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太平雜說》潘旭瀾 欺人與自欺
《太平雜說》潘旭瀾 欺人與自欺
潘旭瀾     阅读简体中文版

欺人與自欺

  《李秀成供辭》,屢屢說到洪秀全“一味靠天”,對此十分反感,認為是“失國喪邦”的重要原因。

  李秀成的體察很真切。洪秀全畢生一大特點就是“一味靠天”。

  有想象力是洪秀全的重要本錢。他將《勸世良言》中某些宗教知識加以利用,同落榜后“魂游高天”的幻覺和狂想結合,按需不斷生發修補,編造出一套神話。寫了一些詩文,借上帝名義鼓動造反,說上帝派他到世間來做天王。這些宣傳雖然不三不四、非驢非馬,卻自有一些獨到之處。一是,用自創的新迷信以求達到政治目的。二是,自己占居了教主和天王的雙重領袖地位。三是,可以欺騙沒有文化的山區百姓。

  同樣因為一再落榜而對清朝不滿的馮云山,認定洪秀全有天子之相,甘愿輔佐他打天下。馮云山幫助他充實、豐富了那些迷信宣傳材料。而且,一門心思在廣西桂平進行宣傳和發動。當生活上發生困難,而且兩人意見不同時,洪秀全不顧馮云山的苦勸,回廣東花縣老家。馮云山一個人留下來,歷盡艱辛地做“地下工作”,爭取到了一批信徒。當洪秀全受馮云山之請,再來桂平時,看到有一批骨干和幾千信徒,就耐不住寂寞,執意將“地下工作”轉為公開斗爭。制造了一下轟動效應之后,馬上引起官府的注意。他知道官府要抓人了,就獨自溜之大吉,馮云山和另一個骨干盧六則被捕了。后來,馮云山被營救出獄,形勢再趨好轉,回廣東將洪秀全接去桂平,以示洪親自領導造反。所以,李秀成在供辭中說,“謀立創國者出南王(馮云山)之謀,前做事者皆南王也”。可以將這話作另一種表述:如果沒有馮云山,洪秀全的那些大膽想象,只能在廣東花縣成為逐漸被遺忘的瘋話。不可能有“出游天下”,不可能有紫荊山根據地,不可能有拜上帝會。

  還有一個楊秀清。作為桂平的當地人,憑仗他的人際關系和熟悉社會情況,尤其是出色而實用的謀略,不但能爭取到更多的人參加,而且在拜上帝會瀕于瓦解之際穩住眾人,救出馮云山,渡過危機并逐漸發展。他是一個組織、指揮能力很強的鐵腕人物,能隨心所欲地將拜上帝會的一套邪教迷信用于對內對外。于是,他便成為太平軍的實際上主要領導人之一,洪秀全則基本上作為精神領袖和偶像而存在。如果沒有楊秀清,太平軍的造反便難以發動起來;即使被迫勉強發動,也許很快就失敗消亡。

  不甘于由別人代庖的洪秀全,有時也要亂出主意瞎指揮。結果,由于他的瞎指揮,馮云山被清軍炮擊而死于全州蓑衣渡。這一來,使洪秀全在軍事上不再隨心所欲亂拿主意,楊秀清也因少了馮、洪干預而權力更加集中。

  沒有軍事指揮、行政領導能力的洪秀全,到南京之后,干脆退出一線,盡情享福。在豪華無比的天王府里,由眾多的男女直接服侍著,周旋于一大群編了號的女人堆中,過“地上天堂”的日子。官門不出.,臣下難得見到。楊秀清送上來的官員們奏章,一概蓋上“旨準”的圖章。越是不管事,應越是缺乏管事能力。

  內訌的動蕩,石達開出走的風波,使他不得不站到第一線。隨即,又讓總管宮廷事務的蒙得恩主持日常工作。弄得人心渙散。正在此時,來了個洪仁玕接手。無論小朝廷的將官是否信服,反正洪仁玕既可靠又能說出一套又一套鞏固小朝廷的設想,他洪秀全都有理由為自己坐穩寶座而相信天意。

