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十章 彗星東來
走向共和 第十章 彗星東來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十章 彗星東來(一)
一
天津,宅邸,李鴻章穿著一件睡袍,坐在那里,看仆人們布置一間西式客廳。
一套寬大的西式沙發被仆人們擺成了長長的一溜兒。
李鴻章站起來,喊住仆人,西式沙發不能按咱們的太師椅和茶幾那樣擺,應該這樣,這樣擺。他比劃著說。
一個仆人問:如果客人來了,大人您坐在什么地方呢?
李鴻章:我就坐在這兒。
仆人:那客人還坐在您的上首啊?
李鴻章:洋人講究平等,尊卑長幼不是分得那么嚴格。
一個書辦早已進來,看李鴻章興致很高,不敢打擾,拿著封電報一直站在旁邊。
李鴻章瞥見了他,問:有事嗎?
書辦舉著電報:袁世凱又從朝鮮發來一封急電。
李鴻章接過電報,哦了一聲。
??
紫禁城寢宮,珍妃從銅臉盆里擰了一把毛巾,遞給光緒。
光緒接過,胡亂擦了幾下臉,就要往外走。
珍妃嗔道:看你,臉都沒擦干凈,就急著要走??
拉過光緒,又擰了一個毛巾,像待孩子一樣,一邊給光緒擦臉,一邊說,不就是一個電報嗎,那樣著急干嗎?
光緒:袁世凱的電報,可就是說的急事,朝鮮國內亂,想請我們派兵代為鎮壓。
珍妃:他們國家內亂,要我們派什么兵啊?
光緒:這是有舊例的。
珍妃:那就派兵唄!
光緒:我們若派了兵,日本也會趁機派兵。
珍妃:那他們也派唄!總不至于跟我們打起來。
光緒:他們就是想找茬跟我們打起來!
??
日本,海邊沙灘,伊藤博文和陸奧宗光都只穿一條短褲,躺在溫軟的沙子上,在進行日
光浴。一定要不擇手段,誘使中國出兵!雖然是在沙灘上,西鄉從道卻是軍服整齊,挺直腰板,坐在那里。
陽光與海風輕撫著他們壯年的身軀,三人都顯得十分愜意。
李鴻章一貫謹小慎微,誘使他出兵是不那么容易的。陸奧一邊說,一邊捧起一把沙子,看著它們從指縫間漏下去,落在自己的肚皮上。
西鄉:決不能放過朝鮮內亂這個機會!我們的軍隊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占領朝鮮,實現征討中國策的第一步!
陸奧:不行,沒有借口的話,外交會陷于被動,國會也不會通過。
西鄉:那我們就逼著中國出兵。
陸奧:不用逼,在朝鮮的袁世凱是個好斗的家伙??
伊藤博文像是沒聽見他們兩人的議論,躺在那里,面對著海平線上那一輪即將落下去的血紅太陽,感慨道:日本真是太小了!日本島國沖出狹窄本土的愿望,什么時候能夠實現呢?自隋煬帝以來,日本朝拜中國的歷史,是太長太長了啊??
說著,他突然跳起來,揮動著拳頭,大聲咆哮道:從現在起,今后的一百年,不,從此而永遠,該輪到中國人臣服在日本人的腳下了!
落日余暉從海上逆照著他矮壯的幾乎赤裸的身體,他全身猶如被一層血光籠罩。
??
漢城,中國駐朝鮮使節袁世凱怒沖沖地對日本駐朝臨時代辦杉村俊吼道:我告訴你,如果你不是個使節的話,我現在就叫人宰了你!
袁君息怒。杉村俊鞠躬道,請容我再解釋一下,我們的目的是為了保護使館和僑民,要出兵的話,也頂多百余名啊!
袁世凱:甭給我玩這一套!我是太知道你們日本人了!百余名的后面就是龐大的作戰部隊吧?
杉村俊:袁君把事情想得太嚴重了,再說貴國也完全可以派兵來朝鮮啊!
袁世凱:那是我們的事,不用你操心,送客。
??
