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十九章 斗蟋蟀
走向共和 第十九章 斗蟋蟀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十九章 斗蟋蟀(一)

一
所謂軍機處,是養心殿附近幾間不起眼的平房,與旁邊巍峨高大的皇宮一對照,顯得矮小寒酸。
房子雖然矮小,門上掛著的白木牌誤入軍機者斬六字,卻將森嚴畢呈。
已是日上三竿,剛毅才搖搖擺擺朝這里走來。
像是約好了一樣,其他幾名軍機大臣也都是姍姍來遲。
幾個人相遇在白木牌下,不覺會心一笑。
剛毅故意對一個鬢發皆白的老臣說:王大人,你看太陽升起多高了,你才來值班,是不是對皇上訓飭不滿哪?
王軍機呵呵一笑:我哪里敢對皇上不滿!實在是老了,手腳有些不便,因此來遲。剛大人你才六十多歲,在我們幾個軍機大臣間年紀最小,你怎么也來得這樣遲嘛?
另一個滿軍機從旁打趣道:你還不知道啊?剛大人新納了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妾,夜夜風流,身子骨被淘空了,早上怎么起得來喲!
幾個人一陣大笑。
剛毅得意地說:還真不是自夸,我這個小妾呀,長得如花似玉且不說,床上更有一個別的女子沒有的妙處??
什么妙處?幾個軍機大臣都來了興趣,齊聲問道。
剛毅瞥一眼不遠處守衛的戈什哈,故作神秘道:這可是秘不外傳的事,在這外面講,不怕別人聽了去?
王軍機笑道:剛大人是說到里邊去講?
滿軍機恍然大悟:對對,里邊最機密,任誰也聽不去!
另一個漢軍機說道:這叫做,軍機處內說機密,且將房事作軍事!
幾個人笑著走進屋里。
他們幾個進得屋來,一齊呆住了!
屋里的木炕上,方桌旁,已經坐了四名中青年官員,神情嚴肅而專注,有的在看奏折,有的在批公文。
幾個軍機大臣走進來時,他們甚至沒人抬頭看一眼。
剛毅最先醒過神來,厲聲問道:你們是什么人?竟敢闖入軍機處?
四個官員根本不理睬他。
剛毅喊道:來人呀!
門外守衛的戈什哈應聲跑進來。
剛毅:給我把這幾個不知死活的家伙拉出去,斬了!
戈什哈:大人,斬不得,他們是皇上才任命的軍機章京。
原來如此!幾個軍機大臣一下子覺得心里滿不是滋味。
王軍機沉下臉,擺出一副老前輩的樣子教訓道:你們雖然是皇上委派的章京,但畢竟是來服侍我們,給我們打下手的。怎么見了我們進來竟敢不理不睬?你們也太不懂規矩了吧?還有,軍機處這木炕木凳,雖然簡陋,卻是無比尊貴,除了我們幾個軍機大臣,任他王公貴族也不敢坐的,你們居然大大咧咧坐在這里??
任他嘮嘮叨叨教訓,幾個章京依然低頭辦他們的事,偶爾還會小聲交換一下意見,就當沒人在旁邊一樣。
剛毅火冒三丈,一步跨過去,對桌邊一個黧黑面膛,三十七八歲的章京喝道:起來!
那章京抬起頭,剛毅這才發現他目光炯然,如火灼人。
剛毅:叫你起來,你聽見沒有?
那章京將桌上的奏折輕輕一推,坐正身體:我為什么要起來?
剛毅:這個位子是你坐的嗎?
那章京:不是我坐的,誰坐?
剛毅:本大臣坐的!
那章京:坐著不干事,占著位子又有什么用?
不光是剛毅,其他幾個軍機大臣臉色都陡然變了!
放肆!剛毅咆哮道,伸手就來拽那章京。
那章京輕輕抬手一格,剛毅便覺得自己手臂一陣酸麻,垂了下來。
剛毅本是極蠻橫之人,哪曾吃過這種虧?當下蠻脾氣上來,將外面的朝服一脫,袖子一捊,就準備撲上去打架!
幾個軍機大臣給他助威道:
揍他!
簡直反了天了!
