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八章 社狐廟鼠
走向共和 第八章 社狐廟鼠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八章 社狐廟鼠(一)

一
戶部,一紙批文。
翁同龢握著一管狼毫,遲遲不下筆。
李鴻章坐在一旁眼睜睜看著他。
良久,翁同龢推開批文,說:這個錢我還是不能批。
李鴻章猛地站起,你敢違旨么?
翁同龢:皇上只教我酌情辦理,并沒有說這六十萬一定要批給你!
李鴻章:聲甫,你何必硬要和北洋海軍過不去呢?
翁同龢一句話頂過去,這又怎么叫做和北洋海軍過不去呢?我翁同龢當的是中國的戶部尚書,不是你北洋海軍的賬房先生!
饒是李鴻章口才好,今日吃他這一嗆,竟臉紅脖子粗,話也講不全了,好,好你個翁聲甫??傳到外界人都不會相信,我李鴻章為了這六十萬銀子,跑到戶部坐冷板凳遭白眼,末了還是一場空!好,你好??
儲秀宮外,李鴻章從袍服中掏出一張銀票,遞給小德山道:有勞公公通報一聲,李鴻章求見太后。
小德子瞟了那張一百兩的銀票一眼,道:太后老佛爺正在用膳,這時候誰也不見。
李鴻章又掏出一張三百兩的銀票遞過去,那就有勞公公問問李大總管,能否一見?
小德子將兩張銀票揣進懷里,賠笑道:李中堂太客氣了,我這就去稟告!
儲秀宮,小德子站在殿門外,悄悄往里瞧去
用過膳的慈禧正斜躺在榻上打盹,李蓮英和幾個宮女靜靜地侍立在旁。
瞥見了小德子,李蓮英慢慢走到殿門口。
小德子壓低聲音道:大總管,李鴻章求見太后老佛爺。
李蓮英一聽,眼里又現出了那種怨毒的神色,咬著牙低聲道:不理他,先晾一晾這個老東西??
儲秀宮外,宮殿的飛檐一角,投射在地面的陰影,隨著日頭的漸漸西移,拉得越來越長。
李鴻章肅立在宮門外,額頭上滲出了細密的汗珠,面色蒼白,神情恍惚,身子也有點站不穩了??
好不容易,聽得一聲咳嗽,李蓮英已站在他面前。
李蓮英似笑非笑地說:中堂大人久等了!
李鴻章:不久,不久。我想請李公公轉呈太后,李鴻章有軍國要事求見!
李蓮英:噢?北洋海軍的事嗎?
李鴻章:北洋海軍更換維修設備,購置炮彈需六十萬兩銀子,被戶部駁回,我想請太后??
他突然一頓,不說了。
李蓮英冷笑道:李中堂大概是想起我大清條律來了,宦官過問政事者,凌遲處死!
李鴻章:不,不??我今日就要返回天津。
他從袍服里掏出一張三千兩的銀票遞過去,無論如何請李公公行個方便!
李蓮英接過銀票,還是那樣似笑非笑地說:這就是中堂大人您的不是了,北洋海軍不是缺錢嗎?這錢應該拿去給他們,不應該拿來行賄!再說我們這種奴才胚子,連上軍艦的資格都沒有,哪還能夠替中堂大人您行什么方便?
說著他將那張銀票往地上一扔,兀自去了。
一陣疼痛襲上心口,李鴻章趕緊用手捂住胸,靠住宮墻,才沒有倒下去??
李鴻章悶悶地騎在烏騅馬上,走在北京至天津的官道上。他面色蒼白,神智有點恍惚。
看著他那個樣子,跟隨在后面的盛宣懷有點担心地說:大人若身體不適,是不是改騎馬為坐轎,或乘船回天津。
李鴻章搖搖頭道:不礙事??
馬三俊率親兵衛隊跟在后面,這時接話道:大人還不是被那個缺球少蛋的家伙氣的!
盛宣懷:這些閹宦,身子殘了,心也變殘了,陰毒嫉妒非常人心態。這個李蓮英更是貪婪陰鷙,他是錢也要,權也要!哎,皇太后本是個圣明燭照的,怎么偏偏信了這么個小人?
我操他祖宗十八代!馬三俊按捺不住,破口大罵道,他要錢要權老子不管他,倘若中堂大人被他氣得有個山高水低,老子們就闖進宮去,先戳他三四百個透明窟窿再說!
一派胡言!李鴻章斥道,天子腳下,你以為是市井無賴潑皮撒野的地方?給我氣受的又豈止他一個?我都得忍,也忍得,你有什么忍不得???
