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中國女性的感情與性》22 婚外戀
《中國女性的感情與性》22 婚外戀
李銀河     阅读简体中文版

22 婚外戀
  在調查中,人們描述了大量的婚外戀經歷,這些經歷可以被劃分為丈夫一方的婚外戀;妻子一方的婚外戀;單身女人作為第三者的婚外戀。人們還談到她們對婚外戀的看法,這些看法往往是大相徑庭的。
  丈夫有婚外戀
  一位女性回憶了自己的兒子因丈夫的婚外戀及其他一些原因而自殺的悲慘往事:"自古奸情出人命。他有了外遇之后,有一次他跟兒子說:我要和你媽離婚。那天我回到家,推開門,看到我兒子吊在暖氣管上自殺了。我當時就跟失常了一樣。后來派出所的來了,法醫也到了。
  我就在另一間屋子里,恍恍惚惚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位出租司機的妻子說:"我丈夫的朋友們個個都是家里有妻室,還在外面搞。沒搞的是少數。一個是因為有錢,一個是因為接觸人的機會多。自從我愛人在外面也有了一個人,我們倆的關系就越來越緊張。孩子還小,一直是我一個人照顧孩子,家務活我都包了。他很少往家拿錢,回家還常發脾氣,心情很浮躁。我是碰巧發現他的情人的。有一陣他說去學英文,那天我帶孩子到學校找他,正碰上他倆從學校出來,又說又笑,靠得特別近。我憑直覺就看出他倆關系不一般。我一叫他名字,他猛一回頭,一臉的意外,我到現在還都記得他當時那種表情。開始他愣了半天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后來他說,你來干什么來了?我說,帶孩子溜彎。我問,那是誰?他說,誰也不是,是同學。我們說話,那女的一直遠遠地等他。后來他讓她先走,把我和孩子送回家以后他馬上又要走,我就和他大吵了一架。從那以后我倆的關系就一直沒好過。在這以前我已經有所察覺,有時候給他洗衣服,從兜里翻出兩張電影票。我還發現他書包里有避孕工具,所以他們很可能已經有性關系了。"
  "我月經不準,而且我們一個月才一兩次同房,所以懷孕機會少。那年我懷了孕,他一點都不高興,只說了句:喲,怎么懷上了。我當時就覺得他在外邊有別的女人了,不需要我了。后來才知道,他們單位跟他好的女的就不只兩三個。"
  "他在性上一不主動,我就意識到他感情上有變化了。他開始不介意我了,回家越來越晚,還公開撒謊。我發現他和別人感情已經越陷越深。他總是愛莫名其妙地喜歡上別人。只要他喜歡人家,人家也不拒絕,他的感情就會轉移。"
  一位無意間撞到過丈夫的情人的女人說:"我問過他,你是真的愛她嗎?我也不知道他是不忍心傷害我呢還是真這么想,他說,咳,我和她能過就過,不能過就算。"
  一位發現丈夫外遇的妻子說:"一開始我感情上容忍不了,后來就有點無可奈何。我倆為這事常常打架。可他從沒承認過他是錯的。我說,因為你在外頭搞我才跟你打架;他卻說,因為你老跟我打架我才不想回來,你越打我越不回來。我是從前往后說,他是從后往前說,倆人怎么也說不到一塊兒。"
  "他的朋友都這樣:家是家,婚外情是婚外情。如果兩頭出了矛盾,主要還是顧家這頭,不能翻了車。他們的妻子有的知道了也鬧,有的就容忍了。"
  婚外戀常常是導致離婚的最主要原因:"我老公認識一個女孩,她長得挺難看的,顯老。她追求他,最后她占了我老公的便宜。我就不依不饒的,我這個人比較正統,友誼就是友誼,感情就是感情。我聽到這事就受不了,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倆有沒有性關系,我就提出離婚,他不同意。后來他提出來,我又不同意,他就去法院起訴了。我接到傳票。我一看沒希望了就同意了。后來我們是協議離婚。"
  妻子有婚外戀