而另三個軍機章京見這情勢,噌地同時站起,欲上前來。
只見那位章京伸手攔住他們,笑道:不勞諸位,我譚嗣同一人奉陪剛大人足矣!說著,推開椅子,站定了一個架勢,等著剛毅。
剛毅見狀,反而不敢輕舉妄動,只指著譚嗣同說:你就叫譚嗣同?好,我認識你了!往外便走。
王軍機喊住他:剛大人哪里去?
剛毅吼道:從雍正爺設立軍機處算起,到現在也有一百五十年了,哪曾見過四品的軍機章京,反騎到了一品軍機大臣頭上的道理!爺受不了這個氣,回家抱孩子去!
王軍機:不能走,走了人家正求之不得!
滿軍機:對,不走,要鬧就鬧個夠!看能把爺們咋辦?
吼著、嚷著,他們竟恨恨地坐下來。
幾個章京見這情景,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四十二歲的楊銳在章京中年紀最大,便走上前去,正色道:諸位大人放心,我們是來辦事的,不是來搶大人們的位置的。楊銳奉勸諸位大人,以朝廷為念,以維新變法大計為念,不要再胡攪蠻纏了!否則,天顏震怒,會有什么后果,就很難說了!
漢軍機道:能有什么后果?皇上總不能把咱們全撤了?
二十四歲的林旭一下頂了回去:難說!皇上對阻撓推行新政者,是決不會手軟的!
王軍機站起來,顫巍巍指著林旭說:你休要誣陷于人!我們什么時候阻撓過推行新政了?
第十九章 斗蟋蟀(二)
那你們看看這個!譚嗣同把一份折子摔過來說,這份訓飭兩廣總督譚仲麟的折子,皇上已批示幾天了,你們為什么還不發下去?
王軍機一愣:這個,這個??軍機處的銀印鎖在這柜子里??他指著墻邊一個大柜,而開柜的鑰匙又由禮親王掌管,而禮親王呢,這一晌又病了,折子未蓋軍機大印,總不能發出吧?
譚嗣同冷冷地說:王大人找的好由頭!我問你,倘若是發生了戰爭,你也能夠以此推托嗎?
滿軍機:這怎么可以和戰爭相比?
一直沒說話的劉光第插上來說:這就是一場戰爭!
王軍機以為抓住了話柄,洶洶質問:你說這是戰爭,敵人是誰?
劉光第:誰頑固守舊,反對新政,誰就是敵人!
剛毅跳起來說:爺就頑固了!守舊了!怎么的?你敢咬下爺一根毛!
譚嗣同一拍桌子,指著剛毅怒斥道:剛毅!你自重些!好歹你也是一品軍機大臣,怎么竟是這副嘴臉?這種德性?你以為你咆哮暴跳,我們就會怕了你?告訴你,我等上承圣意,下為蒼生,你就是一頭惡虎,也要敲掉你幾根牙!
激烈地爭吵傳出門外,嚇得那些太監和侍衛一個個戰戰兢兢、面容失色??
二
天津,已是深夜時分,昏黃的燈光下,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府前的方磚地坪空曠而寂靜。
門洞的暗影里,幾個帶刀的戈什哈如釘子般鵠立。
突然,一輛馬車朝這邊駛來,車聲橐橐在深夜格外驚心。
幾名戈什哈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將手按緊刀柄。
馬車駛到總督府大門前才停下。
車簾掀開,下來好幾個人,徑直就往門口闖。
戈什哈執刀攔住,低聲喝問:什么人?
前面一人道:京師來的,找你們榮大人。
戈什哈:榮大人已安歇,有什么事你們明天再來。
前面的人從懷里掏出一張名帖,睡了你們把他叫起來,把這張名帖交給他。他若責怪你們有我担著!
聽他說話的口氣,再看他的舉止派頭,戈什哈不敢怠慢,連忙讓一人進去稟報。
后堂的窗子內燈光一下子亮了。
榮祿一邊披著衣服匆匆往外走,一邊問戈什哈:他們等了很久嗎?
戈什哈:不久,他們一到奴才就趕快稟報大人來了。
總督府大門口,榮祿執著懷塔布的手,詫異地問:你怎么這個時候到天津來了?
不光他,還有我吶!懷塔布身后暗影處,一個人說。
借著昏黃的燈光,榮祿看清了那人的面貌,更加驚詫:剛毅大人,你們兩個怎么??
