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十八章 戊戌維新
走向共和 第十八章 戊戌維新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十八章 戊戌維新(一)

一
勁風鼓蕩著袍服,康有為跨進了勤政殿。
在里邊等待得太久的光緒竟從御座上站了起來。
四目相對,電石火光般的交流!
康有為俯身地上,用帶有廣東口音的官話,底氣充沛道:臣康有為叩見皇上。恭祝吾皇萬歲!萬萬歲!
光緒臉上露出微笑,伸手虛扶一下,快起來!
顯然是早有吩咐,一名太監搬過一個繡墩,放在御案側旁。
光緒:你且坐下說話。
不過是一名六品工部主事,被皇上破例召見,居然又賜坐說話,這對康有為來說,是怎樣的殊榮!
康有為抑制著激動,重重叩了一個頭,謝皇上!便于繡墩上坐了。
殿內的太監們都悄沒聲息地退了出去。
短暫的沉默。
皇上,眼下四夷交迫,列強都要分割我國,整個國家離滅亡沒有幾天了!沒有任何開場白,康有為一開始就切入了主題。
光緒臉上浮起了紅暈說:這都是那幫頑固守舊的人給造成的!
康有為:皇上圣明,一眼就洞悉了病源。知道了病源,那么,臣的藥方就有了!我們的禍事和失敗是守舊者鬧的,那么,我們非得把所有的舊法都改變了,都維新了,否則決不能自強。
光緒毫不猶豫地說:目下局勢實在是非變法不可!
康有為:這些年來,不是沒有變法,但是,少變而不全變,變了一個而不變第二個,連累那個已經變了的也失去了作用。這就好比一間宮殿,材料都壞了,肯定會傾覆,如果只是小小的彌縫補漏,風雨刮來,終要坍塌。必須拆了它,重新建筑??
光緒:拆了它,重新建筑?
對!多少年了,終于等來了向皇上一吐心聲,吁請變法的機會。康有為一字一頓,盡量讓自己的廣東官話說得更清楚些:數十年來,所有的大臣都說過變法的事情,但他們所說的,都是僅僅變某一個方面,而沒有嘗試變及全體。其實,所謂變法,必須從制度法律變起,這才叫變法??
光緒忽然打斷他說:那天在中南海西花廳,你所說的關于變法的主張,朕都知道了。
康有為:五位大臣當然要稟奏皇上。
光緒臉上浮現出一絲孩子般的笑意:是朕自己跑去偷聽的!
康有為不知怎樣才好了,這,臣,臣那天說話??
光緒:你說得很好!將變法的主張論述得非常精辟透徹。只是你那些主張,在我國一定行得通么?
康有為自信地說:臣為變法的事情,把各國變法的成敗經驗都輯考了一遍,選擇它們中
的可以施行于我國的東西,反復斟酌,壞的不要,好的留下,使他們的經驗可以在我國施行。如今那些個章程條理,皆以具備,只要皇上采擇,一定行得通的!說著,他激動了,站起來講著,額頭和脖頸上都出了汗。
他身后不知什么時候擺放了一盆清水,盆沿上晾著幾條小毛巾,一個小太監侍候在側。見他講得出汗,小太監趕快擰了條毛巾遞上來。
康有為習慣地接過毛巾,擦一把汗,正要扔回盆里,忽然想起這是在皇帝面前,不覺嚇得魂飛魄散,嗵!地跪倒,臣一時忘形,大不敬,請皇上恕罪!
光緒笑著扶起他,不礙事,不礙事!朕知道你這個習慣,這才特意做了安排。你不必拘禮,愛怎么著就怎么著,就如你在萬木草堂給學生講學一樣!
幾句話講得康有為熱淚奔涌,重重叩了個頭說:臣蒙圣上如此恩遇,肝腦涂地不能報萬一也!
