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李慎之徐友漁:后極權研究文選 后極權中國社會與李慎之現象
李慎之徐友漁:后極權研究文選 后極權中國社會與李慎之現象
丘岳首     阅读简体中文版

后極權中國社會與李慎之現象

丘岳首

一、“李慎之現象”

二零零三年三月,前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思想界異見人士李 慎之在北京逝世。中國境內外思想界人士紛紛發表悼念文章,除來不 及收集的文章外,僅丁東主編的《懷念李慎之》上下兩冊的紀念文章 就近一百五十篇。一位退休老人受到民間這樣的重視為多年來中國所 僅見,王若望、王若水、吳祖光等異見人士去世時都沒有享此殊榮。 饒有意味的是,多如牛毛的中國出版社,竟無一家能夠出版該文集, 文集最后是以作者各掏腰包,并第一次以無出版號“謹作紀念,概不 出售”的方式印刷出版。

李慎之沒有專著,公開發表的文本不多,從八九年起,平均每年 只發表三篇有悖官方“主旋律”的文章,但已發生的影響之深之廣卻 已成思想界罕見的事實。從已公開表態贊同支持李慎之晚年思想的人 士來看,聚集在李慎之執掌的自由主義思想旗幟下,由不同身份、年 齡、國界人士組成的隊伍已略具規模,并正日益壯大。

李慎之究竟是否是有深度的思想家,算不算自由派的領軍人,自 由主義在當代中國的“破題”是在1980 年代或是1990 年代仍是有爭 議之題。事實上,八十年代以胡平發表在武漢《青年論壇》的《論言 論自由》、陳奎?雜苫?東化工學院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新自由論》為 例,已有一批有自由主義思想傾向的學者活躍在思想界,但隨后這些 當代中國自由主義初啼旋即歸于靜寂。這除了當時政治環境、學術條 件等原因之外,至少也顯示這一時期的大多論者并未能全面系統地領

悟到自由主義的價值真諦。

筆者無意介入上述爭論,認為更值得思考和關注的問題是:如果 我們可以將知識學人在新的歷史條件下自覺進行知識結構的調整和 重組,這種調整和重組具有鮮明的自由主義指向,并且不屑于隱瞞自 己新的思想傾向,勇敢爭取和捍衛自由言說等個人基本權利的現象概 括為“李慎之現象”,那么“李慎之現象”何以在此一時期得已呈現 并尉為大觀?這種現象的意義何在?其背后的深層原因是什么?對 當代中國社會的轉型將產生怎么樣的影響?這是中國思想界必需面 對和認真思考的問題。

由于李慎之思想從共產主義向自由主義的轉換只是晚近才完成, 也由于國內語境的特別敏感和諸多限制,現有對“李慎之現象”的思 考文章或欲言又止語焉不詳或蜻蜓點水淺嘗輒止,至今深入和細致的 研究成果尚未多見。

筆者認為,“李慎之現象”的發生有其深刻的歷史和現實的動因, 特別是與自由主義在中國近百年歷史的延伸有一種內在的聯系。觀察 和分析“李慎之現象”當然有多視角可以切入。但同時筆者更認為, 要準確把握“李慎之現象”必須首先把握當代中國的后極權本質特征, 依據上世紀四十年代以來人類對極權主義(Totalitarianism )的認識來 分析考察近期中國社會的新變化,可以使我們對“李慎之現象”有一 個較為清晰的認識。1

二、當代中國的極權主義性質

二戰期間及二戰后的冷戰時期。西方自由主義者最大的收獲和成 績之一便是對極權主義的認識和抨擊。他們將法西斯納粹主義和斯大 林主義并稱極權主義——一種與傳統壓迫性政府迥然不同的全新政 府形式的代表。這種極權主義的最大特征是意識形態和恐怖。恐怖的 目的不僅僅是為了消滅反對派,而是為了實現極權主義的意識形態, 實現對內全面控制,對外征服的目的。

