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中國女性的感情與性》17 手淫
《中國女性的感情與性》17 手淫
李銀河     阅读简体中文版

17 手淫
  對于手淫這件事,被調查的女性持有極不同的看法和作法。從行為上看,人們可以被歸為從不做、偶爾做和經常做三類;從態度上看,則可分為有罪惡感和無罪惡感兩大類。
  從不手淫
  有些女性從不手淫,并且對這種行為持負面的看法:"我知道手淫,結婚前就知道,是從書上知道的。記得書上都說這樣不太好,所以我從沒想過自己也試試。我覺得這種事在男性中比較多,有的人為這個挺苦惱的,我認為這是一種病態,不正常。"
  "我不手淫,我覺得手淫在道德上不好,只有在和愛人在一起時發生這種事(與性有關的事)才是可以接受的。"
  "我從沒手淫過,覺得挺惡心的。我覺得男的手淫的比較多,女的不是特別多。雖然我從生理的角度可以理解手淫,但我沒覺得有這個需要。我覺得這和人們身體的差異有關。"
  一位完全不否認自己的性欲和很會享受性快樂的女性認為,手淫是不約束自己的自我放縱,她說:"我沒有做過手淫。特別想的時候,拿腿夾著被子就很舒服。我覺得不能這樣不約束自己。我買過0.b(一種塞入式月經棉),往里塞的時候挺害怕的,沒覺得有意外的刺激感和解脫感。"
  有的女性雖然自己從沒做過,但對手淫并無苛評,一位年齡較大的女性這樣說:"我不知道手淫,從沒做過。可也不覺得這事違反道德。如果女的做這事不會傷身體的話,自己滿足一下有什么不好?如果能自己調理一下,有什么不好?"
  "我聽說過手淫,但我從來不做。我不愿讓別人碰我那里,自己也不碰那里。我覺得這事特別臟。但只是覺得它生理上臟,在道德上我倒不覺得它有什么不對。有需要的人可以去做,不需要的就不做。如果一個人身體條件好,覺得有這個需要,這樣做做對身體也沒什么傷害,也許還是好事。可是我自己找不到這個感覺。我找過,沒有找到。"
  "我和一個朋友討論過手淫的事。我說,手是最臟的。她說,好多人在手上戴避孕套。我還是更喜歡男女之間擁抱的感覺,溫暖,甜蜜。我覺得手淫沒必要,不是非常需要的,不到不這么做難受的地步。我對手淫的看法是,每人的身體狀況不一樣,如果身體需要,就不是不道德的。"
  有不少女性不做這件事僅僅是因為沒有感到有這種需要:"我知道有人手淫,但我從不手淫,沒想過,也沒有特別想要過這個東西。"
  "沒有手淫過,覺得做這種事無聊,沒想過。"
  一位因身體原因到40多歲仍是處女的女性說,她從不手淫。因為我要的是精神和肉體的和諧一致。僅僅是肉體滿足我不需要,也不是覺得不好,但是覺得沒有必要。"
  有手淫行為但有不同程度的負面評價
  有的女性認為手淫會使自己變得不愿與人交流:"這件事我是做在前,懂得在后。也就是說,做的時候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記得是在文化大革命時,有一次家里人都出去了,只有我一個人在家里。我坐在桌子前看一本什么書。當時我穿著裙子,不自覺地摸自己,就會了。看書上說,手淫使人記憶變得不好,神經衰弱。我也聽到過另一種說法,說手淫沒有任何壞處,除了由于對手淫的恐懼帶來的心理問題。我覺得手淫對人的心理和生理都會帶來偏差。它會使人變得不愿和人交流,變自私了,不喜歡別人再碰自己。我每次手淫后,男友再撫摸我的時候,我就不會覺得舒服了。這種感覺既是生理的,又是心理的。好多男人也不愿意手淫,克制自己,盡量不做。"
