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三十一章 廢科舉
走向共和 第三十一章 廢科舉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三十一章 廢科舉(一)
一
天津總督府,女學館,
一張男人裸體掛圖在前面,袁世凱府上的家庭教師周砥正在講授:今天的課是素描,先要知道人體透視。西洋繪畫與我中華水墨畫大不相同,講究的是比例和透視。大家看??
忽然有水沖掛圖射來,原是一個五歲的男孩正站在桌上,舉著小雞向前尿尿。女館中坐著袁世凱的姨太太們和各自的兒女們,看得出是每一個母親與自己的兒女坐在一堆兒,有的在喂奶,有的在揩屎,亂作一團。每堆人前有一畫板,上面畫的都是那掛圖上最顯眼的部分。
周砥對那男孩說:小九,下去!別搗亂!
沈玉英一把抱過小九,呦,干嗎這么厲害呀!你那圖上不過是個假的,咱家小九給你亮個真家伙,也是示范嘛!
周砥臉紅道,你,這是課堂,怎可胡說?
沈玉英:倒不知是哪個胡說?老爺讓你講學,你弄個這家伙掛在這兒,成何體統嘛!
周砥:袁大人要我講授新學,且從基礎講起,自然是算學、洋文、西洋圖畫學都要講的。
沈玉英:那還是我給你講講吧!
她環顧著姨太太們,咱們都是見過真家伙的,倒比咱這周先生還懂得多吧!
眾姨太太:就是:這男人的身體,還用得著你講?
周砥滿臉通紅,正要發作,只聽一聲咳嗽,袁世凱背著手走了進來。
眾姨太太都站起來老爺!
周砥:袁大人!
袁世凱瞅一眼掛圖,慢慢踱著步子,看姨太太們的圖畫。看到一張張器官圖,俱拿下來,撕扯了,或者一團,扔在地上。
待轉回講臺上,袁世凱威嚴地站立著,像在軍前訓話:都給我聽著!
姨太太們機靈一下,筆挺條直,兒女們牽著她們的衣襟,躲在身后。
袁世凱:不要以為你們是我的家人,就為所欲為。這里是學堂,不是上床!咳!你們都要好好學!賬房!
賬房先生應聲而入:老爺!
袁世凱:從今天起,府上女館學分五等,每個學期學成第一等的,獎勵五百兩銀子;四
等,四百兩;三等三百兩;四等二??四等沒銀子;五等更沒有!學分評定,以周砥先生一言為準;凡不及格者,向我報告,我要軍法從事!可記住了?
賬房先生:記住了!
袁世凱對沈玉英說:你是她們的老大,你要帶頭。
沈玉英一個媚眼飛過去,是。
袁世凱假裝沒看見,對眾姨太太,今天我就給你們改個名字:英兒,你,以后就叫新學;你,就叫志學;你,叫勤學;你,叫勉學,勉學懂嗎,要常勉勵自己學習;你,就叫潛學,潛學嘛,就要潛下心來;還有你,哦,就叫不能不學,哦不好,這不叫個名字嘛,嗯,就叫常學!都聽清楚了嗎?
眾姨太太像軍人一樣答道:聽清楚了!
袁世凱:按剛才周先生教你們的,先畫著!不準胡來!
眾姨太太:是!
袁世凱轉對周砥,周先生,請借一步說話。
二人在走廊中走著。
袁世凱:周先生,我的意思呢您看我說得對不對啊那玩意兒就別讓她們畫了。
周砥:既是新學,西洋繪畫課程總是要有的。
袁世凱:西洋畫也好,中國畫也好,當不了飯吃,她們也不是畫畫的材料,還是取消的好。我的意思呢,嗯,教她們一些實用的東西:像家政、女紅、識文斷字,算學也可以,讓她們花起錢來也有個數。您說呢周先生?
周砥賭氣地說:都是袁大人的姨太太,袁大人說教什么就教什么!
袁世凱站住了,親切地看著周砥,讓周先生大材小用了。
周砥見袁世凱看著她,反倒有點不好意思了,那倒也不是??
袁世凱:我看這樣吧周先生,太后要我在天津興辦女學,學校嘛,倒是建了,本總督兼任校董。可光桿司令一個,玩兒不轉呀!周先生可否帶個頭,來我女子公學任教如何?
周砥:袁大人,我不成。
袁世凱:總強于教我這幫姨太太吧?
周砥微微搖頭,各位太太雖是難纏,府上卻是內館。我一個女子,到公學里拋頭露面??袁大人,還請見諒!
袁世凱大失所望,原來如此。那,周先生請回,我另想辦法。
??
天津女子公學禮堂,一個老仆模樣的人正舉著喇叭筒子在高喊著:
各位津門老鄉,總辦急聘同行;高才來校任教,報酬盡可商量。
禮堂前方,高懸一橫幅:天津女子公學堂招聘教席。橫幅下的條案前,總辦呂碧城端坐著,桌案上有她的身份名字。她的桌案兩側是兩條長桌案,上面有算學科、文學科、外國文科、畜牧學科、工學科、美術科、醫學科、體育科、商務科、司法科等各種新學科目的牌子,牌前各有咨詢員一人,解答應聘者各種問題。每一桌前,都有各色人等在瞧熱鬧。
在畜牧學科前,咨詢員問:老先生為何想任畜牧學教席呀?