天津,李鴻章宅邸,燭光熠熠,堂上每個銅制燭臺上都已凝固起厚厚一層燭淚。
李鴻章吧嗒吧嗒抽著水煙袋,聽著幕僚議論。
水煙袋的紙楣子燃完了,紅兒拿來一根新的,吹燃,遞給李鴻章,又默默退了出去。
伍廷芳拿著一份電報說:袁世凱已經連發了好幾份電報催促了,日本已經派了四百名海軍陸戰隊員抵達朝鮮,如果朝廷還沒有反應的話,就是示弱!日本人就會得寸進尺,不光朝廷的面子沒地方擱,后果更是不堪設想!
他放下電報接著說:我覺得袁世凱說得有道理,日本人是什么事也干得出來的!
盛宣懷:不至于吧?慰亭是不是有一點夸大其辭了。他就是這么一個人,急于建功立業,總想尋點事出來。
李鴻章吸了一大口水煙,悠悠吐出,這才說道:慰亭毛病也有,見識也有,對他的話要聽,又不可全聽。
伍廷芳:那中堂的意思是??
李鴻章:兵要派,但不必太多,能對付他四百人足矣。
盛宣懷:如果真如慰亭所說,日本四百人后面有大部隊緊隨,我們派少了恐怕無濟于事吧?
李鴻章:這你就不知道了,日本國體制與我不同,像大舉出兵這種大事,一定要經過國會批準。但據我所知,伊藤內閣和國會嚴重對立,在野黨六派攻擊政府極其激烈,而且他們的國民經濟也承受不了,出兵的事肯定得不到國會的批準。
伍廷芳:那我們朝廷的意思呢?
李鴻章:我已請了諭旨,著直隸提督葉志超,太原鎮總兵聶士成,率淮軍一千五百名,赴朝戡亂。一旦內亂平息,即刻撤軍回國。
二
東京,首相官邸。太好了!伊藤博文一拳擊在自己的左掌心,李鴻章終于上當了!
陸奧宗光也毫不掩蓋得意的神情,現在該看我們的了!
伊藤:馬上通知參謀部,混成旅團八千大軍,立即開赴朝鮮,擴大事態,讓陰云變成暴雨!
??
議會大廈內,一群狂徒在拼命叫囂著:
中國向朝鮮舉兵!
保衛帝國的生命線朝鮮!
向中國開戰!
議員們激憤的情緒已達到了沸點!
一名西裝革履留著一撇仁丹胡的議員用手捶得桌子咚咚響,唾沫橫飛地嚷叫:膽小鬼政府不敢打仗,就滾下臺去!
議員們轟然叫好:
贊成!滾下臺去!
??
第十章 彗星東來(二)
伊藤博文和陸奧宗光等閣僚坐在議會大廈的席位上,看看這出他們一手導演的活報劇,兩人嘴角都掛著一絲冷笑。
突然,一個武士模樣的青年人沖了進來,跪在會場之中,高喊道:必須向中國開戰,吾今剖腹明志!
說著,拔出長刀,雙手倒執刀柄,猛力將刀刃插入自己腹中,還深深一絞,剖開一道L形的口子,頓時鮮血如泉噴涌,青年人一頭栽倒在地??
議員們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只聽得撲通!一聲且伴隨著驚呼,又一個人剖腹自殺了!
伊藤博文再也坐不住了,將面前文件一拢,說了聲去皇宮吧,率先離開了會場。
充滿火藥味醒目標題的報紙在東京的大街小巷到處紛飛??
天皇皇宮,正在召開御前會議。
天皇睦仁端坐在寶座上,面沉如水。
寶座兩側,前排坐著陸海軍高級將領,伊藤博文等內閣成員坐在第二排。
他們面前擺放著一個木架,架上掛著白亞麻布繪制的遠東地圖。
天皇陰鷙地說:鑒于朝鮮事變和中國向朝鮮舉兵之形勢,朕已應軍部請求,成立戰時大本營,由朕親任最高統帥,并決定秘密下達戰時動員令!至于開戰的一應事宜,由大本營的伊東佑亨負責向眾卿說明。
伊東佑亨應聲站起,指著地圖說:奉大本營命令,由大島義昌少將率領的一個混成旅團共八千余人,已開始在仁川登陸??
