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十五章 湯武革命
走向共和 第十五章 湯武革命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十五章 湯武革命(一)
一
天津小站,大片大片金黃的稻田中,坐落著這個小鎮。
鎮上開店鋪的、打零工的、賣小菜的各色人群,使得這個小鎮有些生氣,而和別處不同的是,鎮上的石板街道上三五成群,到處游逛著歪帽敞衣,流里流氣的淮軍士兵。
一個士兵從賣小吃的攤上端了一屜熱氣騰騰的包子,邊走邊吃。
攤主跟在他身后,苦苦哀求:兵大爺,您好歹給幾個子兒吧!好歹給幾個吧!
那士兵煩了,橫眉立眼罵道:朝廷把老子們扔在這個地方,天不管,地不收,他不給老子餉,說著,他揚手便要打人。
突然,一只有力的手捏住了士兵揚起的手腕。
那士兵頓時痛得呲牙咧嘴:你他媽??
一看捏住他手的是一個粗短身材,相貌威嚴的武官,他一連串臟話咽了回去。
不料那些閑逛的淮軍一見這里出了情況,呼啦啦圍上來一大片,有兵也有官。
一個額頭上有一道刀疤,相貌兇狠的軍官逼上來,洶洶地問:你他媽是哪里來的雜種?跑到這兒耍威風來了!
武官身后的馬弁按刀上前,大聲呵斥道:這是朝廷派來的新任直隸按察史袁世凱袁大人,你們休得無禮!
袁大人?那個軍官乜斜著眼看著袁世凱,挑釁地說:老子還當是哪個家伙褲襠沒系好,蹦出這么個玩意哩!
圍觀的淮軍官兵爆發出一陣大笑,有的人更是吹口哨,起哄。
袁世凱并不動氣,只是冷冷地盯著那軍官,問:你是哪部分的?叫什么名字?
那軍官滿不在乎地說:怎么?想修理大爺?大爺不怕!大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傳字營游擊邱四毛是也!
袁世凱:傳字營?這么說你還是淮軍的老人羅?
邱四毛哈哈大笑:淮軍的老人?告訴你吧,大爺當年還是李中堂的親兵護衛,跟著他老人家鞍前馬后好幾年呢!
袁世凱:既然當過李中堂的親兵護衛,就應該知道他老人家的規矩,遵守軍紀將令,替他老人家爭光,卻怎么在這兒干這些欺壓良善的擾民勾當?
邱四毛:爭光!你當我們不知道?李中堂被朝廷罷了官,如今天王老子也管不著你家大爺了!
一些士兵也紛紛起哄:是哇,憑你小子嘴上幾根毛,就想管老子們,也太嫩了點??

袁世凱再不說話,鐵青著臉,轉身便走。
小站兵營,幾排破敗的土坯房,屋外蒿草叢生。
袁世凱站在那里,抱著雙臂,眉頭緊皺。
一個傳令的馬弁回來稟報:大人,各營的將領有的找不到人,有的推諉不肯前來,有的更是公開抗拒將令??
知道了。袁世凱走動幾步,吩咐,取紙筆來。
馬弁忙從馬背的行囊中取出文房四寶。
袁世凱就近找了個木墩子,將紙鋪在上面,略一思索,提筆寫道:
恩公李中堂大人鈞鑒??
??
賢良寺李鴻章看著信,抬起頭問馬三俊:你還記得有一個叫邱四毛的嗎?
馬三俊笑起來:記得,怎么會不記得呢?那是個混賬家伙,雖說大我十幾歲,卻三哥長三哥短的叫得親熱??
李鴻章:如今他,還有淮軍傳字營,盛字營的一些人,在給袁世凱添麻煩??
添麻煩是便宜了他!提起袁世凱,馬三俊的氣仍然不順,要依馬三俊的脾氣,卸掉他一只胳膊腿兒什么的才解恨!
你懂什么?李鴻章淡淡說一句,沉吟道,老夫如今卻不便出面??
他看著馬三俊,心念一動,派你去袁世凱那里怎么樣?
馬三俊一時還沒明白,我去?
李鴻章:你去袁世凱手下效力,以后不用回老夫這里了。
爺,你要趕馬三俊走?馬三俊大驚跪下只問得一句,這個粗人便像孩子般號啕大哭起來。
見他這樣,李鴻章也有些傷感,卻又道:我怎么會趕你走?你跟我十幾年,就因舍不得你走,卻誤了你前程。如今老夫失勢,還拖著你干什么?你去袁世凱那里沒錯,這個人今后必成大器??
馬三俊哭道:他成不成大器關我什么事?我一個粗人管什么前程不前程?一輩子服侍爺,就是我最大的前程??
李鴻章眼圈紅了,卻抑制著自己,喝道:叫你去你就去,卻怎么哭哭啼啼像個婆娘一樣?起來,去安頓一下,早早給老子滾!
??
小站兵營,一群各營的營官圍著袁世凱,吵吵嚷嚷要兵餉。
我手下的弟兄們餓得嗷嗷叫,你憑什么還不給老子們發餉?
做工掙錢,當兵吃糧,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你不給老子發餉,老子就不給你賣命!
豈止是不賣命?我手下的弟兄早就吵嚷著要打家劫舍,當土匪去??
