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中國女性的感情與性》1 月經初潮
《中國女性的感情與性》1 月經初潮
李銀河     阅读简体中文版

1 月經初潮
  女孩月經初潮時感覺是很不相同的,這些感覺可以被概括為以下幾種:一、由對此一無所知而引起的恐懼感;二、由對此事的負面看法而導致的羞恥感、厭惡感甚至自卑感;三、視為平常事。但調查發現,極少有人對這件事持有肯定的正面的感覺,比如,由于期待成為成熟女性而引起的欣喜感覺;由于對這件事的正面看法而引起的自豪感等等。
  事先對月經來潮一無所知
  調查對象中有不少人在事前對月經來潮一無所知。這和她們進入青春期時的時代氣氛有關,也與同齡人(姐妹、同學、朋友)之間傳播這類信息的方式有關。調查表明,事先的一無所知往往會使女性對自己的這個生理特征產生恐懼或厭惡一類負面的看法。
  一位女性講了她月經來潮時的不知所措和不潔感:"有一次我去看話劇,忽然覺得底下濕濕的很難受,跑去廁所一看,特可怕,全是血,我不敢跟別人講,也不知該怎么辦,就找了張課本紙疊了疊墊上了,特別硬。那天我回家,媽媽不在,只有爸爸在,我不敢和爸爸說,就憋在心里,覺得特別難受,心情特別不好。后來回了學校,同宿舍的一個女孩正好來例假,我看她拿出個新例假帶,墊上了紙。我心里又斗爭了半天,才下決心把她叫出來,她一出來我就哭了。她說怎么了怎么了?我就告訴了她,她笑了,說,沒事,我帶你去買月經帶。我總算過了這一關,可是心情仍很壞,覺得一來這個就失去了少女的純潔似的。那年我13歲。"
  一位女性為月經來潮感到害羞并從中得到"女人命苦"的印象:"我來得特別早,來時不到11歲,才小學三四年級。那時別的同學還都沒來,所以我很害羞。我還記得當時我在游泳隊,教練是個男老師。我月經來了害羞,不想告訴老師,可要是沒有理由請假就必須去練游泳。我還記得當時為了既不告訴老師真實原因又能找到個合適的借口煞費苦心。來之前我從來沒聽說過要有這種事。那次是在我姑姑家過暑假,我游泳回來就發現游泳衣上有血,我以為哪兒劃破了,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后來我就使勁洗那件游泳衣,誰也沒告訴,連著兩天都是這樣。后來我躺著看書,還翹著腿,我姑姑就發現了。她給我用布做了一個月經帶,我還不愿戴,因為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姑姑告訴我說,女人都要有這個。我說,我姐姐怎么就沒有?其實是我姐姐沒有告訴我。我又問,以后我每天都要戴這個東西了嗎?她說,過幾天就會好的。我那時特別愛喝冷飲,因為不懂得利害,就在那前后還喝了冰凍的酸梅湯。后來痛經伴隨了我20多年。有一段時間痛到每次來時渾身出冷汗,嘔吐,疼得大呼小叫的。上中學時,每次來月經都是同學把我送回家。有一次我疼得哼哼地哭,我奶奶就說:女人的命就是苦。我幾個姑姑小時候也都是這樣,疼起來又哭又叫的,絞著疼。后來我和一些女友談起來,發現有人居然一點都不疼,從沒疼過,我真驚訝。"
  好幾位女性講了她們對月經來潮的恐懼感:"我發育比較晚,17歲才來。沒人給我講過,我很害怕,心理壓力很大。"
  "我是小學四五年級來的,當時嚇死我了。我媽我姐都沒講過,她們特別保守。來的前兩天,我和哥哥打架,他推我,一失手,把我的嘴都磕破了。那天我放學回家,覺得粘乎乎的,一看是紅的,我一點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還以為是和哥哥打架打的。我也沒跟媽媽說,就悄悄在廁所洗,半夜起來洗了好幾次。
  那幾天,我惶惶然不可終日的,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壞事似的,有恐懼感。但是也朦朦朧朧知道這是女人的事。直到第三次來月經才被我媽發現。我媽的引導也有問題,她對我說:喲,你可能不會長個兒了。這是她老家的說法。那時候我才1米53,又矮又胖,我很痛苦,大哭了一常我來得算早的。記得那時候哪個女生一不上課間操,我們就知道她'那個'了。有個小男孩還問我:你憑什么不上操,你也沒玻有的早熟的男孩就說:是婦女玻""我月經初潮時,一點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爸爸媽媽都不講。我在家里又是老大。記得那是小學六年級,來了以后我嚇壞了,不知是怎么回事,自己拿棉花去堵。后來我告訴了阿姨,她給了我一個月經帶。聽說有人對這件事有不潔等壞的感覺,我倒沒有。"