老先生:命運不濟呀!沒飯吃啦,找個活兒。
第三十一章 廢科舉(二)
咨詢員問:先生是自學的畜牧學?
老先生:那倒沒有。然畜牧者,顧名思義,一個是在家里養雞養豬,一個是到野外牧馬
放羊。小時候,這些活計老夫都干過雞鴨魚肉也都吃過,肚子里的這些下水足夠教畜牧學啦。
圍觀者起哄大笑。
在醫學科前,一游醫模樣的人唬著臉,你說我不夠格?
咨詢員:先生會的都是拔罐子、刮痧那一套,新醫學是西醫之學。
那游醫:不就是掏心掏肝、大卸八塊嗎!給我把刀,我也會!
在司法科前,一滾刀肉模樣的人,你這司法科,我教定了!
咨詢員:先生是賣肉的,教學司法,卻是不妥。
滾刀肉:怎么不妥?我肉鋪前的警察,成天在我那里割兩斤肉,從不給錢!等我教出的學生當上法官,我讓她先把那黑狗子判個死罪!老子親赴刑場執刑!
說著,他瞇著一雙肉眼,手指呈八字槍狀,朝著咨詢員啪啪地射擊。
咨詢員嚇得離席而避,滾刀肉竟是興起,追著咨詢員啪啪不休。
禮堂內大亂,哄聲更響,有鼓掌的,有喊口號的。孩子們跟著滾刀肉一起追著啪啪。
呂碧城忽地站起,喝道:成何體統?
??
一隊女性,身披綬帶,花枝招展,款款前行,隊伍一側有個敲鑼的小廝。隊伍后面是輛封閉的馬車,車廂像個集裝箱,一個管家模樣的人跟著車。
人們終于看清,這支隊伍是袁世凱的十三位姨太太,她們身上的綬帶正是袁世凱給她們各自起的名字新學、常學等等。新學沈玉英走在最前面。她們一扭一扭的,很是誘人,卻都有很莊嚴的模樣。
觀者如潮,哄聲不斷,小孩子們追跟著,并學著那扭捏的姿態。
忽然,車廂的簾子里探出一個小腦袋,放我出去!
車旁的管家:進去!進去!
那小腦袋:我要撒尿!
車廂里孩子聲響成一片,我撒尿!我也撒尿??
那管家:沒看你們的媽正干正事?先憋著!
兩旁店鋪的人都出來瞧,路過天津的舉子們也看到了這場景。
舉子們互相使了個眼色。
二
姨太太隊伍浩浩蕩蕩開進了天津女子公學禮堂。現在,車廂里的孩子們也出來了,跟著母親們的隊伍,大大小小、高矮不一,在后面走著。孩子們試圖邁著整齊的步伐,但無論如何整齊不得。
一聲鑼響,一個聲音:立定!
隊伍停下了,禮堂安靜極了,滾刀肉們都瞪大了眼睛。
呂碧城離開座位,走了過來。
沈玉英:哎呀師姐,日本女子師范學堂畢業生十三妹全數向你報到!
呂碧城疑惑著,你?你們??
沈玉英趕緊給呂碧城一個示意的眼色,但那眼色怎么看都像一個媚眼,總辦先生,我們十三妹還帶來了一批新學學生!
管家一個手勢,那幫孩子吼道:我們要上新學堂!
趁著人們注意那幫孩子,沈玉英湊到呂碧城耳畔,小聲說:是袁大人派我們來的!
呂碧城恍然大悟,立刻高聲道:十三妹別來無恙?我一直在盼著你們呢!你們來了,我天津新學堂就有希望了!
一陣稀稀松松的文雅的掌聲傳來,只見舉子們拍著巴掌文雅地走了進來。
一舉子:群芳畢至,新學生輝呀!
一舉子:原以為新學不過科舉驥尾,如今看來,倒是鶯歌燕舞秋色爽,紅杏枝頭春意鬧呀!
一舉子:我等滿腹經綸,若是失去這大好時機,豈非白來世上一遭!
眾舉子:正是正是!
眾舉子拱手:總辦先生請了!
呂碧城喜道:諸位先生是來應聘的?
一舉子:正是來應聘教席。
呂碧城:請問先生高學何處?
那舉子:高學?那自然是科舉為最,程朱為高。鄙人先祖乃宋之程灝,總辦先生覺得高也不高呀?
呂碧城:先生請了。我這里乃新學堂,不教科舉之學的。
那舉子:豈有此理!新學何哉?雕蟲小技罷了!怎比得我煌煌四書之學,浩浩五經之理?荒唐!荒唐!