話猶未了,他一陣暈眩,栽下馬來??
馬三俊大驚,噌的從馬背上躍起,在空中一個倒翻,穩穩地落在烏騅馬前,托抱住了李
鴻章。盛宣懷唬得翻身下馬,連滾帶爬地跑過來,喊道:大人,大人,你怎么了?
李鴻章躺在馬三俊懷里,雙眼緊閉,面色蠟黃。
看他這個樣子,馬三俊大哭起來,爺,爺!你醒來呀??
親兵衛隊都已圍上來,跪在李鴻章身邊,隨著馬三俊一起哭喊。
李鴻章慢慢睜開眼,看看周圍的人,猛地一下坐起,罵道:賊娘!你們嚎什么喪?想讓老夫倒下,沒那么容易??說畢,撐著馬三俊站起來,搖搖晃晃向烏騅馬走去。
二
小德子隨著一個留著短須,相貌堂堂的中年人,穿過方磚鋪地、鑲有木質花雕的門洞,進了一座小四合院。
繞過影壁,便見正北五間上房,窗欞上都糊著白紙,西廂房前還搭了一個葡萄架,碧綠的葡萄藤爬滿架上。
小德子不由喝彩道:真是個幽靜所在!老兄,這是你在北京的第幾處宅子?
中年人拉他在葡萄架下的石凳上坐了,笑道:不瞞你老弟,我李光昭從海南跑到北京,還就置了這一點家業。老弟要是看著喜歡,它就是你的了!
小德子連忙站起:那怎么使得?
李光昭:又怎么使不得,我知道你們在宮里當差,送點錢物什么的,東藏西掖,極不方便。有了這個宅子,今后不管怎樣,就有了個安身的地方。
小德子笑笑,坐下,說:咱哥倆交往這么久,彼此也對了脾胃。有什么要我幫忙的,說吧!
第八章 社狐廟鼠(二)
李光昭哈哈大笑,說:老弟果然是個聰明爽快的人!好,我跟你也實話實說了吧!
他往小德子身旁湊了湊,低聲道:頤和園工程是不是需要大批進口的南洋木材?
你想攬這個活?小德子驚道。他看看周圍,嘴角露出譏誚的笑容,就憑你這個小四合院的家底?
李光昭站起來,走到院子當中,一手插腰,一手在空中一揮,大聲道:空手套白狼,我就是空手套白狼!只要老弟給我指條路,天大的好處咱們二人平分。
小德子坐在石凳上,半天不言語,只有眼珠骨碌碌飛快轉動著,末了,他開腔道:好!咱哥倆就賭他一把!
他將李光昭拉回葡萄架下,要攬到這個活,得打通三個人的關節,先是咱們宮里的李大總管,再就是管戶部的翁師傅,還有呢,就是醇王爺死后,接替醇王爺管園子的慶郡王了??
當鋪,一個面容微胖,穿半舊藍布長衫的男人,搖搖擺擺走了進來。看樣子他是這里的熟主顧,進來后徑自便在擺在高柜外的椅子上坐了。
一個伙計上前,給他倒了一杯茶,招呼道:王爺您來了?
被稱作王爺的正是慶郡王奕劻,他端起茶,喝一大口,來了。
伙計:您又來典當點什么呢?
奕劻:不典當,我來贖回我那件官服。
伙計:喲,王爺那件官服當在我們這鋪子里都好幾個月了,也沒見取,如今是在哪兒發了財嘍?
對伙計這明顯的輕慢,奕劻也不惱他,只是問:你們掌柜的在嗎?
伙計便對里間喊道:大掌柜的,慶王爺想見您!
那掌柜的聞聲而出,一見奕劻,滿臉堆笑,趴在地上連叩幾個頭道:小的給王爺請安!
從地上爬起,對著伙計就罵:我把你這瞎了眼的狗才!這種茶葉也是給王爺喝的嗎?快去里間把我那西山云霧拿來!
奕劻:掌柜的就不用費心了,我每次來不都是喝的這種茶嗎?
掌柜的賠著笑說:以前都怪小的有眼無珠,怠慢了王爺,王爺大人不記小人過,千萬別計較!
奕劻笑道:前倨而后恭,掌柜的耳報好神快!
掌柜的:滿北京都知道老佛爺欽點王爺管園子的事了??
奕劻:不就管個修園子嗎?
掌柜的:哎喲王爺,您可千萬別這樣說!您接的是誰的差?接的醇王爺的差!醇王爺是什么身份?您比我更清楚!反正小的敢打賭,用不了多久,您慶郡王就會變成慶親王,成為皇上太后而外大清朝第一人!
