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十三章 先生是漢奸
走向共和 第十三章 先生是漢奸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十三章 先生是漢奸(一)
北京,玉春院,
大雨傾盆。
一個人打著油布雨傘朝玉春院走來,傘打得很低,看不清這個人的臉,只聽得他走路時帶起的啪唧啪唧的水聲。
他來到玉春院門口,正想進去,門洞里守門的伙計攔住了他。
這個人將傘收起。
伙計驚叫起來,哎喲,這不是袁爺嗎?
袁世凱:是我,沈姑娘在嗎?
伙計:走了,打您從這兒一離開她也就走了,聽說是搬到鄉下去了,敢情您還不知道啊??
袁世凱怔住了。沈玉英的聲音在他耳旁響起,你走后,我再不接客,再自個拿錢將自己贖出來,尋個清靜的地方住了,一門心思等你來娶我??
那伙計偏又話多,我在這院里干了這么多年,沒見過這么有情有義的婊子,對您袁爺那可真是稱得上死心塌地啊??咦,袁爺,你不是在朝鮮國當官嗎?怎么又回來了?
袁世凱懶得搭理他,正想離開,卻見院內亮著燈光的房間里人聲嘈雜,便停住了腳步,問:那些房間是怎么回事?
嗨!還不是些來京會試的舉子,說什么國家都要亡了,還考什么考?卻跑到這兒來又哭又鬧,哦,他們好多人都是沖著沈姑娘的名頭來的哩!
正說著,忽然那亮燈的房間房門開了,幾個舉子腳步踉蹌走出來。
袁世凱連忙閃至一旁。
舉子們從他跟前走過,嗆人的酒氣直撲到他臉上
在外省就聽說京城花魁沈玉英的名頭,無緣得見,可惜呀可惜!
說她是為袁世凱守著身子,袁世凱什么東西?李鴻章門下走狗而已!
要不是袁世凱在朝鮮提供假情報,我天朝上國豈有被小小倭寇打敗的道理??
舉子們走遠了。
袁世凱打著油布雨傘,在雨中佇立良久。
??
夜已深,但館驛內仍然是燈火通明。
舉子們進進出出,更多的則聚集在廳堂里,一片憂慮不安的氣氛。
聽說李鴻章和日本人在馬關簽訂和約啦,就不知道是何內容?
李鴻章誤國賣國,能有什么好內容?
也難說,他畢竟是我堂堂大清的臣子嘛!
如若條約欺我太甚,我等讀書人就只有以死相爭了!
正說著,一個高顴骨,雙目炯炯有神的中年舉子站出來大喝道:諸位光是書生議論有什么用,要緊的是拿出切實的辦法來,才能挽狂瀾于既倒,遏止國勢的頹敗!
眾人悚然一驚,不覺都對他望去。有人問:還未請教這位仁兄尊姓大名?
中年舉子傲然道:南海康有為。
眾人又是一驚,有的舉子不覺低聲道:原來是康圣人,難怪,難怪!
再看康有為身后梁啟超等幾個弟子,個個神情清朗,面露奇氣,一時竟無人出聲。
廳堂一靜,就聽得里間房里傳出瑯瑯書聲,還有人在臨陣磨槍,背誦文章準備考試呢!
有的舉子詫異道:咦,這時候居然還有人讀得進書去?
有的舉子憤怒罵道:國勢如此,這等人卻只想著自己做官,真正是毫無心肝!攪了他!說著,揎拳捋袖就要沖將進去。
康有為舉手制止說:他讀書有什么不好?我們本來就是來應試的,應試了才能做官,做官了才能掌權,掌權了才能用我們的辦法改良朝政!
說得好!幾個舉子同時叫道。
不過,康有為話鋒一轉,臉上透出一股凜然神情,眼下當務之急,卻是制止賣國喪權條約的簽訂??
條約的內容都不知道,怎么制止?有人叫道。
康有為:這位仁兄說得對,不過,我等既在京師,遲早會打聽到的。只是祈盼各位會試后不要急于回家,總得于條約之事有個結果再說。
眾人轟然響應,這個自然!
康有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何況我等讀書人!
??

紫禁城,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來。
各門太監次遞傳呼:
快,快呈上去!
快快!皇上正等著哩!
快快快,皇上在勤政殿??
勤政殿,光緒和翁同龢等大臣焦急等待。
一名太監捧著文本匆匆跑進來,跪報:稟皇上,李鴻章將《馬關和約》的副本送來了!
