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四章 一局雙贏
走向共和 第四章 一局雙贏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四章 一局雙贏(一)

剛才接到袁世凱從朝鮮發來的密電,他獲得一個極重要的情報,日本已派人攜帶定金前往英國阿姆斯特朗造船廠了。看樣子,他們不買到那艘他們叫吉野號的軍艦,誓不罷
休。而且聽說這艘軍艦除具有超強的火力之外,航速已經增加到二十點五節,成為世界上航速最快的鐵甲巡洋艦了??李鴻章滿面憂慮地對盛宣懷說,如果這艘軍艦真被日本人買去,我對日本海軍的優勢將不復存在。
盛宣懷著急地說:那我們快點搶在日本人之前把這艘軍艦買回來呀!
話剛出口,他便知道自己說錯了,望李鴻章一眼,嘆口氣,不吱聲了。
李鴻章也只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盛宣懷忍不住,試探著說:大人將這個情況的嚴重上奏給朝廷,或許??
李鴻章痛苦地搖搖頭,沒有用的!那些人除了窩里斗的本事,對外部世界一無所知,什么樣的情況在他們看來都是我在搞鬼??
盛宣懷:那我們就眼睜睜看著日本人把軍艦買走?
李鴻章:他們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錢也難??哦,你到張之洞那里去準備好了沒有?
盛宣懷:光靠招商局調撥的資金肯定不夠,待我再搞到一筆錢就可以動身了。
盛宣懷宅邸,西式小客廳內,盛宣懷和幾個官紳富商模樣的人坐在沙發上。
盛宣懷不經意地說道:張之洞那個漢陽鐵廠辦不下去了,他想請我接手,我又想去又不想去,你們看呢?
一個官紳從沙發上猛地站起來,去!這么好的機會,怎么不去?
另一個富商:你要是錢有難處的話,我們幾個??
盛宣懷淡淡地說:你們就不怕把錢投進去,血本無歸?
紳商齊聲道:有你盛杏蓀,我們只賺不賠!
他們相視一眼,哈哈大笑。
??
武昌碼頭,鼓樂悠揚。張之洞穿戴齊整,面色肅然,率巡撫、藩、臬二司大大小小官員幾十人佇立碼頭上,紅頂藍頂,一片燦爛。
隊列末尾一個四品頂戴的胖官員顯然是個糊涂蟲,他一碰身旁那個也是四品頂戴的瘦長條官員,悄聲問道:咱們今天是迎接誰呀?
瘦長條:鬧了半天,你連迎接誰都不知道?告訴你吧,咱們今天迎接的是津海關道盛宣懷。
胖官員:盛宣懷?沒聽說過??咦,津海關道不就是個從三品么?
瘦長條:是從三品。
啊唷!胖官員失口叫了一聲,又趕快捂住嘴巴,朝四周看了看。
鼓樂嘈嘈,人們都以期待好奇的目光注視著江面??
胖官員:我當是迎接皇命欽差或哪位親王呢?他湊到瘦長條耳邊,更加放低聲音:我們大人是不是這一晌被漢陽鐵廠鬧昏了頭,以這樣大的排場來迎接一個從三品?
瘦長條也低聲說:不是總督大人昏了頭,是你被豬油糊了心!你知道盛宣懷是什么人嗎?他是李中堂的大紅人,背后還站著醇王爺,興許還有太后老佛爺哩??
胖官員張大了嘴??
瘦長條:更要緊的是,他這個從三品手上執掌的錢財,只怕抵得十個親王,一百個一品大員哩!
胖官員的嘴半天才合拢去:乖乖隆的龍,這么大的來頭呀!
長江水面的一艘官船上,盛宣懷一襲藍衫,背手站立船頭。
江風撲面,吹起他衣襟飄飄。
武昌碼頭漸漸近了。
盛宣懷瞇縫著眼,看到了碼頭上歡迎他的人群和儀仗。
悠揚的鼓樂聲也隨風飄送過來。
他的臉上掠過幾分得意,幾分惶恐??
眼見得那官船靠拢了碼頭。
胖官員又像是發現了什么,咦,他怎么沒穿官服?