奕劻哈哈大笑:好小子,我還真看扁了你??
伙計重新沏好了茶端上來,王爺請用茶。
奕劻端起茶,小小啜一口,慢慢品道:唔,這滋味和以前是不同??他將茶碗一放,好,不說閑話了,我也該把衣服贖回去了!
他說著,手伸到懷里,就要掏錢。
掌柜的一把捉住他的手,這還讓您掏錢?王爺你殺了我吧!
伙計早將奕劻官服拿出來。
還不侍候王爺穿上?掌柜的說著,又掏出二百兩一張銀票,這是小的一點心意??
奕劻:贖衣服沒拿錢已不好意思,怎么好再拿你的?
掌柜的:嗨,王爺此去上任,那是龍歸大海,小的以后想孝敬都找不著地兒了!
奕劻便不再推辭,接過銀票,穿好官服,走出了門,又想起什么,返回來拿起幾上的小茶葉筒,對掌柜的說:你這西山云霧不錯,我拿回去再沏一壺品嘗品嘗!
他說著,將小茶葉筒揣進懷里,搖搖擺擺去了。
??
頤和園涼亭內,奕劻斥罵著幾個修園子的管事,神情嚴厲,全然沒有在當鋪的那副隨和,我就不信,這南洋木材就那么難搞!都是你們這幫奴才不肯上心!我知道你們的能耐,若上了心,天上的星星都能摘幾顆下來!不要光顧著撈油水,去了正事全不辦!更不要以為我好糊弄,我不是醇王爺!他老人家天潢貴胄,拿綻銀子當土塊。我可是窮貝勒爺出身,針尖挑土過來的,一絲一毫計較慣了!
幾個管事嚇得趴在地下只顧磕頭,大氣也不敢吭一聲。
小德子從外面走進涼亭,磕頭道:奴才叩見慶王爺!
奕劻:怎么又是你來這兒,李蓮英呢?
小德子:稟王爺,李總管太后那兒離不開,就叫奴才過來了。
奕劻:他這個頤和園工程總監倒當得省心,我都替他當了大半個家了??木材的事,內務府有什么法子沒有?
小德子:稟王爺,有法子了!
奕劻一下站起來:有法子了?
小德子:有一個叫李光昭的候補知府,是廣東客家人,在海口多年,結識了不少洋人,他能搞到南洋進口木材。
奕劻:噢,這個人現在哪里?李蓮英知道這事嗎?
小德子:李大總管叫奴才把他帶來了,現在園門口。他還運來了一批木材樣料,請王爺過目。
奕劻往外就走,去看看!去看看!
園門口,一輛騾馬大車上,裝載著上好的南洋木料。
奕劻撿塊石頭敲在木料上,聽著發出的接近于金屬的當當聲,連連夸獎,果然是南洋進口的,質地的確不凡!
李光昭跟在他身后,這車木料小的就報效朝廷了。至于以后王爺要多少,我就可以叫洋人運來多少!
奕劻:好,這趟差事辦好了,本王爺不會虧待你!
小德子插言道:王爺放心,他是個最曉事的。
奕劻便看小德子一眼,說:人是你們內務府引薦來的,就交給你們內務府具體經辦吧!
小德子躬身道:內務府只管得京城地面上的事,若論到和洋人打交道,還有在外省辦事方便,王爺最好賞他一個名目,再給個批文。
行。奕劻轉對李光昭,就賞你個頤和園工程監督吧!批文到內務府去拿。
??
第八章 社狐廟鼠(三)
翁同龢宅邸,一張欽派頤和園工程監督的大紅燙金名帖和一張二萬兩銀票擺在書案上。
翁同龢氣得嘴唇發白,渾身顫抖著,對垂首侍立在面前的管家道:行賄行到我的頭上來了,真正是無恥之尤!你給我把他退回去!下次誰敢再拿這東西來污我清德,打斷他的狗腿!
管家諾諾連聲,哪里還敢說個不字。
李蓮英臥室,抖動著手上一張十萬兩的銀票,李蓮英對小德子道:小德子,你的膽子可真不小啊!這個李光昭給了你多少好處啊?
小德子嚇得趕快跪下,奴才不敢瞞大總管,他就送了奴才一座小四合院。
李蓮英:一座小四合院就換來一個欽派頤和園工程監督的美差,這個買賣做得。
小德子:稟大總管,李光昭是花了血本的。就拿給大總管表示的這點小意思來說吧,他可是變賣了他全部的家產??
嘁李蓮英啞啞地笑一聲,小德子,你甭在我面前打馬虎眼了,是先有了慶王爺的批文,才有這十萬兩銀票的吧?