光緒:快呈上來!
太監將文本呈上。
光緒一把奪過,抖瑟著翻開第一頁??
翁同龢等臣子們都緊張地注視著他。
看著看著,光緒的臉由煞白轉通紅,又由通紅轉煞白??最后,他倏忽站起,將條約文
本往地上一扔,氣得嘴唇直哆嗦,喪權辱國!這個條約朕決不答應!
翁同龢上前拾起條約文本,幾個大臣立即湊上來。
??
頤和園,樂壽堂,
慈禧在和慶親王奕劻聊天。
奕劻胡子花白,眼泡腫腫的,眼光老是游移不定。
慈禧:自從這頤和園修好,我就打定主意,忙乎了一輩子,好不容易有了一個自己的窩,我干嗎不好好歇息幾天?這樣一想呀,那些個朝政啊,國事啊,一下子全拋開了,我在這園子里住得挺滋潤的??
奕劻:太后舒心,臣等自然高興,以后除了頭等軍國大事,臣等絕不會拿一些瑣事來煩太后的。
慈禧:什么叫頭等軍國大事?什么事也不要來煩我!天塌下來有長子撐著,我現在一切都交給皇上做主了,也省得一些人老以為我攬權什么的。還有你,也要多幫襯著皇上,七爺走了,六爺的身子骨也不行了,我把你從郡王晉為親王,就指望著你能做點事情??
奕劻:臣庶竭駑鈍,不負太后期許。
慈禧:我還是那句話,你能力是差一點,又喜歡貪點小便宜,但你沒外心,這點就很難得??
第十三章 先生是漢奸(二)
樂壽堂外,
光緒躬身候在那兒。
翁同龢上前對李蓮英說:煩李公公稟告太后,皇上求見。
李蓮英:太后老佛爺說了,皇上若來請安,在門外叩個頭就行啦,今兒個就不見了。
翁同龢從懷里掏出一張銀票,塞到李蓮英手中,賠笑道:皇上不光是前來請安,還有批不批準和約的大事要請太后的懿旨,請李公公無論如何行個方便。
李蓮英看也不看,將銀票往袖內一塞,說:翁師傅這樣說,出了事我可担當不起。好吧,您讓皇上再待會兒,我這就去通報。
樂壽堂內,
慈禧對奕劻說:你瞧,說著他就來了,煩不煩?
她轉對李蓮英,你去給皇上說,條約批不批準,是戰是和,都由他做主!
頤和園,
光緒和翁同龢悶悶往回走。
終于,光緒按捺不住,又氣又急道:太后這是怕担著喪權辱國,敗落祖宗基業的罪名,把責任往外推!她老人家把責任推給朕,朕又能推給誰呢?
??
翁同龢府邸,群情激憤。
李鴻章!翁同龢高聲對親信弟子們吼道,
和談是李鴻章去談的,條約是李鴻章簽訂的,喪權賣國的責任必須由李鴻章來承担!否則,一旦用璽,天下人就會將激憤的矛頭對著皇上!
可是!張謇遲疑道,談判的情況,李鴻章隨時都電告了朝廷啊,說他一人簽訂了這賣國條約,恐怕難服天下人之心吧?
季直迂闊!文廷式道,雖然李鴻章將談判情形隨時電告了朝廷,可你難保他私下沒做手腳?
翁同龢也笑著對張謇道:季直可能還不知道,李鴻章的兒子李經方,他娶的老婆是日本人。
張謇驚得張大嘴巴,有這事?
翁同龢:我也是才聽說的,還有,丁汝昌在威海抓住個日本間諜,是他給放了;更有甚者,他讓日本人來采運中國煤炭,自己從中牟利二百萬銀子??
漢奸!漢奸!張謇早氣得眼眶噴火,切齒道,李賊不除,天理難容,我這就上折子,先把他參倒再說。
文廷式說:眼下各省舉子聚集京師,朝野上下同仇敵愾,確是搬倒李鴻章的最好時機,只要我們的奏折一上,勢必天下響應!
