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沉重的肉身 影子的熱情與身體的單薄
沉重的肉身 影子的熱情與身體的單薄
劉小楓     阅读简体中文版

影子的熱情與身體的單薄
(1)
   薇娥麗卡是小學音樂教師, 畢業于克拉科夫音樂學院聲樂系。
  薇娥麗卡從小就喜歡唱歌,唱歌是薇娥麗卡的個體熱情。人的生命熱情都是個體化的,個體化的生命熱情就是個體熱情——個體的全部身體感覺投入某種價值偏好的喜歡什么的在世行為。個體熱情的產生既需要身體也需要身體的影子,兩者不可或缺。沒有身體及其感覺或沒有靈魂的價值偏好,都不會產生生命熱情。身體有在世欲望,但沒有選擇價值偏好的能
    力,身體的影子——靈魂有能力選擇價值偏好但沒有在世的欲望,只有當影子的價值偏好被身體的欲望感覺充滿,才會形成一種生命熱情。靈魂就是價值偏好,它必須通過身體來實現自己的偏好,沒有身體,靈魂只是噓氣,所以說靈魂是身體的影子。
  每個人的價值偏好總是個體靈魂的偏好,它使本來沒有在體差異的身體感覺有了差異,成了個體化的敏感的有區分能力的個體意向性感覺。一旦某個身體被某種價值偏好拽住——也就是被自己的影子拴住,這一個身體的全部感覺就成了這影子(價值偏好)的感覺,就成了這一個身體個體化的在世熱情。但是,影子畢竟是影子,要不是因為身體的欲望,價值偏好就仍然在混沌之中,不可能成為對什么的偏好。身體才使價值偏好成為個體靈魂——這一個身體的影子。
  個體熱情因此像是一個人自己的身體和影子織成的一根細線。
  唱歌讓薇娥麗卡感到可以聚集起自己全部的身體感覺和個體靈魂偏好,自己的身體和影子織成的那根細線漂蕩在歌聲之中。薇娥麗卡甚至覺得,唱歌與自己的性感相通,那是身體和自己的影子交歡的感覺。每當歌唱唱到恍兮惚兮的境界,薇娥麗卡就感到性感的欲望在膨脹,就想要同自己心愛的男人做愛。
 這只是薇娥麗卡的生命感覺。個體熱情有各種各樣的散發形式,有的人喜歡玩體育,整天在體育場繞著圈子跑,絲毫不覺得枯燥;有的人喜歡整天在屋子里鉆研故紙,一點不覺得悶;有的人喜歡養一大群孩子;有的人喜歡為一個邏輯命題翻來覆去地想……可是,每一個體的身體都是造化的偶然結果,造化并不可能依照個體靈魂的意愿來設計和造就這靈魂所需要的身體,因為個體靈魂是這一個身體在被造化的過程中才形成的。身體由自然的偶然造化決定,而身體的影子來自天堂的偶然,結果,一個人的身體和自己的影子織成的那根細線非常脆弱。如果一個想當運動員的人身體天生就好,能經得起專業性的強化訓練,只是這個人的身體與自身的影子碰巧相合而已。更多的時候,一個人的個體熱情與自己的身體體質不是那么碰巧吻合,一個身體被造作出來時,上帝并沒有插手。尋求自己的身體與影子的平衡是個體生命的在世負担,這負担不是社會的任何制度設計能夠解決的。
(2)
