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二十四集 西望長安
走向共和 第二十四集 西望長安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二十四集 西望長安(一)

1.北京
城內城外,到處是火光,槍聲??
逃難的仕宦商民、男女老幼擁擠著奔向城門。
一隊聯軍騎兵追殺而來。
他們沖進手無寸鐵的人群中,刀劈槍擊,馬蹄踐踏,一霎間,血肉飛濺,慘叫,哭喊聲震天??
一群被俘的義和團員被押解而來,他們腳帶鐵鐐,雖然行將就義,卻毫無懼色,而且臉上帶著自豪的微笑。
洋兵將他們用鐵絲串在一塊,義和團員們潑口大罵。
洋兵點燃了炸藥:
轟!??
八國聯軍進行著瘋狂的燒殺掠奪??
2.鄉間道路
黃塵彌漫。
騾車倉惶西行。
慈禧坐在第一輛騾車里,閉著眼,身子隨著車身的顛簸而搖晃;
第二輛車是光緒,他身穿半舊的元色細行湖縐綿袍,蓬首垢面,憔悴已極,一雙眼睛散了光似的,望著虛空;
第三輛車擠著皇后和格格們,騾車每顛簸一下,她們就極痛苦地呻吟起來??
3.叉路口
慈禧掀開轎簾,說道:歇一陣吧。
車夫噫一聲,將騾車停住。
李蓮英上前,攙扶著慈禧下了車。
后面,光緒、皇后也都下了車。
坐在路旁一塊石頭上,看著四周荒涼的情景,慈禧問:這都到哪兒啦?
車夫:快到榆林堡了。
慈禧:小李子,已經兩天了,又饑又寒的,能弄點吃的來嗎?
李蓮英面呈難色:老佛爺,這荒村野店的??
慈禧:沒有吃的,有口水喝也好??
李蓮英實在不忍心了,說:奴才這就去找??
一個太監眼尖,叫道:那邊好像有個水井!
李蓮英順著他指的方向一看,喜道:可不是嗎?快,你們倆跟我來!
4.水井旁
李蓮英伸著脖子往井里看。
他往后一仰,惡心得幾乎吐出來。
井水面上浮著一顆人頭??
5.叉路口
李蓮英拿著兩根秫秸桿回來。
李蓮英:老佛爺,那是一眼枯井。將秫秸桿遞上。
慈禧和光緒顧不得許多,一人拿一根嚼著,略有漿汁,用以解渴。
這時,在前面探路的一名內侍踅回來:稟老佛爺,懷來縣令吳永在前面接駕!
慈禧:嗬!咱們一路逃來,沿途的官員散的散,跑的跑,難得這個吳永還不失地方官禮
數??
內侍:他還準備了三鍋綠豆小米粥!
真的?慈禧將秫秸桿一扔,大聲道:忠臣!這個吳永真是大大的忠臣!快叫他將粥呈上來??
話剛落音,就聽前面傳來呵斥聲、吵罵聲、還夾雜著刀槍撞擊聲。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不一會兒,只見幾個頭破血流的衙役,護著一口鍋,慌張往這邊跑來。
李蓮英壯起膽子喝問:前面怎么回事?
一個衙役跪倒說:我們縣令大老爺,千辛萬苦,方準備了三鍋粥接駕,不料剛才來了一伙潰敗的兵丁,竟搶走了兩鍋??
李蓮英:你們吳縣令呢?
衙役:他讓小的們先護著這鍋粥,獻給太后和皇上,他自已追那兩鍋粥去了??
慈禧上前說:吳永很好,你們都很好!
幾個衙役不知這鄉下老太太是什么人,傻乎乎看著她。
李蓮英喝道:太后老佛爺和你們說話哩!
幾個衙役慌得一頓亂磕頭。
慈禧:我和皇帝都餓了,快喝粥吧!
光緒、皇后和格格們一擁而上。
忙亂中,誰叫道:沒有筷子??
一個衙役從路邊撿了根枯枝,折成兩截,遞過去。
慈禧接過,在衣服上擦拭一下,便用來喝粥。
其他人紛紛仿效,一時間,只聽得爭飲豆粥,喋喋有聲??
慈禧大哭起來。
眾人一時都停止了喝粥。
慈禧哭著:怎么會成這個樣子?怎么會成這個樣子???
6.北京大清門──午門
由俄、日、法、英、德、美、意、奧八國旗幟前導,在進行曲和僑民們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中,八國聯軍對北京舉行了占領式──
一隊隊趾高氣揚的步兵;
耀武揚威的騎兵;
隆隆行駛的炮隊??