  一位為自己的婚外戀曾試圖自殺的女性講述了她的曲折經歷:"一個女人一生可以發生的悲劇都濃縮在我身上。我有過一個情人,他破壞了我兩次婚姻。那年我終于離了婚。雖然是因為和丈夫沒感情,但他也是一個原因。我離婚前他也答應離婚的,可是我離婚后,他就不提離婚的事了。我看他變了,就答應和另一個喜歡我的男人結婚。我一告訴他這事,他馬上就受不了了,像發瘋一樣。那天下著大雨,他就站在我窗前的大街上,在雨里哭著喊:×××,我愛你!我有點感動。后來他對我認錯說,我對不起你,你再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看他滿臉沮喪的樣子,我真怕他出事,他有一種不顧一切的性格。如果我和別人結婚,對他的打擊就太大了。那個喜歡我的男人很有錢,可以買房子,也可以把我帶出國去,我偏偏放棄了他。被愛比愛別人總強一點吧,可我偏偏放棄了被愛的機會,去追求那個后來背棄了我的人。在預定和那個男人結婚的前一星期,我和他分了手。那天還正好是他的生日,我哭了,他也哭了,他被傷害得很厲害。
  他后來罵我,說女人都是水性楊花。后來他大病一場,人變得又老又瘦,牙也掉了。可他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他欣賞我,凡是我說句好的東西,他都給我拿過來。我看他那痛苦的樣子,哭了好幾天。他現在在美國隨便找了個人同居。我把人家害成那樣,我不敢再找他。家里人因為這事蔑視我,我沒法解釋。我哥哥說:你是個什么女人呢!我父親為這事和我斷交,我媽媽也不理我了。他們都不能理解我。責備我沒離婚就和別人好,責備我和這個人好又答應和那個人結婚。這都是因為感情。只有我自己心里知道對每個人的感情的程度,就因為我自己問自己時,知道我愛他(指情人)的程度超過丈夫,也超過那個打算和我結婚的人。我這個情人花了我的很多錢,出國時又帶走我的很多錢,可是他出去之后居然一下就變了。我差點自殺。那天,我下意識地收拾東西,收拾過去的書信日記。然后我把煤氣打開了,又回屋接著收拾東西。我記得當時只是想著:時間不多了,得趕快收拾東西。我只希望有一種完全消失的感覺。正在這時,外面電梯開門的聲音嚇了我一跳,接著是小孩吵鬧的聲音。我猛一驚,想到不能爆炸,孩子在這兒呢。那時我已經拿出火柴來了,正準備劃了。我驚醒之后,馬上關煤氣,開窗戶。我回想當時的動作,全都是下意識的,差一點就做了。"
  一位在婚外愛上了自己徒弟的女職工回憶了自己的戀愛史:"那時他來學徒,有次他對我說,你不能老為別人服務,我當時聽了還挺反感。有一次我看了一些槍斃人的照片,晚上做了惡夢,夢里他就坐在我旁邊,說可以保護我。第二天又做了一模一樣的夢。我跟他講了這件事,他說這是他的心意托的夢。我們倆就是這次說開的。有了朦朧的感情時千萬別捅破,一捅破就控制不住了。那次他過生日,問我,你送我點什么。我和我妹妹商量了這事,她說不要一下子就回絕他。于是我就給他寫了個條子,讓他堅強些,把握住自己的感情。他看了之后抓著我的手吻了半天。這么多年了,我都沒經過這種事,覺得很刺激。有個星期天,他讓我陪他走走,走到個胡同里,他對我說,我不會傷害你的。他還讓我答應他,永遠作他的姐姐,我答應了。那一段時間,頂多就允許他吻吻我的手。可感情已經不容易控制了,越回避就越有吸引力。雖然我那時還不想和他有肉體關系,但很想跟他接觸。我丈夫上外地之后,他常來找我聊天,一聊就聊到晚上10點多鐘。有一次看電影,他拉著我的手,往他那地方拉,讓我伸進去摸。他有手淫的習慣,摸著覺得舒服。我當時心很慌,又覺得這么做不對,往回縮也縮不動。后來他又在我身上到處亂摸。我倆好了半年了,我都沒答應他那個最后的要求。后來我想,要不就滿足他一次。他上去半天也沒射精,還說,我以為多舒服呢,鬧半天就這么回事。20分鐘之后,我來了快感,可他不覺得好。我們又把褲子脫了,再弄一次,還是那樣,弄得我都疼了。我說你太壞了,從小沒學好。可是我聽說有這么句話:男的不壞沒人愛,女的不壞沒后代。"
  "我剛領完結婚證之后,有過一個波動,是我的表哥,他在美國。我媽給他寄過我的照片,他就一見鐘情了。我剛領了結婚證,他就回來了。我倆特別一見如故,但我沒往別處想。他快走的頭一天,請我過去吃早飯。他說一直在想我的事,說著就有些舉動。他的動作很文雅,讓我沒法抗拒。他讓我看他的眼睛,并且問我:你喜歡我嗎?我說:不能說不喜歡。他也沒跟我商量就吻了我。我覺得很荒唐。我的理智告訴我,絕不能糊涂。他又作了一些暗示,我也不知是真糊涂還是假糊涂,一直沒接茬。他讓我洗澡我也沒洗。他叫我的小名,又吻了我。我說千萬別做別的了。他說我絕不會傷害你。說完又特別熱烈地吻我。我當時有種暈頭轉向的感覺。第二天他回美國,我回插隊的地方。