    在現代社會,一個人的個體熱情要得以實現,必須經過漫長的專業化訓練,這是生命感覺的社會演化——社會分工精細化的結果。專業化尋求一個人的身體與自己的影子的最佳平衡,這是一種制度化的理性行為。但專業理性并不無條件地認可一個人的個體熱情中的個體靈魂,而是認可個體熱情中的身體體質:運動員需要有超出想象的肌體,舞蹈家需要有恰到好處的體型,經濟師需要有古靈精怪的智力,演奏家需要有纖長而又豐滿的手指。如果一個人的個體熱情與實現這一熱情所要求的身體體質沒有達到一致,專業訓練的理性化制度就會拒絕讓這個人接受專業訓練。靈魂的價值偏好不可能訓練出來,身體也不可能隨意訓練成個體靈魂所需要的樣子,一切都取決于身體是否有剛好與個體靈魂相符的底子,而這種相符是過于偶然的事。如果我想當鋼琴家,但手指五短三粗或瘦骨嶙峋,我再有多高的要當鋼琴家的熱情,音樂學院也不會要我。這就差不多等于宣判了我的個體熱情的死刑,只有另外制造一個生命熱情出來。
   現代自由社會的一個基本特征是,個體靈魂的想象空間完全開放了,個體熱情的現實可能性無限制地增多,產生出無盡的可能性誘惑。但是,人的自然身體體質并沒有隨著個體靈魂的想象空間的擴大而增質。身體的自由是現代社會的理想,而理想的自由社會的標志之一是,能夠為每個人實現自己的個體熱情提供最大可能的機會。
 在人民民主社會,個體的生命熱情是由國家-民族共同體的價值目的決定了的,個體沒有決定自己的個體熱情的機會,更不用說實現自己的生命熱情,只有一個由意識形態政黨規定的國家熱情或民族熱情,人民倫理對個體的身體體質的要求并不苛刻。個人自由的社會制度設計是,要為千差萬別的個體熱情提供各種可能實現的機會。實現自己的生命熱情是一個人最大的幸福,如此個體倫理成為個體自由的民主社會制度的正當性基礎。
 (3)
   自由民主的社會理想開放了個體熱情的偶在性,因為個人幸福有個體靈魂差異,而且個體熱情的想象一旦更少地受到社會條件的約束——自由社會為了個人幸福致力減少這樣的約束,實現想象的可能性就增加了,可能性的增加同時也意味著可能性的否定的增加。可是,個體的生命熱情遇到的在體性限制不僅是個體自由的制度設計無法克服的,而且在個體熱情的偶在性開放之后更加顯得是限制。個體自由的社會一方面在最大可能地減少個人的生命熱情實現的社會條件的人為限制,另一方面卻在增加無法解決的偶然的身體造化的欠缺。當某個幸福還是一個人不可想象的尤物時,這個人不會意識到自身獲得這個幸福所欠缺的。人身的欠缺隨著想象的增加而增加,個體幸福的偶在性的增長,必然導致個體的在世負担的加重。
  薇娥麗卡天生有甜潤而又尖銳的嗓音,可以上行到很高的音區,這是她可以進音樂學院的身體條件。不過,薇娥麗卡的身體并不適合唱歌,尤其不適合唱她喜歡的女高音詠嘆調。詠嘆調不單單需要甜潤而又尖銳的嗓音,還需要足夠的身體體積來支撐詠嘆的氣韻。薇娥麗卡的身體盡管漂亮得不可思議——應該豐滿的地方毫不遲疑,應該精細的地方絕不吝惜,但對于唱詠嘆調來說,確實過于單薄了。由于身體的單薄,薇娥麗卡在唱歌時常常感到中氣不足,心臟負担格外沉重,而薇娥麗卡的心臟偏偏天生不好,承受力極弱,練唱時每每唱到高音區,就感到心力衰竭的暈眩。她去看過醫生。醫生告訴薇娥麗卡,她的心臟天生不適合唱歌,尤其是唱高音。
  薇娥麗卡遇到的自己生命的在世負担,就是身體的單薄同唱歌的個體熱情的不平衡。薇娥麗卡隨身帶著一根鞋帶,練唱時拿在手里,一旦感到心力不支,兩手就拼命朝兩個方向拉這根鞋帶,好像這鞋帶就是系住自己的身體與影子的那根細線。生命熱情與身體的體質之間出現的在體上的不平衡,令薇娥麗卡感到心里刻下了一道尖利的傷痛。
 

2013-08-21 16:0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