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沉重的肉身 你不該蔑視一顆破碎的 痛悔的心
沉重的肉身 你不該蔑視一顆破碎的 痛悔的心
劉小楓     阅读简体中文版

你不該蔑視一顆破碎的 痛悔的心
    事情是這樣的。
  我做修士的時候,愛上了葛蘭第斯。她是個美得讓人不知所以的女人,有一張圣潔的臉。如果有誰問我,什么叫迷人的女人味,我會回答說,看一眼葛蘭第斯的笑就知道了。世上竟會有這么迷人的女人,我真的覺得不可思議。 軟弱,人性的軟弱,而且是那么瞬間的軟弱,讓我犯下了過錯。不管怎么說,葛蘭第斯也愛我。我們在后花園幽會,在干草堆里度過歡愛的時刻。
 葛蘭第斯有了身孕,我無法同她結婚,因為母親要我做神職,我沒有違抗母親心愿的勇氣。我申請修會批準我去中國最貧苦的山區貴州傳道。我想靠苦行來滌除我的罪。從中國回來,葛蘭第斯已病逝。自我們的事發后,她就患了恐懼癥,后來嫁給了勃爾頓,但健康一天天壞下去。亞瑟雖然名義上不是我的兒子,但事實上是我和葛蘭第斯的兒子。我也一直把他視為自己的兒子,但我不能讓他知道。亞瑟很愛我,這是對一個神父、一個教會中德高望重的長者的愛。我知道他參加革命組織后,非常不安。我能理解這種革命的愿望,但太危險。我担心亞瑟出事,我已失去了葛蘭第斯,不能再失去亞瑟。
 命運再一次打擊我。亞瑟從牢里出來,是我出的力。但他的同父異母兄弟把他的真實身份告訴了他,亞瑟受不了,投海自殺了。實際上是我殺了他,殺了我的親生兒子。
 這當然不是上帝的過錯,而是我的過錯。亞瑟知道真相后,拿鐵錘砸碎耶穌蒙難像是不對的。他受的屈辱是我——一個有罪的凡人造成的,不是耶穌造成的。亞瑟還沒有懂耶穌受難的意義,這也說明我的神學教育無方。耶穌就在羞辱、污穢、屈辱、苦楚之中。亞瑟在給我的臨別信中說:“我相信你跟相信上帝一樣。”亞瑟這樣說,表明他在神學院學了幾年,還沒有入門。我當然不跟上帝一樣,怎么能相信我就等于相信上帝呢?恨我怎么就要恨上帝呢?沒有上帝,我這罪人怎么活下去?亞瑟還不能區分人的罪與上帝的義。這不能怪他,他太年輕。是的,我沒有親自告訴他事情真相,是我的過錯。如果我向他懺悔,也許會好得多。亞瑟認為我向他說慌、欺騙了他,對我是不公平的。我沒有說慌,因為我什么也沒有說。我只是特別地關照他。
亞瑟死后,我的心碎了。我覺得主的手太沉重。我常常一個人跪在祭壇面前懺悔、禱告,無淚地嗚咽。幸好經上寫道:“你不該蔑視一顆破碎的、痛悔的心。”牛虻出現時,我完全沒有想到他就是亞瑟。這是一個刻毒的人,聲稱自己偷運軍火是為了“殺老鼠”。好像他的鄰人在思想上與他不一致,就可以把他們當老鼠來滅除。據波拉太太瓊瑪說,這個人蔑視人性的神圣,看來是真的。可是,為什么?因為他的心被別人傷害過,他就可以這樣對待世人、對待生活?
 牛虻好像對我懷有一種特別的怨恨,好像他對教會的仇恨,都是由我造成的。他嘲諷、耍弄我,私自闖入我個人傷痛的深處,把我破碎的心當作嘲笑和戲謔的佐料。事實上,我覺得他的品性本來并不壞,他是一個勇敢無畏的人。但他為什么對我那么刻毒?
 牛虻因偷運軍火被捕,我去監獄看他,這是我作為神父的職責。啊,我的上帝!他在囚室里告訴我,他就是亞瑟!上帝啊,請不要這樣。
 這是事實,這是命運。我想幫助他逃跑,我想再一次救他,他是我的兒子。可是,他要我在愛上帝與愛親生兒子之間做出選擇。他對我說:“你說你愛我——你的愛已經使我夠瞧了!你以為我聽了幾句甜言蜜語,就能把前賬一筆勾銷,重新做你的亞瑟嗎?”他激動得不能自已,好像終于有了機會當面控訴我,說他受的苦足夠使我放棄我的主,我的上帝是一個騙子,上帝的創傷是裝出來的,上帝的痛苦完全是作戲。他質問我,復活的耶穌到底為我做了什么。
 這些話未免太過分了。牛虻要我的人性的軟弱變成反抗上帝的堅毅!啊,我的兒子怎么會變成這樣!他把我早已破碎的心放在一個小盅里像搗蒜頭那樣搗。他是為了踐踏我已破碎的心才回來的嗎?我突然感到心里一陣絞痛,劇烈的絞痛……講革命故事的麗蓮以為我開始憎恨上帝了,以為我在牛虻的質問面前理屈詞窮了,以為我開始覺得上帝只是用“兩片染滿鮮血的嘴唇微笑著,俯視著人類的苦難和死亡”。這話是麗蓮編的,不是我說的。麗蓮與牛虻一樣,把人的罪過嫁禍于上帝,把人類相互殘害的鮮血歸罪于基督。他們都錯了。基督的鮮血是為了贖人類相互殘害的鮮血的醬色、使之重新變得鮮紅而流的。
更可笑的是,麗蓮把我的悔罪變成上帝的悔罪,似乎上帝對人類犯下了滔天大罪。這是一種夸張的、混亂得一塌糊涂的無神論思維。不,這是一種新的有神論!牛虻覺得自己才是上帝,我的上帝占據了他應占的位置。牛虻竟然說,耶穌只在十字架上被釘了六個小時,他在十字架上被釘了整整五年,他比耶穌還要偉大,就像羅伯斯庇爾要瘋之前說的:“我和耶穌比起來,誰的犧牲的精神更大呢?”的確,我的兒子死了,我的喪子之痛令我能夠體會到讓自己的兒子釘死在十字架上的圣父的苦楚,看到圣父竟丟開自己的親生兒子,讓他去遭受悲慘的命運,為人類贖罪的血就在圣子耶穌身上。我不明白的是,有的人因為自己個人的痛苦而信了主的救恩,有的人因為自己個人的痛苦成了主的仇人。
 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也許是因為個人偶然的性情。一個人的性情是自然而然地被造化出來的,上帝管不了人的性情。上帝造人的教義說的只是,人的生命的神圣性是上帝的受死造就的;無論人的自然生命如何的偶然,都不應該蔑視一個人生命的脆弱。
 牛虻的怨毒既是我的罪過造成的,也是他的性情造成的。但他畢竟是我的兒子,因此是我私人的痛苦。牛虻不僅覺得我欺騙了他,也覺得他的母親欺騙了他。他的怨恨是對我和葛蘭第斯的愛情的嘲弄。我因為這愛而鑄造了無比的怨毒。他畢竟是我和他母親的愛的結晶。……我一生都愛葛蘭第斯。我老了,知道自己時日不多。我多么渴望能進入安葬葛蘭第斯的墓穴,與她長眠在一起。啊,我的胸口為什么那么絞痛……
 

2013-08-21 16:0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