懷塔布湊在他耳邊說:進去再說??
后堂,漏夜更殘,三人的密談緊張地進行著。
剛毅:你想想,四章京大鬧軍機處,這是本朝從未有過的駭人聽聞的事,我去找老佛爺,
她還是不肯見我!實在沒法子,朝里一些大臣元老一商量,就推舉我們倆找你來了。
懷塔布:我就納悶,皇上一意孤行,太后老佛爺卻不聞不問。莫非她老人家真的想撒手不管,就在園子里頤養天年了?
榮祿:太后的確是這樣想的。
剛毅:她就不怕皇上把她怎樣?
懷塔布:這個說實話,我們這位皇上,你就借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把老佛爺怎么的吧!
剛毅冷笑道:你小看皇上了!他今天敢撤掉你禮部六堂官,敢讓幾個乳臭未干的小子奪軍機大權,明天康有為一攛掇,你能担保他不向太后老佛爺下手?
榮祿沉吟:你說得對,要讓太后老佛爺感覺到這個危險!
懷塔布:皇上會向她下手?你說出大天來,她老人家也不會相信嘛!
榮祿:不用我們說,讓康有為他們來做。
剛毅:仲華,你就別兜圈子了,該怎么樣?你就直說!
榮祿:我的意思是要兩頭做文章,這頭,要讓太后在園子里的清閑日子過不成,感覺到危險的確一步步在向自己逼近,這樣,她老人家才會下決心;那頭,要引誘康有為他們一步步篡奪權力,最后,迫不及待地鋌而走險。那時候,我們就可以動手了!
懷塔布興奮地說:好,仲華你再說詳細點!
??
瀏陽會館,劍掛床頭,琴置幾上,譚嗣同將自己的住處題為莽蒼蒼齋。
康有為一進屋就興奮地說:復生,你們干得好哇!一入軍機,就把那些家伙打了個落花流水!
譚嗣同:這都是老師指導得好!
康有為:我從未教過你,你卻口口聲聲尊我為老師,實在叫我慚愧。
譚嗣同:嗣同雖然沒有得到老師親為授業,卻因敬仰老師的道德文章,一直以老師私淑弟子自許的。
康有為:這更讓我慚愧了!唉,你們的老師沒有用,雖蒙皇上信任,卻于仕途上毫無進步,怎么好帶著你們去完成維新大業啊!那語氣竟有些酸酸的了。
一旁的梁啟超插言道:孔子沒有官職,天下都奉行他的學說;老師官職雖低,但僅就四位新軍機章京而言,皆是康門弟子,老師難道不因此感到欣慰嗎?
康有為:說得也是,復生啊,你們幾個奉恩詔在軍機章京上行走,參與新政事宜,這就好比是唐朝的參知政事,是四位新宰相呀!
第十九章 斗蟋蟀(三)
譚嗣同:老師卻是舉世公認的維新領袖,足可以號召天下的。
康有為不禁露出笑容,嗨,不說這些了。他的目光忽然被案幾上那具古琴所吸引。
那琴造形古樸,琴身上鐫刻著泥金楷書崩霆二字。
康有為問道:琴名崩霆,想必有些來歷?
譚嗣同:這還是那年在瀏陽,雷電將我家院子里一棵約六丈高的梧桐樹劈倒了,我用樹的殘干,做成了這具琴。
梁啟超:復生還應該有所寓意吧?
譚嗣同凝重地說:雷電劈倒了它,是要我來成全它!我將它做成這具古琴,讓它鏗鏘之聲長留天地,才不枉了它的良質美才!
說著,他伸出手指,在琴弦上輕撥幾下,立即,空氣都似乎鏗鏘作響。
康有為不禁嘆道:劍膽琴心,這句話只有復生當得!
梁啟超也說:今日就請復生兄彈奏一曲,如何?
譚嗣同:嗣同敢不遵命?
說著,他取過琴來,置于膝上,左手輕撫,右手微揚,正要彈奏,楊銳一頭撞進屋來。
楊銳:復生!啊,正好老師和卓如也在??
譚嗣同:什么事這樣慌張?
楊銳:昨天晚上,剛毅、懷塔布去了天津!