  "我是初二時月經來潮的,我比一般人晚。來的時候我不懂,很害怕。我母親沒對我講過,她對我的教育是忽視型的。我以為是在哪里磕破了。"
  "我是14歲來的月經。記得來時我正在打排球,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一開始感到非常恐怖。第二次來的時候,我哭了,想道,一輩子一直這樣可怎么辦。第二年這種恐懼感才沒有了。"
  "我是14歲來的,當時一點都不懂是怎么回事。記得小時候有一次我偶然看到過一個大人有這種情形,我當時告訴了媽媽,說那個阿姨屁股拉血,媽媽也沒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我來的那次正因為肺炎住醫院,我不知怎么辦,就跟護士說了,護士給我講了這是怎么回事,還拿口罩給我做了個例假帶。事后媽媽才給我買了真正的例假帶。我在家里是老大,我妹妹懂這事是我告訴的。"
  "我月經初潮是12歲,那時是小學五年級,同學們也大多不知道這個。記得當時是和一個女同學在我家,我對她說,我的腸子流血了。她好像稍微知道一點這是怎么回事。晚上媽媽下班回來,我問了媽媽才知道。"
  "我是18歲來的月經。小時候我很糊涂,不懂這些事,也不愛打聽,沒仔細想過。來了以后是姐姐教我該怎么做的。"
  "我是不到13歲來的。來之前基本不知道,只朦朦朧朧有點意識。來后我跟媽媽說了,媽媽大概給我講了講。我倒沒覺得臟,可是覺得很害羞。記得那會兒課間都不好意思去上廁所。"
  "我是12歲來的月經,當時我正好被汽車撞斷了腿,躺在病床上。忽然來了月經,我一點都不懂,嚇壞了,以為是我的傷口出了問題。我很慌,馬上叫了護士。護士就笑了,她告訴我這是來月經了,還告訴我該怎么弄。我到現在還記得那個護士笑我的樣子。"
  有的女性從自己的經歷中吸取了教訓,改變了對自己女兒的教育方法:"我家兄妹六個,兩個姐姐對我都特別保密,覺得不到時候說這些不好。那天我和姐姐提起這件事,她很后悔當初沒跟我好好說清楚。她對自己的孩子就不那么保密了,所以她的孩子還沒到歲數就知道了。"
  事先對月經來潮略有所知
  事先對這一生理現象有所了解的女孩恐懼感較少,但仍有不少人有厭惡感:"我是14歲來的月經,來之前就知道了,知道是女孩子都要有的,但我還是很緊張。我特別不希望有這種事,覺得很臟,很麻煩,很痛苦,每次一來就腰疼、肚子疼。"
  有的女孩只是知道有這么一回事,但對此事的原理及具體細節不甚了了:"我是14歲來月經的。我知道有這么回事,但不懂是怎么回事。"
  對于那些在月經來潮之前已對此略有所知的人來說,知識來源主要有三類:第一,從家人如母親或姐姐處得知;第二,從同學朋友處得知;第三,從學校教育中得知。
  第一類女孩是從家人那里得知的,她們在月經來潮時得到了長輩或姐姐的指導,她們是幸運的:"我是13歲半來的月經,因為我這個人比較早熟,所以我媽在我11歲時給我講過一點,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該怎么做。"
  "我是十二三歲時來月經的,記得是初一。當時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是我姐姐告訴我的。我姐姐例假來得早,我開她的玩笑,叫她'大例假',我一這樣叫,她馬上就面紅耳赤。她性格特別柔和,可只要我一說這個,她立刻就成了母老虎了。"
  "母親給我講過這件事,我事先既知道原理,也知道該怎么弄,所以我對這事沒有羞恥的感覺。但是母親給我講這件事時特別嚴肅,讓我感到很害怕,對這事有恐怖感。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懂得要用涼水洗有血的內褲,一直用熱水洗,洗不掉。剛開始來月經時身體很難受,反應很大。"