  有人認為,手淫會使自己感到空虛、可憐:"我自己做過,但我覺得自慰的方式和男女方式還是不一樣。自慰可以有生理快感,但覺得很空虛,跟和男人干時心理不一樣。有一點罪惡感,但覺得身體有需要時也顧不上這些了。看這兩個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我以前以為主要是指男性的。一開始不知道女人也有這種事,后來慢慢才知道的。有一段時間特別頻繁,大約是23一26歲,那是像洪水猛獸的年齡,能感到一股一股的沖動,現在就沒這種感覺了。那時一禮拜就要有一次,是自發的。做的時候覺得特別空虛,也覺得自己挺可憐的。后來結婚時已經平靜下來,性沖動已經很淡了。"
  有人認為,手淫是不自然的行為,是不符合人的天性的。一位從未結過婚的單身女性如此談到她對手淫的看法以及她的手淫經歷:"我認為手淫不違反道德,與別人不相干。這種事做得大多對身體不好,有一點也無妨。我用某種姿勢就可達到快感,什么時候我想要就能達到。我知道這件事是通過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自己覺得身體不好,就練太極拳,練氣功,瑜伽功。在26、27歲的時候就知道了。方法很簡單:坐在床上,上身向前彎,手夠腳尖抻腿筋,就能有快感,也就幾秒鐘時間就行了。我平時很少做,因為我覺得手淫是人為的,不是自然的。我不贊成做作,但我也不認為人做了這事就壞了,只是說它不符合人的天性,是不自然的,是人不該得到的,是對人的損害。在心理上生理上對人都不好。所以我認為,這事可以做,但不可以多做。老這樣做人也就麻木了,沒有新鮮感了。俗話說,樹挪死,人挪活,老做同樣的事就不好了。"
  一位從很小就有手淫行為的女性說:"從兩三歲時我就覺得摩擦那里有好處,是一種身心很愉快的感覺,就是快感。我從那么小就知道了這件事。記得四五歲時,我就知道用手了,有時在桌角上摩擦也能有快感,沒有用過工具。到十五六歲時,我會先有一番幻想,然后做這件事。有一陣罪惡感相當嚴重,因為我很小就不知為什么知道這事要避人。我自己在家時,差不多每天都有,長的半小時,短的幾分鐘,有時事情太忙就忘了。"
  一位知識女性說:"我從很小就知道手淫,好像是剛記事的時候,自然而然就知道了。我在被窩里做,有時讓媽媽看見了,就用眼神斥責我,導致我對這件事有罪惡感,覺得這樣做是不好的。我在夏天都不行,只有冬天在被窩里才敢做這件事。"這位女性還講到了手淫的兩種后果,其一是:"自己會滿足自己以后,就不再受到外面誘惑的吸引了";其二是:"就因為我有這個毛病,導致了性關系上的失敗--從來沒有從任何一個男人身上感覺到過性的快樂,都是自己解決。有的人在感情上還沒感動我,就露出性的興趣,我就特別憤怒,就想傷害他們。"她所有的性欲都靠自己解決,沒有感覺到過那種必須由男性來解決的性欲。她這樣談到她對丈夫的感覺:"我從性方面對他從沒有過要求,感情上對他也沒有依賴。"
  有手淫行為并作正面評價
  "我從很小就知道手淫,五六歲就知道了,也不知是怎么碰了一下就知道了。我知道這事不大好,知道不光彩。記得小時候我姥姥對我說過,手不許碰那兒!可能是從那時開始我就知道這不好了。但是我并沒有負罪感,好像男人對這種事有負罪感。有時候我就需要自己解決一下,來快感時里面有一種有節奏的抽搐的感覺。我直到婚后才知道這就是快感,我原來以為是另外一種東西。"
  "我覺得這事在道德上沒有什么不好。想做愛時自己就做。
  我一開始不知道手淫這個詞,最早只是下意識地摸一摸,挺舒服的。看到生理衛生書上說,這是不良行為,做多了,那里就不敏感了,會影響性生活。我近幾年才知道這個詞。我沒有特別多地做這件事,可是做時也沒有負罪感。"
  一位女性這樣講到自己的手淫頻率:"剛離婚那段時間,每周三至五次。從我的情人身上,我才懂得這件事(性交)的好處,過去我丈夫要求特別頻繁,我一直不喜歡,離婚后,我喜歡這事又得不到了,所以手淫比較多。離婚后我見過一些男人,有的人從一見面就感到不能接受。這段時間機會很少,可欲望很強。
