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十七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走向共和 第十七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十七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一)
一
北京,孫園,強學會的匾額被繩索套住,幾個士兵齊齊發聲喊,一起用力,撲通一聲,匾額被拽落在地,撲起一陣灰塵!
這時的孫園已經被鬧得雞飛狗上屋,拿刀執槍,氣勢洶洶的步兵統領衙門士兵闖進各個房間搜查,柜子、抽屜被翻了個底朝天,報紙文件散落滿地??
一名參將把封禁強學會的告示貼在大門口,立即引來一大群人的圍觀。
強學會譏諷時政??一個圍觀者大聲念道,臧否人物,挾嫌妄議,瀆亂宸聽。特命步兵統領衙門查抄該會,著即嚴禁。
南海會館,康有為又氣又急,這是怎么說的?前日封了《時務報》,今日又來查封強學會!到底誰在后面搗鬼?
梁啟超:步兵統領衙門的人說,是奉軍機處之命。
康有為:軍機處不是有翁同龢嗎?他不是我們強學會長文廷式的恩師嗎?還有文廷式,這個時候也不知躲到哪兒去了?連個影子都看不見!
梁啟超沉吟說:翁同龢雖然是文廷式的恩師,但對我們卻是提防的,要不為什么老師幾次去拜訪他,他都拒而不見呢?而且,我還懷疑,老師幾次上書未能直達天聽,是不是和他的阻撓有關?
康有為不禁連連點頭,有道理,有道理!我若得志,他的位置就不穩了,這一點,我心里明白,他心里恐怕更明白!唉,我的目光只注意了反對維新變法的那班頑固守舊的家伙,卻忘了雖然贊同變法,卻對我心懷嫉恨的人!
梁啟超:如果是這樣,那就危險了!
康有為:也不盡然,關鍵是皇上的態度。
他想了想,毅然說: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今晚我再傾盡肺腑,把我們變法的主張,上書給皇上。這次我們要設法繞過翁同龢,通過別的途徑,興許能夠到達御前。
梁啟超:如果此舉不能奏效呢?
康有為長嘆一聲,那我就只有回廣東老家教書去了。
??
珍妃寢宮,一名太監將一個精美的小盒子雙手捧著,呈給珍妃。
珍妃打開小盒,里邊是一顆很大的耀眼的珍珠。
珍妃:這是怎么回事?
太監:這是內務府孝敬珍主兒的。
珍妃:喲,內務府還知道有我這么一個人呀?今兒個太陽可是打西邊出來了!
她把玩著珍珠,淡淡地問:皇后那里送的什么呀?
太監:稟珍主兒,皇后那里沒送。
珍妃:噢,太后老佛爺那里呢?
太監:太后老佛爺那里也沒送。
珍妃將盒子蓋上,那好吧,你們的心意我就收下了。
太監:我們內務府幾位管事的公公說,以前好多對不住珍主兒的地方,請珍主兒多担待。
珍妃淺淺一笑說:放心,我若是那般的小肚雞腸,你們的日子早就難過了。
收斂起笑容,她又正色說:我知道,你們這班奴才是看老佛爺退了,皇上真正掌權了,才趕著來巴結我的。但如果你們陽奉陰違的話,可別怪我在皇上面前不替你們說話!
太監:奴才明白。
??
紗幔低垂,燭光朦朧。
光緒與珍妃低低的談話聲傳出來。
珍妃:今日內務府給臣妾送了一顆珠子來。
光緒:唔。
珍妃:可還是沒有老佛爺冠冕上那顆那樣大,那樣好!
光緒:你和她老人家比?
珍妃:怎么比不得?何況她現在天天待在園子里,很少出來。臣妾出面的時候多??

光緒:朕不想聽這些!來吧??
珍妃的嘴被堵住了,皇,皇上??您怎么,這,這樣??魯莽?
一陣嬌喘吁吁??
皇上往日都是輕灑雨露,今日里卻怎么龍馬精神,要個沒夠?珍妃的聲音透著說不出的嬌羞和意外的驚喜。
光緒:唔??
珍妃:而且臣妾發現,自從太后向皇上表明她老人家也有變法之意后,皇上一直是熱血激蕩,精氣充沛,連身子骨也強健了許多!
光緒:是嗎?
珍妃:皇上龍體強健,國事也必然興盛!
光緒:你將房事與國事相提并論了。睡吧??
珍妃:皇上,皇上??怎么說睡就睡了?
??
從街口一直到恭親王府邸門前,密密麻麻排滿了盔甲鮮明的御林軍。
恭親王面色蠟黃,氣息衰弱地斜躺在床上。
床頭榻幾上一碗中藥已經涼了。
屋里其他人已經被屏退,就慈禧和光緒坐在病榻前。
慈禧紅著眼圈說:六爺你就好好養病,朝中的事不必掛念,有我們娘兒倆好歹對付著??皇帝還有什么話要對你六叔說嗎?
光緒:朕還想問六叔一句話,現在朝中的這些文武大臣們,誰最堪大用呢?
