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七章 一衣帶水
走向共和 第七章 一衣帶水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七章 一衣帶水(一)
一
歐格訥扭頭看去,卻見莫里遜拿著個照相機笑嘻嘻地站在那里。
莫里遜:兩位剛才的談話,我可以發表在報紙上嗎?
歐格訥想了一下,可以,不過你應該綜述各國使節的印象后,一并發表。
莫里遜:當然,先生。
喀西尼:莫里遜先生,作為一個資深的記者,我希望聽到您對這次北洋閱兵的看法?
這是李鴻章的勝利!莫里遜毫不遲疑地說,這位東方的俾斯麥,無疑正處于他輝煌的顛峰時期。北洋閱兵幾乎將他的畢生事業,擺開在一切人面前,讓大家欣賞。他的要塞、學校、鐵路和船塢,還有軍艦與火炮,都粉飾油漆煥然一新,禮炮齊鳴,龍旗招展,向他的來和去致敬。但是??
莫里遜頓了一下,如果是白天,可以發現他藍眼睛里閃過一絲憂慮,顛峰過后就是下坡路,而且布滿陷阱。不知這位老人是否覺察到,烏云正從四面八方向他頭頂聚集,雷聲隆隆,暴風雨就要來了??
另一棟小洋樓內,客廳的小圓桌上,擺了幾個精致的菜肴。
盛宣懷在請李蓮英吃飯。
他親自替李蓮英倒上一杯葡萄酒。
李蓮英端著酒杯卻不喝,只是好奇地端詳著高腳玻璃杯中紅色的液體,問:這酒色澤艷紅,叫什么名兒?
盛宣懷:這是法國所產波爾多葡萄酒,前不久法國領事送的。
哦!聽說葡萄酒活血??他抿了一小口,嗯,味道不錯。
盛宣懷:李公公要是喜歡,我這里還有幾瓶,李公公一并拿去。
李蓮英連連擺手:使不得,使不得!這洋酒恐怕太后老佛爺都沒喝過,咱若拿去,問一個僭越罪,腦袋也沒了!又抿一口,平日里盛大人喝的洋酒都是洋人送的嗎?
盛宣懷笑道:哪有那么多可送,若想喝也得自己去買呀!
李蓮英:用銀子能買到洋酒嗎?
盛宣懷:不能,得先用銀子到洋人銀行去買英鎊,再用英鎊去買洋酒。
李蓮英:買洋酒尚需如此,那咱們買兵船,更要這樣辦了??咦,那大宗的銀子放在洋人的銀行里面,放心么?
盛宣懷:放心,洋人的銀行有個好處,他們最看重主顧了,多少款子放在那兒都靠得住,誰來查也不會透露。
奉旨去查也不行么?
不行。
那不成了抗旨了嗎?
這??盛宣懷有些不安了,話不是這樣說,洋人的銀行自有他們國家的法律管著,咱們皇太后的懿旨,查不到那兒去。
李蓮英詭譎地笑笑,湊近盛宣懷,低聲道:這么說來,咱們北洋也有錢存在洋人的銀行里了?
盛宣懷悚然一驚,這才發現從買洋酒繞到存錢,自己已入這個老奸巨滑的家伙彀中,鼻尖上不由生出了細細的汗珠,道:有時為了辦事方便嘛!
李蓮英卻沉默了。
盛宣懷想想,索性問道:李公公是不是想要錢用?
李蓮英沉吟著不吭聲。
見他這行狀,盛宣懷以為猜著了他的用意,不覺放心。又道:李總管若要錢用,三萬五萬,我管的電報局、招商局在洋人銀行也存有一點款子,可以先替你墊上,如何?
不料李蓮英將手中的葡萄酒一飲而盡,放下杯子,站起身來說:不用了,咱家要錢用的時候,再來麻煩盛大人。告辭!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盛宣懷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隨后,來到了李鴻章臨時官邸。
盛宣懷講述了剛才的情況。混賬!糊涂!在錢上你這么精明一個人,怎么就會被那個家伙給耍了呢?李鴻章臉都急紅了,暴躁地斥罵著盛宣懷。
盛宣懷苦笑著說:我這也真叫一輩子打雁反被大雁啄了眼。沒想到那家伙從洋酒繞到兵船,又從兵船繞到咱們北洋的款子上去了??
算了,別說了!李鴻章煩躁地踱了幾步道,我就納悶李蓮英是太后身邊一日也少不了的人,怎么就會把他派來侍候醇王爺呢?看他那個陰測測的樣子,我就存了一百個提防的心,到了還是讓他把底給掏了去!
盛宣懷不服氣地說:朝廷又不管,咱們若不存著一點私房錢,早就喝西北風去了!