  有的女人是只要能滿足欲望、人還過得去就行,我不行。那就只有自己滿足自己唄。"
  "我對手淫從一開始就沒有過罪惡感。結婚那么多年,只有自己手淫時才能達到高潮。后來和情人有了高潮,但相比之下,還是沒有手淫的感覺好。離婚后有一段時間,我每次手淫后就大哭一場,因為我當時精神上特別痛苦。"
  一位離婚多年的單身母親說:"手淫有過,要不這么多年是怎么過來的。最早知道手淫是中學一個女同學告訴我的。她對我說,自己摸自己挺舒服的。那時我乳房剛剛發育,摸上去也沒什么感覺。我就這么對她說了,她說,不是這兒,是下邊。那時我不好意思,就沒往下問。"
  "我有了欲望就會自己解決。記得上中學的時候,我上課時坐在教室后面也能做。"
  "我知道手淫,對此沒有什么罪惡感。我覺得這是個人自己的事情,跟別人沒關系。就像吃飯一樣。說手淫對身體有害是想制止這種行為的人編出來嚇唬人的,不是真的。"
  "我覺得手淫是對性關系的補充。我知道男人手淫的很多,女的也很多。"
  "我是22歲懂得手淫的,差不多每天得有一次。所以聽有人說女的30歲才性欲高,我覺得不對。后來有了正常的性生活之后,我還是喜歡手淫。"
  "我第一次知道性滿足是由一位外國女友教給我的。我倆關系很好,我在性問題上的開放是受了她的影響。她并不是我的性伙伴,她鼓勵并且教會了我手淫。我是在一個特別沮喪的情況下和她談起這些事的,她當場教給了我。"
  一位離婚女性談到自己的手淫經歷:"那年我去了南方,就想一個人保持孤獨。清晨做這事很解決問題,起床后感到精神飽滿。我是無師自通的就會做。有一段感到沒法克制的沖動,和性交的頻率差不多。"
  "我有時覺得自己手淫比和男人在一起來要好些,男人喘氣有氣味,特別討厭。"
  "我從第一次發生性關系之后就懂得手淫了。在那之前只有過乳房發脹的感覺,有了生殖器接觸后才知道,碰陰蒂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我對這事沒有罪惡感,倒有很現實的想法:我失過身,覺得結婚不大可能,有了這個,也就不需要男的了。"
  "我是看書知道的。我的快感不是男人給的,是自己給的。
  我只動陰蒂就可以,手指不進去,進去就不衛生了。"
  手淫不僅在單身女性獨自一人時才發生,已婚女性也有這種行為,有時甚至會當著丈夫的面發生,或并不對丈夫隱瞞。一位女性這樣講到她的日常性生活:"在性方面,他是一個比較冷淡收斂的男人,不是個性欲旺盛的人。僅靠他的力量我很難達到快感,結婚四五年后他一直都沒有給過我快樂。我從來都不靠他。每次我們做事都是前半部靠他,后半部靠我自己。我總是在后半部靠手達到高潮。當著他的面,他也挺接受的,他不覺得受侮辱。"
  一位歸國留學生說:"出國后才知道這件事。聽那里的中國男同學講過色情電影院的事,他們講得很放肆,我也想見識一下,就偷偷去看了。我看到電影上的人老大喊大叫,覺得很奇怪,不知她們是怎么了。后來我就知道了手淫和快感。我做這事時沒有負罪感,他(她丈夫)自己也有這種事,也不瞞我。"
  "我小時候就喜歡夾著枕頭睡,最早知道手淫是在結婚前。
  一般我性生活不滿足的時候手淫較多;性生活滿足就不想手淫。
  我覺得這完全是自己的事,沒有負罪感。我感覺到手淫完后容易入睡。我丈夫知道我有時手淫,他對此沒什么看法。"
  有人并不知道自己的作法算不算手淫,她說:"有時乳頭會癢,用手撫摸,乳頭就變硬了,有時突然全身會有觸電的感覺。"
  有的女性倒不覺得手淫在道德倫理或人際關系方面有什么不好的后果,但是覺得它在肉體上會造成對性交感覺的損害,或對手淫行為本身感覺并不太好:"我覺得手淫時陰蒂會失去感覺。我不太愛做這種事,雖然我也沒覺得它是壞事。"