袁世凱一直端坐椅上,聽得這樣說,不禁冷笑道:本官倒想看看,哪個吃了豹子膽,敢置朝廷法度于不顧,去干那無君無父的勾當!
一個花白胡子的將領也幫著呵斥那營官,好歹袁大人也是朝廷派來的命官,怎么在他面前說出如此沒有規矩的話來!他轉臉又對袁世凱說:袁大人也不要和我們一般見識,帶兵難哪??只是卑職一直不明白,朝廷既然委派大人來領軍,怎么就不撥兵餉下來呢?
袁世凱臉上依然掛著冷笑說:實不相瞞,兵餉朝廷已經撥下,但這是準備撥給新建的陸軍,而不是給你們這批烏合之眾用的!
營官們一聽,個個氣得勃然變色,邱四毛更是跳到一把椅子上,指著袁世凱破口大罵:
姓袁的,老子們拿你當人看,你偏要做鬼嚇人!踩著鼻梁你他媽就想上臉是不是?你再說一聲老子們是烏合之眾試試?看老子不揍扁你個小舅子養的??
第十五章 湯武革命(二)
正罵得起勁,他身下的椅子啪噠被人踹倒,邱四毛結結實實摔了個仰八叉!
邱四毛哪里吃過這種虧,他從地上爬起來,拔刀就向踹他椅子的人沖去。
待到面前,他愣住了,三,三哥??怎,怎么是你?
馬三俊也不理他,轉過身來,向著袁世凱便拜,馬三俊奉李中堂之命,前來袁大人軍前效力。臨行前中堂大人再三叮囑,要馬三俊像服侍他老人家一樣服侍大人??
此時袁世凱只覺得一股熱流在胸間激蕩,一把拉起馬三俊道:兄弟,中堂大人派你來,我已經是喜出望外了,怎么還敢要你服侍??
邱四毛在一旁看得詫異,拉過馬三俊問道:三哥,這家伙是什么來歷,竟得李中堂如此信任?
馬三俊張口就罵:幾年不見,你他媽怎么一點也不見長進?你他媽眼睛瞎了還有個洞是不是?袁大人是什么來歷?他是我們李中堂親自保薦,太后老佛爺金口玉牙點將來管你們這批混賬王八蛋的!李中堂聽說你們在這兒滋事,氣得渾身打顫說,他們這哪里是和袁世凱過不去,分明是和我過不去啊??
幾句話罵得各營營官一齊俯伏在地,我等不敢??
諒你們也不敢!馬三俊一眼瞥見那個花白胡子老將,繼續道:中堂大人還說,邱四毛混賬他是知道的,姜正貴呢?姜正貴是個規矩老成的呀!還有那些傳字營,盛字營的老兵,他們干什么去了呀?
聽得李中堂提到而且這樣評價自己,姜正貴已是熱淚盈眶,叩頭道:末將辜負了中堂的信任,罪該萬死!
各營營官,包括邱四毛,這時也一齊向袁世凱請罪道:請袁大人恕罪!
袁世凱伸出手來,滿臉堆笑說:諸位將軍快快請起!有過即改,便是好的,本官也是不會深究的。
看著營官們站起,袁世凱臉上笑容漸漸收斂,眼中卻放出炯炯光芒,清朗洪亮地說道:蒙皇上太后恩遇,李中堂、榮中堂舉薦,朝廷這次派袁某來小站,是想以駐扎在此的淮軍舊部為底子,經淘汰整治,操練出一支新式陸軍來。這是我大清自立國以來從來未有過的舉措,也是各位將軍一個施展身手的好機會。望各位將軍和袁某同心同德,精誠合作,莫負朝廷期許,也不要讓李中堂面子上過不去!我知道,因朝廷無暇顧及,你們在此受了許多冷落和委屈,而最大的委屈莫過于兵餉的拖欠。因此,袁某赴任之前,使出了吃奶的力氣,龍門也跳,狗洞也鉆,拿到了足額的兵餉??
一聽這話,營官們不禁喜形于色。
但是,沒讓他們高興太早,袁世凱一瓢冷水潑下來,我已說過,這兵餉是給新建陸軍用的,不能就這樣發給你們!看著營官們一臉的高興化為烏有,木呆呆站在那里,袁世凱微微一笑,轉臉吩咐馬弁,把東西抬出來!
馬弁應一聲,從里間抬出一個紅漆木盤。
袁世凱揭開罩布,一錠錠白花花的銀子晃人眼睛!
袁世凱:這點意思,是袁某個人送給諸位的見面禮,不在諸位俸銀之列。每人八百兩,望諸位萬勿嫌少!
八百兩!對這些受窮已久的營官來說無異于天數,哪里會嫌少?當下一個個喜滋滋紛紛拜倒,末將叩謝袁大人!袁大人放心,您袁大人夠意思,我們哥兒幾個絕不會不夠意思??
袁世凱笑道:從今往后,我就和諸位在一口鍋里掄馬勺了!咱們有鹽共咸,無鹽同淡。不過呢,咱們是軍隊,軍隊是最要講規矩的地方,最大的規矩就是服從長官。我來時,李中堂送了我??
