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十六章 虎嘯小站
走向共和 第十六章 虎嘯小站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十六章 虎嘯小站(一)

一
小站,營門外,穿著臟兮兮長衫,提著一個破包袱的阮忠樞,徑直往營門內闖。
守衛的士兵攔住了他。
阮忠樞把手里的破包袱砰地往地上一摔,吼道:我是你們袁大帥的朋友,看了聚賢告示才來找他的,憑什么不讓我進去?
一個士兵見他這個樣子,趕緊跑進大營去稟報。
袁世凱急匆匆趕來。
阮忠樞還在那兒扯著嗓子亂嚷嚷。
袁世凱緊跑幾步,一把抓著他的手,老朋友,你怎么來了?
阮忠樞:找你討債啊!當年你小子落魄的時候,今日三五兩,明日七八兩,不知借了我多少銀子,現在該連本帶息還給我了!
袁世凱笑得眼睛縫都沒有了,連著說一定還,一定還!忠樞,你來得正好,群賢畢至,今日我要開個群英會!
小站兵營,隨著三聲炸雷般的炮響,一面袁字帥旗冉冉升起。
袁世凱居中而坐。
左邊坐著一身戎裝的馬三俊,右邊坐著儒雅的徐世昌。
兩旁一邊坐的是各營營官,一邊是前來投軍的各路俊杰。
觥籌交錯,笑語喧嘩。
袁世凱滿面笑容,舉杯站起來說:世凱今日高興得很!舊雨新知,風云際會,我能不高興嗎?在座的諸位,懷著一顆忠臣孝子的心,想做一番驚天動地的事,小站就是你們施展身手的好地方!我這個人,沒什么長處,就一點,愛才;也沒什么能耐,也就一點,幫朋友。如果諸位相信我的話,請滿飲此杯!
眾人一齊舉杯,高呼:謝大帥美意!
袁世凱:現在我先將參謀營務處總辦介紹給諸位??
徐世昌微笑著站起來。
袁世凱:徐世昌,翰林院編修,我尊之為大哥??他看有人露出疑問的目光,便對徐世昌道:大哥,有人可能會問,本朝文貴武賤,這是不爭的事實,你怎么會以翰林身份降格從軍呢?
徐世昌矜持地說:這個何用解釋,本朝曾文正公和李中堂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嗎?他隨
口念道:男兒何不帶吳鉤,若個書生萬戶侯?
此言一出,滿座的文人武將都活躍興奮起來!文人興奮,是因為他們看到了燦爛前景;武將興奮,是他們明白了自己地位的重要。
袁世凱接上徐世昌的話道:所以,咱們雖是新建陸軍,卻不乏飽學之士。他離開座位,請起右邊首座一位胡須花白的長者,說:這位張老夫子,文才是了不得的!我好不容易才請他出山,做我的老師,也是你們大家的老師!
眾人齊應:是!
老夫子張一麟連連拱手:豈敢,豈敢!
袁世凱:下面諸位,有的我熟悉,有的不熟悉,就煩請你們自己介紹吧!
話音剛落,站起一個垂著一根粗大辮子的赳赳武夫,粗聲大氣道:張勛,原來在武衛軍當兵吃糧,沒混出個人樣!看見小站豎起招兵旗,就來投奔。沒曾想大帥一見面就給了個中軍侍衛處副官長的官兒,知足啦!今后若不好好給大帥賣命,我他媽就是婊子養的!
跟著站起的是一個身材魁梧,面貌憨厚的漢子:俺叫曹錕,天津大沽人。年輕的時候做過販布生意,人稱曹三傻子??
人們哄的一聲笑了。
曹錕連忙解釋:其實俺不傻,俺是老實??
人們笑得更厲害了。
曹錕:俺原本在毅軍宋慶宋大人手下當哨官,看見了報上的聚賢告示,就投奔袁大帥來了。
袁世凱說:曹錕虎形而有福相,我封了他步兵第一營幫帶。
介紹過曹錕,他旁邊噌的同時站起三個制服筆挺、面色嚴肅的軍人。只見他們離開筵席,邁著標準的軍人步伐,走到大帳當中,啪的一個立正,同時行了一個標準的德國軍禮,聲音洪亮地報名道:王士珍!段祺瑞!馮國璋!
袁世凱眉開眼笑,提高聲調說:這三位皆畢業于北洋武備學堂,后一同赴德國深造,學成歸來,為我朝不可多得的精通西方軍事之人才!本帥現在任命王士珍為步兵第三營幫帶,段祺瑞為炮兵第三營統帶,馮國璋為督操營務處幫辦!
三人又啪地一個立正,行禮道:謝大帥!