恭親王聲音微弱但是清晰地說:李鴻章、張之洞。
光緒:噢?
恭親王:甲午戰敗,李鴻章雖然要負主要責任,但他是經世致用之才,久經磨煉,不是那種就會耍嘴皮子的人所能相比的。而且同治、光緒兩朝的幾乎所有大事,李鴻章都是恭身入局之人,有教訓可鑒,有經驗可期,足可就任艱危??而張之洞,是多年的封疆大臣,立足地方,開眼世界,既有維新之志,且有維新之才。而且,他的學問極好,中學西學,融會貫通,在此變革時期,有此二人主持朝政,我大清的國勢,當可有大的起色??
第十七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二)
光緒十分驚訝,他顧不得恭親王說了這一大番話,已經是氣喘吁吁,急切地問道:六叔這樣說,把翁同龢往哪兒擺?
恭親王忽然老淚縱橫,掙扎著撐坐起來,一字一頓地說:皇上你重用翁同龢,這是鑄九州之鐵,造成的一個天大錯誤呀!
光緒臉色遽然一變。
慈禧也有些意外。
恭親王:臣對他是八個字的評價,居心叵測,怙勢弄權!
這時慈禧開口了,老六怎么會這樣看翁同龢?
恭親王:翁同龢身為帝師,太后對他也是寵信有加。臣知道這樣評價他,會導致皇上和太后的不快。但臣是要死的人,不把這些話說出來,對不起我愛新覺羅的列祖列宗??
從臉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光緒的內心受到了極大地震撼,他身體微微前傾,仔細地一字一句地傾聽著恭親王微弱的聲音。
??
賢良寺,寺內有一塊菜地。
李鴻章在種菜,紅兒在一旁給他打下手。
他只穿一件土布短褂,燈籠長褲的褲腳扎著,蹲在地上,拿一把三角形小鏟,在菜畦上挖出一個小坑。紅兒將一株嫩綠的青菜秧遞給他,他將秧苗放進小坑,培上土,再用手指頭輕輕將土按緊。他戴著老花眼鏡,很耐心很仔細地做著這個活計。
栽種完一畦青菜,他費力地站起身來,用手捶捶自己的后腰,這才說聲:紅兒,歇口氣吧。
紅兒扶他在菜地邊土坎上坐下來,自己坐在旁邊,對著一畦嫩綠的秧苗出神。
李鴻章:紅兒,想什么呢?
紅兒:我在想呀,那么小的一顆菜籽,一下變成了小秧苗,要不了多久,又長成了那么大一顆青菜,然后呢,被人吃到肚子里,又什么都沒有了!真快呀??咦,大人,你怎么哭了?
李鴻章擦一下眼睛,人老了,就喜歡流淚。也怪你這丫頭,引得老夫感傷??
紅兒:我說錯了什么嗎?
李鴻章:你沒說錯,是我想起我的一個朋友來了。
紅兒:他是誰?
李鴻章:他是恭王爺。
紅兒:我不認識。
你當然不認識,李鴻章禁不住被她逗笑了,他剛去世??人哪,再怎么著,和一顆青菜又有什么區別呢?
二
勤政殿,光緒合上手中的《孔子改制考》,突然問身邊的翕同龢:翁師傅,你覺得康有為這個人怎么樣?
翁同龢一怔,答道:臣與康有為素不往來。
光緒:為什么?
翁同龢:康有為這個人,居心叵測。
光緒淡淡地說:不對吧,我記得翁師傅以前說過,他的才能,是你十倍。
翁同龢:我以前是說過這個話,但最近我才看到他寫的《孔子改制考》,所以才知道他的為人。
光緒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
翁同龢不想在這上面多談,奏道:來訪的德國親王明日進宮面圣,總理衙門請示禮儀如何安排?
光緒:就準許他乘轎子入東華門,開乾清門,進內宮來見朕好了!
翁同龢:這太優隆了,不合體制吧?
光緒的臉突然漲得通紅,發作道:這等小事都如此拘泥,談何維新?
翁同龢怔住了,不過他很快就緩過神來,說:皇上息怒,臣這就去安排。
翁同龢前腳剛走,當值太監后腳就邁進殿來,稟奏萬歲爺,軍機處讓奴才將這個折子呈送皇上。
光緒接過奏折,發現里邊還醒目地夾著一封《上當今皇帝書》,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太監:軍機處說,這都是翰林院侍讀學士徐致靖呈上來的。
光緒便不再問,拿起那封《上當今皇帝書》。
康有為!光緒詫異地說了一聲,全神貫注地看起來。
大殿里靜靜的,只聽得見紙頁翻動的聲音??
宣翁同龢!光緒突然合上紙頁,大聲叫道,快把翁同龢喊回來!
??