他這才又站起來,繼續說道:西方人講求三百年而治,日本呢,施行變法三十年而強大。以我中國國土之大,人口之多,變法三年,就可自立。此后蒸蒸日上,富強之勢,可以凌駕于萬國!以皇上您這樣的圣明,要圖中國的富強,只在反掌之間!
光緒情不自禁道:你說得太好了!
康有為:還有一點最為要緊!
光緒:你說!
康有為:現今我朝的大臣,都是又老又守舊的,對外國的東西,一點不懂,皇上您要依靠這些人變法,無異于緣木求魚!
光緒:你說得對,這些個大臣,都不留心辦事!
康有為:倒不是大臣們不留心辦事。只是他們這些人,是依靠資格一步步爬上來的,等身居大位時,精力已經衰竭,又管著好多事情,沒功夫讀書,要他們不守舊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們過去也奉皇帝的旨意,辦學堂、辦商務,可他們少年時沒學過這些東西,根本不知道怎么辦!因此,皇上要想變法,只有擢用年輕的小臣,只要有人推薦,就予以召對,查看他們有沒有這方面的才能。皇上您親自提拔他們,給他們爵位,給他們賞賜,破格錄用!現在的軍機處和總理大臣們,都占著自己的位置下不來怎么辦?那么您就讓他們担任京卿、御史這兩種官職好了,有這批人承担起內外的差事,就什么事情都能辦了!那些舊大臣呢?先不動他們,他們愛干什么干什么好了。至于那些一定要守舊的人,請皇上您多下詔書,告訴他們您的旨意是什么!今后,凡是變法的事情,都要特別下詔,讓他們不敢駁議!
光緒站起身,臉上現出堅毅的神情,輕輕一拳擊在御案上說:就這樣辦!
??
第十八章 戊戌維新(二)
宮殿飛檐下懸掛的鐵馬被風刮得叮叮當一片亂響,涼颼颼的風帶著雨腥,襲進了大殿??
樂壽堂,簾外,正在下雨,亭臺樓閣被一團霧氣所籠罩。
簾內,慈禧觀賞著雨景,漫不經心地問:康有為真是那樣說的?
榮祿:千真萬確。臣問他,祖宗一二百年的成法能夠遽然改變嗎?他說,殺幾個一品大員,法就變了!
那你還應該問他!慈禧轉過身,款款回到榻幾上坐下。
問他什么?榮祿一時沒明白。
慈禧:問他,你那殺人的刀呢?你想殺人沒有刀呀!
榮祿醒悟過來,歡喜地說:太后圣明。
慈禧:我圣明,你也不要糊涂。刀把子在你自個手里捏著,你著什么急呀?
榮祿:是,臣不著急。
慈禧:我這樣說,你又不要想岔了!康有為的兩本書,《日本變政考》還有《俄彼得變政記》,我都看了,原來我也覺得這個人太狂,看了他的書才知道,他有本錢狂!榮祿你不要不服氣??
榮祿:臣不敢。
慈禧笑起來,你看你一張臉拉得馬臉似的,還說不敢?哦,翁同龢被開缺回家了,他在軍機處的位置就由你來接替吧!
榮祿:這個臣卻不敢領旨。
慈禧:怎么?
榮祿:按成例,軍機處少了一個漢員,仍應補一個漢員。再就是臣剛才聽了太后的話,覺得直隸的位置雖然辛苦,但在此非常時期,實在重要得很。臣不敢貪慕高位而放棄自己的責任,請太后圣裁!
慈禧不由深深看他一眼,點頭道:很好。行,趕明日你就到天津上任去吧!凡事盡你知道的去做就行了,不要大事小事,動不動就來找我,找我我也不見!
榮祿:臣謹領懿旨。
這時,光緒坐著一頂杏黃小轎,興沖沖地往樂壽堂而來。
施禮過后,慈禧說:你和康有為談得不錯吧!
光緒:談得很好。
慈禧:你看康有為這個人怎么樣?
光緒:兒臣對他是八個字的評價熱血忠心,碩學通才。
慈禧:那就好。你記著,變法是我的夙愿,只要能使國家富強起來,我兒你放開手腳,盡管去做,我決不干涉!
