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二十一章 崩霆琴
走向共和 第二十一章 崩霆琴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二十一章 崩霆琴(一)
一
回紫禁城的路上,杏黃小轎內,光緒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慈禧眼里的寒光,她將照片往地上一扔,說自作孽,不可活時的決絕神情,不停地在他面前晃動??
珍妃寢宮,燈光暗淡。
傳來珍妃的驚呼,皇上,您這是怎么了?
光緒:沒什么,朕只是感到渾身無力,好像虛脫一般。
珍妃:哎呀,看您怎么一身汗,冷浸浸的。來,躺下,我給您擦擦??
衣帶窸窣聲,光緒的嘆息聲,最后,嘆息變成了抑制不住的低聲啜泣??
珍妃慌亂地說:皇上,出了什么事嗎?到底怎么了?
光緒:太后已經容不得朕了??
珍妃:她不是一直容不得您嗎?
光緒:今日不同,從她的神情來看,她要對朕下手了!
珍妃:廢掉您的帝位?
光緒:朕死尚不足惜,還怕他廢掉朕這個皇帝?只可惜變法大業中途夭折,我大清再無復興之日了??
說著,他又啜泣起來。
珍妃卻沉默良久,突然問道:皇上難道就眼睜睜看著她把您廢掉?
光緒止住啜泣:她是朕的親爸爸,又是太后,于忠于孝,朕又能怎樣?
珍妃:母慈子才孝。她這個做娘的這樣狠心,你又有何孝道可盡?她以后宮身份獨攬朝政,把您這個做皇帝的壓根兒沒放在眼里,要說不忠,她這才是對江山社稷,列祖列宗最大的不忠!
光緒不作聲了,半天才深深嘆了一口氣:唉,朝中有實力的大臣都是她的人,朕奈何她不得啊??
珍妃:康有為呢?您親手擢升的軍機四章京呢?還有那么多維新志士,他們絕不會坐視皇上被廢的??皇上,這時候您千萬不能亂了方寸!軟弱了心氣兒啊??
光緒掙扎著要坐起來,愛妃說得對!朕這就擬詔,讓康有為他們想法子??
珍妃忙扶住他說:皇上您躺著,皇上口述,臣妾擬旨,行不?
行??光緒停頓片刻,說道,朕惟時局艱維??
剛說得這一句,他的聲音又哽咽了。
??
燈火闌珊,會館里傳出唱曲的聲音。
是康有為又在唱他的拿手好戲,昆曲《單刀赴會》,
大江東去浪千疊,駕著這小舟一葉??
但不知為什么,他今日唱來卻沒有幾個月前的萬丈豪情,反而平添了幾分悲涼。
聽曲的梁啟超、譚嗣同和幾個康門弟子也沒有像往常那樣喝彩叫好,只是一邊聽,一邊喝著悶酒。
康有為唱了幾句,自己也覺得意興索然,便不唱了,走到桌旁坐下,搖頭說:唱不好了,唱不好了!中氣接不上來??
梁啟超倒了一杯酒遞給他。
康有為接過酒杯卻沒喝,轉臉問譚嗣同:你們幾個軍機章京今日是誰當值?
譚嗣同:楊銳當值。
康有為:他今日能見到皇上嗎?
譚嗣同:不好說。從上次伊藤博文覲見直到現在,我們幾個也一直沒有見過皇上了,所有奏章,都是通過總署轉呈,而以前私下為我們傳遞密折的兩個太監,也突然失蹤,據說是已被李蓮英杖殺??
康有為聽著,臉色變了,說:我們和皇上失去了聯絡,宮中情況又一點也不知道,看來禍事不遠了??
剛說得這一句,突然一個人低著頭匆匆走了進來。
暗影處大家還沒有看清這人是誰,他卻先把門緊緊閂上,這才回過身來。
燈燭映出楊銳,滿臉淚光!
譚嗣同驚訝地站起來,楊大人??
楊銳已從懷里掏出一卷明黃上諭,壓低聲音道:圣上密詔,康有為、楊銳等接旨!
他聲音雖低,卻如九天霹靂在頭頂炸響!震得所有的人都一齊跪倒,睜著惶悚的眼睛望著楊銳。
因為楊銳本身也是接旨的人,所以他也嗵地跪倒,將密詔展開──
朕惟時局維艱,非變法不能救中國。非去守舊衰謬之大臣,而用通達之士,不能變法??而皇太后不以為然。朕屢次幾諫,太后更怒。今朕位幾不保??
聽到這里,所有跪聽詔書的人都痛哭失聲!
汝康有為、楊銳、林旭、譚嗣同、劉光第等,可妥速密籌,設法相救。朕十分焦灼,不勝企望之至。特諭。
康有為聽完密詔,重重叩了幾個頭,連聲喚著皇上!皇上??竟哭得癱在地上。
其余的人也一個個泣不成聲。
譚嗣同卻噌地站起,猛喝道:事情已經這樣危急!你們不去想辦法,卻在這兒像娘兒們哭泣有什么用?
眾人被他一聲斷喝止住了哭泣,康有為也從地上站起來,將淚水一抹,說:復生說得對,光哭沒有用,得快想辦法相救皇上!
梁啟超:辦法只有一個,起兵勤王!
康有為:可咱們手里沒有一兵一卒??
梁啟超:老師忘了?咱們還有一個??
康有為驚醒道:袁世凱!
譚嗣同二話不說,往外便走。
康有為:復生哪里去?
譚嗣同:我去找他!
康有為:慢著??就這樣去找他,他能相信么?
梁啟超:除非皇上也有密詔給他??
康有為又是一驚,也有密詔給他???他想著,眼一亮,好哇!為什么沒有?他幾步奔到書案前,提筆便寫。
幾個人湊過去一看,不由得大驚!
梁啟超:老師,您這不是偽造??
康有為:偽造詔書,是嗎?卓如啊,他一邊刷刷寫,一邊對梁啟超,實際上也是對所有人說,到這時候了,你怎么還拘于書生之見呢?只要能救皇上,現在哪還顧得許多!
