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十二章 最恨是馬關
走向共和 第十二章 最恨是馬關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十二章 最恨是馬關(一)
一
養心殿西暖閣,天氣特別冷。
雖然暖閣內擺著銅火盆,生著炭火,但默默坐著的光緒、奕劻、翁同龢等君臣幾個,卻感覺不到一絲暖意,聽著閣外寒風呼嘯,心頭掠過陣陣悲涼。
光緒眼睛一直漠然望著前面的虛空,突然沒頭沒腦地說:張蔭恒率領的議和代表團,應該到日本了吧?
應該到了。雖然光緒沒問自己,翁同龢還是回答。
朕給鄧世昌寫了一副挽聯??光緒的思緒突然又跳到了另一邊,沒等其他人反應過來,他便緩緩念道,此日漫揮天下淚;有公是壯海軍威。慢慢地,他眼中已溢滿淚水。
翁同龢的眼眶也紅了,哽咽道:臣請皇上節哀。鄧世昌為國捐軀,重于泰山。皇上親賜挽聯,鄧世昌英魂不遠,他是會感到欣慰的。
奕劻也插言道:此次大戰中我方傷亡將士,都是大清朝的忠臣孝子,臣已會同有司,安排優撫。該旌表的,大力旌表,辦得風風光光、熱熱鬧鬧??
風風光光、熱熱鬧鬧?我們打勝仗了嗎?光緒直盯著奕劻。
奕劻解釋道:我們是打了敗仗,但老百姓不知道。臣以為,也不必讓他們知道。知道了沒好處。而將悼念辦得如同慶功一樣,才能夠穩定局勢,鼓舞人心!
沒有想到,平時看似昏庸糊涂的奕劻竟會說出這樣一番道理來,光緒一時無言。
翁同龢卻接上來,該表彰的一定要表彰,該嚴懲的也一定要嚴懲!
光緒:你是指李鴻章?
是。翁同龢將一份奏折呈給光緒,皇上請看,這是張之洞上的折子,請殺李鴻章以謝天下!
光緒:張之洞也這樣說么?
豈止張之洞,各地督撫和在京大臣紛紛上奏,都道北洋水師全軍覆滅,李鴻章罪不可赦,必須嚴懲!翁同龢說著,又呈上一摞奏折。
光緒接過奏折,翻看幾下,默默放至一旁。半晌,才沉重地說:不能把責任全推在李鴻章一人頭上,北洋戰敗,朕也難辭其咎啊!
皇上這話臣不能同意!翁同龢激憤起來,未開戰時,皇上再三提醒李鴻章,不可過分依賴俄國人和英國人的所謂調停,李鴻章就是不聽,結果日本人動手了,我們連戰爭準備都沒做好!戰端既開,丁汝昌畏縮無能,皇上要撤掉丁汝昌,李鴻章就要保他!戰事進行,皇上嚴飭北洋艦隊主動出海,殲敵于國門外,而李鴻章出于保存自己力量的私心,頂著圣喻不辦,貽誤了戰機,導致慘敗!這件件樁樁,哪一件是皇上的錯?又有哪一樁是李鴻章的對?
翁同龢這一番話,義正詞嚴,說的全是事實。既聲討了李鴻章,又開脫了光緒。雖然是以反對的口吻說話,卻比逢迎更讓人舒服。
光緒沒吱聲,卻將目光望著奕劻。
奕劻喃喃道:嚴懲是要嚴懲的,但看怎么個嚴懲法?
??

日本長畸,
陸奧宗光傲慢地對幾位清政府官員訓斥道:你們根本沒有作為全權大臣的資格,我拒絕和你們談判,并要求你們早日離開日本。要想重開談判的話,必須有一個德高望重,具備全權大臣資格的人前來,他就是李鴻章??
幾個實際上被驅逐的清政府官員,垂頭喪氣從兩旁人群閃出來的通道中走過,在一片中國佬!中國佬!的叫罵和噓聲中登上了回國的輪船。
??

北京,養心殿西暖閣,翁同龢正慷慨陳詞:
敗師辱國,他李鴻章是千古罪人!微臣完全贊同張之洞奏折所言,請殺李鴻章以謝天下!
光緒:李鴻章有罪,罪不至死??
一個太監進來,稟皇上,去日本議和的代表回來了!
光緒猛地站起來,這么快就回來了,談完了嗎?
太監:不,日本人根本不和他們談,說他們不夠資格。
光緒:什么資格?誰才夠資格?
太監:日本人只認李中堂??
光緒不由看翁同龢一眼,慢慢坐下。
奕劻又喃喃道:如果是這樣,那懲處李鴻章之事先擱一擱,讓他去日本議和,回來再說!
??
天津,李鴻章宅邸,大廳上首,供著中國北洋海軍陣亡將士之靈位的牌位。
左右是威震海疆、北洋之光等各種旌表匾額。
馬三俊和親兵們戎裝佇立。
旁邊,一班鼓樂在吹打。
陣亡將士的遺屬代表擠滿了大廳。
鼓樂聲中,盛宣懷在念一份長長的優撫名單:
??林寶仁,追授四品參將,撫恤銀六百兩;
呂國祥,追授四品參將,撫恤銀六百兩;
藍鎮培,追授五品游擊,撫恤銀四百兩;
潘文彬,追授從五品都司,撫恤銀三百兩;
林復恒,追授六品把總,撫恤銀三百兩;
??