光緒興奮得眼中淚光閃閃,叩下頭去,兒臣叩謝親爸爸慈恩!
慈禧:你且起來,法是要變的,但是祖宗的牌位不能丟,辮子不能剪,我中國的人不能穿日本人的衣服,如果初一、十五不拜祖宗了,那可不行!
光緒:這個自然。
??
毓慶宮,夜色濃重,萬籟無聲。
門窗都關閉著,但縫隙中仍透出了燈光。
殿內,康熙和乾隆的畫像前,香煙繚繞。
光緒身著只逢祭祀大典才穿戴的皇帝頂戴,捧著一炷香,插在畫像前案上,然后莊嚴跪下道:祖宗,載湉要變法!不是祖宗的成法不好,而是今日之時勢變化太大。如果不變,國家會亡,我愛新覺羅氏想回到打獵放牧的日子也不能了!
墻上,他那光榮的兩位祖先嚴厲地望著他。
載湉知道,從古至今,變法者鮮有善終。但載湉不怕!光緒臉上現出倔犟和一種決絕神情,發誓般地道:今日載湉在這里祭告祖宗,往后不管有什么變故,哪怕是身殉社稷,載湉還是要變法!因為載湉不想當亡國之君,不想做愛新覺羅的不肖子孫,讓祖宗的基業毀在載湉手里!
說畢,他大步走到御案前,提筆蘸墨,在早已預備好的黃綾上寫下:明定國是詔??
墻上的自鳴鐘敲響了!
此時為:光緒二十四年四月二十三日(公元一八九八年六月十一日),歲在戊戌??
二
紫禁城丹墀下,文武百官黑壓壓跪了一大片,在聆聽上喻:朕以為國是不定,則號令不
行,流弊所至,徒蹈宋明積習,于門戶紛爭中更加削弱了國家的力量。因此,朕特別明白宣示,從今往后,朝廷內外大小諸臣,從王公貴族一直到普通的士人和庶民,都應該變法維新,努力向上,發憤為雄??
光緒堅定的聲音在紫禁城回響著??
北京街頭,陽光燦爛。
變法了!維新了!一群年輕的士子,拿著手抄的明定國是詔,奔走相告。
而一個身穿藍衫,五十余歲的讀書人,更是熱淚奔涌,舉手向天高呼:皇上英明!我中國有救了!
士子們情不自禁地一齊歡呼:皇上萬歲!萬萬歲!
路旁的人們不知發生了什么事,呼啦一下子涌上來,抱小孩的婦女,街頭的閑皮,過往的行人,擠得個水泄不通!
一個趕著驢車進城的鄉下人急得站在驢車上,踮著腳,伸長脖子,拼命想看個究竟??
勤政殿外,雖已深夜,這里仍是燈火輝煌,一派緊張忙碌景象。
提著燈籠的太監們一溜小跑著,匆忙往返,傳遞著各種文件。
殿門口則亂糟糟聚集了一大群各部官員,兩名當值太監尖著嗓子對他們不停叫喊:
蘆漢鐵路的工程報表送到沒有?皇上急著要看!
送到了!一名官員舉起報表。
快呈上來,皇上急著要看!
詹事府的人員編制實數統計出來了嗎?
統計出來了??
統計出來了你還在這里磨蹭什么呀?還不送進去??
第十八章 戊戌維新(三)
勤政殿內,也擠滿了官員,不過沒有殿門口那樣喧鬧。
御案上,各種奏折和文件堆得像座小山,光緒只露出個頭部。
官員們手中都拿著擬好的喻旨或奏折,排著隊,依次向光緒報批:
官員:稟皇上,命陳寶箴、劉坤一在上海試辦機器制造局的喻旨已擬好,請皇上御覽!
光緒接過喻旨,仔細看一遍,鄭重地蓋上皇帝之寶,交給身旁同樣是排隊等候的太監,立即發出!
