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十一章 天喪予 天喪予
走向共和 第十一章 天喪予 天喪予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十一章 天喪予 天喪予(一)
一
電報房,《泰晤士報》記者莫里遜正在向報社發出電訊
記者莫里遜報道:昨天,公元一八九四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在中國渤海的豐島海域,日本軍艦突然襲擊了運載有一千余名中國步兵的英國商船高升號,掀開了這場中日戰爭
的序幕??
一八九四年是中國的甲午年,如果將中日間本世紀末發生的這場戰爭,稱之為甲午戰爭的話,那么,我想它將從根本上影響到這兩個亞洲國家在下一個世紀,也就是二十世紀的命運??
一八九四年八月一日,中日兩國同時向對方宣戰!
??
明治天皇頒發的宣戰書說:保全天佑踐萬世一系之帝祚大日本帝國皇帝示汝忠實勇武之有眾:朕茲對中國宣戰,百僚有司,宜體朕意,海陸對清交戰,努力以達國家之目的??
??

光緒皇帝頒發的宣戰書說:日本國不遵條約,不守公法,任意鴟張,專行詭計,釁開自彼,公論昭然??著李鴻章嚴飭派出各軍,迅速進剿??
??

儲秀宮,內內外外一片恐慌!
宮女,太監一個個忙進跑出,臉上掛著人人自危的神情。
李蓮英站在殿前空坪上,揮舞著手大聲嚷道:都給我去找!就是把整個紫禁城翻個過兒,也得給我把它找到!要找不到,你們這些奴才一個個都得拿命來賠!
養心殿,大殿內是一派亢奮氣氛!
掛這兒!這兒??對了!光緒親自指揮著幾個太監,將從毓慶宮取來的康熙、乾隆戎裝金甲,彎弓盤馬的畫像掛在了養心殿上。
他身邊的翁同龢興奮地說:皇上對日宣戰,使得朝野上下,人心為之振奮!圣祖和高宗在天之靈,也會倍感欣慰的!
文廷式更是慷慨激昂說:倭寇人口不足我十分之一,國土更是抵不得我一個小省,居然興兵與我爭衡,也太自不量力了吧!
一個太監過來,皇上,兵事地圖已擺好了!
噢!光緒疾步走向大殿另一側,那里,一張大書案上擺放著軍事地圖。
幾個軍機大臣,還有張謇等圍著在看圖。
光緒走到地圖前,馬上問:日本人的艦隊到了哪里?
一個軍機大臣指著地圖說:回皇上的話,他們的艦隊現在仁川、旅順、威海一帶的海面游弋,找不到確切位置。
光緒:找不到敵人怎么決戰?命令丁汝昌快找啊??
忽然殿外傳來一陣大呼小叫的聲音!
光緒惱怒地對隨侍太監道:朕正在這里商議軍國大事,什么人敢在外面大聲喧嘩?將他們趕得遠遠的,各打四十大板!
奴才這就去。隨侍太監連忙去了。
文廷式指著地圖說:朝廷既然已對倭寇宣戰,就應派遣北洋海軍游弋于日本的長崎、橫濱等海口,將第一道防線設到敵人的國門口去!
翁同龢:道希此計甚好!只可惜李鴻章一味迷信洋人,以為靠外交斡旋能免于戰爭。結果讓倭寇控制了朝鮮仁川海面,我海軍已失掉先機了!
光緒氣憤地說:朕一再提醒李鴻章,不要因依靠洋人而耽誤戰備,他就是不聽,果然上了大當!
翁同龢勸慰道:皇上也不必太著急,當今之計,除陸路火速增兵外,皇上可嚴飭李鴻章
和北洋艦隊,迅速出海尋找戰機,尋殲日本人的聯合艦隊!
光緒:朕也是這個意思,可李鴻章卻道日本的人力物力使他不能久戰,所以戰爭初期宜謹慎,我北洋艦隊應集中停泊,嚴密防備,不可輕率出戰,以免中日本人的狡計。
張謇忍不住大聲道:他敢違旨么?
翁同龢:依臣之見,皇上可干脆拋開李鴻章,直接指揮這場戰爭??
光緒點頭道:嗯,你這意見??
他忽然頓住,眼睛朝門口望去。
那個隨侍太監滿臉難色,站在門口。
養心殿外,一陣陣的喧嘩聲更甚。
光緒厲聲問:到底怎么回事?
隨侍太監囁嚅道:回皇上的話,在外面喧嘩的都是太后宮里的人。
光緒:太后宮里的,跑到養心殿來干什么?
隨侍太監:回皇上的話,太后老佛爺那只最心愛的鸚鵡不見了,李大總管命令他們,紫禁城內,不管什么地方,都要找遍??
光緒默然半晌,問道:就是那只會叫老佛爺萬壽無疆的鸚鵡?
隨侍太監:就是那只會叫老佛爺萬壽無疆的鸚鵡。
光緒忽然站起,走,你們都隨朕找鸚鵡去!
養心殿外,光緒帶著大臣們認真地尋找鸚鵡。
慈禧從那邊緩緩而來。
光緒與群臣連忙跪下,兒臣叩見親爸爸!臣等叩見太后!