突然,一個遺屬代表站起來高聲道:盛大人,朝廷如此隆重旌表陣亡將士,李中堂更是將靈堂設在自己府上,這實在讓我們感動!但既然這樣,李中堂為什么不出來接見我們呢?
盛宣懷:李中堂痛悼陣亡將士,悲傷過度,已經臥床不起了??
眾人深深被感動了。后院,李鴻章順著檐廊慢慢地踱來。
他穿一領石青色的薄棉袍,瘦高的身軀微微佝僂,臉上肌肉松弛,眼神也散了似的。
前廳的鼓樂隱約傳來,他側耳聽一下,又慢慢走到鸚鵡架前,看著那只鳥兒出神。籠子里的鳥兒也望著他。
李鴻章平靜地說:你說,李鴻章,王八蛋。
鳥兒望著他,不開口。
李鴻章伸出一根指頭,威脅地指了指鳥兒,返身進了屋內。
屋內,李鴻章站在中間,左看看,右看看,竟不知做什么好。
第十二章 最恨是馬關(二)
最后,他的眼光落在書案一個精美的盒子上。
他走過去,打開盒蓋,里邊是那把黃澄澄的金左輪手槍。
他將手槍拿出來,走到穿衣鏡前,對著鏡子,將槍抵著自己的太陽穴,比劃著;他又將槍管送進自己的嘴里,比劃著。
最后,他坐下來,將手槍全部拆開,又一一重新安裝。
紅兒不知什么時候來到他身旁,詫異地望著他。
李鴻章頭也不抬,又開始擦拭子彈。紅兒掏出手絹,也幫他一顆顆擦拭。
李鴻章將子彈一顆顆裝進槍膛,他站起來,將上了膛的手槍交給紅兒。
紅兒這才問:大人,這是什么呀?
李鴻章:你莫管,你只將它對著我,扣動這里,叭它就會響,放鞭炮一樣,很好玩。
說著,他閉上眼睛。
紅兒便兩手端起槍,對著李鴻章的臉,扣著扳機。
許久卻沒聽到槍響。
李鴻章睜開眼。
紅兒:我扣不動它!
李鴻章:兩只手,用力扣,哎,對??
砰!槍響了。
大廳,馬三俊聽到了槍聲響,盛宣懷同時意識到什么,拔腳就往后面跑。
后院屋內,天花板被打穿一個洞,邊緣都被燒焦了。
紅兒癱坐地上,一臉煞白。
子彈打高了,她不知道槍有后坐力??,面對十分驚恐的盛宣懷和馬三俊,李鴻章淡淡地說。
盛宣懷猜到了幾分,猛地跪下,哽咽道:大人,你千萬要保重??
馬三俊也明白了,嚇得撲過去抱著李鴻章雙腿叫道:爺,你要想怎么樣,讓馬三俊替你呀!
淚水順著李鴻章的面頰流下來,他拿手抹了抹,似乎不好意思說:人老了就愛流淚??
幾個人心酸地望著他。
突然,他從心底發出一聲呻吟:老天爺不收我,我李鴻章愧在人世,愧在人世啊!


養心殿,御座上,光緒有點生氣了。
怎么,李鴻章還沒有來嗎?
聽得光緒這樣一說,翁同龢身后的文廷式馬上站了出來,皇上,臣有本要奏。
光緒:嗯?
文廷式:皇上已宣旨召李鴻章,滿殿文武也在這兒等著,而李鴻章以待罪之身,還敢如此托大,可見平日他根本沒有將朝廷放在眼里!臣請即刻就將李鴻章問罪,以儆效尤!
廷議還未開始,就已嗅到火藥味了!不少朝臣在心里犯嘀咕。
對文廷式的話,光緒未置可否,倒是奕劻上前道:稟皇上,恭親王不是親自去見李鴻章了嗎?該怎么著還是等他回來再說吧!
話剛落音,一名太監進來稟報:皇上,恭王爺和李中堂來了!
眾人的目光不由都往大殿外望去──
只見丹墀之下,兩位胡須花白的老人,互相攙扶著,上得殿來。
殿門口的朝臣們不禁往兩邊閃讓。
而翁同龢與文廷式等則怒目相視。
恭親王和李鴻章顫巍巍跪下,臣叩見皇上!
光緒忙道:快起來!給恭王爺看坐。
恭親王在錦凳上坐了,李鴻章便站在他身邊。
光緒:今日把大家叫來,是商量與日本媾和之事。大家都已知道,朝廷派去的全權大臣已被日本人所拒絕,他們點名要李鴻章去。此事當如何處理?你們盡可當廷直奏。
光緒話音一落,文廷式又站出來說:稟皇上,臣有一事不明,想請教李中堂
光緒:問吧。
文廷式:李中堂,我曾經聽到一種說法,說這場戰爭是以你李鴻章一人之力對整個日本的戰爭,按這種說法,日本人應該對你恨之入骨才是,為什么議和大臣,他們反而只認你一人呢?