7.往西的道路
炮車的輪子,化為緩慢滾動的騾車轱轆。
慈禧西逃的隊伍逶迤而來。
人和車都是風塵仆仆,疲憊已極。
一個太監無意回頭,驚呼起來:洋,洋兵!??
人們回頭望去,只見塵頭起處,一彪人馬疾馳而來。
這些人本來是驚弓之鳥,漏網之魚,一個個頓時嚇得腿也軟了。
慈禧不知出了什么事,掀開轎簾,喝問:怎么停下來了?
李蓮英指著后邊,哆嗦道:洋兵追上來了??!
慈禧抬頭一看,臉色也變了,喊道:快跑哇!
這些人才如夢初醒,車夫狠狠連抽幾鞭,那騾馬沒命地狂奔起來。
苦了那些步行的宗室、太監和宮女,也跌跌撞撞跟在騾車后狂奔。
但這些個老弱病殘,又怎么跑得過后面的輕騎?不一會兒,那隊人馬就追上了他們。
慈禧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只見那員帶頭的將官,疾沖到慈禧騾車前面,猛地將馬勒住,翻身下馬,跪倒車前,聲如洪鐘道:臣,甘肅布政使岑春煊,叩見皇上皇太后!
慈禧一顫,睜開了眼睛。
只聽見李蓮英欣喜的聲音:小三子,是你呀?
岑春煊:老叔,是我。
李蓮英:你遠在甘肅,怎么趕來的?
岑春煊:聞聽皇上太后有難,肝膽俱裂。即率所部人馬,勤王護駕!
慈禧聽到這里,一掀轎簾,哽咽道:岑春煊,你是個忠臣!
岑春煊一見慈禧,又嗵地跪倒,一連叩了幾個響頭:君辱臣死,太后和皇上蒙此大難,做臣子的早就該死一千次了,怎么還敢邀一個忠字?說著,已是淚流滿面。
周圍的人都唏噓起來。
第二十四集 西望長安(二)
8.鄉間道路
大雨如注,道路泥濘。
所有人的衣服都被淋濕了,冷風吹來,寒徹骨髓。
岑春煊騎馬前導,發現路旁荒野有一座破廟。
他一揮手,身后的隊伍便跟著他奔破廟而去。
9.破廟內
天已經黑下來。
岑春煊的兵士燃起火把。
只見神龕供奉的菩薩,泥金剝落,面目殘缺,已分不清是哪路神仙。
殿頂漏雨,地面濕漉漉的,有的地方還有一坑積水。
慈禧皺起眉頭:這怎么睡得下去?
李蓮英弄來一條板凳,說:只有委屈老佛爺和皇上,坐一夜了。
光緒已是又累又乏,一屁股坐下來。
慈禧也不再言語,便與光緒貼背坐著,閉上眼睛。
岑春煊不忍再看,一扭頭,走了出去。
10.北京中南海儀鸞殿
燈燭明亮,將殿內映照得愈發金碧輝煌。
八國聯軍統帥瓦德西,將他的馬靴踏在龍榻上,對副官說:中國皇帝真是太會享受了,睡在這樣的龍床上,那將是一種多么美妙的感覺!
副官:元帥閣下,您不已經是這龍床的主人了嗎?
瓦德西將馬靴脫下,往榻上一倒,說:當然。而且征服者的感覺更美妙!
11.荒野破廟內
外面的雨已經停了。
廟的墻壁上有一個破洞,冷風從洞里灌進來,吹得慈禧和光緒直哆嗦。
忽然,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從外面把破洞堵上了。
慈禧和光緒頓感溫暖許多,兩人就那樣坐在一條板凳上,貼著背,迷迷糊糊睡著了??
12.破廟外
岑春煊光著上身,仗刀守衛在廟門。
寒風吹來,他不由打了個冷噤,卻一挺胸膛,更加挺拔佇立。
13.破廟內
荒野遠處傳來狼嗥。
睡夢中的慈禧忽然驚叫:洋兵!??追過黃河??殺我來了??
光緒也醒了,母子倆驚悸戰抖成一團。
這時,聽得門外洪鐘般聲音響起:太后休要驚慌,臣春煊在此護駕!