康有為:找榮祿?
楊銳:對,在這之前他們又去找了太后,可太后還是不見。于是他們就去了天津,據說與榮祿密謀了一夜。可惜內容不得而知。
梁啟超:不管他們密謀些什么,擒賊先擒王,上折子,打掉榮祿再說!
康有為:不,先打李鴻章!
幾個人都一驚。
楊銳:老師怎么突然扯到李鴻章身上來了?他現在正出洋考察,并未介入當前維新與守舊兩派的爭斗之中來啊!
譚嗣同也說:何況他就剩一個總署大臣的虛職了,撤了也沒什么意思呀!
康有為拈須笑道:要的就是這個沒意思!你們想,榮祿現在手握兵權,又是太后面前紅得發紫的人物,要打掉他,談何容易?而李鴻章,名聲很不好,誰都怕沾染他,更不用說替他說話了。
譚嗣同:既然這樣,我還是那句話,打掉他又有什么意思呢?
康有為:這又變得有意思了!第一,李鴻章雖然是虛職,但他品佚最高,如果他這樣高品佚的大員,我們都能通過皇上隨意任免,那其他的人更不在話下了!第二,李鴻章一直是太后最信任的人,打他,可以試探太后。太后不管,那說明她是真心歸政,或懾于我維新變法的聲勢不敢管;她若管了這事??康有為的面色變得嚴峻起來,低沉地說:那我們就得放下其他計劃,集中力量對付她!
一番話說得大家的面色都嚴峻起來。
三
早晨,一縷陽光照到慈禧臉上,她醒了。
屋里的西洋自鳴鐘正好打了八響。
慵慵的,她躺在床上,等著宮女來侍候她洗漱。
但半天都沒有動靜。
她有些納悶,撩開紗帳一看,屋子里空蕩蕩,靜悄悄,一個人影也沒有。
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情景啊!慈禧慌了,大聲喊道:人呢?人都到哪里去了?
喊了好幾聲,幾個宮女才慌慌張張跑進來。
一見她們,慈禧大怒,罵道:你們這些該死的小蹄子!真是狗膽包天了!連當值的時候都敢不在,今日你們一個也別活!
宮女們嚇得跪在地上,一個勁哆嗦,話也講不全,老佛爺??饒,饒命,是,是老佛爺自己,說,說??
慈禧怒火更甚,高聲道:該死的奴婢!居然敢還嘴了??來人呀,小李子!李蓮英??
奴才在,在??李蓮英連衣服都沒穿好,扣著長衫扣子從外面跑進來。
慈禧:還不給我把這幾個賤婢拖出去,亂棍打殺!
李蓮英:老佛爺息怒,因何要打殺她們?
慈禧:你大總管做的好安排!還有臉問我?告訴你,她們當值時一個也不在!
李蓮英笑了:她們都是奉了老佛爺旨意,才這樣做的啊!
慈禧:奉我什么旨意?
李蓮英:老佛爺忘了?您昨日晚上還特意吩咐來著,說您想嘗嘗睡懶覺的滋味,不到用午膳的時間,誰也不許叫您??
慈禧想想也笑了:好像是有這么一回事兒??
李蓮英便對幾個宮女,還跪在那干嗎?快侍候老佛爺起床啊!
幾個宮女從奈何橋上撿了一條命回來,連忙從地上爬起,端臉盆的端臉盆,拿牙線的拿牙線,開始侍候慈禧洗漱。
把手浸泡在溫水中,慈禧不覺解嘲地對李蓮英說:嗨,我天生一個操心勞累命,放著清閑日子,愣不知道怎么過!
??
剛剛用完午膳,慈禧便喊:小李子!
李蓮英:奴才在。
慈禧:平日個這時候,該看折子了。
李蓮英:該看折子了。
慈禧:看完折子再去散步。
李蓮英:看完三四個折子就去散步。
慈禧:有時折子上說的一些朝政什么的,可真煩人!
李蓮英:可不,是煩人。
慈禧:還是如今這樣子好。
李蓮英:這樣子是好。
啪!慈禧將手中的茶盅猛地摔得粉碎,大發脾氣道:鸚鵡學舌一樣,你什么意思嘛?膩味了?不想和我老太婆羅嗦還是怎么的?一班沒良心的奴才!