這話問得厲害,即指責了李鴻章不把朝廷放在眼里,又影射李鴻章和日本人有著某種默契──
許多人便望著李鴻章,看他怎樣回答。
李鴻章卻耷拉著眼皮,像沒聽見似的。
恭親王好容易將李鴻章拉上朝來,不料文廷式又來這么一手,心里真是膩味透了。這時
便訓斥道:文廷式,這件事兒你弄明白了又怎么樣?沒弄明白又怎么樣?我真不明白,局勢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你們還糾纏于這些是是非非,是什么意思?
文廷式愣了一下,馬上反駁說:恭王爺的訓飭,文某不敢領受。局勢到了這個地步,難道是非都可以不要了嗎?
恭親王十分生氣,正要痛斥文廷式,李鴻章卻開口了,文大人問得好,日本人為什么點名要我去議和?就是因為我李鴻章和他們早有勾結,我一去肯定賣國!
所有的大臣都沒有料到朝堂之上,李鴻章會這樣說話。有人愕然,有人想笑,但又笑不出來。光緒皺起眉頭,說:李中堂怎么像小孩子賭氣說話?
李鴻章不由泣道:稟皇上,臣不是賭氣,臣只是說出了好些人心里想說的話??這場戰爭,喪師辱國,臣已經是終日惶恐愧疚,不能自處。這媾和的事,就請皇上另派他人,不要讓臣再遭國人唾罵,也不要讓臣死后進不了祖宗祠堂了!
這番話痛徹肺腑,有的大臣也不禁為之黯然。
翁同龢說話了,李中堂錯了!你要想再不遭國人唾罵,惟一的辦法正是担起媾和重任,與日本人在談判桌上去爭,去斗!以實際行動來表明你沒有和日本人勾結,你不賣國!
幾句話氣得李鴻章嘴唇直哆嗦,說不出話來。
大殿內不知誰嘟噥一句,太過分了!
翁同龢聽見,對著眾人道:這話是哪一位說的?請站出來,翁同龢想當面討教!
第十二章 最恨是馬關(三)
見沒人應聲,翁同龢沉重地說:敗師辱國者沒有得到懲處,反而在這里要挾朝廷,你不覺得過分!翁某代天下人斥責他幾句,你就覺得過分了!你的良知何在,身為大臣,難道連這點是非都真的分不清了嗎?
李鴻章這時已經緩過氣來,冷冷地說:翁師傅,你不要在這兒教訓人了,我倒想向你討教,你剛才要我在談判桌上和日本人去爭、去斗,請問,我們是戰敗國,怎么去爭,怎么去斗?
翁同龢:折沖樽俎,正是李中堂的強項,難道還要我教你嗎?
李鴻章悲涼笑道:好一個折沖樽俎,戰場上被人家打得一敗涂地,又讓我這么一個年過七十的老家伙到談判桌上把本扳回來,翁師傅太抬舉我了。
光緒這時煩躁道:局面已是這個樣子,你們還兀自在這兒爭吵不休,你們眼中還有沒有朕?心中還有沒有國家?
他這一生氣,李鴻章和翁同龢同時跪下,請皇上恕罪!
光緒:你們都起來。李中堂,朕知道你不想去,只環顧朝堂,除了你確實也沒有人能勝任議和大臣一職。老中堂,你難道就不肯為朕分憂了嗎?
當今皇上把話說到這個份上,李鴻章只得答應:皇上千萬不要這樣說,臣去就是了。
恭親王及好些個大臣不禁深深吁了口氣。
李鴻章:不過臣有兩件事想請旨
光緒:你說吧!
李鴻章:這一去日本人肯定提出割地賠款的要求,臣想請旨,款怎樣賠?地割不割?
光緒沉吟片刻:你的意思呢?
李鴻章:臣以為賠款當在一萬萬白銀之內,地是萬萬不能割的!
光緒:李中堂這話深獲朕意,不過??
他遲疑一會兒說:不割地日本人能答應嗎?
李鴻章:這正是臣第二件要請旨的,讓翁師傅與臣一同前往日本!
大家都是一驚,翁同龢更是急道,我于外交一無所知,和你一起去日本有何作用?
李鴻章冷冷道:翁師傅過謙了,軍國大事,翁師傅的主張見解,從來就是高人一籌,怎么會于外交一無所知呢?
眾人這才明白李鴻章的用意:既然你翁同龢自己都承認不懂外交,那以后在這方面的發言就純屬信口雌黃,而聽信你信口雌黃的人比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李鴻章繼續說:而且,正如皇上所担憂的,不割地和約難成。可若是割了地,李鴻章必將成為千古罪人賣國賊!翁師傅愛國,朝野皆知。有他與日本人去爭,去斗!和約成與不成,那都無所謂了!
翁同龢的臉一下憋得通紅。
光緒替他解圍說:外交的確非翁師傅所長,而且他政務繁多,抽不出身來。李中堂,還是委屈你走一趟吧!
李鴻章不好再說什么,緩緩跪下,叩頭道:臣謹領圣命。
三
日本,馬關,這是一座寧靜的小鎮。
綠樹叢中,隱隱露出玲瓏的佛塔和唐式飛檐,一陣鐘聲悠悠傳來,又悠悠消散在濃濃的霧氣之中。
狹窄整齊,常年被海霧浸潤得濕漉漉石板街道上,偶有一個穿和服,打一把小花傘的仕女走過,驚鴻一瞥,只留下她窈窕的背影和漸行漸遠的木屐聲引人遐思??