慈禧詫異地問:你們君臣不在殿內議事,都跑出來干嗎?
光緒:兒臣聽說親爸爸心愛的鸚鵡不見了,出來幫著尋找。
慈禧慍怒道:日本人都打到家門口來了,你們還管這些小事做什么?
光緒:李鴻章說過,太后之事無小事。親爸爸圣誕在即,兒臣要讓親爸爸開開心心過一個生日,不愿您有任何不快!
慈禧臉上的怒意消逝了。她有幾分意外,也有幾分感動,對大臣們笑著說:看皇帝說的!我再糊涂,這點輕重還是惦量得出來的。好了,你們快去商議軍國大事??
那邊傳來一陣歡呼,那鳥兒找著了!


皇極閣,這里也是修葺一新,張燈結彩。
殿前鋪著方磚的地面上,一些太監在灑掃庭除。
李蓮英背著手,低著頭在方磚地上來回逡巡,像在尋找什么物件。
跟在他身后的小德子忍不住了,小心翼翼開口問道:大總管,您老這是在找什么呢?
李蓮英卻不回答,還是低著頭走來走去。最后,在最前面的方磚地上站住了,他用腳跺跺堅硬如鐵的磚地,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小德子不敢再問,只是怔怔地望著他。
李蓮英:瞅著納悶是不是?
小德子老老實實說:是。
第十一章 天喪予 天喪予(二)
李蓮英又開始走動:老佛爺的六旬萬壽慶典哩,眼看著就要到了,那一天,滿朝王公大臣都得跪在皇極閣這堅硬似鐵的磚地前,給老佛爺拜壽。告訴你,得跪兩個時辰哪!
小德子失口道:啊,那怎么受得了啊?
李蓮英在小德子面前停下來,說:嗬,小德子呀,看不出你什么時候心腸變好了啊?
小德子忙道:奴才只是,只是想??
就是要他們受不了!李蓮英惡狠狠道,都是人,憑什么他們就錦衣玉食,美妾嬌娃,特別是那些老東西,給我跪死幾個才好!
大總管說得對!小德子也興奮起來,頭一個可恨的就是李鴻章。
好不了他!李蓮英說著,又回到最前面的磚地上,跺跺腳道:他跪的位置就在這里,你去找一把鑿子來,每塊磚上都給我鑿出一道道棱來,懂了嗎?
小德子會意地說:哎,奴才這就去辦!
??
清晨,陽光透過窗牖投射進書房,在方磚地上印下一片光亮。
李鴻章頂戴袍服,費力地挺直腰板跪在那片光亮之中。
紅兒人還沒進來,那清脆的聲音卻先在門外響起,大人,到做早課,散步的時辰了!她輕盈的身影隨著飄進屋里。
看到李鴻章跪在書房中,她大吃一驚,惶急上前,扶住李鴻章道:大人,你怎么了?
李鴻章笑笑:沒事,我這在做早課哩。
你的早課不是散步嗎?跪在這兒干嗎呀?紅兒說著,就要扶他起來。
李鴻章輕輕推開她的手,我這真是在做早課??
看著紅兒睜著大眼睛不解地望著他,李鴻章解釋道,皇太后六旬萬壽大典的那一天,文武百官就得在皇極閣殿前大坪跪拜,要跪很長的時辰,爹爹已年過七十,怕是捱不過去,所以從現在起就得鍛煉??
紅兒聽得,大為不平地說:世上哪有這個規矩?給她磕幾個頭不就行了嗎?為什么非得叫您這般大年紀的人長時間跪在硬地上呀?
李鴻章:這是朝綱,亂不得的。
紅兒:磕頭跪拜是朝綱?
李鴻章:是啊,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尊卑長幼有序。一亂了,朝廷也就亂了,國家也就會搞得一團糟。
紅兒:我就不信!人家洋人不興磕頭跪拜,他們的國家怎么就搞得那么好?
李鴻章不由得看她一眼,臉上蕩開一絲笑意,嗬,看不出你個小丫頭片子,連洋人的事都知道幾分了!
紅兒趁勢撒嬌地扶著他,大人,起來吧!起來吧??
李鴻章拉下臉說:老夫這是在做正事,大事,你不要搗蛋!
紅兒做個鬼臉,正準備退出去,伍廷芳進來。
見李鴻章跪在地上,伍廷芳也是一驚,大人,你這是??
李鴻章動也不動,有事?
伍廷芳拿出一紙電文說:中堂,朝廷越過您,直接給丁汝昌下達命令,命他出海尋找敵人的聯合艦隊,進行決戰。丁汝昌來電請示您怎么辦?
有這等事?李鴻章一把搶過電文,匆匆看完,罵道,賊娘!一定是翁同龢那班人搞的鬼!
伍廷芳:明知是他們搞鬼,可君命難違呀!
李鴻章:屁!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不能將自己的一點血本拼光。
伍廷芳遲疑道:外面正沸沸揚揚,說您有私心,這樣做??