翁同龢點頭說:道希說得對。
他掃一眼在座諸人,臉色變得少有的嚴肅,你們幾個都是我的親信弟子,我今天要把話挑明,我們和李鴻章之間,決不是什么黨同伐異,也不是權利爭斗。事關國之興衰,社稷存亡,我等不挺身而出,更有誰人?更加上此番天賜良機,因此,要整我們就要把他整垮,叫他永無翻身之日!整垮了李鴻章,廟堂之上,我們就說得起話,我們說得起話,皇上也就能挺起腰板辦事,也才能從根本上挽救國家。
幾句話說得大家激動不已。
文廷式率先表態說:恩師以光明磊落胸襟,做高瞻遠矚安排,學生除緊跟恩師布置外,更復何言?
張謇振奮起身,學生這就去寫彈劾李鴻章的奏折。
好,你們幾個??翁同龢對在座的另幾個親信道,就去聯絡翰林院,督察院,聯絡的人愈多愈好,讓他們都在彈劾奏折上簽名。
是。幾個親信躬身答應。
翁同龢:道希你呢,現在就去舉子們那里,會試雖然已經完畢,但我估計大家都心系國事,不會馬上離開。
恩師的意思是??文廷式有些迷惑。
舉子們乃國之精英,他們有權知道和約的內容。翁同龢正色道。他跟著又補充一句,這樣才能形成上下、內外夾擊之勢。
文廷式:我這就去。
??

二
館驛
正如翁同龢所料,雖然有少數幾個人在房間默默收拾行李,準備回家,但大多數舉子仍然聚集廳堂里不肯散去。人聲嘈雜,聽不清些議論什么。
一個被派出打探消息的舉子匆匆走進來。
人們一見他,頓時停止了議論,有人湊上前,問道:怎么樣?有消息沒有?
那舉子搖搖頭,說:只聽說條約副本已呈報皇上,具體內容不得而知。
人們正失望,忽然有人驚訝叫道:文大人?
跟在那打探消息的舉子之后,文廷式出現在門口。
他穿一件淺藍長衫,手里拿一把折扇,顯得很飄逸。
文廷式朝屋里的人點點頭,含笑道:我是來看我那幾位江西老表的!
一陣小小的騷動!
文廷式,翰林院侍讀學士,名噪京師的文大人,親自來看望他幾個名不見經傳的同鄉來了!立即,幾位江西籍的舉子又是自豪又是親熱地圍了上去。
突然,屋角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國家都這個樣子了,文大人還好興致啊!
文廷式一驚,目光不禁朝屋角望去,一個黝黑臉膛,三十來歲的舉子昂然坐在椅子上。
江西舉子忙介紹道:這是臺灣的舉子汪春元??
臺灣舉子?文廷式幾步跨上前,一把抓住汪春元的手,還未說話,那眼眶兀自紅了。
他這個不尋常舉動唬得好幾個人慌了手腳,汪春元也詫異地看著他,文大人,你?
文廷式哽咽道:今日我們兄弟的手還能緊緊握在一起,明日就要被人生生斬斷啊!
汪春元臉色一變,文大人,你說什么?
文廷式掃一眼眾人,提高聲音,事已至此,文廷式也不怕朝廷問我泄露機密之罪了李鴻章和倭寇已在馬關簽約,和約最主要條款就是,我國向日本賠款白銀二萬萬兩,割讓臺灣、澎湖、遼南土地??
第十三章 先生是漢奸(三)
話未說完,汪春元倏忽站起,文大人,你說是要將臺灣割讓給倭寇?
文廷式默默點頭。
舉子們嘩然,一片嘶喊怒罵??
汪春元的臉變得沒有一點血色,他慢慢往前挪了幾步,猛然叫道:與其生為降虜,不如死為義民??
他一頭向墻壁撞去,血花飛濺!
文廷式撲上去,一把抱住汪春元,喊道:好兄弟,你要爭!你要諫!你不能去死啊??
他真正動了感情,說了一句便泣不成聲。
所有的舉人都悲憤莫名,人們七手八腳將汪春元扶到榻上躺下。一個舉子高叫:文大人,你說怎么辦?我們聽你的!
文廷式站起,一字一頓地說:上書朝廷,嚴懲賣國賊,拒簽和約!
舉子們轟然道:好!我等馬上寫呈文,遞交督察院轉請皇上御覽!
督察院不轉怎么辦?
我們每人都寫一篇,淹也要淹死他們!
??
南海會館,
康黨弟子急得團團轉。
偏偏在這關鍵時候,老師不在,師兄,你說在這北京城里,他又沒有幾個熟人知交,能到哪兒去呢?一個弟子問梁啟超。
梁啟超皺著眉頭想了半天,突然一拍額頭,有了,他一定是去拜訪那幾位大臣去了!這樣吧,我告訴你們這幾個大臣的住處,咱們分頭去尋??