袁世凱從懷里掏出那把左輪手槍,輕輕放在桌上,諸位都是淮軍的老兵,這把手槍的來歷,想必都知道,不知道的,馬三俊兄弟等會兒給他講講。李中堂說,這把手槍他帶在身邊,二十余年末開過一槍。袁世凱不敢和李中堂相比,但也想效法他老人家,身懷利器,慎而重之。但他老人家的器度豈是我這種人所能輕易學得到的?所以呢,我希望諸位遵守軍法,服從長官,有什么事不要和袁某過不去。因為你若和袁某過不去,這把手槍便會和你過不去!我不想讓這把手槍二十多年來射出的第一顆子彈,便射在自家兄弟的身上!
袁世凱是笑著說這番話的,但眾人分明從那笑容中,看到了隱然的殺氣和逼人的威嚴!
??
屋內,一桌酒席。
喝酒的就袁世凱和馬三俊兩人。
袁世凱端酒對馬三俊說:兄弟,你是李中堂跟前第一心腹之人,又幫了我的大忙,怎么著也不能委屈你,就在我這兒干個左翼長吧!
左翼長?馬三俊懷疑自己酒喝多了,耳朵聽錯了,我,我一個粗人??
粗人怎么了?張翼德是個粗人,他更是劉皇叔的拜把子兄弟呢!更何況你跟了李中堂那么多年,他老人家的氣息熏也把你熏出個大將之材了!左翼長,就這樣,定了!袁世凱以不容置辯的口吻說。
馬三俊激動得不知如何是好,啪地將酒杯一摔,換上一個大碗,咕嘟嘟倒滿一碗酒,一飲而盡,這才開口道:大哥,李中堂是我的親爺,你就是我的親爹!從今往后,除了李中堂,馬三俊這條命就是你的了!
袁世凱:快別這樣說,你這樣說,不是折我的陽壽嗎!
說著,打了幾個哈哈,不知怎地,那笑聲讓人聽了不怎么舒服。
二
北京宣武門外,孫園,強學會的匾額耀眼地掛在門楣上。
大門口,高車駟馬,名流咸集。
大廳里,朝服頂戴的,長袍馬褂的,甚至還有黃頭發、藍眼睛、西裝革履的洋人,濟濟一堂。
寒暄,談笑聲充滿大廳。
康有為、文廷式站在大廳中間,滿面春風和每個人打著招呼。
第十五章 湯武革命(三)
梁啟超站上一把椅子,大聲道:諸位同仁,啟超現在公布強學會捐贈人姓名,以及捐銀數目!
大廳內安靜下來。
梁啟超開始念名單:內閣中書楊銳,捐銀三百兩;刑部侍郎沈增植、翰林院編修沈增桐,捐銀五百兩;翰林院編修丁立鈞,捐銀二百兩;督察院御史張孝謙,捐銀一百五十兩;直隸按察史袁世凱,捐銀六百兩??
聽到這里,文廷式告訴康有為,聽說強學會成立,袁世凱讓我替他報告加入,并專程派人從小站送來了銀子。
康有為:這個人是很有改革的想法的,我們要和他多來往。
梁啟超繼續在念:英國傳教士李太提摩,捐銀三百兩;美國傳教士李佳白,捐銀三百
兩??
人群中響起了興奮的嗡嗡議論聲。
梁啟超提高聲調,大聲念道:湖廣總督張之洞,捐銀一千五百兩!
人們忍不住爆發出了歡呼!
正在這時,一個幕僚打扮的人走進大廳,高聲問道:請問貴處是強學會嗎?
康有為迎上前去,問道:尊駕有何貴干?
幕僚:我是李中堂的幕僚,聽說強學會今日成立,奉我家大人之命,特送來紋銀三千兩,以示祝賀!
他說著,從懷中掏出一張銀票,雙手呈奉給康有為。
康有為冷冷地說:你以為我們會收李鴻章的銀子嗎?
那個幕僚臉色變了,這是我家大人一番心意??
康有為輕蔑地將銀票扔回到那個幕僚懷中,大吼一聲:我強學會堂堂正正,豈能夠收漢奸賣國賊的齷齬銀兩!
眾人轟然響應:
說得對!我們不收賣國賊的齷齬銀兩!
將這個賣國賊門下走狗趕出去!
我們還沒找李鴻章算賬呢?他倒找上門來了??
那個幕僚一臉煞白,倒退到門口,一轉身,跑了。
廳內爆發出一陣快活的大笑。
文廷式抓緊時機,快步走向廳中,宣布:現在我們請南海康有為先生演講!
雖然所有的人都知道康有為,但大多數的人并不認識他。人群有些騷動,小聲議論著。
在眾多火辣辣目光注視下,康有為從容地抻了抻衣襟,站上椅子。
像在萬木草堂對著他的弟子講課一樣,康有為將目光緩緩掃過人群。
人們安靜下來。
法為什么必須變呢?康有為劈頭就是驚心一問!
所有的人都被他問得一怔。
因為天地萬物都是在變化的!人們還沒有反應過來,康有為已激情地說開了,風吹云動,天無時不在變;春華秋實,地無時不在變;生老病死,人無時不在變。所以,變是古今的公理,變也得變,不變也得變??
他帶有廣東口音的官話,極富感染力,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被深深吸引了。
如果我們把變的權力拿到自己手中,可以保國,可以保種,可以保教,如果我們放棄了,那結果就不是我所敢直言的了??
