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歷史變遷觀察
字體    

前清宮女憶光緒最寵妃子處死內幕(圖)
前清宮女憶光緒最寵妃子處死內幕(圖)
騰訊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前清宮女憶光緒最寵妃子處死內幕

光緒最寵愛的妃子珍妃

“逃跑是在光緒二十六年,即庚子年七月二十一日(1900年8月15日)的早晨,也就是俗話說——鬧義和團的那一年。”老宮女一邊回憶,一邊慢慢地說,“雖然這事已經過了40多年,大致我還能記得。

“我記得,頭一天,那是七月二十日的下午,睡醒午覺的時候。——我相信記得很清楚。老太后在屋子里睡午覺,宮里靜悄悄的,像往常一樣,沒有任何出逃的跡象。這天正巧是我當差。

“我還要絮叨幾句。這一年是我第二次回到宮里來,太后對我格外開恩,所以我特別小心,不爭寵,不拔尖,死心塌地伺候老太后。宮里變樣了,春苓子、小翠已經離開宮了,老伙伴只剩下小娟子。小娟子不知替我說了多少好話,老太后才點頭讓我回宮來,當然不是她一個人的力量,所以我對小娟子也特別感激。說句實在話,我心甘情愿聽小娟子的調遣,因為她聰明、直爽,沒有歪心眼。那時她是宮里的大拿(掌事兒的),我是她的副手。

“在宮里頭我們只知道腳尖前的一點小事,其他大事絲毫也不知道。老太后有好多天不到園子里去了,和往常不大一樣。到二十日前兩三天,聽小太監告訴我們,得力的太監在順貞門里,御花園兩邊,都扛著槍戒備起來了。問為什么,說也不說。我們也風聞外頭鬧二毛子(教民),但誰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小娟子暗地里囑咐我,這幾天要格外留神,看老太后整天板著臉,一絲笑容也沒有,嘴角向左邊歪得更厲害了,這是心里頭憋著氣的象征,不定幾時爆炸。當侍女的,都提心吊膽,小心侍侯,免得碰到點子上自找倒霉。

“那一天下午,我和往常一樣,陪侍在寢宮里,背靠寢宮的西墻坐在金磚的地上,面對著門口。這是侍寢的規矩。老太后頭朝西睡,我離老太后的龍也就只有二尺遠。在老太后寢宮里當差是不許沒有人樣子的,要恭恭敬敬地盤著腿,瞇著眼,伸著耳朵,凝神屏氣地傾聽著帳子里的聲音。……

“突然,老太后坐起來了,撩開帳子。平常撩帳子的事是侍女干的,今天很意外,嚇了我一跳。我趕緊拍暗號,招呼其他的人。老太后匆匆洗完臉,煙也沒吸,一杯奉上的水鎮菠蘿也沒吃,一聲沒吩咐,逕自走出了樂壽堂(這是宮里的樂壽堂,在外東路,是老太后當時居住的地方,不是頤和園的樂壽堂),就往北走。我匆忙地跟著。我心里有點發毛,急忙暗地里去通知小娟子。小娟子也跑來了,我們跟隨太后走到西廊子中間,老太后說:“你們不用伺候。”這是老太后午睡醒來的第一句話。我們眼看著老太后自個往北走,快下臺階的時候,見有個太監請跪安,和老太后說話。這個太監也沒陪著老太后走,他背向著我們,瞧著老太后單身進了頤和軒。

“農歷七月的天氣,午后悶熱悶熱的,大約有半個多時辰,老太后由頤和軒出來了,鐵青著臉皮,一句話也不說。我們是在廊子上迎老太后回來的。

“其實,就在這一天,這個時候,這個地點,老太后賜死了珍妃,她讓人把珍妃推到頤和軒后邊井里去了。我們當時并不知道,晚上便有人偷偷地傳說。后來雖然知道了,我們更不敢多說一句話。