李鴻章:針尖大的眼,笆斗大的風,傳到太后耳朵里,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他懊惱地說:丁汝昌要錢的奏折讓他改了吧,什么一百五十萬都別去想了,先要六十萬,我總得買幾顆炮彈吧??
說到這里,他突然臉色發白,捂著胸口坐下去。
盛宣懷大驚,趕快上前扶住他,中堂你怎么了?
李鴻章擺擺手說:不礙事,我想起了那個小村壽太郎??他撫了撫胸口,你聽他那個聲音,真是豺狗之聲啊!日本人,不論怎樣開化,終是些野蠻之徒,偏又對我存了個覬覦之心,心腹大患!一百年后也是心腹大患啊??
二
日本東京,議會大廈,首相伊藤博文剛念完關于增撥軍費,添置軍艦的預算報告,還沒有回到座位上議員們就吵翻了天!
一個議員指著內閣成員們罵道:就是你們這批無能的家伙,組成了無能的政府!
另一個議員甚至跳到椅子上吼道:日本的國民,完全是在勒緊褲腰帶生活,政府卻還在提出這種毫無人性的方案,作為國民的代表,我們堅決予以否決!
大多數議員一齊敲著桌子,吼道:否決!否決!
伊藤博文和內閣成員們一個個鐵青著臉,一言不發??
北京,日本駐華使館,電報房。小村壽太郎面色陰沉,正在口述電報稿:
??兩天前,中國的醇親王,代表他們的皇帝和太后,對李鴻章的北洋海軍進行了一次大閱兵??通過檢閱,發現中國北洋海軍的強大令人咋舌,他的存在,對于帝國大陸政策的實施,幾乎是難以逾越的??
第七章 一衣帶水(二)
議會大廈,一個秘書走到伊藤博文身旁,將小村的電報遞給他。
看一眼電報,伊藤博文竟面露喜色,也不理會秘書詫異的目光,疾步回到講壇前,舉起
手中電報,向吵嚷的議員們示意。
他開始念電報。
??
小村:通過檢閱,發現中國北洋海軍的強大令人咋舌??
??
伊藤:他的存在,對于帝國大陸政策的實施,幾乎是難以逾越的。
??
小村:帝國必須舉全國之力,加快發展海軍的步伐??
??
伊藤:否則,任何偉大的計劃,都將在北洋海軍的巨炮下化為齏(音jī)粉!
他剛念完電報,議員們又吵得一塌糊涂??
伊藤博文回到坐位上,對身邊的外相陸奧宗光說:立即召小村君回國,以述職的名義,哪怕夸大十倍地報告北洋海軍大閱兵的情況,讓李鴻章的大炮,堵住這些家伙的口!
??
北京,儲秀宮。醇親王奕環顯然還沉浸在北洋閱兵的亢奮狀態之中,雖然是給太后老佛爺稟奏,仍是眉飛色舞,和平常那種拘謹惶恐的樣子相比,換了一個人似的
臣這次可真叫開了眼界!不說別的,光說定遠、鎮遠兩艘鐵甲巡洋艦吧,比頤和園最高的牌樓還高出了幾倍,浮在海上一座小山似的!那艦上的大炮更是威力驚人,轟地一炮放去,什么樣的敵船都灰飛煙滅!臣當時看呀,那些個洋人臉都嚇白啦!什么叫軍威浩蕩?這就叫軍威浩蕩??
慈禧似笑非笑地聽著。
奕環:李鴻章治軍有方,號令森嚴,不光是淮軍各部和北洋水師,就連洋人對他也十分敬服;丁汝昌也不錯,臣看他海上指揮艦隊,一會兒雙行魚貫陣,一會兒犄角魚貫陣,一會兒又是鷹揚雙翼陣??把臣的眼睛都看花了!更要緊的是,臣代天閱兵,所到之處,處處感到李鴻章和北洋海軍對朝廷的忠謹,讓臣心花怒放??
所以你就得意忘形,以詩詠志!冷不丁,慈禧說話了。
以詩詠志?奕環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慈禧也不看他,只隨口吟道:
同攜禁旅嚴千帆,
羅拜夷酋列幾行。
鴻飛九天齊贊頌,
力辭黃屋福威揚。
慈禧詠詩的聲音雖輕,卻如九千個雷霆在奕環頭頂炸響!震得他魂飛魄散,嗵地跪倒,他話都說不全了:那是臣,一,一時高興??絕無他,他意??
絕無他意?慈禧冷笑道,那我問你,什么叫同攜禁旅?你和誰同攜禁旅?和李鴻章嗎?北洋水師什么時候變成你們哥兒倆的啦?你又打算怎么個鴻飛九天?啊呀呀,醇親王府容不下真龍天子啦!咱們的七爺要沖霄而上了!
