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萬象》文選 他沒有完全聽信小丑
《萬象》文選 他沒有完全聽信小丑
劉華杰     阅读简体中文版

   他沒有完全聽信小丑
  
   劉華杰
  
   半個世紀前的一九四八年七月三十一日至八月七日,作為列寧農業科學院院長的李森科為了迎合政治需要,在一次重要會議上信口雌黃,挑起“兩個階級之遺傳學”的爭論,本來自己搞偽科學卻毫不客氣地說別人在搞偽科學。此動作有示范作用,隨即觸發其他學科類似的階級斗爭,這已成為世界科學史/偽科學史中的一個有趣篇章。人們早就知道李的行為得到了上級官員甚至得到蘇共中央委員會的支持,但支持到何種程度,一直還是個謎。隨著莫斯科中央檔案館部分材料的解密,李森科事件越來越清楚了。
   依據《愛雪斯》(Isis)一九九三年第四期羅西安諾夫的文章,我們把斯大林為李森科修改講話稿的事情簡述如次。早在一九四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李森科就為“列寧農業科學院會議”寫了講話初稿,并呈斯大林審閱。斯大林用黑、綠、棕、藍四色鉛筆對其手稿進行了認真編輯,并在頁邊寫下一些建議。編輯后的稿件在一周內還給李,這其間他們也許還面談過,但現在還沒有直接證據。李至遲于三十日把講話稿改定并打印兩份送達斯大林的密友。三十一日晚在會議開幕式上李自信地宣讀了講稿。八月一日休會,從二日到七日又連續開會。
   李森科的原始講話稿共有四十九頁(隔行打印),分十個部分,斯大林在其中的二十二個頁面作了編輯標識,共涉及八個部分。最大的改動是整個刪除了第二部分:《資產階級生物學的基礎是錯誤的》,于是最后定稿中只有九個部分。題目也在最后一刻定為《生物科學的現狀》。
   李森科在原稿中極力把遺傳學描繪成“資產階級的科學”,并試圖把自己與遺傳學家的沖突還原為不同階級之間的斗爭。但斯大林在編輯過程中有意淡化科學的階級屬性,在涉及科學之階級特征時,他竟然二十八次刪除“資產階級”字樣,斯大林明顯同情拉馬克而反對魏斯曼和馬爾薩斯的觀念,而這最終導致他支持米丘林的學說。
   當時有一個重要問題,斯大林自己也頗猶豫,即是不是所有科學都是有階級性的?社會科學是有階級性的,那么自然科學呢?李森科在第六部分中說,任何科學按其本性都是有階級性的,斯大林對此有些懷疑,遂在邊上寫道:“哈哈!!!那么數學呢?還有達爾文主義呢?”當李森科宣布“摩爾根主義者否定生物體的進化,僅僅把它視為純粹量變的過程”時,斯大林勾掉了下面—句“此一結論恰好完全對應于其資產階級世界觀”,特別地,斯大林還刪除了三小段過激的言論:
  
   在生物科學中,兩種世界觀、兩種理解生物體的方法已處于無情的斗爭之中——蘇維埃唯物的辯證的方法為一方,資產階級的唯心的形而上學的方法為另一方。在生物學中,為了適應帝國主義的需要,形而上學的唯心主義傾向由孟德爾主義和摩爾根主義表達出來。
   為了滿足工人階級的需要和利益,為了適應社會主義農業的需要,唯物的辯證的傾向由米丘林學說表達出來。
  
  斯大林還改換了許多修飾語,如把“蘇維埃生物學”改為“科學的生物學”,去掉了“資產階級物理學家薛定諤”前面的“資產階級”字樣,把“反馬克思主義的生物學”改為“反動生物學”,把“資產階級遺傳學”改為“反動遺傳學”等等。
  如羅西安諾夫所言:“李森科對科學之階級性的論證(而這可能為政黨干預科學提供基礎),被斯大林斷然拒絕了。斯大林還調低了李森科語言的政治調門,使得李的講話顯得更客觀一些。斯大林對數學和達爾文主義的評注,表明他相信科學知識的普適特征。”
   確實,后來斯大林發表的一些論著也一再顯示,他不大相信李森科叫嚷的“階級性滲透性”,特別是在一九五○年論語言學的文章中,他試圖將語言學與意識形態的上層建筑分離開來。當有人問斯大林:“說語言是基礎的上層建筑,是否正確?”斯大林回答說:“不,不正確。”他還說:“語言不是某—個階級所創造的,而是整個社會,社會各階級、世世代代的努力所創造的。語言創造出來不是為了滿足某一個階級的需要,而是為了滿足整個社會的需要,滿足社會各階級的需要。”(《馬克思主義和語言學問題》,人民出版社一九七一年,第五頁。)斯大林還特別舉例說,從普希金逝世已有上百年了,這段時間內俄國曾消滅了封建制度、資本主義制度,并產生了社會主義制度,上層建筑發生了多次變化,但是俄語并沒有被破壞,現代俄語與普希金時代的語言差別極小。這期間俄語有些變化,但大多是語匯方面的變化,增加了一些詞匯減少了一些詞匯,語法構造略有改變,但重要的部分都保留下來了,成為現代俄語的基礎。于是斯大林得出兩條結論:“一、馬克思主義者不能認為語言是基礎的上層建筑;二、把語言同上層建筑混為一談,就是犯了嚴重的錯誤。”
   在一九五二年的一篇關于政治經濟學的文章中,斯大林又強調了“科學定律的客觀特征”。斯大林把有關兩個階級的科學之類話語改變為“正確的”和“不正確的”科學,這比李森科要好得多,不過,正是由斯大林而不是由科學共同體來決定誰是正確的科學。
   斯大林為李森科改稿子的經歷引起人們多種反思,我此時一直在想這樣的問題:李森科的科學觀與斯大林的科學觀有何區別?作為一個學者、一個科學家的李森科為什么要把階級斗爭引入科學爭論之中?李森科是否在借外力(政治力量)打擊科學上的爭論對手?
   思考的結果是,斯大林有自己的科學觀,并且前后基本上是一致的,而李森科是風派人物,他見風使舵,根本沒有什么科學觀。李森科確實是一個學者,但他不滿足于做普通學者(雖然已是科學共同體的不算小的頭目),他喜歡搞政治(雖然他也不諳政治)。最后,政治的外力異常有效,當學術無力時,他只能依靠政治。
   不過,斯大林也還聰明、也還有判斷力,沒有完全聽信這個知識分子小丑的胡言亂語,他與李之間肯定有某種協議,即不準公開聲稱“我給你改過稿子”。李森科于是當然不敢提及斯大林,李在那次會議的閉幕式上只是說蘇共中央委員會批準了他的講話。
   斯大林可能有各種各樣的錯誤,但在李森科問題上,他并沒有完全聽信小丑,他一定程度上維護了科學知識的客觀性、普適性,這是應當充分肯定的。
  
   (肖毛掃校自《萬象》第二卷第九期)
  
   17:59 01-12-15

2013-08-21 14: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