呂碧城:先生且請自去煌煌浩浩,我這里容不下先生大才。
又一舉子上前一步,嘻皮笑臉說道:哎呀總辦先生,我這位年兄不識抬舉,請先生不必跟他一般見識。
呂碧城:那請問先生您高學哪一科?
那舉子:總辦先生要哪一科鄙人就有哪一科。
呂碧城:那先生是全才啦?
那舉子:原本無甚大才,滿腹經綸,全靠紅袖添香。如今這天津女學,桃花紅,棗花香,梨花白,荷花肥,我那幾個賤妾無一比得了。
他說著,滿臉的遺憾之色,搖著頭,比不了,比不了!總辦先生有容乃大,就請給小生一個教席之位吧。
呂碧城尚未講話,一舉子撫掌說道:哎呀年兄,閱盡人間春色,抱負不凡,端的不凡呀!只是滿園春色一人享,何其不公乃爾!此校既是女子公學,年兄我跟你商量商量,干脆辦成妓館,也好合其公學至公之正意。
說著,真跟那舉子商量起來,年兄以為如何呀?
第三十一章 廢科舉(三)
那舉子假意沉吟,然后道:也罷!愚兄我就一秉大公了吧!
沈玉英一忍再忍,終于忍無可忍,吼道:你放屁!
那舉子:哎呀,這位乃十三妹之首吧?雖說徐娘半老,卻是風姿猶在,有味道,有味道!就請你當這妓館老鴇如何?
沈玉英原形畢露,吼道:敢拿老娘打牙祭,瞎了你們的狗眼!
說著,她一扭身,抄起一板凳,朝那舉子砸去,那舉子立刻栽倒。
一舉子:諸位年兄!管不了許多啦!
眾舉子一擁而上,各抄家伙。姨太太們也抄起家伙,雙方混戰起來。圍觀者和咨詢員們也俱加入,因女性居多,自然動嘴啃咬的也有,揪頭發的也有,專踢褲襠的也有,打得煞是熱鬧。
這時,一頂八人抬的綠呢大轎到來,轎簾一掀,身穿官服的天津鹽運使嚴鳳笙走出來。
呂碧城驚呼:舅舅!
嚴鳳笙不理她,進門便朝著正混戰的人們不斷拱手:諸位父老鄉親,都是本官管教不嚴,惹出如此大禍。
一桌板拍過來,正拍在他頭上。他腦袋晃了晃,竟是無恙。繼續拱手道:諸位諸位,看在本官面上,大家不要打了吧!
呂碧城喊道:舅舅!總要有個是非!
嚴鳳笙眼睛一瞪:是非?本就是舊學是,新學非都是你干的好事!
呂碧城:舅舅!那你送我出國留學,所為何事?
嚴鳳笙:讓你嫁個好人家,也對得起你早亡的先慈!
呂碧城:舅舅!
嚴鳳笙:還敢跟我犟嘴!跟我回家!
說著,他強拉呂碧城的手,朝門口就走。
一聲喝呼傳來:總督大人到!
袁世凱出現在門口。
眾人大驚,全都住手,呆在當地。
老爺!姨太太們趨步上前,排成一列,施家禮。個個蓬亂的頭發,撕扯不堪的衣服,臉上俱有血痕,但都是邀功請賞的表情。
袁世凱對身旁的賬房先生吩咐:回去重重有賞!
言罷,趙秉鈞、楊士琦跟隨著,袁世凱朝禮堂內走去。
警察進入禮堂,呈包圍狀,站立四周。
趙秉鈞拿一把倒地的椅子,在地上蹾一下,以示尚未散架,放好。楊士琦扶起一張桌子,擺在椅子前。袁世凱坐下了。
嚴鳳笙先趨步上前,跪道:天津鹽運使嚴鳳笙叩見總督大人!
袁世凱睬也不睬,只對呂碧城說話,遁夫先生,鬧事者何人?
稟大人!呂碧城一指那些舉子,這些先生,不知為何偏與我新學為難!
一舉子昂然而前,朝袁世凱拱手,袁大人!
眾舉子俱拱手:袁大人!
袁世凱慢悠悠地說:諸位何方神圣呀?
一舉子昂然道:我等偶游津門,即將入京殿試,乃天子門生是也!
袁世凱:天子門生?諸位可知斯文掃地何意呀?
一舉子:人心不古,津門為最!綱常所在,斷不能容斯文也就顧不得了!
趙秉鈞喝道:大膽!就憑你們擾我津門治安,就得蹲大牢!
袁世凱一揚手,止住趙秉鈞,蹲大牢就免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嘛!
對眾舉子:念你等乃斯文之人,來人呀!
眾警察:在!
袁世凱:打人留點臉,扒開褲子,各打二十警棍!
是!眾警察上前執行命令。
眾舉子呼喊著:我等乃天子門生!你不能打我們!
聲音漸息,已被推搡出去。
這時,嚴鳳笙已經開始發抖了。
袁世凱問道:嚴大人病了么?
嚴鳳笙抖著,沒,沒病!