可憐奕環,這時縱有一千張嘴也說不清,可又想說清,只把頭在地上叩得砰砰直響,涕淚交流道:同攜禁旅是,是說閱,閱兵時情景??鴻飛九天是指我中國,國,國威??
慈禧:你怎么個解釋那是你的事,我只勸有的人放明白些,不要以為兒子當了皇帝,如今又親政了,就生出許多妄想來!
奕環本來驚悸恐懼已達極限,聽得慈禧這句話,不由急火攻心,連同肝病發作,那臉眼看著由紫而轉為蠟黃,說得一句列祖列宗在上,奕環絕無不臣之心!聲音便漸漸弱了,人
也漸漸癱了下去??
李蓮英連忙上前,伸指在奕環鼻孔下探探氣息,有幾分緊張地說:老佛爺,七爺怕是不行了!
慈禧面無表情,冷冷地說:沒得個大驚小怪!說他兩句,怎么就會不行了?叫兩個人,送他回府去吧!
三
日本,東京。一輛馬車橐橐駛過狹窄街道的石板路。
馬車上坐著小村壽太郎。注視著街道兩旁的店鋪民居,他狼一樣的目光竟泛起一絲溫情。
停一停!突然,他喊道。
噫馬車停了下來。
小村跳下車,向路旁一個料理店奔去。
店里擺著各種零食:壽司、燒巴、甜不拉??
老板見來了客人,恭敬地鞠躬,多謝光臨!
小村:有飯團嗎?就是蘸著醬油吃的那種。
有,有!老板取出熱騰騰的飯團遞過來,又擺上一小碟醬油。
小村迫不及待地吃起來。
老板看著他,奇怪地問道:瞧你這個樣子,一定是見過世面的大人物,怎么也吃這種窮人的食物呢?
小村大口嚼著飯團,含糊不清地說:離開日本久了,最想念的就是東京長谷町的飯團啊!
老板:出國去了,真了不起呀!能夠問你是從哪個國家回來的嗎?
小村:中國。
老板驚羨地瞪著眼說:是中國嗎?那是讓我們日本人非常羨慕的國家啊!聽說它雖然女人們的腳很小,國土面積卻是很大的,真想去那里看一看啊!
小村將最后一口飯團塞進嘴里,盯著老板說:僅僅去看一看是不夠的,你應該去中國發財,開一個規模大十倍的料理店,再盡情享受他小腳女人獨特的妙趣!
老板:那是做夢吧!
小村狼一樣的眼睛閃著綠光,如果沒有這個夢,你就不配做大日本帝國的國民!
??
日本首相官邸,烏亮的矮桌上擺著一冊文件,上面用正楷漢字寫著關于增撥軍費,添置軍艦的預算報告。
小村壽太郎進來,向盤膝圍坐在桌旁的幾個人深深一鞠躬:我回來了。
伊藤博文伸手示意他坐下,說:小村君,請馬上匯報北洋海軍閱兵的情況!來不及問候你風濤辛苦,請原諒。
??
第七章 一衣帶水(三)
老板嘴里哼著小調正忙碌著。
我回來了!隨著一個清脆的聲音,老板的女兒純子出現在門口。
她短發齊耳,白衣藍裙,正如她的名字那樣,清純可愛。
純子將書包一放,上前接過老板洗魚的盆子,爸爸,請讓我來吧!
老板:好,好,純子一回來,手腳是閑不住的。
純子:爸爸辛辛苦苦供我上學,應該幫爸爸分担一點辛苦。
辛苦??老板嚼味著這兩個字,一個人嘻嘻笑出聲來。
純子奇怪地問:爸爸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嗎?
老板:今天店里來了一個大人物,他叫爸爸到中國去發財,他還??嘻嘻,雖然在女兒面前不好意思,我還是說出來吧,他還讓爸爸去享受中國小腳女人的妙趣哩!
爸爸用不著不好意思??純子已把洗好的魚放在案板上,用菜刀切為幾段,朝彥說了,中國是我們的敵人,如果能打敗它,當然要奪取敵人的國土、財物和女人。
老板:是朝彥家小兒子說的嗎?他家是親王,純子是平民的女兒,爸爸担心你們相愛是沒有結果的。
純子咯咯笑起來,爸爸是明治時代的人了,思想還停留在幕府時候??哦,爸爸,朝彥已從橫濱的海軍學校畢業了,我們約好今天見面??
老板:去吧去吧,他要親你一下是可以的,只是別讓那小子占太多的便宜,啊?
純子笑得一臉燦爛,爸爸也真是??
秋天的上野公園,金黃的落葉鋪了滿地。
純子雙手放在背后,倚靠在一棵銀杏樹上。
朝彥十五郎和她面對面站著,倆人相隔很近。
純子澄澈的目光注視著朝彥。
純子:朝彥君瘦了。
朝彥:怎么,純子不喜歡嗎?