一座高大宅邸的門樓前,
康有為恭恭敬敬在門外等待著。
黑漆大門開了,一個仆人走出來,將幾本書往康有為懷里一扔,拉著臉說:我家老爺說了,你這都是妄言亂政的邪說,他看都懶得看!
??
一座四合院門洞里。
康有為問守門人:不知許大人收到我的信否?
守門人乜斜著眼反問:你是康有為?
康有為:正是在下。
守門人不再說話,從身上掏出一個小布包交給他。
康有為狐疑地打開布包,里邊是厚厚一疊信,一小錠銀子和一張字條。
他拿起字條,一個不耐煩的聲音說:康有為,你應當把心思放在做正當學問上面,不要再和我拉什么老鄉的關系了。這幾兩銀子,權當你的信資吧。
??
又一座朱門宅院,
守門的遠遠看見康有為,干脆咣地把大門給關上了。
康有為一愣,只得轉身,怏怏往回走。
梁啟超找到了他。
梁啟超激動地向他講述著。
康有為也激動起來,拉著梁啟超往前便走。
??
督察院大門口,
人聲鼎沸,衣冠塞道。
情緒激昂的舉子們揮舞著手中的呈文,往來奔走,呼喊著:
我們要上書皇上!
請拒和約!懲辦李鴻章!
與倭寇決一死戰!
在洶涌的口號聲中,康有為興奮地大聲對梁啟超喊道:士氣可用啊!
周圍人聲太吵,梁啟超沒聽清,大聲問:老師你說什么?
康有為湊在他耳邊喊道:士氣可用,是我們出來振臂一呼的時候了!
這次梁啟超聽清了,不由地使勁點頭。
而這時督察院嵌有虎頭銅環的大門緊閉著,門前比往日增派了許多士兵,一個個劍拔弩張,如臨大敵。
有些舉子開始強行往大門里闖,士兵阻攔,雙方推搡、撕扭??
舉子們的情緒失去了控制,有的大聲叫罵,有的竟不顧讀書人的斯文,撿起地上的石塊扔過去??
突然,額頭上還纏著繃帶的臺灣舉子汪春元沖到前面,將一塊白布舉過頭頂,猛地跪下,白布上是鮮血淋漓的四個大字:還我臺灣!
騷動的人群出現了短暫的安靜,接著,所有的舉子都跪了下來,將呈文頂在頭上,白花花一片,宛如遍地縞素??
督察院緊閉的大門打開了,一個面色嚴峻的官員走到舉子們跟前,接過了汪春元跪舉的血書??
人群中,梁啟超感動地對康有為道:老師說得對,真正是士氣可用啊!
康有為卻皺起眉頭,不過,這樣每人寫一篇呈文也不是辦法,意見太分散,即使督察院答應轉遞,皇上也不可能將這些呈文一一御覽。
梁啟超眼一亮,那老師您代表所有的舉子出面寫一份呈文如何?
康有為拈須道:號召天下,也只有老師我了!
三
翁同龢宅邸,《彈李鴻章疏》擺在案頭。
翁同龢對張謇道:你這道奏疏雖然寫得慷慨激昂,但不夠狠!
張謇:學生正要請老師指教。
翁同龢:要事實,李鴻章賣國喪權,充當漢奸的事實愈多愈好,哪怕是道聽途說??

文廷式風風火火跑進來。
文廷式:老師!啊,季直也在這里,動起來了,都動起來了!督察院門前天天是呈文的舉子,道路都堵塞了??
翁同龢點頭說:我已知道,舉子們的上書只能造些聲勢,而且他們的重點在拒簽和約,真正擊中要害的是我們這個??他用手指頭敲敲那份奏折。
文廷式:啊,季直已將彈劾老賊的奏折寫好了!
張謇:老師說不夠狠,事實不足。
翁同龢:最好是找到最知他底細的人??
文廷式眼珠一轉:學生倒想起一個人??
翁同龢:誰?
文廷式:袁世凱。
張謇一聽,連連擺手道:不行不行,袁世凱的父輩就是李鴻章舊將,他自己又是李鴻章一手提攜的親信,是一個極有見地的人,他怎么會揭發李鴻章?
