病死了。洪秀全倒很念著他的好處,信得過他,故讓他那未成年的兒子蒙時雍做洪仁矸的副手。

  太平軍沒有太監。但蒙得恩在好幾年里的地位近似太監總頭兒。盡管他窮玩女人,吸食鴉片,為非作歹,但以善于領會、迎合洪秀全心意,善于為洪秀全選美,善于為洪秀壘營造享盡“天福”的條件,加上內訌中立場堅定,從而越級飛升為正掌率、總理朝政,又加中軍主將,還蔭及兒子。足以說明他逢迎功夫的到家,也表明洪秀全對他的寵信之深。歷代凡有太監握重權,都是朝政出大問題的標志。但除了秦朝趙高,似乎沒有別人正式出任第二把手,更沒有人父子封王。蒙得恩能夠如此,并且善終,最重要一條。是他始終忠于洪秀全,是洪秀全所倚仗的大管家。他的最高目標,是“封授高官厚爵”、耀祖榮宗。果然完全達到。可見逢迎上意比文韜武略更值錢,也更安全,包贏不輸。

  順便說說別的一些人。洪秀全下輩之親族集團中洪仁發、洪仁達之子,從青年到兒童,個個封王。年齡稍大的洪和元,二十歲左右就很管事了,可是任中卻吃了大敗仗。這些接班人中,除了幼天王洪天貴外,地位最高的是幼西王蕭有和。他最后被授予發號施令的大權。此時不過十幾歲的少年,他是洪秀全外甥(洪宣嬌養子),長得俊美討人喜歡;盡管平時是個成色十足的衙內,但在洪面前善于偽裝正派。又與洪氏諸王深相勾結,估計十分順從洪仁達的種種餿主意,才會被委以如此重任。還有洪秀全之族侄洪春元,可以說是戰無不敗,唯以擾民害民為能事。李秀成對他十分反感,但卻在1861年被封為對王。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重用、親近些什么人,是首領精神世界的窗口,也是其事業興衰成敗的杠桿。每個人的存在,都既影響別人,也受別人的影響。首領也是如此,只是他具有更大的主動性。他有充分自由選擇合乎他要求的人,以實現他的意愿。這些被選擇的人,又反過來給予不同程度的影響。洪仁發、洪仁達、蒙得恩等人,憑借經常接近洪秀全的機會,在迎合之余又火上澆油。在一些重大問題上,他們與洪秀全已難分彼此。他們的所作所為,是洪秀全在內證后走向絕路的思想心態的一種表演。洪秀全親近、信任這些人,本意在維護和鞏固他的小朝廷。實際效果卻適得其反,加速了太平軍的失敗,也使自己的死期提前到來。

2013-08-20 16:4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