春帆樓,位于馬關紅石山下安德天皇祠旁,這座幽雅的二層小樓又經過了全面整修,從正廳到樓上的走道都鋪上了紅地毯,映著方格窗欞上的雪白窗紙,典雅和諧。
窗外,幾樹櫻花含苞欲放。
春帆樓會議室,陸奧外相親自指揮幾個仆人在布置房間。
房間正中,厚厚的地毯上是一張豪華的談判桌,仆人在桌旁擺放上歐式的高腳靠背椅。
噢,不行。陸奧宗光拍著西向第一把椅子道,這是李鴻章大人的位置,他老了,坐這種椅子會不舒服的,趕快換掉。
一名仆從趕緊又從外面搬進一把矮腳高靠背的沙發。
嗯,陸奧點點頭,又說,這里,他手邊,還得放一個茶幾,預備一套他們景德鎮的茶具。噢,這里,他的腳邊,要放一個痰盂,中國人不講衛生,喜歡隨地吐痰,不好,很不好??
春帆樓前,一頂紅藍兩色,四周鑲有玻璃的轎子在前,一溜人力車在后,中國使節團逶迤而來。
轎子停下,一直護衛在轎旁的馬三俊上前一步,掀開轎簾,將面無表情的李鴻章從轎內攙扶出來。
李鴻章剛出轎,就聽得耳畔隱約傳來中國佬!中國佬!的聲音。
他定了定神,往四周望去,判斷聲音是從哪里傳來的,卻見早已等候在春帆樓前的伊藤博文等人已迎將上來。
見鬼!他心里罵一句,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勉強握住伊藤博文伸來的手。
談判桌前,李鴻章坐在談判桌西向的第一個位置上,和他并排隔著一張小茶幾,坐著伍廷芳和另一名中國官員。
他們對面,依次坐著日方談判代表伊藤博文、陸奧宗光和一名外務省官員。
桌子的兩端各坐著中日雙方的書記官與翻譯。
十年不見,中堂大人豐神依舊??伊藤以閑談的語氣做了開場白。
哪里,閣下才是正當盛年,令人羨慕啊。李鴻章的感嘆卻是發自內心。
中堂大人剛才進來的時候,不知注意沒有?這春帆樓前的幾株櫻花都已經含苞了,希望在櫻花開放的時候,我們能夠輕松地賞花。
李鴻章:櫻花是貴國的國花,我恐怕很難領略到它的美麗??而且我身上所担負的職責,也讓我輕松不起來啊!
伊藤沒有想到李鴻章兩句話就切入正題,只好附合道:中堂大人的心情,我非常理解。
第十二章 最恨是馬關(四)
這次中日之間發生了不幸的戰爭,真是萬分遺憾。李鴻章坐正了身子,沉痛地說:貴國與我國都是亞洲的大國,更是同文同種,利害攸關的友好鄰邦,本來不存在什么仇怨,而此番竟以兵戎相見,我想這不是我們兩國所愿見到的吧?貴國近年來進步神速,已躋身于西洋強國之列,實在令人欽羨不已。然而如閣下和各位大臣所知,他特別向陸奧點點頭,我國雖然有待革除的弊端甚多,但實行的過程中不如意事常常是十居八九。我國應當向貴國學習,相互提攜,共圖進步,這樣才能與歐洲爭衡,防止白種人的東侵??說到這里,李鴻章從茶幾上端起茶盅,抿了一口。
伊藤見了,正要說話,卻不料李鴻章將茶盅一放,又滔滔不絕說起來:
這次的戰爭,雖然給兩國民眾帶來了痛苦,但也有兩個成果值得肯定。一、證明歐洲那種陸海軍組織和作戰方式技巧,并非是白種人所獨自具備的,換言之,就是歐洲人能做到,亞洲人也能做到。二、這一仗把我們打醒了!這確是我的切膚之痛,肺腑之言。若不是打了這一仗,我國怕是還在長夜迷夢中昏睡,看不到與貴國之差距,因此,這一仗將成為我國發奮圖強之起點??
衛生間,伊藤博文和陸奧宗光背在小解。
伊藤:對于李鴻章剛才的議論,陸奧君有何評價?
陸奧:他所以不斷表示羨慕我國的改革進步,又論及東西兩洋形勢,就是兄弟鬩于墻而共御外侮的意思,主張中日同盟,是希望迅速媾和。不過??
陸奧抖了抖身子,轉過來道:他所議論的雖然只是今日東方政界人士的老生常談,但是他如此高談闊論,目的不外是想引起我國的同情,用冷嘲熱諷以掩蓋戰敗者的屈辱地位,盡管狡猾,卻也有幾分可愛之處,可以說到底不愧為中國當代的一個人物。
伊藤也抖抖身子,轉過來冷笑著,等他明天看到我們提出的媾和條件時,恐怕就沒有高談闊論的心思了!
太苛刻!太苛刻!李鴻章憤怒得漲紅了臉,揮動著手中日方提出媾和條款,如此勒索,簡直是??