京郊,林木稀疏,長亭更短亭。
一頭走騾,馱著簡單的行李。梁啟超等幾個學生,執酒為他們的老師康有為送行。
滿臉疲憊的康有為端著酒,語氣消沉地說:強學會不明不白突遭查禁,《時務報》也被封了,老師這幾年慘淡經營的心血,都已付之東流。而一次次的上皇帝書,卻遭多方阻撓,一封也未能直達天聽??老師實在是心力交瘁,再也支撐不了??這才絕了萬般志向,萌發了重新回鄉教書的念頭??卓如,我走之后,你和你的師弟們在京師要好自為之,實在呆不下去了,就回廣東來,我們師生在一起,只議論風月,再不談國事了??
梁啟超等人聽得悲涼不已,一起跪了下去,端酒哽咽叫道:老師??
康有為接過梁啟超手中的酒說:臨別之際,無以相贈,我這里有一首出都詩,就當是老師送給你們的禮物吧!
他咕嘟嘟將酒一飲而盡,把碗一摔,吟道
落魄空為梁父吟,英雄窮暮感黃金。
長安乞食誰人識,只許朱公知季心。
海水夜嘯黑風獵,杜鵑啼血秋山裂。
虎豹猙獰守九關,帝閽沈沈叫不得。
康有為悲涼地吟哦著,跨上走騾,于風沙衰草中,蕭然而去。
??勤政殿,光緒將御案上的奏折往前一推,說:
翁師傅,你看看!你看看康有為的這封折子!你看看他關于變法的主張,實在是精辟透徹之至!你再看這段??
第十七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三)
不待翁同龢回過神來,光緒毫不掩飾自己的不滿,拿起奏折念道:我恐怕自經歷了甲午慘敗之后,皇上與臣子們,就是打算活一天算一天,歌舞湖山也辦不到了;而且恐怕皇上與臣子們,想當一個普通的老百姓也辦不到了!你說,不是忠肝義膽不顧生死的人,他敢這樣直言不諱地對朕說話嗎?這樣的人才,你翁師傅不但不向朕推薦,反而說他是居心叵測,朕實在弄不清翁師傅是什么意思?
自侍奉帝側起,光緒從未這樣疾言厲色對待過翁同龢。而且一日之內,數次遭到嚴譴,汗水從翁同龢的額頭上流下來,他跪倒地上,竭力鎮靜地說:請圣上恕臣失察之罪。
光緒:失察也就罷了,朕只是不希望因此而賢路堵塞!
只此一句話,便看著翁同龢身體顫抖,面色也變得煞白了。
光緒有些不忍了,語氣也緩和許多,翁師傅且起來,你的忠心朕是知道的,但偌大國家,悠悠萬事,朕總不能只靠你一人吧?
雖然語氣委婉了,翁同龢還是知道光緒的意思,忍不住委屈道:臣自問不是那種擅權之人!
光緒看他一眼,想說什么,又改口道:算了,這些以后再說。你現在馬上將康有為找來,朕急切想見他!
翁同龢一愣,回答道:本朝成例,非四品以上官員不能召見,康有為只是一個六品工部主事,皇上若有什么想詢問他的,命大臣傳話就行!
光緒看著翁同龢,翁同龢的神情端正恭謹,光緒只好又惱怒又無可奈何地說:那好吧,就令榮祿、你、軍機大臣剛毅、大學士徐桐??哦,對了,還有禮部尚書懷塔布。你們去總理衙門傳康有為問話,就有關變法事宜向他進行詢問!
翁同龢:臣領旨!
??
京郊道上,康有為騎著騾子,孑然而行。
他不時回頭,望著京城方向,復又仰天長嘆:帝閽沈沈叫不得!帝閽沈沈叫不得啊??
一騎快馬從后面追上來,馬上的人大呼:前面可是康先生?
康有為勒住騾子,詫異地望著來人。
來人徑直奔到他面前,翻身下馬,拜身道:請康先生稍待片刻,我家大人隨后就到。
康有為:你家大人?
來人:軍機大臣、戶部尚書翁同龢。
康有為更為詫異問:是翁同龢嗎??
話猶未了,只見來路上塵土揚起,幾騎快馬護著一輛轎車,急駛而來??
路邊,一棵大樹下,康有為和翁同龢席地而坐,交談起來。
隨從們都站得遠遠的守護著。
翁同龢:我有睡晌午覺的習慣,一個學生進來告訴我,康先生要走了,急得我匆忙起身追出城來,連鞋襪都沒穿好??你看!
他伸出腳來,果然一只腳上穿著襪子,另一只是光腳丫子。
康有為冷冷地說:翁大人想演一出蕭何月下追韓信,給天下人看么?
翁同龢笑道:先生勝過韓信,我卻當不得蕭何!我其實久慕先生的道德文章,只是無緣得見??見康有為嘴角還是掛著一絲冷笑,他又連忙解釋道:哦,我和先生可能有些誤會,先生幾次想見我,我推辭不見,其實有說不得的苦衷??還有,先生幾次給皇上上書,都未能直達天聽。雖然個中原因曲折,但我難辭其咎,特向先生道歉!