月亮從云層鉆出來,從廟里往外望去,只見岑春煊仗刀挺立,月光將他全身鍍成銀色,威風凜凜如一尊天神。
一股暖流涌上慈禧心頭,她站起身,從破洞里掏出那團東西──那是岑春煊的衣服,走出廟門。
14.破廟外
一件衣服披在岑春煊身上。
岑春煊一回頭,見是慈禧,慌得就要叩頭。
慈禧一把將他扶住,說:嗨,這是什么時候?君臣大禮就免了吧!又說,你把自已的衣服脫下來給我們堵破洞,凍壞了身子骨可怎么得了?
只此一句話,岑春煊已是淚光螢螢。
慈禧沒覺察一樣,竟在破廟門檻上坐了下來,然后拍著身邊:來,你也坐下。
岑春煊更是大驚:臣怎么敢???
慈禧不高興了:說的現在不論君臣之禮,你又來了!
岑春煊不敢再說,竟挨著慈禧在門檻上坐了。
慈禧:我聽你叫李蓮英老叔,這是怎么回事?
岑春煊:臣先父在日,和李總管相交甚好,臣小時候就這樣叫他,叫慣了。
慈禧點頭:哦,難怪他也叫你小三子了,你在家排行第三,是嗎?
岑春煊:是。
慈禧感嘆道:老叔,小三子,普通老百姓一樣,聽著就親??我以后也叫你小三子吧?
岑春煊慌得又要站起來:臣??
慈禧一把按住他:當個普通老百姓好啊!小小子兒,坐門墩兒,哭著鬧著,要媳婦兒??
月光照著坐在門檻上的慈禧,她此時就像一個慈祥的老奶奶??
荒野里又傳來狼嗥。
岑春煊一驚:恐有意外,請太后入內休息。
慈禧:不礙事,洋鬼子我都見識了,還會怕這幾只狼么?說著又嘆口氣,唉,洋人是得罪不起啊!
岑春煊忍不住問:臣在外省,詳情不得而知,怎么會弄成這么一個局面呢?
慈禧恨道:這都是剛毅他們弄的!又緩和了語氣,依我想起來,還算是有主意的。我本來是執定不同洋人撕破臉的;中間一段時期,因洋人欺負得太狠,也不免有些動氣。但雖是沒阻攔他們,始終總沒叫他們十分盡意的胡鬧。火氣一過,我也就回轉頭來,處處都留著余地。我若是真正由著他們盡意地鬧,難道一個使館有打不下來的道理???不過大清這個家,終歸是我當的,鬧到這個地步,總是我的錯頭;上對不起祖宗,下對不起百姓!我準備以皇上的名義,下一個罪已詔??
岑春煊不禁動容:太后如此自責,我們這些做臣子的真是無地自容了!
慈禧:臣民有罪,罪在朕躬。何況這事不怪你們,李鴻章他們就一直反對向洋人開戰??唉,這次求和,少不得又要讓他出馬了??
15.廣州兩廣總督府
后園。
濃蔭之下,李鴻章穿藍短衫,腳上一雙布鞋,捧著個小茶壺,倚在小藤榻上,一付悠然田舍翁模樣。
紅兒坐在他身邊,拿著把大蒲扇替他輕輕搖著。
李鴻章:紅兒,想不想回北方?
紅兒:想哇,我昨天晚上還夢見了冰糖葫蘆哩!
李鴻章笑了:長不大!
紅兒:就是嘛??忽然悟道,朝廷是不是又要調大人回去?
李鴻章:是啊,又讓我當那個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和洋人議和去!
紅兒:哎呀,大人你可千萬別去??我也不想冰糖葫蘆了,廣東多好哇!??大人,那句話怎么說來著?
李鴻章:哪句話?
紅兒:就是什么川,什么廣的?
第二十四集 西望長安(三)
李鴻章:哦,少不入川,老不入廣。就是說,年輕的時候呢,不要到四川去,四川女子風流,年輕人見了就不想家鄉了;老了呢,就不要到廣東來,廣東氣候暖和,吃的又好,老年人都舍不得走了。
紅兒:是呀是呀!廣東這么好,大人還回去干嗎呢?
李鴻章感動地:紅兒真是愈來愈懂事了!我知道,你是替老夫担心啊??
伍廷芳拿封信走過來。
李鴻章招呼道:文爵,來,坐這兒。
紅兒忙讓出凳子,自已到一邊坐了。
李鴻章:這次把你這個外交專家調回來,免不了又要陪著老夫,受些委屈了!
伍廷芳:聽大人這個口氣,是準備奉旨北上,和洋人議和嘍?
李鴻章看著他:你想我還能怎樣呢?
伍廷芳笑笑:我倒沒想怎樣,但有一個人卻給大人出主意來了。
李鴻章:誰?
