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九章 窩里斗
走向共和 第九章 窩里斗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九章 窩里斗(一)
一
儲秀宮太監住房,房間陰暗簡陋,狹小的除了那張鋪炕外,幾乎沒有插腳的地方。
李光昭蜷縮在鋪上,那神情就像一只被獵人追逐的狐貍躲藏在洞穴里面一樣。
小德子坐在他對面,也是滿臉焦急的神色。
小德子:你躲在我這兒,也不是個事啊!宮里規矩森嚴,萬一查出來,你我的腦袋搬家是小事,恐怕連李大總管都要吃不了兜著走!
李光昭:你叫我怎么辦?如今外面滿世界都是李鴻章的人,我前腳剛從你這兒跨出去,他們后腳肯定就會趕上來把我逮住。到那時,誰也撈不著個好!
小德子:我怎么聽著這話有點威脅的意思?
李光昭:我現在一條命拿捏在你手中,怎么還敢威脅你?不過話又說回來,老弟,咱們總不能有好處的時候,就瓜兒甜棗兒蜜,出了點什么事,就上樓抽梯,過河拆橋啊!
小德子:你這話就說重了,担心歸担心,這時候怎么著我也不會把你往外攆呀!這樣吧!我還是去稟告李大總管一聲,只要他老人家點頭了,就是李鴻章知道你在宮里,就算他有三頭六臂,也只能干瞪眼。
??
李鴻章宅邸,盛宣懷將一份文件呈給李鴻章,說:雖然和美國人談得很艱苦,但總算達成了協議,我們合辦的銀行呢,就叫華美銀行。制定了簡明章程共十三款,請中堂過目??
李鴻章接過章程,戴上老花眼鏡,細細看起來。
馬三俊匆匆走進來,大人,李光昭的下落打探到了!
噢?李鴻章放下章程。
馬三俊:還真如大人所估計的,這狗雜種躲進了宮里。
盛宣懷:這卻難辦了!
馬三俊:有什么難辦?咱帶幾個人,月黑風高,進得宮去,神不知鬼不覺把他揪出來不就得了?
盛宣懷:不行,事情萬一泄露,那可是滔天大罪呀!
馬三俊:抓又抓不著,揪又不敢揪,總不能指望他自己從宮里跑出來,送肉上砧板吧?
說得好!就要他送肉上砧板!李鴻章輕拍一下桌子。
馬三俊:大人有主意了?
李鴻章:把他從宮里逼出來!
盛宣懷:怎么個逼法?
李鴻章:你來辦,把這事捅到洋人的報紙上去!我甚至替他們想好了一個洋標題,神圣的紫禁城,什么時候變成了藏污納垢的地方?
盛宣懷笑得差點背過氣去,這,這個標題??好,好極了!
??
毓慶宮,啪!光緒將一份報紙拍在御案上,氣得嘴唇直哆嗦:讓洋人看了這么一個大笑話,成何體統?傳朕旨意,搜遍紫禁城每一個角落,務必將這個李光昭找出來,繩之以法!
一個太監問:稟皇上,儲秀宮也搜嗎?
光緒頓了一下,儲秀宮那里,朕自會與太后老佛爺說去。
??
儲秀宮,寢房,李蓮英閉眼靠在太師椅上,吧嗒吧嗒抽著水煙袋。
小德子跪在他腳邊,一邊給他捶腿,一邊說:我看李鴻章已經發覺李光昭就藏在宮中,我一出去,總覺得四面都是眼睛盯著我??
李蓮英:作賊心虛,這就叫做賊心虛。
小德子訕笑著說:大總管說得是,我這心里一天到晚是懸著??
李蓮英:那你打算怎么辦呢?
小德子:只有想法子讓他逃得遠遠的??
李蓮英:只要一出宮墻,他就會落在李鴻章手中。
小德子:那就讓他繼續貓在我那兒?
李蓮英:老佛爺要知道你把一個大男人藏在宮中,看她不活剝了你!
