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沉重的肉身 身體與自身的影子
沉重的肉身 身體與自身的影子
劉小楓     阅读简体中文版

身體與自身的影子
(1)
    基斯洛夫斯基講過一個喜歡唱歌的女孩子——薇娥麗卡的故事。
  薇娥麗卡是波蘭西南部克拉科夫城的一位姑娘。克拉科夫城有一千多年歷史,是我所見過的歐洲最美麗的仍有中古遺風的城市,它由古色宮殿、教堂、中古街道,陰森、神秘的古建筑和城中森林交錯構成,把這一切維系在一起的是音樂。每天清晨和黃昏時分,要么是濕潤得讓人貪戀床榻的晨霧還沒有散去的時候,要么是落日余暉與街燈交替的昏昏然時刻,從 一棟古樸的樓房里就傳出清麗、尖銳的女高音。那歌聲好像是提著性命唱出來的,每當唱到很高的音區時,歌聲有些發顫,像一根在空中快要被風吹斷的細線。這是薇娥麗卡在練唱,歌聲甜美,唱的總是同一首歌,歌詞是但丁的《神曲》《天堂篇》中的《邁向天堂之歌》(第二歌):
      O voi che siete in piccioletta barca,
      desiderosi d'ascoltar,sguiti
      dietro al moi legno che cantando varca,
      Non vi mettete in pelago, che forse,
      perdento me, rimarreste smarriti.
      L'acque ch'io prendo gia mai non si corse;
      Minerva spira e conducemi Appollo,
      e nove Muse mi dimostran I'Orse.
      哦,你們坐著小木船
      因渴求聆聽我的歌聲,
      尾隨我在歌唱中駛向彼岸的木筏;
           請回到你們自己熟悉的故土,
      不要隨我冒險駛向茫茫大海,因萬一失去我而迷失。
      我要橫渡的大洋從沒有人走過,
      但我有密列瓦女神吹送,阿波羅引航,
      九位繆斯女神指示大熊星。①
(2)
  在法國巴黎,碰巧有一棟與薇娥麗卡在克拉科夫唱歌的樓房一模一樣的中古建筑,樓里在相同時刻傳出同樣清麗、尖銳的女高音,唱的同樣是但丁《神曲》《天堂篇》中的《邁向天堂之歌》。
  怎么在不同的兩個城市的兩棟古建筑里傳出同一首歌的歌聲,好像一個歌聲是另一個歌聲的回音?
  據基斯洛夫斯基講,這個世界上的兩個城市里生活著兩位同名、同姓、同身體的女孩子——薇娥麗卡,好像相互是對方的影子和身體。她們的身體和影子是交互變換的,人們無法搞清楚,究竟哪一個是這個女孩子身體的實體,哪一個是身體的影子。
  不可思議!生活著兩位同名、同姓、同身體的薇娥麗卡,怎么可能?
  問這樣的問題,才不可思議。生活世界因偶然聚合而生,超出人的想象的生與死的奇聞和秘密有什么不可思議?人不可能用自己螞蟻般的想象窮盡生活世界中可能發生的事件。一個人的生命具有各種生活的可能性,慈悲的上帝不會來過問這個身體的偶然遭遇,只對個體遭遇中的生命意味抱以關注。
(3)
     況且,基斯洛夫斯基已經說過了,這兩位同名、同姓、同身體的薇娥麗卡其實是一個人,只不過一個是另一個的身體或影子。一個人的身體被兩個人的自然性造化生出來時,都拖上了一個將來會讓這身體要么傷心、要么恬美的影子,它是創造這個身體的兩個人的靈魂和諧或不和諧、有意或無意、有愛情或沒有愛情的沖撞的結果。產生出一個身體的兩性造作無論是在什么身體情狀下發生的,都伴隨著一次人靈的沖撞:或如膠如漆、或別別扭扭、或懵懵懂懂、或惡心想吐的沖撞。人靈之間的相遇并不都是、甚至很少是牧歌般的,更多是別別扭扭或懵懵懂懂甚至欲哭無聲或傷心悲慟的。
  個體出世后,身體與自己的影子——身體之靈或靈的身體——通常是一體的。身體看不到自己的影子,就像眼睛看不到眼睛。除非在一種特別的光亮照射下,影子才會與自己的身體分開,我才可能看到自己的影子——還得看我站在什么位置,與光處于什么關系。一個人要站到可以讓自己身體的影子顯露出來的有光的地方,不是因為身不由己,就是由于忘乎其形(身體)。
  薇娥麗卡過著單身生活,她有一個男朋友,但并沒有住在一起。我驚訝地發現,薇娥麗卡睡覺的床也大得令人費解——“像劇院里的舞臺”。
  在薇娥麗卡的那張大床上與她的身體同床共眠的,會不會是薇娥麗卡的影子?薇娥麗卡的影子只有她的身體認識,我如何可能認識到薇娥麗卡的影子?同樣,薇娥麗卡的身體只有她的影子認識,我如何可能認識到薇娥麗卡的身體?
  幸好,基斯洛夫斯基講述的是有同一個身體和影子的兩個薇娥麗卡的生命故事,我也許有可能透過巴黎的薇娥麗卡知道克拉科夫的薇娥麗卡是否與誰睡覺,或者透過克拉科夫的薇娥麗卡知道巴黎的薇娥麗卡究竟與誰睡覺。實際上,只需要選取這兩種途徑的任何一種,就有可能透過薇娥麗卡的身體來感知她的影子,或者透過薇娥麗卡的影子來感知她的身體。薇娥麗卡是否與誰在那張“像劇院里的舞臺”一般的大床上睡覺,看來再也瞞不住了。我還相信,透過薇娥麗卡的影子或身體,就可以推想薩賓娜是否與誰睡在那張“像劇院里的舞臺”一般的大床上了。
 

2013-08-21 16:0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