伍廷芳將信遞過來:梁啟超。
李鴻章:梁啟超?他不是在海外和康有為鬧翻了嗎?又給我來什么信?
伍廷芳:他了目前局勢,給大人出了上、中、下三策!
李鴻章接過信:說說。
伍廷芳:他說,為大人計,目前有三種選擇:擺脫朝廷,擁兩廣自立,為亞洲創建一個偉大的民主的新政體,這是上策;帶領人馬,勤王北上,徹底剿滅義和團,以此與各國交好于前,這是中策;按照朝廷的諭旨而入京與西方人談判,投身虎口,這是下策。
李鴻章微露驚詫,說:這個人可真敢想啊!你以為呢?
伍廷芳不假思索:我以為大人會取其下策。
李鴻章點頭道:你知道我??他沉吟中又有幾分感慨說,對梁啟超這個所謂上策,他們是不知我的為人啊!我真要有什么打算的話,早就實行了,何必等到快八十歲了再來呢?至于中策??他啜一口茶,說,看起來似乎可行,但廣東沒有一個兵能夠打仗。而且此舉亦涉嫌疑,萬一朝廷的大臣中有想暗害老夫的,給我加上一個稱兵犯闕的罪名,那么,我這不是找死嗎!??所以,我的確只有一條路好走,那就是單騎進京,與洋人議和。
伍廷芳:不過,我看大人接到諭旨好幾天了,卻一點也沒有要走的意思,又是為什么呢?
李鴻章:我得拖拖看!洋人現在滿腦子瓜分我國的念頭,我得等他們冷下來再說!
16.北京·中南海儀鸞殿
議和?為什么要議和?中國人給了我們絕妙的,發動這場戰爭的借口,只有傻瓜才會停下來!
瓦德西揮舞著手臂,嚷著,在殿側停下來。
那里,在原來掛著康熙、乾隆畫像的地方,換上了德國威廉二世皇帝的肖像。
望著威廉二世的肖像,瓦德西耳邊響起皇帝的命令:
你率領著我們的軍隊,去狠狠地教訓中國人!要把他們打怕,打得他們一提起德國人和歐洲人就渾身戰栗,永遠馴服!要從中國的版圖上挖來土地,越多越好!
瓦德西猛地轉身,問道:中國的慈禧太后現在逃到哪里了?
副官:山西太原,元帥閣下。
瓦德西:命令我們的先遣部隊立即進軍山西,活捉慈禧太后!
副官:不是說好八國聯軍統一行動嗎?
瓦德西:我不想將如此顯而易見的好處讓他們平分。
副官:不過,據說山西省的娘子關有清朝軍隊把守。
瓦德西捋著金色的胡須,大笑起來:那也叫軍隊?毛毛蟲,對,一群毛毛蟲!當我們炮隊的車輪隆隆駛過,它們就被碾成了一灘肉泥!
17.山西娘子關
坐落在崇山峻嶺間的關隘,上刻娘子關三個遒勁的大字。
炮彈一顆接一顆爆炸,槍炮聲、喊殺聲震撼山谷。
硝煙彌漫中,一面面黃龍旗在關隘上高高飄揚??
18.北京中南海儀鸞殿
什么?我們的先遣部隊全部被消滅?被中國人消滅???
瓦德西震驚之極,發出了一連串問題。
副官:是的,元帥閣下。
瓦德西:不可思議!簡直不可思議??
副官雙手呈上一份厚厚的文件:還有,遵照您的命令,我們組織了包括西方議員、軍官、科學家在內的一個調查團,對中國民眾進行了調查,這是他們的調查報告。
瓦德西:你挑重要的念幾段!
是。副官念道:??但說到這里,有一件事情,我們西方人千萬不可忘記,這就是,中國領土之內,有著四億五千萬人口,他們不僅不以宗教信仰相異而分裂,而且有神明華胄的自尊思想,充滿腦中。盡管他們不滿意現在的腐敗統治者,但從來沒有想到讓一個,或幾個外國政府來替代他們??
瓦德西喃喃道:神明華胄???
副官:此外,還有一件事也不能忘記:我們西方人,對于中國群眾,不能視為已經成為衰弱的,或者已經失去了德性的人;他們在實際上,還是充盈著無限蓬勃的生氣,而且備具出人意外的勤儉巧慧等品質,還有,中國人守法易治。
瓦德西被調查報告的觀點深深吸引了。
副官:至于中國人所有的好戰精神,尚未完全喪失,可以在這次中國所謂的拳民運動中看出來。在山東、直隸兩省之內,至少有幾十萬人參加了這一運動。當然,他們失敗了,但那是因為武器不如我們的緣故,他們的大部分人,甚至根本就沒有火器??