一九五一年,美國德裔政治學家韓娜?艾倫特(Hannah Arendt) 發表的《論極權主義的起源》為自由主義者開拓了新的視野和理論思 路。她不把恐怖視為極權主義統治最本質的特征,而是特別強調意識 形態在極權主義統治中的首要地位。隨后,美國另一位同是德裔的政 治學者弗里德里奇(C.J.Friedrich)在與后來担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 的布熱津斯基(Z.K.Brezinski)合著的《極權主義專制與獨裁》中對 極權主義作了如下的界定:①無所不在的官方意識形態;②以單一的 黨和集團控制全國;③強烈干預經濟;④壟斷大眾傳播媒介;⑤以軍 警暴力恐怖手段對付異議分子和控制國民身心。2

兩位學者對極權主義的上述定義在后來成為世界范圍內知識界 (不獨是自由主義者)的一種普遍共識,越來越廣泛地被應用于對發 生了變化的世界的觀察和分析。

我們暫且延用以四九年劃線區分現當代中國,參照上述極權主義 定義即不難看出八十年代以前的當代中國的極權主義性質。即便是五

十年代中國與前蘇聯發生了一系列沖突,八十年代前當代中國的政體 基本上還是斯大林主義政府模式的“克隆”。在這種政體模式中,“權 力中心”也是“真理中心”,謊言便是“真相”,當權者“既是社會資 源的實際管理者,也是政治控制的實施者,還是意識形態的權威詮釋 者”。3

走過這段歷程的李慎之一輩人,回頭望去,看到的正是浸入骨髓 的極權專制主義意識形態,一黨之外鴉雀無聲的“民主黨派”,國家 對經濟的長期“計劃指導”,統一論調的大眾傳媒和在石縫里枯萎的 顧準、陳寅恪等所堅持的“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在極權主義 造成的精神廢墟上,在無所不在的“恐怖”中,李慎之曾經“連樹葉 掉下來都怕砸了腦袋”。

與一般人不同的是,李慎之曾置身于這個政權的上層,深諳其運 作內幕,又因編大小參考的職業原因,不間斷的接觸最新的西方文化, 了解其發展動向,加之自身淵博的中外古今知識,從而對“法東斯” (李慎之語)中國極權主義的面目和根源有更入里的認識,4 對自由 主義的價值有更深層的感悟。

李慎之認為二千二百年中國專制主義的峰巔是四九年政權換界 后的五十年5,正是因為這一政權將專制主義發展到極致變成極權主 義,極權主義對人身心的控制比專制主義更為全面更為酷烈。這一政 權治下的文革十年浩劫與法西斯集中營、波爾布特大屠殺并列為二十 世紀極權主義的三大“杰作”。

十分遺憾的是,在李慎之之前,中國多數知識學人尚未能將一九

四九年后屢屢發生在中國的悲劇納入極權主義的理論框架中來達到 更為深刻的認識。人們更多的是在極權意識形態給定的思想框架中思 想如何重新解釋和界定馬克思主義,絕少意識到正是馬克思主義的唯 物主義史觀和認識論構成當代中國極權主義的理論基礎。即便是自由 主義自九十年代浮出水面后,知識界的許多精英們仍然對最大限度限 制“自由”的極權主義表現出有些淡漠和疏忽。

這是一個嚴重的疏忽,因為這不僅僅是疏忽一個重要概念—— “極權主義”,而是疏忽了對究竟是什么機制、因素、手段構成了對 自由價值和生活的致命摧毀,暴力何以能規定真理,強權如何得以控 制思想等等這樣一些應有的追問及其自身的反省。極權主義概念的重 要在于它準確描述和概括了一種嚴酷的生存狀態。