小德子驚出一身冷汗,連連磕頭道:什么都逃不過大總管的法眼,李光昭是拿著批文才在各個衙門弄到這十萬兩銀子??不過他可一兩也不敢揣進自個兒的腰包,全拿來孝敬您了!
我可沒有收到什么銀票??李蓮英將銀票揣進懷里,定定地看著小德子道,也沒叫你引薦什么人,到慶王爺那里去討批文??
是,是!大總管對這些一概不知。小德子指天發誓道,要奴才口里有半個字牽涉到大總管,天打五雷轟!
嘁李蓮英又啞啞地笑了一聲,起來吧,什么事沒有,賭咒發誓的干嗎呀?
小德子從地上爬起,將泡好的一碗茶雙手捧著,遞到李蓮英的手中,笑嘻嘻地說:是奴才膽小,有大總管在,能有什么事呢?您喝茶!
李蓮英揭開茶碗蓋,慢慢啜了一口,突然沒頭沒腦地說:翁同龢那個人呢,圖的就是個名??
三
翁同龢宅邸,一冊《書海雙楫》的書法集擺在翁同龢面前。翁心存,翁同龢父子姓名赫然并列印在靛藍絹布封面上。
翁同龢小心翼翼捧起集子,輕輕翻動著書頁,看著上面親切熟悉的父親的遺墨,眼眶不由濕潤了。他又翻到集子的后半部分,看了看自己的墨跡,慢慢把集子放下。
讓你費心了??一邊說話,他一邊打量著站在書案前的李光昭。
李光昭今天穿著一件湖藍色的長衫,腰間系一條深藍緞帶,頭上戴一頂綴綠玉便帽,真個顯得溫文爾雅,不同流俗!
面對翁同龢的打量,李光昭從容道:哪里當得大人費心二字?晚生是仰慕大人父子,兩代帝師,道德文章為天下楷模,這才不揣淺陋,將令尊和大人的墨寶綴編成集的。
翁同龢:這本集子編的頗具眼力。看來你對書法也頗有心得?
李光昭惶恐地說:晚生怎么敢在大人面前談書法?
翁同龢:說說無妨。
李光昭:那晚生就放肆了!他緩緩道:翁氏書法,以顏書為主,兼有褚、米筆意??
說到這兒,他仿佛在斟酌詞句,沉默一會兒,又道,后來乃上追漢隸,兼取鐘繇,形成了這獨往獨來、自有真我、出入變化、不可方物之勢也!
翁同龢又驚又喜,不料你竟是方家!請坐。
李光昭:大人面前哪有晚生的座位?
翁同龢:不,你可算得是翁某的知音??噢,翁某還有一事相求,你編這本集子,一共花費多少?請千萬據實告知。
李光昭顯得很激動地說:晚生編這本集子,能得到大人的肯定,已是喜之不盡了,區區花費,值不得一提!
翁同龢正色道:你這樣說,翁某就不敢答應讓這本集子出版了。
李光昭忙道:大人廉潔若此,晚生如果不報個實數,難免會玷污大人的清名??從搜集先翁和大人的墨寶,一直到印刷出版,一共花了五百兩銀子。
翁同龢:來人!管家應聲走了進來。
翁同龢:你去到夫人房中,她那櫥柜里面還有五百兩銀子,你給我盡數取來。
管家應聲去了。
翁同龢看著李光昭說:看你言行盡是文人本色,上次怎么會做出送我銀子,充滿銅臭的舉動來。
李光昭又連忙站起,喃喃道:晚生錯了,也怪下面的人不會辦事,將大人這樣的千古賢哲看得尋常人了!我已重重地責罚了他們,請大人千萬原諒!
翁同龢微笑道:知錯即改,便是君子。其實呢,你主動為朝廷分憂,替修園子購買南洋木材,這是堂堂正正的大好事!用不著走那些歪門邪道。有內務府的推薦,又有慶王爺的批文,我又怎么會為難你呢?
李光昭:大人教訓的是。
管家捧著五百兩銀子進來,放在桌上。
翁同龢:書法集的銀子我付給你。定購南洋木材你估摸著需要多少銀子?
李光昭仰著腦袋想了半天,又扳著手指頭,嘴里喃喃地算了一氣,才道:請戶部先撥六十萬吧??
李光昭從大門口出來,走到街上,又回頭望了望翁家大門,拐進了一條胡同。
守候在那兒的小德子早迎了上來,問道:怎么樣?
李光昭拿袖子擦了擦額頭說:搞出了我一身冷汗??他要我談書法心得,幸虧早有準備,否則我這半瓶醋,懂什么顏體、柳體?