瓦德西:中國人在娘子關的勝利已證明這點!
副官:還念嗎?
瓦德西:不用了。我將好好研究這份報告,或許,它能幫助我們作出最重要的決定!

第二十四集 西望長安(四)
19.臨時行在
這大概是一個地主老財的住宅,厚厚的磚墻,雕花門窗,雖然透著幾分土氣,但比一路逃來所見的破敗景象相比,這算得一個整潔的地方了。
岑春煊士兵持槍佩刀,嚴密守衛著。
20.屋內
一張八仙桌,慈禧和光緒各坐一旁。
慈禧又抽上了水煙袋。
屋子的一側,站著奕劻、剛毅等陸續追趕上鑾駕的大臣們。
奕劻穿著一件皺巴巴的,沾滿泥土的青布棉袍,花白胡子臟兮兮的,那模樣要多邋遢有多邋遢。他正在講述自己的經歷:??聽到洋兵破城,臣即趕往宮中,不料兩宮鑾駕已經西狩,臣只得一路上餐風宿露,日夜躦行,今日終得再睹天顏??說著,已是唏噓不已。
滿屋黯然。
慈禧:你出京時可曾遇見危險?
奕劻:怎么沒遇見?那時京郊尚有義和團,逮住臣說是慶王,要殺臣的頭,虧得臣瞞過去了??
慈禧:義和團如何認識你?又如何要殺你?
奕劻:老佛爺有所不知,義和團要殺一龍二虎三百羊,滿大街都貼著臣的畫像。
慈禧:何謂一龍二虎三百羊?
奕劻:一龍指皇上,二虎指臣與李鴻章,三百羊泛指洋人。
慈禧:奇怪,義和團怎么知道你們幾個親近洋人?
奕劻瞟剛毅一眼,低頭不答。
剛毅面色蠟黃,整個瘦得脫了人形。見大家眼睛都望著他,便說:我逃出京城,路上吃壞了東西,患上痢疾,一路拉肚子,苦不堪言??
忽然,從不吭聲的光緒指著他,大罵道:都是你,把大家害成這樣,你還有臉在這里叫苦?!什么叫亂臣賊子?你就是亂臣賊子??!
眾人皆驚,都把眼睛望著慈禧。
慈禧沒聽見似的,低著頭,只顧巴嗒巴嗒抽她的水煙袋。
剛毅蠟黃的臉上又添了一層灰暗。
光緒繼續罵道:似你這種人,少一個算一個!你少在朕面前晃來晃去,朕看見你就恨??罵著,也不招呼一聲,竟徑自進里間去了。
慈禧這才抬起頭,對奕劻說:你千辛萬苦從京師逃出來,我待要再派你個差使,竟不好開口了??
奕劻連忙跪下道:太后但有差遣,臣萬死不辭!
慈禧:洋人已經答應和朝廷議和了,李鴻章呢,也答應當議和的全權大臣。這是個苦差事,難差事,李鴻章已是近八十歲的老人了,我想讓你去幫襯幫襯他,希望你不要推辭!
一絲猶豫在奕劻臉上稍縱即逝,當即叩頭說:國家有難,能替太后分憂,乃是臣的福份,哪有推辭之理!
慈禧點頭道:很好,這又看出你的忠誠來了。李鴻章已經動身,明日個你也啟程吧!
奕劻:遵懿旨。
21.西行路上
逃難的隊伍繼續往西。
不過慈禧、光緒的騾車換成了馱轎。
大臣們也都坐上了轎子。
剛毅的轎子在最后面??
22.剛毅轎內
剛毅坐在轎內,座位下放置一個馬桶包。
轎內還放著一堆白蘭瓜。
剛毅捧著個白蘭瓜大啃,吃完一個又捧起一個。
他的身下,痢下如注。
一名家丁隔著轎簾對他說:老爺,你正患痢疾,怎么還能這樣吃瓜呢?這不是自殺嗎?
剛毅不理他,還是大口大口吃著瓜,淚水卻無聲地流下來。
23.上海外灘
一塊小小的綠草坪上,有一座李鴻章的塑像。
清廷上海大小官員、各國駐滬領事、海軍艦長、上海士紳都聚集在這里,隆重地歡迎李鴻章。
盛宣懷致歡迎詞:
今日,我等聚集在此,歡迎中國欽命全權代表、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李中堂李鴻章大人途經上海,北上議和。在我的身后,有一座李鴻章大人的塑像,眾所周知,這是上海的士紳們,為感謝他當年保衛上海,免遭發匪蹂躪而建立的。而今天,中堂大人又肩負舉國之安危,銜王命而北上。我等深信,如同當年在上海一樣,大人必將挽狂瀾于既倒,解民倒懸,保我大清??
