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之文集 全球化與反全球化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全球化與反全球化
  照現在中國報刊媒體上的說法,全球化是自然形成的,不可抗拒的進程,但是,任何不可抗拒的進程也總還是有人抗拒,歷來如此,全球化也不例外。
  自從一九九九年底世界貿易組織在美國西雅圖開會,遭到世界各地來的各派組織的強烈抗議幾乎開不成會以來,世界貿易組織或世界經濟八強的幾乎每一次會議都會碰上對全球化表示抗議的示威游行。
  分屬于各個民族的各個群體的利益畢竟是不同的。這恰恰是民主制度所以要存在的理由,正是要依靠民主制度來調和、調整各種不同的利益。最后的希望當然是消解、平衡各種不同的利益,這是可以做到的,但是緊跟著協調的完成,新的差異、新的矛盾又會產生,大概永遠不會有結束的一天。
  跟我年輕時相信"全世界工人階級利益完全一致"的理想相反,抗拒全球化的人群當中竟然有一些是發達國家的工人階級,他們反對全球化的理由是:貨物的自由流通使他們生產出來的商品受到了窮國商品的排擠,因為窮國工人的工資低,因此成品便宜,也因此擠掉了他們生產的商品,也就擠掉了他們的工作,他們當然要反對,要抗議。當然,窮國的人民也另有理由反對全球化。生活確實要比理論豐富得多,人類的認識過程因此也永遠沒有終結的時候。
  純粹出于全球利益而反對全球化的例子是各國的綠黨和環境保護主義者,他們反對全球化是因為全球化加速了資源的消耗(其中也包括水和空氣),破壞了人類賴以生存的環境。環保本身已經成為最重要的全球價值之一,人類如果要避免毀滅,就一定要解決這個問題。
  就人文價值而言,全球化首先遭到的抵抗是民族主義與專制主義。
  人類最古老的分歧,應該是人類在進化過程中在幾十萬年以前就開始形成的體質差異,這就是種族主義的根源,起源于莊子所說"物莫不自貴而相賤"的天性。解決種族主義可能是最后,最艱巨的任務。
  我認識一些年輕的經濟學家,十年前就說中國不能參加WTO,因為WTO的競技規則(ruleofgames,現在通用的是"游戲規則",不過我還是贊成老的譯法)都是由西方國家制定的,我們進去,就要服從他們的規則,就要受他們的操縱、欺負和剝削;我們要參加,除非規則由我們來定。這確實是可敬的民族主義,或曰愛國主義,可惜就是辦不到,除非我們下定決心不要發展經濟,不參加全球化的競爭。
  應該明確,全球化確實是有強制力的,就像五百年前在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以后出現了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一樣。許多落后國家(包括中國在內),首先就要受先進的西方國家的侵略和統治,同時又必須向后者學習。現在侵略和殖民的過程已經基本結束了,但是學習的過程還遠沒有完,只有把充分的民主政治學到手,各國之間才能有完全平等的交流。
  雖然上面提到,還沒有什么嚴格的論證可以證明經濟發展必然出現民主政治(美國制定憲法的時候還是一個僅有三百萬人口的農業國,而且半數人口是黑人奴隸,婦女也同樣還沒有參政議政之權),但是民主政治最有利于發展經濟卻是當代世界的共識。最新的例證是美俄兩國總統二○○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在華盛頓會談后發表的聯合聲明中的話:"市場經濟和開放的民主社會是保障公民豐衣足食的最有效的工具。"無需說明,所有發達國家的經驗都證明了這個論斷。
  反面的事實則有俄國總統普京一個星期以后在上海參加APEC首腦非正式會議時的一番談話:"不要害怕全球化,全球化是客觀的經濟的過程,我是作為曾閉關自守的國家的一個公民說這話的。閉關自守只能對經濟有害。"這番話十分感人,俄國在打破閉關鎖國政策的時候,也基本上實現了民主化。我想在普京的話后面再加上一句話:"拒絕民主只能對經濟有害。"
  


李慎之 2013-08-22 14:36:15

[新一篇] 李慎之文集 鑒別真假民主

[舊一篇] 李慎之文集 民主成為全球價值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