當袁世凱走到趙秉鈞面前時,趙秉鈞不慌不忙從懷里掏出一封信,雙手遞給袁世凱。
袁世凱:這是什么?
趙秉鈞:這是家父給您的信,家父說他和您有八拜之交,叫我來投靠你,請您多加關照!
袁世凱漫不經心地看了一眼信,問趙秉鈞:你會干什么?
趙秉鈞:我什么都不會干!
袁世凱:什么都不會干?
趙秉鈞:什么都不會干。但大帥如果交給我什么事,我什么都能干好。
袁世凱:那你就先呆著吧!看我能有什么事情交給你。
緊挨著趙秉鈞,孟恩遠站起來。
他還沒開口,有幾個軍官就吃吃笑起來。
袁世凱感到納悶:怎么他們一見你就笑?
孟恩遠:稟大帥,小的是天津西天寶管姑娘的伙計,那幾位長官是西天寶的常客,所以他們看見小的就笑。
袁世凱也禁不住笑起來,說:你是管妓女的伙計?好啊!你既然能夠管理好妓女,那也一定能夠管理好當兵的。這些當兵的呀,你管得好就好,若管得不好,他們就像那些野雞一樣!本大帥任命你為騎兵第六營隊官!
本來那些軍官笑得差不多背過氣去,這時候都不笑了,一個個愕然睜著眼睛望著袁世凱??一名親兵匆匆進來,在袁世凱耳邊說了幾句。
袁世凱大喜,高聲道:本大帥聘請的德國軍事教官到了!傳我將令,鳴炮!大開營門,全體出迎!
第十六章 虎嘯小站(二)


檀香山,落日余暉,映照著一大片草場,也映照站在草場邊際交談的兩個男人。
這是孫文和他的哥哥孫眉。
孫文:廣州起義失敗,糟蹋了哥哥和許多華僑的血汗錢。
孫眉:我不過賤賣了農場上千頭牛而已,有什么糟蹋不糟蹋的?任何事都不可能一蹴而就,何況你辦的這種天大的事情。只是我聽你說許多錢被那個三合會的首領白白騙去,確有些心疼。慈不掌兵,義不掌財,你仁義兼備還加上輕信,卻又掌兵又掌財,這才是我最担心的啊!
孫文:我倒不這樣看。比如那個黑佬,他騙了我的錢我卻不追究他,他至少心里有愧吧?心里有愧就不會反對我,甚至還會為革命說幾句好話,我看這也值得。
孫眉:莫名其妙!我就不知你那個腦袋瓜是怎么長的?你下一步準備怎么辦?
孫文:我準備先到美國,再到歐洲去宣傳革命,因為那里華僑多。只是??
孫眉:只是沒有錢!是不是?
孫文尷尬地笑了:還是大哥知道我??
孫眉哼了一聲,說:你等會兒從帳房那兒去支一筆旅費??
孫文:光旅費不行,我在日本還借了朋友的錢。
孫眉盯著他看了半天,無奈地嘆口氣:你呀,又沒有錢,偏又是個用錢的祖宗!還沒等你那個革命成功,我早就傾家蕩產了!
孫文:革命一定會成功的!噢,大哥,我還給自己取了個新名字,孫中山。
孫眉:有什么特別的意義嗎?
孫文:勉勵自己像中央山峰一樣,偉岸矗立,永不屈服!
??
美國紐約,孫中山走在唐人街上。
看著摩天大樓背景襯映下的簡陋街道,滿街的中文店鋪招牌和拖著辮子蹣跚而行的華人,他的心里突然涌出一股沖動!
他跳上街道旁一輛送貨的小推車,摘下禮帽,揮動著高呼:同胞們!同胞們??
路人看他這樣子,不知他要做什么,一下子圍拢過來。
看著身邊的人越聚越多,孫中山開始演說:同胞們,我叫孫文,是被朝廷通緝的革命黨。朝廷為什么要通緝我呢?因為我要推翻它!我為什么要推翻它呢?因為它是一個給四萬萬同胞帶來了無數深重苦難的,腐敗透頂的朝廷??
圍觀人群麻木的表情。
孫中山更激動地演說:同胞們不要以為你們到了海外,朝廷的腐敗就與你們無關!你們的故土,你們的親人,都正在遭受異族的蹂躪哪??
人群中突然一個人尖聲高叫:這是個神經病!
哄地人們散去了。
只有一個人還呆呆地望著孫中山。
孫中山連忙向他伸出手:同胞,謝謝你的理解和支持!
那人卻說:車子??
孫中山糊涂了:什么車子?
那人:你站的這輛車子是我的,我要推它去送貨了!