“我所知道的事就是這些。

“時間悄悄地流逝,人世不斷地喧騰,經過改朝換代,到了民國初年,我們說話都沒有什么忌諱的時候,有一年正月,崔玉貴到我家來串門,閑談起這件事,他還有些憤憤不平,說老太后對他虧心,耍鬼花樣。現在我把當時崔玉貴和我說話的情況,大致給描繪一下。也不見得全是原話了,讓我慢慢地想,慢慢地說。

“崔玉貴,我們叫他崔回事的,不稱崔總管,免得和李蓮英李總管之名重復。他在辛丑回鑾以后,被攆出宮,一直住在鼓樓后邊一個廟里。廟里住著好多出宮的太監。他覺得在這里住著方便,不受拘束。這也就是崔玉貴為人還不錯的明證——他當過二總管,如果當初他虧待了太監,決不敢在這里住,舌頭底下壓死人,大家伙罵也把他罵跑了,可他能在太監堆里住下去,足見他的人緣是很好的。他一直沒有家眷,過著單身生活,所以也沒有牽掛。經常的活動是起早貪黑地練武,摔打(鍛煉)自己的身子。

“我那時住在北池子孟公府,梳頭劉的后人住在奶子府中間,桂公爺(桂祥,老太后的娘家兄弟) 住在大方家胡同西口里頭。崔玉貴是桂公爺的干兒子,也就是隆裕皇后的干兄弟,所以他在宮里很紅,因為有桂公爺做靠山。按太監的行話說,叫鉆桂公爺的褲襠。他到桂公爺家來來往往,要經過我們兩家門口。民國以來,崔玉貴是個戀舊的人,過年過節都到桂公爺家里照個面,雖然桂公爺不在世了,但他不愿意落下個‘人在人情在,人死兩丟開’的話柄。為了表示不忘舊,他常常是先直接到桂公爺家去,由大方家胡同出來時就遛達遛達。他是練武的人,不愛坐車。他順路先到奶子府劉家,歇歇腿兒,就來到我家,這是他必經之路。也常在我家吃便飯,他和老劉(劉太監,老宮女的‘丈夫’)從前都一起伺候過光緒爺(戊戌前,老太后派崔去監視過光緒),又都是冀南的小同鄉 (崔是河間人,劉是寧晉人),人不親土親,再說,同是一個籠子里出來的,坐在一起也有話說。他飯量大,嘴饞,又是北方人,愛吃山東菜,40多歲的人了,一大盤紅燒海參小膀蹄,吃得盤光碗凈,,然后抹抹嘴唇,笑著說‘我又可以三天不吃飯了。’接茬跟老劉拉起鄉談來,說‘咱們冀南不是有句俗話嗎,叫吃一席,飽一集,一集是五天,我說三天還說少了呢!’老劉說,‘您當過壽膳房總管,什么好的沒吃過。’他說,‘那時吃著揪心,這時吃著舒心。’

“‘景祺閣北頭有一個單獨的小院,名東北三所,正門一直關著。上邊有內務府的十字封條,人進出走西邊的腰子門。我們去的時候,門也關著,一切都是靜悄悄的。我們敲開了門,告訴守門的一個老太監,請珍小主接旨。