所有侍候她用膳的太監、宮女嚇得齊刷刷跪倒了一片。
第十九章 斗蟋蟀(四)
只有李蓮英,一邊跪在地上,不慌不忙收拾著茶盅的碎片,一邊說:老佛爺罵得對!平日里老佛爺可從來不無緣無故發脾氣的!終歸是奴才們不盡心,才惹得老佛爺發這么大的脾氣,一天發幾次脾氣??
慈禧聽著他話里有話,喝住他:你給我住嘴!我無緣無故發脾氣啦?一天發幾次脾氣啦?
李蓮英:其實也不多,打早上起床到現在,您也就發了五六次脾氣。
慈禧一愣,五六次?我這是怎么啦?她釋然一笑,我說小李子,恐怕這紫禁城內,也就你一個人敢跟我這樣說話!不過呢,也虧你點醒,這一晌,我是悶得慌,心里頭總覺得沒著沒落的!
李蓮英:老佛爺要想尋點事兒干還不容易?剛毅、懷塔布他們來求見幾次了,每次都被奴才擋了駕。這不今天又來了,現如今就在宮門外等著!
慈禧:不見!我不能出爾反爾!他們愛等多久等多久!
李蓮英:對,就讓他們干等著吧!
沉默一會兒,慈禧說:他們這樣死氣白賴要見我,又有什么事兒啊?
李蓮英:也沒什么大事,皇上把李鴻章給撤了。
慈禧一震:把李鴻章撤了!
李蓮英:說是康有為上的折子,皇上就允了。
又是沉默。
慈禧悠悠開口了,皇上的事,我還是不能管。頂多只能想法子勸勸他!
??
圓明園,衰草在秋風里抖瑟。
這里,那里,不時聽得見蟋蟀鳴叫。
小德子領著幾個太監在瓦礫、草叢里尋覓。
一個小太監問小德子:德公公,咱們內務府奉宸苑不是專門養著蛐蛐嗎?怎么還讓咱們上這破園子來找呀?
小德子瞪他一眼說:你知道個屁!破園子?就這園子里泉水多,地濕,這里產的伏地蛐蛐最善斗了??
忽然,一陣亮亢的蟋蟀聲傳來,小德子臉色驀然變了,他噓一聲,讓大家噤聲,然后循著那叫聲,躡手躡腳翻開一塊石頭,猛地撲了上去??
還沒等大家看清楚,一只蟋蟀已被他放入手上的小盒子里。
看著那蟋蟀,小德子滿臉放光,興奮得聲音都有些顫抖了,你們看!極品,這是伏地蛐蛐中的極品呀!你們聽,你們聽聽它的叫聲就知道了。
??
頤樂殿內,蟋蟀聲叫成一片。
殿內兩側的長案,擺滿了著各種精致、古樸的盆子,蟋蟀聲就是從這些盆子里傳出的。
長案旁,剛毅手中也捧著一個蟋蟀盆子,對懷塔布說:都什么時候了,太后老佛爺還有心思斗蛐蛐玩兒?
懷塔布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說:你說都什么時候了?
剛毅:我就納悶,皇上把李鴻章的總署大臣職務都給罷了,老佛爺還是不管!
懷塔布不陰不陽地說:反正李鴻章只剩下這一個職務了,罷了就罷了唄!就像我,被皇上把什么職務都給罷了,得,反而能一心一意來侍候太后老佛爺!
剛毅卻是又恨又急地說:咳,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明擺著,康有為他們也在一步步收拾我們呢!
懷塔布冷笑道:誰搞垮誰還不一定哩!
說什么呢?不知什么時候,慈禧已站在他們身后。
剛毅和懷塔布驚得連忙請安道:老佛爺吉祥!
慈禧:剛毅你看你一臉的官司,怎么啦?
剛毅:臣與懷塔布正說著朝政上的事兒??
他剛說這一句,便見慈禧身后李蓮英在眨眼,趕快打住。
果然,慈禧的臉拉下來說:就是想讓大伙兒都散散心,才把你們都叫來斗蛐蛐玩兒!就這樣,你還擺出個憂國憂民的樣子,煩不煩呀?
剛毅討了個沒趣,低著頭站在那兒,哪里還敢吭聲?
