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走向共和—點亮歷史的進程
字體    

走向共和 第四十九章 民權初步
走向共和 第四十九章 民權初步
盛和煜 / 張建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四十九章 民權初步(一)

一
日本,康有為宅,奉衣帶詔的香案上香煙裊裊,康有為虔誠地執香跪在案前。
梁啟超興沖沖地拿著信進來,老師,袁世凱來信了。
康有為動也不動。
梁啟超:老師,我們應該回國效力了。
康有為仿佛是后背發出的聲音:為誰效力啊?
梁啟超一怔,但還是說道:共和國也是憲政國,我們應該為憲政效力。
康有為:誰的憲政?
他厲聲道:袁世凱的憲政!他是先帝的死敵!咱們就是餓死,也不能為他效力!
梁啟超強忍了忍,還是說道:老師,先帝早就死了??
康有為:可大清還在!先帝的遺孤還在!
梁啟超不解地說:老師,大清已經遜位了!
康有為:只要人還在,咱們忠君愛主的心就不能死!我們要等待時機,準備幫著幼帝復辟!
梁啟超急了,老師,您這不是抱殘守缺嘛!孔子都說過圣之時者也,您是我們的至圣先師,可也要懂得與時俱進的道理嘛!
這已不像是弟子對老師說話,倒像是弟子在教訓老師。只見康有為的后背抽動了一下。
梁啟超也知道話說過了,一時間,竟是寂然。
良久,康有為說道:卓如,你該自立門戶了。
梁啟超:老師??
康有為只管自己說著:其實你早就自立門戶了,偷偷收了不少弟子嘍??
梁啟超:老師??
康有為:我早就不是你的老師嘍??
梁啟超在康有為身后撲通跪下了,老師??
康有為似乎使出渾身的力氣,滾!我永遠不要見到你!
??
一個保齡球在球道上滾動著,打了一個全彩。
又中了!羅文歡呼著,深情地望著也拿起一個球的田沫,還是嫁給我吧。
田沫不理他,把球拋上了球道,歪了沒打倒一個球棒。
田沫恨恨地說:這孫先生也真是的!用槍桿子沒爭到的東西,就不能用和平手段再奪回來嗎?!
羅文又拿起一個球,孫先生啊,他根本就沒那心思。
田沫仍是恨恨地說:我就不信!
羅文剛要拋球,忽然好像意識到什么,訕訕地瞅著田沫,孫先生好像也一直是單身啊?
田沫一怔,一把把羅文手里的球拿過來,看也不看就拋上了球道,說什么呢,你!
竟也是一個全彩,她情不自禁地歡呼道:中了!我也中了!
竟沒聽到回應,看羅文,似乎很失落的樣子,便從球的傳送道里拿了一個球,朝羅文拋過去,嘿,接著!
羅文一機靈,接住了球,但在手里掂量著,美女總是愛英雄的,我這白面書生是不受人待見的??
田沫假嗔道:行啦行啦!人家請你幫著分析一下正式國會競選前的局勢,你倒好,一門心思往歪里走??
羅文走到球道前,用手中的球比劃著,目前的中國共有二百四十個黨派,但真有能力競選國會多數席位的,只有我們國民黨。國民黨不僅有孫中山先生,還有宋教仁先生這個議會迷在主持大計。他將球拋了出去,如果不出意外,我們國民黨贏定了!
竟又是一個全彩。
他繼續說著:國民黨在競選中的最大政敵,恐怕還是袁世凱和趙秉鈞。有幾個黨派是支持現政權的,但還都是一盤散沙,要同國民黨競爭,袁世凱和趙秉鈞沒有一個勢均力敵的黨,恐怕很難。
田沫訕訕地說:這就是你的分析啊?怎么跟背書似的?
羅文一把抓住田沫的手,沫兒,嫁給我吧!
田沫讓自己的手在羅文的手里呆了片刻,慢慢抽出來,你有能盛下我的房子嗎?
二
國會大廈工地,凌亂而嘈雜。建筑骨架已經有了一點模樣。工地上有建筑工人正在忙著,工地邊沿處,一塊木牌立著,是歪歪斜斜的,上寫國會大廈四個大字。
一輛福特汽車停在木牌旁。
車門開了,袁世凱、趙秉鈞、宋教仁走了出來。
宋教仁上前,把國會大廈牌子扶扶正,但總是剛一扶好,牌子又歪了。
袁世凱笑瞇瞇瞅著,鈍初啊,你就別跟它較勁嘍,呆會兒??
一個工頭正從他們身邊走過,見狀停步,走過去一手扶住木牌,另一只鐵掌像把木榔頭,
在頂部往下一砸,木牌站住了。
宋教仁欽佩地瞅著那工頭,謝謝,謝謝??
那工頭不知這個書生何以要謝自己,奇怪地瞅著宋教仁,快走吧,這里可不安全。
袁世凱對趙秉鈞耳語了一下。
宋教仁:請問先生,明年四月能完工嗎?
那工頭:上頭說一定要完工,說要在這里開會。
趙秉鈞走過去,把工頭拉到一邊,小聲說了幾句,那工頭驚奇地看一眼袁世凱,大步去了。
袁世凱:鈍初啊,咱們里頭瞧瞧去。
三人朝工地上走去。
袁世凱邊走邊說:你們都不知道國會大廈為何會建在這里。五年前,老佛爺預備立憲,派五大臣出洋考察憲政,到了德國,看人家的國會大廈好,談起來,德國工程師就要為大清設計一座國會大廈。后來還真設計出來了,連預算都造出來了:五百四十萬馬克。兩年前開始動工。就是1910年,地基剛打好,鈍初啊,你們革命黨那個武昌起義就來嘍,結果這國會大廈半途而廢。
宋教仁:如果早幾年開國會,清朝政府可能就不會垮臺。
袁世凱一下子站住了,瞅一眼宋教仁,我也是這樣想啊??