李鴻章眼一瞪,正要站起來,一想,復又跪下,冷笑道:我若沒這點私心,早被他們欺辱到起訴無門的地步,說不定連這條老命也玩完了哩!
紅兒站在一旁,睜著黑亮的眼睛望著李鴻章,眼里有一絲迷惘。
李鴻章跪在那里,也不看伍廷芳,厲聲道:給丁汝昌發電,命他嚴守門戶,非不得已,不得主動出戰!
??
劉公島,北洋海軍提督府衙門。案上擺著兩份電文。
丁汝昌和二十余名管帶都默默坐著,議事廳里閃動的燭火映得他們的面孔忽明忽暗。
劉步蟾實在忍不住,站起來大聲說:一個要我們出戰,一個要我們嚴守,到底聽誰的?丁軍門,你得拿個主意!
丁汝昌手撐額頭坐在那里不吭聲,瘦弱的雙肩微微顫抖著。
林泰曾站起來說:你就不要逼丁軍門了!一邊是圣命難違,一邊是我北洋統帥,我們擱在夾縫中擠也得擠扁了!
劉步蟾:要依我的誰也不聽!戰場形勢瞬息萬變,該怎么辦應該由我艦隊相機自行決定,決不能任由京城那班屌事不懂的書生遙控指揮,胡說八道!
林泰曾:不過皇上心情也可理解,敵人都打到家門口來了,不光皇上,就連一般的水手練勇,都斗志旺盛,求戰心切啊!
方伯謙:林大人這話就說得差了!皇上不知道,一般的水手練勇也不可能知道,可你總該知道我軍與敵人在技術裝備上真正的實力對比吧,盲目求戰,是要吃大虧的!
劉步蟾:越攪越糊涂!丁軍門,你說話呀!
丁汝昌拿起兩份電文,一聲長嘆!
??
北京,養心殿。
翁同龢向光緒稟奏:皇上,山東巡撫李秉衡上奏,稱丁汝昌退縮畏敵,貽誤軍機。請將其明正典刑。
光緒從軍事地圖上抬起頭來問:你看呢?
翁同龢:臣以為李秉衡說得有理,殺了丁汝昌,可以威懾那些懼怕倭寇的人,更可以鼓舞那些忠勇的將士!
光緒沉吟片刻,好吧,傳朕旨意。自戰爭爆發,丁汝昌一直怯懦規避,偷生縱寇。著即拿刑部治罪!
??
劉公島,海軍提督衙門。
宣旨畢,丁汝昌默默卸下佩刀,摘去頂戴,又將提督的大印放在桌上。
一陣喧嘩,劉步蟾率領眾將領沖了進來。
劉步蟾大聲叫道:丁軍門,朝廷要拿你去治罪,我劉步蟾陪你去!
將領們一齊吼道:我們隨軍門一起去!
丁汝昌慌道:使不得,千萬使不得!大敵當前,諸位要以大局為重,不可因汝昌而給倭寇可乘之機!
劉步蟾激憤地吼道:是我們給倭寇可乘之機嗎?是朝廷!是那班正事不干,專在后面捅刀子的壞胚!
第十一章 天喪予 天喪予(三)
他緩口氣,又說:丁軍門,說實話,我平日不太瞧得起您,背后還叫過您馬背將軍,但我要說,這個海軍提督,除了您,誰也干不了!
林泰曾憂心忡忡說:臨陣換帥,更是犯了兵家大忌!
方伯謙:李中堂這時候干嗎不吱聲呢?
鄧世昌一直在旁揮筆疾書,這時舉著剛寫好的折子說:諸位將軍,李中堂或有難言之隱,不好出面。我這里已寫好一份電文,懇請皇上收回成命,保住丁軍門。愿意在這上面簽名的,請!
劉步蟾:好!我算頭一個!
林泰曾:我簽!
方伯謙:我簽!
管帶們爭先涌上去簽名??
丁汝昌感動得熱淚盈眶。
??
北京,儲秀宮,
慈禧撫摸著一件鑲滿珠寶、做工極為精致的一統萬年成座,高興地連聲說:好!好!
佇立一旁的盛宣懷不覺長吁一口氣。
慈禧轉過身來,對盛宣懷道:回去告訴李鴻章,他這件壽禮我很喜歡。
盛宣懷:是。
慈禧:丁汝昌的事,我會給皇上打招呼的。本來呢,這些事兒我都交給了他做主,但臨陣換帥,的確犯了兵家大忌,皇上不懂,我得給他提個醒兒。
盛宣懷:叩謝太后!
??
一紙電文傳到了劉公島海軍提督衙門,
上喻:丁汝昌畏敵,本該嚴懲。念諸將聯名力保,著丁汝昌革職留任,戴罪立功。接旨后立即出戰。
丁汝昌叩了個頭,從地上爬起來,二話不說,抓起佩刀就往外沖去。
管帶們一見,紛紛隨他沖了出去。
三
威海衛港,停泊于港口的致遠艦上,
二十三歲的水手王國成正悠閑地坐在甲板上雕刻一個木頭軍艦,他又在軍艦的炮位旁雕了小拇指頭一般的幾個小人兒。
三十歲的二管輪黎元洪悄悄走到他背后蹲下來,饒有興趣地看著。當他看到王國成將其中一個小人兒涂成紅色時,忍不住開口了:王國成,你這個軍艦雕的是咱們致遠艦嗎?