已是掌燈時分,園子內的景物被蒼茫暮色所籠罩。
康有為還在演講,聲音從燈火煌煌的大廳傳出來:日本以自變而強國,印度以不變淪喪于英國,波蘭眼見得要被瓜分而準備變法了??要變,就得維新,就得改良!
??
廣州廣雅書院,孫文宏亮的聲音從二樓傳出來,改良絕對行不通!滿清王朝這棵大樹已經從枝干到根部全部腐爛了,任何內部的改良都挽救不了它,惟一的辦法就是從根本上推翻它、鏟除它??

這是一幢小樓。院子里栽滿了紫荊樹和木棉樹,其冠如傘蓋,幾乎把青磚青瓦的小樓全部都遮蓋起來了,房子二樓重檐上懸著一塊泥金大匾,上書廣雅書院四個大字。
二十余名或長衫、或西服、或漁民模樣、或會黨裝束、甚至還有穿青兵號服的人聚集在
樓上的房間里。
房間上首站著孫文,他慷慨激昂地演說著:只有徹底推翻滿清王朝,我中華才有復興之希望!現在,我宣布,以武力推翻滿清王朝為宗旨的興中會廣州分會成立!
他舉起右手,請諸位隨我宣誓!
房間里的人一起舉起了右手。
孫文莊嚴地領誓: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倘有二心,神明鑒察!
眾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倘有二心,神明鑒察!
蠟燭已經快燒到盡頭,廣雅書院的會議仍在緊張進行著。
桌邊的七八個人都是興中會骨干。
??太平天國的起義為什么不成功?那是因為洪秀全、楊秀清他們的思想不好!
孫文的眼睛都熬紅了,但說話仍然充滿激情,洪、楊還是帝王思想,還是想著推翻了滿清王朝自已來當皇帝。我們興中會不同,我們是要創立一個民有、民治、民享的合眾政府,是中國有史以來第一個共和國!不是哪一個人來當皇帝,也不是家天下??
逸仙,我們起義的宗旨你已經闡述多次,大家都很清楚了。我想現在應當抓緊時間,來討論具體的細節!來自香港的另一個興中會負責人楊衢云有些不耐煩了,打斷孫文說。我反對!英俊的陳少白站起來說,我們起義的宗旨就是要多講,否則很難去掉中國人頭腦里根深蒂固的帝王思想!比如有的同志??
少白!孫文擺手制止了他,衢云的話也有道理,我正打算說具體的安排哩??先說起義日期,我以為定在九月初九最好。
見眾人都用詢問的目光看著他,孫文便解釋道,這天是重陽節,重陽風俗,他處是登高,廣東是掃墓。四鄉大族子弟,往往千數百人,成群結隊,遠道到省城來瞻謁祖墳。我們遠在順德、香港、北江三路的同志,就能利用這個機會,瞞天過海集中到省城來。
聽他一番分析,大多都點頭同意。
第十五章 湯武革命(四)
楊衢云說:經費籌措恐怕來不及吧?
孫文望著他,很困難嗎?
楊衢云:我算了一下賬,我們這次起義,至少需要十萬港幣,而目前所籌到的,尚不到一半。
孫文:啊,我這里還有一筆款子,是家兄孫眉剛托人送來的。他將他在檀香山農場的一千頭牛賣了。
說著,孫文從皮包里掏出一張銀票交給楊衢云。
楊衢云接過銀票,看了一眼說:折合港幣約一萬三千塊吧,可這還是遠遠不夠啊!
孫文果斷地說:不夠再想辦法,但起義的日期不能再推了!再推,就會錯過大好時機!
看楊衢云沒有吭聲,孫文轉對一個黑胖的中年人,問道:黑佬,你們三合會到底有多少人能參加起義?我得根據人數發給你們費用。
那個被喊作黑佬的三合會首領眨巴著眼睛說:我們的人多得很,要不孫先生明天早上派人到城里的各個茶樓去查看,凡是手腕上系著個小木牌,在那兒吃早茶的,都是準備參加起義的會員。
孫文:好,士良,你明天帶幾個人去辦這事。
專門負責和會黨打交道的鄭士良點點頭。
孫文:再就是起草《討滿檄文》與《對外宣言》的事情。《檄文》我想讓朱淇兄執筆,怎么樣?
陳少白:贊成!朱淇兄文采最好,這篇檄文一定寫得比駱賓王討武則天檄文還精彩!
戴著厚厚鏡片的朱淇興奮地說:我一定不辱使命!
孫文:英文的《對外宣言》我已和《德臣西報》的主編黎德談了,由他來執筆。他是英國人,通過他我們可以取得更廣泛的國際間的支持,要求他們承認起義軍為民主國家的交戰團體??
坐在孫文身旁的陸皓東早已掩抑不住激動,一扯他的衣服,說:該討論那個了吧?
孫文笑著說:好,現在就來看看皓東為我們未來的共和國設計的旗幟!
他的話剛落音,陸皓東就從懷里使勁往外一抽,抽出一面旗幟來。
在坐的人都覺得眼前一亮,禁不住叫聲:好!
陸皓東:這面旗叫做青天白日。
孫文:好一個青天白日!我想青天的喻意為天下太平,清明祥和;白日喻意人心清潔,乃能博愛,只是這十二個叉光??皓東,是什么意思呢?