  "我知道手淫,但不想多做。我覺得用手摸陰蒂不如全身夾緊,手摩陰蒂太重之后,感覺就不好了,發木,應該是似有似無的感覺才好。我很少做,但也不覺得做這事有什么不好。"
  手淫時的性幻想
  自慰想象是各類性幻想中最為常見的一種。女性的性幻想大多是浪漫的愛情故事:"我想的大多數時間就是自己特別喜歡的男人,有電影里的男人,也有想象中的男人。就像浪漫的愛情影片,想象那種凄艷委婉的愛。我從小就喜歡這樣的愛情故事。"
  有的女性認為性幻想能增強手淫的效果:"我手淫時,如果想著自己特別喜歡的人就更舒服。我就想他怎么吻我,擁抱我這類情景。"
  一位女性詳細他講述了自己手淫時的性幻想:"我總是編一個愛情故事,每次都是不重樣的。記得有一次我看到一幅風景畫,上面畫著小白樺林,小窩棚。我就幻想在家里和誰生了氣,上了火車就來到了一個和那幅畫一樣的地方。我下了火車,見到有幾個伐木工人從窩棚里走了出來。我在那里幫他們做飯,燒水,他們準備去伐木。其中有幾個人好像對我不懷好意,只有一個人對我很好。后來別人下山了,只留那個人看窩棚。我躺在他的懷里,看著天上的星星。就幻想到這種程度就行了,這是一種精神上的滿足,像散文詩,又像童話,是非常美的。"
  "在我的性幻想中,男角不是某個固定的人,但他總是極其正派,不近女色的人,就像柳下惠那樣。然后就變得溫情脈脈的。有一個幻想是這樣的:我去上小學,衣服又破又臟,別人都不理我。正在這時,我忽然在校門口看到一個大哥哥,充滿同情地看著我......后來我們不知怎么又上了一輛公共汽車,半睡半醒的。汽車里空落落的,很黑,他對我說,不管別人對你怎么樣,我會始終對你好......我住在一個小屋子里,他來了,對我說,你的衣服太破了,頭發也沒梳好......我要是出去沒有回家,他就著急地到處找我。他就像父親,又像個大哥哥,關心著我。"
  一位離婚女性講到自己手淫時的幻想:"我的幻想沒有固定的人,都是抽象的,想象一種場景,一種氣氛。想象的多是草原,溫暖的,舒適的,綠的,像英國的鄉村。只要故宮的紅墻或者紅海洋之類的景象一出現,就能抑制。"
  還有人提到性夢:"我會做有性內容的夢。夢里能有性高潮,有時感覺非常強烈,感覺特別舒服。多數都是和認識的人,有時是男朋友,有時是別的男人,還夢到過和女人做愛,有次竟夢見和我媽,兩人抱在一起,像做愛一樣。這真是一個奇怪的夢。"
  有些女性手淫時的想象總是一到性就打住了:"我的想象都是浪漫的愛情,情節一發展到性就停住了,因為我覺得自己做的手淫是下賤的,不能讓它再褻瀆了我的幻想。"
  女性的手淫一向是性規范中較嚴厲否定的行為,在我看原因是雙重的:一方面,它是性欲的表現,而不為生育僅為快樂的性欲,一向容易被賦予負面的評價;另一方面,它使女性可以不靠男性自行得到性欲的滿足,從男權的角度看,它似乎是對男權的一種回避,蔑視,甚至是挑戰。因此,在古籍和民間的觀念中,一直有大量關于手淫有害的說法。雖然這些說法中不少是從保健角度講的,但在這些說法的背后,無疑有上述兩個方面的意識在起作用。
  有關手淫的記載可在許多古代文化的典籍中發現,其中包括巴比倫、埃及、希伯來、印度。著名人類學家保羅。曼它吉薩把歐洲人叫作"手淫者種族"。他論證道,西方文明同時既刺激又壓抑性欲,對非婚姻性交的限制促使人們進行手淫以作為替代。
  (凱查杜里安,第360頁)因此有人認為,西方的主要文化形式之一是手淫的流行,盡管手淫從18世紀中期到20世紀初期一直是性方面的大忌之一,是通向無名恐怖的大門。