兩朝帝師,清流領袖,當今最有權勢的朝廷重臣,如此謙恭,又是賠禮又是道歉的,如果放在別人,早就會感動得不知怎么才好了,偏偏康有為是有名的康瘋子,不吃這一套,翁大人用不著道歉,是康某自己沒本事,怪不得別人!
真正是宰相肚里能撐船!任康有為怎樣無理,翁同龢還是不羞不怒,反而更加懇切地說:不管先生相不相信,我這說得都是真心話。哦,還有一個好消息,先生的才能,先生關于變法的主張,我已多次奏明皇上,皇上英明,已下旨命總理衙門大臣就變法事宜,進行詢問。
康有為眼中放出光來,我明白翁大人為什么來追我了!
說著,竟撇下翁同龢,跨上走騾,勒轉韁繩,往京城而返。一串豪放的吟哦留在他的身后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三
位于中南海西花廳里的這個總理事務衙門,今日氣氛格外威嚴肅穆。
大廳上首正中的案頭上,供著黃綾束著的圣旨。
大廳西向一溜排開的五把太師椅上,坐著榮祿、翁同龢等五位大臣。他們個個面色嚴肅,正襟危坐。
大廳東向的椅子上,只坐著康有為一人。看得出,今天這個陣勢讓他很激動,這都是當今朝廷最有權勢的人物啊!他興奮中又有點兒緊張,眼神里卻充滿迎接挑戰的意味。
一名內待從掛著厚厚門簾的里間走出來,高聲道:上喻:著兵部尚書、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榮祿,軍機大臣戶部尚書翁同龢,軍機大臣剛毅,禮部尚書懷塔布,大學士徐桐等,就變法事宜對工部主事康有為進行詢問。
大廳里的人都跪拜下去,遵旨。
上喻宣畢,眾人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五個大臣中,除翁同龢是與康有為有交往在先的,其余都是頭一次見到他。他們各自用復雜的目光打量著面前這個將京師擾得風生云起的人物。
康有為坦然地毫不畏懼地面對著他們。
祖宗之法不能變!榮祿突然大聲說。
所有的人都一驚,所有的人都沒有料到談話會這樣開場,因為榮祿這不像是詢問,而像當頭棒喝!
第十七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四)
好個康有為,眉梢那么輕輕跳動一下,便從容道:祖宗之法,是用來治理祖宗之地的,今日祖宗之地已經不能守住了,還談什么祖宗之法呢?比如說,我們現在所在的這中南海西花廳,現在成了辦外交的總理衙門,這不是祖宗之法所沒有的嗎?這都是因時制宜,時勢逼迫我們不得不這樣做啊!
用總理衙門的設立來堵塞榮祿的祖宗成法,康有為一過招就把榮祿弄得無言以對。
懷塔布乜斜著眼說:你也不要做出一副了不得的樣子,變法也不是什么新鮮事兒,像辦商務、開礦什么的,朝廷早已實行多少年了!
康有為一句話回了過去:那叫變事,而不是變法!
那你說,改變成法應當從何入手?翁同龢問得實在,態度也溫和得多。
首先應該改變法制和典律,這其中又應該以改變官制為先。對這個問題,康有為顯然成竹在胸。
你說要改變官制,難道能夠將吏、戶、禮、兵、刑、工六部盡行撤銷,所有的規章制度都不要了嗎?剛毅氣勢洶洶插進來說。
六部撤不撤?規章制度要不要?那要看它是否適應今日形勢?今日是世界各國并立于世的時候,不像當初,我們只知有中國的一統天下,所以法律官制,都是一統之法,弱亡中國,也是這一統之法給害的!要想革舊圖新,匡救危局,官制非變不可!因為涉及到最敏感、最要害的人事問題,康有為語氣異常堅決。
說到這點,翁同龢卻頗有同感,當下又問道:你有什么具體措施嗎?
這一問正中下懷,康有為開始侃侃而談,設立制度局。制度局內,精選天下通才十數人為修撰,再推舉一人為總裁,皇上親臨,共同討論,商量哪些制度要改,哪些新政要推行。另外于制度局下面,再開辦法律、學報、農商、工務、礦政、鐵路、郵政、造幣、武備、社會、游歷等十二個新政分局??
剛毅蠻橫地打斷他說:你不但要廢掉六部,連軍機內閣都想廢掉,絕對辦不到!
懷塔布跟著說:你說制度局要精選天下通才十數人為修撰,何謂通才?是不是指你們康黨,又說推舉一人為總裁,這總裁是否就是你?
康有為毫不躲閃,所謂通才,就是中西學都為精通,尤其是西學。非是康某自夸,具有這全面才能的,在康黨,也就是我的學生中,的確大有人在;至于總裁人選,誰能在剛才康某所說的法律、學報、農商、工務、礦政、鐵路、郵政、造幣、武備、社會、游歷等諸方面都有研究者,誰就有資格担任!
懷塔布:大言不慚!你敢說這些方面你都有研究?
康有為傲然答道:這個自然!
榮祿不禁冷笑道:撤了兵部,你來指揮打仗?