他竭力控制著自己,咽下了最后兩個字。
強盜!伊藤冷冷地替他說了出來。
閣下自己聽聽。李鴻章顫巍巍戴上老花眼鏡,手指頭戳著一行行條款道,要我們將整個遼東半島、臺灣全島、澎湖列島都割讓給你們,還要賠償日本軍費三萬萬兩白銀??又割地又賠款,我辦中國外交二十年了,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苛刻的條約!
伊藤冷冷地說:那你今天不是看到了嗎?
李鴻章被他這句話噎得差點背過氣去。伍廷芳的手從桌子下隔著小茶幾伸過來,輕輕扯了他一下,他心一動,很快便調節了氣息,輕輕將條款往桌上一擲,說:如果閣下真有和平誠意的話,割地事就不要提了,賠款最多以一萬萬白銀為限,我是萬不能讓了。
伊藤:我想再一次用最明確的語言告訴中堂大人,這已經是我國的最低要求。一寸土地,一兩白銀都不能少!
李鴻章摘下眼鏡,撐著沙發扶手站起來說:如果是這樣,那兩國惟有苦戰到底了。
馬關,接引寺李鴻章下榻處,一回到住處房間,李鴻章便將那份媾和條款交給一個隨員,立即將這條款全文發往國內,請皇上太后酌情定奪,還有,請總理事務衙門將條款的抄件送各國駐華公使各一份。
伍廷芳道:各地督撫也最好能看看,并參與意見。
李鴻章點頭:嗯。
隨員接過條款,疾步走出房間。
一個仆人端茶上來。
李鴻章接過茶盅,剛啜一口,便勃然變色,叭地將茶盅扔在地上,摔個粉碎。
不光那仆人,伍廷芳也懵了。
李鴻章大罵道:賊娘!誰叫你上日本茶來的?我從國內帶來的茶葉呢?
那個仆人嚇得趴在地上,連連叩頭道:茶葉都放在一起,小的沒留意??
伍廷芳這時已明白李鴻章發火的緣由不在茶葉上,便對那仆人喝道:盡在這兒饒舌,還不快退下!
那仆人慌慌收拾了碎片,退了出去。
伍廷芳勸道:老中堂身體要得緊,千萬不可妄動肝火。
李鴻章一拳砸在榻幾上,忿詈道:你叫我怎么不氣?怎么不恨?想我中華自隋唐以來,從沒有欺負過日本,就是在最強盛的時候,也沒有動過它一個指頭。可它呢,卻是屢屢騷擾我國。今日得勢,更是恨不得一口將我國全吞進肚子里!唉,蒼天造就日本民族,就是專門和我中華為敵的么?
四
北京,頤和園樂壽堂外,光緒已經在門外佇立半天了。
他的身子本來就虛弱,心里又急,站久了,額頭上看著就出了虛汗。
門口的兩個小太監看著皇帝這個模樣,眼神中都有一絲兒憐憫。
李蓮英終于從門內踱出來,光緒急忙迎上去。
李蓮英站定,慢吞吞道:皇上,老佛爺說她這一晌身體不太舒服,朝廷什么事就請皇上自個兒做主得了。
光緒急了:可,可這非同小事啊,對日本人的媾和條款是何態度?沒有她老人家懿旨,朕也難以定奪啊!
李蓮英不陰不陽地說:那皇上總不能將老佛爺從病榻上拖起來吧?
光緒氣得臉都紅了,斥責說:你這是對朕說話?
李蓮英跪下,卻還是不陰不陽的口氣,奴才一片忠心護著老佛爺,卻又沖撞了皇上。奴才該死,請皇上恕罪??
第十二章 最恨是馬關(五)
養心殿正殿,光緒滿臉焦慮,坐于殿上。
軍機處諸大臣,六部堂官都到齊了,但沒一人吱聲。
光緒焦急地說:你們倒是說話呀?
群臣默默。
光緒只好對翁同龢道:翁師傅,各國公使對日本人的媾和條款怎樣看?
翁同龢:臣已差張謇和文廷式到各國公使館去探尋他們的態度??
張謇和文廷式在各國公使館奔走,到處遭到冷遇。

德國公使說:我看你們只有接受這個現實。
??

法國公使肩一聳,兩手一攤,表示出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
??

俄國公使館內一個官員走出來,對張謇和文廷式說:對不起,喀西尼大人回莫斯科休假去了。
??

英國公使館,歐格訥拿著一個煙斗,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臉上掛著譏諷地微笑說:我剛才接到你們總理衙門轉來的湖廣總督張之洞一個絕妙的建議,為了避免將臺灣割讓給日本,你們愿以十億美元的代價將它租借給大英帝國。張之洞大人希望這樣一來,既能籌措出戰爭賠款,又能把大英帝國拉進臺灣的防衛之中,真是一舉兩得的如意算盤。但是,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們,這個主意實現的可能性等于零!
張謇和文廷式臉色沮喪??
翁同龢宅邸,文廷式一籌莫展地對翁同龢說:
各國公使既不愿與聞,張之洞的建議更是兒戲。難道真的只有割地賠款一途了么?