慈禧看著他又氣又惱地說:你喪著個臉和我賭氣是不是?
臣不敢。剛毅忙擠出一點笑容。
慈禧這才換了口氣,指著剛毅手中盆子說:你這蛐蛐叫什么名字?
剛毅:稟老佛爺,臣的蛐蛐兒叫大將軍。
大將軍?慈禧不禁笑起來,好,待會兒讓你的大將軍先上!
她往前走了幾步,又想起來似地,哦,今日我把皇帝也叫來了。他辛苦了好些個日子,也該讓他松散松散!
??
盆子里,兩只蟋蟀斗得死去活來。
在一邊觀戰的人,除了光緒是一臉漠然外,所有的人,甚至包括慈禧,都十分投入激動。
上,上呀!
好,咬住了,又咬住了!
唉呀!大將軍抵不住了,不行了??
盆子里,剛毅的大將軍一瘸一拐的,落荒而逃。
而那只勝了的蟋蟀也不追趕,昂著頭,得意地鳴叫起來。
剛毅的臉漲得豬肝似的,十分難看。
慈禧根本懶得理他,卻興致勃勃地問奉宸苑太監:這只蛐蛐兒個頭雖小,卻這樣蠻勇斗狠,是哪里產的?有名兒嗎?
太監:稟老佛爺,這是南邊廣東進貢來的,還沒有起名兒。
沒有起名兒??慈禧沉吟著,突然轉向光緒,皇帝賜它個名字吧?
光緒一愣,半天才醒過神來,這個??既然是南邊來的,就叫它南客子吧!
南客子??慈禧搖搖頭,這名兒文縐縐的,不好。你看它多厲害,哪像個做客的樣子?哦,有了,它既然是從廣東來的,就叫它康有為吧!
這名字起得蹊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第十九章 斗蟋蟀(五)
一絲氣憤的紅暈慢慢浮現在光緒臉上,他動了動嘴唇,想說什么,又下狠勁咬住。
只有慈禧,沒事兒似的,悠悠叫道:小李子!
李蓮英忙應道:奴才在。
慈禧:把咱們的護法金剛拿來,和康有為斗斗。
李蓮英:嗻!
小德子早將一個蟋蟀盆子呈上來。
大家看那蟋蟀,個頭不大,卻是背寬、腿長、渾身呈青色。
這些人大都是斗蟋蟀的行家,一見之下,都嘖嘖稱贊起來。
乘著大家注意力都集中在護法金剛的當口,李蓮英向奉宸苑那個太監使了個眼色。
太監會意,將袖口掩住裝著康有為的盆子,伸進手去動了一下。
這邊慈禧興致勃勃地說:走,咱們換個寬敞地兒,到屋子外面瞧熱鬧去!
殿外,兩只蟋蟀被放進一個盆子里。
那護法金剛一見對手,立即撐起身體,隨時準備撲上去。
而康有為卻一反前面驍勇好斗的形狀,畏畏縮縮,好像十分懼怕對手。
大家都詫異起來:
怪,這康有為怎么變得縮頭畏腦的了?它前面那股子狠勁呢?
難道這草蟲兒也知道,它的對手是太后老佛爺的護法金剛?
有人發現了異常,咦,這康有為的腿好像折斷了一只?
是被護法金剛咬的吧?
它們還沒有開斗呢??
話未落音,這里護法金剛已經猛地撲上去,咬住了對手。
人們立即亢奮了,其中剛毅更是興奮得大著嗓門直嚷,完全忘記了身邊有些什么人!
好哇!咬,咬死它!
康有為,你厲害呀?怎么不厲害了?
行了!光緒實在忍不住了,滿臉通紅,吼了一聲。
叫嚷著的人噤聲了,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頭。
只有慈禧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乜斜著眼問:怎么啦?
光緒竭力調勻呼吸,欠著身子說:不管怎樣,康有為也是我大清的臣子。兒臣以為,像這樣讓草蟲冠以其名,然后用以發泄私憤的做法,是對做臣子的輕賤,也是對大清朝廷的輕賤。
誰都沒想到,光緒竟有膽量說出這樣幾句話來。當下好幾個人便偷偷用目光在慈禧臉上逡巡,以為她會勃然大怒。
慈禧沒有發怒,豈止是沒有發怒,那臉上甚至還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她對光緒點點頭,說:皇帝說得很好,對臣子的輕賤,就是對大清朝廷的輕賤。那么我要問皇帝,同樣作為臣子,康有為不可輕賤,李鴻章他們就可以輕賤么?