??
朝鮮仁川,大雨嘩嘩地下著,海面一片渾沌。
沙灘上,用軍用油布臨時搭成的戰前指揮所里,一片忙碌緊張的氣氛。
大島義昌少將鐵青著臉站在沙盤前,一個接一個披著濕漉漉軍用雨衣的軍官正向他報到:
第十一聯隊聯隊長林久實報告,本部在仁川登陸完畢!
第十九聯隊聯隊長細井有順報告,本部在仁川登陸完畢!
元山支隊集結完畢!
朔寧支隊集結完畢!
??
大島義昌轉向身邊的參謀官,海軍情況怎樣?
參謀官指著沙盤說:我海軍松島、千代田、吉野等軍艦,已控制釜山和仁川海港,并監視海面、布設水雷!
??
天皇皇宮,伊藤佑亨繼續在地圖上指點,戰爭爆發后,帝國作戰計劃分三個時期實施:第一期,陸軍占領全部朝鮮,擊敗在朝清軍,誘使中國海軍出援;帝國海軍聯合艦隊除配合陸軍作戰外,主要任務是殲滅北洋艦隊主力,掌握黃海、渤海的制海權。第二期,占領渤海灣兩岸的遼東、山東半島。第三期,從渤海灣登陸,直插中國北京!
天皇威嚴的臉上露出了笑意。
海軍大臣西鄉從道見了,禁不住大聲道:陛下一笑,真令人有黃河水變清的感覺!帝國的勝利,是可以預料到的了!
天皇睦仁沒對他的話作出反應,卻道:會議進行許久,眾卿就在這兒用餐吧。
立即,一隊侍者每人端著一個紅黑雙色的漆木盤,盤內盛著米飯和簡單的菜湯,膝行向前,在每個將領和內閣成員面前放上一份。
眾人看天皇時,卻見他面前只擺著一杯涼水。
大臣和將領們不禁同時稽首道:臣等恭請陛下進膳!
睦仁:朕是不會自食其言的,若想朕復餐,那你們就打贏這場戰爭吧!
眾人聲震屋瓦道:是!
??
純子在寫情書,戰爭即將開始,隔著波濤萬頃的大海,加倍思念心上的朝彥君。朝彥君雖然不愿再將純子當做未婚妻來看待,但純子心中的夫君卻永遠是那個娃娃臉的朝彥啊!為了帝國的利益,朝彥君沒有得到純子的貞操,那么,君就去奪取十個、三十個朝鮮或中國姑娘的貞操來彌補吧。深厚的感情無法表達,純子用紅絲線將山川登美子的和歌句繡在手帕上,以表達眷戀之情:白百合插長發上,少女俯首苦思君??
東京,滿街都是太陽旗揮舞,到處都是戰爭的喧囂。
這邊,在發行戰時公債的站點前,人們擁擠著,呼喊著,爭先恐后地購買。
那邊,一群家庭婦女,拍手踏腳,唱起了婦女愛國歌。
一個報童一邊跑,一邊揮舞手中的報紙叫喊:大學者福澤喻吉發表文章《文野的戰爭》,支持政府對清開戰!
純子抱著一個小布包匆匆朝路旁的郵局走來。
忽然,她停住了腳步。
街道那頭,走來一隊應征入伍的新兵。
他們都很年輕,額頭上一個個扎著布條,神情莊嚴得像是去祭神而非參戰。
他們的父母姐妹默默跟在后面,一個個也是神情莊嚴,但看得出幾位母親的眼眶紅腫著。
突然,一個母親哭喊出聲,我不要戰爭!不要我的孩子去送命??
她的喊叫剛出口,她旁邊一個年老的男人一拳將她打倒在地,罵道:混蛋!你想讓山本
家蒙受恥辱嗎?
那個可憐的母親不敢再吱聲,從地上爬起來,抽泣著跟在隊伍后面。
隊伍前面的人舉著一面白色長幡,當看到長幡上那三個黑色大字時,純子驀然像遭電擊:祈戰死!