  我趴在車上大哭,車上的人都不知我這是怎么了。命運怎么這么捉弄我呢?后來我給他寫過一封信。接著就盼他的回信。見到他的信就好像接到情人的信一樣,他的信寫得很好。后來他在那邊娶妻生子了。我們就沒有再發展。當時我不知道他是只想讓我當情人,還是想和我結婚。現在見他生活平靜,我不愿傷害我丈夫,也不愿傷害他妻子。我雖然喜歡他,但是不太想陷進這種事里去,愛上這個又喜歡那個,自己太苦了。"
  "我曾經有過情人,發生過性關系。我對丈夫一直很放心,他對我有這種担心。有一次他無意中看到了我和情人的信,他很傷心。可是真的要分手卻分不開。我想主要是我們處習慣了。想來想去還是我們兩人在一塊兒時最輕松。"
  一位女性講述了她在離婚過程中同一位有婦之夫的婚外戀情:"我也說不清他是真是假,我可以和他隨便說心里話,他能幫我分析各種事,包括很多小事,像對衣服的鑒別什么的。他總是溫情脈脈的,我有時候發個小脾氣什么的他也不在意。他說這是他的第一次戀愛,第二次青春。他家遠在外地,就三天兩頭打電話來,說和我分開有多難受。他愛人是當地人,比他小六歲,他跟他愛人關系很好,但是沒話可說。她現在停薪留職在家;全心全意要跟他過日子。可他說,在我這兒能得到精神上的滿足,能談得來。遇到壓力他老婆不聞不問,幫不上他的忙。一切外面的苦惱都無處化解。我很想他,我一個電話他馬上就來了,來回一趟要一千多元。現在他想法在北京找事做,好像專門為了我似的。他總說自己配不上我,事不忙時,他天天到我家來為我做午飯。他還幫我收拾屋子,給我買襪子什么的。他在我這兒哭過好幾回了。他問我今后30年打算怎樣生活,還說,要是兩個人能相親相愛過一輩子多好。他說過要等我10年。"
  關于婚外性關系,這位女性是如此掌握的:"性上的接觸有過幾次,他比我丈夫溫柔多了。他總是摟著我:靜靜地坐著,就像侍候著我似的。我總覺得沒離婚時還不能答應和他發生關系,應當離婚后再跟他干那件事。"
  "剛跟那個男孩好的時候,我丈夫在黨校學習,一禮拜回來兩次。我孩子已經那么大了,所以我對他沒有過非份的想法。
  我還跟他說過,我的愛一生只有一次,決不會愛上他的。他不相信。我還對他說過,我丈夫禮拜三回來,那天我們不可以親熱。
  這男孩后來說,那幾年里,他忌妒禮拜三和禮拜六。后來我跟丈夫的感情越來越淡,他回家來我就跟他賭氣,他做親熱動作我也不理他,可他竟然沒當回事。"
  "我和他處了好幾年,一直沒說什么。那天他路過我家來看我,我丈夫不在家。我們就聊天,后來我留他吃飯,要下樓去給他買東西,他說不用,兩人推推拉拉的過程中,他一下就抱住了我。我一直對他有好感。我們就那么隔著大衣擁抱了一會兒,雖然隔著那么厚的衣服一點性感也沒有,但是兩人有感情的交流。我對他的愛是我從沒經歷過的愛,我長期積累的苦悶寂寞得到了回應。從那以后我們好了好幾年。和他的吻是我一生所感到的最幸福、最甜蜜的吻。"
  "有段時間我和愛人兩地分居,有個男同志對我特別好,他的愛人也不在身邊。那人長得特別難看,但業務能力很強。我喜歡人看兩條,或者長相上符合我喜歡的那種類型,或者業務上令我佩服。那個人就屬于后者。他老說要離婚等我,我就聽著。
  后來我調走了,是他送我上的汽車。他老想看看我丈夫是什么樣,挺羨慕他的。他不是逢場做戲。"
  "我有過外遇,有一點負罪感。我特別喜歡那個人,但也喜歡丈夫,我對他們兩個都有感情。我和那個人的關系有冒險的感覺,和他也沒有性高潮。對我來說,精神交流更重要,肉體不太重要。"
  一位調查對象講了她妹妹的婚外性關系:"我妹妹婚內性生活不和諧,疼痛,流血,后來她練氣功,跟氣功師傅有了這種關系,這位師傅好像很懂行,我妹妹跟他有快感,也不流血了。后來她和他有了孩子,我媽要到法院告他去,可我妹妹相信他的功夫有威懾力,不敢說出這老頭的地址。"