陸皓東:它代表十二天干,這是我中華古老文明的象征。
孫文:好,它也代表十二個時辰。國旗有了,其它一切也安排妥當了,我們現在是萬事俱備,只等武裝起義的槍聲打響了!
陳少白:不,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向大家說明。
孫文:什么重要的事?
陳少白:你既然被選舉為興中會的President,那么,未來合眾政府的President便也順理成章由你担任了!
黑佬不高興地說:我是個粗人,你們幾個不要講洋文好不好?
孫文笑著對他說:民主國家的中樞是合眾政府,合眾政府的領袖,照美國的規制,稱為President,這是西洋的一種政治制度。
黑佬:哦,我知道了,那不就是總統嗎?
孫文:就是總統吧。
黑佬:那還說明什么?除了你孫先生,誰還有資格來當這個總統啊!
楊衢云在一旁冷冷道:那可難說!
陳少白也冷冷地說:怎么,你想當嗎?
楊衢云:我想當又怎么的?我在香港多年,籌措經費,購買槍械等,都靠我出面,不給我這樣一個總其成的名義,不足以號召中外!
鄭士良拍案而起不平地說:你這是要挾!
我的要求迫不得已,你們考慮吧!楊衢云說完,拂袖而去。
豈有此理!鄭士良臉色鐵青,他居然有此非分之想,我非親手除掉他不可!
孫文急了:士良,千萬不要這樣!大事未舉,先鬧內訌,怎么可以?
鄭士良:他欺人太甚!
孫文:但我們卻應該委曲求全!士良,只要能達到救國救民的目的,我們可以舍棄一切。總統的位置我讓給他!
所有的人都被深深觸動,同時叫道:逸仙!
??
茶樓,十幾張茶桌坐滿了喝早茶的茶客,一片嘈雜。
兩個伙計一邊挨個的給茶客們的手腕上系上一個畫有Δ的小木牌,一邊說:給您系上這個,下次您來喝茶,可就不收錢羅。
一個望風的伙計匆匆跑上樓來,對老板耳語了幾句。
老板做了個手勢,兩個系木牌的伙計趕緊縮進里間。
鄭士良帶幾個人登上茶樓。
一看滿茶樓的茶客都差不多系著小木牌,他露出驚喜的神色。
跟在他身邊的一個人湊近他耳旁說:我們跑了幾個茶樓,怎么在座的茶客全都是三合會的?你看那些老頭能參加武裝起義嗎?
鄭士良:你去點數吧。孫先生說,不要無端懷疑自己的同志,黑佬是三合會首領,也是我們興中會的會員,我想他不會騙我們的。
他身邊的人開始暗暗地清點系有小木牌茶客的人數。
??
廣雅學院二樓,孫文將一張銀票交給黑佬。
孫文:這是President楊衢云昨天交給我的。他說我們的經費除了拿出買武器的,就全在這兒了,今天都交給你,你一定要用的是地方,千萬不要耽誤了重陽節武裝起義的發動。
黑佬:孫先生放心,我三合會會員已做好充分準備,只等孫先生一聲號令,就會全城響應,拿下廣州!話雖這么說,他接銀票的手卻微微有些顫抖。
??
朱淇臥室,油燈下,朱淇正在起草《討清檄文》,他忽而凝思,忽而疾書,十分投入。
門被推開,朱淇的胞兄朱湘走進來。
第十五章 湯武革命(五)
看朱淇那樣的專心致志,朱湘悄悄走到他身后,伸著頭看去。
啊!朱湘不由驚叫出聲。
朱淇嚇了一跳,本能地用手遮住文稿,回頭一看,見是朱湘,才放下心來說:二哥,是你啊??
你這可是滅門大罪啊!朱湘驚慌地說著,就要來撕桌上的文稿。
朱淇一邊護住文稿,一邊對朱湘,二哥,你聽我說??
朱湘:我不聽你說!我不能聽任你謀逆造反,連累我們全家!
朱淇:二哥,我們這不是謀逆造反,這是起義,你懂嗎?通過起義,來推翻罪惡的清王朝!
朱湘氣洶洶地說:你不要再和我狡辯,我告訴你,你趕快把這些造反的罪證銷毀,躲到鄉下去,還來得及,否則的話,為了我們全家幾十口性命,別怪我不把你當親弟弟看!
說完,他把門一甩,走了。
朱淇看著他的背影,笑著搖搖頭,又回到桌旁,揮筆寫起來。
??
兩廣總督府,上房,燈光透過窗紙,映出正看書的兩廣總督譚仲麟的身影。
一名統領手里拿著一疊文稿,匆匆進了房間。
總督大人??從窗外望去,統領很機密地湊近譚仲麟稟報著。
譚仲麟卻大聲問:誰?誰要造反?
統領:這個人叫孫文,號逸仙。
譚仲麟:孫文?他不會。
統領:大人怎么見得他不會?
譚仲麟:我聽好些人談起過他,不過一介狂士而已,哪里敢造反!
統領:不過,卑職以為??
譚仲麟不耐煩地說:好了,好了,那你就寫一份奏報給朝廷吧!不過,你得記住,逢此
多事之秋,理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要聽風便是雨,更不要沒事找事!
統領:嗻!