那工頭小跑了過來,后面跟著一個工程師模樣的人,大總統,這邊請。
只見工地的一塊空地上,擺開了一張桌子,放了幾把椅子,袁世凱等走過去,那工頭把夾在胳膊里的一張圖紙展開,只見正是國會大廈的草圖,他鋪在桌上,按著兩邊。袁世凱把圖紙一轉,正面對著宋教仁,這張圖紙我當年就看到過,鈍初看看喜不喜歡?
那工程師指著圖紙講解道:這里是會議大廳,能容納八百人。
宋教仁:這不夠用的。
眾人一怔。
第四十九章 民權初步(二)
宋教仁:按照《國會選舉法》,首屆正式國會,全國每八萬個選民中選舉產生一個眾議院議員,全國二十二個省,每個省選舉產生十名參議院議員,加起來,參眾兩院共八百七十名議員。中外觀禮代表恐怕來的比議員還多。真要開起會來,這會議大廳再擴建一倍還不夠用。
袁世凱笑了,鈍初啊,都說你是個議會迷,真是名不虛傳啊。
宋教仁也笑了,我但愿中國人民人人都是議會迷啊!
他一指圖紙上的邊沿處,這一處做什么用?
工程師:起初我也很奇怪,后來才知道,當初設計這國會大廈,是君主立憲的國會,還有皇上。所以就設計了一個皇帝和滿朝文武議事用的小會議廳。
宋教仁:如今是共和國,沒皇上了。
工程師:可還有大總統嘛。大總統若是來了??
宋教仁:議會是最高權力機關。無論誰來,都要坐在下面。
袁世凱、趙秉鈞一怔。
袁世凱隨即笑了,對對,這里呀,是專管大總統的地方。
他轉對趙秉鈞,也管著你呦!
趙秉鈞不動聲色地一擺手,工程師卷起圖紙,點點頭,離開了。
有人上茶,三人坐下了。
袁世凱:鈍初,我最大的遺憾,就是你不愿在政府里任職呀。
宋教仁天真而熱誠地說:大總統,其實孫先生和我所做的,比在政府里任職還重要。孫先生全力幫助大總統搞建設,我呢,幫助大總統完善憲法政治,以國民黨的名義來競選正式國會議員。我相信,我國民黨議員會在正式國會中占據多數席位。到那時,我國民黨就成了執政黨,選舉我當內閣總理,一個黨幫助大總統執政,比我一個人的力量大多了!
聽到內閣總理四字,趙秉鈞一怔。
但袁世凱聽完宋教仁的話,笑道:鈍初壯志凌云,倒是我袁世凱小氣了。
他對著趙秉鈞開玩笑說:智庵啊,我看你這個總理懸嘍!
趙秉鈞也笑著,但很像是苦笑,正如所愿,正如所愿。
袁世凱假裝有點生氣,怎么,你也想撂挑子嗎?
趙秉鈞不知說什么,不敢,不敢??
袁世凱又笑了,站起來,走向一邊,又招呼宋教仁,鈍初,你過來。
宋教仁走過去,趙秉鈞疑惑地望著他們。
袁世凱向前又走開了幾步,然后站住,等宋教仁過來,搭住宋教仁的肩膀,朝前走著,鈍初啊,當年在我老家彰德,你策反我進行反清革命,不就是為了今天嗎??
宋教仁:為了明天!
袁世凱一怔,隨即微笑道:目前的臨時參議院,我是無能為力嘍!可你要相信我,明年正式國會召開前,我不管費多大勁兒,也要把你運動成國會的議長。你是想在眾議院當議長,還是想到參議院?
宋教仁:謝大總統,這樣的議長,我是不當的。
袁世凱瞅著宋教仁,如果我直接任命你為總理,你是不是就愿意跟著我啦?
宋教仁正色道:不!
袁世凱站住了,手從宋教仁的肩膀上滑下來,朝前走了一步,面朝前方,背對著宋教仁,難道你想當總統?
宋教仁沖著袁世凱后背說道:大總統以為我離開內閣部長的職務,是嫌官小嗎?大總統錯了。民國民國,人民當家做主之國。我要的是民選的官兒。民選讓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民選我當部長,我就當部長;民選我當總理,我就當總理;要是有一天人民投票選我當總統,我也當仁不讓。大總統,我只是不想當欽命的官兒。
袁世凱慢慢轉過身來,瞇著眼睛,瞅著宋教仁,拍拍宋教仁的肩膀,鈍初啊,我不是皇上,哪來的什么欽命啊??
然后,他大步流星,幾步就走回桌案處,端起茶碗喝了一口,啪地把茶碗摔在地上,這是什么茶?難喝死了!
趙秉鈞更加迷惑了!
??
內閣總理府,趙秉鈞仍是滿臉的迷惑,我就奇怪了:我這個總理是大總統任命的,跟民選有什么關系嘛!大總統提名我當總理,誰敢攔著?