小德子可憐兮兮地說:這不叫做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嗎?
李蓮英淡淡地:上天是無路,入地嘛,倒是門兒開著哩!??
小德子一驚,抬頭望去,正碰見李蓮英眼中的寒光,他不禁打了個冷噤。
一個小太監進來跪稟:大總管,老佛爺叫您。
李蓮英又吧嗒兩口煙,這才磕了磕煙袋,起身走出去。
??
太監住房,一道宮墻,鎖住沉沉夜色。不時傳來的更柝聲,反添幾許恐怖凄清。
炕鋪上放著一張小桌,桌上擺著幾碟菜肴。
小德子端起酒壺,給李光昭斟上一杯酒,笑嘻嘻道:這下好了,李總管答應把你平安地送到廣州去,我也就放心了。胡亂弄了幾個菜,算是給老兄餞行吧!
李光昭端著酒杯說:這次眼看著我們就要大發了,沒想栽到李鴻章那個老小子手里。不過,也沒什么,這年頭只要腦瓜子活,弄錢還不容易!何況我還結識了德公公你哩,你說是不是?
小德子連連點頭,老兄說的是,下次我們還來個空手套白狼!來,喝了這杯酒,我送老兄動身!
??紫禁城附近,街燈昏黃。
幾個人影朝這邊走過來。
小德子走前面,李光昭隨后,再后面是兩名高大的太監。
李光昭一邊走一邊張望,生怕哪個黑暗角落里會竄出幾個人來,將他逮住。
小德子倒是很鎮定地在前面帶路。
他們拐進了一條胡同。
第九章 窩里斗(二)
看著黑黝黝的胡同深處,李光昭停住了腳步。
小德子回過身來,怎么不走了?
李光昭:不對吧,送我去廣州,怎么跑到胡同里來了?
小德子啞啞地笑了。
李光昭預感到什么,驚恐地問:兄弟,你要干什么?
小德子:我要干什么?你老兄這樣一個聰明人,咋就還不明白呢?
聽罷,李光昭回身就跑。
兩個太監早一邊一個,牢牢挾住了他。
你想殺人滅??李光昭喊道。
一個太監迅速將一團破布塞進他口中。
小德子:不是我想殺人滅口,是上頭。
面對著李光昭怨毒的目光,小德子用手朝頭頂上一指,咱哥兒倆結交一場,我讓你死個明白!本來你躲在宮里,誰也奈何你不得。可不知誰把消息捅到洋人報紙上去了。皇上大怒,又去找了太后老佛爺。李大總管怕担待不了,這才起了要你死的心。死在宮里說不明白,死在宮外面,明兒個尸首被人發現,就沒人對咱們紫禁城說長道短的了??
李光昭一邊聽小德子說這番話,一邊唔唔在兩個太監胳膊彎里掙扎,那模樣恨不得把小德子一口吞掉!
小德子看他那樣子也有些害怕,呵令兩名太監:還不動手?
一名太監便掏出一根繩子,套住李光昭脖子,兩人分別拽住繩子兩頭,剛要用力,忽然暗處竄出幾個人影,為首的閃電般用手指在兩個太監身上點了幾下,兩個太監便嗵地栽倒在地。
小德子轉身想逃,已被另外的人按倒在地。
為首的人將一把閃著寒光的鐵刀擱在他頸上,冷冷道:爺今日不殺你,你回去給你家主子報個信,日后倘若再和你爺爺作對,撞在爺手中,便有八個吃飯的家伙爺也給他割下來!
??