孫中山尷尬地從車上下來。
那人白了他一眼,推走了車子。
望著他的背影,孫中山喃喃自語道:吾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大西洋上,天空風云飛渡,海面波濤洶涌。
孫中山臨風佇立在海輪的前甲板上,臉上充滿抑郁的神色。
??
倫敦,夜間,霧氣越發重了。
古老街道上的路燈,被潮潤的霧氣包裹著,幾步遠望去,就只剩下一個個白蒙蒙光團。
霧氣中,一幢有著雕花鐵圍欄的樓房。走近了可以看到,燈光映照著,一塊銅牌嵌在門口的墻柱內:
大清帝國駐英公使館。
公使館內,房間的門虛掩著,從門縫中望去只看見沙發的一角,一個蒼老的聲音在說話:
馬上起草電報,報告總理事務衙門,亂黨孫文已經到了倫敦,請上諭??
??
北京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奕劻:請什么上諭?馬上派人把孫文抓起來啊!
一名總署章京:王爺,孫文是在外國,抓他不得。
奕劻:有什么抓不得?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外國就不講王法了?
章京:他們不講王法講公法,國際公法。英國外交部無在本國交犯條約,所以抓不得??
奕劻:莫名其妙!
??

倫敦康德黎宅邸,房間里不時爆發出爽朗的笑聲。
孫中山和他的老師康德黎,還有他們的朋友孟森博士談得正高興。
康德黎:親愛的孫逸仙,聽了你的傳奇經歷,我簡直有點懷疑了,坐在我面前的這個人,還是我以前那個最優秀、最守紀律的學生嗎?他以前上課時從不遲到一分鐘,如今卻要將一個古老龐大的體制連根推翻!
又是一陣大笑。
不過我有個問題,孫逸仙博士,孟森說,就憑你和你的幾個同志,能夠推翻強大的滿人統治者嗎?
當然不能!孫中山回答,所以我們必須宣傳和發動我們的四萬萬同胞,一起奮斗,創造我們嶄新的共和國!
恐怕很難,孟森搖著頭說,我在中國待了很多年,我了解中國人。他們腦子里只有朝廷,從來沒有國家的概念??據說有一次倫敦開博覽會,中國代表團的官員竟然不知你們的國歌為何物?他把那個,那個什么小妹妹盼郎來??當成了你們的國歌??他哈哈笑起來。
不過他很快就不笑了,因為他發現孫中山的臉色變得異常嚴峻。
任何一個國家的人民,如果長期處于專制制度的壓迫下,都是愚昧的。但這并不能成為別人嘲笑他們的理由!孫中山有些激動,難道你們大不列顛的人民生來就具有今天的民主共和思想?當中國春秋時代的先哲們提出大同社會的理想時,你們的祖先不是還在茹
毛飲血嗎?
親愛的孫逸仙,如果我無意的玩笑傷害了您的民族情感,請接受我的道歉!孟森站起來,將右手掌放在胸口上,誠摯地說。
第十六章 虎嘯小站(三)
康德黎也連忙說:孟森博士一直是我們最好的朋友,你應當了解他。
孫中山:我也請你們理解我為什么激動,這些天我參觀了你們的博物館,游覽了古城堡,去工廠和工人談天,到圖書館看書,越是接觸先進的西方文明,越是懷念我苦難深重的祖國和沉沉昏睡的同胞??我恨不得站在泰山之顛,向著全中國大聲呼吁:醒醒,我的同胞!快醒醒啊,我的同胞??
他眼里泛起一層淚花。
康德黎宅門口,康德黎送他們出來。
孟森對孫中山說:我已叫了一輛馬車,我們一塊兒走吧!
孫中山:謝謝,我還是步行吧,這樣能更好地感受到倫敦的呼吸。
康德黎笑著說:不過我得提醒你,清朝駐英國的公使館就在這附近,你可不要被他們的人撞見哦!
孫中山:是嗎?那我正好向他們宣傳革命呢!
孟森:你不認為你是自投羅網嗎?
孫中山自信地說:不會的!我相信任何一個良知未泯的中國人,聽了我的宣傳,雖然不一定馬上跟我走,至少內心也會同情我們的事業。何況,這是在英國。
孟森:但我還是為你担心,親愛的孫,真的。
??

北京,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慶王奕劻正準備上轎。
一個總署章京拿著份電文跑來,雙手呈上:稟王爺,孫文被抓到了!
奕劻:孫文?哪個孫文?
章京:就是那個逃到英國的亂黨??
奕劻:哦,我記起來了??不是說在外國不能抓他嗎?
章京:這個孫文居然想到我公使館去宣揚革,革命,豈不是自投羅網!
奕劻:那好,就在公使館內拿根繩子,把他勒死算了!
章京小心地:稟王爺,這個恐怕不行??
奕劻眼一瞪:怎么不行?