純子:無論變成什么樣,純子都是喜歡的。
朝彥的確變化很大,也許是長期的嚴酷海上訓練的緣故,那張娃娃臉變得瘦削了。海風在上面磨礪出堅硬的棱角,增添了男人的成熟陽剛之氣。
純子伸出手,想去摸他的臉,不知怎么又把手縮回來,說:從海軍學校畢業了,還是回到扶桑艦去嗎?
朝彥:不,我們正在待命,準備接受新的軍艦。
純子:新軍艦?
朝彥:對,吉野號,它的航速是二十二點五節,比中國的主力艦定遠的十四點五節航速快多了??可惜它現在還在英國的船廠里。
純子:為什么不將它快些接回來呢?
朝彥:都是那些可惡的政治家和議員們,真想把他們統統扔到大海里面去!
他抬起頭,仰望著頭頂的藍天白云,嘆口氣道:如果我的生命能換回吉野艦的一個螺釘,我會毫不猶豫說,請拿去吧!
純子一把抓住他的手,如果朝彥君允許的話,我也愿用我的一切換回吉野艦的一個螺釘。
握著純子溫軟的手,朝彥沖動地說:純子,我想要你??
聞著朝彥突然急促的鼻息,看著朝彥眼里閃爍著饑渴的神情,純子閉上眼睛,只要朝彥君快樂,請拿去吧??
朝彥俯下身子,就在要接觸到純子鮮嫩欲滴的嘴唇時,他停住了,還是讓我成為吉野號的軍官后,再來享受純子吧!
??
北京,醇王府,冷燭閃忽,幽光飄搖。
奕環躺在床上,那張蠟黃的臉此時已是灰白,失了神的眼睛一動不動睜著。
醇王福晉坐在床沿默默垂淚,年幼的載灃緊緊依偎在母親身邊,驚悸地注視著眼前情景。
其他的側福晉、太醫、仆人使女,個個垂首屏聲,站在一旁。
突然,奕環眼睛動了一下,喉嚨里也發出些輕微的聲響。
福晉連忙俯過身去,顫聲問道:王爺,您要說什么??
奕環卻掙扎著想坐起來。
一名側福晉忙上前來,幫著福晉半扶起奕環。
奕環費力地抬起手,抖索索指著那幅他親手用魏碑體工工整整地抄寫,掛于墻壁的格言
財也大,產也大,后來子孫禍也大。若問此理是若何?子孫錢多膽也大,天樣大事都不怕,不喪身家不肯罷。財也少,產也少,后來子孫禍也少。若問此理是若何?子孫錢少膽也小,此微產業知自保,儉使儉用也過了。
福晉和他多年夫妻,如何不曉得他的心意?當下觸動衷腸,一把扯過載灃,泣不成聲道:灃兒,快給你爹爹說,咱們家的后代,再也不當皇帝了!連王爺也不要當??
載灃聽話地跪下,給奕環叩了個頭,一字一句學說道:爹爹,咱們家的后代,再也不當皇帝了!連王爺也不要當??
聽他這樣說著,奕環的手才慢慢垂下來,眼神也歸于黯淡??
爹爹呀??載灃哭喊著撲上去。
??
毓慶宮外,星光朦朧。
一個人影從殿內走出,來到月臺上。
是光緒皇帝。
他在星光下佇立一會兒,看看四周靜悄悄的,便朝著醇王府方向跪下,叩下頭去,久久才抬起頭來。
爹爹!他輕輕喊得一聲,頓時淚流滿面。
四
東京,天皇皇宮。首相伊藤博文、外相陸奧宗光、海軍大臣西鄉從道、軍部代表伊東佑亨以及小村壽太郎進來的時候,詫異地發現,殿宇深處,輕紗帷幕后面,天皇與另一個人盤膝對坐,正在談話。因隔著一層紗幕,距離也較遠,看不清那人是誰,但從天皇前傾的身影可以感覺到,他們的談話很投契。
一個皇宮侍從上前來,對伊藤說:陛下正在接待重要客人,請首相和各位大臣就在這里等候。
是。坐下來的時候,伊藤輕聲問那個侍從,可以知道那位重要的客人是誰嗎?
侍從:福澤喻吉。
第七章 一衣帶水(四)
陸奧驚訝地說:是大學者福澤喻吉嗎?他不與政治家同流合污,不與政府合作的態度是人所皆知的,是伯夷、叔齊那樣的賢哲啊!
小村:他是那樣清高的獨立思想家,陛下卻邀請了他,他也接受了陛下的邀請,真令人費解。
伊藤:也許因為他的言論對國民有指導意義,陛下才請他來問計的吧??
