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中國心絞痛 別把板子都打在“五四”屁股上
中國心絞痛 別把板子都打在“五四”屁股上
張鳴     阅读简体中文版

別把板子都打在“五四”屁股上
  今年是“五四”運動九十周年,一個歷史事件經過這么長時間,還讓人惦記著,本身就說明這個事件對后來的歷史影響很大。從前在大陸,對于“五四”基本上是一邊倒的贊揚。每年5月4日,學生們都要唱歌跳舞地進行慶祝,后來不知怎么一來,“五四”青年節隨著五一長假就給放掉了。倒是今年,“五四”還沒到,相關的文章已經出來了,接連看了兩篇,居然都是唱反調的,無論如何,都是好事,說明我們的意見有點多元的意思了。
  只是,老調子固然乏味,反調也未必唱得圓通,剛看到一篇秋風先生的文章《政治改革沒必要摧毀傳統文化》,無論如何,都感覺莫名糊涂。文章從泰國的政治亂象和印度的大選談起,好像意思是說印度的民主要比泰國成熟一點,但不知為何卻說,“從泰國政治亂象到印度民主的正常運轉,至少可以得到一個啟示:憲政需要傳統。”而且還說,“考察這兩個國家,立刻發現兩者有一共通處:兩國社會都相當地傳統,尤其是都有十分深厚的宗教傳統。這一點反而成為兩國建立憲政制度的優勢。”難道亂象和穩象,都是優勢的體現嗎?正如我不明白他為什么在論述印度憲政制度穩定的時候,非要提到東巴變成孟加拉,暗示這是印度憲政制度運轉唯一的“中斷”一樣,難道在秋風先生眼里,印巴分治各自建國之后,依然算是一個國家?
  當然,外國的事我不明白,也不好說。秋風先生無非是當個引子,重心是說,憲政需要傳統,進而批“五四”反傳統,罪孽深重。深重到什么程度,秋風先生的意思,新文化運動毀滅文化,似乎也連帶著毀了中國的憲政,連黃苗子和馮亦代所謂的“告密”(對此事的真偽,我還存疑),也要算在“五四”的賬上。這樣重的板子,“五四”的屁股真有點吃不消了。
  考察一個歷史事件,必須回到事件發生的歷史情景中去。上個世紀初從袁世凱稱帝到皖系軍閥當政這段時間,中國文化的確處于死氣沉沉的局面,新教育辦了多年,但是連西方的學科體系都沒能建立。北大講哲學,得從三墳五典開始講,文學、史學、文學史彼此夾纏不清。不僅男女同校想都別想,連女生剪辮子,都會被學校開除。所謂的新學堂,除了添了些聲光化電的課程之外,還是經學的天下。社會上,巴金小說《家》中說的大家族,也的確有可惡之處。“五四”前后,熱情擁抱傳統,提倡尊孔讀經,獎勵烈女殉夫的人,不是軍閥就是政客,有些還是非常惡心的軍閥政客,像狗肉將軍張宗昌,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錢、多少槍和多少姨太太,卻熱衷跟末代狀元詩酒唱和,在治下學校推行尊孔讀經,還大印十三經。袁世凱的稱帝,也許有他的不得已,但跟稱帝聯系在一起的,畢竟是尊孔和祭天。嚴格來講,傳統在新文化運動沒有興起之前,已經被當政者捧殺了。這樣的傳統,反一反,有何不可?
  就當時而言,新文化運動不僅在輸入思想和學理方面,開辟了中國文化的新局面,而且如果沒有新文化運動,我們的學校,至少在人文方面,恐怕還會是經學的天下。哲學史,講到周公,一學期就結束了,孔子還是大半個圣人,無法像胡適先生的《中國哲學史大綱》那樣,變成一個思想家供學者剖析。中國高等教育的頂峰,也恰是在“五四”運動之后出現的,不僅國立和私立大學名校迭出,就是教會大學,經過“五四”也逐步淡化了宗教色彩,步入世俗教育的軌道。中國文化在民國時的繁榮——無論學術還是文學藝術——也是“五四”之后出現的,當年的學術大師和文學巨子,甚至畫家、名導演和演員,無論文化態度保守還是開放,都跟“五四”新文化運動脫不開干系。面對這些事實,說“五四”新文化運動毀滅文化,真是不知從何說起。
  如果單從“五四”政治運動之后,激進主義流向就否定“五四”,其實也沒道理。很簡單,“吃‘五四’飯的”(蔡元培語)不僅有激進的左翼,還有激進的右翼,比如國家主義者,他們對傳統往往情有獨鐘,還有自由主義的右翼,胡適、傅斯年、羅家倫這樣的人,好像對中國后來的激進不該負責的,而他們的學術研究,也走向了整理國故,即使反傳統,也反得不徹底。而且,“五四”還有更多走中間道路的人,大批走教育和實業救國道路的人,看看他們的回憶,好像血管里也流淌著“五四”的血。
  至于把所謂的告密的賬也算在“五四”頭上,實在太冤。就算黃苗子和馮亦代兩位老先生都告過密,但是兩位不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他們在舊中國也生活過很長一段時間,他們老師就更是如此,如果說反了傳統就會告密,為什么他們在1949年之前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更何況,我們民族的傳統中,也有法家的一份,那一份里,其實就有告密這東西。反傳統,如果反到了傳統的酷吏風范頭上,其實反而不會告密。
  其實,傳統就單算儒家一份,那么,“五四”反過之后,其實傳統并沒有被反掉,上流社會,有蔣介石支持的新保守主義的復興;底層社會,則大體詩禮依舊,人們婚喪嫁娶,宗族祭祀,還是老一套。這一套真正被摧毀,是經過土改、合作化等一系列政治運動的超大規模的掃蕩,鄉村精英連同文化精英一并被毀滅的。這種革命的結果,怎么能都算在“五四”的賬上?不能說革命領袖中有幾個“五四”青年,就說革命是“五四”的延續。別忘了,還有好多“五四”青年,是自由主義者呢。
  正像印度的傳統,很難說清楚是什么一樣,中國的傳統,也是一言難盡。反傳統的事情,如果僅僅是些文化人的作為,其實無論怎樣反,都反不掉。導致文化和傳統被摧毀的,并不是“五四”。
 

2013-08-21 12:5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