袁世凱:沒病不在官衙,到此何干呀?
嚴鳳笙:屬下是來叫我的外甥女回家的。
袁世凱:哪個是你的外甥女呀?
嚴鳳笙一指呂碧城,就是她!
袁世凱:卻是為何呀?
嚴鳳笙:她,一個女人家??
袁世凱:不錯不錯,一個女人家,拋頭露面辦新學,嚴大人看著不舒服是吧?
嚴鳳笙不語。
袁世凱:那好吧,你就回家吧!
多謝袁大人!嚴鳳笙起身欲行。
袁世凱:站住!
嚴鳳笙:大人不是讓屬下回家么?
袁世凱拍案,我要讓你回老家!來人!
警察們:在!
袁世凱:嚴鳳笙身為大清官吏,不遵法紀,擾亂學堂,給我綁起來,推出去斬首!
警察們:是!
呂碧城:大人且慢!
袁世凱面向呂碧城,遁夫先生有話說?
呂碧城:大人!我這舅舅是做得不對。可碧城自小父母雙亡,是舅父大人把我養大,我的學業也在舅舅督導下完成。請總督大人看在碧城面上,饒他一次吧!
嚴鳳笙嗵地跪倒,請總督大人開恩!
袁世凱不理他,仍對著呂碧城說話,遁夫先生要我饒了他?
呂碧城:請大人網開一面!
袁世凱:網開一面?嗯,說得好!
他轉向嚴鳳笙,本總督看在你外甥女份上,對你網開一面!可死罪免了,活罪難饒。一年之內,天津鹽運的事情你不必管了,我命你協助你的外甥女把天津女學辦好!
嚴鳳笙面有難色,這個??
第三十一章 廢科舉(四)
袁世凱:怎么?你以為你是大清官員,又是遁夫先生的舅舅,給外甥女打下手沒面子是吧?可本總督按照遁夫先生的意思,只能網開一面,你若是不能成為你外甥女的好助手,就一定要成為我的刀下鬼,要死要活,你看著辦吧!
我要活,我要活!嚴鳳笙說著,立刻起來收拾桌椅。
袁世凱面向呂碧城,親切地說道:遁夫先生,你看這樣處置是否妥當?
呂碧城感動地說:多謝總督大人!
三
天津火車站月臺,西洋樂隊的《友誼之歌》已經演奏到結尾,袁世凱率百官迎在一車廂前。
只聽里面傳出張之洞的聲音:我說慰亭,你就別這么多花樣啦!上來吧!
滿頭白發,張之洞明顯地老了。他大咧咧地斜靠在車廂內的沙發上,慰亭呀,不是我不給你面子,太后忽發懿旨,要之洞進京。不敢耽擱呀。
袁世凱傾身坐在沙發上,滿臉的尊敬,定是天大的事情,非香帥一言,莫可定奪。香帥以為會是什么事情呢?
張之洞:怕是廢科舉之事。
袁世凱立刻從眼前擺著的洋水果盤子里拿起一個橘子,幾乎是捧遞上去的,這就好,這就好了!請香帥奏陳太后:立停科舉。
張之洞接過橘子,在鼻子前嗅著,難啊慰亭,年前你我聯袂奏請遞減科舉,為期十年,
太后準了!自那以后,這才過去一年,總不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嘛。
袁世凱急道:不砸腳,那就得砸鍋!
張之洞一怔,慢慢剝著橘子的皮。
我說的是新政這口鍋。袁世凱誠懇地說,香帥,我跟你說老實話,太后親蒞津門視察,那是多大的榮寵。可我請太后為天津勸工陳列所剪彩。太后沒剪,說等我做出那些個洋玩意兒,再把彩兒給我補上!可哪里做得出來嘛!沒人才啊!仔細一想,攔路虎就是這科舉制度!
張之洞把一瓣橘子送到了嘴里:嗯,嗯,慰亭,你這橘子的味道不錯,也是洋玩意兒吧?你剛才說什么?攔路虎?誰是攔路虎?
袁世凱一怔:哎呀我的香帥,您老裝什么糊涂嘛!您看啊,西洋實業日新月異,靠的就是人才。人家搞實業,靠的是電力,不光有火力發電站,還有水利發電站。香帥坐的這蒸汽火車也是人家發明制造的,美國甚至能讓這火車在地底下飛跑;還有電報、無線電、X光機??那天看《申報》,好家伙,人家那農作物,用電燈照著長,缺水就用機器澆灌??
張之洞早已驚奇地瞅著袁世凱,慰亭,實業大專家啊??
袁世凱:哎呀香帥,您是我大清洋務的老前輩,我袁世凱才干了幾天?您看啊,我剛才說的這些,全是人家的東西,咱自個兒一點沒有!想引進,那好,連人才也得花錢買!咱們的人呢?科舉科舉,全都讀書做官去了,沒一個干實事的!香帥,讀書做官的人咱有的是,就缺讀書做事的!香帥這科舉牢籠人才呀!