小德子迫不及待地:你且先說說結果?
李光昭一拍小德子肩頭說:他逃得過咱哥們的神機妙算?
小德子:錢到手后,得趕緊送五萬給慶王爺,他可是喉嚨里都伸出爪子來了!
??
第八章 社狐廟鼠(四)
廣州街道上,鑼聲嘡嘡。兩名差役各舉著一塊欽派頤和園工程監督牌子,后面跟著一頂綠呢大轎,前呼后擁而來。轎內,坐著志得意滿的李光昭。
路邊,雖身材不高,但神采奕奕的青年孫文抿著嘴唇,看著轎子經過。
突然,鑼聲不響了。李光昭從轎內伸出頭來,怎么回事?
一名筆帖式俯身答道:稟大人,前面已到了康圣人講學的萬木草堂,不好鳴鑼。
李光昭:甚么康圣人、萬木草堂的?我怎么從來沒聽說過?
筆帖式:康圣人叫康有為,先是寫了兩本書,鬧得沸沸揚揚。后來又給當今圣上上書,雖然未被采納,還險遭殺身之禍,但名氣越發大了。萬木草堂是他在廣州開的學館,收徒授課,極其鼎盛,人稱為康黨!
李光昭:到學館門前不許鳴鑼,是官府規定的嗎?
筆帖式:那倒不是,是康圣人名氣太大,許多人便存了個敬畏之心。
李光昭:既然不是官府規定,怕他甚么?又冷笑道,不過是一個窮酸教書匠,倒會造勢,不管他,敲!
鑼聲又嘡嘡響起來。
午后,萬木草堂的學子更多了,排場也更大了,氣氛也更加莊嚴肅穆。
但聞三通鼓響,學子們早已分東西肅立。一會兒,康有為,在弟子們崇拜目光的注視下,緩緩踱入,端坐中間。
一臉肅然的康有為正要開口,學館看門人拿著一張名片進來道:門外有一個姓孫的年輕人求見先生,這是他的名片。
康有為接過那名片,漫不經心地掃一眼,見上面寫著醫學博士孫文。問道:他見我有什么事?
看門人:他說久慕先生的名聲,愿與先生結交。
康有為將名片一擲,仰面大笑,結交?我憑什么和他結交?告訴這個孫文,他欲見我,先具個門生帖子來拜師吧!
四
儲秀宮,
金絲籠內,那只虎皮鸚鵡跳上跳下叫著:老佛爺萬壽無疆!
慈禧心情很好,一邊逗鸚鵡,一邊和李蓮英說話,小李子,聽奕劻講,修園子的進口木材也有了著落,是嗎?
李蓮英:是,是一個叫李光昭的人給辦的。
慈禧:錢呢?
李蓮英:翁同龢給了他六十萬。
慈禧:夠了嗎?
李蓮英:是緊了點。
慈禧:那得想法子。
李蓮英:奴才想起了老佛爺說過的一句話。
慈禧:什么話?
李蓮英:您說至于有人攢私房錢什么的,您有法子對付他??
慈禧:哦──
那鸚鵡又脆生生叫了一聲:老佛爺萬壽無疆!
??
李鴻章府邸,后花園內,李鴻章在練劍。
清晨,鳥語啁啾。
行家一眼就看得出,他練的是太極劍法,爐火純青,幾臻化境。
伍廷芳面色陰沉,拿著一紙電文,匆匆走來。
李鴻章收劍,出了什么事嗎?
伍廷芳遞過電文,悲憤地說:朝廷將北洋海軍的常年經費停了!
啊?李鴻章將劍一扔,一把搶過電文,匆匆掃了一眼,身子劇烈的顫抖起來。
伍廷芳連忙扶住他,大人,不要緊吧?
不要緊,不要緊??突然,李鴻章舉手向天,嘶啞地喊道,皇上皇太后,常年經費停不得,那是海軍的保命錢,保命錢呀??
他眼一黑,哇地吐出一口鮮血!
伍廷芳驚叫:大人??
燈光朦朧。李鴻章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臥室床上。他想叫人,一時竟叫不出聲。便用手支撐著想坐起來,卻一下子又倒在枕頭上。
那個叫紅兒的丫環聽見響動,跑了過來,一見李鴻章睜開眼睛躺在那兒,欣喜地叫著:哎喲,大人你可醒來了??
李鴻章虛弱地說:我,我這是怎么回事?
紅兒:大人接到那個電報,吐了血就昏過去了??兩天兩夜啊!真把人都急死了??