李蓮英寢房,小德子跪在那兒,臉已經腫起老高,他還在左一掌,右一掌地叭叭打
著自己的嘴巴。
李蓮英坐在椅上,微閉雙目,似在聆聽絲竹之音。
血從小德子嘴角滲出來,滴落在地。
小德子用手背揩了一下嘴角。
李蓮英倏忽睜開眼,冷冷地說:不要揩,吞回去。還有地上的血,舔了,吞進肚里去。
小德子驚懼地望著他,李蓮英面無表情。
小德子不敢違抗,趴在地上,舔著血跡,吞咽下去。
李蓮英把頭往椅背上一靠,道:這就叫打落牙齒往肚里吞!李鴻章這次給咱們吃了一個啞巴虧,咱們得長點記性。
小德子抬起頭來,那是一張因仇恨而扭曲變形的臉。
二
書房,李鴻章在看李光昭的供狀。李蓮英和慶郡王愛錢,翁同龢愛名,我就投其所好,分別以金錢和名譽去賄賂他們??
說著,李鴻章嘴角情不自禁地露出一絲冷笑,又繼續看下去,邊看邊說:戶部批的六十萬銀子,送給李蓮英十萬,慶郡王五萬,小德子一座四合院,折合銀一萬二,買假南洋木材五萬,各項打點、回扣八萬,計銀二十九萬二,其余二十一萬八千兩已被我揮霍??
看到這里,李鴻章不禁拍案恨道:這批蟊賊!該殺!
在旁邊侍候的紅兒被他嚇了一跳。
??
養心殿西暖閣,氣氛異常。
門外,除翁同龢外,六部堂官都到了,一個個站在那里,面色肅然。
殿外大坪里,聚集著一大幫品佚較低的官員,這里一堆,那里一群,議論的聲音雖低,卻不時傳了過來:
李中堂這個奏折厲害,非要追查到底不可!
李光昭要亂咬亂攀就麻煩了。
聽說??都牽扯進去了!
胡說!他怎么會?
怎么不會,你沒看見他今天都沒來嗎?
??
西暖閣內,李鴻章的奏折放在光緒旁邊的榻幾上。
翁同龢直挺挺跪在榻前。
光緒坐在那兒,一言不發,胸膛卻劇烈起伏著。
翁同龢沉痛地說:李光昭詐騙一案,臣身為主管戶部的大臣,難引其咎。他從袖中掏出一個奏折,這是臣自請處罚的奏折,請皇上御覽。
光緒接過奏折,看也不看,往榻幾上一扔。
翁同龢:皇上??
光緒爆發地問:你自請處罚有什么用?朕要的是怎么追回這六十萬兩銀子!
翁同龢愧疚低頭。
光緒:朕就不明白,你翁師傅這么一個明白人,怎么就會那么大方,一下子就給他批了六十萬?
翁同龢:臣見他是內務府推薦來的,又有慶王爺的批文,所以就??
光緒打斷他,那就讓內務府給他銀子啊!那就讓慶王爺給他銀子啊!朕還要你管這個戶部作甚么?
見翁同龢羞慚自責的樣子,他又不忍心了,你且起來說話。
翁同龢謝恩站起。
光緒:外面沸沸揚揚傳說,你受了李光昭多少好處??
剛站起的翁同龢又嗵地跪下,眼里頓時泛起一層淚花,他為先父與臣編了一本書法集子,臣已付了他五百兩銀子。除此而外,臣并未受過他半點好處。
光緒:這就是了。朕是知道翁師傅的廉潔的,只不過名利,名利,名在利前啊!
在翁同龢聽來,光緒這話比罵他沽名釣譽還要利害。他盡力支撐著自己,嘴唇顫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
第九章 窩里斗(三)
儲秀宮內,一頭烏油油的頭發披散下來。
一雙手輕托著烏發,靈巧地擺弄著。
烏發中有一根白發,那雙手借著梳頭,順勢輕輕一帶,將白發拽下,拢進袖內。
慈禧從梳妝臺的鏡子里反窺著李蓮英每一個細小的表情和動作。
李蓮英邊梳邊贊嘆道:老佛爺這滿頭青絲,恐怕是瑤池王母娘娘給的吧?
慈禧微笑道:小李子,你這嘴可真夠甜的。
李蓮英:奴才不是嘴甜,奴才說的是大實話。
慈禧也不回頭,只是對著鏡子,反手從李蓮英袖筒里拽出那根白發,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小李子,這怎么說?