王國成一回頭,趕緊站起來:報告二管輪,這是咱們的致遠艦!
黎元洪:都是即將殺敵立功的壯士了,還喜歡這些小孩子玩意?
王國成憨厚地笑道:這本來就是給俺鎖娃做的。
黎元洪:鎖娃,你的兒子?
嗯。王國成使勁地點頭道:前些日子俺回家探親,俺那小鎖娃天天纏著俺問,爹爹的軍艦是啥模樣?你想,他一個四歲的孩子,俺怎么給他講得清楚?就答應給他做一個木頭軍艦,后來俺還沒來得及做,軍情緊急,俺就趕回來了??
黎元洪:哦,那這個小紅點是什么意思呢?
這是俺呀!王國成笑道:俺給兒子說了,軍艦上那個打炮的小紅點,就是爹爹。
黎元洪不禁也笑了,又問道:我記得你是山東文登人對吧,家中還有什么人?
王國成:家中還有老娘親和媳婦,二管輪是哪里人?
黎元洪:我是湖北黃陂人。
王國成:嗨,咱們北洋水師真是個大家庭啊,丁軍門是安徽人,那些喝過洋墨水的管帶多是福建人,咱們的鄧管帶鄧大人卻是廣東人??
黎元洪:不管是哪里人吧,都是我堂堂大清臣民,斷不能容許日本人跑到我國來撒野!
王國成:二管輪,你就放心吧,兄弟們都說了,咱們不遇見日本人便罷,遇見了非要狠狠揍它個狗娘養的!
突然,戰斗警報響了??
北洋艦隊駛出了威海衛港口,致遠艦上,鄧世昌來到炮位旁。
王國成和幾個炮手抱著顆炮彈,正在用銼刀銼炮彈上的銅箍。
鄧世昌呵問:你們這是干什么?
幾個人一下跳起來,挺胸道:報告鄧大人,這兩顆炮彈的銅箍過大,必須用銼刀挫小,方能填進炮膛。
鄧世昌驚詫道:有這等荒唐事?
他搶過一顆炮彈,親自填往炮彈試試,果然填不進去。
王國成又道:鄧大人,我們還發現有的炮彈里邊沒裝火藥,是空彈。
鄧世昌鐵青著臉,咬牙罵道:這些喪盡天良的狗官!
黃海海面,陽光映照著龍旗,北洋艦隊破浪而來。
丁汝昌和劉步蟾并肩站在定遠號的艦橋上,面色凝重。
突然,艦上的瞭望哨大聲喊起來:兵艦!日本人的兵艦!
丁汝昌和劉步蟾一齊舉起望遠鏡
南方的天際出現了一抹淡淡的輕煙。
??
紫禁城天街,來了!來了??有人小聲說道,早已守候在那里的一大群官員開始騷動。
中國慈禧圣母皇太后六旬萬壽圣節。
琴瑟竽笛,鐘磬鼓鈸一路吹奏。
慈禧乘坐的金色肩輦,在暖轎、亮轎、明黃漆車、朱紅漆車、金龍畫轎和三千七百人身著一色紅綢紗駕衣龐大儀仗隊的護擁下,浩蕩而來。
??
吉野號軍艦,日本聯合艦隊司令伊東佑亨也發現了迎面而來的北洋艦隊。
他馬上命令道:呈戰斗隊形,準備迎敵!
凄厲的戰斗警報響起來,艦上的官兵迅速各就各位。
炮位上,朝彥十五郎兩眼發著兇光??
致遠號軍艦,炮位上,望著對面駛來的日艦桅桿頂上的太陽旗,王國成憤怒的目光。
他身后的艦橋上,鄧世昌仗刀而立,海風把他的斗篷吹得飄了起來,銅澆鐵鑄般的身體巍然屹立
??
紫禁城天街,李鴻章和一班大臣跪在恭迎慈禧鳳輦的最前面。
一隊隊輝煌的儀仗從他面前經過,鼓樂悠揚??
他發現有人扯他的衣角。
扭頭一看,伍廷芳不知什么時候從后面跪著挪到了他身邊。
伍廷芳小聲地:大人,北洋急電??
李鴻章臉色變了:啊?
伍廷芳:今日上午十時左右,我北洋艦隊主力,在黃海大東溝海域遭遇日本聯合艦隊,爆發激戰??
李鴻章身體微微一顫。
??
黃海海面,炮火紛飛,海面上空被彌漫的硝煙遮蓋得日光失色。
一發炮彈在定遠艦艦橋上爆炸,正在指揮戰斗的丁汝昌被汽浪高高彈起,又重重摔落在前甲板上。
第十一章 天喪予 天喪予(四)
丁軍門!好幾個官兵驚叫著跑過去。
丁汝昌掙扎著坐起,已是面目焦黑,頭部頸部均被燒傷,鮮血直流。
扶丁軍門下艙去裹傷,上面有我!劉步蟾大聲命令道。
丁軍門,快,我扶你下艙!一名弁目在丁汝昌耳邊吼道。
但丁汝昌兩耳已被震聾,任憑弁目如何高聲吼叫,他就是聽不見。
弁目急了,拉住他的胳膊就要背他下艙。
丁汝昌這才明白過來,一把推開他,怒道:我為一軍主帥,在戰斗激烈之時,豈有下艙茍且偷生的道理?