康有為:不是我來指揮,是參謀部來指揮。我們早就應該仿效日本,設立參謀部,由皇上親自掌握。說到參謀部如何組成,榮大人應當比我更清楚,就不用我來羅嗦了。
這不就是公開宣布要奪他榮祿的兵權嗎?榮祿恨得牙癢癢的,可這是奉旨問話,一時又奈何康有為不得。
對康有為總裁人選的一段話,翁同龢心里也不舒服,接上來問道:請問康先生,如果推行新政,錢從那里來?
這話問得厲害,如果于財政沒有真正研究,那是絕對敷衍不過去的。
五個大臣都等著康有為的回答??。
誰也沒注意到,此時西花廳里間的門簾被輕輕掀開一條縫,一個人的目光正關注地望著康有為,
那人正是光緒皇帝。
不知道他是什么時候來的,但從他臉上關注的表情可以看出,這場對話是深深吸引了他。
??
康有為依然是那樣從容,說道:這有太多的經驗可以借鑒,日本實行過銀行紙幣,法國實行過印花稅,印度實行過田稅??不過日本的維新仿效西法,法制非常的完備,和我國的情況相似,最易仿摹,這在拙著《日本變政考》和《俄彼得變政記》中都有論述,諸公可以采鑒??
快別提你那幾本妖言惑眾的書了!徐桐終于找到了一個開口的好機會,你那《孔子改制考》和《新學偽經考》誠如翁師傅所說,是竄亂六經,居心叵測的經家一野狐禪,你這兩本日本什么考,彼得什么記,用心肯定更險惡!
你才是用心險惡!翁同龢心里恨道,你罵他,卻叫我脫不了干系,這還不險惡么?
徐桐無理,康有為卻不動氣,只是冷冷問道:徐師傅說我用心險惡,請問你看過這兩本書嗎?
徐桐被他問得一愣,隨即說:老夫不屑看!
康有為:你看也未看,怎么知道我用心險惡?
徐桐:聽其言,觀其行,便可知也!我問你,你是不是說過要什么輿論自由?
康有為:說過。
徐桐:你是不是說過要什么平等?
康有為:說過。
徐桐:你是不是說過要什么民權?
康有為:說過。
徐桐臉一沉說:你的用心還不險惡么?輿論自由是什么?三教九流、販夫走卒,雞一喙、鴨一嘴都來妄議朝政?更讓那心懷叵測者乘機攻擊詆毀朝廷?那不天下大亂了嗎?提倡平等?那還要不要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綱常?申張民權?那就是無視君上!
說得好!懷塔布幾個不禁為之叫好。
第十七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五)
康有為也沒料到徐桐居然老而不昏,言鋒犀利。不過這反而激起了他那種天生好斗,不后于人的本性,更意識到這是捍衛自己變法主張的時候。當下他朗聲說道:世界潮流發展到了今天,可嘆徐師傅還蒙在又破又舊的老屋子里渾然不知!居然把輿論自由理解為三教九流、販夫走卒,雞一喙、鴨一嘴都來妄議朝政,這真是可笑之至!可悲也!
康有為說得激動起來,索性站起,揮動著手臂,輿論自由是什么?是廣開言路,提倡官民上書言事,自由開設報館、學會。這樣,人人都為國家的富強獻計獻策,激活了一潭死水,打破了萬馬齊喑的局面,讓我九州大地充滿勃勃生機??
西花廳里間的光緒被這番話打動了,也站了起來,臉上充滿激動的神情。
??
暮色逐漸濃重。
西花廳內的對話還在進行,時而聽得見康有為的高談闊論,時而又傳來激烈的爭辯??

突然,榮祿從里面怒沖沖走出來,罵了一聲:這該死的家伙!鉆進轎子,徑直離去。
西花廳內的談話似乎中斷了一會兒,又熱烈起來??
〖BT3〗四
頤和園樂壽堂,慈禧拿起一個小點心,對李鴻章說:你再嘗嘗這個菜包鴿松!
李鴻章接過點心欲跪,謝太后隆恩。
慈禧:算了算了,咱們兩個老的好好拉拉家常,吃吃小點心,謝什么恩呀?
她又轉對侍立在旁的榮祿,你也坐下,要不你站在一旁看我們吃東西,多難受啊!
謝太后。榮祿挨著李鴻章坐下了。
李鴻章慢慢嚼著點心,這個菜包鴿松好吃,松軟還有別樣的菜蔬清香。不知是如何做的?
慈禧高興地說:我就知道老年人喜歡吃這個!要說做法也不難,把麻豆腐用羊油黃醬炒熟,然后把二十余樣時鮮各種菜心炒成碎末和炒熟的麻豆腐拌在一起,用洗凈的白菜心菜葉把拌好的料包好,連菜葉一塊兒吃。
李鴻章:這個季節,卻到哪里去尋時鮮菜心?
慈禧:這個我卻沒有想過。
她便把眼睛望著李蓮英。
李蓮英躬身道:稟老佛爺,這都是內務府從廣東那邊弄來的。
慈禧:那也忒費事一點,不像洋人的東西,比如這奶油琪子吧!