趙秉鈞與楊度坐在沙發上吸著煙,趙秉鈞正向楊度咨詢。
楊度的雪茄煙點指著趙秉鈞,你呀你呀,記吃不記打記得吧,民國兆始,兩屆內閣已經倒臺,加上你這一屆是第三屆了,哪一回不是臨時參議院說了算?
趙秉鈞:可最后還不是大總統說了算!
楊度:那是鷸蚌相爭,漁人得利讓你撿了個便宜!表面上看,你這個總理,是黃興讓給你的,孫文也同意了,這自然都是大總統運動的結果。可實際上是參議院里各黨各派勢均力敵,雖說不同意你當總理,可也提不出自己的人選,哪一個黨提出的人選都會被另一個黨否決了,所以只好贊同大總統的提名。
趙秉鈞又糊涂了,這不是院選、黨選嗎?怎么叫民選?
楊度氣得把茶盞一蹾: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趙秉鈞:人家這不是正向你請教嗎?
楊度:什么叫院選?參議員和眾議員怎么來的?選出來的!今后競選正式國會,八萬個選民里選出一個議員,這個議員就代表這八萬個選民在國會里行使權力,這就叫代議制代表人民,也就是代表選民參政議政,也包括同意你當總理、彈劾你這個總理,甚至罷掉你這個總理,懂嗎?
趙秉鈞:懂,懂了,所以國民黨才要去競選議員,他們若是占了國會多數席位,一定會推舉自己人當內閣總理。大總統就是想讓我當,他國民黨議員人多啊,一個黨的議員就能把我給否決掉。嗯,怪不得宋教仁連大總統的賬都不買!
楊度:才明白啊?這就叫政黨內閣。
趙秉鈞:我說皙子,你是憲政元老啦,你就不能也組織一個黨,跟國民黨爭一爭?
楊度一擺手,我才不湊那個熱鬧。你看看現在有多少個黨啦:不算國民黨,還有共和黨、民主黨、統一黨,這三個最大,小黨更是不計其數。我再組織一個黨?哈!打群架呀?
趙秉鈞:總不能眼睜睜瞅著國民黨把咱們都給吃了!
第四十九章 民權初步(三)
楊度:智庵,不是我楊度不買你的面子,這共和制我本來就不贊同。以前我不幫孫中山,現在我也不能幫你!只要不是君主立憲,我誰都不幫!
趙秉鈞:那你總得幫幫大總統吧?
楊度忽地站起:幫他?
他說完拂袖而去,但話留下了,顯然是氣話,他呀,他用不著我幫!
??
禮堂放映廳,正放映著無聲電影,是美國總統、議員的競選演講以及同選民見面的內容。一會兒是影像,一會兒是字幕??
明暗不定的白光下,可見趙秉鈞及一些身著西裝的人在觀看著,他們坐得很分散,都很嚴肅認真。
有幾個人一邊觀看著,一邊學著影片中人物講演時的手勢、笑容??
三
袁世凱靜靜地候立在車站月臺上。
遠處,火車慢慢進站了,迎賓曲奏起來。
火車停下時,紅地毯立刻鋪到車廂門口。
車廂門開了,一個戴墨鏡的人出現了。
袁世凱迎了上去,那人摘下了墨鏡。
袁世凱:卓如,你可來了!
梁啟超下了車廂臺階,微微一躬,大總統!
二人的手握在一起,互相注視著。
袁世凱:十三年沒見了??
梁啟超:從戊戌年??
袁世凱:往事不堪回首啊??
梁啟超:大總統何必親自來,哦對了,我那老朋友皙子呢?
袁世凱:他呀??生我的氣嘍!辛亥年,本來君主立憲是有希望的,后來我聽了孫文的,給弄成了共和國,人家鬧情緒了,開頭我就讓他當教育總長,人家理都不理我??
梁啟超笑了:這個皙子,簡直是頭倔驢!
袁世凱一個請的手勢,二人朝月臺外而去。
袁世凱的聲音:我信中闡述的觀點,卓如可贊同?
梁啟超的聲音:大總統高瞻遠矚,不過也有可商榷之處。
聲音漸漸地遠了??
總統府小飯廳,一塊鮮嫩的牛排在鍋上煎著,發出吱吱的響聲。一個西洋的廚師在操作著西餐。
餐桌上已經擺上了幾盤精美的西餐,洋酒已經斟好,袁世凱、梁啟超對座桌前。
袁世凱:知道卓如愛吃西餐,我專門把天津起士林的廚師請了來。
梁啟超:大總統太客氣了。
袁世凱:我這個大總統,這點特權還應該有吧?不過,若是讓臨時參議院知道了,弄不好,也能搞出個彈劾案來。
梁啟超:大總統太過慮了。
兩名侍者把兩盤煎牛排端上了桌。
二人同時動起了刀叉,然后蘸一點番茄醬,將叉起的一小塊牛排送入口中。
二人咀嚼著,滿意地點著頭。
梁啟超:還真是鮮嫩無比。
袁世凱:要是共和飯也這么好吃,那就好嘍!
梁啟超看著袁世凱,大總統還吃得下吧。
袁世凱沉吟道:本來以為是吃得下的。戊戌變法開始,后來又預備立憲,我是一門心思要促成憲政的。可憲政真的來了,我發現怎么都是限制我的招兒,就沒一樣兒是幫我的。
梁啟超:大總統要怎樣的憲政才覺得舒坦呢?