  手淫禁忌在世界上許多文化中都有發現。伴隨著手淫禁忌的是大量以醫學和生理學名義出現的恫嚇。在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女孩受到嚴密監視,所有觸摸生殖器的行為都會受到嚴懲。醫生告誡自慰的女人,這種行為過度會導致粉刺、耳聾、視力減退、氣喘、肺結核、癲癇、癱瘓、記憶力喪失、犯罪、精神錯亂和意志薄弱;它不僅會造成病理影響,還會造成一種玷污人的身心的罪惡氣質;總之,手淫是一切壞事的根源。就連醫學工作者中也一度盛行對手淫的謬見。一項對醫科大學畢業生的調查表明,幾乎有一半的學生認為,手淫會引起心理疾玻(詹達等,第11頁)金賽指出,宗教之所以嚴懲手淫,是因為它偏離了性的"首要目標"--生殖。正統猶太教一度以死刑來懲罚手淫。......由于兩千多年來宗教一直懲罚手淫,由于多數醫生和專業人員一直禁止手淫,因此毫不奇怪,有過自我刺激的女性中,約半數由此產生了心理煩惱。這意味著,在每一天中都有數百萬美國女子,在毫無必要地損害著自己的自信心和社會能力,有時也損害著婚內性生活和諧。這種損害并非來自手淫本身,而是來自她們的行為與道德戒律之間的沖突。在女性中,由此引起煩惱的人多于由任何其他類型性活動引起煩惱的人。(金賽,第49一50頁)最早的關于手淫的正面評價出現于17世紀,醫生西尼達弟贊成自慰,他提出,自慰不僅能夠預防疾病,還能夠使人氣色良好。但是,更多的醫生還是反對手淫,并把很多病態毫無根據地與手淫聯系在一起。
  金賽則是從動物學和人類女性與雌性動物比較的角度對手淫行為加以論證的:"雌性家鼠、灰鼠(栗鼠)、兔、豪豬、松鼠、雪貂、馬、牛、象、狗、拂拂、猿、黑猩猩,都經常從事自我刺激。這說明,人類女性自我刺激生殖器,是一種與所有哺乳動物共享的能力,而且也都同樣少于該物種的雄性。不過,人類女性比任何動物更多地懂得如何在自我刺激中達到性高潮,因此人類女性確實由此達到性高潮的比例,就比任何動物都高得多,接近百分之百。這一點,正是人類女性與任何雌性動物的根本區別。據金賽調查,在所有性行為類型中,女性最經常地通過自我刺激達到性高潮。在自我刺激的總次數中,女性能達到性高潮的比例在95%以上。(金賽,第34一36頁)現代醫學認為,不僅沒有任何確鑿證據說明手淫是罪惡和不成熟的行為,而且有很多證據表明,手淫至少是無害的。到了60年代,手淫更在馬斯特斯和約翰遜的著作中被高度評價為獲得性釋放的最有效手段。有些醫生把自慰視為緩解性需求和性緊張的健康方法來加以提倡;更有性治療家指導求治者通過自慰來體驗快感,學習獲得性高潮的過程。現代西方醫學已經公認:手淫是一個積極的、促進性行為發展的因素。它通常能增加身體的舒適感,使性的快感和性幻想的內容融為一體。它堅定了女性應有的觀念:女性性反應是正常的,自然的,令人愉快的。
  (拉里亞等,第65頁)
  手淫對于女權主義的意義非同小可。著名的婦女研究者《海特報告》一書的作者希爾。海特就曾主張,婦女應該獨立地獲得性的滿足。她的調查有一個驚人的發現,即,只有很少女人在日常的性生活中達到性高潮,而通常大多數女人都是通過自我性刺激的手段達到性高潮的。一位女權主義者甚至聲稱:"婦女發現了手淫方法,這真是大棒了,因為這樣她們就可以隨心所欲地擺脫男人了。"(轉引自詹達等,第57、67頁)關于手淫行為的發生率,在40年代的美國,據金賽的數據,92%的男性和58%的女性有手淫行為;據1974年的調查,94%的男性和63%的女性有過手淫行為;到了八十年代,這個比率繼續上升:約四分之三的青春期女孩自慰,另外還有10%在20歲以后發生自慰。最新數據表明,成年人中無論男女,自慰的發生率都在90%以上。