說著,他用佩刀支撐著想站起來,卻不料一陣疼痛襲來,又跌坐在地。
弁目湊在他耳邊,大聲吼道:丁軍門,您的腿也受傷了!
丁汝昌點點頭,忽然微笑著說:那好,我就坐在這甲板上,看著你們怎樣殺敵!
炮火紛飛中,他盤腿坐在甲板上,鎮定自若地微笑著。
劉步蟾等人又是感動又是激奮,同聲道:丁軍門放心,您就看著我們奮勇殺敵吧!
又一發炮彈在他們身邊爆炸!
??

北京,皇極閣,
慈禧滿面含春,端坐壽臺寶座之上。
王公貴族和文武大臣黑鴉鴉一片,在皇極閣殿前坪里跪倒,齊聲山呼:臣恭賀圣母皇太后圣壽!圣母皇太后萬歲!萬歲!萬萬歲!
琴瑟笙簫合奏起《海宇升平之歌》。
李蓮英臨階佇立司禮:當今皇帝給圣母皇太后拜壽!
光緒穿戴著大典的服飾,跪在慈禧跟前,鄭重地磕下頭去:兒臣恭祝親爸爸圣壽!愿親爸爸萬壽無疆!
慈禧報以慈祥的一笑。
李蓮英司禮:皇帝向圣母皇太后進獻壽禮!
早有一隊太監將光緒的壽禮抬到寶座之前。
李蓮英打開貢單念道:無量壽佛九龕、金字經一部、壽軸三軸、如意二匣、金鑲珠石如意一柄、時樂鐘一對、珊瑚盆景一對、玉陳設二十九件、瓷陳設二十九件、古銅陳設二十九件、珠口琺瑯金表一對、各色龍袍、龍褂、馬褂、緊身和衣面九十九件、一兩重銀錁五千個、五錢重銀錁一萬個、銀三十萬兩??
親王們開始獻上壽禮??
李鴻章跪在大臣們的最前面,正好是李蓮英和小德子給他安排的地方。
剛跪上去的時候還沒覺出什么,時間稍長,李鴻章只覺膝蓋像跪在鋒利的刀刃上一樣,
疼痛難耐。他情知有異,用手摸摸他跪的方磚,上面被人鑿出一道道極細的鋒棱,再摸摸膝蓋,已有血滲出。
他身子一顫,不由向慈禧身旁望去,正好碰上李蓮英那流露出偏狹笑意的目光。
不好!李鴻章心里叫一聲,額頭上便出了冷汗。
慈禧卻又眼力極好,看見跪在前排李鴻章臉色異常,便道:李中堂忒大年紀,又還有許多軍國大事要靠著你,跪壞了可不好,起來吧。
李蓮英眼里的笑意一下消逝了。
李鴻章重重叩了個頭,發自內心地說:臣叩謝太后隆恩!
慈禧大概是心情特別好,又道:得,干脆你們都起來,先隨我到萬壽山給百鳥放生,再到頤和園大戲臺看戲去。不過咱們君臣可得說好,高高興興看三天戲,什么樣的勞什子政務都先撂在那里再說,誰擾了我的興頭,別怪我不客氣。
眾王公大臣:遵懿旨。
??

黃海海面,炮聲隆隆,硝煙蔽日,海水白浪翻滾似沸騰一般。
北洋艦隊主力定遠和鎮遠保持著五百米的犄角并列隊形,抵抗著一群豺狗式的日艦的圍攻。
劉步蟾親自把著舵輪,掌握行船方向,并不時變換著角度。
主炮位上,一個個炮手倒下了,馬上又有新的炮手沖上來。
威力巨大的火炮猛烈地怒吼著。
好幾艘日艦被擊中,冒出了大火和滾滾濃煙。
突然,一艘日艦調轉船頭,逃跑了。
北洋海軍的將士們頓時歡聲雷動:
敵人逃跑了!
劉步蟾將舵輪交手舵手,幾步沖上艦橋,高聲命令:追!
定遠和鎮遠鼓足馬力,奮勇追擊。
但日艦航速更快,北洋將士眼睜睜看著它逃出了射程外??
劉步蟾的眼里都快恨出血來了,跺腳道:可惜!太可惜了!
另外的日艦又圍攻上來??
致遠艦上,鄧世昌舉著佩刀,鎮靜地命令道:主炮瞄準吉野,開炮!他的臉已被硝煙熏黑,嗓子嘶啞但充滿力量。
炮位上,好幾個水手已經犧牲。聽到鄧世昌的命令,臉上、身上已經多處受傷的王國成,掙扎著爬起,大叫:誰幫我送炮彈?