袁世凱:我知道三權分立是有道理的。可我一個大總統,總不能連個公都辦不成吧!其實孫中山先生也知道做這樣的大總統難受。他在南京的時候,弄的是總統制,他那個臨時大總統,權力無限嘛,內閣不過是他的辦事機構嘛。可我當大總統呢,他讓鈍初搞出個《約法》,弄成個內閣總理制,上頭還有個參議院那孫猴子讓唐僧治著,可也才一個緊箍咒嘛,我呢,戴了倆,我一動換,好家伙,倆緊箍咒箍我咒我,我這個大總統是總也總不得,統也統不得,沒一點實權!卓如啊,你說,這不是誠心整我嘛!
忽然發現梁啟超始終笑嘻嘻地瞅著自己,袁世凱一怔,立刻也笑了,卓如,還沒見我發過牢騷吧???可我這些話,不跟你這個憲政專家說,又能跟誰說去?
梁啟超:可以跟皙子說嘛他也是憲政專家。
袁世凱擺著手,漫不經心地說:別提別提。我一跟他說呀,他就讓我改變國體搞君主立憲,說那同樣也是憲政讓我當憲法政治下的皇帝,哦,就像那日本天皇,說那才符合民國的國情。可我怎么能干嗎!
梁啟超正色道:是不能干!
袁世凱一怔。
梁啟超:大總統,國體重器,一旦確立,絕不可擅動。
袁世凱:是啊是啊,我也覺得皙子簡直是開玩笑嘛??
他親切地看著梁啟超:所以才請卓如你來幫我嘛??
梁啟超:大總統已經考慮好了吧!
袁世凱:其實就兩條:我不想要什么內閣制!都說美國是真共和,可人家也是總統制嘛!根本就沒有責任內閣,只給總統設一個國務卿,幫助大總統行政,這樣辦起事情來就少了一個掣肘的,順當多啦!這是一。二嘛,這一點改動,得在以后的正式憲法里規定了,才能落地生根!所以我請你組建一個比國民黨還大的政黨,在競選國會議員時同國民黨競爭一番,如果咱們的黨占了多數席位,日后起草憲法就多了發言的權力,總統制也就指日可待了。
梁啟超:總統制我是贊成的,比起內閣制來,總統有更大的權力和權威。可要在競選中
同國民黨競爭??
他搖了搖頭,這可就難啦!國民黨的前身是同盟會,同盟會的前身是興中會和華興會,說起來,有十六七年的歷史了,根深葉茂,民心黨心,天時地利,都在他那邊??
袁世凱:可政府總比國民黨有錢啊??
梁啟超還是搖著頭,錢并不能解決所有問題。
袁世凱渴望地問:那你還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得到,你盡管說!
梁啟超沉吟著,但終于說道:大總統這么信任我,我就試試吧??
袁世凱很高興地說:好好好??
這時,兩個侍者的盤子里端上兩碗湯,放下。
袁世凱:卓如,來來來,嘗嘗這意大利風味的紅菜湯。
??
第四十九章 民權初步(四)
內閣總理府禮堂,一個戴瓜皮帽、穿西服的四十多歲男人正站在臺上演說著:本黨競選方針,乃扶助人道主義,為選民謀取福利主義,故本黨競選國會議員,以道德為君主??
一個聲音:行啦行啦行啦??
臺下有一小排桌案,趙秉鈞及剛才觀看西方競選記錄影片的人們正坐在下面,原來是各黨派競選議員在排演。這時,趙秉鈞已經站起來。
趙秉鈞指著臺上那人,我說你就不會說點新鮮玩意兒?你下來。
他指著身邊的另一人,你上去說。
臺上的人下來,趙秉鈞身邊的人上去。
門口處,袁世凱閃了一閃,悄悄地站立一旁,觀看著。
臺下的人都坐下了。
臺上的人似乎在想著怎么說,眾人等待著。他忽然做了一個手勢,那是學著剛才觀看影片中美國總統競選時的擺手,但他做出來,卻很可笑,本黨,咳,本黨的競選方針,啊,都是實的,沒有虛的。第一,本黨黨員都不準吃紙煙,不準飲酒,哦當然啦,有病喝的藥酒不在此例。不準納妾,不準嫖娼,不準買賣鴉片。所以,本黨黨員都是正人君子。
請投本黨一票!他說得激動,忽然呼道。呼罷,才想起要輔以手勢,于是右手向前推舉晚了整整一拍。
趙秉鈞又氣得站了起來,指著他訓斥道:我說弱智啊,你!
他把桌案上的《演說集刊》(宋教仁著)、《建國方略》(孫中山著)、《會議通則》(孫中山著)等小冊子拿起來,揮動著,你們瞧瞧人家國民黨是怎么弄的!
他一指臺上的人,不抽煙不喝酒??這種狗屁事情回家跟你老婆講去!你是共和黨不講共和!
他一指身邊左邊的人,你是民主黨不講民主!
他一指身邊右邊的人,你是統一黨不講國家統一!
他把手上的各種國民黨人寫的小冊子往桌上一摔,講的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你們三大黨加起來也頂不上一個宋教仁!
他氣呼呼坐下了。
一個人的掌聲響起來。
趙秉鈞等趕緊都站立了起來,面朝門口處,只見袁世凱已經走了過來,拍巴掌的正是他。
趙秉鈞等恭敬地迎著,大總統!