一陣激動使得純子身體顫抖起來,她低下頭,加快步伐,走進了郵局。
隔著柜臺,純子雙手捧著小布包,遞給了郵局營業員。
營業員:看你這珍重的樣子,是寄給在前線初戀情人的嗎?
您說對了。純子雙手放在膝上,深深鞠躬道,請務必送到,拜托了!
??日本聯合艦隊在海面游弋。
艦上的巨炮直指不遠處的朝鮮海岸。
朝彥十五郎坐在吉野號的炮管下,正在看純子的來信。
他身邊放著打開的小布包,里面有一塊繪有日照大神像的護身符和用紅絲線繡有兩行小字的一方手帕。
朝彥讀完信,抬起頭,眼光更加堅毅。
他用手帕包好護身符,小心揣進懷里,然后將信送入口中,慢慢嚼碎??
第十章 彗星東來(三)
三
北京,天橋鳥市,無數振翅鳴叫的鳥兒。
這幾天的鳥市特別熱鬧。
熱鬧在于來買鳥的人特別多,而且他們大多數是出手闊綽,一買就是幾十只,甚至上百只鳥兒。
一個外地來天橋逛鳥市的人看著詫異,不禁問旁邊一個遛鳥的老頭道:大爺,這都是些什么人呀?一買就是這么多只鳥?
老頭:他們呀,都是各個王府的蘇拉,或者是達官貴人家的仆人。
外地人:他們買這么多鳥兒干嗎呀?
老頭:放生唄!
外地人:什么放生呀?
老頭:嗨,你連放生都不知道呀?告訴你吧,眼看著太后老佛爺萬壽圣誕一天天臨近了,到她老人家生日的那天,要放生一萬只鳥兒,那叫萬鳥朝鳳,大吉大利。
外地人連連點頭:哦,我今兒個算是長見識了。
??
總理府衙門,好些仆從在忙碌著。
他們將大紅彩帶結在門楣上,又將映出恭賀圣壽、普天同慶等字樣的大紅燈籠高高掛起,一派喜氣洋溢!
大廳內,慶親王奕劻和李鴻章分坐在茶幾兩旁,兩人都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奕劻:少荃呀,現在日本大軍源源不斷涌進朝鮮,我看他是想逼咱們開戰啊!
李鴻章悶悶地說:是想逼咱們開戰!日本人陰險狡詐,早有蓄謀,如今惟有與他交涉,提出兩國同時撤軍,方能避免戰爭,不墮入其奸計之中??
正說著,門外報:日本國代理公使小村壽太郎到!
小村壽太郎繃著臉走進來。
李鴻章一抬手,坐。
小村坐下,仆人端上茶盅。
奕劻看李鴻章一眼,那意思是,你來說吧!
李鴻章咳一聲,慢騰騰開口道:請閣下來是想問一問,貴國為何將大批軍隊派赴朝鮮?
小村:那是為了保護我國駐朝鮮公使館,以及在朝鮮的僑民利益。
李鴻章:如今朝鮮內亂已停,局勢已經安定,貴國軍隊沒有事可干啦?
小村壽太郎譏諷道:難道中國的軍隊就有事可干嗎?
李鴻章馬上接著他的話說:既然都沒事可干,那何不兩國同時撤兵?
小村頓了一下,結巴道:這,這個??他鎮定下來,蠻橫地說:帝國軍隊一旦進入朝鮮,決不撤出!
李鴻章也嚴厲地說:你們賴在朝鮮干什么?是想挑起戰爭嗎?
小村露出微笑道:不,我們是知道儒家和為貴的道理的,我現在代表我國政府,慎重向貴國建議,日中兩國共同幫助朝鮮改革內政。說著,他從口袋里掏出一份文件,這是我們擬定好的方案,請慶親王和中堂大人過目。
奕劻稀里糊涂剛要伸手接過方案,被李鴻章一把搶過,往小村旁邊的茶幾上一扔,聲色俱厲地吼道:貴國無權干涉朝鮮內政!