文廷式:季直有句話說對了,袁世凱極有見地,正因為如此,他才對當前局勢清清楚楚。李鴻章已是搖搖欲墜的枯樹,靠不住了,袁世凱自己又因朝鮮事變中上了日本人的當,害怕朝廷追究他的責任,一心想洗清自己。此時去找他,應當有幾分把握。
好!翁同龢贊同說,道希言之有理,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第十三章 先生是漢奸(四)
一家平常旅店,燈光昏黃。
文廷式和袁世凱隔著炕桌盤膝而坐。
文廷式娓娓而談。
袁世凱卻是臉色越來越難看,啪一掌拍在炕桌上,站起身來,指著文廷式大聲呵斥。
文廷式一動不動,待他發火過了,冷笑著說了幾句。
袁世凱蔫了,復坐下,手抱著頭,表情痛苦。
文廷式也不說話,只冷冷盯著他。
終于,袁世凱抬起頭來。
文廷式將早已準備好的筆墨推到他面前。
袁世凱遲疑一下,提起筆來,抖抖瑟瑟寫起來。
??
翰林院,翰林院和督察院的清流們聚集了幾十人在房間里,一些人面色嚴肅,在傳閱《彈李鴻章疏》,另外一些人在憤怒地議論著:
真沒想到,李鴻章的兒子竟是娶的日本老婆!
日本的間諜讓丁汝昌抓住了,他硬是叫丁汝昌給放了,這不是通敵是什么?
你沒看到奏折上還寫著,我們在和倭寇打仗,他竟然讓天津軍械所把槍彈賣給日本人,用我們自己造的槍彈屠殺我們自己的官兵,真是喪盡天良,喪盡天良啊!
我原本就納悶,以我北洋水師之威力怎么就打不過小小的日本呢?今天才知道,原來是李鴻章為了保持自己的實力,一味避讓所致。
李鴻章賣國喪權的事實觸目驚心,若非看到這個彈劾奏章,我真是不敢相信!
這些事實許多都是袁世凱提供的,絕對可信。文大人,你說是也不是?
文廷式鄭重地點頭道:當然是,如果不是袁世凱想將功折罪,找上門來,向我提供這些材料,我也不敢相信。
聽著這些議論,張謇激動地一步登上一張椅子,揮舞著手臂說:李鴻章昧盡天良,喪權賣國,與這種漢奸并列朝班,是我們的恥辱!李賊不去,天理難容,我和文大人才寫下這道彈劾奏章。諸位大人有同吾肝膽者,請在奏折上簽名!
話剛落音,翰林和御史們轟然響應:
彈劾國賊,御史本分,我簽!
漢賊不兩立,我簽!
莫說是簽名,要是李鴻章現在站在我面前,我能生吞了他!
一只只因激動而顫抖著的手,在《彈李鴻章疏》上落下了一個個名字。
??
勤政殿,光緒拿著奏折,對站在朝班后列的張謇、文廷式等人說:你們六十五名翰林和御史聯名上的這個折子,朕已經看了,里面列舉的李鴻章許多賣國的事實,言之鑿鑿,朕深感震驚。看來,李鴻章弄權誤國,已非一天兩天的事了!這所有的折子??
他指著御案上堆積如小山般的奏疏,對滿殿大臣道:不管是六部公卿,還是外省督撫,包括這些舉子們的呈文,都是兩個意思:一是拒簽和約,二是懲辦李鴻章。這份張之洞的上疏??
他拿起奏折中最上面的那份,說,已是第三次主張殺李鴻章以謝天下了。但,朕有朕的難處??
他又從御案上拿起一份文件,這是慶親王命人翻譯的泰晤士報的文章??他將文件交給御前太監,念給他們聽聽!
太監念:清廷的決策人士知道戰爭根本不能繼續進行下去,而現在的條約已經不是李鴻章的條約了,因為在簽字前李鴻章把每一個字每一個情況都發電告訴了北京,皇帝是根據軍機處的意見,才授權簽字的,假如現在拒絕批準這個條約的話,那么在文明世界面前,皇帝丟掉的將不僅僅是體面。
丟掉的不僅僅是體面。那又是什么?你們說,那又是什么?光緒一激動,蒼白的臉上就浮現出病態的紅暈。他手撐在御案上,身體前傾,眼睛睜得大大的,急切盼著臣子們的回答。
滿殿的大臣卻都垂下了頭。
四
松筠庵,這里也是一派激憤!