袁世凱高興地說:好啊好啊!智庵認真對待憲政,各黨派認真籌備競選議員,本大總統很欣慰啊。
趙秉鈞請袁世凱坐下,然后侍立著說道:國民黨在《時報》的民意測驗中遙遙領先。一旦開始競選,咱們這幾個黨,不落花流水才怪。
袁世凱擺著手,不礙事,不礙事。
他環顧著各黨領導人,不過,團結起來力量大,你們幾個黨還是合并成一個黨好些。
幾個領導人互相瞅著一眼,是誰也不服誰的眼神。
趙秉鈞:這事兒議過好幾次,合并以后,誰做黨魁,定不下來。國民黨是孫中山做黨魁,宋教仁代理;咱這幾個黨合并,除非大總統當黨魁??
袁世凱又是擺著手,我不行,我不行!
他注視著大家,可我給大家請了一位強我百倍之人。
眾人面面相覷,是不相信的樣子。
袁世凱輕輕地說:梁啟超先生。
一個黨魁大喜,梁先生?他是中國憲政的大理論家,他來敢情好。
另一黨魁:行!若是梁先生來,本黨服氣!
第三黨魁:可梁先生一直在日本嘛,怎么來得了?
袁世凱一拍手,卓如,進來吧。
梁啟超笑著走了進來。
眾人喜出望外,擁上去打著招呼??
袁世凱站起來,眾人瞅著他。
袁世凱一招手,侍者把酒放盤子里端了上來。
袁世凱:這事兒我做主了:即日起,共和、民主、統一三大黨合并為進步黨,梁啟超先生為黨魁。
三大黨首領面朝梁啟超,微微鞠躬,服從梁先生領導!
袁世凱端起酒杯,眾人都端起酒杯。
袁世凱:國民黨的前身是同盟會,早已百煉成鋼。但我進步黨今后有了卓如,也是如虎添翼。如今,國民黨在競選中節節勝利??諸位,卓如,國民黨是要困死政府的,你們是要幫助政府的,兩黨將有一搏。我祝你們成功!干杯!
大家的酒杯碰在一起??
四
南京前總統府現在成了國民黨競選中華民國首屆國會議員總部。一幅攤在地上的大大的條幅上,國民黨競選國會議員啟動幾個大字已經寫好,一個人拿一把大刷子,蘸著墨汁,正在寫最后一個會字。四周全是長桌,數十個工作人員分成數堆,其中的幾堆在五顏六色的小旗上書寫著民主、平等、博愛、民權、民主、民生、民族、共和等詞,每面小旗上反寫兩個字。其中的一個桌案,專門分發孫中山所著的《民權初步》和《三民主義》小冊子。另外的幾堆,桌上擺著喇叭、國民黨證書、勛章等各種小牌子??
不斷有各省的國民黨國會議員候選人走進來,到各個桌前把分到本省的上述物品領走。
一些抱著物品的人正圍繞著會館中央一個方形桌案旁的宋教仁。
宋教仁指著其中幾個人說:你們直隸選區,包括北京,選民人數是六百一十九萬五千七百五十七人,共有四十六個眾議員席位,你們要注重宣傳孫先生講過的民生問題??
他指著另外幾人,你們湖南,眾議員名額二十七席;你們四川,名額三十五席,安徽,二十七席,河南三十二席,山西二十八席。還有奉天、吉林、黑龍江三省共二十六席,全都
是農業大省,都要同直隸的競選宣傳方針一致。多講民生,尤其是我老同盟會的平均地權,爭取基層廣大選民的選票。
與此同時,《時報》記者田沫正在一個適當的位置注視著眼前的景象。她的旁邊,一個記者正拼命地搖著一部手搖電話,喂,喂,喂,喂??地喊著。終于接通了,他把話筒遞給了田沫,田小姐,總社接通了。
與此同時,似乎誰也沒有發現,梁啟超輕裝簡從地走了進來,在一個桌子上拿起一本《民權初步》的小冊子,認真地翻看著??
第四十九章 民權初步(五)
田沫對著話筒以記錄速度口述著新聞報道,國民黨競選國會議員運動今日在南京前總統府全面啟動。此間觀察家認為:作為一個千年專制帝國走向民主憲政的第一步,中國面臨的這次選舉運動無論如何估價也不會過分??
而宋教仁仍在安排著各省的競選工作,你們江蘇有四十個席位的眾議員名額;你們浙江三十八席;廣東三十席;福建二十四席。你們這些省份,工商業發達,商人、企業主多有參政愿望,因此,競爭宣傳的重點是民權問題。要按照孫先生三民主義中所講的內容,把民權問題講透徹,爭取到他們的選票。
同時,那邊的田沫還在電話中口述著:據觀察,國民黨將在未來的競選中占據優勢地位。他們的競選策劃有章有法。但其他幾個大黨也不會甘心失敗,尤其新組建的以梁啟超先生為黨魁的進步黨,有同國民黨誓死一搏的態勢??哦,我好像看到梁啟超先生來了??
她這一說,宋教仁也透過人群看到了梁啟超,不禁大步走過去,喊著卓如??
田沫也拿著話筒就往梁啟超的方向走,她旁邊的記者趕緊抱起電話機跟隨著??
另有許多人也擁了過去??
梁啟超握住了宋教仁的手,欽佩地微笑著,鈍初啊,你把競選運動安排得這么好,還讓不讓別的黨活啦,啊?
宋教仁也笑著,行啦卓如,這個好字從你嘴里說出來,我寧可聽成一個差字!
