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中國心絞痛 教育讓“諾獎”從我們身邊走開
中國心絞痛 教育讓“諾獎”從我們身邊走開
張鳴     阅读简体中文版

教育讓“諾獎”從我們身邊走開
  每年諾貝爾獎出臺,都會令國人激動好一陣子。網上網下,議論個沒完。今年的“諾獎”,又見著一個華人面孔,總算讓國人的興奮,有了點著落。不過,說來可憐,中國這么大一個國家,人口世界第一,世界前幾位的經濟實體,而且國人自以為智商不低,卻總是跟“諾獎”無緣。某年好不容易得了一個文學獎,得獎人還在外面。至于為人看重的“諾獎”自然科學和經濟學獎,則始終無緣中國人。掐指算來,獲得諾貝爾自然科學獎的華人,已經有了八位,但沒有一個有中國國籍。有人統計,這八位某籍華人,只有一位曾經在1950年短期在中國大陸的中學讀過書,剩下的,全是在外面受的教育或者受的是過去的教育。其實,明白人都知道,1950年的大陸教育,還沒有改制。
  我們有句成語,叫做“橘越淮北而變枳”,卻不知人越過某個界限之后,也會發生好的變化。“諾獎”令國人悲哀,最大悲哀是,不是中國人無能,而是我們現行的教育,根本培養不出獲得“諾獎”的人才。
  據說,這一點,我們的教育當局,早就意識到了。因此,早在十幾年前,就開始推行素質教育,說是要以此取代應試教育。可是,直到前幾天國家總理去中學聽課,卻發現我們的所謂素質教育,實際上還在應試的框子里打轉。
  應試教育為什么總是陰魂不散,像僵尸一樣支配著我們的教育?不是這僵尸特別有神通,而是我們的教育主導者思維出了問題。世界教育界的共識,無論官辦還是民辦,辦教育的必須是教育家,或者教育學的專家。但是,我們目前的教育,卻是由官僚在辦,或者是由自以為是教育家的官僚在辦。不僅各級教育行政部門的負責人是官僚,連大中小學的校長也是官僚。學校,無論何種性質,都是衙門,辦教育的人,非常固執地按衙門的方式來辦學。就像魯迅先生說的那樣,別以為教育當局是在辦教育,人家主要是在辦當局。因此,無論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由辦衙門思路的官僚辦將起來,都跟教育沒了關系。
  這樣的教育,根本不可能培養出獨立思考的人才。素質也罷,應試也罷,最后的結果,無非是讓學生熟記一些套路、一些結論、一些標準答案,不僅不告訴學生為什么,而且忌諱學生探究這個為什么。在中國的衙門里,盲從和聽話,是最佳的美德,也是最適宜生存的策略。習慣于這種策略的官僚操辦教育,將受教育者按這個路徑培養,豈不是最合適的選擇嗎?
  中國教育的問題,有人說是制度問題,有人說是人的問題,也有人說是社會問題。其實,最大的問題,在于教育體系的結構。只要教育體系是個官僚結構,里面的當家人都是官僚,那么,無論提出多么先進時髦的概念,引進多么好的理念,最后辦出來的,都是官氣沉沉、暮氣沉沉的貨色。
  只可惜,中國以外的世界,跟我們的生存邏輯有所不同。我們特別在乎的諾貝爾獎,也不按我們的思路來評。不僅不按我們的思路,而且離我們越來越遠。不是他們走遠了,而是我們自己離開了這個世界。如果要自我滿足,唯一的出路,是不理他們,我們自己關起門來評自己的獎,每年都評給自己人。
 

2013-08-21 12:5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