十八省舉子都來了,庵堂、地坪、開著窗戶的各個房間密密匝匝全是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著站在庵堂中間桌上演講的康有為。
康有為眼神灼熱,嗓音嘶啞,那是因為憤怒地呼喊所致。亡國的日子已經不遠了,可是朝廷還是沒有拿出個主張來。我十八省共一千三百余名舉子今日聚集在這里,為挽救國家危亡,決議上書請愿!有為蒙同仁舉薦,以一日兩夜時間,寫就了這《上今上皇帝書》一萬八千余言??他揮舞著手中一大疊厚厚的文稿,激動地說,有為不才,不敢以如椽巨筆而自詡。但有為愛國,卻敢道這一萬八千余言字字皆杜鵑泣血,期盼喚回我大清煌煌盛世!馬關簽約,驚醒國人,如若還不及時翻然變計,圖生存圖自強,那么,我們就只有等著受外夷馬蹄的蹂躪了??
說到這里,他喉頭哽咽,熱淚奪眶而出!
舉子們一派唏噓!
康有為猛地將頭一昂,提高聲調,慷慨道:為此,康某受十八省舉子之托,謹為天下蒼生鼓與呼,請當今皇上納解救國是四項主張!這就是:下詔鼓天下之氣,遷都定天下之本,練兵強天下之勢,變法成天下之治!
說得好!舉子們有的激動得扼腕奮臂,有的則是泣不成聲了。
康有為將手臂高高舉起,既然如此,同意康某所言的,請在這萬言書上簽名,然后我十八省舉子列成隊伍,前往正陽門,請愿上書去!
好!一千三百余人齊聲響應,聲震屋瓦!
庵堂上,舉子們踴躍在萬言書上簽名,不少人當場咬破手指,簽下血書。
第十三章 先生是漢奸(五)
梁啟超把康有為拉到一旁,小聲說:帶頭請愿上書,風險太大,學生愿代老師出面。
康有為沉思道:此舉萬一成功呢??
梁啟超馬上說:成功了,學生是康門弟子,自然功歸老師。若朝廷怪罪,則罪由弟子一人承當!
康有為一把握住梁啟超的手,感動地說:好,卓如,就依你所言吧!
松筠庵通往正陽門的街道上,舉子們的隊伍浩蕩而來!
走在前面的梁啟超面色肅穆,他手中捧著一個拜盒,里邊盛著的便是那份《上今上皇帝書》。
他身后的舉子們舉著四條白色橫幅,每條橫幅分別寫著拒和、遷都、練兵、變法八個大字。
橫幅后面是臺灣的舉子,他們額頭上系著白布條,上面寫著還我臺灣。
然后依次是廣東、湖南、直隸、陜甘??的舉子們。
風蕭蕭兮易水寒!所有的舉子們都滿面悲憤,一言不發地走著,偌大的隊伍只聽見一片沙沙的腳步聲,但這沙沙聲比萬面金鼓擂動更撼人心魄。
街道兩旁早已是萬眾圍觀!
也許是被舉子們默默行進的氣勢所震懾,圍觀人群的議論聲也都是輕輕的。
一十八省舉人一起來上書請愿,這可是咱大清立國以來都沒有的事啊!
這些讀書人怎么了?惹惱了朝廷,可是要殺頭的喲!
沒聽說嗎,小日本把咱欺負得不行了,誰都咽不下這口氣啊!
議論聲中,舉子們的隊伍默默地、悲壯地行進著。
??
此一刻,在沈陽,日本軍隊的腳步也在前進。
沖天的火光中,一面太陽旗在沈陽城樓上升起來。
日軍源源不斷開進城內,沉重的馬靴踩得地皮微微發顫??
??
正陽門前,梁啟超長跪箭樓下,將萬言書高舉過頂。
他身后是黑壓壓跪倒的十八省舉子,一片痛哭悲號
泣血懇請皇上,下詔鼓天下之氣,遷都定天下之本,練兵強天下之勢,變法成天下之治!
一千三百余人一齊哭喊,使得風云變色!
??
養心殿,
御案上,攤放著《馬關條約》文本,皇帝之寶玉璽就放在文本旁邊。
光緒皇帝沒有坐在龍椅上,他依然是蒼白的臉色中透著病態的紅暈,一圈又一圈繞殿疾走,滿殿的大臣都不出聲,目光隨著光緒的腳步移動。
光緒繞殿走了十幾圈了,他的耳畔響著舉子們的痛哭悲號,而他的眼前卻晃動著刷刷前進的日軍馬靴!