嗻!太監接過喻旨,飛快去了。
又一個官員:稟皇上,命劉坤一、張之洞試辦商務局的喻旨已擬好,請皇上御覽!
光緒接過喻旨,仔細看一遍,鄭重地蓋上皇帝之寶,交給下一個排隊等候的太監,立即發出!
嗻!太監接過喻旨,飛快去了。
稟皇上,命各省陸軍改練洋操的喻旨已擬好,請皇上御覽!
稟皇上,命各省挑選學生赴日本留學的喻旨已擬好,請皇上御覽!
光緒一一辦理。
一個官員:稟皇上,這是遵圣意重擬的裁撤詹事府等六衙門的喻旨,請皇上御覽!
光緒接過喻旨,又拿起剛送到的報表,說:朕剛才看了詹事府的人員編制實數,冗員之多,令朕吃驚!其余如通政司、光祿寺、鴻臚寺、太仆寺和大理寺也一樣,光吃飯不干事,像這些個衙門,還留著它干什么?不但要裁撤,而且要裁撤得干干凈凈!
臣子們:皇上圣明!
光緒:好,下一個!
官員:稟皇上,這是蘆漢鐵路的??
光緒打斷他,朕已經知道了,傳旨,叫盛宣懷立即趕赴蘆漢鐵路督辦!還有,粵漢鐵路、滬漢鐵路都由他去督辦,告訴他,越快越好!
官員:是!
另一個官員:稟皇上,這是康有為上的請創設京師大學堂的折子!
光緒接過折子,臉上露出了笑容,說:開設學校的事,康有為上過幾次折子了。朕以為,這是個大事,好事!京師大學堂,按洋人的叫法,就是北京大學!北京大學的校長,朕的意思想讓嚴復担任??
官員們一陣茫然,然后開始竊竊私語??
光緒臉上的笑容收斂了,看來,你們許多人不知道嚴復是誰了?看過《天演論》的站出來!
有那么三四個官員站了出來。
好,總算有幾個人看過。光緒點頭,對其他官員說,嚴復就是《天演論》的譯著者啊!由他來當北京大學的校長,是最合適不過了!
官員們:謹遵圣意!
那就這樣定了。光緒又吩咐身邊太監,立即刊印《天演論》一千部,分發在京文武官員!
太監:嗻!
官員:稟皇上,命各省督撫禁止婦女纏足的喻旨已擬好,請皇上御覽。
光緒接過喻旨,看了一下,說:婦女纏足,乃是千年陋習,光靠禁止恐怕不行,還得勸阻和誘導。
說著,他拿起朱筆,在喻旨上加上勸誘二字,又自己念了一遍:命各省督撫勸誘禁止婦女纏足,這才放下朱筆,蓋上皇帝之寶。
當!當!??墻上的自鳴鐘敲了五響。
怎么,快天亮了?光緒一驚,站了起來。
官員們都以為他要宣布散朝,許多人情不自禁吁了一口氣。
誰料光緒只是站起來舒展一下身體,又坐下,批起折子來??
??
一道道變法圣喻如雪片紛飛,圣喻紛飛中出現下列場景:
詹事府衙門,一些被裁減的人員有的拎著被窩卷,有的兩手空空從大門走出來,他們或垂頭喪氣,或怒氣沖沖。一些人互相散布著謠言
撤吧!撤吧!現在把咱們詹事府、通政司撤掉,命劉坤一、張之洞試辦商務局司??這些閑散衙門撤掉了,以后六部九卿都要撤掉,還要設立鬼子衙門,用洋鬼子來辦事羅!
這都是康有為他們搞的鬼!他們砸了爺的飯碗,有朝一日爺要砸爛他們的狗頭!
??
一戶官紳人家,作娘的正在給八九歲的女兒纏足,她將孩子的腳幾乎折斷了,女兒痛苦地哭喊著,父親進來說:聽說皇上發了詔令,不許纏足了!