這時,侍奉在屋外的盛宣懷、伍廷芳、郎中和仆從丫環都跑進屋來。
郎中拉起李鴻章搭在被子外的手,用兩根手指探了探脈息,長長地吁了口氣道:中堂大人這病已無大礙,我這里再開一個方子,大人服下后,靜養將息兩日即可。
盛宣懷作個手勢,先生請!
然后,他對紅兒說,你去把夫人請來??
不必了,你李鴻章抬了抬手,指著伍廷芳和盛宣懷,你倆,還有紅兒留下,其他的人先出去吧!
眾人退了出去。
這邊,李鴻章讓紅兒扶著坐起來,斜躺在床頭。
紅兒道:我去給大人熬點老米稀飯來喝!
看著紅兒出得房間,盛宣懷贊道:虧得這丫頭,兩天兩宿,衣不解帶,侍奉湯藥,夫人叫她去休息,終是不肯。一直守候到現在。
李鴻章默默點頭,沒說什么。
伍廷芳:大人的病連皇上和皇太后都驚動了,還說是要派太醫來給大人看病哩!
李鴻章:我這病哪用什么太醫來看,他將北洋海軍的保命錢還給我,就萬事大吉??
說到這里,他的氣接不上來,又是一陣喘息。
盛宣懷忙坐到床邊,替他輕輕捶著背,大人在病中,不要提這些煩心的事!
李鴻章用手戳著自己的胸口,不提就不煩了嗎?想想我這兒就疼啊!
盛宣懷:求人不如求己,我看錢的事還得自己想辦法。
伍廷芳:自己又有什么辦法可想?還不是只有向洋人借貸一條路。
盛宣懷連連搖頭,不行不行!向洋人借貸,哪一次不是費盡心機,且利息盤剝太重,無異于飲鴆止渴!
伍廷芳突然笑起來。
盛宣懷:廷芳何故發笑?
第八章 社狐廟鼠(五)
伍廷芳:我想起那個辜鴻銘的一句名言來了,銀行家就是晴天把雨傘借給你,下雨天就把傘收回去的人。
連李鴻章都被這句話逗笑了。
盛宣懷笑著卻陷入沉思,自言自語道:求人不如求己,說到銀行家,咱們自己要有銀行就好了??
伍廷芳一拍大腿,著哇!咱們可以自己辦個銀行呀!
李鴻章略一沉思,也興奮地說:這個主意好,咱們現在就來細細籌劃??
夜色已深。因為想到了一條籌錢的路子,靠在床上的李鴻章顯得很興奮,精神也好多了。他掀開被子,正準備下床,紅兒端著一碗熱騰騰的老米稀飯走進來。
紅兒:大人你要什么?我幫你拿。
李鴻章:不要什么,有幾點辦銀行的想法記下來。
紅兒連忙將碗一放,過去將他扶住道:不要動!大夫都說了,你的病要好好的靜養將息,天大的事先撂下,你先喝了這碗老米稀飯再說??
李鴻章見她這般不容置辯的口氣,有點好笑,也真就不動了。
紅兒端過稀飯,拿匙勺舀了一勺,一邊放在嘴邊輕輕吹氣,一邊說:這稀飯是用微黃色的陳倉老米煮成,煮出來的米粒都是散著的,沒有粘性。我們老家都興這個,病人一吃,病就好了。
李鴻章順從地由她喂飯。
由于是在屋內,紅兒只穿著一件貼身的水紅夾襖,領口處的紐扣大慨是忙碌得發熱時解開的,也忘了系上,隱隱酥胸和著少女體溫的芳香陣陣襲來??
李鴻章一走神,少許稀飯順著嘴角流出來。
紅兒撲哧一笑。
李鴻章臉色變了,你笑我?
紅兒根本沒有察覺,一邊拽過毛巾給李鴻章擦嘴,一邊笑著說:我看大人吃稀飯小孩子似的,突然想起外面怎么那么多人怕大人,還怕得要命,實在好玩兒
李鴻章:你不怕我?
紅兒:開始怕,后來看大人好多事還要我照顧,就不怕了。再后來,還??
李鴻章:還怎么樣?
紅兒:還有點可憐大人了!
李鴻章突遭電擊一樣,一把抓住紅兒的手,顫抖著說:紅兒呀紅兒,你是說到老夫心里去了啊!
紅兒慌了,我,我沒說什么呀?
李鴻章松開她的手,往后一仰,靠在床頭,長吁一口氣說:老夫坐鎮北洋,執掌朝政,軍政外交還有洋務,都壓在我這老邁之身,常常是心力交瘁,人前還得強撐著,更不用說有個體貼傾訴之人了!朝廷用我防我,同僚嫉我恨我,家人部屬名為親近,卻敬我更畏我。真正能和我以發自天籟的平常聲音來說話的,只有紅兒你一個人啊??