三、后極權中國社會的主要特征

嚴格界定極權主義社會與后極權主義社會的界限并不是件容易 的事情。當極權主義意識形態已不再能完全鎮住民心,當黨國已不能 完全控制社會的一切方面,這就意味著極權主義社會已發生了變化。 這種衰變后的社會無法歸入其他的政權類型或社會形態,因而學者們 便稱之為“后極權社會”。從極權社會到后極權社會的轉變,大多是 自發的演變,但也可能源自黨國自身的改變。一般認為,1953 年斯 大林死去之后,共產主義陣營中的一些國家便開始向后極權社會轉

變。以研究現代政權類型名世的政治學家林茲曾列表比較極權社會與 后極權社會之異同,如下表所示:6

 Totalitarianism 極權主義 Post-totalitarianism 后極權主義

 Pluralism

多元化 No significant economic, social, or political pluralism. Official party has de jure and de facto monopoly of power. Party has eliminated almost all pretotalitarian pluralism. No space for second economy or parallel society.

基本上不存在經濟、社會、或政治領域的多元主義。執政黨在 法律上和實際上都全部壟斷了公共權力。這個黨消滅了極權主義統治 之前所存在的幾乎所有多元主義。不存在可供極權控制之外的第二經 濟和平行社會生存的空間。 Limited, but not responsible social, economic, and institutional pluralism.

Almost no political pluralism because party still formally has monopoly of power. May have “second economy.” but state still the overwhelming presence. Most manifestations of pluralism in “flattened polity” grew out of tolerated state structures or dissident groups consciously formed in opposition to totalitarian regime. In mature post-totalitarianism opposition often creates “second culture” or “parallel society”.

在經濟、社會和機構方面存在有限的、不穩定的多元主義。但 由于一黨專政依舊,政治多元化幾無可能,“第二經濟”可能出現,

但國有經濟仍占壓倒優勢。具有多元主義特征的“平行政治”可能隨 著國家結構的松動或反對極權統治的持不同政見團體的形成而出現, 在后極權成熟期,反對派常常創造與極權對峙的“第二文化”和或“平 行社會”。

 Ideology

意識形態 Elaborate and guiding ideology that articulates a reachable utopia. Leaders, individuals, and groups derive most of their sense of mission, legitimation, and often specific policies from their commitment to some holistic conception of humanity and society. 存在 一種嚴密的、作為社會指針的意識形態,宣揚可以實現的烏托邦。領 袖、個人和社群從一種關于人類和社會的整體觀念中得到使命感、合 法性和政策依據。Guiding ideology still officially exists and is part of the social reality. But weakened commitment to or faith in utopia. Shift of emphasis from ideology to programmatic consensus that presumably is based on rational decision-making and limited debate without too much reference to ideology.

官方仍然維持作為社會指針的意識形態,而且意識形態仍部分 地在現實中發揮作用,但是,人們對烏托邦的信念已經減弱。對

意識形態的執著為實用主義的共識所代替。這種共識大體上是經 過理性的考慮和不太參照意識形態的有限爭論來形成的。

 Mobilization

社會動員 Extensive mobilization into a vast array of

regime-created obligatory organizations. Emphasis on activism of cadres and militants. Effort at mobilization of enthusiasm. Private life is decried.

通過由國家建立和控制的各種社會團體進行廣泛的動員,高度重視干 部和狂熱分子的積極性。努力煽動集體狂熱。私人生活被貶得一文不 值。Progressive loss of interest by leaders and nonleaders involved in organizing mobilization. Routine mobilization of population within state-sponsored organizations to achieve a minimum degree of conformity and compliance. Many “cadres” and “militants” are mere careerists and opportunists. Boredom, withdrawal, and ultimately privatization of population’s values become an accepted fact. 領袖和群 眾對運動或社會動員日益失去興趣。由國家建立和控制的機構依然從 事例行公事性質的動員,以期繼續獲取國民低限度的順從和配合。很 多“干部”和“狂熱分子”都只不過是沒有信念的機會主義者和利祿 之徒。厭倦、逃遁和價值觀念私人化逐漸成為可以接受的事實存在。

