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心絞痛 在人的生命面前,權力需要自省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在人的生命面前,權力需要自省
  城市拆遷的腳步,是越來越沉重,也越來越有力了,似乎任何人都無法擋住它。上海的燃燒瓶,擋不住;成都唐福珍女士自焚,也擋不住。當事的成都金牛區有關方面說,唐福珍的行為,是暴力抗法,因為她用生命保護的,是違章建筑。政府方面已經做到仁至義盡。
  當一個公民,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來保護自己的財產。當她全身澆滿了汽油,拿出打火機,馬上就要點燃的時候,為什么還沒有擋住拆遷的行動?哪怕僅僅是暫時停止一下?一個人的生命,跟拆遷背后的利益,哪怕是所謂的公共利益,比較起來,哪個更重一點呢?
  顯然,唐福珍之死,是一個悲劇。一個似乎連成都金牛方面都不樂意見到的悲劇。但不幸的是,悲劇還是發生了。造成悲劇的邏輯,就算我們承認成都金牛官方的說法,是刁民抗法,唐福珍所維護的,只是不在法律保護下的違章建筑;而唐福珍又過于愛惜自己的財產,意圖用做釘子戶的方式,謀求更大的利益。但是,一個無可回避的深層原因是,同樣是財產和利益,一些地方政府似乎依然覺得,公家的利益,公家的財產,還是要高于公民個人的利益和財產。因此,才在有人以命相搏的時候,拆遷的步伐依然不能停下。
  退一步說,即使唐福珍的家,的確如成都金牛區政府所說,屬于違章建筑,但唐福珍家蓋這個房子的時候,政府到哪里去了?那時肯定有政府存在,不是真空狀態。既然那時沒有人管,任憑她把房子蓋好了,今天再說人家違章,那么政府勢必要負些責任。在政府方面也有責任的情況下,如此強硬地拆遷,是不是真的該如此理直氣壯呢?
  更何況,唐福珍的家,地處城市邊上的農村,農村的土地,一直都是一筆糊涂賬,怎么樣才算違章,其實大有可以探討的地方。反過來,地方政府的征購拆遷,在土地財政的拉動下,肆無忌憚,深究起來,在法律上未必全然說得清楚。
  人之常情,生命是人最看重的。這一點,中國人表現得尤為突出。即便唐福珍全無道理,屬于典型的胡攪蠻纏,但是如果她真的以命相搏,把自己的性命搭上了,政府也應該慎重對待,總不至于真的讓她死掉,畢竟,我們是在21世紀。一個現代國家的政府,在沒有事關國家安全,其他民眾生命財產遭遇危險的情況下,尊重個體的生命財產,理應是最高的原則。就算一個人犯了錯,當她處于生命危險的時刻,政府也應該去救人,怎么能眼睜睜看著她一次一次把汽油澆遍全身,點燃起來,直到大火燒起來,待命的消防隊才開始滅火?
  嚴格來講,尊重每一個個體的生命財產,才談得上尊重民眾的整體利益,尊重公共利益。碰到這樣的極端事例,如果政府做不到尊重一個一個的個體的生命,那么,怎么可以想象,這個政府會尊重居民整體的利益?成都金牛區當局的做法,不能不令人生疑,懷疑這種拆遷背后的真正動機。
  說起來,我們的政府提倡以人為本,已經有很多年了。如果真的要以人為本的話,只能以一個一個的人的個體為本。否則,任何一個人,都可能在整體利益的借口下,被犧牲掉,以人為本就成了一句空話。但愿唐福珍的死,可以給有些過于執迷于權力力量的地方政府提個醒,權力在人的生命面前,要自省。那個害死人的拆遷條例,該休息了。
 


張鳴 2013-08-21 13:26:22

[新一篇] 中國心絞痛 縣治乃國之命脈

[舊一篇] 中國心絞痛 大政府陰影下的慈善樹苗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