這話是她常用的柔柔的口吻說的,而在剛毅、懷塔布等人聽來,卻如鷹犬聽見主人的唿哨,神經頓時亢奮起來。
光緒的臉白了,他竭力讓自己鎮靜,說道:兒臣不知道親爸爸這是何所指?
慈禧:好好的,怎么把李鴻章給撤了?
光緒:李鴻章甲午敗績,喪師辱國,至今難平民憤。而且年邁昏聵,長期占著總署大臣職務,卻無所事事??
慈禧打斷他說:甲午的事,李鴻章給撤得只剩這一個掛名的職務了,你還要怎樣?正因為他老了,才給他安排了這么一個閑差使,你卻容他不得!是不是想挪出地兒給康有為他們?
光緒嗵地跪下,挺直身軀爭辯說:親爸爸說過,只要不剪辮子,不穿日本人的衣服,初一、十五照常祭拜祖宗,其他國事皆由兒臣做主。罷免李鴻章,兒臣自問并沒有違背親爸爸的旨意!
前所未有,真是前所未有!所有的人都提心吊膽看著光緒蒼白而倔強的臉,不知道他今天是哪來的勇氣?
慈禧也有些意外,她深深地望著光緒,說:我今天是想好好勸你。你是皇帝,聽不聽我的勸不要緊。但是,九列重臣,沒有大的錯誤,不可以拋棄他們。今天你以外人疏遠親人,新人疏遠舊人,以康有為一人的主張而亂家法,祖宗將怎么說我們?
一句祖宗將怎么說我們,讓光緒的眼圈紅了,他嗵嗵給慈禧叩了兩個響頭,哽咽道:如果在今天,祖宗的法度也必然不是現在這個樣子。兒臣寧肯破壞祖宗的法度,也不忍拋棄祖宗的臣民,丟失祖宗的土地,留下千古恨事!一片肺腑,請親爸爸諒鑒??說到這里,他已經是泣不成聲。
所有的人都沉默著。
盆子里的蟋蟀突然叫起來。
慈禧看著光緒,那眼神如同看一個陌生人。良久,她說話了,那聲音冷得像塊冰,既然是這樣,我也沒有什么可說的了。你跪安吧。
光緒又叩了個頭,這才站起來,一個人默默離去。
一直看著他單瘦的背影遠了,慈禧才回過頭來,沒事兒一樣,還有誰的蛐蛐兒厲害,拿出來斗啊??
四
老太婆并非容不得我,她這是容不得新政啊!康有為因憤怒而面色蒼白,又因為是在兩個最信任的弟子面前,他也用不著什么忌諱,咬牙說道:她把我比做蛐蛐,她自己也就是蛐蛐,一只可惡的大蛐蛐!
梁啟超也是憂心忡忡地說:由此看來,太后確是我們推行新政的最大障礙。
譚嗣同倏忽站起說:是障礙就除掉她!
康有為:其實我早有此意!但老太婆雖然早已歸政于皇上,但仍然牢牢把握著大權,黨羽遍布朝內外,親信榮祿重兵在握,要除掉她,談何容易?
譚嗣同:我們也可以抓兵權嘛!
第十九章 斗蟋蟀(六)
康有為也站起來,焦慮地在房間走動著。唉,這一直是我一塊心病啊!說到底,兵權是要害!我呢,也早考慮過這件事,也給皇上上過折子,請仿效日本設立參謀部,由皇上親自掌握,但還是遲了??
他苦澀地笑著,康門弟子,名滿天下,卻連一個掌兵權的都沒有!
梁啟超卻迸出一個字:有!
康有為:誰?
梁啟超:袁世凱!此人雖不是康門弟子,卻贊同維新,自強學會成立以來,一直和我們關系不錯??
康有為眼睛亮了,哎呀,我怎么就忘了他呢?想當年,他是尊我為大哥,并相約互相扶助,共成偉業的呀!