瘦長條也是一怔,隨即醒悟,布衣來訪,深意藏焉??看來他和我們大人早有默契。
幾名護衛已將跳板搭好。
一名參將一揮手,咚!咚!咚!一桿桿禮銃朝天放響。
那鼓樂愈發奏得起勁。禮銃鼓樂聲中,盛宣懷從跳板上走下船。
張之洞嚴肅的臉上綻開笑容,率領官員幕僚們迎上去。
盛宣懷一見,趕緊趨前幾步,跪拜下去道:晚輩盛宣懷叩見香帥老大人!
張之洞見他執禮甚恭,心中先自喜了,連忙扶起笑道:杏蓀一路辛苦了,請!
一頂綠呢大轎抬了過來。
盛宣懷一怔,這不是總督的坐轎么?還沒等他醒過神來,張之洞已拉著他鉆進轎子。
鼓樂聲中,大轎啟動前行。
跟在后面的官員幕僚們一陣忙亂,趕緊也騎馬上轎,跟了上去。
湖廣總督府衙門,鼓樂前導,儀仗隊伍逶迤而來。那頂綠呢大轎停在衙門前坪。早有隨從掀起轎簾,張之洞拉著盛宣懷的手下了轎。
首先投入盛宣懷眼簾的是那兩座猙獰威猛的石獅和大門兩側黑底紅字的肅靜、回避牌。成扇面兩邊排列,肅然屹立的帶刀軍校??
盛宣懷正打量著,咚!咚!咚!又是禮銃三響。總督府衙門那高大厚重的黑漆中門訇然而開!
盛宣懷大驚!
張之洞伸手道:請!
盛宣懷惶悚地說:宣懷不敢有違禮制!
張之洞:噢?
盛宣懷:總督府大開中門,只有奉旨欽差或二品以上大員方得進入,而宣懷位卑人微,只合角門進去,當不得如此禮遇!
張之洞聽得,仰面大笑道:杏蓀迂闊!你此番來我這里,拯危救難,乃是湖廣的福祉,老夫的恩人,又有什么樣的禮遇當不得?言畢呵呵笑著,把著盛宣懷的手臂,徑直朝洞開的中門走去。
夜深了,一彎月亮照著這幽靜的書房外,風拂花影,綠樹婆娑。
只有書房的紗窗上,透出一片澄黃的燈光??
靠窗的紫檀木書桌上,是一盞西洋玻璃繪花罩燈。
燈下,盛宣懷眼睛瞇縫著幾乎貼到紙面,正在寫信:
??宣懷抵達武漢后,張香帥親率總督府及撫臺,藩臬二司四品以上官員到碼頭迎接,禮遇有加,令宣懷不勝惶恐,而其久旱盼雨之心,亦溢于言表也??
??
第四章 一局雙贏(二)
天津,直隸總督府,后花園涼亭。李鴻章穿一身月白色府綢褲褂,腳上一雙針納千層底布鞋,躺在藤椅上,手捧香茗,雙目微閉,正聽一名幕僚念盛宣懷來信。
幕僚:??宣懷來漢后方才得知,漢陽鐵廠狀況,遠比原來在津門時所聞更堪憂慮。宣懷擬即日先到漢陽實地察看,又擬去萍鄉煤礦一行??俟心中有底,再作企畫。如何,乞速示。
李鴻章慢慢啜口香茗,然后將茶碗放在藤椅邊茶幾上,對幕僚道:告訴杏蓀,按他所想去做,不必時時事事請示。他辦事,我放心。

湖廣總督府衙門,張之洞一臉怒氣,對在坐的巡撫和藩臬二司道:盛宣懷來了,人家是來幫忙的,但這個忙不能白幫,這點我們和盛宣懷,還有他背后的李鴻章,彼此心照不宣。因此,我們自己也當有所作為。但你們一個個魚不跳,水不動,難道非要讓人家笑我窮途末路!
說到這里,他盯著藩臺,你說,藩臺府庫存銀兩到底還有多少?
藩臺:能動用的至多五,五十萬??
張之洞只盯著他,不說話。
藩臺被他盯的有些慌了,六,六十萬??
張之洞還是盯著他。
藩臺牙一咬,七十萬!再多出一兩,大人將我的頭拿去!
張之洞將頭往椅背上一靠,自言自語地道:還差三十萬,卻到哪里去尋??
