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中國心絞痛 能賣的賣,不能賣的也賣
中國心絞痛 能賣的賣,不能賣的也賣
張鳴     阅读简体中文版

能賣的賣,不能賣的也賣
  從某種意義上說,能否尊重斑馬線上的行人,是衡量一個國家文明程度的標志之一。
  帶著孩子作假,把虛偽作假種進每個孩子的心靈,難道我們的青少年體育運動,為的就是這個?魯迅在“五四”時期喊道:救救孩子!九十年過去了,我們居然還得喊:救救孩子!!
  記得小時候看過一個外國片子,名字忘記了,是說一艘滿載從納粹魔窟出逃的猶太難民的輪船,到處都被拒絕上岸的事。其中船到古巴的時候,有段對話,到現在我還記得很清楚。一個說,古巴除了糖就是妓女;另一個說,我們古巴窮,只好有什么賣什么。眼下,有什么賣什么的,變成了湘潭民政部門,這回賣的是街道門牌號。外地人到了湘潭,千萬不要以為一個街道一號的后面是二號,或者三號(如果一側單號,一側雙號),按順序排的。在湘潭某些街道上,緊挨著一號的,居然是九百九十九號。原來,在湘潭,只要商戶樂意出錢,可以按自己心意選號,選擇所謂的吉祥號碼,比如明明排在十四號的位置上,你可以花錢改成十八號,或者八十八號。就這樣,街道的門牌號就亂了。( 11月13日,三湘都市報)
  這樣的事情,在車牌號的選擇上已經不新鮮了。只要出錢,就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號碼,出大錢的,可以買到所有數字全是八的號碼。有的城市,這樣的號碼還公開拍賣。能有這樣一個車牌號,說明主人的身份和地位,絕對不一般。據說交警見到這樣的號碼違規,一般都不敢管。只是,車牌號碼沒有排序問題,只要不重號,無論商家怎么追求吉祥,交通部門怎樣悶聲發財,都不會有很大的麻煩。可是街道的門牌號碼就不同了,在人們的習慣上,門牌號碼理應按順序來的,郵遞員投遞,外地人來找人找單位,都比較方便。如果亂來一氣,等于人為地把地方人文地理打亂,成心是給人添堵。如果一個政府部門為了掙錢這樣做,說得嚴重點,等于是利用公權力給地方添亂,極大地敗壞了本地的聲譽,給人一種極不嚴肅的感覺。
  嚴格來講,無論是車牌號碼還是門牌號碼,都是不能賣的。除了那個牌子的成本,一組數字,本身沒有價值。顯然,我們這些政府部門賣的不是那個金屬做的牌子,賣的是那組數字。顯然,這樣賣,不是因為這些部門缺錢。因為車牌門牌本身的成本,微乎其微,一般都由車主住戶承担,從來沒有過任何異議(即使實際價格比成本高,似乎也沒有人有意見)。有關部門肯定不會因為沒有錢,完成不了這樣的任務。他們只是在賣數字,都是要賣大錢的。這個大錢,就是這些部門利用手中的權力,利用某些商戶圖吉利的心理,為自己小單位圖利。
  如此圖利,賣了車牌也就罷了,連門牌也賣,弄得地圖大亂,百姓叫苦。事情曝光,有關部門肯定得改正,這一改,如果不把此前吃進的錢吐出來,還是麻煩。
  其實,無論是車牌還是門牌,這樣的賣法,都是錯誤的,違法的。因為他們的作為,超出了自己的權限。更嚴重的是,這樣的做法,不僅由政府部門人為制造了社會不平等,而且也損害了政府執法的嚴肅性,危及政府已經成問題的公信力。當然,這種做法之所以能夠出臺,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一些政府部門的公司化傾向,已經相當嚴重了。地方政府公司化,在改革之初,也許還有點正面價值,但是到了今天,已經成了危及政府形象和公信力的最大禍首。如果一個政府部門把納稅人賦予的公權力當成撈錢的憑據,公開公司化經營公共事務,怎么有利潤就怎么辦,人們將會怎樣看待這個政府?
 

2013-08-21 13: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