  根據金賽的調查,女性手淫的頻率有賴于女性的身心狀況,因此它是測定她對性活動的興趣程度的最好辦法。它比用異性性活動來測定更好,因為后者更經常是由男性發起的,不足以測定女性的主動發起能力和性興趣。在手淫人口中,每周平均數為2.4次,頻率隨年齡遞減。據統計,女性的手淫頻率為:單身女子中平均每周0.3一0.4次;在婚女子中平均每周0.2次(每月1次)。(哈斯等,第143頁;凱查杜里安,第363頁)上述統計數字表明,手淫是人類性活動的重要方式。然而,還是有相當比例的女性拒絕手淫。根據金賽的說法:我們調查的女性中,有許多人從未自我刺激過,其中44%說是因為自己認為它是一種道德上的錯誤。顯然,許多這樣的女性的性反應能力極差,因此才覺得遵守道德戒律輕而易舉。從未自我刺激過的女性中,81%說是由于自己沒有感到對它有什么需求;從未有過此類行為的女性中,還有28%是因為她們不知道女性也能自我刺激。(金賽,第49頁)在行為之外,仍有許多人在觀念上不能接受手淫,或認為對手淫比對性交更羞于啟齒。21歲的美國人有五分之一拒絕回答關于初次手淫的年齡。在1967年一項全美調查中,那些承認自己有過手淫經歷的大學生(在男生中占82%,女生中占33%)被詢問,是否對這種行為懷有犯罪感、焦慮感。男女兩性中各有三分之二的人承認有過這種感覺,其中有40%的人想過手淫是錯誤的、不道德的;有10%的人想過自己的學習能力會受影響;20%的想過自己的身體健康會受影響;40%至50%想過這是不成熟的表現;10%至20%想過自己日后的性能力會受到不利影響。(蓋格農,第139頁)由此可見,人們對手淫行為的看法有多么混亂,又對此懷有多么強烈的犯罪感。
  在美國,手淫行為受到社會經濟地位的影響。在上過大學的、中產階級的人中,手淫更為常見;而在未上過大學的、下層社會的人中,手淫比較少見;此外,在有過自我刺激的女性中,受教育程度越高,達到性高潮的也就越多。形成這種區別有這樣幾種原因:首先,社會上層階級女性的首次性交經驗一般都發生得較晚,所以只好以手淫方式滿足性欲。例如,在16至21歲期間,82%進過大學的女性沒有性行為,而相比之下,沒上過大學的女性則只有62%沒有發生過性行為;其次,手淫的一大特點是要求在這個過程中伴有幻想,而對性幻想的愛好是中產階級的特點;第三,對手淫行為的禁忌在上層社會并不十分嚴厲,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們在性態度上更為開放,這種情況不同于下層社會。(詹達等,第101、103頁)本次調查中也發現了以下一些與手淫有關的因素:第一,手淫和性交的關系。對于一些女性來說,在對待手淫和性交(不一定僅限于婚內性關系)這二者的看法上,往往存在著一種反比的關系,即,越是對手淫持正面評價的女性,越不喜歡性交;反之亦然,越不喜歡性交關系的,越容易對手淫作出正面評價。二者或一因一果,或互為因果。也可以做這樣的概括:喜歡"正常"的性行為方式和男女情愛的人是一類;喜歡手淫同不喜歡男女情愛的是另一類人。例如,一位盡管有過婚前性行為和婚外性行為但行為方式"正常"的女性,就表達過她對手淫的反感,她說:"我知道有手淫這件事,那叫什么事呀,那不是太降低人格了嗎?我男友對我說過這樣的話:自己解脫有什么不好?可我寧肯忍著也不愿做這種事,忍著忍著就沒有感覺了。"一位在性欲難以解決時寧愿去找陌生人作一夜夫妻也不愿自慰的女性說:"我覺得手淫對身心不好,不可取,不應該做。"這似乎是一個悖論現象:在我的調查對象中,那些傾向于性自由(有同不只一個性伴性交的經歷,性關系比較隨便)并不同程度上有實踐的女性往往都較反對手淫,認為不可取;而那些在與男性的性關系上比較拘謹的女性卻更能容忍和更傾向于經歷手淫。
  第二,手淫與教育程度的關系。從調查中似乎可隱隱看出對手淫的看法和行為同教育程度的差別有關:教育程度較高的女性更容忍手淫,有這種行為的也更多;教育程度較低的女性對手淫的看法更嚴厲些,也較少有手淫行為。對這一相關因素的解釋大致應當與前引以西方人為對象的研究結果相仿。
 

2013-08-22 16: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