他突然坐起,眼望巡撫,你說呢?
巡撫是有些準備的,這時便開口道:屬下昨晚苦思一夜,想出了一個籌錢的法子,那就是以鐵廠的名目,辦一個實業捐??
斷不可行!不等他說完,張之洞繃著臉打斷他,我辦實業本是為民造福,決沒有實業未辦成,先去盤剝百姓的道理!
巡撫吃他這一嗆,訕著臉再不好開口。
臬臺站起,大聲吼道:卑職是個粗人,只有個粗辦法,不知使得使不得?
張之洞:講!
臬臺:就兩個字,抓賭!
??
賭場,一片烏煙瘴氣,一伙人正賭得起勁。門砰地被踹開了,臬臺鐵青著臉,身后跟著一大群氣勢洶洶的捕快和衙役,出現在門口??
酒樓,幾個酒客圍著一張方桌正在擲骰子,桌上堆著一些銀錁子和錢幣。店小二慌張地跑上樓來,不好了,臬臺衙門的人把酒樓給圍住了??
小巷,兩個潑皮后生正蹲在地上猜拳,他們中間擺著一摞銅板。忽然,一雙手拽住了他們的后衣領,兩人抬頭一看,一個衙役正呲牙咧嘴地望著他們??
??
湖廣總督府衙門,后堂。趙鳳昌:此次抓賭,湖廣境內像用篦子篦過一遍,共收繳賭資折合銀二十二萬??
張之洞默默點頭,臉上仍是陰云未開。
趙鳳昌:就差八萬兩銀子了,中堂緣何還是悶悶不樂?
張之洞:一文錢難倒英雄漢,莫說八萬兩,此時就是要拿出八百兩,我也是智窮力竭了啊!
辜鴻銘氣呼呼走進來。
趙鳳昌看他那樣子,詫異問道:鴻銘怎么這番模樣?
辜鴻銘:說起來要把人氣死!我們這邊為一兩銀子作難,卻有人愿出五千兩銀子為他老爹寫個墓志銘??
趙鳳昌:人家為他死去的老太爺求寫墓志銘,你氣什么?
辜鴻銘:那人找到了我呀!難道我辜湯生的學問是為他寫墓志銘的么?
張之洞突然插言:有什么寫不得?
辜鴻銘疑惑地:大人??
張之洞:你給他寫!只是五千兩太少,你該要個天價!
辜鴻銘:一百萬我也不寫!一個窮秀才也不屑與人寫墓志銘,何況我辜某人?
張之洞的臉沉下來:倘若我命你寫呢?
辜鴻銘一句話頂了過去:湯生斷難從命!
趙鳳昌驚恐地:鴻銘??
張之洞卻哈哈大笑起來,好,你不寫,我寫!不過,你總得把那家伙老太爺的情況告訴我吧??
一篇墨跡未干的墓志銘擺在桌上,張之洞揮筆署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拿起墓志銘,用嘴吹了吹未干的墨跡,興致勃勃地道:我來念給你們聽
漢陽郭氏墓志銘,
君諱慶,字懷之,湖廣漢陽人。經商歷五世。君在日常引以為憾者,家產萬貫,無有功名。竟至怏怏而終。男經元,出于至孝,捐萬金,但求君聞達鄉梓耳。余感之,遂命筆。
銘曰:君有憾乎?君無憾矣!
趙鳳昌驚嘆:述評精當,開闔有力,一派大家風范,只是好了這么一個尋常商人!
張之洞呵呵笑道:所以我也要價不匪呀!一字千金,不多不少,他給我拿八萬兩銀子來!
??