 Leadership

政黨領袖 Totalitarian leadership rules with undefined limits and great unpredictability for members and nonmembers. Often charismatic. Recruitment to top leadership highly dependent on success and commitment in party organization. 極權統治者行使不受任何約束的權 力,使極權政權的成員和極權統治下的民眾都無從把握自己的命運。 最高領袖往往是克里斯瑪型。成為最高層領導成員的關鍵條件是對黨 組織的忠誠。Growing emphasis by post-totalitarian political elite on

personal security. Checks on top leadership via party structures, procedures, and “ internal democracy. ” Top leaders are seldom charismatic. Recruitment to top leadership restricted to official party but less dependent upon building a career within party’s organization. Top leaders can come from party technocrats in state apparatus.

后極權政治精英日益強調人身安全。通過黨的結構、程序和“黨 內民主”來限制最高領導人的權力,最高領袖極少是克里斯瑪型。黨 票仍然是成為最高層領導成員的必要條件,但長期的黨務工作經歷已 不再那么重要。部分國家機關的技術官僚可以進入最高領導層。

李慎之曾認為,后極權社會應理解成“后期(或晚期)極權社會” 而不是極權主義之后(post)的社會,因為“極權主義社會與后極權 主義社會,在道統與法統上并無改變,在性質上也沒有本質的區別”。 7 李慎之對后極權主義本質的把握無疑是正確的,但他顯然沒有機會 讀到西方學者對后極權主義的界定,也不熟悉“post”在英文語境中 既表示時間在后,也表示前后連貫的雙重含意。至于中國后極權社會 的起點究竟是文革結束后,或“真理標準大討論”后,或“六四”后, 自可見仁見智。更重要的是如何界定中國后極權社會的本質特征,值 得深入探討。

鑒于意識形態是極權主義的主要特征和支撐,我個人傾向于中國 自七九年末“真理標準大討論”一定程度動搖了極權意識形態根基之 后的八十年代起進入后極權社會。

我以為,概括起來,中國后極權社會的主要特征是:①極權主義 意識形態因其烏托邦屬性的顯現而失卻對社會全面強控制的能力,以 致于掌權者不得不將之虛置和淡化,如“不爭論”敏感理論問題,不 問姓資姓社等。②失去意識形態支撐合法性的極權權力的邊界開始出 現可以伸縮的不確定模糊地帶,從而使原本極為狹窄的個人和社會團 體活動空間有所拓寬。③極權權力逐步退出經濟領域,以發展經濟作 為維護自身合法性的主要資源(輔之以民族主義和國情論),同時以 刺激消費欲望消彌對其權力合法性的懷疑和追問。④不再以大規模社 會動員方式強制人的思想言論,但仍以行政、警察、技術等軟性手段 控制大眾輿論,如勒令停刊、封殺網站、逮捕網絡作者等。⑤逐步完 善一些法制但仍然拒絕任何政黨在憲法范圍內競爭活動的法治。⑥機 會主義和務實的新官僚作風以尋求權力穩定的新秩序,如親民、訪貧、 允許資本家入黨等。

后極權社會仍然保留著極權社會的很多特征,特別是一黨專政和 輿論控制。中國二十余年市場化改革所帶來的也不過是“有官場少公 開政治,有市場少公平竟爭,有社會少倫理共識,有媒體少輿論作用” (金克木語)8 的社會。后極權政府為繼續維持自己的統治地位而讓 出的部分權力隨時可以“收復失地”,私人暫得的部分權利未有明確 的法律保證。極權政府雖然不再以赤裸裸的暴力恐怖手段控制思想, 但在表面的“無恐怖”中,人們仍普遍感到昆德拉(Milan Kundera) 所說的生命“不可承受之輕”(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后極權時代的改革只能是“政治鐵腕統治與經濟自由開放并行”

9 的“半吊子”經濟改革,這一點從改革走到市場經濟和加入“WTO” 便陷入停滯可以看出。這種經濟改革給社會帶來的變化不只是正面 的,在經濟活力增加,個人私有領域放寬的同時,因為權力邊界的模 糊,出現了“權力尋租”和“權力黑幫化”;因為法律處于虛位而使 私有產權隨時被侵犯;因為市場沒有規范準則而使競爭沒有公平起 點..

