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沉重的肉身 薇娥麗卡性感的憂郁
沉重的肉身 薇娥麗卡性感的憂郁
劉小楓     阅读简体中文版

薇娥麗卡性感的憂郁
(1)
     在現代人的生命感覺中,個人自身的死感回到了自己身上,不再借居在身體之外的觀念或智慧中。就在身體化的死感通過靈魂身體化回到個體人身上時,性感一同回到了個體人身上。當個人的身體在世是由超然世界的宏偉設想或宇宙性的智慧理性來負担的時候,個人的性感與死感一樣不身體化地敏感。個人人身離開了超然世界的宏偉設想或宇宙性的智慧理性,個體靈魂才隨個體人身的生成而生成,并開始面對自己賴以棲身的身體的愛欲。從前,不僅個體自己身體的死,而且自己身體的愛欲也是由宗教的來世承諾或理性的宇宙秩序(利維坦式的靈魂)來負担的,一旦人擺脫了利維坦式的靈魂,拒絕了形形色色的、不屬于自己身體的超個體靈魂,個體靈魂的直觀就使身體的性感身體化了。身體自身沒有直觀自身的感覺的眼睛,身體的影子才是這樣的眼睛。
  個體靈魂直觀到自己身體的死作何感受?
  薇娥麗卡(克拉科夫的)身體之死牽動了自己的(巴黎的)個體靈魂的感覺,好像有一個人——這個人與自己身心相連——從自己的生命中離開了這感覺令薇娥麗卡正在做愛的身體突然感到一陣子刀片般割人的傷心。
  薇娥麗卡的個體靈魂想哭。
  薇娥麗卡的男友覺得莫名其妙,不知發生了什么事,薇娥麗卡剛才不是還沉浸在性感的歡愉中嗎?他用手指輕輕撫她的臉:“為什么突然不高興,沒有讓你滿意嗎?”
  薇娥麗卡沒有說話,她轉過頭去,看都不想看他。
  薇娥麗卡的男友以為自己懂得她的身體的性感,不知道她性感的身體上有一根細線,牽著薇娥麗卡的身體靈魂,它在做愛的時刻體感到自己的死感。(克拉科夫的)薇娥麗卡身體的死,只有(巴黎的)薇娥麗卡的個體靈魂會有感覺。已死與在生如此迎面相逢,令薇娥麗卡的個體靈魂從自己身體背面體感到的冰涼死感抑制了自己身體前面的炙熱性感。薇娥麗卡的悲哀是個體靈魂對絕然屬我的身體之死的悲哀,是己身(生)看到了自己的死的悲哀。薇娥麗卡的男友忽略了薇娥麗卡的個體靈魂,無法懂得她的悲哀,也無法觸及到她的與個體靈魂擁纏在一起的性感。
(2)
    性感的身體化敏感程度與死感的身體化敏感程度是一體的,個體的性感高漲與死感的高漲平行。相應地,在現代倫理學中愛欲論和死論平行高漲。宗法習俗的宏偉設想和宇宙性的理性秩序領走了個人身體的影子,個體的死感和性感都是平面的。必死的個體無需去感受絕然屬我的死,因為這死不是絕然屬我的,而是屬于那個利維坦式的靈魂的,對死感最為敏感的性感就成了身體上必須抑制的感覺。在利維坦式的靈魂中,性感要么是生命進化的自然目的的一個起點,要么是生物性自然循環的一個過程。一旦解除了纏繞在個體身上的利維坦式的靈魂,個體靈魂回歸于絕然屬我的個體之身,身體性的死感就出現了:死成了生物個體所能感受到的最為悲涼的另一個我體。與此同時,性感變得極其身體化地敏銳——敏銳到夸張的程度。這樣,愛欲感覺就與自己唯一的天敵——死感迎面相撞了。
  Und nun ist zu erwarten, dass die andere der beiden "himmlischen Machte", der ewige Eros, eine Austrengung machen wird, um sich im Kampf mit seinem ebenso unsterblichen Gegner zu behaupten.(于是,如今我們得指望這兩種“天力”中的一方,即永恒的愛欲一方,將在與同自己一樣不朽的對手的殊死搏斗時肯定自己。——弗洛依德)

  當利維坦式的靈魂摟著個體的身體時,一只手捏著個體的死感,另一只手捏著個體的性感,不讓個體的死感與性感直面相逢。正因為利維坦式的靈魂不是身體化的靈魂,它才能做到不讓個體的死感與性感直面相逢。當個體感知自己的死和性都不再透過利維坦式的靈魂,而是個體自己身上的個體靈魂,個體的死感和性感就直面相逢,從此緊緊地擁纏在一起,個體靈魂無法把它們再分開。個體的身體靈魂因此時常患生存性的傷寒,不是覺得過于寒冷,就是覺得過于燥熱。性感與死感在個體我在的此生中的對抗成為現代性倫理的基本問題,這問題就是:個體的身體靈魂如何讓死感和性感在同一個身體中和解。
  體知到自己身體的死感的性感是特別身體化地敏感的性感,薇娥麗卡的性感因死感而變得憂郁起來。她不得不離開問自己為什么悲哀的男朋友,覺得與他在一起再不能找到自己的性感。
  現在,我們可以大致猜到在薩賓娜和薇娥麗卡那“像劇院里的舞臺”一般大的床上陪伴她們的身體捱過多夢的長夜的是誰了。這是她們自己的身體影子,緊緊摟住自己身體的死感和性感的個體靈魂。個體靈魂是身體化的靈魂,有如自己的另一個身體,它需要很大的空間,以至于薩賓娜和薇娥麗卡在夜里不敢翻一下身,讓自己的身子稍微舒坦。單身的薩賓娜和薇娥麗卡需要“像劇院里的舞臺”那樣的大床,正是為了給她們各自的身體影子——每一個人的身體影子體態不同——在夜里休息的空間——身體需要睡覺,令身體的死感和性感身體化地敏感的身體影子同樣需要睡覺。
  現在可以明白,為什么基斯洛夫斯基的《薇娥麗卡的雙重生命》的敘事據他說是探索個體靈魂的事,講的卻是死感和性感的事。要問的倫理問題已經清楚了:一個人的身體影子如何可能承負自己身體的死?個體靈魂——身體影子的在世負担沉重到何種程度?

2013-08-21 16: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