翁同龢:割地斷不可行!誰提這個建議,誰就是民族的千古罪人!賠銀也賠不起,大清一年收入才八千九百萬兩白銀,四萬萬臣民三年不吃不喝,勤勞苦作,全部賠給倭寇還不夠!
文廷式恨得咬牙切齒,都是李鴻章這個老賊給害的!
張謇:為什么一定要賠款割地呢?打下去!
翁同龢:倭寇氣勢洶洶,打下去惟恐北京不保。
張謇熱血沖頂,噌的站起來說:那就遷都再戰!
??

天橋,集市上的豆汁兒攤。藍色布圍子圍著丈余長案,前擺長凳,案上放一個正六棱臺形的黃銅骨架玻璃罩兒,罩著以小磨香油和紅辣椒面拌好的細茸茸的咸水芥菜絲兒;而長案旁則是一砂鍋正開著鍋,熬得稀稠適中,香氣四溢的豆汁兒。
遷都?遷什么都???什么地兒能有北京好?咱不說順治爺入關是在北京登的龍位,也不拿紫禁城、頤和園、天壇什么去擠兌人家。單說咱現在喝的這豆汁兒,它是咱旗人的本命食是不?別的地兒都沒有是不?沒有豆汁兒的地方,它還有什么資格做咱大清朝的京城??
兩個旗人在聊天。他們穿戴體面,和旁邊喝豆汁兒的窮人一樣,一人面前一碗豆汁兒饒一小碟辣咸菜絲兒。這里有個講究,有錢人不能在廟會集市上吃灌腸或羊霜腸什么的,惟有喝豆汁兒不分貴賤。
一臉油光的那個旗人正說得興起,我家主子說,遷都哇,再打下去哇,都是那些不安好心的漢人文官出的餿主意,主子說了,再打下去,沒準又會打出個太平天國來!
說得好,說得好!他對面的旗人連連點頭。
滿臉油光的旗人得意地說:我家主子說,和倭寇這一仗打輸了也有個好處,那就是把李鴻章也打垮了,對咱們滿人有好處。
這我就不懂了,為什么李鴻章垮了對咱們滿人有好處呢?對面的旗人疑惑不解。
滿面油光的旗人更得意了,弄糊涂了吧??
兩個頭探在了一起。
一個賣蕓豆餅的小販推著獨輪車過來,橢圓木盆內的蕓豆雖然被厚厚的小棉被子覆蓋著,卻不時冒出縷縷熱氣。
賣蕓豆的小販捂著一只耳朵,清脆吆喝道:蒸蕓豆爛糊!
??

養心殿西暖閣內,更深漏殘。
燈光將兩個幾乎是一動不動的身影投在墻壁上。
半晌,光緒才深深嘆口氣,洋人不管,太后又病了,一班大臣平日里慷慨激昂,滔滔不絕,事到臨頭卻拿不出一個主意??
端坐在光緒對面的翁同龢身子不安地動了動,開口道:李鴻章不是說了,賠款以一萬萬兩為斷,割地是萬萬不行的。
光緒:倭寇窮兇極惡,又怎肯答應?
翁同龢:讓李鴻章去爭嘛,都是太后縱容著他,才將局面弄成這個樣子。他若不去爭,就不是大清朝的臣子了!
五
馬關,從屋子里往窗外看去,春帆樓前那幾樹櫻花開了,雪白粉紅,極其絢麗。
談判桌前,雙方卻爭論得異常激烈。
伊藤博文站了起來,伸開雙手,然后往胸前一摟,好像要將中國整個抱在懷里,貪婪之情溢于言表。
李鴻章也站起來,不停地劈著手掌,激烈地駁斥他。
陸奧宗光氣勢洶洶站起,手指頭對著李鴻章戳戳點點。
伍廷芳大怒,一捶桌子也站了起來,嚴正地抗議。
陸奧的手指頭縮了回去,但仍然洶洶地叫囂著??
春帆樓外,李鴻章從樓內走出來,臉上兀自怒氣不息。
伍廷芳緊隨其后,守候在外的馬三俊見了,趕快命將大轎抬起來。
馬三俊掀開轎簾,李鴻章鉆進轎內,大轎立即啟動了。
李鴻章坐在上為藍色絲布,下為紅色涂漆的轎內,透過四面鑲著的一尺見方的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的街景。
雖然隔著負責警衛的憲兵和警察,外面的人也能看到他。
三三兩兩的日本人聚集在街道兩旁,向轎內投來仇恨的目光,李鴻章又聽見中國佬!中國佬!的輕蔑罵聲。
馬三俊也聽到了罵聲,他眼睛警覺地盯著那些日本人,一只手扶著轎杠,一只手下意識握緊了腰刀。
第十二章 最恨是馬關(六)
外濱町的街頭,因為是拐角處,街道顯得更為狹窄。
李鴻章從轎內望去,見對著他指指點點圍觀的人好像更多了,厭惡地皺起了眉頭。他剛想著催轎夫加快步伐,突然看見街道左側的人群中間,閃出一個滿臉兇相的青年,揮動著一把手槍,對著自己猛撲過來。
事出突然,警衛愣住了,轎夫愣住了,所有的人都愣住了。這個人要刺殺李鴻章!
李鴻章隔著玻璃,看見兇手沖到離轎子很近的地方,舉起了手槍,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自己,他本能地將身子往后一靠,但是遲了,一聲槍響!