梁啟超一時愣在那里。
寫好詔書,康有為雙手捧起,交給譚嗣同說:復生,皇上安危,我等的身家性命,都系于你此行了!
譚嗣同接過詔書,只覺得渾身熱血奔涌,說一聲我去了!轉身大步便走。
看著他出了房間,康有為轉身對大家說:我們再來商量應變之策??
第二十一章 崩霆琴(二)
二
玉春院門口,雖然還是那熟悉的門洞,但守門的伙計顯然已換過幾茬,他不僅不認識便裝的袁世凱,連沈玉英都不太熟悉,沈玉英?沈姑娘??好像聽說過,以前是這里的姑娘,對吧?不過我一直沒見過??
袁世凱悵惘地回身走了。
那個伙計還在后面喊他:喂喂,這位爺,我們這里的姑娘多得很,您干嗎一定要找那個沈,沈玉英呀??
法華寺客房,袁世凱一進屋,徐世昌就對他搖晃著一張電文嚷起來:哎呀,慰亭!這么晚你跑到哪里去了?榮中堂急電!
榮中堂?袁世凱一把拿過電文,英國兵船多只游弋大沽海口,令迅速回津聽候調遣。可皇上說要我在京師多留幾天呀!大哥,你看這??
徐世昌:不回去恐怕不行,榮中堂已經懷疑你了!
袁世凱:榮中堂懷疑我?
接到電文我就有這個感覺!徐世昌說,大沽海面上英國兵船游弋是常事,而且大沽炮臺守備嚴密,因此這點動靜一般不會動用我小站新軍,除非打起來!還有,慰亭你記得我們來京時在天津站臺看到的情形嗎?聶士成部調防天津,這么大的動作榮中堂卻反而沒通知你??
袁世凱:哎呀,你這一說還真有事!我剛才回來時候遇見好幾起兵丁盤問,而且都是陜西口音,后來才知道是董福祥董軍門的部隊。他們怎么悄悄就駐進了北京呢?
徐世昌著急了,慰亭,我看局勢會有異變,你已經卷了進去!還是快點回到小站軍中安全!
袁世凱的臉色凝肅起來,想了想說:這樣吧,大哥,你先走一步,趕回小站,讓諸將做好準備。我呢,還在京城留一天,看看動靜,再回天津去榮中堂那兒報到。這樣的話,如果誰想把我怎么樣,他們多少也有些顧忌!
徐世昌一改平日儒雅風度,果決地說:行!我連夜就走。慰亭,我們約好,三天之內如果沒有你的消息,我就盡起小站之兵,找榮祿要人去!
袁世凱感動地一把握住他的手說:好大哥!
??
南海會館,康有為一拍桌子,對著梁啟超等弟子嚷著:叫你們商量應變之策,你們卻商量出個叫我逃跑的主意來!如今維新未成,皇上有難,這個時候你們卻讓我離開北京去躲避,這叫我于心何忍?又怎么向皇上交代?以后豈不讓天下人恥笑!
梁啟超:成大事者不在于一時的毀譽,老師是維新變法的領袖,老師在,維新變法就在!如今局勢危急,皇上吉兇未卜,如果連老師也搭進去,那真叫萬劫不復了!
康有為被他兩句話說得不吭聲了。
??
陰歷八月的北京深夜,夜氣已經很涼了。法華寺內,除了大雄寶殿有微弱的燈光和單調的木魚聲外,到處都是黑黝黝、靜悄悄的。
一個幾乎和暗夜融為一色的人影,闃無聲息地閃進寺內。
而這個人影后面,又有一個人悄悄跟著他,一直盯著看他到了袁世凱住宿的客房門口,才轉身離去。
袁世凱正在燈下擦拭那把金左輪手槍。
忽然,他好像聽到有極輕微的敲門聲。
他抬起頭,仔細傾聽,沒錯,是有人敲門!
大哥怎么又折回來了?他一驚,來不及細想,將左輪手槍順手往炕上一放,下炕去開了房門。
一個黑袍裹身的人閃了進來。
那人一進屋,閂上房門,轉過身來,脫掉黑袍,露出一張臉來。
袁世凱覺得此人好像在哪里見過,一時又想不起來,疑惑問道:足下是???
那人道:在下譚嗣同。
袁世凱:哦,難怪眼熟,那是世凱覲見皇上,在朝房等候時見過譚大人!
說到這里,他又驀然一驚,譚大人天子近臣,夤夜來訪,有什么要事嗎?
皇上現在有大難!譚嗣同聲音雖低,卻震得袁世凱腦子一嗡。
袁世凱:皇上有大難?
如今能救皇上的,也只有你一人了!譚嗣同緊接著說。
袁世凱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招呼譚嗣同坐下,說:譚大人先請坐??讓我把事情弄明白!你說皇上有大難,但不知皇上的大難是什么?
譚嗣同:榮祿近日向太后獻策,要廢掉皇帝,還要殺了皇帝,你不知道這事嗎?
袁世凱一怔,隨即笑起來,說:這種謠言,你譚大人也相信嗎?我在天津公務,與榮中堂經常在一起,深知他是個忠君護主的人,決不會如此大逆不道!
譚嗣同:您是個磊落人物,不知道榮祿此人大奸若忠,極其狡詐!
袁世凱:譚大人,實在對不起!沒有憑證,你叫我怎么相信你的話?
譚嗣同:倘若皇上有旨呢?
袁世凱一凜,正色道:倘若皇上有旨,世凱死生以之!
好!譚嗣同從懷里掏出詔書說,袁大人請看。
??
電報房,
一個聲音在口述:榮中堂鈞鑒:今夜軍機章京譚嗣同潛入法華寺袁世凱住處,恐有密謀,望中堂預做安排,以防不測??
嗒,嗒嗒??電報員手指在鍵盤上發出的敲擊聲,靜夜聽來,分外驚心。
??拿著那份詔書,袁世凱耳熱心跳,呼吸急促。
像是看穿了他的心底,譚嗣同說,皇上諭旨說得明明白白,殺掉榮祿,直隸總督一缺,就由你來繼任。大丈夫圖報天恩,建功立業,都當此時,袁大人不必猶豫了!