張之洞又開始吃橘子了:牢籠?我沒坐過牢呀??
袁世凱又是一怔,終于明白張之洞為何這么陰陽怪氣了,不禁有氣,不錯,您張香帥豈能把科舉當牢籠!您是太后欽點的探花,科舉對您來說,那是香餑餑,熱饅頭,珍饈美味!
張之洞笑了,你急什么?科舉是什么東西,我不比你清楚??
話一出口,已經知道又錯了,但已經收不住。袁世凱果然冷笑道:當然。我袁世凱是什么人,連個秀才出身都沒有,哪里配談科舉??
張之洞:好啦好啦。慰亭啊,我是說,你想立廢科舉,直接上折子就是。哦,你的折子都寫好了吧?拿出來,交給我,太后若是問到我,我幫你說話。這總成了吧?
袁世凱的氣消了,誠懇地說:香帥,這折子得您來寫,您來上。我沒有科舉功名??
張之洞:又來了不是!我一時口誤,你要記我一輩子呀!
袁世凱誠懇地說:我是說真的,我沒有科舉功名,要立廢科舉,人家會說我有私心;您是大儒,這話您來說,那才真有說服力!
車廂外有了聲音:香帥,水加滿了,火車可以啟動了。
袁世凱:再等等!
張之洞對著車廂外:準備開車吧!
袁世凱:香帥!
張之洞笑了:慰亭若是不放心,跟我同車赴京如何啊?
袁世凱瞅著張之洞,深深一躬,拜托了!
??
頤和園,樂壽堂,傳出老人的嗚咽之聲,如泣如訴。只見珠簾微動,影影綽綽,映出兩個老人,一個滿頭白發,一個滿頭黑發,隔著珠簾,似乎正在邊說邊垂淚的樣子。
瞿鴻禨捧著高高一疊折子,急急地走過來。剛要掀開珠簾,李蓮英閃出來,噓了一聲便站了開去。瞿鴻禨趕緊退到李蓮英那邊。
瞿鴻禨小聲問:是張之洞大人?
李蓮英點點頭,正哭著呢。
瞿鴻禨喃喃自語:自欽點探花,已是多年沒見了。
他朝前踱了幾步,背對著李蓮英,脫口成詩:湖園召見上簾鉤,年少探花已白頭。各有傷心無一語,君臣相對涕橫流。
第三十一章 廢科舉(五)
他轉向李蓮英,甲午、戊戌、庚子、回鑾,多少滄桑,豈能無感?
樂壽堂內,
慈禧拭了一下眼淚,把手中的帕子遞給張之洞。張之洞哪里敢用,捧著帕子,一種十分激動的樣子,白胡子顫抖著。
慈禧:好啦好啦。我這剛好了,你卻又來了。
張之洞哽咽著:臣見太后安康如昨,心中高興??
慈禧:我是硬挺著。我呀,這話也就跟你說:真想把這一攤子爛事兒呀,都交出去。像那鄉下的老人,糊里糊涂的,快快樂樂的。可我哪敢呀?
張之洞:可是不能。許多事情,倘無太后乾綱獨斷,還真是剪不斷,理還亂。
慈禧:有些個事情呀,好斷。比如那年點你的探花那年你多大?
張之洞:臣當年二十六歲。
慈禧:就是嘛,當年有人說,你年紀過輕,一下子進了一甲,怕是有人不服。我說呀,年輕怕什么,又不是選壽星佬兒!這就把案子斷了,這個好斷。
張之洞:太后宏恩,臣感銘終身。
慈禧: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呀,有些個事情,我也有些糊涂了。以往呀,人們背地里說我跋扈,我聽著高興。雖說跋扈不是個好詞兒,可連著血性,說明我呀,還不老!可今兒呢,就是李蓮英都常說,老佛爺的脾氣好著哩,這可真是個好么?
張之洞偷換概念,只要太后好,就是我大清的福氣。
慈禧:這次召你來,又是個難斷的案子。要說呢,這科舉呀,并非只關我大清的事兒,往遠里說,有一千多年啦。你呢,也說過中學為體,西學為用,這體呀,用呀的,這些個日子,老是在我這腦子里邊翻餅烙餅,還真是沒個決斷啦。
張之洞:臣雖然也在想這件事兒,卻是沒有太后想得深。臣只是覺得,是到了考察一下新學的時候啦。
慈禧:這個我也想到了。所以叫奕劻選些新學種子,也來試吧試吧。
說著,她竟沉吟起來,只是,有一件事,我到今兒個,還是下不了狠心。
四
保和殿,
金邦平、唐寶鍔、曹汝霖、陸宗輿等十四名留學生,在太監的引導下,分兩路趨步而入。看到一太監捧旨在前,立刻跪聽。
太監宣旨:太后懿旨,殿試兩場:第一場,就所習學科命題;第二場,試中國文、外國文。
留學生們起立,太監引導至保和殿里已經一字排好十四張桌椅落座。只見每張桌案上文房四寶、角尺圓規等俱全。
忽然天昏地暗,保和殿內頓時黑起來。
李蓮英從珠簾后急急跑到殿門口,朝外瞅了一眼,喊道:掌燈!
