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中國心絞痛 臉皮薄的和臉皮厚的
中國心絞痛 臉皮薄的和臉皮厚的
張鳴     阅读简体中文版

臉皮薄的和臉皮厚的
  一位日本的老板,因為把受污染的工業用米,倒賣到食用市場,東窗事發,一根繩子上吊死了。聽到這個消息,不知怎么的,感到有點不是滋味。不用說,這位日本米老板,無論按哪一國的標準,都屬于奸商,干了昧良心的黑心事,但是事發之后能夠自己了結,說明此人還有臉皮。同樣做這種事情,他的中國同志這些年來,不知前赴后繼地涌現了多少,可是很少聽說有哪個自殺。
  這樣的事,我們的文化學者也許會站出來說,這是因為日本是恥感文化,而中國是樂感文化。恥感文化的環境下,人們最怕的是丟臉,所以,日本人丟了臉,要自殺。當然,如果我們要相信這種文化解釋是合理的,有必要加上進一步的說明,因為在事實上,做了丟臉的事不自殺的日本人,也比比皆是,比如對待侵略中國的問題,很多日本人的選擇是拼命地掩飾,不惜制造出所謂真實的歷史證據,抹殺當年侵略戰爭中的罪行,甚至可以把罪行說成是正義之舉。也許,只有涉及自己人的時候,因丟臉而導致的羞恥感,才會驅使一個人去自殺,也就是說,在自己人圈子里的丟臉,才有真正撼動生命的恥辱。
  只是,即使我在這里如此這般地批判日本文化,也無論如何對自己的樂感文化得意不起來。因為,這么多年來,中國絕大多數的人為制造的食品安全問題,都是針對自家老百姓的,甚至有的人喪心病狂地把毒大米,毒酒,毒鴨蛋,香精兌的飲料,藥物含量偏高的魚肉,賣給自己的親友,這樣的人,又有哪個懺悔過?這樣人為制造的食品安全事故,即使出自大企業之手,比如像此番三聚氰胺添加事件中的三鹿企業,我們看到的,都是一連串的欺與瞞,地下操作,強詞奪理,以勢壓人,實在瞞不住了,才羞羞答答地說要收回產品,同時把責任推到“不法奶農”身上,即便三鹿的正式道歉,也閉口不談自己的責任,言外之意,好像自家也是受害者。似乎所有的造假者,所有把有毒有害食品推向市場的人,都有一副厚臉皮,厚到刀槍不入、鐵布衫金鐘罩的境地。
  據說做小姐賣皮肉的女孩,多半不會在自己家鄉做生意,因為怕碰到熟人。可是,我們的作假摻假者,即使對自己的家鄉人,也照坑不誤,殺熟連連,連小姐的那點羞恥感,也蕩然無存。被抓住,算倒霉,沒抓著,接著干。這樣的樂感文化,實在是過于歡悅,歡悅到了沒羞沒臊的地步。
  更進一步想,其實也不是制假造假者如此,其他人也好不了多少。在自己家鄉為官的官員,為了一點回扣或者GDP,把污染企業引進家鄉,或者放任礦主在自己家鄉濫采濫挖,挖得水干樹枯,自己的鄉親沒法活,好像也沒有什么人感到羞愧。有些人,甚至在自己的鄉親跟這些污染企業和礦主沖突的時候,居然會毅然決然地站在后者一邊,為自己的金主看家護院,擺平一切。大學變相賣文憑,明知道給不了人家任何學問,卻一面給有權有錢者送碩士博士學位,一面向社會兜售函授文憑,現在又加上了大辦所謂的三本班,等于給那些高考根本不合格的人濫發文憑,還有跟國外不良大學的合作辦學,借國人對外國文憑的迷信,對高考落榜生,收取高額學費,中外結合,聯手坑人。這種事,難道說,就比那些食品造假毒人的人要好多少嗎?
  這樣的造假文化,這樣的造假坑人甚至坑了熟人都毫無羞恥的文化,實際上,比那些毒大米、毒奶粉都可怕。
 

2013-08-21 12:5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