已經拆毀了一半的漢陽鐵廠化鐵爐前,盛宣懷依舊是一襲藍衫,拿著圖紙,聽海因里希給他講解。
漢陽鐵廠鍛造部,冒著白氣的汽錘一上一下運動著,發出嗵!嗵巨響,盛宣懷瞇著眼仔細觀看工匠的操作。
漢陽鐵廠廠部,燈火通明,噼里啪啦一片算盤響。
十幾張長條桌拼在一起,中間堆滿了摞積的賬冊,兩邊坐著十幾名書辦正飛快地撥動算珠清算賬目。
盛宣懷在他們身后巡視,不時停下來指點一番。
萍鄉煤礦采煤廠,一個個胯間系著一根布條,赤裸著污黑的瘦骨嶙峋身體的礦工,身后拖著一個裝煤的大筐,從掘煤坑道中爬出來。
盛宣懷和幾個煤礦的高級職員站在炕道口,一個職員指著那些礦工向他說著什么,盛宣懷連連點頭。
萍鄉煤礦煉焦廠,煙熏火燎,刺鼻的焦炭味彌漫在空氣中,使得盛宣懷不得不撩起長衫下擺捂住口鼻。
但當他拿起一塊煉好的黑亮堅硬的焦炭時,咧開嘴,笑了。
??
第四章 一局雙贏(三)
辜鴻銘興沖沖走進湖廣總督府衙門后堂。
張之洞倏地站起,運來了?
辜鴻銘:運來了!四座馬丁爐裝置,全部到位!
張之洞連連點頭,好!好!這下漢陽鐵廠鐵材質量可保無虞了!
辜鴻銘:還有一個好消息稟告大人!
張之洞:噢?
辜鴻銘:朝廷同意開采萍鄉之煤,供應漢陽鐵廠了!
張之洞:好!這都是盛宣懷的本事,錢能通神,錢能通神啊!??不過我總弄不明白,他怎么就能弄到這么多錢呢?
辜鴻銘:據湯生所知這些錢一部分是從他掌握的輪船招商局轉來,其余的部分則從他本人以及一些官紳商人處得來,他們得到盛宣懷治理鐵廠的邀請,愿意投資入股。
張之洞:難道官督商辦竟有如此魔力?
辜鴻銘:是的,大人。莫里遜認為盛宣懷的成功,實際上是一種新體制的成功!
張之洞心情復雜地沉吟:新體制的成功?
他突然坐下,對辜鴻銘道:鴻銘,我念,你寫,我要對杏蓀委以漢陽鐵廠的管理之權??
辜鴻銘詫異地問:大人實際上不是早已將漢陽鐵廠諸事都交給他了么?
張之洞:實際交給他是一回事,正式委派又是一回事!
他頓了一下,補充道,到時候,收不收回還得隨我!
哦??辜鴻銘似懂非懂應了一聲,蘸墨提筆寫道:
本部堂特委派盛宣懷督辦漢陽鐵廠。自即日起,漢陽鐵廠由盛宣懷招集商股,官督商辦,所有廠內外,凡有關鐵廠的鐵山、煤山、運輸、碼頭、輪船以及各級人員、工匠的調派等一應事宜,均由該道一手經理。但應隨時擇要稟報本部堂查考??
他們似乎看到
修葺一新的漢陽鐵廠大門;
一車車源源不斷運進鐵廠的礦石、焦煤;
馬丁新爐爐膛打開,鐵水奔流。
??
總督府內衙大廳,燈燭煌煌,絲竹盈耳。
大廳內擺著十余張席面,雖筵宴未開,而總督邀請的客人,他們是各衙門官員,當地名流,還有漢陽鐵廠的洋技師等均已到齊。一個個面帶笑容,大廳充滿熱鬧喜慶氣氛。
大廳上首的一張大圓桌前,圍坐著撫藩臬等大員,頂戴袍服一新的張之洞,坐在中間,他左首的座位卻空著。
張之洞向正在大廳內張羅招呼的趙鳳昌招招手。
趙鳳昌疾步走到他身旁。
張之洞低聲問道:盛宣懷怎么還沒到?
趙鳳昌躬身道:大人要設宴為他慶功的消息,昨天就派人告訴他了,他應允準時趕到的。
張之洞有點担心地:莫非鐵廠又出事了?
正說著,大廳外響起了鑼鼓鞭炮聲!
張之洞一喜,起身往外迎去。
大廳外,鑼鼓敲著,鞭炮響著,盛宣懷笑著,他那本來瞇著的眼睛笑得縫都沒有了!
他身后跟著一群漢陽鐵廠的主事和匠役們,敲鑼打鼓,抬著一根青灰色的鐵軌,鐵軌上的紅綢分外耀眼!