袁世凱勃然作色道:你以為我會貪圖這直隸總督的位置么?我是怕這詔書有假!
譚嗣同一驚:怎么有假?
袁世凱:皇上詔書,皆是朱諭,這一份卻是墨筆所書??
第二十一章 崩霆琴(三)
譚嗣同急了也憤怒了,熱血涌到臉上,大聲斥責道:你怎么這樣畏首畏尾?不錯,這一份確是抄件,朱諭是密旨,豈可由我帶來帶去?你說詔書有假,難道我這軍機章京有假么?難道康先生對你的舉薦有假么?難道那天皇上接見時對你所說的那些話有假么?皇上當此大難,看來你袁世凱要作壁上觀了!
袁世凱慌了,指著門外說:譚大人小聲點!事關重大,我不得不縝密些??您說,要我怎么辦吧?
譚嗣同臉色這才緩和下來,說:皇上初五日還準備召見你,那時你可請皇上面付朱諭一道,令你帶兵赴津,見到榮祿就出示朱諭宣讀,把榮祿殺了!然后就以你為直隸總督,傳諭僚屬,張貼告示,布告榮祿的各種大逆不道罪行,并立刻封禁電報局,阻止鐵路行車,迅速領兵入京,派一半兵馬守住宮門,拱衛皇上,另一半兵馬圍住頤和園??
袁世凱愈聽愈玄乎,立刻追問:圍頤和園?要干什么?
譚嗣同恨道:不除掉慈禧那個老朽,國不能保!這件事由我來處理,你不必問。
袁世凱嚇得魂飛天外,連忙說:皇太后聽政三十余年,迭平大難,深得人心。我對部下,總是以忠義為訓誡,現在讓他們作亂造反,他們必定不會答應!
譚嗣同:我已經雇了好漢數十人,還給湖南發了電報,召集了好多忠勇之士,沒幾天就可到了。去此老朽,在我而已,無須用你。但要你干兩件事:殺榮祿,圍頤和園??
看袁世凱又想推托,譚嗣同一步躍到炕邊,抓起那把金左輪手槍,抵著袁世凱的太陽穴,咬牙說:今天晚上你的命在我手里,我的命也在你手里!你如果不答應我,我立刻就死在你
的面前!你如果答應我,我馬上就進宮,到皇上那里請旨!
被槍抵著腦袋,袁世凱有些慌了,再看譚嗣同那個發狠的樣子,真怕他什么事也干得出來。可是,要他兵圍頤和園,他又怎么敢冒然答應?于是便強作鎮定,解釋說:天津是各國聚處之地,如果忽然殺了總督,中外官民,必將釀成動亂,國勢即將瓜分。而且駐扎在天津的北洋軍除有宋慶外,榮祿又調來了聶士成的人馬,加在一起有三四萬人,誰練各軍又有七十多營;而北京城內,不知什么時候進駐了董福祥的部隊,八旗兵也不下數萬人。而我的軍隊只七千人,出兵至多不過六千,如何能辦此事?恐怕我在外面一動兵,北京城內已經設了防線,不等動手,皇上已經先有了危險!
譚嗣同:你可以來個迅雷不及掩耳!動兵時,馬上把皇上的諭旨分給諸軍將領,同時照會各國,看他們誰敢亂動!
袁世凱苦笑著說:就算是這樣,本軍糧械子彈,都在天津軍火倉庫內,我那里存者極少。必須先將糧彈運籌足用,方可用兵啊!
見袁世凱已經答應用兵,譚嗣同將手槍從袁世凱額角移開,坐下來說:那這樣吧,你可以請皇上先把朱諭交給你存收,等你布置妥當了,一面密告我日期,一面立刻動手。
袁世凱:你千萬別讓皇上給我朱諭!一經紙筆,便不縝密。我個人萬不敢惜死,只是恐怕一旦泄露,必將連累皇上,臣子死有余辜!這樣吧,你先回去,容我熟思,布置半月左右,我再告訴你準備怎么辦,好不好?
譚嗣同又一躍而起,手槍抵住袁世凱,怎么要等這么久?
袁世凱:不是說深秋的時候,太后和皇上都要巡幸天津嗎,要是在那個時候,軍隊咸集,皇上下一寸紙條,誰敢不遵,又何事不成?
譚嗣同:可是等不到深秋就要廢弒皇上了!
袁世凱:既然有了巡幸之命,斷不至于在此之前發生意外!
譚嗣同:如深秋不出巡幸怎么辦?
袁世凱:現在已經花了幾十萬兩銀子,預備得差不多了。我再去請榮祿去求太后,必將出巡。你放心好了。
譚嗣同不由嘆道:唉,原以為深秋天津閱兵是皇上的劫難,沒想到今日皇上卻要靠此度過劫難??
說著,他將手槍往炕上一扔,對著袁世凱凜然道:報君恩,救君難,建立奇功大業,天下事在你的掌握中!但貪圖富貴,告變封侯,害及天子,這也在你!何去何從,你看著辦吧!
袁世凱憤怒地說:你以為我是那種人嗎?我三世受國恩深重,斷不至喪心病狂,貽誤大事,但能有益于君國,我這條命隨時可以拿去!
從進屋起,譚嗣同臉上第一次有了笑容。他對著袁世凱深深一揖,說:袁大人果然是奇男子!
袁世凱連忙回了一揖,哪里,譚大人今夜作為,才真稱得上是奇男子啊!
譚嗣同:嗣同急于回去復命,就告辭了!
袁世凱:夜深人靜,我也就不便相送了!
譚嗣同點一下頭,披上黑袍,拉開房門,先看看四周,然后如同來時一樣,消逝于沉沉黑夜之中??
袁世凱坐在那里,呆了一樣。
微弱昏黃的燈光映著他的臉,臉上表情木然。
他兩眼直直地望著前面,腦海里一片混沌??
漸漸地,一片混沌中凸出了一張年輕的臉,光緒皇帝像孩子般無助地望著他??