已有論者指出,經濟改革原本上就是迫于極權控制需要龐大的經 濟開支,而日益僵硬的極權計劃經濟再無力滿足這筆開支的無奈之 舉。10

這種改革已經陷入了“改革的悖論”:改革為國人帶來部分好處, 也因帶來腐敗不公而被國人抱怨——富者抱怨財富沒有法律的安全 保障,貧者抱怨失去原有的國家依靠,仁者抱怨物欲橫流道德淪喪, 智者抱怨學術藝術的庸俗化和低級趣味..11

后極權時代的的改革之所以陷入這樣的困境,根本原因是這場改 革不是要改變當代中國社會極權主義本質的改革,而僅僅是從實用主 義出發來修補和加固原有的極權統治。

明確了當代中國的極權主義本質,我們便不難理解真正的改革必 須是:把私人領域還給個人,把市場領域還給經濟,把自治領域還給 社會,把公共權力還給人民。12 而由于改革僅僅是后極權政府“一 廂情愿”的“改革”,我們能看到的只是,部分私人空間還給個人, 部分經濟領域還給市場,而最為關鍵的后半部分改革則前路茫茫,遙 遙無期。

但無論如何,后極權時代極權政府對社會全面控制在一定程度上 的放松,終于使被禁閉了半個世紀的自由主義得以“擠出門縫”。

四、自由主義:消解極權最好的思想資源

正是在中國的改革再無退路可走而又對前路感到一片茫然的時 候,李慎之以其過人的膽識適時地舉起了自由主義的旗幟,再次將在 中國沉寂了多年的自由主義“唱開來”。在給王若水的信中,李慎之 不無自豪地寫道:“我晚年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把‘自由主義’在中 國叫開了。現在雖然它的意義仍然說不上‘光大’,然而學術界至少 知道了在世界上還有一種與毛澤東所反的‘自由主義’不同的自由主 義。”13

的確,自由主義在八十年代以前的當代中國是如此被扭曲誤解, 如此聲名狼藉,以致于一般國人只把自由主義看成“遲到早退和自由 散漫”。

時間的流水漸漸洗去蒙在自由主義面上的塵埃后,將自由主義的 幾個基本原則與極權主義稍加對照比較,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自由主 義正好站在和極權主義當面對峙的另一頭。其實,人們之所以將法西 斯主義和共產主義這兩種在意識形態和經濟制度等方面都差別很大 而且相互不共戴天的社會歸在一起稱為極權主義社會,一個重要原因 就是它們在反自由方面的驚人一致。

首先,自由主義認為言論和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權利,反對思想 的控制和大眾傳媒的壟斷。

其次,自由主義的個人權利原則,要求政府的權力有限定的邊界, 國家的職能以維護個人的自由為最終目的,應以法律的手段保護而不 是妨害個人的自由。

再則,自由主義強調個人通過市場自由競爭獲取經濟利益的合法 性,從而要求不被政府干預的自由主義市場經濟。

當然,人類理性有限的事實已經注定不存在完美無缺的思想和主 義。自由主義本身也存在未解的困惑。正因為如此,自由主義從頭便 不拒斥其他理論言說,并特別強調多元并存理論平臺的建構。也正因 為對人類理性和德性的懷疑,自由主義同時強調懷疑和監督公共權力 的必要。

但從主要內涵和理路來看,自由主義無疑是人類迄今為止發現的 對抗和消解極權主義最好的思想資源。

李慎之在對中國的極權專制主義的潛心研究中,痛感作為意識形 態的極權專制主義是“意底牢結”(Ideology),深入中國人的骨髓里 面,到了“不易觸動的程度”。14 要對抗這個當面的敵人,“只有自 由主義和個人主義,別的出路是沒有的”。15