海因里希站在盛宣懷身邊,這個嚴肅的德國佬臉上也掛著難得一見的笑容。
一見張之洞從大廳內迎出來,盛宣懷趨前幾步,跪拜下去:盛宣懷給大人報喜!
張之洞已瞥見那根鐵軌,吟吟笑道:同喜同喜說著,將盛宣懷扶起,走到那抬鐵軌的匠役跟前,用手撫摩著鐵軌問:這可是馬丁新法所煉之鐵軋出的鐵軌?
正是。盛宣懷:轉對海因里希道,海因里希先生,您來講給總督大人聽!
海因里希:總督大人,我衷心地祝賀您。經過我們嚴格化驗,確認漢陽鐵廠所煉的馬丁新鐵屬于頭等鐵!
一直站在張之洞身后的辜鴻銘將海因里希的話立刻翻譯過來。
真的?張之洞激動得胡須微顫,眼眶濕潤,多謝諸位了!來,杏蓀!還有海因里希先生,老夫早已擺下酒宴,就等著你們了!說著,已不顧官場禮儀,將他倆一手拉一個,進了大廳。
大廳內安靜下來。
張之洞在大廳上首站定,端起酒杯,滿面春風道:今日老夫聊備菲酌,為的是酬謝杏蓀及諸位朋友為漢陽鐵廠付出的辛苦,也是給他們慶功。杏蓀之功,功莫大焉,非這一杯水酒能酬,老夫已上奏朝廷,請旨褒獎!另外,老夫還有一句話請杏蓀轉達李中堂,多謝他派你來漢,此番盛情,老夫必當報之。
盛宣懷連忙站起,香帥謬獎,宣懷愧不敢當。李中堂也多次讓宣懷向香帥致意。李中堂還讓宣懷向香帥提議??
他停頓一下,由他和香帥您聯合向朝廷上一奏折,規定以后凡我國修建鐵路,都須用漢陽鐵廠之鐵軌,如此,鐵廠產品銷路無憂,鐵路也獲利匪淺??本來此事不宜在酒宴上提出,但宣懷想此為利國利民之大好事,說也無妨!
他語音剛落,舉座轟然叫好!
張之洞也激動不已,朗聲道:來而不往非禮也,投桃報李,此其時哉!
說著,他向藩臺使個眼色。
蕃臺連忙站起,哆哆嗦嗦從懷里掏出一張銀票遞給張之洞。
張之洞高舉那張銀票,對眾人道:此是庫平紋銀壹百萬兩,張之洞謹代湖廣官員百姓,捐贈于北洋海軍!
四
頤和園東宮門,鼓樂齊鳴。
一塊蒙著黃綾的匾額在鼓樂聲中被懸掛于東宮門上。
似乎傳來光緒皇帝的聲音,??現將清漪園改名為頤和園,量加修葺,以備慈輿臨幸??
罩在匾額上的黃綾緩緩滑落??
光緒御筆頤和園三字九龍金匾赫然呈現!
??
毓慶宮,燈下,光緒推開御案上的奏折和公文,長長地吁口氣,道:頤和園的匾總算掛上去了,七百五十萬缺口全部填平,李鴻章這趟差事辦得妥帖。
他望著燈燭陰影處翁同龢那張不甚真切的臉又說:翁師傅,修園子可以喘口氣了,如今該騰出精力來擘劃海軍的事了吧?
翁同龢:還有比海軍更重要的事??
光緒:噢?
第四章 一局雙贏(四)
翁同龢:春闈已開,各地的舉子都已經進京了。
光緒笑起來,朕這一向被修園子的事弄暈了頭,竟把這頭等大事忘了!翁師傅,春闈會試,為國家選拔人才,這件事是得抓好。
翁同龢:臣已經和徐桐他們商議過好幾次了,絕不讓此科春闈遺漏一個人才!
哦??光緒想起什么,提醒道,翁師傅,徐桐是理學大師,翰林院掌院大學士,這次又是太后欽點的主考官,你作為副主考,凡事要尊重他才是。
翁同龢:皇上放心,徐桐是穆宗的師傅,是臣的老前輩,臣在他面前一直是執弟子禮的。更不用說他是太后欽點的主考官了。
??