袁世凱的眼睛不覺濕潤了。
驀然,慈禧那威嚴的面孔躍了出來!她陰冷陰冷的聲音似乎也在耳旁響起??
冷汗又順著袁世凱的額頭淌下來。
晨鳥啁啾,窗戶紙漸漸白了??
三
火車上,袁世凱還是呆呆地坐著。
車輪轟隆。
他腦海里更混亂了,除了光緒和慈禧外,榮祿、康有為、譚嗣同??一個又一個人的身影走馬燈似地轉來轉去,把他腦海攪成了一鍋粥??
一聲汽笛把他驚醒!
第二十一章 崩霆琴(四)
他喚過親兵,問:天津站快到了?
親兵:回大帥話,距天津還有兩站。
袁世凱:咱們如果在天津前一站下車,另雇馬車,繞過天津,趕回小站,需要多少時辰?
親兵:回大帥話,天津前一站是北倉,沒有市面,恐怕雇不到馬車。牛車或許有,要到小站也是半夜過了。
袁世凱搖頭自語道:恐怕還沒走到半路,就被截住了??
親兵不解地:誰敢截大帥???
袁世凱:不干你事!咱們還是在天津站下車吧!
火車徐徐駛入站臺,袁世凱從車窗往外望見一大群官員等候在月臺上,待火車停穩,那批官員便向他這邊涌過來。
袁世凱剛走出車廂,就響起了一片寒暄歡迎聲:
恭喜袁大人榮升!
袁侍郎,您可真是令津門生輝呀!
榮中堂早備下酒宴,準備為你賀喜哩??!
還沒弄清歡迎他的都有哪些人,袁世凱就被這一大幫官員簇擁著,朝總督衙門而去。
北洋大臣兼直隸總督衙門,沒有賀喜的酒宴,甚至連個端茶的仆從都沒有,兩名親兵也早被擋在二門外,那幫子官員將袁世凱孤零零撂在花廳里,一個個都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袁世凱委實有些慌神,這不是好兆頭!往日他來總督衙門拜見,榮中堂總是在花廳門口迎著他,然后執手而入,促膝相談。今日這般怠慢,顯然不是無意間的疏忽,而是一種警示。
昨夜密謀,難道榮中堂這里就知曉了什么風聲?一念及此,袁世凱頓覺身上冷汗涔涔!他正欲掏帕子揩汗,一想榮中堂可能就在旁邊房間的門簾子后面看著他,便調節氣息,挺胸收腹,以行伍的標準姿勢端坐在椅子上。
榮祿還真在門簾子后面一直盯著袁世凱。
他身邊是四名剽悍的戈什哈,兩人握著手槍,兩人帶刀,緊張地望著榮祿,只等一聲令下,便沖出去拿人。
而榮祿卻反而對他們做了個先別動的手勢,一掀門簾,走了出去。
一見榮祿果然從門簾子后出來,袁世凱立即拜倒在地說:世凱從京城回來,特來給中堂請安!
榮祿在廳中上首太師椅上坐了,微閉著眼,淡淡地說:起來吧。
袁世凱應一聲,在榮祿右側下首椅子上,坐了半邊屁股。
榮祿全沒有平日那般親切,幾乎是毫無表情地說:你這次升了候補侍郎,可喜可賀。
袁世凱也規規矩矩回答:這都是皇上和皇太后天恩浩蕩,世凱才受這不次之賞。世凱還要深謝中堂的提攜栽培。
榮祿瞇縫著小眼睛瞥袁世凱一下,說:恐怕要謝的不是我,是康有為吧?
雖然知道榮祿會疑心到這上頭來,卻沒想到他會直接點破!慌得袁世凱連忙跪下,說:康有為是舉薦過世凱,但他這點子舉薦之力,決不能與中堂待世凱的大恩德相提并論!
唔。榮祿又閉上眼睛,漫不經心地問:這回在京師住在哪里?
袁世凱:住在法華寺。
榮祿:法華寺說要騰出來做學堂,騰了沒有?
袁世凱又是悚然一驚,暗想怎么他這也知道??但嘴上回答說:本來騰出了大雄寶殿,后來又騰回去了。
榮祿:知道為什么嗎?
袁世凱:說是有一個人斷不允許他們這樣子胡鬧。
榮祿:這個人指的誰?
袁世凱:指,指的太后??
榮祿:你相信嗎?
袁世凱:我,我相信??袁世凱額頭上又是冷汗涔涔!
榮祿的小眼睛倏忽睜開,寒光直逼袁世凱,臉上掛著一絲冷笑說:袁慰亭呀袁慰亭,我這樣東一榔頭西一棒子敲打,是想讓你自己醒悟,你卻和我一味搪塞??
說著臉一變,一聲斷喝:你和譚嗣同定的好計謀!
隨著這聲斷喝,門簾掀處,四名剽悍的戈什哈一齊沖出,撲將上來。
慢!這時袁世凱反倒鎮靜,舉手止住戈什哈,對榮祿說,不是世凱搪塞,而是我一身担著天大的干系!本來打算細細向中堂稟報,中堂卻不給我說話的機會??
說著,他叩了個頭,伏在地上,不吭聲了。
榮祿會意,對戈什哈道:你們先出去,守在外面。沒有我的命令,不許進來,也不許其他人進來!
四名戈什哈應一聲嗻,一齊走了出去。
榮祿便對袁世凱說:你現在可以說了!
袁世凱卻從懷里掏出一個紙卷,雙手呈上,中堂,請先看看這個??
榮祿:這是什么?
袁世凱:誅殺榮祿,兵圍頤和園的詔書!
榮祿的臉刷地一下變得煞白!
??
頤和園,已經是后半夜了,一輪昏黃的月亮朦朦朧朧照著園子里的湖水、樹木、亭臺樓閣,夜色中透著一種神秘的感傷??
咚咚咚!急促敲門聲打破了深夜的闃寂,聽來格外驚心!
護軍千總率一隊挎刀護軍匆匆跑過來。
宮門前兩個人在急促捶門,不遠處還有一個人牽著三匹刨著蹄子,噴著響鼻的馬。
還沒到面前,護軍千總就喝道:哪個吃了豹子膽?竟敢夜闖宮門!給我抓起來!