  "月經初潮是13歲,記得是個冬天。那時已經有同學來了,她們在一起講這事,好像挺神秘的。我來時媽媽姐姐都告訴過我了。我來得不算早,別的同學都十一二歲就來了,但也有十七八歲才來的。"
  "我14歲來的月經。來時候我知道,好像無師自通似的。
  可是我不知該怎么跟母親說,想了一整天才敢說,覺得自己犯了大錯似的,不能和人說。最后終于還是和我媽說了,我媽給我解釋了這件事。"
  第二類是從同學朋友處得知的,多數調查對象是通過這一途徑了解這件事的:"我是14歲上初二時來的。來之前就知道。小時的伙伴互相說過這件事,所以知道。我當時覺得這事很臟,弄在褲子上一點點就覺得很臟。但是總的看法覺得還是自然的。"
  "我是15周歲來的,正上初三。來時我有點知道。我上學早,是班上年齡最小的,所以別的同學大多數已經來了。她們雖然沒具體說,但我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月經來之前就有白色分泌物,使我心理感到緊張。有個大同學說,我昨天出洋相,以為是白帶,其實是月經來了。我從這些談話就知道別人也來,心里就平靜下來了。"
  "我是十四五歲來的月經,那時已從同班同學那兒知道了。
  有人來了,別人就會說誰誰開始'倒霉'了。所以我來時沒有恐懼感,如果人家都來了我不來就有毛病了。但同學都叫它'倒霉',對我的意識有影響,認為給自己帶來很多不方便。"
  "我是13歲月經初潮的,記得是小學六年級。當時我已經知道有這么件事了,因為班上同學中已經有人來了,我是班干部,別人來月經到我這兒請假,我就這么知道了。記得月經剛來時我感到很羞恥、恐懼。有一次我聽到奶奶跟鄰居說,這孩子們現在這么早就來月經。我聽見后覺得特別生氣,就哇哇地哭。"
  "我是差一點不到12歲來潮的,當時我們班的少先隊大隊長(11歲)也已經來了,她給我講了這是怎么回事,讓我別害怕。后來我又跟媽媽說了,媽媽也給我解釋了這件事。"
  "小學五六年級有人來了,學校就讓她去上教工廁所。還記得等她上完廁所一出來,我們一大群女孩就擁進去看她的紙。
  那年我媽去'四清',我担心如果她還沒回來我就來了怎么辦。
  我總不能和爸爸說這事吧。幸好我媽臨走前給了我一個月經帶,我心里一塊石頭才落了地。我沒覺得這是一件壞事。但是有一件事引起我對月經的反感:我16歲時得了肝炎,是大串聯的時候得的。我的一個鄰居,是個大人,他對我說,把月經紙焙干吃下去能治肝炎,引起我對這事的反感。"
  訪問到的人中月經初潮最早的一位是9歲:"我是9歲來的,我們班一共有三個人來,我是第二個,比我先來的那個女孩告訴我是怎么回事,我就知道了。記得當時很驚慌,很害怕。還記得為了能游泳,月經來之前我就喝醋,這樣可以晚來半天。我覺得這事很丑,像秘密一樣藏得牢牢的。我從小和媽媽關系不好,她總是疏遠我,壓抑我,所以我不讓家里人知道,只有我們幾個知道,互相分担。因為一來月經就不上體育課,所以男孩也知道了,就起哄。"
  在訪問的人當中月經來潮最晚的一位是在十八九歲時才來的:"初中我得胃病,人只有39公斤。高中時才來,可一直到上大學還不正常來。我當時是校游泳隊的,一游泳就半年不來。
  22歲那年去社教,農村天寒地凍的,生活很苦,那時也一直不來,有半年時間。記得我當時還挺高興的,因為農村條件那么差,什么都沒有,月經來了不好辦。"
  調查發現,女性對月經的知識同她們青春期時的性環境和性氣氛有絕大關系。在文化革命后進入青春期的女孩對月經來潮的感覺要比年長的一代自然、平和得多。一位生于1957年的女性回憶說:"來月經時13歲,當時不覺得害怕。小學四五年級就有同學來了,所以就知道了。來之前媽媽沒給我講過這事,可也沒有恐懼感。"
  第三類是通過學校教育了解的,這種情況不多,證明青春期生理衛生教育不充分,至少在過去的幾十年間是匱乏的。
  一位年過五十的女性回憶她在四十年代的青春期教育:"我月經初潮是15歲,當時沒有什么心理震動。因為我上學早,比同班同學都小兩歲,她們都來了。那時是解放前,我進的是當地一所最好的學校,學校有衛生課,講過月經衛生,該怎么處理很明確,很自然。"