翰林院,徐桐實在很老了,白發稀疏,一臉的皺紋。但主考官的殊榮顯然使他處于亢奮之中,他坐在首位,對著翁同龢與其他幾名考官大發議論:何為人才?讀書人是人才;何為俊才?書讀得好的人為俊才;何為大才?書讀得好而修身養性功夫一流者為大才。我一個弟子,叫李盛鐸,我問他,你最近讀了什么書呀?他說老師我最近沒有讀書。我問,何以如此?他說他買了菊花數十盆,擺在人來人往的大廳里。他呢,每天從早到晚,靜坐在菊花叢中,用以修身養性。我不由感嘆,你能做到這一步,真不虧為我的弟子啊??
翁同龢與幾名考官恭敬地聽著。
徐桐:這個李盛鐸,這次也要參加會試。我對他說,你參加可以,一不要指望老師給你幫忙,二不要給老師丟臉。
??
五
高升客棧,老板對一個修眉鳳目的中年舉子道:客官,來京趕考的舉子太多,小店的房間也不夠,只能一間住兩位了。
中年舉子:不礙事。
老板:那好,客官請隨我來。
房間內,已經有一個高顴骨,面色微黑的客人住下了。
中年舉子拱手道:在下南通張謇,請問仁兄??
那客人白眼一翻,不太情愿地說:南海康有為。
張謇驚道:你就是以《新學偽經考》一書震動天下的康南海么?在下久仰了!
康有為面無表情地點點頭。
張謇見他這樣,便不再說話,將自己簡單的行李放好,回身卻見康有為抱著厚厚一疊書往面前書案上一放,拿出一把鋒利的鐵錐子,猛力往下一扎??
張謇不是個喜歡管人家閑事的,可見康有為這般古怪行徑還是忍不住要問:康兄,你這是??
康有為還是那樣不情愿地回答:這是本人讀書的習慣,一錐子扎穿幾本書,今天就要讀完幾本書。說著,扭過身去,再也不理張謇,自顧自看起書來。
張謇看他那一錐子,至少扎穿了三本書,心想,這人卻怎么這樣大言不慚?當下也取出書看起來。
夜,張謇一覺醒來,卻見昏暗的燭光之下,康有為還一動不動地坐在那里看書,兩本已看完的書擺至一旁,第三本書也只剩下薄薄幾頁了。
張謇臉上流露出敬佩的表情。
??
貢院,紅燭高燒,香煙繚繞。大成至圣先師文宣王的牌位高供堂上。
徐桐和翁同龢率領著十八房考官叩拜牌位。
拜畢,徐桐顫巍巍站起,喊道:開龍門!
龍門前,隨著許多人同聲齊呼:開龍門嘍!
盤龍華表中間兩扇朱漆大門吱呀一聲打開了,警衛森嚴中,會試的舉子們排成長隊,一手提籃、一手提著燈籠魚貫而入。
康有為意氣昂昂地走了過去。
張謇沉穩地走了過去??
公堂內,徐桐對考官們說:聽說那個寫《新學偽經考》的狂生康有為也來會試了,你們閱卷時要注意,凡見了狂勃荒謬文字的,一定要刷下來,別讓他混了上去!
翁同龢:徐師傅提醒得好!康有為這類人,以標新立異,嘩眾取寵為能事,竄亂六經,
虛妄荒誕,其實只不過乃經家一野狐禪而已!
考官們一陣大笑。
考棚內,康有為揮筆疾書,狀如瘋魔;
張謇沉思著答卷;
一個個考生形態各異。
??
頤和園,奕環拉著個臉,吧嗒吧嗒抽著長桿煙袋,在聽一名管事的稟報。
管事:七百五十萬的老缺口剛填平,新缺口又開了!現在最急需的是修園子的木材,要南洋進口的,光這一項,沒有幾十萬拿不下來。內務府的人天天來催??
奕環:他跑到這里來催有屁用?讓他到戶部去啊!找翁同龢去啊!
管事:他們去過了,戶部的人說翁師傅正在主持春闈會試,這是國家的掄才大典,是一等一的大事,其他的事他現在顧不上??
奕環氣呼呼一磕煙袋,他顧不上就讓本王爺唱獨角戲么?
??