“‘這里就是所謂的冷宮。我是第一次到這里來,也是這輩子最末一回。后來我跟多年的老太監打聽,東北三所和南三所,這都是明朝奶母養老的地方。奶母有了功,老了,不忍打發出去,就在這些地方住,并不荒涼。珍妃住北房三間最西頭的屋子,屋門由外倒鎖著,窗戶有一扇是活的,吃飯、洗臉都是由下人從窗戶遞進去,同下人不許交談。沒人交談,這是最苦悶的事。吃的是普通下人的飯。一天有兩次倒馬桶。由兩個老太監輪流監視,這兩個老太監無疑都是老太后的人。最苦的是遇到節日、忌日、初一、十五,老太監還要奉旨申斥,這是由老太監代表老太后,列數珍妃的罪過,指著鼻子、臉申斥,讓珍妃跪在地下敬聽,指定申斥是在吃午飯的時間舉行。申斥完了以后,珍妃必須向上叩首謝恩。這是最嚴厲的家法了。別人都在愉快地過節日,而她卻在受折磨。試想,在吃飯以前,跪著聽完申斥,還要磕頭謝恩,這能吃得下飯嗎?珍妃在接旨以前,是不愿意蓬頭垢面見我們的,必須給她留下一段梳理工夫。由東北三所出來,經一段路才能到頤和軒。我在前邊引路,王德環在后邊伺候。我們伺候主子向例不許走甬路中間,一前一后在甬路旁邊走。小主一個人走在甬路中間,一張清水臉兒,頭上兩把頭摘去了兩邊的絡子,淡青色的綢子長旗袍,腳底下是普通的墨綠色的緞鞋(不許穿蓮花底),這是一幅戴罪的妃嬪的裝束。她始終一言不發,大概她也很清楚,等待她的不會是什么幸運的事

“‘到了頤和軒,老太后已經端坐在那里了。我進前請跪安復旨,說珍小主奉旨到。我用眼一瞧,頤和軒里一個侍女也沒有,空落落的只有老太后一個人坐在那里,我很奇怪。

“‘珍小主進前叩頭,道吉祥,完了,就一直跪在地下,低頭聽訓。這時屋子靜得掉地下一根針都能聽得清楚。

“‘老太后直截了當地說:“洋人要打進城里來了。外頭亂糟糟,誰也保不定怎么樣,萬一受到了污辱,那就丟盡了皇家的臉,也對不起列祖列宗,你應當明白。”話說得很堅決。老太后下巴揚著,眼連瞧也不瞧珍妃,靜等回話。

“‘珍妃愣了一下’說:“我明白,不曾給祖宗丟人。”

“‘太后說:“你年輕,容易惹事!我們要避一避,帶你走不方便。”

“‘珍妃說:“您可以避一避,可以留皇上坐鎮京師,維持大局。”

“‘就這幾句話戳了老太后的心窩子了,老太后馬上把臉一翻,大聲呵斥說:“你死在臨頭,還敢胡說。”

“‘珍妃說:“我沒有應死的罪!”

“‘老太后說:“不管你有罪沒罪,也得死!”

“‘珍妃說:“我要見皇上一面。皇上沒讓我死!”

“‘太后說:“皇上也救不了你。把她扔到井里頭去。來人哪!”

“‘就這樣,我和王德環一起連揪帶推,把珍妃推到貞順門內的井里。珍妃自始至終嚷著要見皇上!最后大聲喊:“皇上,來世再報恩啦!”

“‘我敢說,這是老太后深思熟慮要除掉珍妃,并不是在逃跑前,心慌意亂,匆匆忙忙,一生氣,下令把她推下井的。

“‘我不會忘掉那一段事,那是我一生經歷的最慘的一段往事。回想過去,很佩服25歲的珍妃,說出話來比刀子都鋒利,死在臨頭,一點也不打顫——“我罪不該死!”“皇上沒讓我死!”“你們愛逃跑不逃跑,但皇帝不應該跑!”——這三句話說得多在理,噎得老太后一句話也回答不上來,只能耍蠻。在冷宮里待了三年之久的人,能說出這樣的話,真是了不起。

“‘你們知道,我是提前由西安回來的。把老太后迎回宮里來,不到三天,老太后就把我攆出宮來了。老太后說,她當時并沒有把珍妃推到井里的心,只在氣頭上說,不聽話就把她扔到井里去,是崔玉貴逞能硬把珍妃扔下去的,所以看見崔就生氣、傷心。因此她把我硬攆出宮來。后來桂公爺說,哪個廟里沒有屈死鬼呢!聽了這話,我還能說什么呢?自從西安回來后,老太后對洋人就變了脾氣了,不是當初見了洋人,讓洋人硬磕頭的時候了,而是學會了見了洋人的公使夫人笑著臉,拉拉手了。把珍妃推到井里的事,洋人是都知道的,為了轉轉面子,就將罪扣在我的頭上了。這就是老太后虧心的地方。說她虧心并沒有說她對我狠心,到底還留我一條小命,如果要拿我抵償,我又有什么辦法呢?想起來,我也后怕。自從離開宮以后,再也不敢沾宮的邊,我怕把小命搭上。聽桂公爺說,攆我出宮,是榮壽公主給出的主意,這個主更不好惹。’崔玉貴的話就說到這兒。