梁啟超搖著手里的孫中山的《民權初步》,就這個小冊子,我們進步黨就弄不出來。
宋教仁:誰不知道你那只筆,十本《民權初步》加起來,也沒你寫過的憲政論著多!
梁啟超:那都是用文言寫的,沒孫先生寫得深入淺出,都是大白話,就是販夫走卒也讀得懂!不愧是從事宣傳運動的行家里手啊!
田沫早就聽得不耐煩,不禁對著話筒報道說:進步黨黨魁梁啟超先生今日蒞臨國民黨競選總部,與他的政敵宋教仁先生會晤。人們原本期待兩大對手舌槍唇箭,生死以搏,不料,二人都是客客氣氣??
宋教仁一聽就笑了,指著田沫,你們這些記者呀,就是惟恐天下不亂!
梁啟超:她說得倒是實情。
宋教仁:咱們兩人會打起來嗎?
梁啟超:平時咱們是朋友,政見上是對手,但從來不是敵人。
宋教仁:說起這個,我在英國議會看到過一次。那是真亂呀!每一個國會議員都代表某個民眾團體的利益或某種主張,在開會的時候,你罵我我罵你,甚至大打出手!議長上臺的時候,忽然摔了一跤。底下就有人喊嗨!民主摔倒了!
梁啟超和周圍的人都笑了。
宋教仁:咱們中國要是也有這樣的議會政治,那該多好!議長可以摔倒,議員可以吵架,但只要有真正的國會,民主政治就永遠不會摔倒。卓如,從戊戌變法開始,你追求的不也是
這個嗎?
梁啟超早已被宋教仁感染得百感交集,論起對議會政治的癡迷,我真是不如你呀!
宋教仁笑著:我是議會迷嘛!
梁啟超:也是政黨內閣迷。
宋教仁:那是個很好的行政體制。卓如,我知道,內閣制還是總統制,你我兩黨政見不同,但推動民國議會政治、走政黨內閣的路子還是一致的。以國體論,英國是君主制,美國是共和制,但以政體而論,英美是一樣的,都是憲政,而且都是兩黨輪流執政。自從你組建了進步黨,我就一直在想啊,如果咱們中華民國也能形成兩黨輪流執政的態勢,那會是件大好事啊!
梁啟超:好!鈍初,我今日就跟你約定:在即將到來的國會大選后,貴黨一旦上臺執政,我黨就以在野黨的身份監督你們!
宋教仁:監督就是幫助!
梁啟超:反過來說,如果我黨執政,也請貴黨進行監督!
一群電影人托著、抱著、提著電影器材走了進來,喊著:梁先生,我們得在外面等多久啊?
梁啟超對他們擺擺手:再等等,再等等??
宋教仁:卓如,你這是??
梁啟超笑對宋教仁說:他們都是報館的記者。鈍初啊,我請你幫我個忙,貴黨做競選宣傳的時候,請你允許他們用電影拍攝下來。
宋教仁:好啊卓如,我說你大老遠的跑到南京做什么,原來是打入敵人內部啊!
梁啟超感慨道:這次競選運動,與其說是各黨派競爭國會議員,不如說是你國民黨進行示范。自從組建了進步黨,我才發現,這些即將投入競選運動的黨員,不是原來清朝的官僚,就是行伍出身的軍人,根本就不懂議會政治為何物。
宋教仁:袁大總統同意你這么做嗎?
梁啟超點點頭:他跟我說,要做個好推銷員,是得好好學學。
宋教仁哈哈大笑,推銷員!這個比喻好啊!
他轉對著圍過來的國民黨候選議員們說:大家都要記住袁大總統的這句話。
他從一個候選議員的懷里拿一本《三民主義》,搖著,要當好推銷員,先要有好東西。這個,我黨得天獨厚,孫先生都給咱們預備下了!
他再拿一本《民權初步》,也搖著,可大家還要記住,你們都是候選議員,你們最終的推銷品,就是你們自己!這個,我黨也是得天獨厚,孫先生也給咱們預備下了!
那個懷抱著這兩種書的候選議員道:宋理事長,我省的選民幾乎都是農民,素質太低,向他們宣傳什么三民主義、民權初步,他們恐怕聽都聽不懂!
宋教仁剛要向他說話,卻轉向了梁啟超,卓如,你聽到了吧?就是我黨黨員,要用孫先生的思想武裝起來,也還早著呢!
五
揚州鄉下,一位滿面滄桑的老農民正率領一幫子后生在村口脫坯,和好的泥摔到坯胎里,抹平,再扣出來。整齊的泥坯前,個個干得滿頭大汗。忽聞馬車聲,他不禁抬頭觀望
第四十九章 民權初步(六)
不遠處,幾輛馬車滾滾而來,孫中山、宋教仁帶著競選國會議員的一些國民黨員、記者田沫和攝影隊,坐在馬車上,興高采烈地過來了。
孫中山欣喜地望著四周的景色,煙花三月下揚州??咱們來的正是時候??哦,停車,
停車??
車停了,孫中山等下車,孫中山走到兩手泥污的老人面前關切地問:老人家,要蓋房子啊?
老人側耳:啊?
孫中山:老人家貴姓啊?
老人仍是側耳:啊?
一后生:我爺爺耳背。
他對著老人的耳朵大聲說:這位先生問你貴姓!
老人明白了,姓蕭!
孫中山于是也對著老人的耳朵大聲說:老人家好福氣,您老有幾個兒子呀?
老人笑得臉上開了花,幾個?十二個哩!
孫中山:好家伙!為什么生這么多兒子呀?