保和殿門關閉,燈亮了,好像菩薩現身,慈禧的影子從珠簾后映出。
留學生們立刻離坐跪倒,給太后請安!
慈禧的聲音:你們都要好好考,別辜負我的一片心。
??
國子監門前,風雨如磐。
除了已經見過的舉子們,三百多人在門前莊嚴地長跪著。風刮著他們的儒冠,飄帶飛揚著;雨打著他們的身體,好像打在雕像身上。〖JP〗
旁邊有一臨時搭起的席棚,一口偌大的黑鐵鍋下,柴火熊熊燃燒著。鍋灶旁有一方臺,上面是大碗的粥和各種小點心。
長跪的舉子們面前,學部尚書朝著他們在風雨中喊著:此次殿試,俱乃新學命題,法學啦,醫學啦,農學啦,工學啦,你們沒學過,怎么試呀?試不得嘛!這是皇太后的懿旨,也是她老人家對你們的關懷,非是我學部為難你們!
雨蓋護著盤子里的大碗粥和小點心,端了過來。學部尚書端起一碗粥,送到一老舉子面前:我說您老,您就吃點喝點吧!絕食總不是辦法!
老舉子一動不動,但聲嘶力竭地喊:我等并非反對新學,可我大清不能廢了舊學啊!
學部尚書:沒人說要廢舊學嘛!
但那老舉子不再理他。
學部尚書又把粥端到另一舉子臉前:我說您老,您就帶頭吃點好不好?
那舉子也是一動不動。
學部尚書端著碗跑到隊伍前面:我說你們何其倔強乃爾?我,我學部向你們保證,皇太后不會就這么扔下你們不管!新學殿試之后,科舉制藝之學試也不試,一定還有后旨!
他朝前舉起那個大碗,你們就吃一口吧!我求求你們啦!
但他的面前,好像不再是活人,而是有千年歷史的科舉墓碑。
??
保和殿內,入夜,燈光下,留學生們仍在考試。
殿門開了一條縫,渾身精濕的瞿鴻禨輕輕閃進來。
李蓮英從珠簾內出來,溜著邊,急急過來。瞿鴻禨同他附耳說了點什么。
李蓮英再溜著邊,急急入珠簾后,在慈禧近前說了句什么。
只見慈禧忽地站立起來。
她似乎也說了句什么。
李蓮英有答應的樣子。
??
風雨中,火車呼嘯著進京。雨打車窗,好像在嘩嘩地流淚。
袁世凱在包廂中,神情莊重地端坐著。
??
國子監門前,天微明,雨還在下著。
大鐵鍋里還在咕嘟著,大碗的粥和小點心仍在原處。
三百人的隊伍中,隔三差五的,已經有不少人倒下了。
一個跪著的長髯舉子費盡力氣才把身旁倒下的舉子搬起來,剛一換手,那被搬起的舉子真像墓碑一樣倒下去了,他顯然是死了。
第三十一章 廢科舉(六)
那長髯舉子的雙手高高地舉向太空,隨即便是一聲撕裂肝腸的吶喊:天哪!
雨打在他的臉上,不知是淚是水。
??
樂壽堂內,
雨過天晴,陽光明媚,陽光射進了暖閣。
太監喊道:傳殿試生!
十四名殿試生魚貫而入。
左右大臣注視著他們,他們跪在御前。
慈禧默默地望著他們,好一會兒沒有說話。
慈禧:這次殿試,千古未有!題目都是新的,結果呢,也是誰都想不到:竟然鬧得死了人!看著你們,想著他們,真不知是幸呢還是不幸?聽說他們許多人呀,考了二十多年!不易呀!
沒人敢答腔。慈禧沉吟了一下,終于對著學部尚書說:學部尚書,宣諭吧。
學部尚書宣諭:金邦平,授工學進士;唐寶鍔,授醫學進士;曹汝霖,授法學進士;陸宗輿,授法學進士??
??
國子監門前,
還能活動的墓碑們漸漸搖晃著站立起來。
學部尚書見狀,一揮手,官兵抬著担架,沖了過去,把倒下不起的舉子放到担架上。
那些墓碑推開那些官兵,四人一抬,奮力將担架上肩。然后朝前走去。
學部尚書在后面喊著:我的要命的祖宗們,你們這是到哪里去呀?
五
樂壽堂內,
接見殿試生和授予進士的儀式已經結束,金邦平等已經不在了。但眾臣人數眾多,可見軍機大臣、六部尚書侍郎以及張之洞、袁世凱盡皆在場。
慈禧:殿試沒點翰林,這還是頭一遭。考的都是新學的科目,每張卷子都不一樣,孰優孰劣,比不得!所以翰林也就點不得。
從今往后,既已全是新學,我看呀,干脆殿試也免了吧!
