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中國心絞痛 市場規則與道德污點不能混為一談
中國心絞痛 市場規則與道德污點不能混為一談
張鳴     阅读简体中文版

市場規則與道德污點不能混為一談
  山西煤礦整合,大批浙商受傷。受傷的幅度有多大?大約五百億的投資,面臨血本無歸的危險。由于浙商投資大多為小煤窯,因此,在此番整頓中,幾乎都面臨著被國有大礦兼并的命運。這種兼并,都是山西地方當局以行政命令的方式規定好的,價格很低,按浙商的說法,等于半買半送,而且是大半送,小半買,國有大礦占盡了便宜。因此,學界有人認為,這是又一輪國進民退,是在開市場化的倒車。
  但是,有意思的是,盡管此番山西煤礦整頓,山西當局的做法相當強橫,不講道理。但網上的議論,卻一邊倒地偏向官方,大家都在罵開煤窯的浙江商人。在此之前,小煤窯主,尤其是山西的小煤窯主,早已經在人們眼里被妖魔化了。一提到小煤窯主,幾乎是萬惡歸之,人見人恨。的確,山西的小煤窯主干過草菅人命的事,干過破壞環境的事,也干過行賄官員欺壓礦工的事。人們一提起礦難,腦海里第一個冒出來的,肯定是小煤窯。只是,小煤窯主固然可惡,但山西的地方官員其實更可惡。幾乎所有小煤窯主的作惡,都跟地方官員脫不了干系。他們參與了一切的壞事,卻吃著賄賂,拿著干股。小煤窯安全措施不到位,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窯主認為已經買通了官員,付出了成本,不用在安全設施上再下本錢的緣故。極端地說,再壞的小煤窯主,也得支付開礦的成本,但是,地方官員,卻什么都不付出,僅憑權把子,就拿走一大塊,甚至是最肥的一塊。所以,有人說,山西的煤礦開采,真正富起來的,是地方官員。
  當然,不管怎么說,進入山西開煤窯的浙商們,的確干了很多行賄、私買人命之類的壞事惡事,被妖魔化,也算罪有應得。但是,他們進入山西開礦,也是國家政策允許的,而且為此投了大量的資產,合法地跟山西地方當局簽了很長時間的合同。有些浙商,由于進入較晚,投產不久,投資基本上還沒見效益。現在一紙行政命令,成億的投資就打了水漂,的確也是個問題。
  跟中國歷史上很多商人一樣,投資山西煤礦的浙商,也有道德污點,甚至這個污點還不小。但是,有這樣的污點,山西地方當局是不是就可以因此不按合同辦事,以行政命令強買強賣,視市場規則如草芥?我看不行。
  說實在的,山西煤礦的確應該整頓,的確應該狠抓安全生產,注重環境保護。到底是否應該由國營礦業兼并民營礦業,還是反過來,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在尊重市場規則的前提下,合理開發資源,保護人命,保護環境。換言之,既然整頓是在市場經濟條件下進行的,首先要尊重的就是市場規則,不能一紙行政命令,就說什么是什么。否則,還叫什么市場經濟?山西這樣的煤礦整頓,傷的絕不僅僅是一個浙商,傷的是整個市場。
  本來,世界對中國的市場經濟就有疑慮,發達國家大多不肯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我們的政府,每每為此感到委屈。但是,如果我們對自己的商人都這樣做,在這個地球村的市場經濟環境里,人家會對我們怎么看?市場規則是市場經濟的生命,它的最基本原則就是,不能以市場以外的任何手段,隨意侵奪任何一個市場主體財產。即使國家喜歡國進民退,也得按市場規則來,否則,就是掠奪。這個掠奪如果由政府來進行,無疑是市場的最大噩夢。
 

2013-08-21 13:2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