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中國女性的感情與性》4 性無知
《中國女性的感情與性》4 性無知
李銀河     阅读简体中文版

4 性無知
  人生在世,對一切事都有一個從無知到有知的過程,這本沒有什么可說的。可是如果人在某事上的無知有人為的因素,即有人有意無意地造成了人在某事上的無知,或有意延遲人了解某事的時間,這就比較有意思了--性這件事就是一個典型的事例。人們在性上的無知包括對性生理的一般無知;對性行為的無知;以及對性行為與生育二者關系的無知等等。
  對性生理的一般無知
  "我成熟得比較晚。在學校我聽說有的女生黑著燈同男生在一起,可我不知道男女黑著燈能干什么,一點也不知道。我那時候以為談戀愛就是兩個人聊天,連要親吻擁抱都不知道。"
  "我到了17歲時還不知道性為何物。記得那年我們下鄉勞動,我看到了一本關于這方面的小冊子,上面寫著男孩會遺精。我記得當時我挺高興的,因為我原來以為只是女人有月經,現在發現男的也攤上了一件事,心里很高興。當時我的知識在這方面完全是空白。"
  一位在"文革"后期才中學畢業的年輕女性說:"十七八歲的時候我去插隊,那時女同學一起洗澡倒都覺得乳房大的漂亮了。
  但是在男女關系方面我們都很正經。有個別人和農村人好,有性關系,我們都覺得不可思議。還記得村黨支部書記對我們說:你們這些傻丫頭,什么都不懂。"
  對性行為的無知
  "我倆在婚前一直沒有性生活,不是沒有機會,而是不懂,我們真的是到了二十七八歲了都不懂這事。就在登記之前,我們有過一次機會。那天我知道他很想做這件事,但一方面是我害怕懷孕,抗拒,另一方面他想做也不知該怎么做,就沒做成。"
  一位女性講到她新婚之夜對性的一無所知:"我記得很清楚,我是XX年X月X日結的婚。第一天晚上是在我媽家過的。
  媽媽幫我鋪好被子后,在旁邊擱了條小毛巾,我一點都不懂,問媽媽這是做什么用的。我一點也不知道這些事。"
  另一位女性講到自己當初的尷尬經歷:"剛開始那次我們根本找不到地方,打開了三個燈也找不到。他說,你自己的東西都找不到。"
  一位中年知識女性說:"我原來對這種事一無所知,到二十七八歲還沒見過男性生殖器,一輩子的性經驗只有可以數得出來的幾次。剛結婚時,我毫無性經驗,他也沒有性經驗,一開始弄得不好,手足無措,把他弄疼了,好像還弄傷了,總之是弄錯了。"這對夫婦結婚很晚,婚后至今經常分居。
  對性與生育關系的無知
  一位中年女性用生動的事例講述了自己當年的性無知狀態:"我們還沒結婚時,他就要和我做那件事,我不答應,他硬要做,他排了精可實際上沒進去,我為這事緊張了一個星期,后來見來了月經才放心了。我當時完全不明白人怎么就會生孩子,我以為精蟲像虱子跳蚤一樣能到處爬。我當年去兵團時也是這樣想的,所以從不敢把衣服被子晾在男生的衣物上面,害怕沾上這種東西。有件事加重了我這種看法。那時我們連有個女孩,也是北京知青,她人很單純。不知怎么回事肚子就大起來了,別人都說她壞,問她是不是和男生發生了關系。她說,什么叫'發生關系'?她只承認和男生在一根鐵絲上晾過被子。我當時真的以為這樣就能懷孕。后來這個女孩到醫院去做了檢查,發現是子宮瘤,可她的名聲已經壞了,她媽媽還到兵團領導那里去提了抗議。我聽到這事感到很疑惑,到底人是怎么懷孕的呢?自己只能把這個問題藏在心里,也不敢去問別人。"
  一位年屆五旬的女性也講到自己當年類似的無知:"那年我大學畢業分去勞改農場,家里讓我帶上一床鴨絨被,因為是一位表哥蓋過的,我就說什么也不肯帶,我不敢帶是因為怕蓋了這被子就會生孩子。"
  "我中學上的是女校,鬧出很多笑話。我過去以為人長大了自然就會生孩子,女同學們還一本正經地討論過:難道不結婚就不能生孩子嗎?我一直以為孩子和爸爸無關。這也怪我媽媽。
  因為我長得特別像我爸,所以我問過媽媽,為什么會這樣?她說,因為媽媽老想著爸爸,印象就印在腦子里了,所以你就會長得像爸爸了。我還信以為真了。后來我又看到一本書上說,男女同房就有了孩子,我以為同房就是在同一個房間里住,所以覺得和男的住一間房子一定很可怕。家里來客人住了我的床,我就覺得很危險,客人一走我就知道去曬他蓋過的被子,曬三天才敢用。這種無知一直持續到18歲。"
  一位有過婚前孕經歷的女性回憶道:"我當時十七八歲,感情也不知道把握。我們結伴去的云南兵團。那次他回北京探親,我很想他。回來后就有了這種關系。我們住的地方有那種兩人間的宿舍,那時候同學們都回去探親了,我們就發生了關系。當時我們無師自通地覺得應該把男的那個放在女的里面,也不知道這樣就能有孩子。只覺得很刺激,很舒服,不覺得難受,也不記得是不是有快感。做了兩次之后就不來月經了。過'十一'殺豬,我洗豬腸子時就老覺得要吐,這么暈暈糊糊有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里我才吃了11斤飯票,還老是因為吃不下去把飯菜倒掉,我懷疑自己得肝炎了。其實我知道懷孕會不來月經,但是不知道怎么會懷孕,所以一直也沒往這上面想。后來我從媽媽床底下找到一本避孕手冊,看了以后才明白了。"
  性的無知在某個時期是純潔的象征,是值得人們自豪的事情;相反,擁有這方面的知識會成為可恥的事情。記得1974年我在大學讀歷史系,有一次同宿舍的女同學們聊起"宦官"。有一女生問我是否知道什么是宦官,我說知道,她卻立即自豪地說:我就不知道什么是宦官!言下之意她比我要純潔了許多。
  我至今還記得自己因為比別人早懂得宦官而引起的羞愧和尷尬。而值得一提的是:我們是一群學歷史的大學生!這件事的說明意義是:如果有一個社會或時期,人們會以某種知識為恥(無論是關于什么事物的知識),那么對這個社會或時期人們的理性就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對這樣一個社會最精辟的概括只能是喬治。奧威爾在他那本聞名遐邇的預言體小說《1984年》中所說的: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
 

2013-08-22 15: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