章京:這違反了國際法,英國政府會把這看成對他們的藐視和對英國法律的挑戰。
奕劻:我處死我的欽犯,礙著他什么了?那就將孫文押解回國受刑吧!
章京:要押回來,也只能極端秘密地進行,千萬不能讓英國政府知道,否則??。
奕劻:又是什么屁法律是不是?我不管那么多!你們反正得想辦法,給我把這個孫文押回來!
他一頭鉆進轎子,恭王爺那病怕是捱不過這兩天了,我還得趕緊看看他去!
??
英國地球報赫然的標題:
革命家孫逸仙被誘捕倫敦令人驚駭的新聞!中國公使館的非法監禁!
北京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桌上一大疊英文報紙,各種各樣的標題:
孫逸仙已被囚十二天!
民主的恥辱!
倫敦市民強烈抗議!
??
有的報紙還刊登著成百上千穿著厚厚大衣的倫敦市民,圍住清使館抗議的照片。
奕劻拍著那疊報紙,氣急敗壞地對幾名章京吼著:皇上都被驚動了,問孫文是誰,怎么會搞成這個局面?
章京都低著頭,不敢吭聲。
奕劻:怎么收場?你們快說呀!
還是那名章京:英國的下院已向他們的政府提出質詢,他們政府已命令外交部,致送正式文件,給我駐英公使,要求放人。
奕劻:媽拉巴子!本王爺問你怎么收場,你抬出洋人來說話!本王爺偏不聽他的!不放,就是不放!怎么啦?
章京:那恐怕會引起外交糾紛??
奕劻:引起外交糾紛又怎么啦?
章京:皇上和太后老佛爺怪罪下來,王爺您??
奕劻一下軟下來:這么說,只有放人了?
章京:只有放人。
奕劻:好,大丈夫能伸能屈!放就放
??

孫中山講演的身影出現在各種報紙上。
明亮的陽光從云層中投射到他那明凈的額頭,他是那樣朝氣蓬勃!
孫中山充滿激情的聲音在人們耳邊回響──
我對英國政府致力于使我從中國公使館獲釋而表示深切的謝忱。對報界的及時幫助和同情,亦謹表謝意。最近幾天中的實際行動,使我對充溢于英國的寬大的公德心和英國人民所崇高的正義,確信無疑。我對立憲政府和文明國民意義的認識和感受愈加堅定,促使我更積極地投身于我那可愛而受壓迫之祖國的進步、教育和文明事業??
〖BT3〗三
小〖HT〗站營房內,杯盞狼籍。
馬三俊和邱四毛兩人都喝得醉醺醺的了。
邱四毛:他媽的這些個窮酸文人一來,把我們弟兄擠兌得夠嗆!
馬三俊:還,還有王,王士珍、段祺瑞、馮國璋??什么北洋三杰,龍、虎、狗,全他媽狗娘養的!仗著在洋人那兒學了點狗屁玩意,竟敢拿到老子面前來顯擺,被老子一頓臭罵??
邱四毛:三哥,你也得忍著點,大帥相信他們,沒辦法呀!
馬三俊睜著醉眼,大帥相信他們?李中堂還相信我呢!
邱四毛:你沒看出來,大帥的人全上去了,我們這些李中堂的老部下,慢慢不吃香了??三哥,依我看你還是回到李中堂那兒去算了。
馬三俊:離開久了,還真有點惦記他老人家,也不知怎么搞的,連紅兒小丫頭都惦記??
邱四毛嚷起來:紅兒小丫頭是誰呀?小婊子是不是和你有一腿?
馬三俊火了,噌的站起來,甩手給了邱四毛一耳光,你那張臭嘴再敢胡說,我他媽宰了你!
邱四毛捂著半邊麻辣辣的面頰,叫道:三哥,你今兒個怎么了?再怎么著也犯不上為一個小,一個小娘兒們??傷了兄弟的和氣呀!
馬三俊搖搖晃晃地坐下,含糊不清地說:她,她不是小娘兒們??她是李中堂最喜歡的小丫頭??
邱四毛:你也喜歡她?
馬三俊:府里邊上上下下??誰不喜歡她?有,有一回,我手指里扎進根刺,就是她,她給我挑的??
第十六章 虎嘯小站(四)
他趴在桌上,像個孩子一樣嗚嗚哭起來。
邱四毛有點慌了,三哥,你醉了,真醉了。來,我扶你去外面散散心!