李蓮英惶恐跪下,老佛爺恕罪,奴才拿這顆腦袋担保,奴才給老佛爺梳頭梳了幾十年,也就發現這一根白發。
慈禧:起來吧,沒事。你也是一番苦心,要真一個人成天在我耳邊聒噪,老佛爺,您這兒有根白發!老佛爺,您那兒有根白發!說也把人說老了。
李蓮英由衷地說:老佛爺這話透徹,說得奴才心里明鏡似的。
慈禧:太明白也不行。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小李子,你知道這道理嗎?
李蓮英:知??不知道。奴才怎么會知道這些圣賢的道理呢?
慈禧:這就是說呀,水太清澈了,就養不活魚;人太明白了哩,身邊就連個伴兒也沒有,活著也就太沒意思了。
李蓮英:老佛爺的解釋,比孔圣人都高出多少倍了。
慈禧依舊不緊不慢地講道:所以哩,我也不能成天琢磨著你們這些奴才背著我干了哪些壞事,就比如李光昭這個案子吧??小李子,你的手別顫抖??你們有些什么貓膩我都不管,我只要修園子的木頭,一根也不能少??
說話間,一個高高的烏黑發髻已經梳好,李蓮英捧過那頂綴滿了珠寶的圣母皇太后玉冕。
對著鏡子,慈禧親手戴在頭上。
三
天津,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衙門,花廳內,就坐著李鴻章、盛宣懷、伍廷芳三個人。
李鴻章:李光昭現在攥在咱們手里,一定要通過他將銀子追回來,能追多少是多少。我還準備上個折子,請皇上太后降旨,凡與此案有牽連的人,應一律嚴懲,以儆效尤。這件事,就交給廷芳具體去辦??
伍廷芳點頭。
李鴻章:再就是杏蓀那里,與美國合辦華美銀行的十三條章程我都看了,尚屬妥當,俱
可照準。你明天就和他們簽訂合約吧!
??
盛宣懷宅邸,圓桌上,擺著一式雙份中英文的華美銀行十三條簡明章程與合約。
盛宣懷舉起葡萄酒杯,向美商代表米建威、巴特道:預祝我們的華美銀行成功,干杯!
米建威和巴特滿面笑容,也舉起了酒杯,干杯!
談判成功,米建威顯然非常高興。他與盛宣懷碰杯后,又與翻譯碰了杯。然后走到侍立在旁的兩個仆人面前,左手端酒杯,右手伸出去道:謝謝你們的服務!
那兩個仆人顯然被他這一手弄懵了,怯生生地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又火燙般的縮回來。
??
翁同龢宅邸,一頂藍布小轎停在門口。
轎簾一掀,修眉鳳目的張謇從轎內鉆出來。
看門的老家人驚喜道:是狀元公呀?請進,快請進!
一只香楠木馬鞍式書桌擺在書房中間,上面除文房四寶外,還堆放著一大摞公文。
東墻下并列四座書架,上面是各種京版書籍。西墻卻是兩架文杏十景櫥,本應陳列古奇珍玩的櫥中,是一篋篋古本書籍。
正中壁上,掛著翁同龢自撰并書寫的對聯:
文章真處性情見,
談笑深時風雨來。張謇看著這幅對聯,感慨地說:每次來,看到恩師親自書寫的這幅對聯,總是感慨良多,恩師的書法,真是出自天籟啊!
翁同龢連連擺手道:以前人夸我書法,我雖口頭謙虛,心內卻沾沾自喜。今日季直夸我書法,那就是罵我了!
張謇驚詫道:恩師何出此言?
翁同龢:李光昭一案,他投其所好,贈我以《書海雙楫》,致使我清名受損。圣上說我名在利前,真是誅心之論呀!
張謇:事情已經過去了,恩師不必如此自責。
翁同龢:事情并未過去,李鴻章還在那兒揪住不放哩!再說國家白白損失了六十萬銀子,身為戶部主管,我又怎么能不懷疚自責呢?