帷幕后,六十余歲的福澤喻吉一頭銀發,腰板挺直。與天皇相對而坐,面色沉靜如水。
天皇:明白了先生對世界格局獨特的看法,朕大有所獲。但朕還是想知道先生對于中國的態度?
福澤喻吉:陛下是想問最近北洋海軍檢閱的事嗎?
天皇:什么也瞞不過先生的。
福澤喻吉:我最近看了《泰晤士報》的報道,怎么,陛下感到很焦慮嗎?
天皇:無論如何,北洋海軍的存在,對于日本民族總是個不愉快的事實吧!
??
因為不知天皇和福澤喻吉的談話要進行多久,所以伊藤他們開起了小型的內閣會議。
為了對付北洋海軍,帝國已經添置了嚴島、橋島、橋立以三個風景區命名的三條艦,但如果不把世界上航速最快的巡洋艦吉野號買回來的話,我們還是無力與北洋海軍抗衡!這是奏對時一定要讓陛下明白的。海軍大臣西鄉從道說。
陛下和我們的立場是一致的,要通過軍費預算,難對付的是議會那幫家伙!希望小村君的報告,能說服他們??伊藤博文臉膛黧黑,骨骼粗大,與其說他是首相,不如說是常年在風雪呼嘯的北海道捕魚的漁民更合適,但他從說話的口氣到神色卻是深謀遠慮的。
陸奧外相卻是真正的鄉下人出身,雖然后來畢業于西方名牌大學,西裝革履也掩蓋不了他的野蠻之氣,他做事向來是以強硬著稱的,說話時高顴骨不停聳動,光靠說服不行,要牽著議員們的鼻子走。
伊東佑亨:還要對他們發起進攻,小村君的報告中間突破,天皇陛下的首肯和國民的支持再形成夾擊!
??

帷幕后,福澤喻吉沒有正面回答天皇的話,反而閉上眼睛,似乎是自言自語地說:中國已經衰落到那樣的地步,所謂把它導向文明開化,實在是一句空話,即使出現一百個李鴻章那樣的人物,也無濟于事。
天皇:振興亞洲的重任,早已不能依靠中國。朕記得先生的一句名言:西有英國,東有日本!先生對前途的瞻望,真正是眼光遠大。
福澤喻吉深深嘆了一口氣:物種的進化,優勝劣汰,乃是自然的規律。同為亞洲黃種人的中國,是我青少年時代最為仰慕的國家,陛下知道我讀過多少漢文書籍嗎?《論語》《孟子》固不待言,《詩經》《書經》《蒙求》《世說新語》《左傳》《戰國策》《老子》《莊子》《史記》前、后《漢書》《晉書》《五代史》《元明史略》都是我所認真研究過的啊!特別是《左傳》我讀了十一遍,精彩之處,現在還能背誦。可是現在,它已經變成一個令人厭惡的國家了??
那么如果向中國開戰,先生不會認為有什么不對的了。小村說。
福澤喻吉:我在拙著《脫亞論》中就說過,日本應該盡早脫離亞洲,與歐洲那樣的文明國家為伍。像中國這樣的國家,已經成為惡友,早就應該拋棄的!
天皇感嘆道:先生的話,真像富士山的積雪,圣潔高遠,讓朕受益無窮!
??

陸奧宗光:國民的共識是太重要了,要高舉民族主義的旗幟,將國民對政府的不滿,轉移到對中國的仇恨上面去!
伊藤博文:外相的話真是說得太好了!日本帝國的優勢就在于一舉起民族主義的旗幟,便能夠舉國一致。而中國向來是各行其是,他們的人民對于國事更是混沌無知。李鴻章剛想伸一伸胳膊,馬上就會有七八只胳膊把他拽住!他得意地笑了。
??

天皇陪著福澤喻吉從帷幕后走出來。
伊藤等人一齊站起,垂首而立。
天皇卻像是沒有看見他們,一直將福澤喻吉送到殿門口。
福澤喻吉深深鞠躬道:請陛下留步。
天皇:先生保重。
看著福澤喻吉在內侍伴隨下走遠了,他才回過身來。
伊藤等人正欲上前覲見,卻又聽得一個侍臣唱呼:恭請陛下用膳!只見一隊穿著淡雅和服的宮女邁著小碎步跑進來,坐于宮殿一側,手持琴瑟笙簫,開始演奏。
檀板輕敲,絲竹悠揚。
精致的純銀器皿中盛著各種美味珍饈,由四個侍臣用黑紅雙色漆盤托著,膝行放置天皇面前的案幾上。天皇卻未舉箸,反而示意伊藤他們上前。伊藤等齊聲道:臣伊藤博文、陸奧宗光、西鄉從道、伊東佑亨、小村壽太郎覲見陛下!