小站,鎮上比以前繁榮多了,各種鋪面增加了不少,行人也多了起來,熙熙攘攘,十分熱鬧。
邱四毛扶著馬三俊,一路晃蕩而來。
邱四毛勸慰著馬三俊:我看三哥你呀,想李中堂是真,想那個小丫頭更是真??好好,三哥你別沖我瞪眼??你不是想她,你是貓叫春,對不?嗨,三哥你現在是新建陸軍左翼長,副大帥啊!還愁找不著一個好娘兒們?你要信得著,這事就包在兄弟我身上!你要等不及了呢,兄弟我先去幫你找個小婊子出出火??不要怕袁大帥管得嚴,他管天管地還能管到咱們兄上去??
他暈的素的說著,看馬三俊一直沒反應,抬頭一看,只見馬三俊眼睛直勾勾盯著前方,呆了一樣。
邱四毛慌忙問:勇哥,你怎么呢?
馬三俊卻只顧盯著前方,呆呆地念叨:紅兒??
邱四毛循著他的目光望去,見一個少女挽著個菜籃在前面走,雖然看不到她的面容,但就從背影來看,紅襖綠褲,一根烏黑油亮的辮子垂在窈窕的腰身,十分動人。
邱四毛的眼睛也放出光來,一拍馬三俊:三哥,還愣著干嗎?跟上去!
鎮外小路,那個農家少女見兩個軍官一直緊緊跟在自己身后,驚慌地加快了腳步。
邱四毛拖著踉蹌的馬三俊,也加快了腳步。
少女小跑起來,后面兩人也小跑起來。
前面是一大片菜畦,菜畦中有一間茅屋,少女一邊朝茅屋跑去,一邊驚慌喊著,哥,哥呀??
少女啪地推開茅屋門,里邊空無一人!
少女慌了,連忙想跑出去,但門已被堵住。
邱四毛一把抓住她,淫笑著,小妞你剛才不是喊哥哥嗎,見了你嫡嫡親的哥哥,你又跑什么呢?
他不顧少女的拼命掙扎,扭頭叫道,三哥,你先上??
沒有反響。馬三俊已醉倒在地,嘴里兀自含糊叫著紅兒,紅兒??
三哥,那兄弟我就不客氣了??說著,邱四毛一把撕開了少女的衣襟。
少女雪白的肌膚裸露無遺!
邱四毛呻吟一聲,像頭野獸般撲了上去。
少女的掙扎哭喊聲傳出茅屋??
與此同時,幾個人向茅屋跑來,憤怒地呼喊著??
邱四毛仗刀跳出茅屋。
外面幾個人拿著扁担,還有糞勺站在那兒,看樣子是附近的菜農,聽見少女的哭喊聲才跑過來的。
看到屋里突然跳出個軍官,他們一下愣住了。
邱四毛兇神惡煞地吼道:滾!給老子滾開!
幾個菜農正不知如何是好,少女衣襟撕破,滿面淚痕從屋里跑了出來。
她一下子撲到一個黑紅臉膛的青年身上,大哭起來,哥??
馬三俊也搖搖晃晃從屋里走出來,菜農們一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那個青年人憤怒地揚起扁担朝邱四毛撲去,俺和你們拼了!
還沒等他撲到面前,只聽撲一聲,邱四毛的刀已經扎進了他的腹部。
殺人了!菜農們驚恐地叫喊起來。
邱四毛連忙扯著馬三俊,三哥,咱們快走!
??
北京,宅邸,翁同龢將一份報紙往桌上一扔,氣憤地說:強奸民女,濫殺無辜!非彈劾袁世凱不可!不然的話,他的軍隊縱使操練成功,終是個禍國殃民!
可是,坐在他對面的文廷式遲疑說道,袁世凱曾經加入過強學會,當初又幫助我們揭露過李鴻章,應該算是我們的人吧?
翁同龢嘆口氣說:道希呀道希,你怎么一下子糊涂了呢?袁世凱原本就是李鴻章的人,跟了我們一段,他是不得已而為之,后來不是又被李鴻章拉過去了嗎?這還不算,又多了個新主子榮祿!整掉袁世凱,就是翦除了他們的羽翼,為皇上除掉一個隱患!
文廷式:不過我看袁世凱維新變法的心愿是真的,在強學會的時候??
不要提你那個強學會了!翁同龢一改往日煦然的風度,有些焦躁地說:不要以為他們封了你一個會長,他們就會跟你跑。康有為是個有野心的人,他的野心大得很!
文廷式:老師是不是過慮了?
翁同龢:我的直覺不會錯。而且他若得勢,第一步很可能就是盯著老夫在皇上跟前的位置,取而代之。
文廷式悚然,啊一聲。
翁同龢:你也不必驚慌,這畢竟是以后的事。眼下最要緊的還是抓住小站新軍出的這件事,把文章做足,做大。還有,小站新軍一年要花掉上百萬餉銀,這里邊肯定有貓膩!兩件事加在一起搞,務必收到整掉袁世凱,打擊榮祿和李鴻章,一石三鳥的功效。
文廷式:那我現在就去起草彈劾奏折。
翁同龢:這個折子你不能寫!得找一個和我們平素沒有任何往來,直言敢諫的人來寫。
文廷式:胡景桂行不行?