她拿起一塊西點,遞給李鴻章,自己也掰下一小塊放進嘴里,品味著,做法就簡單得多,味道卻一樣的好!所以呀,很多事情,不要全以為就自己好,該向人家學的就得向人家學,該變的就得變??仲華,聽說今日和康有為談話,你中途拂袖而去了?
榮祿連忙站起道:稟太后,不是臣想那樣做,實在是因為康有為太狂妄了!當時的情形,李中堂也聽說過了,李中堂,是么?
李鴻章正一門心思品味著奶油琪子,似乎沒有聽見榮祿的話。
慈禧便補一句:讓你說話哩,李中堂!
李鴻章慌忙抬起頭來,噢,這洋人的奶油琪子的確不錯,有機會的話,我真想親自向他們學學!
慈禧愣了一下,隨即會意地笑了,老中堂呀老中堂??好,我今兒個就遂了你的心愿,讓你去西洋幾個國家考察,學些好玩意兒回來,如何?
李鴻章趕忙叩下頭去,由衷謝道:知老臣者,太后也!
??
頤和園長廊,慈禧悠閑地走在前面,榮祿跟在她身旁,再后面,是李蓮英和幾名太監宮女。
慈禧邊走邊對榮祿說:你問我為什么突然答應讓李鴻章出國?不是突然答應,是我早有這個心思,今兒個只是順水推舟而已。再說,以李鴻章現在的境況,他不想摻和也不好摻和到一些是是非非里邊來,那又何必為難他呢?
榮祿:太后對李鴻章的體恤,實在讓我們這些做臣子的深感溫暖。
慈禧:都像你這樣想就好了??仲華呀,現在你的責任非輕,很多事情都要向李鴻章學著點。比如和康有為對話,這是領了圣意的,你為什么要拂袖而去呢?外人看來,還當是我在后面攛掇你!還有那個康有為,只要他的主張好,你讓他狂妄點也不要緊嘛!他如果狂妄過了頭,真有什么非法亂制的地方,到時候該怎么辦也不遲。該上心的不上心,他一個小小六品工部主事,你和他較什么勁?
榮祿一邊喏喏應著,一邊轉著眼珠琢磨慈禧話里的意思,一時沒有接言。
慈禧瞟他一眼,不經意地說:翁同龢呢?他怎么沒和你們一塊兒到園子里來?
榮祿眉梢一動,心里這才豁亮起來,回答道:稟太后,翁同龢從來不和臣等在一起,一天到晚在皇上那兒待著。
慈禧:一天到晚待著,那得琢磨多少事情呀?
榮祿:所以朝臣們對此多有議論,認為一切只有翁同龢能承皇上意旨,于社稷恐非幸事!
慈禧:你認為皇上很信任翁同龢嗎?
榮祿:這舉朝皆知,所以臣以為有些事太后得提醒皇上!
慈禧淡淡一笑說:不用我提醒,讓皇上自個兒慢慢明白不更好?
榮祿不解,太后?
一個太監順著長廊跑過來,在李蓮英面前小聲說了幾句。
李蓮英趨前道:稟老佛爺,皇上帶著翁同龢給老佛爺請安來了!
慈禧:知道了,叫他們在寄瀾亭那兒候著。
她轉對榮祿,你先跪安吧,不要什么事都一驚一咋的,讓我也好好過幾天悠閑日子。
頤和園寄瀾亭,光緒顯然很興奮,迫不及待地對慈禧說:這個康有為呀,真是個碩學通才!他于法律、學校、農商、工礦、鐵路、郵政、會社、海軍、陸軍等各項新政之法,無所不通!他所論說的改革事項,條條都有下手的地方。哦,這里還有他寫的兩本書,《日本變政考》和《俄彼得變政記》,兒臣看了,大有收獲。特呈給親爸爸慈覽??說著,將兩本書呈給慈禧。
第十七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六)
慈禧一直微笑著聽光緒說話,這時接過書,一邊翻動,一邊問翁同龢:翁師傅,聽皇帝這樣一說,滿朝的大臣,好像一個也比不上這個康有為,他真有那樣的見識嗎?
翁同龢為難了,斟字酌句地說:臣以為,康有為確有其過人之處,不過說滿朝大臣都比不上他,皇上好像并無此意??
這么說,是我冤枉皇上了??慈禧還是微笑著說。
翁同龢慌了,微臣沒有那樣說??
慈禧:你說了也不要緊!皇上剛才把康有為夸成一朵花兒似的,我聽了是有些氣不順??皇帝你也不要在意!他康有為再怎么個碩學通才,能強過許多大臣去?遠的不說,起碼翁師傅的學問我們娘兒倆心里是有底的吧?
光緒勉強點了點頭。
翁同龢卻顫聲道:太后這樣說,讓微臣不勝惶恐。
慈禧:你也用不著惶恐,我這是說的事實。榮祿告訴我,當康有為說要完全仿效西法時,你卻道,西法不可不講,但圣賢義理之學尤不可忘!你是這樣說的嗎?