光緒再也受不住了,猛地折身,直奔御案,拿起玉璽,就要往《馬關條約》文本上蓋將下去??
皇上!滿殿大臣同聲驚呼!
光緒拿著玉璽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他抬起頭,慢慢掃視著這批朝廷的肱股重臣
一張張憂國憂民的痛苦著的卻又一籌莫展的面孔!
光緒不由仰首朝天,悲憤地說:天何不公?讓我載湉背上這割讓國土,辱沒祖宗的罪名!
他顫抖著舉起玉璽,沉重地往《馬關條約》上蓋下去??
人散卻了,偌大的殿內,空蕩蕩只光緒一人坐在御案后發呆。
忽然他眼前一亮,發現慈禧不知什么時候來到他面前。
他忙欲起身,慈禧擺擺手,在他對面坐下來。
慈禧:用璽了?
光緒:用璽了。
慈禧的眼圈慢慢紅了,淚水無聲地順著她的面容流下來。
光緒一見,頓時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號啕大哭。
空蕩蕩的大殿內,寂曠的紫禁城都回響著他的哭聲??
??
臺灣臺北,遍地縞素。
在臺灣軍民誓師抗倭的大旗下,成千上萬的軍民,手執刀矛,額頭上扎著白布條,聚集在廣場上,向北而跪。
一張張悲憤的面孔??
一面面飄揚的旗幡,抗日義軍、黑旗軍、駐臺清軍??
悲憤籠罩著人群,一片寂靜。帶有腥味的海風吹來,千百面旗幟在風中噼啪作響??


廣州巡撫衙門前,一個神情激憤的青年正在怒斥朝廷:這樣一個給四萬萬同胞帶來無數深重苦難,腐敗透頂的朝廷,我孫文早已羞作它的子民!

看熱鬧的人們里三層、外三層把他圍了個水泄不通!
如今,它又喪權辱國,賠款兩萬萬兩白銀不算,還將我們祖國的寶島臺灣割讓給了倭寇,是可忍,孰不可忍!孫文今日在這里當著眾多同胞的面,斷發明志,與清廷徹底決裂,勢不兩立!
孫文說著,右手從身上掣出一把鋒利的剪刀,左手拽著自已腦后那根烏黑油亮的辮子,一剪剪去??
幾個兇神惡煞的捕快沖進人群,撲上來,把他按倒在地,一邊兇狠地毆打他,一邊罵道:反了你,臭小子!想剪辮子?先要你的腦袋!
那把剪刀掉在一旁,孫文掙扎著,伸過手去拿。
一雙大腳狠狠踩在他手上。
一陣鉆心的疼痛使得他幾乎昏厥,他緊咬嘴唇,手慢慢往前移動,觸到了剪刀。
他一躍而起,嚓嚓兩下,那根辮子被他剪掉!
幾個捕快撲上來,更兇狠地毆打他??
孫文將辮子一扔,倔犟地挺立著,任鮮血順著額頭和嘴角淌下來。
??
頤和園,鑼鼓鏗鏘!
慈禧又準備看戲了。
正對著戲臺是大屋三間,前面是大的玻璃窗,夏天可以移去,換上藍色的紗格。橫在前面的是一鋪炕,可坐可臥。慈禧現在就坐在炕沿上,從玻璃窗望去,可以清清楚楚看到戲臺上的表演。
和往常看戲悠閑愉快的表情不同,慈禧臉上沒有一絲笑容。
臉色蒼白的光緒坐在她旁邊。
第十三章 先生是漢奸(六)
戲臺化妝間,戲牌上寫著連升店。
面容蒼老的京戲名丑楊三扮演店主東,他正在化妝。
他旁邊的徒弟看著他,担心地說:師傅,今兒個你臉色可是不太好!
楊三:昨日我的黑眼暈又犯了,現在還覺得心跳眼花的!
徒弟:要不今天您就別上了,讓徒弟我來頂替一遭兒。
楊三:你當這是給土老財唱堂會哩,這是給太后老佛爺唱啊!
該楊三出場了,他一掀簾子,走上戲臺。
看著臺上楊三詼諧的表演,慈禧的臉上漸漸露出了笑容。
條凳上坐著陪慈禧看戲的大小官員,翁同龢、張謇、文廷式都在內。
任戲臺上百般逗笑,他們一個個的臉繃得緊緊的。
戲臺上,楊三扮演的店主東正在和扮演王明芳的演員插科打諢。
店主東:客官姓黃?