老人:娶媳婦兒唄!
孫中山:娶媳婦兒?
老人:生孫子唄!
孫中山:您老有多少孫子啦?
老人:二十二個啦!
孫中山:那得蓋多少房子才能娶上媳婦兒呀!
老人一擺泥手,也不光為娶媳婦兒。
孫中山:哦?那又為了什么呀?
老人:選村長哩!
這時,孫中山在南京見過兩次的那位蕭老人,穿一身整潔的紳士服,扶一根拐杖,坐一頂二人抬的轎子,到了不遠處,見到這邊的情景,先是奇怪,后是疑惑地瞇著一雙老眼瞅著??
孫中山對老人的話很驚詫,選村長?生兒子、生孫子為了選村長?
那邊的蕭老人手中的拐杖輕敲了敲轎子,轎子停下了,他輕輕下了轎??
這邊,老人接著孫中山的話說道:就是哩!聽說縣城里頭正鬧什么競選哩,要當官兒的都搞民主選舉哩!要是真有那一天喲,他握緊自己的泥拳頭,朝上一舉,只要我的兒孫覺得我行,一舉手,我就當村長嘍!
孫中山哈哈大笑,上前一把握住老人的拳頭。
老人抽著拳頭,先生,我這手臟哩!
孫中山:不臟,不臟!老人家,你講得好啊!
他環顧左右,誰說農民不懂民主民權?!
他高高舉起老人的拳頭,這拳頭就是民主,就是民權!
一直疑惑地在一旁瞅著的蕭老人終于認清眼前的人竟是孫中山,不禁趨步上前,撩開衣襟就要叩首,皇上龍御江南,小民有失遠迎??
旁邊的宋教仁一把撈起他,是你呀老人家!
蕭老人卻仍是垂首沖著孫中山,小民有罪,小民??
孫中山哈哈大笑地走了過來,真是無巧不成書!老人家,你就是這個村的村長吧?
和泥的蕭老人走了過來,人家是咱們的鄉長哩!
孫中山:那是更大的官兒嘍!
這邊的蕭老人:皇上??
孫中山:哎,我早跟您講過,我不當大總統了??
蕭老人又要跪,太上皇??
孫中山一把撈住他,有些嗔意道:我說老人家,我是怎么跟你說,你還是把我當皇上。那現在你是鄉長,我是百姓,要跪我得給你跪??
說著,就要給他行禮,慌得蕭老人趕緊反過來攙住孫中山,哎呀皇??不,不,孫先生,您要折殺小民了??
四周的人都笑了。
孫中山:這就對了嘛!咱們是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老相識了。怎么,不請我到你家去坐坐?
蕭博宜宅,孫中山抬頭看著小樓和愛春樓的牌匾,這房子蓋得不錯啊!愛春樓,這名字也起得好!
蕭老人在一旁恭敬地說:這樓剛剛落定,還缺一副對聯啊。
孫中山調侃地說:哦,你把我拉到這新房子跟前來,是要逼我寫字呀!
蕭老人一聽大喜,吩咐:快!文房四寶伺候!
樓前有人抬來桌案,擺好文房四寶。
孫中山上前,執筆觀樓,忽問:老人家的大名是??
蕭老人:博宜,博愛的博,適宜的宜。
孫中山喃喃著:博宜,博宜??略一沉思,揮毫寫下:
上聯:博愛從吾好
下聯:宜春有此家
蕭博宜:這上下聯的頭一個字,嵌著博宜二字,正是我的名字;這上下聯的第二個字,嵌著愛春二字,正是此樓的名字。皇??哦,孫先生,高,高啊!
孫中山擱筆說道:見笑見笑。
蕭博宜激動得兩眼放光,孫先生,有您這十個字,我蕭家光宗耀祖啊!
孫中山擺著手說:言重言重!
他忽然問道:我說蕭鄉長,民國正在開展國會議員的競選,你的鄉里有多少選民呀?
蕭博宜:喲,真叫您問著了,縣里頭是給了數,還送了許多選票來,可我記不得了。
宋教仁在一旁問道:選票都送到選民手中了?
蕭博宜:沒有。縣里頭一定要填上名字,我叫鄉里的幾個識文斷字的秀才填上幾個名字算了。
宋教仁急忙道:那怎么行啊!
孫中山:都填好了?
蕭博宜:剛發下去,都在鄉公所呢??
六
鄉公所,幾個老秀才瞅著名單上的該省三十八個國會候選議員的名字,正在犯愁:
這選票上到底填哪個名字好嘛?
我看一張選票填一個,咱們就給它來個順著填。
好好好??
老秀才們點著頭,開始分別在選票堆上抓過一張選票,毛筆也開始在硯臺上潤著??
孫中山等走了進來,攝影隊的人們在四周架設著攝影器材。
停!先別填了。蕭博宜喊著,在一旁恭敬地瞅著孫中山。
幾個老秀才也趕緊站立起來,恭立著,但眼睛向四周攝影隊緊張地看著。
孫中山上前拿起一張選票,認真地瞅著,這是人民的民主權利啊。
他環顧著眾人,人民的權力要由人民來自主,誰也不能剝奪!
他對著蕭博宜說:蕭鄉長,你也不能啊!
蕭博宜:鄉下人哪里懂得什么民主權利嘛??
孫中山一怔,不禁沉吟了一下,然后說道:貴鄉有選民名冊嗎?