天皇:讓你們久等了,坐吧。
侍臣擺上錦墊,五人面對天皇跪坐。
伊藤博文看到案幾上擺滿的珍饈,不安地說:臣等打擾陛下用膳了。
天皇:無礙。你們的奏折,朕已經看了,深感憂慮。怎么,購買吉野號的預算議會堅決不肯通過嗎?
西鄉:政府希望得到陛下的支持。
天皇:議會通不過,朕也不能強求。
伊藤:本屆內閣非常為難,如果按照這個預算,軍費將由百分之十增至百分之三十,國民確實無力負担;但中國北洋海軍的威脅也擺在日本面前!
天皇對著小村壽太郎:你剛從中國回來,你以為呢?
小村:恕臣直言,當北洋海軍的大炮打到日本本土的時候,再增加多少軍費也遲了!
伊藤呵斥道:小村君,在陛下面前說話要慎重!
西鄉:如果吉野號不能及時從英國買回來的話,小村君的說法也是有道理的。
天皇:你說及時是多久?
西鄉:一年。
半年!天皇從寶座上站起。
伊藤博文等大驚,一起站起,幾乎不敢相信地看著天皇。
第七章 一衣帶水(五 )
天皇穿著白色錦緞的長袖、齊膝和服,飄垂的深紅色裙褲,裙邊剛好拖在他的腳上那金、黑兩色高跟木屐后邊。與他高貴典雅的穿著形成對比是他臉上那陰鷙的神情,他冷冷道:朕一日也不能容忍中國的海軍在朕面前耀武揚威,半年之內,吉野號必須買回!
伊藤博文有些遲疑地說:臣等將竭盡全力,實現陛下的意志。但是國民要負担如此龐大的軍費,恐怕很困難。
天皇刀一樣的目光從濃眉下刺向伊藤博文:朕是那樣不體恤臣民的君主嗎?像勾踐那樣臥薪嘗膽,朕也是能夠做到的??來人!
幾個侍臣聞聲跑來,匍匐在地。
天皇:將膳食撤了下去!從今日起,朕一天只吃一餐,直至帝國海軍超過北洋海軍為止!
伊藤博文等深為震撼,一齊跪下齊呼:陛下??
五
儲秀宮,體和殿內,一張碩大的餐桌,金樽玉盞,擺了滿滿的一桌。
殿外,還有長長一溜太監從西膳房魚貫而出,他們彎著腰,將手上裝有菜肴的各式金銀玻璃器皿高舉過頭,直往體和殿而來。
一個太監數著菜:一百二十六、一百二十七、一百二十八??好!轉身唱呼,御膳齊備,動樂!恭請老佛爺進膳!
絲竹妙曼。慈禧搭著李蓮英的手,走了進來。
她在餐桌的上首坐下,李蓮英將一雙純銀筷子,捧著送到她手里。
慈禧拿著銀筷目光慢慢地向滿桌的菜肴看去。
她兩旁侍立著八個宮女,慈禧目光落到哪樣菜肴上,宮女就用小銀勺將那樣菜舀一勺放在碟子里,跪放在她面前。
慈禧嘗了兩樣菜肴,將筷子一放道:就這點菜,真沒辦法下筷子了!
??
天皇陰沉桀驁的聲音傳遍日本:朕一向以為,帝國振興的重任在于海軍。雖帝國從國庫歲入中撥出巨款供海防之用,朕也每年從內庫中撥出成果30萬,聊為資助,但猶感不足。朕甚為憂慮。為表明臥薪嘗膽之志,激勵臣民忠勇之心,朕決定從即日起,一日只食一餐。帝國海軍一日不強大,朕一日不復食矣??
日本島國沸騰了!
懸掛著天皇御旨的街頭,黑壓壓地跪著喧囂的國民,他們伸手向天,流著淚,狂呼著天皇萬歲!
精美插花的豪華客廳內,一個富商正指揮家人,將各種珠寶首飾收集在一起,光燦燦的堆了滿桌。他用一個寫著捐贈字樣的錦袋,將珠寶裝了進去??
學校,一雙小手捧著一個寫有購買吉野艦字樣的募捐箱,一群七八歲的學童,手里攥著一枚或兩枚硬幣,排著隊走到募捐箱前,將硬幣投進去??
料理店,門口飄著一面義賣的旗幟。
柜臺上,也擺著一個購買吉野艦的募捐箱。
每一個來料理店買食品的顧客,都將錢投進了募捐箱內。
老板站在柜臺后,不停地向顧客鞠躬,說:吉野號謝謝你了,吉野號謝謝你了??
純子一陣風樣跑進來,將書包往柜臺上一扔,滿面通紅,激動地叫著:爸爸看到天皇陛下的詔書了嗎?
老板:看到了。讓天皇陛下餓肚子,那是全體國民的恥辱啊!