說到這里,他感傷地垂下了頭。
紅兒似懂非懂地望著他。
也許是真正觸動了自己的內心,李鴻章的聲音顯得格外的蒼涼,我呢,也只有在紅兒你面前,才露出老邁虛弱之態,因為我知道紅兒是不會因此取笑輕視我,而只會支撐我撫慰我的!紅兒呀,單憑這一點,老夫就離不開你啊!
??
街道上還是鑼聲嘡嘡。
還是兩名差役各舉著一塊欽派頤和園工程監督的牌子,后面跟著一頂前呼后擁的綠呢大轎。
李光昭從廣東又到天津來了。
五
密室內,李鴻章、盛宣懷、伍廷芳正在密議。
李鴻章:銀行由官紳領頭開辦,樹大招風。因此,我才采納杏蓀的主意,來個中外合資開辦。
盛宣懷:我已接觸了幾個國家的銀行家,探聽得美國國內銀行存儲大量銀元閑置在彼,而且他們表示愿意與我國殷實富商集股或開銀行。
伍廷芳:美商代表米建威、美國費城企業組合代表巴特已來天津??
李鴻章:好,你們兩個作為我之私人代表先和他們去談。不過,你們得記著,千萬不能走露一點風聲!
兩個人一起點頭:這個自然。
??
天津,利得大茶樓,二樓布置得富麗俗艷的戲園子里,擺了六張八仙桌的茶座,座前掛著紅緞繡花并繡有利得記的桌圍。茶座前方地上,鋪著一塊繡有牡丹花的大紅氍毹。兩旁還各擺一盞四方形硬木桌架,鑲以極薄的絹紗,上繪仕女、花卉的彩燈。燈旁立著一面水牌,上寫名坤七歲紅:京韻大鼓《大西廂》。
正是掌燈時分,掛在戲園子四角的宮紗燈籠一齊點燃,燭光煌煌,滿屋生輝。
李光昭獨占著最前面一張桌子,兩個仆人侍立在他身后。他左顧右盼,甚為自得。
其他桌旁坐著的也是富紳模樣的人,看著李光昭那個樣子,都露出不屑的神情。
最后面一張桌子旁,坐著穿便服的伍廷芳,他默默地啜著茶,等待著開演。
七歲紅裊裊婷婷走了出來。她二十多歲年紀,穿一件緞面隱花的大紅緊身旗袍,鬢邊插著一朵紅花,上得前來,深深道個萬福。嫵媚中透著幾分冶蕩的眼風,向四周那么一掃。接著,她站在鼓架旁。鼓板一響,唱將起來
二八的那巧扮佳人她也懶得梳妝,
崔鶯鶯得了那么不丁點兒的病??
剛唱兩句,轟然一聲,滿座叫好!
幾個富紳便將早已備好的銅錢大把大把往紅氍毹上撒去。
李光昭一見,向身后仆人做個手勢,兩個仆人便從隨身帶著的布袋里掏出小銀錁子,扔到氍毹上。
七歲紅一見,朝李光昭飛了個媚眼,繼續唱道
躺在牙床上半歇半臥,業呆呆慢悠悠一心盼想那張郎??
那幾個富紳見這情形,哪里肯服氣,有兩人竟從身上掏出小錠銀子扔去!
頓時,戲圍子里面像開了鍋似的,人聲鼎沸。怪叫聲,口號聲響成一片,有的人干脆跳到桌子上,手舞足蹈,亂嚷亂跳。七歲紅的唱腔完全被淹沒了??
第八章 社狐廟鼠(六)
李光昭倏地站起,一拍桌子,大聲道:吵什么吵!老子今晚把這小娘兒包下了!
他說著,走上前去,從懷里掏出一張三千兩的銀票,舉在手里晃了晃,塞進七歲紅的懷里。
所有的人都被他鎮住了。
七歲紅更是喜出望外,拉著李光昭道:這位爺不要走,今晚我就專唱給您聽了!說著,再啟鼓板,嬌滴滴唱道
立刻姑娘的病好離了牙床。
強打著精神走上兩三步,
唉喲可不好了!
大紅緞子的繡花鞋底兒怎么會當了幫??
坐在最后的伍廷芳默默將茶碗放下,離開了戲園子。
??
李光昭大模大樣地坐在直隸總督府花廳椅子上,等候著李鴻章的接見。
伍廷芳走出來,見著李光昭,不由一驚,是你?