  有些學校的老師也為女生的月經來潮做了有益的工作:"我是13歲半來的月經,來的時候我已經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為上小學時就有人來了。記得小學老師還召集班干部,告訴大家這是怎么回事,說如果誰來了,照顧一點。我是班干部,所以那時我就知道了。自己來的時候一點也不驚慌,覺得該來了。"
  "我是16歲半來的月經,在中學我們班48個同學里,我是最后一個來的,所以我來之前已經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其實,我在小學(那是北京很有名的一所小學)時就上過生理衛生課。
  我這個人不論生理還是心理都成熟得特別晚。當時班里同學不好意思去買衛生紙,就求我幫她們去買,因為她們知道我還沒來。我從第一次就開始痛經,疼得很厲害,一直到結婚以后才好些。"
  "16歲來月經,我因為來得晚,所以都懂,也上過心理衛生課。當時覺得見不得人,好像有一種恥辱的感覺。"
  總的看來,月經來潮是女性人生的一個重大事件,是促使女性意識到自己與男性具有性別差異的一個重要關頭。從我訪問到的女性的經歷與感覺來看,盡管許多人能夠從一開始或隨年齡增長把它看作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但是,的確有不少人在月經初潮時由于無知而產生恐懼感,或受周圍人們看法的影響,對女性特有的這一生理現象產生不潔、厭惡一類的負面感覺。
  這種情況并不是中國獨有的,不僅許多欠發達國家中有類似的情況或對月經更嚴厲的負面看法和風俗習慣,就連我們心目中最開放、文明程度最高的歐洲在中世紀時也是這樣的。信仰印度教或摩西教的女人在經期都認為自己身子不潔,因此必須藏匿一段時間。在位于南美洲北部沿海的蘇里南,每當月經來臨,黑人婦女便要與外界隔絕,獨居一處,如果有人向她走近,她必須喊道:"我不干凈!"(海斯,第39頁)中世紀的羅馬天主教信條甚至規定,來月經的婦女不許進入教堂。實際上,這種對月經的負面看法還可以追溯到更久遠的年代。例如,羅馬歷史學家普林尼是如此描述接觸經血的后果的:"接觸了它,鮮葡萄酒變酸,田地變貧瘠,嫁接的植物會死去,田園的種子會干癟,樹上的果實會墜落,鋼刀的刃會鈍,象牙的光澤會暗淡,蜂群會死去;即便是鋼鐵也會立刻生銹,而且空氣中將彌漫著臭氣;狗只要嘗到經血就會立即變瘋,并使被狗咬的傷口染上一種不可救藥的毒。"(轉引自凱查杜里安,第211頁)人們雖然不再相信這些假說,但對月經的恐懼感至今仍在影響著人們對經期婦女的看法。
  作為對比,我在此引用一位西方女性對月經初潮的感覺,她說:"12歲那年,在朋友中我第一個來了月經,戴上乳罩。我感到自豪而又倨促不安。本來,我已經是一個豐滿而內省的少女,突然又長高了幾英寸,伴隨著胸部的發育,一個夏天就使我出落成為一個出奇的苗條而又勻稱的小女人。奇怪的是,對這種情況我雖己時有預感,但仍然像幻想中的教母訪問我那樣,使我心情激動不已。不過,最令我興奮的是自己的變化和發現自己對男孩子的吸引力而陷入自我陶醉的快樂。"(轉引自海特,第184頁)對于月經來潮這一無害的生理現象,為什么會有那么多的誤解、恐懼甚至是厭惡?原因首先來自無知,人類的先祖對于不可解釋的生理現象產生誤解是無可厚非的,但是,在現代社會中仍然對一種自然的生理現象抱有恐懼感和厭惡感就只能被視為冥頑不靈和愚昧了;其次,對月經來潮的負面評價反映出婦女地位的低下--由于婦女的地位低下,所以她的某種生理現象會令人厭惡;最后,對月經來潮的恐懼感和厭惡感反映出一種禁欲主義的心理傾向,因為它是小女孩開始向成熟女性轉變的信號,對它的厭惡表明一種希望停留在女孩階段、不愿成為女人的心理。這種心理產生于不希望彰顯而力圖掩飾女性第二性征的社會氛圍中,而這種社會氛圍正是禁欲主義文化中所特有的。
 

2013-08-22 15: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