紅兒攙扶著李鴻章出現在眾人面前。
熱烈的掌聲中,李鴻章說:老夫今日重回上海,實在高興!剛才杏蓀,哦,盛宣懷盛大人,提及老夫在上海的往事,不禁讓人平添幾許豪情??!說到這里,他不要紅兒攙扶,走到草坪上,撫摸著自已的塑像,提高聲音:那時候呀,老子就是塑像這個模樣,這個年紀,帶著最初的十三營淮軍,來上海打天下??上海人怎么說?他們大叫:叫化子兵來了!賊娘!真是叫化子兵!
所有的人,包括那些懂中國話的洋人,一齊笑起來。
笑聲中,有人小聲嘀咕:李中堂怎么講起粗話來了?今日有洋人在場哪!
他不知道,李鴻章見過多少世面?又怎么會把幾個洋人在場當回事?
李鴻章興之所至,大講特講:初到上海的時候,淮軍官兵穿得破破爛爛,邋里邋遢,頭上骯臟的包頭布,腿上骯臟的綁腿布,當官的穿麻鞋,當兵的連草鞋都穿不上,身上倒是有件寫著勇字的短褂,但渾身散發出難聞的氣味。一出太陽,那褂子就給脫下來,大兵們一邊光著膀子,一邊曬太陽捉老白虱子,每抓到一只老白虱都喜形于色,趕快把它送進嘴里津津有味地咀嚼。映照之下,上海的官兵有袍有褂,號衣色彩鮮艷,賊娘!比唱戲的打扮得還要漂亮!
大家又笑起來。
第二十四集 西望長安(五)
李鴻章:我知道上海人看不起我們,心想,老子們還看不起你哩!便對部下說,賊娘好好的搞,打出威風來給他們看看!后來,虹橋大捷,我淮軍以三千人破長毛十余萬之眾,這下子,不光上海人服了,連外國的洋槍隊都自嘆弗如!
聽到這里,在場的人又都鼓起掌來。
李鴻章:老夫今日說這些做什么?不是表功,是提氣!給自個兒提氣啊!要不然的話,以我老邁之身,怎堪保我大清,解民倒懸?
人們一下子靜了下來。
李鴻章:怎么都不吱聲了?對了,你們唱歌,唱歌歡迎,又歡送老夫吧!他指著人群中一些年紀大的人,你,你,還有你,會唱老夫當年在上海作的愛民歌嗎?
眾人:會唱。
李鴻章:好,那你們就為老夫唱將起來,以壯行色!
歌聲響起來:
三軍個個仔細聽,行軍先要愛百姓。
第一扎營不要懶,莫走人家取門板??
歌聲中,紅兒攙扶著李鴻章,顫顫巍巍朝浦江碼頭走去。
身后,歌聲在繼續:
如今百姓更窮困,愿我軍士聽教訓。
軍士與民如一家,千萬不可欺負他??
24.北京中南海儀鸞殿
各國公使吵成一團。
瓦德西站起來:先生們,你們許多人大談特談,把瓜分當作是最得策的解決辦法,有如我們在非洲做的一樣。好,你們瓜分了中國,但這又有什么用呢?中國不論哪一部分領土被割去,都必須用武力來統治,對吧?像這樣被割去的領土越大,統治起來所需要的兵力就越多,而騷動和叛亂的發生,就越是確定無疑!而且,你們千萬不要忘了,不同于歐美,也不同于非洲,中國人的觀念中,永遠只有一個中國!中國如被瓜分,中國人就將協同一致,起來反對參與瓜分的那幾個外國統治者,這就像太陽明天將會出來一樣肯定!
公使和將軍們爭執聲停止了,都靜聽著他的發言。
瓦德西:瓜分既然不可能,那么改朝換代,樹立一個傀儡,是否可行?絕對不行!:一、我們找不到一個能為全體中國人接受而又有名望的人,即使下功夫勉強找到,也會使中國出現多年的無政府狀態,那將不利于我們的利益;二、由我們扶持的新王朝,就必須用我們的刺刀予以支持,這將是我們所有國家聯合起來,也承受不了的巨大負担??