翁同龢:臣是這樣說的。
說得好!慈禧贊賞道,單憑這一點,你就比康有為高了許多去!她轉對光緒,皇帝想重用康有為,這沒什么。但千萬不能冷落了翁師傅這樣的元老重臣!
光緒低沉地說:兒臣記下了。
慈禧又對翁同龢說:聽說這個月初八是翁師傅七十大壽?
一句話說得翁同龢熱淚盈眶,忙不迭地說:微臣何幸?敢勞太后連臣的生日都記在心里!
慈禧笑著說:這倒不是我記性好,而是翁師傅的門生故吏滿天下,他們都張羅著要給老
師做壽,這動靜就大了!
翁同龢忙道:臣是一直不許他們胡鬧的。
慈禧:做做壽,圖個吉祥,這怎么是胡鬧呢?這不,我這兒還給你準備了一件小小的壽禮哩!
她回頭吩咐:小李子,你將福建進貢的那把紗葛折扇拿來,送給翁師傅!
李蓮英:嗻!
五
珍妃寢宮,依舊是紗幔低垂,燈光朦朧。
光緒和珍妃的談話從紗幔后低低傳出來。
珍妃:皇上今兒個興致好像不是很高?
光緒:翁同龢可惡!
珍妃:好好的,皇上怎么扯到他身上去了?
光緒:他陰執兩端!
珍妃:怎么個陰執兩端?
光緒:就是在朕面前一套,在太后面前又是另一套!
珍妃猶豫了一下說:臣妾覺得翁師傅不是那種人??
光緒:怎么不是?開始恭親王說他怙勢弄權,朕也是將信將疑,后來試了他好幾次,可不就是怙勢弄權!
珍妃:可他對皇上的確是忠心耿耿的。
光緒:那要看怎么個忠法?如果只為自己獲得專寵而貽誤天下,這個忠朕不稀罕!
珍妃:皇上這樣說有依據嗎?
光緒:康有為的事就是依據!朕準備重用康有為,而他,就是橫亙在朕和康有為之間的一塊巨石??
珍妃:皇上這樣說,就不怕上人家的當,毀了自己的臂膀?
光緒:他自己不自重,怨不得朕??愛妃,你這是怎么了?
珍妃:沒什么,臣妾只是覺得皇上變了,變得刻薄而不近人情了。
??
養心殿西暖閣,光緒在看折子,越看眉頭皺得越深。
旁邊剛毅還捧著厚厚一摞奏折。
剛毅:這是御史王鵬運上的折子,彈劾翁同龢納賄不軌;這是安徽藩司于蔭霖上的折子,彈劾他誤國無狀;這是高燮的折子,這是李盛鐸的折子??
光緒:都留在這兒,你跪安吧。
剛毅從西暖閣出來,早已守候在外的懷塔布便迎了上去。
懷塔布:怎么樣?
剛毅:我都沒弄明白,怎么一下冒出那么多折子對著翁同龢?
懷塔布:哼,平日只見他的親信弟子,彈劾這個彈劾那個的,今日也讓他嘗嘗被彈劾的滋味??
剛毅:可別忘了他是兩朝帝師!何況太后也很相信他,前些天不還賞賜給了他一把紗葛折扇,作為他生日的賀禮嗎?
懷塔布:嗨,你也不想想,這個季節,賞他一把扇子,那是什么意思?太后老佛爺是讓他一邊涼快去!
剛毅:這個老家伙靠邊站了,咱們就好辦了!
懷塔布:可別!老的去了,新的來了!你沒見康有為那個張狂勁?
剛毅:別看他張狂,捏死他不就像捏死個小跳蚤!
??翁同龢宅邸外,大門口,張燈結彩。門前坪上,停滿了車馬轎子。
大廳內,香煙繚繞。
一個喜氣洋洋的壽字高懸。
大廳上首正中,擺放著壽桃、壽面的案上,供奉著慈禧太后賜給翁同龢的那把紗葛折扇。
大廳兩旁的祝壽的字畫和對聯已經滿得掛不下了,幾個仆人還在往上添掛。
一個仆人小聲嘟噥,別人家過生日收禮都是收金銀珠寶、綾羅綢緞,就我家老爺收這些不值錢的字兒畫兒!
另一個仆人:你知道什么?我們老爺一輩子廉潔清明,莫不是老了你還想讓他做個貪官??
他們的小聲對話淹沒在滿廳前來祝壽的清流朝士,氣銳新進的一派高談闊論、笑語喧嘩之中??
書房,與大廳熱鬧喜氣的氣氛對比,這里過于沉重壓抑。
第十七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七)
翁同龢還是坐在書桌后他的太師椅上,六七個親信弟子,或坐或站。
文廷式:突然間冒出這么多矛頭對準恩師的折子,絕非偶然!
張謇:你的意思是背后有人指使?
文廷式:指使倒不一定,而是他們都嗅出了某種風向??