我來!額頭上扎著繃帶的黎元洪和另一個水手應聲而答。
王國成咬著牙,瞄準吉野號,狠狠地開炮??
一發發炮彈呼嘯著向吉野艦飛去。??
吉野號上,朝彥十五郎操縱著火炮,瘋狂射擊。
一發炮彈飛來,在炮位上爆炸,將他掀翻在甲板上。
爆炸的彈片擊中了他的胸口,他仰面朝天躺在那里,眼睛漠視著天空,懷里的小布包散落在甲板上。從他胸口汩汩流出的鮮血,染紅了純子寄給他的繡有情詩的手帕和繪著日照大神的護身符??
又一發炮彈飛過來,穿透了駕駛室的隔板,直落入后面的輪機艙內。
正在駕駛室指揮的伊東佑亨驚呆了,怔在那里,等候著那毀滅性的爆炸聲。
半晌,沒有聽到預料中的爆炸聲,一個水兵從艙里爬出來,狂喜地叫道:空彈!敵人剛
才打過來的炮彈沒有裝火藥??
伊東佑亨不禁手撫額頭,叫道:天皇保佑!
他沖出駕駛室,揮舞著指揮刀命令:致遠艦厲害,朝它開火!
致遠艦上燃起了大火。
水手不停地向鄧世昌報告:
鄧大人,三艙中彈進水!
鄧大人,前主炮被毀!
鄧大人,炮彈已打光!
忽然,王國成指著前方叫道:鄧大人,狗日的吉野號和其它三艘日艦圍攻定遠號去了!
鄧世昌的牙關咬得咯咯直響,毫不猶豫命令:全速前進,掩護旗艦!
致遠艦加大馬力,加大馬力怒吼著朝前沖去。
鄧世昌抓過話筒高喊道:弟兄們,為國盡忠的時候到了,今日就讓我等和吉野拼個同歸于盡吧!
沖上去!撞沉它!
致遠艦上將士的怒吼蓋過了隆隆的炮聲。
鄧世昌沖進艙房,一把搶過舵輪,眼噴怒火,親自駕駛著,致遠艦如一頭被激怒的獅子,朝吉野沖去。
第十一章 天喪予 天喪予(五)
看見致遠艦突然鼓足馬力,駛出北洋海軍陣列,伊東佑亨一時還沒明白是怎么回事,待見它燃著大火朝自己迎面沖來時,才知道它是要撞毀吉野。
他驚呆了!
八百米,
六百米??
他似乎看見了鄧世昌噴著怒火的眼睛??
他似乎看見了中國北洋官兵那一張張鎮定無畏的面孔??
他猛地醒過神來,驚惶失措大叫道:致,致遠??火炮!魚雷!各艦的火力都給我猛轟!
炮彈如雨點般在致遠艦周圍落下。
艦上的官兵早已將這一切置之度外,他們拖著血跡斑斑的身軀,互相依靠著,聚集在前甲板上,輕蔑地看著吉野號上敵人驚惶失措的身影。
四百米,三百米??
轟一聲巨響,就在致遠快要撞上吉野的當口,一枚魚雷擊中了致遠??
一團巨大的火球升起,那件斗篷被爆炸的汽浪鼓動著,高高飛向天空,宛如翱翔在炮火硝煙之上的一只鷹!


頤和園,萬壽山。一只只鳥兒,撲棱棱飛上藍天,慈禧在給百鳥放生。
她的身后,跪著百余名手執鳥籠的太監,籠子里是各種色彩斑斕的鳥兒。
還有一大群花團錦簇的嬪妃宮女、內府眷屬,人人手上也捧著鳥籠子。
王公大臣們都遠遠站著觀望。
慈禧從太監手里接過鳥籠子,將鳥兒一只只放飛,看鳥兒振翅鳴叫,既做了善事,又興
奮又好玩!她扭頭對嬪妃宮女、內府眷屬說:你們也將鳥兒放了吧!
那些嬪妃眷屬們早等著她這句話,聽得一聲懿旨,紛紛打開手中鳥籠。一瞬間,只見頤和園上空萬鳥飛翔,鳴聲不絕,瑰麗壯觀的景象不光讓慈禧笑逐顏開,連王公大臣們也不禁發出陣陣欣喜的驚呼!
只李鴻章沒有心思看這景象,
他站在人群后面,聽伍廷芳小聲稟報。
伍廷芳:黃海海戰,我北洋水師損失慘重,不得已退守威海衛,敵艦隊已封鎖了港口??陸路情況也不好??
李鴻章:怎么個不好?
伍廷芳:千里大潰敗??
李鴻章一下子驚呆了,他仿佛看到
炮火呼嘯,清軍官兵慌亂潰逃。
一路上都是清軍潰逃扔下的輜重、旗幟??
如颶風般卷地而來的日軍馬隊從這些旗幟上踐踏而過,向前追擊??
日軍的馬隊掠過金州、海城、牛莊一塊塊標有地域名的木牌??
李鴻章痛心地說:淮軍怎么就變得這么不經打了呢?千里大潰敗,真是千里大潰敗啊!