純子流著淚說:如果能馬上買回吉野艦,天皇陛下就該放心了吧!還有朝彥君??
老板指著募捐箱:我們不是在努力嗎?
那是爸爸的努力??純子癡迷地望著虛空,喃喃道,我一定要為吉野號盡自己的力量,哪怕購買一個螺釘。朝彥君,請你理解!
??

訓練場,寒風料峭。一隊年輕的海軍士官生,光著黝黑結實的上身,在做搬運炮彈箱的體能訓練。
寒風中他們一個個大汗淋漓,炮彈箱粗糙的棱角將他們的手磨得血糊糊的,沒一個人吭聲,只是緊抿著嘴唇,瘋魔般的將炮彈箱搬來搬去。
嘟一聲口哨,他們停了下來。
一個軍官喊:開飯!
他腳邊是一個裝著變冷了的飯團的竹筐。
士官生們排著隊走過來,每人依次從筐里拿起兩個又小又硬的飯團,
但誰也不吃。
軍官喝問:為什么不吃?
沒有人回答。
軍官再次喝問:為什么不吃?
朝彥跳起身來,幾乎是咆哮地回答:天皇陛下一日只吃一餐,我們能吃得下嗎?
他將兩個飯團放回筐內,猛地轉身,又搬起了炮彈箱。
其他的士官生,紛紛將飯團放進筐內,跑了過去??
淚水和汗水一起從朝彥臉上淌下來!
??

議會大廈,會議氣氛十分熱烈。議長:我謹代表本屆議會宣布:政府關于增撥軍費,添置軍艦的預算方案獲得一致通過!
議員們全體起立,歡呼聲震耳欲聾!
內閣席位上,伊藤博文、陸奧宗光、西鄉從道等,還有列席的小村壽太郎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得意地站起來??
陸奧宗光和小村壽太郎并肩走出會場。
陸奧:大事已畢,小村君該好好放松一下了吧?
小村:是啊,這精疲力倦的身體是該有人好好的撫慰了。
陸奧:聽說富川町的姑娘不錯。
小村:想不到陸奧外相也精于此道,傳到外界要引起軒然大波的。
陸奧:女人是政治家最好的安慰。如果連這個也攻擊,那真是一點兒人道也沒有啊!
??
富川町的藝妓館,一抹粉墻,園門半開。
門口掛著幾個光油紙橢圓形的紅燈籠,上面寫著禮、樂、詩、書四個黑色宋體字。
每個房間的方格落地門都裱糊著細白的皮紙,燈光、琴聲和著低吟淺唱,一起流瀉出來??
藝妓館內房間,朝彥十五郎與純子相對而坐。
第七章 一衣帶水(六)
純子薄施粉黛,烏黑的頭發梳了個高高的髻,插著一根碧玉簪,穿一件錦緞隱底團花的白色和服,系著淺藍色緞帶,和服的領口處,雪白的乳溝若隱若現。
朝彥沒戴軍帽,光光的頭皮泛著青光,他臉上也泛著青光。
朝彥陰沉地說:這么說,純子的決定是不可變更了?
純子俯下身子,頭幾乎貼到了地面,小聲而清晰地說:我只有請求朝彥君的原諒了。
朝彥:難道不能用別的方式為購買吉野作貢獻嗎?
純子:一個強壯的工人,每天的工資還不到零點一五日元,像我這樣一個女孩子,又能做什么呢?
朝彥眼里閃著寒光,我會殺死純子的!
純子:那我也請求等純子掙到錢,為吉野號買回一個螺釘之后??
砰砰!一個女人敲著隔扇門喊道:純子,還在屋里磨蹭什么呀?來客人了!
純子再次俯下身子,對朝彥說:請原諒,不能讓朝彥君完整地享受純子了。
說完,她拉開門,走了出去。
另一個房間,小村壽太郎正襟危坐。
隔扇門拉開,純子進來。
小村眼一亮,臉上露出了微笑。
純子拿起茶盤上的茶壺,剛要給小村倒茶,手被捉住了。
純子有些驚慌地,您太性急了??
小村一把將她拉入懷里,另一只手正從她領口處伸進去,在她胸前摩挲著,已經很久沒有接觸女人了,真是饑渴啊??
純子:第一次做這種事情,請多關照。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小村猛坐起來,一把扯開純子的腰帶,撲了上去??
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的呻吟從隔扇那邊清晰傳來,月是故鄉明??女人的滋味??也是日本好啊??
朝彥十五郎還是坐在原地,兩手撐在膝蓋上,兇狠的眼神望著前方。聽著隔扇那邊傳來的聲音,他一動不動,只有一絲殷紅的血,從他緊咬的嘴角慢慢淌下來??