關于自由主義近年已有不少論述,在此從略。

五、李慎之現象的意義及其對未來中國的影響

我們在對當代中國社會的極權主義本質、后極權主義特征和自由 主義價值觀念一番描述之后,可以從如下幾個方面看出“李慎之現象” 的意義和對未來中國的影響。

一是以真話對抗消解極權意識形態。

極權意識形態以一套動聽的話語為極權主義披上迷人的漂亮外 衣。真理、規律、人民、國家、歷史、社會等是典型的極權話語,這 些模糊籠統無法量化的話語把一個個個體生命的價值消彌于無形。正 是這些話語驅使無數被迷惑者“理直氣壯”去踐踏人權和人的尊嚴, 誤導他們懷著崇高的理想和善良的愿望去構筑“人間地獄”(波普)。

講真話是“李慎之現象”的突出特征,以真話對抗謊言以消解極 權意識形態,以個體言說對抗總體話語以彰顯自由主義個人價值,正 是“李慎之現象”意義的一個重要方面。

二是為改革向政治體制深層的推進注入新的動力。

新近一段時間,中國思想理論界彌漫著一種看不到推進改革的新 的內在動力的悲觀情緒。似乎各利益集團已經安穩于既得的利益之 上,知識精英也樂于為新的權貴效命,極權統治下的經濟并沒有像預 料那樣瀕臨崩潰,相反它在填飽腐敗貪婪的胃口之外,也勉強可以解 決下崗工人和貧困農民的溫飽,社會的改革與轉型陷于停滯或臨近終 結。

作為“李慎之現象”主要支撐的自由主義,顯然不停留在經濟層 面上要求改革,而是從人的全面需求上,為獲得人的自由的根本保證

上要求改革縱深伸展,進行新的政治體制安排。在這里,自由主義思

想觀念更大面積的傳播漫開,也就給改革注入了更強的內在動力。

三是為困惑的理論界引入新的進路指引。

在目前理論界的三大派系中,保守主義要求在原有體制框架下進 行馬克思主義理論指導的新的改革;新左派喋喋不休于資本的罪惡和 社會不公,而絕少論及極權與專制對人權的踐踏。此兩種理論的上述 明顯特征表明論者雖有人道情懷卻未能切中時弊,因而在極權主義面 前顯得蒼白無力。

自由主義在表明自己鮮明的反極權專制立場的同時,拒絕非理性 的暴力革命,也因為將人的生命和財產置于首位而極力防止社會的劇 烈振蕩。注重理性和建設,理性地抗爭,妥協中建設,是自由主義理 論不同于其它主義的顯著特征。

自由主義者為此正遭到情緒激昂的激進主義者的嘲笑和譏諷,但 自由主義在全球范圍內的實踐已經證明了自己的普適性和優越性。無 論中國民族主義情緒如何濃重,國情如何特別,“李慎之現象”已經 表明自由主義必將在中國的土地上證明自己的普世價值。

四是“李慎之現象”將加速知識學人思想文化結構的重組和轉換。

民族主義、社會主義、自由主義是二十世紀中國知識學人思想文 化結構的主要構成,而自由主義因先天不足和后天失調而在這三塊板 塊中面積最小。16 基于這一事實,人們不難領悟到“李慎之現象” 在此時的出現有著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

知識學人思想文化結構的重組工程不可能短時間“完工”,其意

義也不可能在短時間顯現。這一艱巨的“工程作業”是中國現代化大 工程最至關重要的部件設置,只有自由主義的價值觀念占據國人思想 文化結構的主要位置,極權主義的陰魂才能真正消散于無形。