蕭博宜:有,有。
第四十九章 民權初步(七)
一秀才將選民冊拿了出來,遞給孫中山,孫中山交給蕭博宜,蕭鄉長,煩請把貴鄉的選民們請到這里來。
蕭博宜便把名冊交給那秀才,快去請吧,多帶上幾個人去請,快點。
那秀才去了。
孫中山面對剩下那幾個秀才說:你們是讀過書的,古人關于天子、庶民的話,是怎么說的?
一秀才想了想,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
另一秀才接道:民為貴,君為輕。
再一秀才接道:天下以民為本。
孫中山:說得好。雖然這是封建專制下的一點民權思想,畢竟算是一隙之明。只是封建專制國家,就這一隙之明也無法實行,說說罷了,到頭來還是專制。民國就不同了,我們有共和制度保證民權,這民權不再是嘴上說說的一隙之明,而是讓它大放光明。
他仍是對著幾個秀才說:你們再說說,這共和二字,在中國古書上是怎么說的?
幾個秀才對視了一眼,搖了搖頭。
孫中山笑了,忘了?鈍初,你給大家說說。
宋教仁說道:太史公司馬遷在《史記·周本記》中記載,三千年前有個周厲王,他大行暴政,人民造反了,把周厲王趕出了王宮,后來由召公、周公兩個宰相共同執政,管理國家,所以國號就稱為共和。這就是共和二字最原始的含義。
孫中山環顧著眾人,接著說道:在當代共和制度的國家,共就是說,國家權力是公有的,國家的治理是所有公民的共同事業。和就是合群力而治國,就是民主。如今咱們就是共和國啊,這人民的民主權利怎么能剝奪呢?那還叫什么共和國呀?
外出召喚選民的那秀才帶領數十名選民進來了,其中也有那個曾與孫中山對話的蕭老人。老人招呼著孫先生,眾人都跟著叫孫先生??
孫中山拉起蕭老人的手,并熱情地接待著眾選民,鄉親們坐,都坐下??
選民們都坐了。
孫中山拿起一摞選票,分給宋教仁一些,二人往選民的手里發送著??
孫中山一邊發著,一邊分別對選民們說著:這是你們的選票。你們選出的議員要代表你們的利益,在國會為你們說話。這是你們的民主權力。你們自己想選誰就選誰,不要聽別人的,更不要讓別人代替你??
選票發完了,選民們卻呆呆地望著孫中山和宋教仁,也同樣緊張地看著攝影機。
蕭老人:我選誰呢?我誰都不認識啊!
孫中山:這是競選,國會議員的候選人都要發表演說的。大家要去聽他們的演說,誰說得對你的心思,你就選誰。
蕭老人:那還得到城里去,他們就不會到咱們鄉下來說說?
來了。孫中山指著國民黨的候選人,他們都是參加國會議員競選的候選人。
對宋教仁:鈍初,你就示范一下吧。
宋教仁微笑著站到了選民們面前,我叫宋教仁,今天就跟大家談談民生主義。
他對著蕭老人問:老人家,請你說說,這民生主義是什么意思?
蕭老人:民就是我們老百姓唄,民生么,就是說我們老百姓過日子的事兒唄。
宋教仁啟發地問:那都是什么事兒呢?
蕭老人:咱老百姓的生活,穿衣,吃飯,蓋房子,走路唄!
宋教仁高興地說:說得好,老人家!這衣食住行就是民生,這民生主義就是衣食住行主義!我國民先要豐衣足食,吃得飽,穿得暖,住上好房子,出門在外有公路,有鐵路。這才是民生有了基本的物質保證。
他環顧著眾人,這民生主義就是我國民黨競選國會議員的綱領之一,今后的國會中只要有我黨黨員,我們就會為百姓們的民生而呼吁不止!
蕭老人喊道:我就選你啦!
眾人道:我也選你!我也選你??
孫中山鼓著掌,哈哈大笑著過來了,好啊,好啊??
他對著蕭博宜說:蕭鄉長,你剛才說老百姓哪里懂得什么民主權利?不不不,蕭鄉長不用解釋,你有這觀點并不怪你。城里頭,研究院里頭,許多專門研究民權的專家們也都這樣說呀!可這是不對的。
他對著蕭老人啟發道:你有那么多兒孫,要不要他們上學啊?
蕭老人:要上,一定要他們上學。
孫中山:要是有人跟你說,孩子不識字,所以不能去上學。你會怎么說?
蕭老人:胡說八道嘛!不識字才上學堂嘛!
孫中山:對呀!所以有人說老百姓素質低,不可實行民權,這就跟孩子不識字,所以不能上學的說法一樣荒唐可笑嘛!
眾人哈哈大笑起來。
孫中山:剛才我黨的代理理事長跟你們談了民生主義,你們就要選他當議員。不急不急。作為選民,要特別珍視自己的選舉權利,大家要多聽一些候選人的演講,包括別的黨的候選人演講,從中選出最對自己心思的人!
他把蕭老人拉到蕭鄉長面前,蕭鄉長啊,你可再不能剝奪別人的民主權利啦!這位蕭老人可對我說了:早晚有一天,他會率領著他的兒孫們,舉起拳頭,先把自己選為村長??
他又轉對著蕭老人,然后,你就會把他選下去,自個兒當鄉長了吧?
蕭老人謙虛道:還沒到時候,沒到時候啊??
孫中山調侃道:你還得生多少兒孫才到時候啊?
眾人更加歡笑起來??

2013-08-22 10:2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