前面那人影說話了,是我!
護軍千總愣住了,榮,榮中堂!是,是您呀??
隨著急促的馬蹄聲,宮中的燈次第亮了!
從夢中驚醒的太監們一個個面面相覷,誰發瘋了?深夜騎馬在皇家禁地狂奔!
樂壽堂慈禧寢宮內,李蓮英站在慈禧床前,輕聲喚道:老佛爺,榮祿來了??
慈禧睜開眼,掀開被子,一骨碌坐起來,他在哪里?
李蓮英:就在外屋。
慈禧將鞋一趿,去看看??
李蓮英看著只穿一身月白內褲褂的慈禧,提醒說:老佛爺,您要不要更衣???
慈禧眼一瞪說:你怎么像個娘兒們!
慈禧一見榮祿,劈頭問道:出事了?
榮祿:出大事了!
??
第二十一章 崩霆琴(五)
快到破曉時分,月亮不見了,天際的東北角泛著一小片青白色。
臉若冰霜的慈禧坐在轎內,李蓮英等太監、宮女相隨,人馬前后護衛著,匆匆往紫禁城而來。
養心殿西間,當值太監是新近才換的,他看了看擺在屋角的沙漏,對還在燭光下看奏折的光緒說:皇上,現在已是寅時,您也該歇息了。
光緒唔了一聲,繼續看奏折。
太監張了張嘴,正欲再催促,光緒忽然抬起頭來說:叫你們用西洋時間,總是不記性,還在這里子丑寅卯的給朕報時間,墻上掛著自鳴鐘哩,就不知道看?
太監:稟皇上,自鳴鐘停了。
停了?光緒抬頭往墻上望去,才發現自鳴鐘真的停擺了。
光緒站起來,走到墻邊,伸手將鐘取下來,回到御案前坐下,將一大堆奏折公文撥到一旁,騰出地方將鐘放好,然后從抽屜內拿出小螺絲刀等工具,將鐘拆開,修理起來。
太監:皇上,您知道毛病在哪兒?
發條松了,待朕把它上緊。光緒拿過鑰柄,一圈一圈開始擰緊發條。
太監看得稀罕,忍不住問:這洋人的玩意也會壞么?
光緒正欲回答,門外一聲高呼:太后老佛爺回宮喏!
光緒一顫,嘣一聲,發條擰斷了!
外面傳來李蓮英尖銳的聲音:所有的人,都給我呆在原地。哪個走動一步,亂棍打死!
隨著他的話音,門砰地被推開,滿面怒氣的慈禧出現在門口!
這個時候慈禧突然回宮,光緒預感到大禍將至!抖瑟著跪倒說:兒臣恭請??親爸爸圣安!
慈禧幾步跨到光緒面前,右手尖尖三寸長的金護指幾乎戳到光緒的額頭,咬牙切齒地說:你還有臉給我請安?你巴不得我死!
光緒驚顫地說:親爸爸這話從何說起?
慈禧掏出那份詔書,往地上一扔,你自己看去!
光緒戰戰兢兢撿起詔書,還沒看,慈禧這里又罵道:我辛辛苦苦撫養你二十多年,你竟然聽信小人的挑撥,要派兵圍頤和園,還要殺掉我,你怎么下得了這個手啊!
說著,她眼圈一紅,淚水就掉了下來。
她身后,李蓮英等人的眼圈也都紅了。
光緒只驚得半天說不出話來,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兒臣,絕,絕無此意??
慈禧恨恨地說:你有沒有這個意思,待會兒給滿朝王公大臣說去??小李子!
李蓮英:奴才在。
慈禧:傳諭,叫大起兒!
嗻!李蓮英轉身欲走。
慈禧:回來!
李蓮英:奴才在。
慈禧:傳諭等不及了,敲鐘!
李蓮英一怔:敲鐘?祖宗規矩,只有皇上??駕崩,或有外患才敲鐘的么?
慈禧:叫你敲你就敲!他這樣不孝不義,不比死了更可怕?
李蓮英眼皮耷拉下來,應一聲嗻轉身欲走。
慈禧又叫:回來!
李蓮英:奴才在。
慈禧:敲鐘后,再傳諭,我要臨朝訓政!
李蓮英:嗻!
四
一陣陣鐘聲在紫禁城上空轟鳴。
鐘聲響得這樣讓人心慌,聽到鐘聲的太監、宮女都不知所措仰望著天空。
懷塔布宅邸,隱隱約約鐘聲傳來,懷塔布從床上一骨碌坐起,對身邊夫人說:不好,這是叫大起兒!
夫人:可別出什么壞事兒了?
懷塔布:有老佛爺在,能出什么壞事兒!
剛毅宅邸,對著前來傳諭的內侍,剛毅哈哈大笑道:剛聽得叫大起兒的鐘聲,我還慌了一下,卻原來是太后老佛爺要臨朝訓政,這是大喜事呀??
他對身后的侍妾喊道,給我把花衣拿來!
侍妾愣一下:花衣?
剛毅:就是老爺我的蟒袍!太后復出訓政,我們這些做臣子的,理應花衣上朝,以示慶賀呀!
??
乾清宮,慈禧鐵青著臉,端坐鋪著黃緞的龍椅上。
她的右邊前幾排,跪著禮親王、慶王、軍機大臣、御前大臣等宗室王公和二品以上的大員,稍后,三品和四品的官員則一直跪到了大殿的門檻邊。
她的左邊,孤零零跪著一個光緒皇帝。
慈禧的座位前,觸目驚心擺放著兩根長約八尺的沉重竹杖,這是家法。
所以,縱然是為慶賀慈禧復出訓政,滿朝文武,穿得花衣錦簇,卻非但看不出什么喜慶氣氛,反而有一種沉重壓抑的感覺。
慈禧開口了,一開口,便是疾聲厲色,直指光緒:這個天下,是祖宗的天下,你怎么敢任意妄為!這些大臣都是我多年挑選留下來輔助你的,你怎么敢隨意不用!你竟敢聽信叛逆蠱惑,康有為是什么東西,能勝過我選用的人嗎?康有為之法,能勝于祖宗所立之法嗎?你這個祖宗的不肖子孫!