操場,淮軍士兵在操練。
看著那些或吊兒郎當或萎靡不振的面容和松松垮垮的隊形,袁世凱皺起了眉頭。
一個馬弁過來稟報:大人,營門外有一個人要見你。
營門外,徐世昌一領長衫,一把折扇,背著手,悠閑地觀賞著兵營外的景物。
袁世凱走到他身后,徐世昌慢慢轉過身來,慰亭,別來無恙?
袁世凱一把拉住他的手,驚喜叫道:大哥,是你??
袁世凱臥室,燭臺上的蠟燭已經燃掉了大半截。
一張床榻上,袁世凱和徐世昌披著衣服,各靠著一頭床架,促膝交談。
袁世凱:大哥干脆辭了翰林院那個閑散差事,到我這兒來當個營務總辦。替我把雜七雜八的事一概管起來,好讓我專心練兵。
徐世昌:翰林院雖然是閑散差事,卻是多少讀書人夢寐以求的地方,記得嗎?那年赴京趕考,我沒有盤纏,你把身上的銀子全給了我,自己落得個一日三餐以涼水充饑,如今你卻叫我辭了它,你舍得我舍不得啊!
袁世凱:以大哥的才干,當個宰相綽綽有余,終老翰林院,未免可惜,再說,我這兒實在需要你。你先聽聽我的計劃??
袁世凱坐直身體,拽了拽衣服,侃侃而談,要操練一支新式的陸軍,靠這些老弱病殘、兵痞兵油子自然不行,得將他們淘汰遣散,另行招募安徽、滁州、山東、河南一帶的樸實農民當兵。至于將嘛,那就更為要緊,以往的湘、淮勇營,常被說成是文東武中、紹興師爺湖南將,我準備打破這個框框,不拘一格用人才!只要有一技之長,只要能為我所用,我都要他們為我,不,為朝廷好好的效力??
徐世昌聽著,再不說話,只冷冷瞅著袁世凱。
袁世凱瞥他一眼,將身體前傾,壓低聲音,掏心窩子地說:大哥你也看見了,這兒全是淮軍舊部,全憑著李中堂威望,我才將他們治服。以前翁同龢他們說李中堂帶的私家軍,我還替李中堂不平,今日看來,情形的確如此啊??
徐世昌還是冷冷瞅著他。
袁世凱被他瞅得心里發毛,忍不住問:大哥你老這樣瞅著我干嗎呀?
徐世昌將被子一掀,起身下床,我還是回我的翰林院去好了!
袁世凱一把扯住他,大哥你這是干什么?
徐世昌生氣地打掉他的手:算了吧,你!
袁世凱嘿然。
徐世昌直逼著他的眼睛說:慰亭呀慰亭,你心里怎么想的,我還不知道嗎?
袁世凱尷尬叫一聲,大哥??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徐世昌反而被他笑懵了。
笑聲一停,袁世凱說:大哥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從來小站那天起,我夢寐以求的就是怎樣把這支軍隊牢牢地抓在自己手里!曾文正公創立了湘軍,但他是大儒,滿腦門子都是想著怎樣的盡忠報國;李中堂創立了淮軍,但他心里多少也還存了一個公字;我不能這樣干,這樣干了,到頭來一事無成不說,還落不著個好!說白了,我袁世凱就是要把朝廷的軍隊,國家的軍隊,變成我袁世凱的軍隊!大哥,我的話說完了,幫不幫我,你看著辦吧!
徐世昌卻不說話,只是走到書案旁坐下,提筆寫起來。
袁世凱探過頭一看,不覺詫異地問:大哥,你這時給我朝駐德公使寫什么信呀?
徐世昌:我讓他物色一批德國軍官,來給你的新建陸軍當教官??
看袁世凱一時沒反應過來,徐世昌淡淡地說道,德國軍隊,最講究服從。訓練出的士兵,猶如機器一般??
袁世凱恍然大悟,不禁喜道:大哥呀大哥,你真是我的臥龍孔明!
徐世昌:你的臥龍孔明?這么說你把自己比作什么人了?慰亭呀慰亭,其志不小呀!
兩人呵呵大笑。
??
小站草坪,一雙粗糙的大手接過一套制服,制服上還放著一疊銅錢。
袁世凱正在給已經通過考試的新兵一個個分發服裝和餉錢。
他的身后樹立著一面白底藍字的招兵大旗。
下一個!
一雙干枯、毫無血色的手伸到袁世凱面前。
第十五章 湯武革命(六)
袁世凱將手里的制服和餉錢放回原處,抬起頭來,打量著面前的新兵。
這是一張充滿煙容的臉。
袁世凱也不說話,沖著這張臉,甩手就是一巴掌。
面前的新兵被打得一個趔趄,栽倒在地。
袁世凱喝令:起來!
那個新兵從地上爬起,抖抖瑟瑟站在他面前。
袁世凱:你怎么混過新兵考試的?
那個新兵:我,我??
袁世凱命令馬弁:將他帶下去,嚴加審訊,一定要查出徇私舞弊者。
看著那個新兵被帶走,袁世凱對簇擁在身后一大批將官說:如若讓這種大煙鬼都混進了我新建陸軍,那我新軍還沒練成就完了。我平生最恨抽鴉片的,中國就是從抽鴉片開始壞事!我給諸位打個招呼,今后誰敢在我的部隊中抽大煙,一個字,斬!