小村壽太郎一愣,臉上的微笑立即消逝。他站起來,變戲法般從另一個口袋掏出又一紙文件,鐵青著臉道:那好,鑒于我與貴國已無溝通之可能,我代表帝國政府正式向貴國遞交絕交書,嗣后倘有不測之變,我國政府不任其責。
說完,他走到李鴻章面前,將絕交書往茶幾上一拍,洶洶地轉身走了。
李鴻章氣得對著小村背影,啐道:天殺的倭寇!
??
儲秀宮,慈禧坐在椅子上,兩個宮女將一件用金絲彩線繪有龍鳳圖案的黃緞錦袍抖開來,準備讓她試穿。
奕劻和李鴻章垂手立在一旁。
宮女甲小聲對宮女乙說:倒了,倒了!
宮女乙:怎么個倒了?
宮女甲:往常的龍鳳圖案都是龍在上,鳳在下嘛!
宮女乙:可這衣服明明沒拿倒啊,莫非是圖案繡倒了?
慈禧淡淡地說:你們在那里嘀咕什么?讓慶王爺看看不就得了!
奕劻過去一瞧,想也沒想就說:衣服沒拿倒,圖案也沒繡倒,應該是鳳在上,龍在下!
李鴻章聞言偷眼望去,果然見那錦袍上是一只彩鳳,翱翔于九條盤龍之上。不覺身體微微一顫。
李蓮英眼尖,問道:怎么,李中堂瞧著稀罕?
李鴻章一怔,正不知怎樣躲過李蓮英射過來的這支暗箭,慈禧卻替他解了圍,你這個小李子也真是,人家李中堂又不是裁縫,他怎么有閑心管你這些事兒!
說著,慈禧站起身,一邊讓李蓮英和兩個宮女試穿黃緞錦袍,一邊問:到底和小日本打不打這一仗,你們是來問我這個的吧?
奕劻和李鴻章同時道:太后圣明!
慈禧:那我也實話告訴你們,我心里沒底。若說打吧??我四十歲生日,穆宗殯天;五十歲生日的時候呢,偏又趕上和法國鬼子開戰;好不容易盼到六十大壽,就想著怎么著也該好過一個生日了吧,可這小日本偏偏又趕在這當口來找麻煩!你說別扭不別扭。若說不打吧??我堂堂大清看著倭寇它一個蕞爾小邦張牙舞爪的,欺負上門來了,又實在咽不下這口氣!思來想去,只好把這難題交給皇上和你們了,也就是說,怎么著對付小日本,由皇上全權處理!明兒個上朝,你們君臣務必拿出個妥帖的法子來??不過呢,我還是那句話,六十
大典,無論如何不能礙著了!
奕劻糊里糊涂,偏要落實一句:奴才體會圣意是不想打嘍?
慈禧臉一沉,罵道:混賬!我什么時候說過不打了?不是說,一切交給皇上做主嘛!
奕劻嚇得不敢再吭一聲。
李鴻章心里明白,上前道:臣已知太后圣意,謹領懿旨。
??
翁同龢宅邸,甲午狀元張謇,侍讀學士文廷式等好幾個清苑名流都聚集在書房里,一個個面色凝重,將目光都注視著坐在書案后面的翁同龢。
第十章 彗星東來(四)
翁同龢沉默著,半晌,才徐徐道:請諸位來,是想為明日的御前會議做些準備。面對倭寇猖獗尋釁,倒底是戰是和,想聽聽諸位的意見??
一個叫黃紹箕的說:應該先知道圣意若何?
文廷式:珍妃娘娘說,皇上是想打的。太后呢,似在兩難當中??我看她老人家心里是不想打的。
翁同龢:李鴻章最明白太后的心思。
張謇:他也不想打。
黃紹箕:北洋海軍、淮軍都是他的私家軍,一打,他就要大蝕血本。
文廷式嚴正地說:他不想打,逼也要逼著他打!據廷式所知,朝臣中十有八九是力主對倭寇開戰的。另外,湖廣張之洞、兩廣劉坤一等督府,都紛紛上書請戰,真可謂同仇敵愾!李鴻章若以一己私利而置國之安危不顧,他將遭千夫所指,遺臭萬年!