  1860年第二次破清軍江南大營,其實并非洪秀全的計謀,“實眾臣愚忠而對天王”。然而,洪秀全竟十分忘乎所以。不降詔獎勵參戰官兵,南京和外地的將領也不召見,對所有的意見、建議一概不理睬,甚至公然在詔書中說什么“有天不有人”,完全抹煞眾人功勞和苦勞。1861年,甚至還降詔將“國號”改為:“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國”。直白地要將“太平天國”定性為他個人私有,因為“天父天兄”是幌子,天王才是實有。從如意算盤考慮,可以進一步強化君權與神權的雙重統治。從壞處著想,是要防止有兵權的將領搞分裂。他沒有別的本錢,沒有別的本事,沒有辦法消除諸將的非難情緒,只好將“天上”搬出來,說是天意本就是如此,以前未曾宣布罷了。他不太清楚,或者不愿明白,自從最高層內訌之后,人們已經看穿了以前的一整套迷信宣傳是什么玩藝兒,只是“騎在虎背,不得下騎”而已。也許他知道一點,但又別無辦法,想借此重新統一思想,鞏固君權。

  對外姓將領多所疑忌,兩個老哥洪仁發洪仁達和親信蒙得恩又都壓不住臺面,堂弟洪仁玕也是一時長不粗的嫩竹子,只好自己面對一線的重大問題。尤其是李秀成請示他的大事,他拿不出什么主意,沒有辦法解決問題,也不愿負拍板的責任(好處于主動地位、永遠正確),便說什么“認實天情,自然升平”。所謂“天情”,既是上帝的意思和教義。也是他本人的主要心思。是玄得很又十分好用的靈丹妙藥,你們好好體會。倘有什么不順從他旨意的,便用“天話貴人”,大罵“你有奸心”。即使有什么緊急之事請示,他也依然“言天說地”,讓你摸不著頭腦,不但掩飾自己的無能,還顯示自己的高深莫測。

  中國古來的皇帝都講天,造反者也講天。但沒有誰像洪秀全那樣,將天死死抓住不放,“一味靠天”。這絲毫也不奇怪。別人說的天,是從傳統借來的概念,是高居萬事萬物之上的主宰,是用以爭取民心和輿論的大旗,是面對未知數時的心靈寄托處。有人信得多,有人信得少。有人將信將疑,有人時信時不信。洪秀全的天,是以中國傳統文化的渣滓為主,摻和少許外來文化的荒誕因素,完全按照個人需要制造出來,經過馮云山、楊秀清等人加以充實、豐富、發展的玩藝兒。它冠冕堂皇的包裝是理想,是目標,是命運,是是非標準,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大主宰。表面上,洪秀全是受它之命來喚醒百姓,懲惡揚善,斬滅妖魔,建造地上的天堂。實際上,是洪秀全要受騙或被迫參與的百姓,無條件地獻出一切,作為泯滅個性和人性的工具,讓他自己統治和占有天下。可見它是建立超級奴隸主王朝的邪教的基本理念。洪秀全本來只是要跟隨者、被裹脅者迷信。打進南京之后,繼續充實、強化迷信,是鞏固天王兼教主地位的需要,主要還是用以施之于人。或者說,是他炮制給別人喝的迷魂湯。以李秀成為主的將領們協力第二次大破江南大營,這一沒有洪秀全策劃和勞心勞力的勝利,使他不由得陷入自己制造的迷信之中。正因為勝利如同天上月亮不期而然地掉進他懷抱里,本就極其羸弱的理性窒息了。他不愿也不會考慮,這是“騎上虎背”的人們,愚忠與自救的結果。而是恰然自得地用“天情”、“天意”來解釋。或者說,他自己喝下了為別人炮制的迷魂湯。于是,從此以后,“格外不由人奏”,聽不得一點不同意見,聽不得任何理性的聲音。甚至揚言,“朕睡緊都做得王,坐得江山”。與其說這是惡性自我膨脹,不如說是狂熱的自我迷信。然而,他畢竟不是生活在真空管里,意想不到的勝利也不會接踵而來。清軍江南大營雖然覆滅了,但湘軍的威脅越來越大。戰爭提出的許多實際問題,不由分說地擠到他面前。李秀成這個他所極為疑忌而又不能不用的統帥,還不時攪亂他的心境。他在半睡半醒的狀態下,除了玩弄點權術,也沒有多少應對的辦法。只能再三強調“認實天情”,既避開他無法解決的困難,更期望奇跡的聯翩而來;既穩住別人的信心,也借以從紛繁的現實中自我擺脫。

  一個高高在上、疑心特重、脫離實際、缺乏領導能力的天王,一個喪失現實感導致軍心民心分崩離析的極端利己主義者,一個真正的孤家寡人,到頭來只能“一味靠天”。他自造的那個“天”終于不能靠了,他只能黯然地走向死亡,從而導致太平軍迅速地復滅。正是他的死亡,中國才結束了長期的戰亂,將近代史極其沉重的一頁翻過去。然而,他引起的內戰造成的直接和間接后果,他所留下的精神病毒,不知給中國加重加深加長了多少災難?

2013-08-20 16:5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