張謇沉默了一會兒,從袖內掏出一份抄卷道:六十萬的損失是追不回來了,但這里有一筆出賣江山社稷的天大損失,卻靠恩師挽回!
噢?翁同龢掃了一眼抄卷,華美銀行章程??這是怎么回事?
張謇:一句話吧,李鴻章正準備借洋款,與美國人合辦銀行。
翁同龢驚得站了起來,你是怎么得知這個消息的?
張謇:說來好笑,我一個仆人與盛宣懷的一個仆人是老鄉。那一日兩人遇見,盛宣懷的仆人炫耀,他曾與洋人握過手,就這樣把消息給泄露了。我當初還不敢相信,又以二兩銀子的代價,讓那仆人弄到了這個抄卷,一看之下,震驚不已。這才趕來稟告恩師的。
第九章 窩里斗(四)
翁同龢不再說話,重新坐下,細細翻閱那抄卷,眉頭不時皺起。
書房里靜靜的,只聽見翻動紙頁的沙沙聲。
良久,翁同龢嘆了一口氣,把抄卷放在書桌上。
張謇以詢問的眼神望著他。
欺君枉法,越俎攬權。翁同龢嘴里輕輕吐出八個字。
張謇:恩師打算怎么辦?
翁同龢站起,手按書桌,果決地說:立即上奏皇上皇太后,中止籌辦華美銀行。
張謇:不過??
翁同龢敏感地問:不過什么?
張謇:朝野皆知您與李鴻章素存齟齬,此次李光昭案又受了些牽連,如果此時您出面彈劾李鴻章,是不是會讓人以為挾私報復,又會使恩師清名受損?
翁同龢慷慨激昂地說: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名聲只不過是我的羽毛,如果因為愛惜羽毛,而使國家蒙受巨大的損失,那不但要遭天下人詬罵,清夜醒來,捫心自問,我將何以為人?
張謇激動地站起來,向翁同龢深深一揖道:恩師此語,鶴唳長空,令人感佩之至!學生這也去聯絡御史,上書彈劾,務必不讓李鴻章賣國之舉得逞!
??
天津,盛宣懷宅邸,臺階下,跪著曾和美商米建威握過手的兩個仆人中的一個。
兩個清兵上前,將他架起,帶走。
??
李鴻章官邸,盛宣懷苦笑著,本來消息封鎖的鐵筒般似的,誰又能料到竟因為那個奴才和洋人握了手,以為炫耀,給泄露出去了呢?我已吩咐將那個奴才關了起來,嚴加懲辦。
李鴻章:現在事情已鬧得滿城風雨,再懲辦那個奴才又有什么用?我這就上個奏折,將中美合辦銀行的好處說與皇上太后聽,乞請圣上批準。你呢,馬上趕往京師,去總理大臣衙門與六部堂官處探詢,有什么消息,即刻告我。
四
京城,都察院大廳,各道御史和翰林院、國子監的清流文官幾乎都到齊了。
群情激憤,人聲鼎沸,只看見一張張憤怒的臉,都聽不清他們在說什么了。
公案旁,一名御史正在奮筆疾書請即停津沽洋銀行疏。
張謇和另外幾名翰林圍在他旁邊。
張謇慷慨激昂地在口述。
張謇從里面走出來。
鼎沸的人聲靜下來,大家都將詢問的目光望著他。
張謇做了個請的手勢,文官們立即爭先恐后涌進大廳。
公案旁,文官們排成隊,依次在奏折上簽上自己的名字:張謇、文廷式、盛昱、黃體芳、黃煦??
毓慶宮,御案上,一邊是李鴻章請求開辦華美銀行的奏折;一邊是請即停津沽洋銀行疏,折子后面是密密麻麻一大片簽名。
翁同龢站在御案前,略顯激動地給光緒說著,光緒專注地聽著,手中那份華美銀行簡明章程,被他下意識地越捏越緊,皺成一團。
??