翁同龢贊同地說:你說的很好。我想過了,這個仗是非打不可。其一,一鼓蕩平倭寇兇焰,保我大清江山永固;其二,圣上自親政以來,因多方掣肘,未能有大建樹,正好通過此役擊敗倭寇,成就圣上偉業,如此圣上方能天威日隆,真正主宰朝綱了??
黃紹箕:若打敗了也有一大好處。
出語驚人,眾人都愕然望著他。
黃紹箕:朝廷目前能用之軍,淮軍和北洋水師而已。若戰敗,是李鴻章敗也!李鴻章敗,則吾輩興,吾輩興,則國家興矣!
一個官員拍案叫絕道:黃兄此論,真正深刻到骨髓里面去了!
張謇卻搖頭道:我卻不敢茍同。吾輩與李鴻章雖政見不同,卻都是大清臣民,都是中國人,哪有見中國給打敗了還叫好的!
黃紹箕冷笑道:黃某快人快語,只是沒有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矯飾罷了!
翁同龢沉下臉,嚴肅地對黃紹箕說:季直的話不是矯飾,是春秋大義!難道中國敗了你會高興?他轉對眾人,不管怎樣,諸位主戰的立場是一致的,明日朝堂之上,定要申明大義,輔助圣上,不讓主和謬議得逞!
四
養心殿正殿,濃濃的戰爭陰云,似乎也籠罩在朝堂之上。
幾位王爺,翁同龢等軍機處諸大臣以及張謇、文廷式等翰林、御史們都是神態凝重,有的甚至顯出慷慨以赴國難的樣子,使本來就緊張的氣氛更顯得不同尋常。與他們相比,李鴻章雖然鎮靜如常,但臉上也比往日多了幾分沉重。
光緒說話了,眼下日本咄咄逼人,開戰有不可避免之勢。李中堂,朕想先聽聽你的意見?因為是親政以來,第一次獨力主持如此重大會議,光緒內心異常激動,這從他年輕臉上的紅暈,微微顫抖的語調,都可以看出來。
李鴻章沉住氣答道:回皇上的話,臣以為目前是戰是和,不可輕易結論。惟有一方面積極備戰,一方面敦請英、俄等國,居間調停,視形勢發展而定。
光緒:若調停不成,打起來我大清能操勝券否?
李鴻章:不能。
光緒臉色變了,為何不能?
李鴻章:若以陸、海而言,臣可調之軍只有淮軍和北洋水師。淮軍兵力不厚,除駐扎直隸,拱衛京師外,其余精銳盡布置在奉天一帶,那是大清龍脈所在,萬萬出不得一點紕漏。若令出境援朝擊倭,則會留下空隙,為敵所乘。至于北洋海軍,目前各鐵甲快艦能進行海戰的只有八艘,其余船艦只能供運輸和操練用,真正海上交鋒,恐非勝算。
一聽此話,朝堂上一片嘩然。
光緒也火了,厲聲問道:不是遠東第一強大之艦隊嗎?怎么變成只有八艘能戰的軍艦了?又怎么連小日本都打不贏了?
李鴻章:稟皇上,事物無一成不變之理。北洋水師自成軍以來,六年未添置一艦,前不久,朝廷更停了北洋海軍的保命錢,連添置炮彈的區區六十萬銀子,戶部都寧肯讓騙子揮霍而不肯給北洋!日本則舉全國之力,發展海軍,如今他們艦隊的總噸位、艦速和射速都已超過北洋海軍了!
翁同龢本來早就想發言,如今見李鴻章將海軍落后的責任推到他頭上,按捺不住,冷笑道:據我所知,北洋海軍和日本海軍的力量,當在伯仲之間,李中堂一味地把自己說得那么可憐,是想保存自己的實力吧?