作娘的說:不纏足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
鑼鼓鞭炮聲中,一塊塊系著紅綢的機器制品局、商務局、農工商總局、絲茶公司??紛紛掛牌。
??
蘆漢鐵路,盛宣懷在一群工程技術人員的簇擁下,正在察看一段路軌,他身后是一塊黑
漆金字木牌:奉旨辦路。
??兵營,一隊士兵在洋教官的率領下,正在操練,洋教官發出口令,旁邊的翻譯翻給中國教官,中國教官再命令士兵。隊伍操練的歪七倒八,洋相百出。
??
碼頭旁,一群赴日留學的青年,登上了日本的海輪,他們眼中閃耀著希冀的光芒。
??
京師大學堂,映著陽光,京師大學堂(北京大學前身)的匾額熠熠生輝,校園內,走來一大幫意氣風發的莘莘學子??
三
南海會館,康門弟子,濟濟一堂,笑語飛揚。
康有為坐在大廳的上首,臉上洋溢著喜氣。
梁啟超興奮地說:自皇上頒布明定國是詔以來,天下振奮!而維新的成績,更是碩果累累!照這種情勢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們的富國自強夢就可以實現了!
第十八章 戊戌維新(四)
康有為也感慨地說:這都是因為我們遇上了一位好皇上!沒見皇上之前,我從傳言中,只道皇上真個是懦弱封閉,俯仰由人。待君臣相見并一番深談后,我才知道皇上不但是天縱英明,而且思慮高遠,意志堅強。那一片憂國憂民之心,更是令人感動!你們看從變法伊始到現在,每天從大內發出的上喻都達一兩件,這可是本朝從來未有過的啊!
梁啟超:皇上奮發圖強,我們更應該竭盡心血。不過新政來源,幾乎全部出于我們手中,這確是能讓人引以為自豪的!
康有為:對了,我們一定要抓住大好時機,擴大影響,讓我們的維新學說成為天下的指導!
梁啟超:可不服氣的也大有人在啊!
康有為皺起眉頭,卓如你提醒了我,越是順利,我們越不能掉以輕心!要注意有沒有人阻撓新政,搞我們的鬼!
一個弟子馬上接話道:怎么沒有?禮部尚書許應骙就是一個!
康有為渾身一機靈,忙問:許應骙!他怎么啦?
弟子:皇上已下達了在科舉中要開設經濟特科的圣旨,可許應骙卻公開在禮部大堂上叫嚷開設經濟特科無益!,對圣旨心懷不滿??
康有為:還有嗎?
弟子:學生暫且就知道這一條??
康有為:這一條也就夠了!殺雞嚇猴,就拿禮部開刀!
他咬著牙說,禮部滿、漢兩個尚書,滿人懷塔布,漢人許應骙,都不是好東西!這個許應骙,說起來還是我的同鄉,可當年我三番五次拜謁他,他都拒之不見,好像生來就要和我做對頭。和我做對頭不要緊,和新政做對頭我就饒不了他!卓如!
梁啟超:在!
康有為:你把御史楊銳找來,讓他上折子,參倒許應骙!
??
勤政殿,氣氛緊張。
光緒沉著臉端坐在龍椅上。
文武大臣們一個個提心吊膽注視著眼前的爭斗。
禮部尚書許應骙氣得臉色煞白,嘴唇哆嗦,面對著彈劾他的楊銳。
楊銳激烈地指責著他說:你在禮部大堂公開叫嚷經濟科無益,難道你不知道開設經
濟科是皇上的旨意嗎?皇上担心經濟方面的人才太少,所以想著怎樣培養這方面的人才,而你許應骙卻嫌經濟方面的人才太多,所以想方設法遏制他們,你這樣和皇上作對,究竟是何居心?還有,皇上頒布的各項新政,你都多方阻撓,這又是為了什么?
許應骙身子顫抖著說:你,你這是憑空捏造,血口噴人!
