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心絞痛 古今文字獄的異同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古今文字獄的異同
  河南的王帥案和內蒙的吳保全案出來之后,我的第一反應是文字獄。但仔細想想,這種事情,跟古代的文字獄,還是有點不一樣。古代的文字獄,一般為最高統治者發動,目的是力求思想和輿論的一致。顯然,大力度追索和迫害王帥和吳保全的人,沒有這樣高境界的追求,他們所要的,第一是信息不能外泄;第二是維持治理者的尊嚴,不容犯上作亂。從某種跡象上看,第一點的需求極其迫切。必須承認,我們的地方官員已經有所進步,治下臣民如果喝醉了,私下罵罵領導,多半不會招致領導的追究,只要不指著領導鼻子,公開挑釁,聽見了裝作沒聽見,也是有可能的。動用警力千里追索王帥,指使司法機關給吳保全判刑,上訴之后居然加刑,如此大動干戈,殺雞用牛刀,無非是要在盡短的時間內,堵上信息外泄的窟窿,殺一儆百,防止治下臣民有樣學樣。
  我們的官員,一般來說,面皮都比較薄,聽不得不同意見,尤其是這種意見在公開場合發表,無論如何都會臉紅心跳,進而怒不可遏,跳到半空,也不是不可能的。但如果這種意見來自外部,來自媒體,怒則怒矣,卻也無可奈何。抓記者的事,固然也有人敢于嘗試,但畢竟風險比較大,所以,大多數官員,只在加強防范上下功夫,防火防盜防記者,重點是防記者。防、堵、圍、纏,無所不用其極,有的地方,據說有全套的應對記者的政府預案,一有大事,立即啟動,構筑全境上下立體的防御體系,讓所有來犯的記者,鎩羽而歸。
  如果說,對于外來的人,雖怒,但還有點無可奈何的話,那么,對于治下的人出來爆料,則一定痛恨異常,恨到牙根癢癢。很多的官員都有這樣一個共識,內部的事,只能內部解決,內部不給解決,也必須等待內部解決,把問題捅到外面去,就是大逆不道,就是叛逆。因此,對于這樣的叛逆,無論下多重的手,都是合乎情理的。從這個意義上說,得罪一個領導,等于得罪所有的領導。
  美國學者孔飛力有本關于中國歷史的研究著作《叫魂》,里面說到一個道理,說是在帝制的中國,中央與地方的關系,實質上就是信息控制的關系,皇帝想要知道地方的一切,而地方官則盡力不讓皇帝知道一切,在上面的担心下面欺瞞,在下面的害怕自己那點不合規矩的事讓上面知道,后果不堪。這樣的信息控制戰爭,未必在今天就沒有。對于一個唯有上級才可能福之禍之的行政體系,無論自己干了些什么,只要能把上級瞞住,一切就等于沒發生。官僚機構,本身就是金字塔,上小下大,瞞住上級,具有可操作性,即使有人外露消息,只要控制及時,局面就不至于失控。我們看到,在王帥事件被媒體披露之前,吳保全已經被判刑,類似的事件,還有若干。內部人的消息外泄,總的來說,還是能被控制的,因此必須下功夫控制。內部人的這種“反叛”行為,是行政官僚最担心的,因為,人人都知道,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如果不采取強有力的措施控制住內部,一旦所有人都有這種“異動”,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將暴露在陽光下,上級自然什么都知道了,自己的烏紗帽也就保不住了。
  在這樣的體系里,身正不怕影子歪的說法,是沒有市場的,凡是強力控制內部輿論的人,都意味著個中的貓膩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在某個范圍內,幾乎是公開的,所要瞞的,只是他們的上級。真正要實現政務公開,首先要改革這種只對上負責的體制,落實體制、社會和輿論的三種監督,從體制改革入手,讓人權行動計劃落到實處。否則,后果不言而喻。
 


張鳴 2013-08-21 12:57:08

[新一篇] 中國心絞痛 別把板子都打在“五四”屁股上

[舊一篇] 中國心絞痛 一言難盡的“五四”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