五是將自由主義學理落實于實踐。

自由主義的學理再好,若束之高閣,禁于書齋也將失去其意義。

無疑,自由主義在中國的坎坷命運,也造成了中國知識學人對自 由主義學理認識的貧困。就此一點,書齋中學者對自由主義學理深入 細致的研究不但無可指謫而且應大加鼓勵。但同時更應倡導的是實踐 自由的精神。自由主義學理本身就要求接受者一點一滴實踐自由,因 為這種學理無意炫耀自身的高深,相反它具有濃重的世俗平民色彩。 自由主義既是一種學理,也是一種生活方式,歸根結底,這種學理是 要讓每個個人在生活行為上從極權主義的束縛中“自由”出來。

“李慎之現象”正是崇尚自由主義的知識學人將學理推向實踐的 一種可喜現象。他們不再自我萎縮,躲躲閃閃,開始用自由的言說來 向極權公開說不,勇敢爭取和捍衛自己最基本的權利。

結語“李慎之現象”的憂思

后極權時代的“李慎之現象”是一道奪目的曙光,它預示著中華 民族的全面覺醒和告別極權專制的臨近。但這道曙光能否引來磅礴的 日出,仍是未知數。以二千二百年專制主義作為基礎的當代中國極權 主義雖是強弓末弩卻尸魂未僵,其“鋼性”力量仍未喪盡。相比之下, 先天不足(“存天理,滅人欲”漫長的專制傳統)后天失調(政治強

人的拒斥、戰亂等)的中國自由主義仍是大病初愈后面黃肌瘦步履蹣 跚的弱者。已有論者指出,聚集在李慎之旗下的隊伍只是“一種松散 的精神聯系”。17

弱者如何成為強者?個人自由與自由群體關系如何擺正?筆者 認為是當下中國自由主義者急需思考的問題。

上個世紀末以來,西方自由主義開始對自由群體(Liberal Society) 的重視應該給我們有所啟示——自由人不同于魚群,因為魚群永遠不 會結隊與“網”抗爭,而只是想從網眼穿過去。

注:

 1. 對極權主義的早期研究,較有代表性的著作有: Sigmund Neumann, Permanent Revolution: Totalitarianism in the Age of International Civil War, New York, Harper, 1942 Hannah Arendt, The Original of Totalitarianism, New York, Harcount, Brace, 1951 C.J.Friedrich.,ed., Totalitarianism,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54 C.J.Friedrich and Z.K.Brezinski, Totalitarianism Dictatorship Autocracy, New York Press, 1965

 2. 《自由主義》,李強著,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P120 3. 《總體性社會研究——對改革前中國社會結構的概要分析》 , 孫立平,《中國社會科學季刊》,93 年2 月號

 4. 《風雨蒼黃五十年》,李慎之著,香港明鏡出版社 P65 5. 同上 P338 6. Problems of Democratic Transition and Consolidation, Juan J. Linz and Alfred Stepan,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Baltimore and London, 1996 7. 《風雨蒼黃五十年》,李慎之著,香港明鏡出版社 P150 8. 轉引自《后極權和東歐知識分子政治》,徐?S,《二十一世紀》 2000 年12 月號 9. 《二十世紀末中國的經濟轉軌和社會轉型》,卞悟,《二十一 世紀》,2002 年8 月號 10. 《后極權時代的改革困境》,蕭寒,《二十一世紀》,2002 年 9 月號 11. 《漸進改革的新動力》,季衛東,《二十一世紀》網絡版,2002 年9 月號 12. 《改革的停滯與自由主義的兩種調子》,蕭濱,《二十一世紀》 網絡版,2002 年9 月號 13. 《補天填海情未了》,馮媛,香港《明報月刊》,2003 年6 月 號 14. 《風雨蒼黃五十年》,李慎之著,香港明鏡出版社 P327 15. 《致何家棟信》,李慎之《懷念李慎之》文集,上冊 P63 16. 《在民族主義、社會主義和自由主義之間困惑的中國現代知 識分子》,馮崇義,《真話》網,www.truewords.net

17. 《一個真正的理想主義者》,肖雪慧,《懷念李慎之》文集 , 上冊 P330 2003-11-21 修改

2013-08-22 15:2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