他一開口就戳到李鴻章的痛處,李鴻章十分惱怒,也知道朝廷上下都對自己抱有這樣一個看法,所以說話的語調也激動起來:我李鴻章連人都是朝廷的,有什么自己的實力可保存?若是國家亡了,對我又有什么好處?我所以不輕言開戰,是因為此時的國家猶如一個體弱多病之人,善自醫調,還惟恐傷了元氣,如果再好勇斗狠,那就有性命之憂了!
聽了這話,大臣中有人不禁默默點頭。
文廷式卻上前一步,站出來道:李中堂畏敵如虎,卻有一番理論。且不說我大清朝是不是體弱多病?就只我與倭寇當前爭端而言,彼曲我直,理直者氣壯,氣壯者斗志昂揚!以我斗志昂揚的正義之師,敵彼失道寡助的無恥之徒,又怎么叫做好勇斗狠?又怎么能夠不穩操勝券?
李鴻章又好氣又好笑,斜睨著眼睛看著他說:文學士真個是慷慨激昂,我只問學士一句話,你知道什么叫航速?什么叫射速嗎?
文廷式:不知道卻又怎地?
李鴻章臉一沉說:那你就連紙上談兵都不配!我來告訴你,我定遠主力艦的航速是十四點五節,而日本吉野艦的航速是二十二點五節,這也就是說,他想打你的時候,馬上就可以攆上你,你想打他的時候,他一溜煙就跑了!而射速呢,我方艦隊是五分鐘開一炮,敵人的是一分鐘開五炮,你說說,打起來誰吃虧?
李鴻章幾句話就把文廷式堵得啞口無言。提起兵旅之事,特別是新興的海軍,其他的大臣也沒有一個人能插上嘴,朝堂之上不覺出現了短暫的沉默。
第十章 彗星東來(五)
半晌,張謇不服氣地說:李中堂的口才,是連洋人都佩服的!不過,依李中堂所言,那我們難道在倭寇面前示弱不成?
李鴻章:示弱示強,那都是虛的。如今以我兵力而言,防守有余,主動出擊則不足。因此,將朝鮮之軍撤回,守住國門,當為上策。
不能撤??好幾個大臣同時叫出聲來。
不能撤!光緒也開口道,撤,這助長了倭寇的兇焰,陷我于被動。不過呢,李中堂所說,關于敵我實力的對比,也極有道理??
他頓了頓,對李鴻章道:你不是一直想購置一艘世界上最先進的鐵甲艦嗎?還有,朕曾經聽你說過,希臘有兩艘軍艦出售,你想將它們搶購到手,今天朕就一并滿足于你??
光緒突然說出這番話來,不僅李鴻章懵了,朝堂上所有的大臣都懵了!
光緒挺直腰桿,神采奕奕地宣布:朕決定,太后也有懿旨,即日從太后萬壽慶典的費用中拿出三百萬兩銀子,充作軍費!
他話剛一落音,大臣們早已齊刷刷跪倒一片,感動得熱淚盈眶道,齊聲道圣上英明!圣母皇太后萬歲!萬萬歲!
李鴻章也跟著跪下去,心里有萬般感慨,早拿出三百萬來,局面何至如此?嘴上卻一句也不好說,只得道:圣上和皇太后此舉,定將極大的激勵我陸、海將士的忠勇之心!然則現在拿銀子去買軍艦,再怎么著也來不及了。臣還是那句話,一方面請俄、英調停,一方面加強戰備,才是萬全之策。
光緒不快地說:李中堂一門心思寄托于請洋人調停上,究竟有幾分把握?
李鴻章:我已和俄、英兩國公使接觸,他們都表示愿意出面調停。而臣更以為,日本畏懼俄國,甚于忌憚英國,因此,將把主要希望寄托于由俄國出面調停上。
光緒:那你就這樣去辦吧!不過有兩點務必牢記,一、要謹防洋人沒安好心眼,不要因為求他而上了他的當;二、不要因為調停貽誤戰備。
李鴻章:臣遵旨。
五
天津,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衙門,李鴻章與俄國公使談了很久了。
喀西尼嘆口氣,說:日本人態度強硬,調解也難啊!
李鴻章:如果不難,也不會請貴國出面了。不過我可以向閣下許諾,調解如果成功,貴國將獲得與中日兩國共同解決朝鮮內政的權力。
喀西尼笑起來:是嗎?這個許諾的確誘人!