李鴻章只覺得頭部什么地方一熱,跟著一陣劇烈的疼痛,一股鮮血噴了出來,濺在已經
破碎的玻璃上面,他仰倒在轎座上??
事情發生在一瞬間。
走在轎子右邊的馬三俊醒過神來,絕望地大叫一聲,越過轎杠,向兇手撲去。
幾乎在同時,兩個日本警衛也沖上去,將兇手撲倒在地。
轎子內,李鴻章已經暈過去,彈丸擊中他的左頰,他戴的金絲眼鏡被擊碎了,滿臉鮮血,連身上的朝服有幾處也被鮮血浸透??
春帆樓內,伊藤博文和陸奧宗光還在桌旁商議。
伊藤博文:戰爭已經進行八個月了,我們雖然在遼東,山東半島節節獲勝,但在經濟上和物質上的損耗也是驚人的。而且,根據情報,有三萬俄軍正在向中國北部移動,顯然是為著對付我們的。
陸奧宗光:首相的意思是,不光李鴻章想盡快結束這場戰爭,我們也沒有能力再打下去?
伊藤博文:是的,但我們不能讓李鴻章和他的朝廷感覺到這一點,這樣我們才能在談判中索取更大的利益??
房間外的過道上響起了驚慌的人聲和跑動聲。
陸奧皺起了眉頭:是誰這樣有失禮貌?
話剛落音,門砰地一聲被推開了。
陸奧站起來:混蛋!未經允許就??
剛才,李鴻章閣下,被暴徒用手槍刺殺!一個外務省的官員上氣不接下氣,幾乎是吼叫著報告。
啊?伊藤和陸奧同時驚叫:閣下怎么樣?
左頰中彈??
幾發?
只一發。
噢。伊藤博文輕輕吁一口氣,面頰不是致命之處。
暴徒呢?陸奧問。
當場被捕,是群馬縣二十六歲的小山豐太郎。
這個瘋子,叛逆!想讓我們的成果付之東流嗎?
??

接引寺內,李鴻章躺在榻上,雙目都被包纏著,已經蘇醒過來。
伍廷芳拉著他的手坐在榻旁,默默流淚。
馬三俊則揪著自己的頭發蹲在地上,偶爾抬起血紅的眼睛看一下圍在榻前的伊藤博文、陸奧宗光、以及日本天皇派來的侍從武官和醫生等人。
雖然李鴻章看不見,伊藤博文還是鞠躬道:中堂大人,發生了這樣的事,實在抱歉。
李鴻章仰面躺著,用微弱但清晰的聲音說:在日本,發生這樣的事件,我在思想上多少是有準備的。
一句話,說得在場的日本人臉都紅了。
李鴻章繼續用微弱的聲音說:我這次奉大清皇上之命到日本來,臨行前,中外朋友都警告我:不要到日本去,這個民族與世界上的其他民族是不一樣的,你可能會遇到謀殺!四年前,俄國皇太子不也是在日本的大津遇到謀殺了嗎?但美、英、法國的公使則對我說:日本現在已經開化為文明國家,不會有野蠻的舉動的。可現在我的朋友們的担心應驗了,而那些公使們卻把牛皮吹破了!
日本人都深深低下了頭。
歐美報紙對李鴻章遇刺一事反響強烈。
一張張報紙標題奪人耳目:
李鴻章日本遇刺!
日本人的野蠻令世界震驚!
勝于武器之戰,敗于道德之戰的日本!
戴著文明的假面具,時時暴露出野蠻本性!
談判如果破裂,日本人應負全責!
??
天皇皇宮,睦仁天皇將一摞報紙摔在伊藤博文和陸奧宗光等大臣面前。
睦仁:發生這樣的事情,作為大臣,你們何以自處?
伊藤等將頭伏在地上,惶恐地說:使帝國的聲譽受到損害,臣等向陛下謝罪。
睦仁:謝罪有什么用?朕最担心的是李鴻章憤然回國,給日本造成被動,讓列強有了干涉的借口。
陸奧:臣等一定想盡辦法,穩住李鴻章。
睦仁:這頭穩住他,那頭加壓力。
伊藤等會意地說:是。
睦仁:兇手呢?
伊藤:山口地方法院已經對兇手以預謀殺人未遂罪判處了無期徒刑,山口縣知事與縣警部長也都遞上了請罪書。
睦仁:全部免職。醫療方面沒什么問題吧?
伊藤博文:陸軍軍醫總監石黑和佐藤、陸軍二等軍醫正古宇田、內務技師中濱博士參與治療,還從法國公使館請來了茲巴斯博士,應該是最強的陣容了。
睦仁天皇從御案上拿起一個金托盤,上面是一副雪白的繃帶,皇后聽說了李鴻章受傷的消息,極為不安,連夜趕制了這副繃帶,你們把他帶給李鴻章,并轉達朕與皇后的慰撫之意。
伊藤博文雙手接過托盤說:李鴻章定將感激莫名!
??