李光昭:你認識我?
伍廷芳嘴角掛上一絲譏誚的笑容,不不,我剛才猛的一下看走眼了。
他在李光昭對面椅子上坐下,尊駕是欽派來采購南洋木材的?
李光昭:正是,我定購的三船南洋木材,即日抵達天津港口,特來請李中堂李大人給換個文,令海關準予放行。
伍廷芳:李中堂今天沒空接見你,他已給海關打了招呼,你自己去辦手續吧。
內室,伍廷芳密報說:昨天我在利得大茶樓的戲園子里,看到用大把銀子捧坤角的就是這位主??
李鴻章沉吟道:按說一個當差的不敢如此揮霍呀,他哪來的那么多錢呢?
伍廷芳:我看這家伙來路不正,悄悄兒向他的仆從打聽了,說是戶部給他撥了六十萬銀子采購木材。
李鴻章猛地站起,六十萬,這正是我北洋海軍的炮彈錢呀!怎么就被他弄走了呢?
這里面有蹊蹺??他背著手來回踱了兩步,停住腳步對伍廷芳說,你去杏蓀那兒,叫他明兒親自去碼頭看看,務必留個心眼兒!
伍廷芳:是。
六
天津港碼頭,一根根剛從海輪上卸下來的木材堆積的如小山一樣。
幾個隨從正指揮著搬運力伕將木材裝上騾馬大車。
李光昭背著手站在一旁監督,一個仆人給他撐著一把黑布洋傘擋日頭。
盛宣懷帶著兩名海關人員和一隊兵丁匆匆趕來。
盛宣懷一揮手,停!
兵丁們立即上前去,將那些搬運力伕驅散開來,然后執刀守候在木材旁邊。
李光昭大怒,喝問:你是什么人?
海關人員答道:這是我們津海關道盛大人!
李光昭一聽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盛宣懷,不敢怠慢,連忙躬身道:原來是盛大人,久仰,久仰!不過,他語調一轉,口氣也變得強硬起來,本官也是欽派當差,盛大人為什么要為難本官?
盛宣懷不和他客氣,直截了當問道:你這是從南洋進口的木材?
李光昭:是啊!本官有和洋商簽定的合同在此。況且合同副本不是已呈海關驗訖了嗎?
合同副本多有疑點??說著,盛宣懷走到那堆木材前面,用腳踢了踢一根木材,冷
笑道,你當我沒見過南洋木材是不是?拿這種破爛玩意兒來蒙騙過關嗎?
李光昭從懷里掏出合同,在盛宣懷面前揮舞著,這合同上面還有洋商的親筆簽字,你認不認識?
盛宣懷:你別拿洋商來唬人了,我見的外國人比你見的中國人還多!
他臉一沉,我問你,你丈量木材用的是英尺還是三元尺?
李光昭慌了,當,當然是三元尺??
盛宣懷:我再來問你,你購買這木材用了多少銀子?
李光昭更慌了,結結巴巴地說:報,報關表上不是填了嗎?
盛宣懷:報關表上填的是五萬,可是據我所知,你向朝廷稟報的數目卻是三十萬,是不是這樣?
李光昭:你,你血口噴人!
盛宣懷冷冷地說:我是不是血口噴人,咱們見了李中堂再說!
李光昭一邊往后退,一邊嘴硬地說:我乃朝廷欽派,有什么事咱們京城去理論,我才不和你見什么李中堂??
他轉過身,一溜煙跑了。
直隸總督衙門內廳,盛宣懷向李鴻章匯報:用英尺代替三元尺,在尺寸上占了不少便宜;說好的是南洋木材,卻不知從哪兒弄來一堆爛木料,以次充好;買木料只用五萬銀子,卻報銷三十萬,這三筆下來,這家伙可賺飽了!
哎呀!伍廷芳在一旁驚叫道,這家伙不就是個騙子嗎?
李鴻章對盛宣懷說:你當時為什么不把他抓起來?
盛宣懷:他那欽派頤和園工程監督的身份,可不是假的,我不敢貿然行事。
李鴻章:正因為如此,他怎么騙到這個身份,里面就更有文章了。將他抓起來,順藤摸瓜??
他咬著牙發狠道:我正想弄清楚,朝廷的銀子是怎樣落入這些蠹蟲之手的!
盛宣懷:他那個欽派的身份??
李鴻章:不管他,抓!
利順德大旅館,馬三俊率著幾個如狼似虎的親兵,砰地一腳,踹開了一個房間門。
豪華的室內,空蕩蕩的不見一個人影??

2013-08-22 09: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