他又指著那一隊隊已經通過考試,換上服裝的新兵,感慨地說:只有他們,來自農家,樸實憨厚,無任何不良習氣,經過訓練,一定會成為最好的士兵!
??
營房內,袁世凱興沖沖進來,將腰刀解下,往榻幾上一扔,對徐世昌說:大哥,這次我招募的四千新兵,全是個頂個!加上淘汰后剩下的三千精兵,我手上已有七千人馬,現在缺的就是將才了。
徐世昌從書案上拿起一張紙,遞給袁世凱,正好,這是咱們聚集將才的聚賢告示,你先過過目,咱們就把它發出去。
袁世凱接過那張紙,看了一會兒,說:大哥的文才沒說的,意思也到了。只是我想既然咱們這告示是要網羅各種人才,就要讓不識幾個大字的人都看得懂。你這告示太長,又文縐縐的,能否短一點,明白一點,最好能押韻做歌兒唱。
徐世昌一拍額頭,嗨,我怎么就忘了呢?
他拿起筆,飛快地在紙上做了一番改動,然后,對袁世凱說:我給你念念,看這樣行不行?
不待袁世凱點頭,他便念道:世凱小站練兵,聚會各方賢俊。蓋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良駒能行千里,而多桀驁不馴。世俗譏諷俊才,卻能樹立功名。求才不拘一格,精通西學更甚。莫作李廣之嘆,今朝報國有門。
袁世凱拊掌大笑,就是它了,就是它了!我這就命人拿去登報。
徐世昌趕緊說:你可別對人說這是我寫的!
袁世凱還是忍不住笑,大哥放心,你翰林院出來的人,怎么會寫出這種半通不通的狗屁文章來呢?我只說這是一個落榜的酸秀才寫的!
兩人又是一陣大笑。
??
在各種聚賢的告示赫然登報紙上
客棧,阮忠樞蜷縮在炕上,在燒大煙泡。
過足了癮,他放下煙槍,順手拿起身旁一張報紙看起來。
他的眼睛瞪大了,《聚賢告示》赫然登在報紙的上方!
飛快看完告示,他一骨碌爬起來,收起煙槍,抓起炕頭一個包袱,背在肩上,往外便走。
??
妓院,孟恩遠拿著張報紙對老鴇說:老板,我想去小站投軍。
老鴇嘴一撅,托長聲調說:喲你在我這兒,是管妓女的伙計,莫不成到了小站,他還要你去管那些當兵的?
孟恩遠也不生氣,笑嘻嘻地說:你瞧著,說不定他真讓我當個帶兵的官兒哩!
??
幕府,師爺張一麟正被主東訓斥。
主東走了,張一麟悶悶的拿起報紙,眼一亮!
??
宅邸,趙秉鈞的父親將一封信交給他,說:你不能再這樣天天在鄉里斗雞走狗混日子了。袁世凱現在在小站練兵,招募人才。我和他有八拜之交,你拿著我這封信,去投奔他吧!
??
學校,教室里,馮國璋、段祺瑞、王士珍拿著一份刊有《聚賢告示》的德文報紙在商量??
〖BT3〗四

北〖HT〗京軍機處,榮祿進來時,看見翁同龢已經坐在那兒在看公文奏報。
見榮祿進來,他頭也沒抬一下。
榮祿也不理他,徑直走到一邊坐下,也開始翻閱手邊的一摞奏報。
翁同龢看榮祿也翻閱那疊奏報,嘴角掛上一絲蔑視的笑容。
看著一份奏報,榮祿的眉頭皺起來,對著門外喊道:來人!
一名軍機章京跑進來。
榮祿拿著那份奏報,問:這怎么處置的?
章京接過奏報,也不看,小心回答:稟大人,這份奏報已經處理過了?
榮祿:噢?
章京:不光是這份,您看的這一摞,都是處理過的??
榮祿的臉冷下來問:誰處理的?
翁同龢:我!還有慶王爺和其他幾位軍機大臣。
榮祿:請問翁師傅,你們是如何處理的?
三個字,知道了。翁同龢走過來,拿過那份奏報,看一眼,扔在桌上,像這種雞零狗碎的事兒,榮大人難道還想做什么文章?
榮祿:孫文要造反!這是雞零狗碎?
翁同龢:偌大的中國,幾個小毛匪,今天這里嚷嚷,明天那里叫叫,原本不足為奇。還有,像河南伏牛山的孫二黑、江西贛南的侯瘸子、貴州的宋八??比孫文大的匪群就有十幾處,朝廷都無暇顧及。要都像榮大人這樣稀罕,那我們成天除了忙著剿匪外,就什么也不要做了!
榮祿冷冷地說:翁師傅知不知道?這孫文和那些小毛匪不同!
翁同龢:有什么不同?
榮祿:哪個小毛匪起事時有如此明確的綱領?對內有《檄文》,對外有《宣言》,要建立合眾政府!我敢說,如不及早翦除,今后對朝廷為害最甚者,就是孫文!
翁同龢從鼻孔里哼一聲,一介狂生而已??
榮祿不再理他,轉對那名軍機章京:傳我命令,嚴飭兩廣總督譚仲麟,迅速將孫文匪黨緝拿歸案,不許讓一個漏網!
章京:嗻!
??
第十五章 湯武革命(七)
廣州,大涌口,一艘輪船停靠在碼頭,正在接受清兵檢查。
七八桶膠泥擺在甲板上。
清兵統領:這是誰的貨?