貢院,十份密封好的試卷擺在桌上。
本科會試,如果一位閱卷官欣賞某份卷子,就在上面畫個圓圈,那么根據一份試卷上面圓圈的多少就可以判定其優劣了。而桌上這十份卷子,自然是已經過篩選,上面圓圈最多的了,如果不出意外,且太后和皇上都認可的話,那么本科的三鼎甲,狀元、榜眼、探花就將從這十份試卷的作者中產生。
徐桐抖瑟瑟拿起一份卷子問:這份卷子是誰最先看中的?
一名閱卷官道:是我。
徐桐:說說,它好在哪里?
閱卷官:其文氣象浩大,經策瑰偉??
徐桐臉一沉,糊涂!什么氣象浩大,經策瑰偉?分明是滿紙胡言,狂謬已極!老夫敢肯定,它的作者就是那個狂生康有為!
他將卷子往旁邊一扔,氣呼呼地說:早就提醒過你們,不要讓康有為這等狂生混上來,結果你們還是讓他混上來了!若不是老夫一眼識破,豈不弄得大家尷尬?
他這一頓訓,倒真是弄得除翁同龢外,閱卷官們大家尷尬了。
徐桐拿起另一份試卷,還未說話,臉上的笑意便漾開來,這一份卷子就不同了,以心觀萬物,以理制時事,知行合一,有陽明先生之風范,看來今科的狀元非此人莫屬了!
有幾個閱卷官早已瞧出端倪,一齊響應說:徐相慧眼識英才,此份卷子的確屬第一!
第四章 一局雙贏(五)
偏偏有一個閱卷官不知是懵懂還是要恭維徐桐,上前道:徐師傅說您的高足李盛鐸參加了會試,莫非這份卷子是他的?
一層窗戶紙一下子被捅破,大家都以為這下該輪到徐桐尷尬了。
哪知道徐桐不僅不尷尬,反而笑得臉上的皺紋如殘菊一般,樂呵呵道:老夫也惟愿是他的,真要是他的,內舉不避親,我就請皇上點他的狀元!
一個閱卷官馬上道:名師出高徒,李盛鐸如果能中狀元,倒成就了本朝一段佳話!
徐桐樂呵呵正要說什么,翁同龢卻走上前,從桌上挑出一份卷子,不動聲色地說:要我點,我就點這份為第一。
眾人一時懵了。
翁同龢:這份卷子,行文平實,見識卓越,其人必定是經世致用之才??
徐桐急匆匆打斷他,他的策論太短!
翁同龢笑起來,只要文章好,在乎什么長短?
徐桐:策論太短,乃是文氣不充沛所致,文氣不充沛,證明他養性的功夫不夠!和李盛鐸??和這份卷子相比,相差豈止千里?
翁同龢:徐師傅,恕我直言,您那位高足的策論,無實事求是之意,有賣弄逢迎之心,不要說取不得第一,就是本科得中也要道一聲僥幸了!
徐桐萬萬沒想到翁同龢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氣得渾身亂顫,抖瑟瑟說:好,好你個翁同龢!老夫不在這里和你爭辯,咱們太后面前說話去!說著,竟顫巍巍走了。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一個閱卷官不禁道:翁師傅,您這下可是連太后都得罪了!
翁同龢凜然道:事關國家掄才大典,我輩倘不出以公心,他人更復何言?
??
高升客棧,客房內,康有為躺在鋪上,兩手枕在腦后,閉目養神。
張謇:康兄,今日可是放榜的日子,你還在那里養什么神?我們一起看榜去!
康有為眼睛都懶得睜開,嘴角露出一絲輕蔑的微笑:有什么可看的?要看你去看,我只躺在這里等那報子來報喜!
張謇:你就這樣有把握?
康有為:天下事盡在吾彀中矣??
剛說得這一句,門外驟然響起了鑼鼓鞭炮聲!跟著,喧鬧的人聲和雜沓的腳步聲奔這邊屋里而來。
康有為猛地坐起,如何??
就聽得門外有人高聲問道:張謇張老爺在這兒下榻嗎?
在!張謇忙應一聲,奔了出去。
康有為的臉一下子變得煞白。
院井里已擠滿了其他的舉子和看熱鬧的人。
見張謇從屋內出來,前面的報子甲問道:是張謇張老爺嗎?