太后!免不得!
瞿鴻禨上達御前,挺挺地跪下陳述,臣剛剛接到報告:未試絕食的舉子,陳尸翰林院,清議激憤,翰苑喧囂。遙追史跡,東漢士人起事,國事顛危;明時士人離散,綱常掃地。太后,士人乃國家棟梁,百姓榜樣,一朝離心離德,國家一盤散沙,無論多少新政都收拾不回來啊!年前袁世凱、張之洞奏請十年為期,遞減科舉,臣雖反對,卻未堅持,以為時光尚早,假以時日,是非不難分明。如今剛過一載,便有如此殿試新學,不試舊學之舉,臣雖愚鈍,然科舉立廢之跡,已是昭昭在眼。臣敢請太后收回成命:宣諭本朝士子,再試當廷。使我大清士子,再享點甲之榮;使我大清國體,不致人心離散。太后,微臣無狀,此心可表天地。危言聳聽,絕非一己之私。請太后明鑒!
說到此處,他不禁叩首痛哭。
慈禧朝李蓮英略有示意,李蓮英趨前服起瞿鴻禨。在這無比的榮寵下,瞿鴻禨擦拭著眼淚歸位。
慈禧沉思了一下,張之洞!
張之洞出列:臣在。
慈禧:十年為期,遞減科舉,是你和袁世凱上的折子,我也準了的。現在你又怎么說?
張之洞:臣不敢食言。且瞿大人所言,都是至公至正之理,臣不僅贊同,且深為感動。臣此次來京,有湖南巡撫端方呈請表彰一位忠孝節烈之女,請太后恩準。
慈禧:今兒個咱們議的是科舉當廢與否,與烈女有什么關系?
張之洞:剛才瞿大人言道:科舉倘廢,人心澆離。這個烈女的事跡,與人心大有干連。

慈禧:那你就說吧。
張之洞是一聲,展開一長折。眾官員都輕輕長嘆一聲,知道此番又要忍受他的長篇大論啦。慈禧看出來了,說道:張之洞,你簡單點說。
張之洞展折而念:論曰:婦人明識遠圖,貞心峻節,志不可奪,惟義所高,考之圖史,亦何代而無之哉!
慈禧笑了:張之洞,滿朝文武就怕你的子曰詩云,你還是說白話吧。
張之洞:太后還真難為老臣了,老臣不會說白話。
滿朝哄堂大笑。
但張之洞已經合上了折子,李蓮英接過去,呈給慈禧。
張之洞:老臣請太后褒獎的這個女子,自小留學東洋。回國后,正趕上太后詔獎女學。該女奮起響應。四方求助,八方募捐,卻無一人資助。該女愁腸難解,憤而跳崖自裁。之洞聽聞此事,悲痛不已。念其忠孝節烈??
慈禧打斷道:她一個辦新學死的,與忠孝節烈有什么關系嘛?
張之洞:大有關系。以往的忠孝節烈都是小忠小孝小節烈,該女子為辦新學而死,那才是大忠大孝大節烈。
慈禧:哦?那我倒真想聽聽??
張之洞垂首道:以往的忠,是把一顆心獻給君主。這小女子的忠心也是獻給太后的,可又深了一層,叫做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樣的忠心,可鑒日月。以往的孝,說的是奉養父母,雖苦猶樂。可辦新學為的是我大清自強,這種孝順,至公至大,一般風俗之孝豈可相比!以往是丈夫死了,女人自殺,那叫做節烈;可那是為一人而死。這個女子卻是為辦新學而死,那叫為國捐軀!太后,這樣的忠孝節烈,轟轟烈烈,就是我等大丈夫也比不得。所以老臣伏惟力請,以彰其志。
慈禧沉吟著:張之洞,你這么大老遠的趕來,不會就為這么件事兒吧?
張之洞抬頭,太后圣明,是因為新學太難辦!
慈禧沉吟著:袁世凱??
張之洞退后歸位,袁世凱答:臣在!
慈禧:瞿鴻禨和張之洞的說法你都聽到了,你又怎么說?
袁世凱:臣無話可說。
慈禧略有怒容:讓你連夜趕來,就這么句話?
袁世凱免冠叩首:請太后先恕微臣之罪。
慈禧:你還什么都沒說,何罪之有嘛?
袁世凱:朝堂之上,不容黔首。但臣帶來一個乞丐,以代臣言。
滿堂大嘩。
第三十一章 廢科舉(七)
慈禧:袁世凱,你這是搞什么名堂!
袁世凱:此人乃千古名丐,其行乞四十年,只為建設新學堂!
滿堂又是大嘩:許多人聽出來,袁世凱在胡說八道。
慈禧:即是這么著,倒是該召見召見,你讓他進來吧。
袁世凱起身,朝堂外一招手。
一個穿著百結衣的乞丐戰戰兢兢地走了進來,先瞅了一眼袁世凱,袁世凱的嘴朝慈禧的方向略微示意,那乞丐撲通跪在慈禧面前,賤民武川給太后叩頭!