沒人應聲。
統領:拿斧子來!
膠泥一桶桶被劈開了──
里邊是幾百支藍光閃閃的短槍。
撲通!撲通!有人跳水逃跑。
砰!清兵開槍了。
把這船上的人統統給我抓起來!統領大聲命令。
??
街道,一支拿著香燭祭品,白幡上寫著回鄉掃墓的隊伍迎面而來。
和往常回鄉掃墓的人們不同,這些人臉上大多流露著焦急興奮的神情。
有的人還不時從口袋里掏出一根紅帶子,偷偷系在臂上,又取了下來。
隊伍快到街道拐彎處,突然,前面涌出大批清兵,刀槍刺目,有的還平端著洋槍,做出射擊的姿式。
人們慌神了,有的人轉身欲跑。
身后街道上也前面涌出大批清兵,截斷了他們的退路。
人群一下炸了窩!
砰!清兵開槍了!
??
廣雅書院,青天白日的旗幟懸掛墻上。
房間一角,孫文焦灼地問陸皓東:香港的人員槍械怎么還沒有到?
陸皓東:那邊來電說泰安輪昨日已開出,此刻應該到了呀!我派去碼頭接貨的人也沒有回來,是不是有什么變故?
孫文緊抿著嘴不做聲。
陸皓東:依我看,不等了,干脆由我帶著敢死隊直撲總督府,來他個中心開花!然后你率已經進城的同志四處響應。
孫文搖搖頭:不行,主力未到,三合會的人這時也沒見著影子,我們的人太少??
正說著,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一個會員跑上樓來,慌亂地:孫先生,不好了!官軍在碼頭上截獲了我們的人員槍支,現在正全城大搜捕??
孫文不禁跺腳:哎呀,是怎么泄露的消息嘛?
陸皓東:顧不得那許多了!孫先生,走!
廣雅書院附近街道,一隊全副武裝的清軍洶洶跑來。
孫文、陸皓東和他們擦肩而過。
兩人交換了一下目光:好險!
急走幾步,陸皓東忽然出聲,哎呀!
孫文:怎么?
陸皓東:那面旗幟,我不想讓它落入清狗手中!
孫文正欲說什么,陸皓東已轉身飛奔而去。
廣雅書院二樓,陸皓東一把扯下墻上的青天白日旗,卷好,放進懷里,這才向外跑去。
然而遲了,樓下響起了清兵的吆喝和上樓的腳步聲。
陸皓東一愣,打開窗子,準備往下跳。
槍響了,陸皓東栽下樓去。
陸皓東靜靜躺在院子里。
秋天的艷陽照著他的臉,顯得那么年輕,那么純潔。
他懷里的青天白日旗散開地上,汩汩鮮血從他胸口流出,漸漸地浸潤了那面旗幟。
??
香港,孫文捧著那面血染的旗幟,熱淚奔涌:皓東為中國有史以來為共和犧牲的第一人啊!
??
北京,南海會館,康有為伏案疾書。
梁啟超拿著一紙《通緝令》走進來,老師,你看看這個。
康有為放下筆,接過《通緝令》,掃一眼道:廣東懸賞花紅銀緝捕孫文,這是怎么回事?
梁啟超:老師不記得孫文這個人了?
康有為:模模糊糊有點印象。
梁啟超:老師再想想,那年老師在萬木草堂講學的時候??
康有為:啊,我想起來了!就是那個什么醫學博士吧?當初要來見我,我叫他拿個名帖來拜師才肯見他,是不是這個孫文?
梁啟超:就是他!居然在廣州搞武裝起義,事敗逃匿??
康有為輕蔑地將《通緝令》往旁邊一扔,什么起義?一個自不量力,想造反的亂黨小毛賊而已??不談他了。卓如,前幾次我寫的上當今皇帝書都未能直達天聽,這次一定要讓皇上看到!
梁啟超:我想這次我們會成功的。一是老師的影響今非昔比,二是我們結識了許多的重要人物,關鍵時刻總派得上用場。
康有為連連點頭說:有道理,有道理!
??
日本,神戶,蒙蒙海霧中,日本輪船廣島丸號鳴笛靠岸。
孫文和一起流亡的兩個同志鄭士良、陳少白踏上了異國的土地。
早晨的空氣清冷,孫文抖擻起精神,大步向前走去。
兩個同志緊隨其后。
街道上叫賣的報販吸引了孫文的注意。
他回頭對鄭士良說:我們初到這里,人生地不熟,買一份報紙看看,可以增強對此地的了解。
鄭士良立即上去買了一份報紙。
孫文接過一看,眼睛亮了。
報紙上,支那革命黨領袖孫逸仙抵日的頭版標題赫然入目!
孫文激動得連聲說:好,好!
陳少白見狀問道:先生什么事這樣激動?
孫文指著那標題道:革命兩個字,出自《易經》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一語,日本人把我們黨稱作革命黨,這個意思非常好!以后我們黨就叫作革命黨!
他抬起頭來,將目光投向遠方,穿過蒙蒙海霧,他似乎看見了祖國的土地??
孫文幾乎吶喊般地說:革命!不是造反,不是起義,也不是光復,就是革命!革命!

2013-08-22 09:5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