光緒冷冷地說:你說他憑空捏造,那你就明白回奏,究竟有沒有這回事?
許應骙跪下,叩了個頭,直起身子,說:回奏圣上,開設經濟特科,是臣與李鴻章等人很早的時候就議定了,再請示皇上批準的。如臣有異議,可以當時就提出,怎么會是臣請求皇上批準的事情,皇上批準以后,臣又來反對呢?此其一。其二,說臣對皇上頒布的各項新政,多方阻撓,可他楊銳忘了,最近下達的所有新政改革明諭,除了經濟特科一事,都不屬禮部所管,臣就是想阻撓,也夠不著哇!
他此言一出,大臣中有人竟忍俊不禁,吃吃笑出聲來,大殿里緊張的氣氛頓時緩和許多。
光緒臉上有些下不來,又不便發作,只得逼問一句:這么說,你許應骙是一點錯處也沒有了?
許應骙從這句話里聽出了光緒對楊銳他們的偏袒之意,不禁委屈得淚水在眼眶里打轉,沖動地說:臣當然有錯處!楊銳的折子是代康有為遞的,而臣錯就錯在當初不該得罪康有為,說他從年輕的時候就品行不端,鄙夷他的為人!
光緒極力抑制著自己,語氣盡量緩和地說:你這是批評朕用人失察嗎?
許應骙叩頭道:臣不敢,臣絕無此意!臣只是覺得康有為他們不該將個人意氣帶到廟堂之上來。臣自問數十年來,講求西法,物通人才,是堅決主張維新變法的。如果這樣還不能見容于人,那么臣只有請求圣上開恩,讓臣辭去這禮部尚書之職,回廣東老家去!
楊銳在一旁大聲呵斥道:許應骙,你想要挾皇上么?
光緒連連冷笑道:朕不怕他要挾!朕若是怕要挾的,也就不配坐在這里了!說著,一指許應骙,憤怒地說,朕就不相信,朕詔定天下,獨獨詔定不了你?
大臣們沒有想到光緒會如此憤怒,早嚇得黑壓壓跪了一地,大氣也不敢吭。
許應骙:臣觸怒天顏,罪該萬死??
他抬起頭來,已是滿面淚水。
光緒見他這樣子,心卻軟了,語氣也和緩許多,許應骙,你本來是個勤慎盡職的,卻怎么糊涂了,生出這么多枝節來呢?也罷,這件事朕今兒個就不追究你了,但你以后不得再犯糊涂,更不得與新政、與康有為他們過不去,聽見了嗎?
許應骙不敢再分辯,叩頭道:聽見了,臣叩謝皇上不究之恩!
一場風暴似乎被化解了??
散朝了,表情各異的大臣們紛紛從殿內走出來。
好些個大臣走在許應骙身邊,以一個手勢,一個眼神,表達對他的同情。
同為禮部尚書的滿大臣懷塔布,怒視著楊銳幾個人從面前經過,狠狠啐了一口!
楊銳站住,漲紅著臉,就欲理論。
第十八章 戊戌維新(五)
整個禮部大堂亂成了一鍋粥!
突然,在一旁叫罵著,指揮手下將劉光第往外拖的懷塔布眼睛望著門口,呆住了。
人們循著他的目光往門口望去,也呆住了!
光緒身后跟著兩個太監,臉色鐵青地走進來。
許應骙首先醒悟,連忙跪下道:臣等恭迎圣上!
懷塔布等所有的人也慌忙一齊跪下。
光緒板著臉,站在大堂中間,看著跪在他身邊的滿滿一屋子大小官員,氣得渾身顫抖問道:這是禮部大堂呢,還是市井無賴的斗毆場所?
懷塔布叩頭道:稟皇上,這都因劉光第咆哮堂署,無理取鬧而引起!
劉光第:皇上??
光緒擺手制止他,你先不要說,朕早在外面聽得一清二楚!回過頭,他問懷塔布,你說劉光第因何咆哮堂署?
懷塔布心虛地說:他??