光緒低著頭,嘴唇咬得緊緊的,任她責罵。
整個大殿被慈禧天威震懾,鴉雀無聲。,
偏偏跪在右邊的王公大臣不知誰嗓子眼發癢,忍不住咳嗽一聲。
慈禧馬上把臉轉過來,將滿腔的怒氣傾泄到他們頭上,皇帝無知,你們怎么不力諫,以為我真不管,聽他亡國敗家?現在,幸虧我還康健,要是我有個山高水低的,看你們怎么得了?他是我擁立的,他若亡國,其罪在我,我能不問嗎?你們不力諍,你們也有罪!
大臣們被罵得一個個趴在地上,大氣兒也不敢吭。
第二十一章 崩霆琴(六)
慈禧又轉過臉質問光緒:變亂祖法,如果是臣下犯的,你知道是什么罪名嗎?我問你,是你的祖宗重要呢?還是康有為重要?
光緒抬起頭來,眼里閃動著淚花,辯解說:洋人逼迫太急,兒臣只不過想保存國脈,才利用一些西方治國的方法,并不是完全聽康有為的??
見光緒竟敢辯解,慈禧的臉因憤怒而扭曲著,發出一連串尖銳的逼問:難道祖法不如西法,鬼子反重于祖宗么?康有為叛逆,圖謀于我,你不知道嗎?還敢回護他嗎!
光緒被她幾近瘋狂的表情嚇住了,顫抖著不知如何應對。
慈禧:你說呀!你怎么不說了呢???
突然,她的聲音哽咽了,眼淚一下子涌出來,我就不懂,你怎么會這樣子恨我?我是你的母后,你的親爸爸呀??你四歲抱進宮,身子不好,是我一手撫養。偶爾嫫嫫帶著,晚上還是要跟著我睡。你經常尿床,一夜我要起來折騰好幾回??你膽子小,怕打雷,一聽雷聲就會嚇得哇哇大哭,非要我親自抱著哄半天,才會安靜下來??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親政了,你要變法,我又沒有阻止你,再說我打心眼里也是贊同變法的,我好好在園子里待著,到底礙著你什么呢,你這樣子對我??
說到這里,慈禧已是泣不成聲。
滿殿王公大臣早被她這番哭訴感動得嗚咽不止。
光緒不吭聲,只是流淚,。
李蓮英紅著眼圈遞給慈禧一方手帕,慈禧將淚水一揩,聲音又變得冷硬起來,你這樣子對我,放在尋常百姓家,親友鄰居都可出首告官,告你個忤逆不孝,治你的重罪!如今你是皇帝,沒有人管得了你,可我管得了你!國法不行,我這里還有家法!
她指著那兩根粗大的竹杖,厲聲說:今兒個我就是當庭打死你,也沒人敢說我做得不對!
光緒的身體不由顫栗起來。
慈禧:從四月以來,這幾個月,亂糟糟一片,是國家的大不幸,我不能再任你胡鬧下去,除非我咽了氣!我再問你一句,康有為謀反,你到底知不知道?
光緒哆嗦著說:知,知道??
慈禧:知道怎么辦?
光緒:拿,拿殺??
??
北京城內,一隊隊騎兵奔馳在大街小巷,領兵官大呼:奉旨捉拿亂黨!
路旁的行人驚惶避讓。
南海會館,這里早被步兵統領衙門提刀執槍的士兵圍了個水泄不通!
而一群順天府的捕快,則如狼似虎沖進各個房間,見人就抓,見東西就砸。
被抓的人,包括康有為的弟弟康廣仁,都被集中在墻腳下。
步兵統領衙門的一名將官和捕快頭拿著名單和圖像,逐一核對人犯:
沒有康有為,也沒有梁啟超??
姥姥!怎么把兩個首犯給跑了?
??
上海,吳淞口,拂曉時分。
霧鎖江面,一派白茫茫。
一艘英國軍艦拉響汽笛,離開港口,駛向大海。
船頭甲板上,佇立著身著長衫的康有為。
海風吹亂了他的頭發,他眼噙淚花,凝望著愈來愈遠的那片土地。
??
北京,日本公使館,挾著一個藍印花布小包,譚嗣同安靜地坐在一把椅子上。
由一個日本使館人員引領,梁啟超推門進來。
一見譚嗣同,梁啟超快步上前,抱著他的雙臂,激動地說:復生,你可逃出來了!我一直担心你也遭了他們的毒手??
譚嗣同微笑道:我根本沒打算逃。
梁啟超:沒打算逃?那你??
我來托你辦件事。譚嗣同將手中藍印花布小包交給梁啟超說,這里邊是我的文稿和家書,文稿托兄保存,家書煩兄寄達內人??
說完,回身便要走。
梁啟超一把扯住他,你到哪里去?
譚嗣同:回瀏陽會館哪!
梁啟超急了,不行,你不能白白去送死!復生,留下來,留下來我們一同東渡扶桑,再圖大計!
旁邊日本人也插言說:我國政府非常佩服各位志士,愿意幫助各位離開中國??
謝謝。譚嗣同冷冷說一聲,轉對梁啟超,從容地說:卓如,我不是白白去送死!不有行者,無以圖將來;不有死者,無以喚后人。你東渡扶桑,不是為茍全生命而是為明日之希望;我赴難,是因為改革需要流血!
說到這里,譚嗣同激動起來,各國的變法從來都是經過流血才獲得成功的!中國變法不成功,就是還沒有一個人為變法而流血!那么,今日就從我譚嗣同開始吧!
復生??望著譚嗣同他一去不復還的身影,梁啟超淚流滿面。
瀏陽會館莽蒼蒼齋,譚嗣同將崩霆琴包好,置于幾上。他坐下來,端起蓋碗茶,正準備喝,就聽得門外響起了雜沓急促的腳步聲。
門砰地一聲被踹開,一群捕快和士兵沖進屋內,愣住了。
領頭的將官品佚不低,卻對著鎮定自若的譚嗣同,扎了個千兒,是譚大人?