什么風向?弟子中有人插言。
就是恩師已失去皇上信任。文廷式斷然道,瞥一眼翁同龢,又放小了聲音,這也和京城沸沸揚揚傳開了的恭親王臨終遺言有關??
張謇:在康有為的事情上,皇上對老師有些看法,這個不假。但因此便說皇上不相信老師了,似乎不足為憑。
翁同龢一直沒吭聲,聽到這里,禁不住胡須顫抖,喃喃道:二十余年君臣相知,二十余年呢??
弟子們見他這樣,不禁黯然神傷,有的便掉下淚來。
獨有文廷式大聲道:事情還遠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怎么一個個在這里做起小兒女情狀來了?
張謇也說:對,如今最要緊的是想辦法,駁斥那些加在老師頭上的污蔑不實之詞!
文廷式:他們能上折子,咱們難道不會上折子?若論打筆墨官司,還沒見咱們怕了誰去?
翁同龢嘴唇翕動,正欲說什么,忽聽得外面大廳一聲高呼:
圣旨到!
眾人一怔,文廷式喜道:老師壽誕,皇上降旨,定有恩賞!
翁同龢也興奮地連聲道:快,快拿頂戴來!快拿頂戴來??
他邊說邊跑出了書房。
大廳內,翁同龢為首,與前來祝壽的弟子門生黑壓壓地跪了滿地。
一名太監打開圣旨,高聲宣讀:協辦大學士戶部尚書翁同龢近來辦事多未允協,以致眾論不服,屢經有人參奏。且每于召對時,咨詢事件,任意可否,喜怒見于詞色,漸露攬權狂悖情狀,斷難勝樞機之任。本應查明究辦,予以重懲。姑念其在毓慶宮行走有年,不忍遽加嚴譴。翁同龢著即開缺回籍,以示保全。
恰似九萬個霹靂在頭頂炸響!這道圣旨將所有的人都驚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淚水順著翁同龢臉頰上的皺紋淌下來,他突然站起,叫道:皇上危險了!我要去提醒他!
皇上危險了??
〖BT3〗六
南海會館,一派叫好聲!
康有為在唱昆曲《單刀赴會》:大江東去浪千疊,駕著這小舟一葉。又不比九重龍鳳闕,可正是千丈虎狼穴,我覷這單刀會似賽春社??這不是江水,二十年流不盡的英雄血??
唱著,他左手撩起長袍,右手舉著折扇,一個亮相。
好!學生們轟然喝彩。
梁啟超興奮地說:老師舌戰五大臣,比起關云長單刀赴會,同樣是千古佳話!
康有為豪情萬丈,舌戰五大臣不過是維新變法的序幕,要看我師生上演的波瀾壯闊的大戲,還在后頭!他話音剛落,門外高呼:
圣旨到!
康有為等一驚,沒待他們回過神來,一名內侍在前,后面兩個小太監跟著,已經走進屋來。
太監:皇上有旨,宣康有為明日早朝覲見。
康有為喜從天降,重重叩頭謝恩,臣領旨!
??
上海碼頭,李鴻章由紅兒和伍廷芳攙扶著,登上一艘海輪。
他身后是一大批隨從和一面纛旗:中國奉旨出使五國欽差大臣李。
碼頭上,洋樂隊演奏著。俄、法、德、英、美五國公使揮著手,滿面笑容歡送他。
??
頤和園內,康有為由一名太監引領著,身穿六品官服,昂然而來。
隔著一道宮墻,張謇攙扶著翁同龢跌跌撞撞奔向丹墀??
實際上他們是擦肩而過。
丹墀下,翁同龢站住了。
不遠處,剛下轎子的光緒,在一群人的簇擁下,正向這邊走來。
光緒顯然興致很高,談笑風生。
一群人越來越近了。
翁同龢跪下來。
一個太監提醒光緒說:翁師傅在那兒跪著哩!
光緒好像沒聽見,就這樣從翁同龢面前走了過去。
翁同龢悲苦得叫一聲皇上??便已滿面淚水。
光緒的肩膀似乎顫了一下,但他沒有停步,依然談笑著,走遠了。
翁同龢大哭道:皇上啊??
喊過這一聲,他一頭撞在丹墀的石柱上,頓時滿面流血。
??
朝房外,康有為走到朝房門口,正好與剛從朝房出來的榮祿不期而遇。
榮祿輕蔑地看了看康有為,問道:以你國家柱石般的才干,有什么補救時局的辦法呢?
康有為斬釘截鐵地說:沒別的,就是變法!
榮祿進一步逼問:我當然知道要變法,但一二百年的成法,能夠一下子就變了嗎?
康有為血沖腦門,憤然道:殺幾個一品大員,法就變了!
榮祿臉色一變,正欲說話,忽聽得勤政殿傳來太監的高呼:
皇上有旨,宣康有為覲見啦!
康有為看也不看榮祿,整了整袍服,大步往前走去。
榮祿冷冷地盯著他的背影。
宮殿飛檐下的鐵馬擺動著,叮叮撞擊有聲。
起風了。

2013-08-22 10:1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