公使們又爭論起來。
瓦德西用手指頭敲著桌子:安靜!先生們??瓜分既不可能,樹立一個傀儡也不明智。那么,只有補綴滿洲人的統治,使現在的清政府變得更馴服,并竭力利用它作為我們的代理人,才真正符合我們各個國家在華的最大利益??
25.賢良寺
門口,兩名荷槍實彈的洋兵在守衛。
25.寺內李鴻章住房
李鴻章氣恨地對奕劻說:你看荒不荒唐?整個北京地面都成了外國轄境,就我住的賢良寺這一塊兒,算是中國地方,可大門口還要兩個洋兵守衛!
奕劻:唉,在人矮檐下,不得不低頭??
李鴻章急了:王爺這話差了!這怎么叫在人矮檐下?這是在我們自個國家啊!
奕劻:我難道連這都不知道么?可又有什么辦法呢?少荃啊,你就忍著點吧!
李鴻章:忍,忍!我這心里頭都忍出一坨血塊來了!我來北京已逾三月,賊娘的瓦德西,連照面都沒跟我打過!
奕劻卻笑著說:肝火傷身哪!
李鴻章一怔,苦笑道:唉,也是,老了老了,肝火卻越來越旺了??突然咯出一口鮮血!
奕劻大驚:你這是怎么哪???
李鴻章擺手道:不礙事??又咯出兩口血來。
聽見動靜,紅兒早從房間跑出來,見李鴻章這個樣子,急得眼淚汪汪說:爺,叫你休息不休息,這可怎么好?
奕劻:煎藥沒有?
紅兒:煎著哩,我這就去端來!忙往里間跑。
咯得幾口血,李鴻章已是伏在那里,喘息不已。
奕劻眼圈一紅:少荃呀,這個節骨眼上,你可不能倒下啊??!
一個洋員未經通報,大步走了進來。
奕劻:你?
洋員:我來通知二位,俄、日、美、英、德、法、意、奧、比利時、西班牙、荷蘭十一國政府,同意和你們的朝廷談判。地點在中南海西花廳,隨我來吧!
李鴻章倏地站起:走!
他拿著根手杖,往門外走去。
紅兒端著藥碗出來,只望見他的背影??

26.中南海西花廳
激烈的爭吵!
瓦德西:我國大皇帝指示,賠款務必達到最高限度!
李鴻章:多少?
瓦德西:二十萬萬馬克,也就是十億銀元!
李鴻章:閣下是否知道?我國政府每年收入只有八千八百萬。支出卻有一億零一百萬兩以上,屬赤字財政。
瓦德西蠻橫地:這不是我們政府所考慮的!
李鴻章:你可以不考慮。但你們如此勒索,必將導致中國經濟崩潰,到時你們連一兩銀子也拿不到!??
27.西安行在
巡撫衙門成了兩宮駐蹕之所。
雖然比不得紫禁城,但侍衛排場,又有了幾分皇家氣象。
第二十四集 西望長安(六)
28.內廳
伍廷芳垂手立在一旁。
慈禧看著議和條款,輕輕念出聲來:賠款四億五千萬兩??哎呀,這不是要中國的老百姓,每人賠一兩嗎?她驚訝地說。
坐在一旁的光緒:洋人可惡!
慈禧繼續念道:年息四厘,共九億八千萬兩,分三十九年還清??唉,這些洋人也太貪了!不過話又說來,只要能花錢買個洋人高興,咱們中國有多少,就給他們多少吧!
伍廷芳驚訝地望著慈禧,不敢相信這話是從大清圣母皇太后嘴里說出來的!
而光緒臉上肌肉抽動一下,搭拉下眼皮。
戰犯名單??慈禧只看得一眼,觸電似地將條款扔在地上,臉色一下變得慘白,身子也哆嗦起來。
光緒將條款撿起來一看:
戰犯名單上,慈禧的名字赫然列在第一!
光緒真正憤怒了,將條款狠狠摔在伍廷芳身上,怒斥道:李鴻章這個差怎么當的?竟讓洋人將太后列為頭號戰犯!這不獨讓我整個大清蒙受恥辱,又讓朕何以為人?!讓天下臣民何以為人?!
伍廷芳說:稟皇上,李中堂對此也憤怒異常,已堅決表示,寧肯和談破裂,也不會讓洋人此舉得逞。
此時慈禧已從驚懼中恢復過來,光緒的態度,更讓她生出幾分感動,便哽咽著說:洋人恨我,是意料中事。只要你們沒存別的心思,我也就放心了。
伍廷芳:稟太后,李中堂和慶王爺一道,正請俄國出面斡旋,要將太后從戰犯名單上去掉??