伍廷芳低著頭站在他面前,看著他這樣子,嘴唇翕動,叫了一聲中堂??,想說什么又沒說出來。
李鴻章看在眼里,煩躁道:都什么時候了?你還這樣吞吞吐吐的!
伍廷芳這才道:旅順也失守了!
??
旅順,血紅的日本太陽旗插上了炮臺,一群日本士兵舉著槍在歡呼。
火光熊熊,日本兵瘋狂射擊著,沖進城內。
到處是日軍的燒殺奸淫。
整個旅順城一片火海??
嘀嘀嗒嗒的電訊報道說:日本人在旅順口的屠殺,徹底撕掉了文明的面具,露出了野獸的真面目。四日之內,他們殘殺了兩萬余名中國人,非戰斗者和婦女兒童也不放過,全城被殺得只剩下三十六人,而這三十六名中國人,是被特意留下來掩埋他們同胞尸體的。
??
頤和園,剛修好不久,高七丈、寬六丈、共分三層的大戲樓,又用金粉朱漆粉飾過了,顯得富麗華貴,金碧輝煌。
正對戲樓的看臺中央,坐著興致勃勃的慈禧,光緒坐在她身旁,一大群太監宮女侍立在她身后。
看臺前面稍矮的板凳上,坐著王公貴族,李鴻章、翁同龢與軍機處諸大臣,六部堂官等人。
臺上正由譚鑫培、楊小樓等京城名角演出《龍鳳呈祥》。
一陣陣的喝彩聲不時響起,
幾個小太監手里托著放賞銀的盤子,拉長聲調喊道:圣母皇太后賞銀三百兩!圣母皇太后賞銀五百兩??不時往臺上拋灑著賞錢,跑來跑去忙個不停。
鑼鼓鏗鏘,臺上的演出越來越精彩,
歡樂喜慶的氣氛也愈來愈濃烈。
??

劉公島,炮火連天。
丁汝昌滿面焦慮地站在提督衙門前,從這里望去,可以看見不遠處海面上,對港口形成封鎖之勢的日本聯合艦隊,正瘋狂向已遭重創的北洋艦隊傾瀉著炮火。
北洋艦隊只要還能戰斗的艦只,都在拼命還擊。
而威海衛的各個炮臺,則全被炮火硝煙所籠罩,憑激烈的槍炮聲可以想象戰斗的慘烈。
不斷有炮彈在提督府周圍爆炸,不斷傳來的消息更讓丁汝昌揪心:
稟軍門!敵陸軍以十倍于我的兵力強攻摩天嶺炮臺,我一營守軍已戰至不到百人!
稟軍門!敵人的右路縱隊已占領龍廟嘴炮臺,大炮悉數落入敵手,正調轉炮口向我射擊??
丁汝昌嘶吼道:給李中堂,不!給軍機處發電,朝廷三十多營大軍就在煙臺,為什么不來救我們?為什么呀??
一名參將踉蹌跑來,稟,稟軍門,定遠艦被敵人的魚雷擊中了??
丁汝昌覺得天地在旋轉,一發炮彈飛來,將提督府前的旗桿炸為兩截,那面黃地青色飛龍的北洋海軍旗連著折斷的旗桿,一頭墜落下來??
威海海面,海水從定遠艦船舷的彈洞涌進來。
一個參將跑過來對劉步蟾說:大人,快上救生舢板!
你們去吧。劉步蟾淡淡地說著,回身往船長室走去。
參將一把拉住他說:大人,船已經保不住了,你還回船長室干什么?
劉步蟾:我鴉片癮發了。
劉步蟾顫抖著翻篋倒柜,終于找出一包鴉片膏。
他仍到處亂翻。
忽然,他一拍腦袋,解嘲地笑笑:嗨!這仗真把我打糊涂了,我哪里還有什么煙槍?
想也不想,他將手中的鴉片全部吞進肚里??
海面,定遠艦緩緩下沉??
第十一章 天喪予 天喪予(六)
一只救生舢板滿滿載著逃離的水兵,拼命向岸邊劃去。
日本的軍艦圍上來。
伊東佑亨站在吉野的甲板上,對身邊的副官說:能把定遠艦的俘虜帶回東京,給我們的孩子看看,那是很有意味的!
副官立即領會了他的意思,奔到舷梯旁,對著舢板大聲喊道:都把手舉起來!投降的不殺!
舢板上的水兵沒有反應。
副官以為他們沒有聽清,又不停重復著叫喊。
舢板上的水兵有了反應,那就是幾個劃槳的水手把槳扔掉了,若無其事地和身邊的人聊起來。
但沒有一個人舉手。
伊東佑亨明白了,鐵青著臉說:擊沉它!
好幾門大炮對著舢板開火!
舢板和上面的北洋水兵被炸得粉碎??
劉公島,日軍進攻的炮火突然沉寂下來。
丁汝昌坐在內廳,望著面前搖曳的一燈燭火出神。
一名參將走進來,稟軍門,日本艦隊司令伊東佑亨派來了一名使者。
丁汝昌抬起頭:哦,叫他進來。
話音剛落,一名日本海軍軍官昂首走進來,啪地一個立正,雙手呈上一封信道:丁汝昌大人,我奉大日本海軍聯合艦隊司令伊東佑亨將命,向閣下呈送勸降書!