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俄國公使喀西尼像頭熊一樣,坐在太師椅上,用粗大的手指指點著一份華美銀行簡明章程詢問。
奕劻賠著笑解釋。
喀西尼站起來,威脅地晃動著食指,朝外走去。他的背影剛消失,英國公使歐格訥氣勢洶洶闖進來,將華美銀行簡明章程往桌上一摔,揮動著手臂,高聲叫嚷起來。
一個仆人給他端上茶,碰著了他揮動的手臂,茶水四濺,燙得他連連甩手。
奕劻親自用衣袖給他揩去茶水,又扶他坐下。
歐格訥氣呼呼地剛坐下,同樣手里攥著一份簡明章程的法國公使,又出現在門口。
??
慶王府內廳,一臉疲憊的奕劻由著侍女脫下袍服頂戴,癱坐在太師椅上。
一個侍從匆匆進來,跪稟道:翁同龢翁師傅求見主子!
奕劻沒聽清楚,猛地一下坐起來,罵道:媽拉個巴子,還讓不讓本王爺活了?老子讓那些洋人折騰了一整天,回到家里,還不得安生!什么破人,不見!
侍從壯著膽,又說了一句,稟王爺,是翁師傅求見。
奕劻這下聽清楚了,是翁師傅?快,快請他進來!
侍從一邊引著翁同龢往里走,一邊說:咱們主子本來什么人也不見了,聽說是翁師傅您,一疊連聲說請啊??
翁同龢并不答話,只是微笑著隨他往前走。
內廳門口,奕劻只穿著內衣,迎將出來。翁同龢一見奕劻,趨前一步,拜見王爺!
奕劻將他扶住,大聲道:翁師傅來得好,我被那些洋人折騰苦了,正想找個人聊聊!
翁同龢笑道:我就是來陪王爺聊天的。
奕劻:那好,我們今晚就作徹夜長談!
更深漏殘,只有內廳還亮著燈光。窗紙上,映出兩個促膝談心的人影??
五
儲秀宮內,榻幾上也擺著華美銀行簡明章程。
慈禧用中指和小指上帶著兩寸多長金護指的右手,輕輕捏起了這份章程。
慈禧:鬧得滿世界雞犬不寧的,就是這薄薄幾頁紙?
奕劻垂手答道:是。
慈禧:李鴻章的奏折我也看了,他說的也有道理啊!辦海軍、修鐵路,還有好多雜七雜八的事要他應付,苦于經費不足。戶部又不撥款給他,借洋債呢,利息輕重又常受挾制,鎊價漲落復多虧損。那不就像洋人、外國一樣,干脆自己辦個銀行!
第九章 窩里斗(五)
奕劻:我大清和外國情況迥異,開辦銀行,誠如翁同龢所言,利歸外國,害遺中國。
慈禧:難道李鴻章會有這樣糊涂嗎?
奕劻:李鴻章此舉的確有越俎代庖之嫌。
慈禧:越俎代庖、欺君枉法、目無君上,好像都是八十一名御史聯名所上折子上的話,你怎么都搬來了?
慈禧走動兩步,繼續道:我還有一點兒弄不明白,平時你和李鴻章關系還好,今兒個怎么說起他的壞話來了?是不是與翁同龢徹夜長談的結果?
奕劻只覺得脊背上涼颼颼的,有冷汗流出來。他不敢隱瞞,老老實實道:翁同龢昨晚是到了臣那兒??
慈禧:我就奇怪你們平時不太對付的,如今怎么搞到了一起?
奕劻嚇得趕快跪下,臣和翁同龢并無不軌之言??
慈禧:我知道。你雖然有點貪,但對我是沒有外心的,這就是為什么七爺走后,我不光讓你頂替了他修園子的差使,連總理衙門的差使也讓你頂替的緣故。但我要告訴你,少拉幫結伙的,那樣對你沒好處!
奕劻:臣謹記老佛爺訓飭。
慈禧:記得就好,翁同龢昨晚都說了些什么?