街頭,清晨的東京街頭,闃寂無人。
一個募捐箱掛在路邊的燈柱上。
純子碎步跑來,她從懷里掏出帶有體溫的紙幣,輕輕地,輕輕地投進募捐箱里??
六
儲秀宮,慈禧:其實你不去北洋,我也知道李鴻章留了一手,只不過留多留少?怎么個留法?我不大清楚罷了。
李蓮英:他要留歸他留,反正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賓,莫非王臣。有什么你的我的?天下都是老佛爺的!甭管誰的錢,到要用的時候,老佛爺拿過來用就是了!
慈禧:話雖這樣說,我也得占住個理兒。北洋海軍待遇優厚也好,李鴻章在洋人的銀行存了點錢也好,大面子上都是說得過去的。再說呢。北洋海軍能有今天這個模樣,不花費銀子還真不行。
李蓮英:老佛爺的肚量天高地廣,不過奴才總是心里覺得不平,他們要用盡管用,憑什么老佛爺修個園子就這樣作難呢?
慈禧笑瞇瞇看著他說:算了小李子,你甭給我添柴上火了!不就是沒讓你上軍艦嗎?李鴻章沒有錯!再說呢他辦海軍辦出了名堂,給咱大清朝掙了面子,這是連洋人都翹大拇指的,我還能不獎賞他?至于他攢私房錢什么的,那些個小貓膩,我也有法子對付他,一步步來吧??
光緒帝端坐養心殿正殿龍椅之上。
頂戴燦爛的大臣們班列兩旁,李鴻章跪在大殿中間。
一名太監正在宣詔: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北洋大臣,直隸總督李鴻章,二十余年來籌建海防,忠誠勤慎,嘔心瀝血。此次北洋水師大閱兵,龍旗碧波,鐵艦巨炮,揚中國威于世界,該大臣功不可沒。著進封為一等肅毅侯,賞賜黃馬褂,戴三眼花翎。北洋水師各部,俱有賞賜,欽此!
早有一名太監將放著三眼花翎和黃馬褂的托盤捧到李鴻章面前。
雖宦海沉浮大半輩子,將榮辱得失看得淡了,但此番所受畢竟是人臣殊榮,更是對自己這些年來辦海軍的肯定。因此,李鴻章激動得重重磕了個響頭,顫聲道:臣叩謝天恩!
光緒親切地說:起來吧。
李鴻章又叩了個頭,這才接過托盤站起。
兩旁的大臣們此時表情各異。
光緒:此番北洋閱兵,朕心甚慰??
不知為什么,說這句話時他的聲音有些顫抖,我中國實實有了一支雄視遠東的強大海軍。
朕從此可以安枕矣!
李鴻章:能讓圣上和皇太后安心,那是做臣子的福分。但說到雄視遠東,臣竊以為??
光緒:李中堂難道有什么隱衷不成?
李鴻章:隱衷倒沒有??北洋閱兵之后,海軍提督丁汝昌曾給皇上上了一份奏折,皇上想必看了?
光緒:噢,是那個海軍請撥六十萬銀兩,更換維修設備,購置炮彈的奏折吧?
他將目光轉向大臣班列中的翁同龢,朕已批給翁師傅去辦了。
翁同龢站出班列,稟皇上,戶部現在能動用的銀兩也就剩下六十萬了,如果全部給了北洋,其他地方要錢,臣就沒法子了!
李鴻章急了,上前一步道:稟皇上,六十萬銀兩無論如何不能少,少了,我北洋海軍就開不動,打不響了!
??
日本橫須賀軍港,彩旗飛舞,歡呼震天。
一艘嶄新的軍艦吉野號緩緩駛進軍港。
穿著雪白海軍制服的朝彥十五郎挺著胸,鐵澆鐵鑄般站在炮位上。他嘴角緊抿,黝黑的臉上毫無表情,只有兇狠的目光直視前方。
伊藤博文,陸奧宗光,西鄉從道,還有伊東佑亨等站在歡迎人群的最前面。
西鄉從道得意地說:世界上航速最快的巡洋艦吉野號的到來,再加上新近購置的艦艇,帝國海軍在總噸位,航速和射速方面都超過了北洋水師,可以和他一決雌雄了!
伊東佑亨:我已向天皇陛下請求,担任進攻中國的海軍艦隊司令。
伊藤博文笑道:兩位不愧是軍人世家,武士的精神在血液里沸騰了吧?
陸奧宗光眼里閃著狡黠的光:戰爭不是說打就打得起來的??
伊東佑亨:我們不是一直在為此做準備嗎?
伊藤博文沉默了。他望著海天迷蒙處,半晌,才緩緩道:天皇陛下喻令,時機已經成熟,現在只要尋找一個借口,就可以向中國開戰了!
 

2013-08-22 09: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