翁同龢:行,就是他了。
??小站兵營,夜深沉,偶爾傳來夜間巡邏士兵輕微的兵器撞擊聲,壓低了嗓子的喝問口令聲。
中軍帳內,袁世凱倏地站起來,憤憤不平道:這下我才嘗到李中堂多年辦事嘗到的滋味了!你在前頭干事,他在后頭拆臺。我沒日沒夜地干,好容易將新軍帶入正軌,卻落個克扣軍餉,縱容部屬,濫殺無辜遭彈劾的罪名,這讓人怎么想得通?
想不通也得通!且不說我們新軍是出了事,讓人抓住了把柄。就是沒出事,人家存心要搞你,你又有什么辦法呢?徐世昌沉思著說:我現在最感納悶和担憂的是,以往軍中出了這種事,多是交本部長官處置。如今朝廷卻動了大架勢,要榮中堂以閱兵為名,親自來查辦,來者不善呢!
第十六章 虎嘯小站(五)
袁世凱不以為然地說:不會吧!我來小站練兵,正是榮中堂的保薦,誰都知道,我是他的人。
徐世昌:文章就在你是他的人這幾個字里面!正因為你是榮中堂的人,朝廷的許多人,甚至包括皇上,就對你存了個疑慮之心!而榮中堂呢,卻可能認為李中堂才是你真正的主子,你敢說他懷疑得不對?而且,就算你是榮中堂的人,朝廷派他來查辦你,也有個考驗他之意。怎么查?怎么辦?多少雙眼睛盯著他?那些個監察御史又豈是那樣好糊弄的?榮中堂初担大任,正是需要做出政績樹立威信的時候,又怎么會因為你這并非嫡親的部下影響他如日中天的仕途?說不定,他正好借這個機會嚴辦你,甚至殺了你,而樹立他秉公執法,大義凜然的形象哩!
袁世凱被他一番話說出了一身冷汗,惶悚道:這么說,我難逃這一劫了!
徐世昌:不,關鍵還是得在你是他的人這幾個字上面做文章??
主意我倒有了一個??袁世凱沉默片刻說。盡管大帳里沒有旁人,他還是湊近徐世昌,壓低了聲音??
聽了他的話,這回是徐世昌出了一身冷汗!他盯著袁世凱看了半晌,嘆道:這一著虧你想得出!既向榮中堂表明了你死心塌地跟著他的決心,又震懾了淮軍舊部??只是太歹毒了些??
四
小站大路上,在儀仗,衛隊簇擁下,榮祿緩轡而來。
和他并肩而行的還有一個藍眼睛、高鼻梁的洋人,他是來訪的英國將軍貝思福,稍后是兩名隨行的御史。
貝思福:中堂大人,我們現在是往小站去嗎?
榮祿:是的,那里有我們七千人馬。與您上午看到的淮軍各營不同,這支人馬完全是按照西方的軍事方法操練的。
噢?這讓我十分感興趣。貝思福說,他們的司令官是誰?
暫時由一個叫袁世凱的担任,榮祿淡淡地說,至于以后是誰,就要視情形而定了。
營門外并沒有意料中的歡迎儀仗,只有徐世昌率兩名參將在那里等候。
見榮祿一行人馬儀仗來到跟前,徐世昌趕快下拜道:卑職徐世昌恭迎中堂大人!
袁世凱呢?他怎么沒來?榮祿抑制著不快,冷冷地問。
稟中堂,今日正好是給士兵發餉的日子,袁按察使脫不開身,有失迎迓,請中堂恕罪!徐世昌恭謹地說。
榮祿禁不住冷笑道:這可是個稀罕事!給士兵發餉,還要勞主帥親自動手,我倒想見識見識!
榮祿將儀仗衛隊留在營門外,和貝思福、兩名御史,在徐世昌陪同下,悄悄來到操場邊,觀察袁世凱給士兵發餉。
徐世昌要上前稟報,榮祿制止了他,問道:怎么只有幾百士兵?
徐世昌答道:為避免混亂,確保餉銀發到每個士兵手里,按察使規定他們以營為建制來領餉銀。
他看一眼操場上士兵,說,現在領餉的是速射炮隊。
榮祿還要再問,卻見貝思福正饒有興趣地注視著發餉情形,便將目光也投向袁世凱那邊。
操場上,袁世凱和幾名發餉委員,一人捧起了一份餉銀。
旁邊一名校佐對著花名冊,高聲點名:劉得富、馬文彪、張鎖柱、徐六娃??