李鴻章嚴肅地說:這不僅僅是許諾,言必信,行必果是我們中國人的美德。
喀西尼站起來,也嚴肅地說:我國本來就希望遠東局勢維持現狀,何況大人又有這樣鄭重的承諾。我可以負責任地告知大人,早在接到大人第一次調解請求時,我國政府就已開始對日進行交涉!
李鴻章情不自禁地拉著喀西尼的手,喜道:太好了,太感謝了??
李鴻章又在會晤英國公使歐格訥。
歐格訥坐在沙發上,嘴里含著一根雪茄,認真聽著李鴻章的陳述。
李鴻章:??我最后要說的就是,如果貴國政府不愿出面進行調解的話,我們將尋求別的途徑。
歐格訥:大人是想說,你們將去找俄國人?
李鴻章:為什么不呢?如果俄國人能幫助我們的話。不過,這對于貴國利益,意味著什么?恐怕閣下比我更加清楚。
歐格訥沉思著說:我將立即將情況報告我國政府,我想大英帝國是會考慮大人調解請求的??
內廳,李鴻章喜滋滋地對盛宣懷說:
即向總理衙門報告:俄、英等國均已正式應允出面調解,并向日本政府施加壓力??
他停了一下,又說:那些個朝廷重臣,對我敦請洋人出面調停的外交手段,同聲反對,
就連皇上也不以為然,可他們哪里知道,我這以夷制夷的策略,既受戰國合縱連橫學說之啟發,又與當今西洋世界風行的均勢論相糅合,不敢說是大手筆,至少是老夫的得意之作吧!
盛宣懷高興地說:不損一兵一卒,能消弭戰爭于無形,當然是最好的啦!
伍廷芳拿著厚厚一個大信封走進來,大人,外面有一個客人想見您。
李鴻章:什么樣的客人?
伍廷芳:一個年輕人,他說他叫孫文。
李鴻章:孫文?
伍廷芳:嗯,他說他是廣東翠亨村人氏,是一名醫學博士。
李鴻章:醫學博士?他見我作甚?
伍廷芳雙手遞上個厚信封,他千里迢迢趕來,是想直接上書給你,這就是他強國富民的萬言書!
李鴻章將那萬言書往榻幾上一扔道,現在形勢這樣緊張,我哪有時間見他?等以后再說吧!
??
日本,長畸,目送著又一批士兵攜帶輜重登上軍艦,駛離港口,伊藤博文長吁一口氣,對陸奧宗光道:帝國軍隊大批登陸朝鮮,還未開戰前就占據了主動吧?
陸奧宗光:可笑李鴻章還在玩他那套以夷制夷的把戲。不過,俄、英兩國也真向我們提出了調停意見,是有一點小麻煩。
伊藤冷笑道:以夷制夷?在國際關系中從來就只有赤裸裸的利害關系,替他人火中取栗,那是白癡才干的事啊!
陸奧:因此,我已向俄國暗示,如果他們幫助李鴻章的話,日本將靠拢英國;面對英國人我則說,我們出兵朝鮮,是為了阻止俄國人勢力的南下,哈哈,這樣一來,他們都乖乖縮回去了!
??
李鴻章宅邸,伍廷芳:俄國和英國都變卦了,他們現在表示對中日爭端愛莫能助,不愿與聞!
李鴻章:賊娘,這些天殺的洋人,把我騙得好苦!
??
長畸,陸奧:我國政府已向中國遞交第二次絕交書了,戰爭必須打起來!
??
李鴻章宅邸,李鴻章:日本人雖然向總理衙門遞交了第二次絕交書,但還是要想辦法避免戰爭!
??
長畸,伊藤:大本營命令,只要遇見清軍,立即主動發起攻擊!
李鴻章宅邸,李鴻章:無論如何,我們不能開第一槍!
??
渤海海面,咚地一聲巨響,懸掛著日本海軍旭光旗的浪速號射出了第一發炮彈??

2013-08-22 09: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