王明芳:我姓王。
店主東:哦,客官原來姓汪。
王明芳:姓王,三橫一豎的王。
店主東:哎喲,原來王明芳王大人就是您呢!
王明芳:店主東為何叫我大人?
店主東:您還不知道啊?剛才報子來報,您已經高中頭名狀元了!
王明芳:真的?
店主東:這還假的了嗎?小老兒這里給王大人磕頭了,恭喜王大人,賀喜王大人??
楊三向王明芳磕頭,卻不料口吐白沫,一頭栽倒地上??
王明芳一愣,突然失聲叫起來,哎呀,師傅死了!??
大幕迅速落下來。
看坪里,看戲的官員亂了套:怎么了,好好的楊三怎么死在臺上呢?
文廷式眉梢一動,站起身對翁同龢說:老師,我到后臺去看一下。
看戲的大屋子里,慈禧斥責身旁的太監和宮女道:慌什么慌,快去看看,楊三還有救沒有?
這時,一個宮女更加慌張地指著臺上說:老佛爺,您看??
慈禧往臺上看去,大幕已經重新拉開,一幅白布寫就的對聯懸掛在臺上:楊三已死無蘇丑,李二先生是漢奸!
墨跡未干,看得出是匆忙間做出的手腳。
慈禧的臉沉了下來。
李蓮英上前道:有人搞鬼,奴才這就去把他揪出來!
慈禧一擺手,算了,我知道,那個勞什子條約一簽,天下的人都有怨氣。也得讓他們有個地方出氣。
她看一眼一言不發的光緒皇帝,又說道:等李鴻章回來,你好歹給他們個說法就是了。
??

海輪上,馬三俊匆匆走進船艙,那么粗野的漢子眼中竟含著激動的淚光,中堂大人,我們到家了!
到家了?臉上還纏著繃帶,躺在榻上休息的李鴻章一骨碌爬起,快,快扶我到甲板上去看看!
身邊的伍廷芳和隨從等一陣忙亂,給李鴻章穿戴好衣帽,攙扶著他走到船頭甲板上。
天津港口已經遙遙在望。
李鴻章望著望著,一滴淚水從那只未受傷的眼睛中滴落。
伍廷芳勸慰道:雖然在日本受盡千般磨難萬般屈辱,但今日畢竟回到祖國。中堂大人理應高興,不必太傷感了!
李鴻章:當我被暴徒槍彈擊中的那一刻,原以為這把老骨頭就丟在日本了,不想今日還能返回故國,我這是喜極而泣啊!
幾句話說得旁邊的人不勝唏噓。
李鴻章卻又笑道:回來了,咱們都應該高興,三俊,你把皇上賜我的三眼花翎和黃馬褂給我穿起來??
伍廷芳遲疑地說:中堂,我聽說國內有些情形,恐怕對您不利??
李鴻章正色道:不利也好,有利也罷,我已經盡心盡力了,他人不知我,皇上皇太后知我!
碼頭漸漸近了。
天津碼頭,馬三俊和伍廷芳一邊一個,攙扶著李鴻章,順著石階一級級往上爬。
快要登上碼頭時,一抬頭,他們不動了!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副黑色宮服的下擺和兩雙武官穿的軟靴!
一個太監和兩名帶刀護衛面無表情,一動不動佇立在碼頭上,顯然他們一直等待在這里。
他們身后,寬闊的碼頭上沒有一個人影,冷清得實在出人意料!
一行人呆住了。
那名太監也不看李鴻章,大聲道:李鴻章接旨!
李鴻章渾身一機靈,推開伍廷芳他們的攙扶,慢慢跪了下去,臣在!
太監展開圣旨,用尖亢的聲音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李鴻章昏庸驕蹇,喪權誤國。著拔去三眼花翎,褫奪黃馬褂,革除直隸總督,北洋大臣職務。留在上書房行走,以觀后效。欽此。
李鴻章身子猛地顫抖一下,慢慢伏身叩道:臣謹謝天恩!
兩名護衛上前就要來拔李鴻章頂戴上的三眼花翎。
李鴻章抬起頭,眼神朝他們冷冷地一瞥。
兩名護衛被這目光釘在原地。
李鴻章艱難地舉起手臂,顫巍巍地將三眼花翎從頂戴上拔了下來??

2013-08-22 09:5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