被點到的士兵響亮答應到,跨步出列。
袁世凱和委員們親自將餉銀放到他們手中。
點名的校佐高聲問:咱們吃誰的飯?
士兵們一齊挺胸回答:吃朝廷的飯!
校佐又問:咱們穿誰的衣?
士兵們齊答:穿朝廷的衣!
校佐:咱們應當替誰出力?
士兵:替朝廷出力!
??
貝思福不禁輕輕鼓起掌來。
榮祿詫異地問:將軍對這種瑣碎的做法很欣賞?
貝思福反問:閣下以為他瑣碎嗎?
接著,他自己回答:不,這是一項非常細致具體的工作,它不但表明了這個袁將軍非常廉潔,而且使得克扣兵餉之事幾無可能。而據我所知,請原諒我的直率,貴國兵力之所以虛弱,正是士兵不能領到足額的餉銀所致。可是袁將軍卻把這項工作做得如此出色,您看那些領到餉銀的士兵,您會懷疑他們報效國家的勇氣嗎?
幾句話說得榮祿連連點頭,喜上眉梢。
??
一間密室,袁世凱感動地翹起大姆指對馬三俊道:行,是條漢子!將強奸殺人都攬到自個身上,保住了自家兄弟,天下人都會佩服你的義氣!
馬三俊更來勁了,把胸膛拍得砰砰響,好漢做事好漢當!漏子就是我捅下的,我這就找榮祿自首去!老子是什么來歷?看哪些個告黑狀的雜種能咬下老子的蛋來!
袁世凱和徐世昌對視一眼,陰沉地說:兄弟,這個事兒動靜鬧大了,只怕到時候李中堂也不好出面!
馬三俊一愣,又嚷道:那老子這一百多斤就交給他們了,要殺要剮隨他們的便也不會連累你們!
袁世凱生氣了,把桌子一拍說:兄弟你這是什么話?你是講義氣的漢子,我袁世凱難道就是賣朋友的小人?實話給你說了吧,為這事我不光準備丟掉這頂烏紗帽,就是上刑場哥哥我也陪你走一遭!
馬三俊再不吭聲,那眼圈兒卻看著紅了。
話是這么說,事情也不會嚴重到那種份上。徐世昌在一旁輕言細語開了腔,只要你到時候扛得住,一口咬定喝醉了酒,什么都不知道,那些人也就拿你沒辦法。這邊呢,袁大帥會豁出命來救你。還有,李中堂雖然不好出面,那些人難道就不看他老人家的面子?
馬三俊狠狠地點頭。
操演場,沙場秋點兵。
第十六章 虎嘯小站(六)
小站新軍按步兵、炮兵、工兵、騎兵四個兵種,在操場上列為方隊。步兵五營在前,左二營、右二營、中間一營;速射炮隊、重炮隊、騎兵隊、工兵營在后。
七千人馬肅立操場,鴉雀無聲,只聽得見風吹旌旗,噼啪作響。
閱兵臺上,榮祿戎裝佩劍,端坐臺中。
英國將軍貝思福作為客人,坐在他的右側。
袁世凱一身戎裝,策馬至閱兵臺下,舉劍報告:北洋新建陸軍列隊完畢,請奉旨欽差兵部尚書、署理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新建陸軍最高統帥榮中堂檢閱!
聽他這樣報告,榮祿不禁微笑著向他點點頭,旋即肅然站起,將手一揮,開始吧!
鼓聲響起來,首先是肩新式洋槍,著新式軍服,身量一律七尺以上,臉膛因風吹日曬而呈健康黧黑色步兵營戰士,合著鼓聲,齊聲高唱,列隊而來,三國戰將勇,首推趙子龍,長
坂坡前逞威風??
刷!刷!刷!標準的德國軍事操典步伐踏得地皮微微發顫??
炮車隊隆隆開過來??
再就是剽悍的騎兵??
貝思福看得贊嘆不已,對榮祿說:中堂大人,我必須向您祝賀,在您的領導下,貴國擁有了即使對西方各國而言,也是最精銳的一支軍隊!
榮祿竭力抑制著自己的興奮,淡淡地說:貝思福將軍謬獎了,這都是袁世凱他們的努力,與我沒有什么關系。
貝思福頭搖得像潑浪鼓,不不,我和袁世凱將軍交談過,他說沒有您,就沒有他和這支軍隊,您是他們的一切!
榮祿不由向遠遠肅立一旁的袁世凱投去一瞥,他這樣說是出于中國人尊敬長官的美德,而并非事實。
說著,他臉上終于綻開了微笑。
中軍大帳,榮祿拿著口供看了半天,這才對跪在下面的馬三俊說:這么說強奸民女,殺死菜農都是你一人所為羅?