看他這樣興奮,譚嗣同提醒說:袁世凱不是榮祿的親信嗎?
康有為:親信歸親信,但我想像慰亭這種人,理應大節不虧,忠君愛國肝膽是有的。這樣吧,卓如,你今日就往小站走一趟,去找袁世凱,試探他的態度。如果這個人確實能夠為我所用,我們便馬上向皇上舉薦!
好。梁啟超正欲離開,康有為又喊住他,囑咐道:去的時候要秘密,千萬別給榮祿鷹犬發現!
梁啟超:老師放心!
??
小站兵營,沙盤前,袁世凱在和段琪瑞等將領研究炮火的配置。
段祺瑞手執教鞭,在沙盤上指點,我將重炮隊布置在這條線上,然后再將速射炮隊向前推行至此??
一名親兵進來,在袁世凱耳邊說:大帥,外面有人求見。
袁世凱仍注視著沙盤問:誰?
親兵:他不肯說,只說是大帥故人。
袁世凱:噢?
會客廳外,袁世凱帶著親兵匆匆走來。
臨到門邊,他突然放慢腳步,躡手躡腳湊上前,趴著門縫往里望去。
是他?袁世凱幾乎叫出聲來。
回過頭,他悄聲對親兵說:好生款待他,就說我正在處理緊急軍務,讓他稍等一會兒。
親兵:是。
說完,袁世凱趕忙來到徐世昌住所。
徐世昌:梁啟超?他來干什么?
袁世凱:我這不問你來了嗎?
徐世昌想想,卻不回答,反而望著袁世凱問:你以為呢?
袁世凱:想拉我?
徐世昌贊嘆:大帥就是大帥!一個拉字,把什么都說明白了。
袁世凱:可京師局勢那樣復雜,咱們想躲還來不及呢,我可不想去趟那渾水!
徐世昌:可人家找上門來了,來的又是皇上最為信任的維新派主將,你可得罪不起!

袁世凱:那我就和他打馬虎眼!來個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就是沒有真玩意兒給他!
徐世昌:嗯,這倒也是個辦法。不過,康梁的能力不可估量,萬一他有什么真玩意兒給咱們,咱們也不能坐失良機啊!
袁世凱:大哥你看我是那樣的人嗎?
兩人對視一眼,笑起來。
會客廳,袁世凱疾步走進來,一把拉著梁啟超的手,假裝驚喜地嚷起來:卓如,是你呀!虧你想得起來看我!怎么樣,我大哥還好吧?
我大哥?梁啟超愣了一下才回過神來,滿心歡喜答道:好,好!我這次就是奉老師之命來看望你的。
那怎么當得起?袁世凱將梁啟超讓至上首坐下,懇切地說:大哥和你如今担負著匡扶社稷的重任,千萬不要因尋常朋友交往而分心才是。
梁啟超:慰亭這話錯了!老師和我從來沒有只當你是一個尋常朋友,而是同志向、共肝膽的莫逆之交。至于你剛才說到的匡扶社稷,這正是我此行的目的。
愿聞其詳。袁世凱坐直身子,臉色嚴肅起來。
梁啟超:我先問你一件事,我和譚嗣同、宋伯魯他們屢次上書給皇上推薦你,但皇上每次都說,榮祿說過,袁世凱這個人專橫跋扈,不可大用。我不明白你怎么會與榮祿結怨的?
袁世凱一愣,隨即恍然大悟地說:啊,你問這事呀!我想起來了。曾經有一次,翁同龢想給我增加一些人馬,而榮祿說我是漢人,不能任握大兵權。翁同龢說,曾國藩也是漢人,不也掌握過大兵權嗎?可榮祿還是不肯給我增兵。
梁啟超眼里掠過一絲欣喜,馬上又問:如果康先生親自舉薦你,而你因此得到皇上進一步的重用,你怎么辦?
這還用問?袁世凱倏忽站起,慷慨地說:我袁家三代深受國恩,世凱早存了個以身許國的心思。若蒙圣上不棄,再委重任,世凱只有肝腦涂地,以報圣主了!
好!梁啟超也站起來,興奮地說:早就知道慰亭是個忠君報國的熱血男兒!回去以后,我就向老師稟報,慰亭,你就等著好消息吧!
 

2013-08-22 10: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