慈禧:你就是那千古名丐?說說,你是如何討飯辦學堂的?
武川噌地躥了起來,把大家嚇了一跳。只見他從百結衣的一個口袋里摸出了一副快板,立刻甩打起來,用天津話說唱道
竹板這么一打,別的咱不忙,
表一表咱皇太后要建新學堂。
就說那一年呀,懿旨真叫棒??
慈禧打斷道:好啦好啦!本想聽點新鮮的,還不又是這一套!
說著看了袁世凱一眼,袁世凱微垂首,微笑不語。
于是慈禧對武川,我就不信,新學舊學你能分出好壞?
武川的竹板又甩起來,說唱道
新學好,新學妙,新學一學不睡覺;舊學哪能比得了。
舊學煤油燈,新學大燈泡,一個暗,一個明,用了一比就知道。
大火車,嗚嗚叫;大汽車,嘀嘀跑;燒火不用柴,喝水自來到;親人遠方出去了,嘀嘀嗒嗒打電報全因新學辦得好!辦得好!
慈禧終于忍不住笑起來,袁世凱!
袁世凱:臣在。
慈禧:我問你,這武川是哪里人?
袁世凱:直隸的鄉下人。
慈禧:那怎么唱起你天津城里的詞兒來了?
袁世凱:太后明見萬里。這正是說唱新編,他在天津城看到我大清新政的一點成效,這就編了出來,原先確是沒有這些詞兒。
慈禧一擺手,袁世凱、武川俱站兩旁。
慈禧:一個南洋大臣,一個北洋大臣,一個請出了辦新學的貞節烈女,一個覓得討飯辦學的乞丐,喬裝打扮,耳提面命,可是下了功夫用心良苦呀!說到底,無非為了說那么一句話,可那句話就是說不出口,這才拐了九九八十一道彎,可那句話呢,還是沒說。
停頓一下,慈禧接著說道:科舉的好處,瞿鴻禨說透了;新學的好處,張之洞和袁世凱也都說了。兩個好加起來不是個更加好么?可事情啊,就那么怪:兩個好加起來,竟鬧得沒一個好!科舉好,舊車道兒上通著官場,學子們自然趨之若鶩;新學也好,可沒個實際的前途,誰愿意上道兒呀?這新桃舊符,大有分別,誰還愿意舍舊迎新?這里邊的是非,從我大清建同文館的時候起,六十年啦,就沒個了斷。今兒個,咱們就一塊兒了斷了它。瞿鴻禨??
瞿鴻禨:臣在。
慈禧:新學也罷,舊學也罷,你說的那綱常人倫都不能丟。以后,新學堂里,經學理學子曰詩云也還是要有的,不然,老祖宗會罵我們。這方面的課程如何辦,你召集學部的人,好好議出個章程。
瞿鴻禨:臣領旨!
慈禧:張之洞。
張之洞:臣在!
慈禧:你要詔顯那個烈女,我準了,給她好好修個牌坊。
張之洞:臣領旨!
慈禧:舉子里死了人,這是時勢逼的,他不死,咱大清新政就得死!我看死得好!奕劻??
奕劻:奴才在!
慈禧:死了的舉子,好好葬了,立個碑,好讓后人記著:咱大清的新政,不易呀!是要拿命來換的!其他的舉子,如果愿意,送入京師大學堂,讓他們學點新學,以堪后用。
奕劻:奴才領旨。
慈禧站了起來,那這科舉咱們就把它給廢了!你們誰不同意,現在就說出來??
沒人說話。
慈禧:不吱聲,那就算是通過了。
眾臣跪而叩首:太后(老佛爺)圣明!
慈禧:別價,別的事兒說我圣明也就罷了,事關國家一千年多年的師道尊嚴、典章制度,我一個人可是不敢圣明。這一回呀,你們都得跟著我圣明一回。
眾臣面面相覷。
袁世凱頭一個跪著舉起了手,臣贊同。
除瞿鴻禨外,眾臣皆舉手,紛紛道:臣(奴才)贊同。
慈禧瞅著瞿鴻禨:瞿鴻禨,你呢?
瞿鴻禨終于舉起了手,臣同意。
慈禧點著頭,忽然撲哧一笑,因為她看到就武川一人呆呆地立在當廷,沒跪。
慈禧對著武川說:差點把你給忘了。武川,這廢科舉之事,你的功勞也不小。我就封你個新學正吧!李蓮英!
李蓮英:奴才在!
慈禧:賞穿黃馬褂!
黃馬褂立刻托上來,李蓮英親手展開,給武川披去。武川竟然一手推開,滿朝文武大驚,袁世凱急得跪著用手捶地。
只聽武川甩起快板說唱道
新學正,不用封;黃馬褂,沒得用;太后賞,好珍重,不敢賣,不敢送;不能討飯不能動,武川活著有啥用?
他忽然跪倒,雙手向天,請太后賞幾個辦學的小錢!

2013-08-22 10:2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