丁汝昌驚訝地揚起眉毛問:勸降書?
日本軍使者:對,伊東佑亨將軍要我轉告閣下,貴軍已經完全陷入絕境。大廈之將傾,非一木所能支。出于將軍與閣下的私人友誼,他勸閣下投降,以免玉石俱焚。將軍指天為誓,他將保證閣下的生命安全,并請閣下到日本暫住一時,待到以后貴國重新強盛起來的時候,再返回祖國,報答國恩。
丁汝昌微微一笑,說:你將伊東佑亨將軍的意思轉達得很詳細,這勸降書我就不看了。
說著,他慢慢將勸降書撕碎,對參將說:送客。
內室,丁汝昌面對墻壁,久久站著。
猛然,他將頭往前一磕。
一柄刀尖從他后腦勺穿出!
??

北京頤和園大戲樓,正在看戲的李鴻章突然打了個冷噤,他瞥見伍廷芳站在人群外,正向這里張望。
李鴻章心頭咚咚一陣亂跳,站起身,悄悄離開了座位。
伍廷芳滿臉戚然之色,哽咽道:中堂,剛才接到消息,日本人從陸地背后攻占了威海衛炮臺,然后海陸夾擊,威海衛已經陷落??
李鴻章猛地伸出雙手,抓住他,驚惶遽問:北洋艦隊呢?丁軍門他們呢?
伍廷芳流著淚說:北洋艦隊全軍覆滅,丁軍門、劉步蟾、林曾泰都自殺殉國了??
李鴻章腦子里嗡的一聲,身子搖晃著,前面戲樓上花花綠綠的人影模糊起來??
中堂!老中堂啊??伍廷芳帶哭音的喊叫聲就在耳畔。
李鴻章慢慢睜開眼睛──
主公但把寬心放,為臣保駕料無妨??
好!戲樓上,楊小樓高亢的唱腔又引起一陣雷鳴似的喝彩!
鑼鼓鏗鏘,李鴻章老淚縱橫,仰面悲嘆:
天喪予!天喪予!老天呀,大清朝氣數盡了!


日本東京,天皇皇宮。伊藤博文竭力抑制著自己的興奮心情,正在向天皇稟報:
稟報陛下!仰仗陛下天威,我忠勇的大日本海軍在黃海大戰中已將中國北洋水師全部殲滅!并攻占了旅順、威海衛軍港??

陸奧宗光、西鄉從道等大臣和將領一個個筆挺地站在他身后,臉上也是充滿喜色。
聽著稟報的天皇,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伊藤:我陸軍在遼東戰場也取得了偉大勝利,殲滅、擊潰敵軍二十萬眾,接連攻陷了海城、金州、牛莊??現在已直逼山海關!臣謹代表政府和戰時大本營向陛下致以祝賀!
天皇輕輕吐出三個字,朕餓了!
所有的大臣和將領都一愣,隨即馬上明白了天皇的意思!
伊藤驚喜地喊道:陛下餓了,快擺筵席!
大臣和將領們一起朝殿外高喊:陛下餓了,快擺筵席!
天皇:筵席來不及,飯團也行!
伊藤和大臣、將領們朝外齊吼:筵席來不及,飯團也行!
看著天皇大口大口地吞咽飯團,所有的大臣和將領熱淚盈眶。
??
頤和園,樂壽堂,滿滿一桌美味佳肴,涼了又熱,熱了又涼。
慈禧坐在桌邊,一動不動。
光緒雙手捧著一雙筷子,跪呈給她,流淚勸道:兒臣請親爸爸無論如何要吃點東西??
你看我這生日過的!慈禧接過筷子,說了一句,那淚水就掉了下來。
??

李鴻章臉部肌肉明顯松弛了,原本很多的皺紋,如今愈見多愈見深。眼睛還是微微瞇縫著,似乎有點怕見光。
一個屬下稟報:中堂,日本人已將被俘的北洋艦船編入他們的艦隊。而鎮遠號上兩個各重四噸的大鐵錨被他們卸了下來,陳列在東京上野公園,作為日本海軍戰功的見證??
李鴻章沒有任何反應。
另一個屬下稟報:大人,朝廷已將葉祖奎、薩鎮冰、程璧光等管帶遣回原籍;將林國祥、邱寶仁等十余名將領革職查辦??
李鴻章:唔。
第三個屬下稟報:刑部下命,將丁汝昌的棺柩加三道銅箍捆鎖,以示戴罪,用磚封在其原籍村頭不得下葬??
李鴻章微微一顫,好像看到安徽廬江丁家坎村頭,凄風苦雨正吹打著丁汝昌捆鎖著銅箍的棺柩??
第四個屬下稟報:中堂大人,朝廷已下旨,將北洋海軍的關防印信鈐記一律繳銷,北洋海軍自此從朝廷的編制上,一筆勾銷了??
渾濁的老淚慢慢溢出他的眼眶。
 

2013-08-22 09: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