慈禧:那必得暗中給俄國人好處,以作交換嘍?
伍廷芳:太后說得是。
慈禧:那就給一點吧!
29.北京·賢良寺
看樣子,李鴻章與俄國公使談得很投機。
李鴻章笑著說:那就這樣定了!為感謝貴國在戰犯名單上的合作,我們朝廷將把天津河東相當大一塊土地,全部劃給貴國作租界??
俄國公使:中堂大人可別忘了,您在東三省問題上的許諾啊!
李鴻章打著哈哈:好商量,好商量??
俄國公使站起身:我對今天的談話非常滿意。告辭了!
李鴻章:文爵,代我送送公使先生!
伍廷芳:是。
俄國公使剛出門,李鴻章又伏在茶幾上,咯出幾口鮮血??
30.西安行在
拿著議和大綱,慈禧喜孜孜地對光緒說:這下可好了,咱娘兒倆馬上可以回北京了??!
31.一個太監宣讀諭旨的聲音
令載勛自盡;
令毓賢自盡;
定載漪、載瀾為斬監候,加恩發往極邊新疆,永遠監禁;
賜令英年、趙叔翹自盡;
定剛毅為斬立決;
定徐桐為斬監候??
32.剛毅住所
剛毅坐在馬桶上還在拉痢疾,已經拉得奄奄一息。
一個太監進來傳旨:
上諭,判剛毅斬立決!
沒有反響。
太監一看,剛毅已經咽氣了。
33.徐桐宅邸
書房門口,貼著徐桐自撰的對聯:
望洋興嘆;
與鬼為鄰。
書房內,徐桐已懸掛在梁上,死了。
34.山西巡撫衙門·內廳
幾桌豐盛的酒宴。
客人已經到齊了。
35.里間
毓賢對貼身侍衛說:??你一定要照我吩咐的去辦!
侍衛含淚應道:是!
36.內廳
毓賢走出來,笑著向眾人招呼。
坐!都請坐!
客人紛紛落坐。
毓賢在上首坐了,侍衛站在他身后。
毓賢端起酒杯,說:今天把大家請來,是想告訴大家,我剛才接到朝廷諭旨,命我自盡。
眾皆愕然。
毓賢:我在殺洋教士時,已經以死誓之;現壯志未酬,一死又何足惜?但愿繼承我的遺志,一定不要忘記我們的國仇啊!將酒一飲而盡,杯子一摔,喝道:還不動手?!
話未落音,身后侍衛早已一刀砍下他的頭來!
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侍衛倒轉刀刃,刺進了自己的胸膛??
37.中南海西花廳
鎂光燈閃個不停。
李鴻章抖抖瑟瑟在《辛丑條約》上簽字。
剛簽完字,他忽然眼前一黑,往后便倒??
38.西安行宮
鼓樂齊鳴。
慈禧、光緒的鑾駕已經備好。
西安城內,所有的文武官員,都跪伏在宮門外。
從宮門口經街道,一直通往城外,沿途市肆,各設香花燈彩;
兩宮圣駕,準備自西安行宮啟蹕了??
39.賢良寺
李鴻章躺在病榻上,面目枯槁,閉著眼睛。
奕劻、伍廷芳、紅兒都守候在榻前,默默掉淚。
突然,俄國公使闖進來。
伍廷芳上前問道:你要干什么?
俄國公使拿出一份文件:李鴻章答應過我國政府,一俟和談成功,他就在這份文件上簽字!
伍廷芳:什么文件?
俄國公使:最大限度維護俄國在東三省利益的文件!
伍廷芳:中堂大人病勢嚴重,不能簽字。
俄國公使:他在裝病!說著,竟推開伍廷芳,徑直走到李鴻章病榻前,大聲說:中堂大人,請你在這份文件上簽字!
李鴻章睜開眼睛。
俄國公使更大聲重復了一遍。
李鴻章以極微弱的聲音說:我不簽??
俄國公使暴跳起來:為什么不簽?
李鴻章:因為,我,從來沒??沒有答應過你們??
俄國公使暴跳如雷:你!你敢???!
李鴻章嘴角露出一絲慘淡的笑容:我就要??死了,有??什么,不敢的???你們,再也不能,逼我??在任何條約上??簽字了??
40.西安行宮
靜鞭三響。
一個太監高聲唱呼:
太后老佛爺起駕回鑾嘍!??
定格。

2013-08-22 10:1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