譚嗣同挑開茶蓋,啜一口茶,是我。
將官:上命差遣,請大人走一趟!
譚嗣同將茶碗一放,從容說:走吧。
??
什么?康有為跑了!他怎么跑掉的?一行人正欲踏上通往西苑湖中瀛臺的那座板橋,走在前面的慈禧猛地回過頭來,又驚又怒地追問。
李蓮英:說是坐英國人的軍艦逃掉的。
好,好洋鬼子!慈禧咬牙恨道,這個仇咱們算結下了!我就不信沒有算賬的時候??
她睨一眼跟在身后的光緒,康有為跑了,皇帝是不是又多了分指望?
光緒低著頭,只不作聲。
我看你最好別存這個指望!慈禧冷笑一聲,又對李蓮英,我累了,想一個人清靜呆一會,你們陪皇帝到瀛臺上去走一走吧!
??
第二十一章 崩霆琴(七)
光緒低著頭,默默從板橋踏上這個叫瀛臺的湖心小島,走了幾步,才發現沒有人跟著。
他回頭一看,李蓮英正指揮太監按動橋上機關,橋斷了。
光緒又驚又怕,喊道:你把橋弄斷了,朕怎么回去?
李蓮英也喊道:老佛爺旨意,皇上以后就待在瀛臺,哪兒也不用去了??
站在三面環水,一面斷橋的孤零零小島上,光緒閉上眼,任苦澀的淚水流下來。
??
西苑內,李蓮英問宮女:老佛爺呢?
宮女指著一樹綠蔭說:她老人家說要清靜,一個人躲在那邊哩!
李蓮英向宮女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輕手輕腳朝樹陰那邊走去。
透過濃蔭縫隙悄悄望去,李蓮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樹陰掩映間,草地上,太后老佛爺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一個人正在跳舞哩!而且,嘴里還哼著小曲!
李蓮英背過聲來,在心底嘆息一聲,可憐的皇上??
五
監獄,雖然是白天,但獄內卻真正是暗無天日,通道兩邊墻上點著的燈油,像點點鬼火,愈發將這里襯托得陰森可怖。
譚嗣同坐在陰暗潮濕的號子內,雙目炯然如電,倔強嶙峋,峙如山岳。
他撫著崩霆琴,腦海里突然響起自己說過的話,雷電劈倒了它,是要我來成全它!我要用這殘干做一具古琴,讓它鏗鏘之聲長留天地??
通道盡頭傳來沉重的開鐵門聲、雜沓的腳步聲,跟著響起獄吏的喝叫:
帶人犯楊深秀一名??
帶人犯楊銳一名??
帶人犯林旭一名??
帶人犯劉光第一名??
帶人犯康廣仁一名??
聽著鐵鐐啷當和獄吏的喝叫愈來愈近,譚嗣同臉上浮現出一絲輕蔑的微笑,他盤腿坐好,將崩霆琴置于膝上,斂神收氣,手指起落,琴聲伴著一曲悲歌響起: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
帶人犯譚嗣同一名!獄吏和一群劊子手出現在號子門口。
那歌聲卻更加高亢: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
琴聲中
劊子手舉起了鬼頭刀,突然間,像從浮云里劃破了一條長空,譚嗣同的喊聲震動了天地
有心殺賊,
無力回天。
死得其所,
快哉!快哉!刀光一閃,歌聲、琴聲、喊聲戛然而止。
這天是公元一八九八年九月二十一日,光緒二十四年戊戌,自光緒帝頒布《明定國是詔》至今,歷時103天。
六
夜晚,天津小站兵營,徐士昌、趙秉鈞候立在大門口。他們的左右,是翹首張望的馮國彰、段祺瑞、王士珍、張勛、曹錕、孟恩遠等六營將領。
只見一頂轎子遠遠而來。
張勛一見,就要喊著上前,但剛一露出意思,徐士昌制止了他。
趙秉鈞朝徐士昌看一眼,徐士昌點點頭。
趙秉鈞迎上前去,右手大張著,舉起來,示意轎子停下。
轎子停了,趙秉鈞走到轎子一側。
袁世凱掀開轎簾,只見他臉上仍帶著驚恐,慘白慘白的。他懶懶地說:什么事兒?
趙秉鈞附耳過去,說了幾句。
袁世凱立刻急匆匆地下了轎,隨著趙秉鈞而去。
一盞燈籠在前,袁世凱急急忙忙地奔著??
趙秉鈞和他的燈籠慢慢滯后了。
??
來到了一家農舍,袁世凱激情難抑地推開了屋門。
門口處,袁世凱激動地望著室內。
沈玉英在室內床邊,慢慢站了起來。
二人不可克制但又必須克制地注視著??
趙秉鈞仍在門口。
袁世凱的頭緩緩略微側向趙秉鈞,但眼睛仍是勾著沈玉英,果然是非常之人有非常之能。
趙秉鈞默默無語,退出,反手拉上了門。
袁世凱急匆匆上前,濃玉英迫不及待地撲到袁世凱懷里,悲切地喊道:袁爺??
不料,袁世凱更加放聲大哭起來,那是一種歇斯底里的大哭。他一邊哭一邊說:英兒,我差點見不到你啦??嗚,嗚??
沈玉英仍然哭著,但已把袁世凱的頭緊緊地摟在胸前,袁爺,我這不是回來了嗎,爺??
袁世凱更加大哭起來,那是在沈玉英懷中一種悶聲地泣訴,英兒??英兒,太后要殺我,要殺,要殺我呀??
二人滾在了床上,親吻著,喘息著,但二人抽泣聲不斷
袁世凱:她要殺我??
沈玉英:爺,哦??
袁世凱:她差點就殺了我??
沈玉英:爺,咱不怕,哦??
袁世凱:就差那么一點點兒??
沈玉英:爺,不怕,爺,乖啊,哦??