馬三俊梗著脖子,是我,喝醉了酒??
榮祿看著馬三俊,不知怎的嘆了口氣。這才轉對兩名御史:你們兩個作為御史,隨我來小站也這么多天了,閱兵也閱了,克扣軍餉,濫殺無辜的事兒也查清了,你們看怎么辦?
兩名御史:但憑中堂大人處置。
榮祿轉對袁世凱說:他們要我處置,我就把這事交給你,你看著辦吧!
袁世凱叩下頭去,顫聲道:是!
兵營門口,馬三俊被五花大綁在行刑的柱子上。
周圍是大批圍觀的百姓。
他毫不畏懼,對著看守他的軍士們罵道:你他媽是不是搞錯了?把老子綁在這兒,等會兒袁大帥知道,叫你們一個個都得掉腦袋!
正說著,在各營將領的簇擁下,袁世凱大步走了過來。
他走到離馬三俊幾步遠的地方站定,高聲問道:馬三俊,強奸民女的是不是你?
馬三俊:是!
袁世凱:殺死菜農的是不是你?
馬三俊:是!
袁世凱提高聲調,讓周圍的百姓都能聽見,我北洋新建陸軍,乃堂堂正正仁義之師,豈容你這種敗類壞我名聲??
馬三俊聽得袁世凱語氣有些不對,慌了,大聲地:大,大帥,你怎么??
袁世凱眼中寒光陡射,森然道:我早說過,你們要遵守軍紀,服從長官,否則??
他從腰間拔出那把金制的左輪手槍,休怪這把手槍二十多年來第一顆子彈,射在自家弟兄身上!
馬三俊怒罵:袁世凱,你好毒??
隨著一聲槍響,馬三俊的腦袋一下耷拉在胸前,一縷鮮血慢慢從心口滲出來??
內室,榮祿坐在太師椅上,悠悠地啜著茶,對袁世凱說:我沒看走眼,你的確有才能。才一百多天的時間,就能夠把軍隊練得像家養的鴿子一樣,說放就放,說收就收,一聲呼哨,曲盡其妙。特別是在礦野上操演兩軍攻擊的陣式時,將士們那般的嫻習口號,熟諳行陣,讓貝思福將軍都驚詫不已。我想問,你練兵的要旨在哪里?
袁世凱禁不住有幾分得意說:這個簡單,我一手拿著錢和官,一手拿著刀,聽話的就給
你升官發財,不聽話的就請你吃刀。
榮祿悠然笑道:看來這個辦法對誰都起作用啊!
他將茶盞往茶幾上輕輕一放,收斂了笑容對著袁世凱,你以為事兒就這樣輕輕松松的過去了嗎?你是準備吃刀呢,還是準備升官?
袁世凱撲通一聲跪在榮祿面前,我知道一切盡在大人的掌握之中!從今往后,我是死心塌地的跟定了大人,如若食言,天誅地滅!
榮祿連忙伸出雙手,扶起他,笑容可掬地說:慰亭快起來,我還不知道你的忠心嗎?發什么誓哩!
看著袁世凱,若有所思地說:其實馬三俊的事,你大可不必??行,你好好干,朝中的事,由我給你做主!
剛剛被他扶起來的袁世凱又叩下頭去,聲音微弱地說:謝中堂大人!
??
賢良寺,紅兒:大人,晚上做夢我夢見馬大哥了??
李鴻章:啊??
紅兒:馬大哥說他好想我們,他想回來。
李鴻章:他回不來了??是我害了他??
紅兒:大人你說什么?你哭了???
李鴻章:袁世凱欺我??好!
??
操練場,又是發餉的日子。
袁世凱領著徐世昌、曹錕等一大批將領在給士兵們發餉。
一名校佐對著花名冊高聲點名:劉得福、馬文彪、徐六娃、張鎖柱??
被點到的士兵響亮答應著到,應聲出列。
袁世凱和將領們將餉銀放到他們手上。
校佐大聲問:咱們吃誰的飯?
士兵們挺胸回答:吃朝廷的飯!
曹錕突然大聲道:吃袁大帥的飯!
校佐一怔,明白過來,用更大的聲音重新問道:咱們吃誰的飯?
士兵們一齊挺胸,幾乎是吼著回答:吃袁大帥的飯!
??
咱們穿的誰的衣?
已經是曹錕對著列隊肅立的小站新軍全軍將士在問話了。
咱們穿袁大帥的衣!所有的將士一齊回答。
曹錕:咱們應當替誰出力?
將士:咱們應當替袁大帥出力!
七千人馬的吼聲如七千頭猛虎的長嘯,令風云變色!

2013-08-22 10:0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