奕劻:他以日本與外國合作開銀行受累一事為例,指陳與外國辦銀行的利害。他還說??

奕劻頓了頓,似乎在考慮怎樣措詞。
慈禧不耐煩地訓斥說:別吞吞吐吐的,盡管說!
奕劻:他還說李鴻章坐鎮北洋,軍政外交集于一身,權傾中外。現在又撇開朝廷戶部,企圖把金融大權攬到自己手中,心懷叵測,不可不防!
他敢!慈禧冷笑一聲,又回到榻幾上坐下,翁同龢又是和你深談,又是策動御史遞折諫爭,起勁得很。是不是看到李光昭的事,牽扯到了你們幾個,合起伙來,要報一箭之仇啊?
奕劻:臣以為,翁同龢大節上是好的。
慈禧:李鴻章的大節也是好的。我看他辦這個銀行,也沒什么大錯。
奕劻:不過辦銀行的事,不光朝野震動,連各國公使都天天跑到總理衙門來,糾纏恐嚇,說我們把好處給美國人獨吞了,損害了他們的利益。
慈禧火了:我偏要把好處給美國人獨吞,我中國自己的事,礙著他們什么了?
奕劻叫一聲太后??,便不敢再吱聲。
慈禧也沉默一會兒,對奕劻道:你跪安吧,停辦銀行的事,容我再想想。小李子,你送送慶王爺。
李蓮英:嗻!
奕劻已經離開,慈禧坐在榻幾上,微閉著眼沉思。
李蓮英輕手輕腳返回。
慈禧睜開眼:慶王爺走了?
李功英:走了。
慈禧:他說什么了?
李蓮英:說了。
慈禧:噢?
李蓮英:慶王爺說自從出了辦洋行的事,洋人吵得他太累,準備告病假,讓李鴻章來總理衙門應付幾天。
慈禧:李鴻章來洋人就不吵了?
李蓮英:這個自然。奴才親眼所見,洋人對李中堂之尊敬甚于慶王爺百倍,何況這辦不辦銀行全在李中堂一句話,洋人不敢得罪他的。
慈禧皺起眉頭:唔?
??
養心殿西暖閣,氣氛異常。
門外,包括翁同龢在內的六部堂官都到了,一個個站在那里,面色肅然。
殿外大坪里,又聚集著一大幫品佚較低的官員,這里一堆,那里一群,議論的聲音雖低,卻不時傳了過來:
李光昭案還未了結,華美銀行事又起風波,亂糟糟一場混斗,不知何時收場?
不是皇太后有懿旨了嗎?辦與不辦,是該了斷了。
你說這兩樁事絞在一起,皇上與太后當如何裁處?
那還用說,李鴻章人證物證俱在,穩操勝算嘛!
我看未必,這邊幾個都是通天人物,聯手對付誰誰倒霉!
李鴻章贏!
這幾個贏!
你敢打賭么?
賭就賭??
一個太監出來,高呼:圣母皇太后懿旨!
六部堂官與所有官員頓時噤聲,黑壓壓跪倒一片。
太監:圣母皇太后說,洋人從來沒有安好心眼兒,找他們合伙,難免要吃虧上當,李鴻章那個洋行就算了。圣母皇太后又說,李光昭這個案子,也用不著七挖八查的了,將他推到菜市口一刀砍了,大伙兒圖個清靜??
隨著太監的宣詔
李光昭被五花大綁押至菜市口,劊子手舉起了鬼頭刀??
火光熊熊,一只手將華美銀行簡明章程一頁頁投進火中。
??
李鴻章宅邸,章程的最后一頁漸漸化為灰燼。
李鴻章坐在那里,兀自望著那一小堆灰燼出神。
盛宣懷、伍廷芳、馬三俊都站在旁邊,誰也不吱聲。
一派沉寂。
李鴻章站起來說:什么也別想了!我想布置一個西式客廳,明日你們都過來出出主意。

2013-08-22 09: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