是張謇剛應得一聲,報子乙已刷地拉開手中的紅紙喜報高聲報道:報!江蘇舉子張老爺諱謇高中癸巳科會試第一名狀元及第!
噼里啪啦!鑼鼓鞭炮聲又響起來。
驀然,一陣長嘯從客房內傳出,蓋住了所有的喧鬧聲:
上帝無言兮
百鬼猙獰;
撫劍長號兮
孰為臥龍??
張謇知道,這是康有為的嘯聲。
六
儲秀宮,剛才那個張謇來謝過恩了??慈禧微笑著對翁同龢說,我看他舉止沉穩,應對很有條理,聽說還是個大孝子,翁師傅,這個狀元你選得不錯。
翁同龢:這全是太后和皇上圣明燭照,微臣怎敢貪天之功,據為己有。
慈禧:你可沒貪功,要不是你頂徐桐那么一下,讓他把那個學生選上來的話,還不知道是個什么樣的人哩!皇帝,你說呢?
光緒:親爸爸說得是。
翁同龢連忙躬身道:微臣正要就此事向太后謝罪。
慈禧:你做得好,做得對!謝什么罪?什么叫做公忠體國?你翁師傅在這件事情上就是公忠體國。
聽得太后這樣褒獎自己,翁同龢頓時眼眶濕潤,正要說什么,慈禧卻話鋒一轉,語氣也全變了,可你翁師傅在別的事情上就不怎么的了!海防捐不是早停了嗎?你干嗎還揪住不放呢?糾結了那么多人,又是鼓噪又是上折子,皇上已經將折子留中不發,你們還不甘心,非要懲辦李鴻章不可。李鴻章到底礙著你們什么哪?他容易嗎?
一通悶棍,敲得翁同龢懵在那里,半天說不出話來。
慈禧卻沒事兒一般,轉對光緒說:北洋海軍的情況到底怎樣,我這心里總不踏實。我想,咱娘兒倆是不是什么時候去北洋看看,也讓李鴻章高興高興?
本來慈禧敲翁同龢時光緒在一旁忐忑,現在聽她說要到北洋海軍去看看,馬上激動了,興奮地說:親爸爸這話說到兒臣心里去了!康乾盛世,圣祖高宗,或御駕親征,或多次南巡,才有了開疆辟土,國勢強盛。兒臣正欲效法祖宗,于大事上親歷親為,才不辱沒愛新覺羅的榮光??
說到這里,他兩眼熠熠放光,仿佛穿透了令人壓抑窒悶的大殿四壁,看到了麗日晴空,海鷗翻飛的蔚藍色海洋??
看著光緒癡迷興奮的神情,慈禧一剎那間改變了主意,皇帝說得好,不過哩,這畢竟是件大事,怎么做,我還得再琢磨琢磨。
光緒眼中的光芒暗淡了。
??
毓慶宮,光緒獨坐燭光下,意興闌珊。
一個眼泡浮腫的大太監走進來。
光緒抬起頭望著這名太監,厭煩地說:你怎么又來了?
大太監:回皇上的話,是皇后娘娘差奴才過來的。皇后娘娘請皇上過去說話。
光緒站起身,朝殿門口走去,你去告訴皇后,朕今天沒心思陪她說話,改天吧!
那大太監亦步亦趨地跟著光緒身后道:皇上已兩個月沒到皇后宮中去了!皇上這是去哪里?若是又去珍主兒那里,給太后老佛爺知道??
他話沒說完,臉上啪地早挨了狠狠一記耳光!
光緒震怒地說:該死的奴才!太后知道怎么啦?朕睡覺的事,也是你下賤奴才管的么??
皇上殿門口當值的幾個太監哀求地叫了一聲,齊刷刷跪了下來。
光緒一只腳已邁過門檻,一只腳還在門內,竟那樣怔在那里。
半晌,他收回跨在門檻外的那只腳,狠狠一跺,道:好,朕不去!朕哪兒都不去,朕今夜就在椅子上歇了,你們這下高興了吧??
夜深了,月光透過窗牖照進來,光緒蜷縮在龍椅上睡著了。月光照著他年輕的,年輕得還沒有脫掉孩子氣的臉,他的眼角留著兩顆大大的淚珠!
 

2013-08-22 09:5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