慈禧接見外國公使夫人“在逃亡的路上,我看到了光緒,眼睛像死羊一樣,呆呆的。”

聽完了老宮女敘說珍妃遇害的事,不禁使我低頭長嘆。珍妃所以在冷宮里忍辱等了三年,無非是盼望光緒好起來,自己也跟著好起來,“但愿天家千萬歲,此身何必恨長門”,只求光緒能好,在冷宮里忍幾年也算不了什么!當雙方困難時期,彼此隔離,“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她和光緒的心情,是很容易理解的。但在老太后那樣的兇狠壓迫下,光緒又怎能好起來呢?只能喟嘆“朕還不如漢獻帝”罷了(光緒在瀛臺被困時,看《三國演義》自己嗟嘆的話)。做了30年的皇帝,連自己唯一知心的女人都庇護不了,“噤若寒蟬”,死了愛妃問都不敢問一聲,也真讓人可憐了。過去唐朝李商隱曾譏諷唐明皇說:“可憐四紀為天子,不及盧家有莫愁。”玄宗當了40多年的皇上,到后來被迫在馬嵬坡讓楊玉環自縊身亡,還不如莫愁嫁到盧家能夠白頭偕老。這雖與光緒的性質完全不同,但可以說是殊途同歸吧!遙想當年,“小喬初嫁了”,到光緒身邊,備受恩寵,也曾經發過這樣的癡問:“皇上這樣地對待我,不怕別人猜忌我嗎?”光緒很自負地說:“我是皇上,誰又敢把你怎么樣呢?”(見德齡《光緒秘記》)單純的光緒把一切估計得太簡單了,這正像搞戊戌變法一樣,對政局的估計太簡單,可憐只落得在逃亡路上用紙畫個大烏龜,寫上袁世凱的名字,粘在墻上,以筷子當箭,射上幾箭,然后取下剪碎以泄忿罷了。堂堂天子,萬般無奈。(見吳永《庚子西狩叢談》)我們對清代宮廷的事,不可能十分了了,珍妃井但大致可以推想得出來:當時宮里后妃論聰明才智,有政治頭腦的,可以說非珍妃莫屬了,將來寵擅六宮,是絕對無疑的。但與老太后政見不合,留下此人,終成禍患,一有機會非置之死地不可。俗話說“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預先砍去光緒的左右手,免得慈悲生禍患,到將來樹葉落在樹底下,后悔也就來不及了。老太后對這件事是預謀已久的。我贊成崔玉貴的話,“絕不是臨跑前倉促之間的舉動”。如果說因為珍妃年輕貌美,怕招惹是非,丟了皇家的體面,那么慶親王的女兒四格格,比珍妃還年輕,也是出名的漂亮,也可以說是金枝玉葉吧,為什么帶著她跑到西安呢?前后一對比,老太后的心事是昭然若揭的。過去看小說,看到宋太祖這樣的一段事:大將曹彬奉命兵伐江南,江南小朝廷李煜趕緊派使臣來問原因,并說:“我們沒有禮貌不周的地方呀,為什么興兵討伐我們呢?”趙匡胤很直率地說:“大丈夫榻旁豈容他人鼾睡。”(《宋史》、《新五代史》記李煜遣使奉表求朝廷緩師,宋廷“不報”“不答”)這大概就是珍妃致死的原因吧!——歷史是容許人聯想的。

2010-07-20 06:0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