光緒冷笑道:朕早有明諭,一體官民,皆可上書言事,任何人不得阻撓,可你們禮部堂官,卻故意從中作梗!你們是不是以為朕軟弱可欺?朕的話你們可以不聽?你們是不是以為你們都是一二品大員,朕就拿你們沒辦法了?如果那樣,你們就錯了,徹底錯了!朕要明白告訴你們,告訴天下人,凡反對變法阻撓新政者,朕決不姑息!
說著,他抬起頭,大聲道:傳朕旨意,著即革去懷塔布、許應骙等禮部六堂官職務,交部議處!劉光第忠勇可嘉,賞四品頂戴,為禮部主事。
太監:嗻!
所有的人都被震懾住了,一動也不敢動!
五
消息傳到南海會館,康有為喜形于色,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
他對梁啟超和弟子們說:罷黜禮部六堂官,是皇上自親政以來第一次在重大事情上行使權柄,也是自宣布變法以來以霹靂手段給那些頑固守舊者當頭一棒!沉舟側畔千帆過,我們登入廟堂,號召天下的時候指日可待了!
梁啟超卻有點担心,不知太后將會如何反應?
康有為:她不是說過只要不動祖宗的牌位,一切都由皇上做主嗎?自食其言,她得顧忌她在天下人前的面子。而且我覺得皇上此舉既是在試探太后,也表明了他不甘受人制約,要做一代有為君主的決心和魄力,這是令我們歡欣鼓舞的呀!
??
頤和園東門,大門緊閉。
懷塔布和他的妻子率府內家眷數十人,在門外跪了一片。
懷塔布和他的妻子都可憐兮兮地哭著。
頤和園樂壽堂,慈禧幾乎是生氣地對著李蓮英說:不見,就是不見!我早說過,不要大事小事,動不動就來找我。你們讓我安安心心過幾天消停日子好不好?
大門開了,李蓮英走出來。
懷塔布等人滿懷希望地抬起頭。
李蓮英:太后老佛爺懿旨:太后老佛爺說,不見,就是不見!我早說過,不要大事小事,動不動就來找我。你們讓我安安心心過幾天消停日子好不好?
懷塔布他們一聽,哭得更厲害了。
??
軍機處,鋪炕和桌子上,奏折書信堆得像座小山。
光緒一件件翻看著,神情愈來愈激動,猛然,他將一份奏折往桌子上一拍,震怒地問道:這么多好的奏折條陳,你們身為軍機大臣,為什么不及時上奏?
幾位軍機大臣訕訕的,誰也不吭聲。
光緒更加惱怒,厲聲道:問你們話呢!
軍機大臣剛毅翻著眼白道:人手少,忙不過來。
光緒聽了不禁冷笑道:想占軍機處這個位置,你們惟恐人多,辦起事來,你們又說人手太少,朕倒要看看,你們對推行新政這樣一味地搪塞拖延,到底打什么主意?
剛毅說:皇上這話臣不敢領受,皇上要推行新政,做臣子的只有遵旨照辦,否則懷塔布他們就是前車之鑒,哪里還敢打什么主意?
光緒憤怒了,指著剛毅道,剛毅你不要太囂張!朕知道你們對朕已是切齒的痛恨,但朕要正告你們,時至今日,朕早已不顧利害,誓死以殉社稷!
當今天子說出這樣決絕的話來,就是剛毅等再怎么有恃無恐,也不禁惶悚跪下,叩頭道:圣上息怒,臣等知罪了!
光緒余怒未息,繼續道:你們既然不肯辦事,那好,朕要肯辦事的來!
風雨交加。搖曳的燭光下,光緒奮筆疾書:
御史楊銳、禮部主事劉光第、內閣候補中書林旭、江蘇候補知府譚嗣同均著賞加四品卿銜,在軍機章京上行走,參預新政事宜。
殿外,雷聲隆隆,那雨下得昏天黑地??

2013-08-22 10: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