接引寺,里三層外三層站滿了荷槍實彈的日本軍警,他們一個個神情緊張,高度戒備著。
一名軍醫從金托盤上拿日本皇后親手制作的繃帶,給李鴻章換上。
李鴻章大半個臉都被遮住,只有一只右眼和嘴巴露在外面。
馬三俊在他背后墊上兩個寬大的枕頭,扶著他坐起來。
伍廷芳則端著一碗冒著熱氣的燕窩稀飯,準備喂給他吃。
李鴻章接過稀飯,輕輕道:讓他們都下去吧。
伍廷芳揮揮手,軍醫等退了出去。
第十二章 最恨是馬關(七)
李鴻章背靠著枕頭,用勺子輕輕攪動著稀飯,露在外面的一只眼睛,怔怔地望著前方。
外面隱隱約約飄來了寺廟的鐘聲。
李鴻章舀起一小勺稀飯,送到嘴里,費力地吞咽下去,無聲地嘆了一口氣,真想紅兒給捂一捂腳啊!
??
佐寺保軍港,大大小小二十來艘軍艦和運兵船停泊在港口。
碼頭上,黑壓壓的全副武裝的士兵,排成一個個的方隊,等待著上船。
寫有近衛師團和北海道屯田兵的一面面軍旗,在每個方隊前面飄揚。
滿臉絡腮胡子,一身戎裝的小松宮親王抱著胳膊,叉開腿站在高處,用豺狼一樣的目光盯著他的部隊,他的身后飄揚著一面大旗,上面是五個大字:征清大都督。
??
接引寺內,李鴻章還在一小勺一小勺地喝著稀飯。
伍廷芳拿著一紙電文快步走進來,臉上是掩蓋不住的驚慌之色,中堂大人,日本以小松宮親王為征清大都督率領著精銳的近衛師團,甚至連北海道屯田兵都動員起來,向我國大舉增兵,這是朝廷的急電!
李鴻章將碗擱在榻幾上說:念。
伍廷芳:奉旨:情勢危急。原打算爭得一分有一分之益,如竟無可商改,即照前約與之定約。欽此。
李鴻章將被子一掀,去春帆樓!
起風了,一團團烏云被風驅趕著聚集在春帆樓上空,越來越濃重,低垂到了屋脊。樓前空地上的那幾樹櫻花在哨風中抖索,花瓣飄零。
屋內的談判已經進入了最后階段
伊藤博文將和約草稿推至李鴻章面前,不容置疑地說:我這是最后的表態了,為了對中堂大人的受傷表示歉意,我們已經將賠款數額從三億兩白銀減至二億兩。至于其它條款,斷不能更改!
李鴻章頦下的胡子微微顫抖,說:依閣下所言,是我挨了一槍,才換來了這一萬萬兩白銀嘍?如果是這樣,那我再挨兩槍好了,反正你們什么事也干得出來!
伊藤博文掏出懷表看了一眼,說:我想提醒大人,我們的小松宮親王率領的精銳之師,此時已在中國領土登陸!如果我們現在談判破裂,大日本帝國的軍隊馬上就會向你們發動更加猛烈的進攻!
是赤裸裸的威脅,但也担心日本人真干得出來。李鴻章氣虛了,閣下何必如此,我們不是在好好談著嗎?
沒有什么好談的了!伊藤博文用五個粗短的手指按在和約上,蠻橫地叫道:你只說,答應,還是不答應?
李鴻章一拍桌子,噌地站起來,怎么?不許申辯?那還叫什么談判?
說著,他感到面頰上一陣劇痛。因為激動,左頰的傷口迸裂了,那鮮血漸漸滲出了繃帶。
伍廷芳慌了,扶住他叫道:中堂大人??
無妨??李鴻章輕輕推開他,轉對伊藤,以一種更委婉的口氣說,從兩國長遠的友好關系著想,我希望閣下能再做一些讓步。
伊藤博文以悲憫的目光看著他,這不是我一個人所能決定的,中堂大人向來是以務實著稱的,怎么今日就不能正視現實了呢?你在這兒多拖延一刻,你的皇上和皇太后就多一分危機,你的同胞就要付出更多的生命和財產的代價!
李鴻章沉默了。
他似乎真看見紫禁城燃起熊熊火光??
看見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悲傷驚慌的面孔??
看見婦孺老幼倒在炮火之下??
他長嘆一聲,顫巍巍拿過薄薄幾頁紙的和約草稿。
那筆卻重似千斤,他好容易提起來,正要落筆,卻又放下
李鴻章:臺灣暫緩交割行不行?
伊藤博文:不行。
李鴻章:反正已是貴國嘴里的肉,何必著急這一刻?
伊藤博文:餓極了,得馬上吞進肚里!
李鴻章:賠款請再減五千萬?
伊藤博文:不行。
李鴻章:兩千萬?
伊藤博文:不行。
李鴻章:無論如何請減一點,就當做我回國的旅費吧!
中堂大人??伍廷芳再也不能忍受,悲憤地哭叫一聲,跪了下來。
大人??中方所有的人都流淚跪下。
李鴻章坐在那里,慢慢地閉上了露在外面的一只眼睛。一滴渾濁的淚珠從他深陷的眼窩掉下來,落在浸透著血跡的繃帶上,分不清哪是血,哪是淚??
一道慘白的閃電,頭頂忽喇喇一聲炸雷!
大雨傾盆。

2013-08-22 09: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