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中國心絞痛 群體性乖戾的傳統
中國心絞痛 群體性乖戾的傳統
張鳴     阅读简体中文版

群體性乖戾的傳統
  中國人喜歡扎堆,一旦成群結隊,舉止有時就會有點乖張,一起歡樂的時候不是沒有,但一同憤怒或者同仇敵愾,甚至假裝同仇敵愾的時候,往往更多。當今之世,扎堆起哄的機會不多,往往很隨機,而且不合法,官方稱之為“群體性事件”。多少有點合法的,是針對外國的事兒,舉著愛國主義的旗幟,理直氣壯,官方即使想阻攔,也顧慮多多。網絡時代,按道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應該加強,彼此了解增多,但實際上卻未必,人們上了網,了解的機會多,誤會的機會也多,更要命的是,樂于在網絡溜達的人,在現實生活中反而不樂意見人,彼此隔膜更厲害。
  現實中的乖戾,往往跟網上的暴烈行為有著密切的關系,只要某人某事大伙看不上,被揭發出來,就一陣叫打喊殺,如果成了陣勢,接下來也許就是“人肉搜索”,非得把這個人的聯系方式和家庭住址曝光而后止,到了這個階段,就是現實中的直接行動——直接的暴力,從打爆電話到門口潑糞,不一而足。反過來,不管行為多么惡劣,只要網上沒多少人呼應,少數幾個激憤者無論多么激憤,多半沒機會采取下一步行動。
  暴力,需要群威群膽。
  有的時候,這種網上和現實的聯動,往往會得到另外一些人的贊許,認為是伸張了正義,比如對虐待小動物者的聲討,對負心漢的壓迫等等,網里網外,大家喝彩。不過,這種伸張正義,即便有所謂的正當理由,行動上卻難免沾染暴力,就算行為不良者(如果確實能定罪的話)得到懲罚,也未免以暴易暴,當時雖然解氣,但難免會有后患。
  憑借群體或以群體的名義,集體施展暴力,人類是有傳統的。西方中世紀捕捉巫婆,用火燒死;逮到淫婦,眾人亂石砸死,都是此類。這種事兒,一兩個人是絕對干不來的,非得大家一起來,才辦得。這種行為,在法律上,叫做私刑,在中世紀,私刑只要擁有道德上的正當性,官家往往是默許的。這方面,中國人也不會落伍。在傳統中國,沒有官府明令宗族可以行使司法權,但宗族對于自己族內違反族規的行為,一般都是可以用刑的,輕則用荊條打屁股,重則沉潭,奪人性命。當然,到了這個地步,往往是因為男女亂倫通奸,包括沒有血緣關系的寡嬸和遠房侄子之間的男女之事,也算是亂倫。這種事被抓到,男女雙方按規矩,是要被脫光衣服游街,然后再當眾處決的。凡是私刑,都是群體行為,在大庭廣眾之下,按群眾意見辦。每次群體懲戒,都是群體性憤怒,也是群體性狂歡。如果哪個被脫光游街的女人比較有姿色,大家會為此興奮很久很久。在那個時代,私刑不止有宗族懲戒一種,人際間的血親復仇,族群間的械斗,都屬于私刑。但是其他的私刑,官府一般都會嚴令禁止,只有對這種事情,往往不加過問。
  私刑受到官方默許甚至鼓勵的情況,在革命時代的政治運動中,非常常見。運動中的斗爭對象,在“群眾起來”的時候,或多或少都會遭遇私刑,其暴烈程度,往往會被運動的領導者視為“群眾是否發動起來”的標志。而凡是群眾運動,無一例外地需要轟轟烈烈,因此,群體性私刑,乃至私刑至死,也就在所難免。只有在運動發動起來之后,領導才會考慮對群體性暴力的控制。
  私刑的受害者,無論是否犯了必罚甚至是必死之罪,但肯定被群體視為犯了“可惡”之罪,或者是像魯迅先生所說的那樣,先是被認為可惡,然后才有了罪。大家的行動邏輯是這樣的,凡是可惡之人,也就不是人了,對于非人,大家怎么做,自然都天然合理。如果因遭懲罚死掉,也只是去掉一個非人的禍害,沒什么大不了。但是,在群體的行動中,很多人其實對被懲罚對象并沒有切身感受,所謂的義憤填膺,多少有夸張的成分,大家一哄而上,或者是為了自保,或者是為了起哄,或者干脆就是為了解悶好玩。群體性暴力,暴露的往往是我們自己人性中的惡,這種惡雖然被堂堂正正的理由包裹,但畢竟是惡,人性中劣質的貨色。
  正因為如此,這種私刑式的暴力,才必須借助群威群膽來施行。氣勢洶洶的人們,看起來很勇敢,很義憤,其實大家心里多少會有點膽怯,必須把自己包裹在一群人里面,才邁得動腿。在“文革”中,把地富反壞右活活打死的紅衛兵,即便受到領導的鼓勵,有幾個是單獨行動的?第一個死于紅衛兵之手的北師大女子附中校長,到底是誰打死的?哪一個人的拳腳是致死的直接原因?我想即使在當時,也沒法查清楚。
  宗族的私刑早就被禁止了,文革式的群眾運動,似乎也不再搞了。但群體性暴戾的積習,卻依然保留了下來。人們依然認為,只要一群人(群眾)公認某個人可惡,這個人就理所應當被懲罚,不是中國人的,就不該在中國活著,不是人的,就不配活著。大家似乎誰也沒有想到,也許有一天,這個被懲罚的對象,會落到自己的頭上,因為這不是法律意義上的定罪,只是群眾的意見,而群眾的意見,往往帶有隨意性,誤會和冤枉往往是難免的。
  更糟的是,這種群體性的暴戾,由于群體的群威群膽,往往自以為擁有絕對的正當性,因此,質疑和討論是根本行不通的,凡是有不同意見的人,一律大帽一扣,大棒打殺。這種現象,如果任其暢行無阻,那么這樣的社會,看起來堂堂正正,而這種堂堂正正之陣,卻是由狼或者類人狼組成的。
 

2013-08-21 13: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