農舍外,燈籠的微光映照著蹲伏在不遠處的趙秉鈞的臉和軀體,如一條忠實的看門狗,一動不動,毫無聲色。
室內的袁世凱仍然委屈地哭訴著
袁世凱:自從離開你,我差點兒三次掉了腦袋。
沈玉英:爺,你的腦袋掉在我懷里啦??哦??
袁世凱:頭一回在朝鮮,我打了勝仗,可朝廷派人去殺我??哦??
沈玉英:那一回我知道??哦??
袁世凱:二一回在小站,幸虧榮中堂??哦??
沈玉英:老要掉腦袋,咱不干那??哦??
袁世凱:再有就是昨天??哦??我的親親寶貝
沈玉英:我的好袁爺??哦??咱,咱不干那個了??
袁世凱:不干了,咱什么都不干了??哦,我只要你??
喘息聲越來越大??
外面的趙秉鈞終于動了一下。
??
第二十一章 崩霆琴(八)
小站營內,清晨,太監小德子奔走著喊:圣旨下,袁世凱接旨??
滿院無人。
小德子急了,搖晃著手中的圣旨,發著癲狂一般聲音,圣旨下!圣旨下!圣旨下??
終于,營帳簾子一掀,徐士昌迎了過來。
??
農舍內,在沈玉英白玉一般的臂彎中,裸著上體的袁世凱香甜地睡著,一縷陽光溫暖地撫摸著他臉上的淚痕,昨夜的淚水還化開了一抹口紅,在臉上淡淡地掛著??
沈玉英斜靠在床上,像母親瞅著嬰兒,笑意盈盈、充滿愛憐地瞅著他。
袁世凱的眼睛睜開了。陽光照射著他的眼睛,他的眼睛瞇縫著,看到了沈玉英,張開了雙臂。
沈玉英把頭靠在了他的臉上??
袁世凱雙手摟住沈玉英的頭,輕輕地撫摸著她烏黑的長發。
??
小站營帳內,徐士昌在照顧著小德子,請德公公先歇息一下。
小德子晃著手中的圣旨,瞧我這倒霉差事!一道圣旨,山東、天津來回跑著宣。先把那毓賢大人宣回北京,再宣到你天津的小站,我這腿都跑細了,藍花包袱也丟了。怎么著,袁大人還不聽宣?
徐士昌聽到藍花包袱四字時一怔,隨即又是滿臉堆笑,袁大人正好外出公干。德公公鞍馬勞頓,也正好在這里歇個腳。
小德子:我吃飽了撐的,在你們這荒天野地里呆著。快把你們的袁大人找回來,不然我告他怠慢欽差!
徐士昌:不敢。剛才德公公說藍花包袱??
小德子:我的盤纏呀!全丟了!以后我喝西北風呀!
??
農舍小院,袁世凱穿著農夫的小褂,往手心里吐口唾沫,隨后舉起了手中的斧頭準備劈木柴。沈玉英站在一旁,笑盈盈地瞅著他。
袁世凱:英兒,咱就要回鄉下了,先在這里練練。
說著,他把一塊木柴放在木墩子上,但木柴上下不平,放不住。
沈玉英抄起一根竹竿,給他把木頭穩住了,我看呀,就回我老家去,你耕地,我織布??
袁世凱:你抱著咱的孩子,隨我上山砍柴??
說著,一斧頭砍下去,竟然把穩木柴的竹竿砍斷了。
沈玉英唬了一跳,哎呦,我說爺呀,那要是我的手??
袁世凱斧頭一扔,嗨了一聲,抱頭蹲在了當地兒。
沈玉英瞅著他,出山志在登鰲頂,何日身才入鳳池。
袁世凱慢慢抬起頭,英兒,你會寫詩了。
沈玉英:你忘了,這是李中堂的詩。當日在玉春院,你整日給我背誦的,都是李中堂的詩,說這才是大丈夫詩,連我都記住了。
袁世凱沉思著說:是啊是啊,我記起來了,倘無駟馬高車日,誓不重回故里車。
他抬頭對著沈玉英,沒有駟馬高車,我有什么臉面重回故里?又怎么對得起你?
他忽地站起來,英兒,日后我娶回十二金釵,都讓你帶著。你就是那女統領??
沈玉英笑著呸一聲,美得你!十三姐妹伺候你一個人,你也不怕累著。
袁世凱哈哈大笑,就要上前抱她。
沈玉英推開他,行啦爺,快去換了衣裳,接旨去吧!
??
小站,袁世凱營帳內,小德子在不耐煩地溜達著。
徐士昌進來喜滋滋地說:德公公,您的藍花包袱找到了。
小德子一怔,隨即喜上眉梢,啊?找到了?
找到了。徐士昌一招手,營帳簾子開了,趙秉鈞在門口指揮四個大漢,抬進來一個碩大無比的藍色包裹,往地上一蹾,再將扁担抽出去。趙秉鈞上前打開,全是白花花的銀子。
小德子又驚又喜,這個,這個??
徐士昌恭敬地說:請德公公查驗,里面的東西可有丟失?
小德子上前拿起一塊銀錠,在手里掂著,看樣子嘛,是沒丟??
他轉身面對徐士昌說:我早就聽榮中堂跟太后說過,袁大人的這個小站,那真是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大有,那個??啊,那個??軍紀嚴明啊??
一聲呼喚:袁大帥到!
袁世凱身著官服進來,上前拱手,德公公,世凱得罪了!
小德子打量著袁世凱,點著頭,微笑著展開圣旨,柔聲道:圣旨下。
袁世凱跪在圣旨前,小德子宣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山東義和拳民聚眾滋事,純系地方文武彈壓緝捕俱不得力,巡撫毓賢固執己見,對拳民意存偏袒,著巡撫毓賢迅速來京陛見。對待亂民,總以彌患未然為第一要義,如始終抗拒,即須示以兵威。著兵部侍郎袁世凱署理山東巡撫,帶領小站之兵即赴山東,嚴行禁止義和拳會,倘仍執迷不悟,即行從嚴剿擊。欽此!
 

2013-08-22 10:1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