  一位女性講了她嫂子的婚外戀及其悲慘結局:"我嫂嫂是自殺的。是因為婚外戀。對方為她離了婚。我哥哥一直不承認有這事。有一次我嫂嫂想跟我說破這事,我對她說,你小心出事,為這種事男人能殺人,或者女人因為在兩個人之間選擇太困難而自殺。有人傳說她有很多外遇,我哥根本不相信。有一次,她問我哥哥,如果傳的那些話是真的,你能原諒我嗎?我哥說:那怎么能原諒!她是喝敵敵畏死的。我聽到她自殺的消息后,第一個念頭是:她居然自殺成了。她得到了解脫,擺脫了痛苦和自責。
  做"第三者"的單身女性
  一位當過"第三者"的女性講過她的矛盾與痛苦處境:"我和他的約會有時就在辦公室,有時在公園里。我們一星期約會一兩次,可我所有的時間都在期待他。有時候我就那么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地算著時間。每次一見面,就把一星期的委屈像打機關槍一樣拋給他。所以有一陣我們一見面就吵。我知道不能逼他離婚,可我只能逼他離婚。他說,離了婚她(指他的愛人)怎么辦?我說,不離婚我怎么辦?有次我和一位女友講到我的婚外情,她嘆了一口氣說,我覺得這事挺美的。我說,你覺得美,我感覺到的全是苦。"
  "我和他一碰到就投合得不得了,默契得不得了。有一陣因為怕耽誤了我,他就硬著心腸和我疏遠。他和他老婆沒有感情,是出于同情和一些誤會結的婚,他純粹是可憐她。結婚后他才發現,他老婆脾氣壞得不得了,生孩子以后就原形畢露了。他倆第一次吵架之后就不過性生活了,她老婆到處和別人說自己是在守活寡,可她不想離婚,還說過這樣的話:他要是提出跟我掰,我要宰了他。他在我這里哭過幾次。我提出和他同居,可他覺得不道德,說:這種事連想都不該想。我担心他壓力太大。我已經麻木了。這輩子我沒有過什么幸福。"
  一位愛上了有婦之夫的女性這樣講到自己的痛苦與忌妒:"那時我很關心他和他妻子的性生活,老問他。他說,我和她都沒有這種欲望了。我明知道這是謊話,可我還是愛聽。我自己騙自己,他也騙我,讓我以為他們的性生活不協調。后來有一次他因病住院,一個朋友不知道我們這層關系,就對我說:他住院了,他妻子又懷了孕,你能不能照顧她一下?我這才知道他真是在騙我。后來我去醫院看他時,他一看我的表情就明白了,他不敢正視我。后來他病好了,我們大吵一架分了手。"
  "我和一個有婦之夫好了三年。我跟他特別投入,像初戀一樣。我們剛一見面就覺得談得來。他愿意跟我聊天,沒有隔閡感。我是個單身人,一般男人接觸我會有戒心,避嫌疑,他一點沒這感覺。他不愛他老婆,他父母非得讓他娶的她。他老婆像男的似的,能干,果斷,一直不管家。我跟他好之前,他已經有過一個短期的情人。他跟她總是不擁抱,不接吻,上去就干。他跟我說,我命不好,碰上的女人都是不溫柔的。他跟我好以后,一開始就說,咱們別太熱烈了,怕不能持久。我們一開始不怎么說愛,他說他媽臨死前囑咐他不能拆這個家。我們感情很好,可他就是不能離婚。我和他好了半年后,有人給我介紹朋友,我要去見,他說見吧。可當我要和他吹的時候,他堅決要求我和那人斷了。通過這事我和他的感情上了一個臺階。他第一次在我家里,射精在床單上,我一個月都沒洗,因為我太愛他了。我愛他甚過他愛我,所以后來我特別慘。每次我送他回家,看到他家窗戶燈亮了,都覺得委屈得要命。他在和我好了以后,還和他老婆做過愛。他問我能不能忍,我說,為你媽能忍,為你老婆就不能忍。后來他對我宣布:不再和老婆睡覺了。他真不和她睡覺了,當然是找各種借口了。后來他女兒得了重病,他和女兒好得要命,他們中間的關系有點戀父情結。他為了女兒絕不會離婚的,我們倆就沒戲了。后來我決心要分手了。我對他說,你要是不再往前走一步,我就不想再繼續這個狀態了,太痛苦了。我姐說,他這個人就是一口苦井,你跟他好就會掉進去,苦不堪言。
  后來我出國去,他就和另一個女孩好了。我挺傷心的。我回來后,他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我問他,你和別人做過嗎?他說做過。他說,你做過嗎?我說沒有。我特別生氣,問他,你是和你老婆嗎?他說,我還能跟誰呢?一直到我們分開,他都沒露過他已有新的女友了。回來后干過兩次感覺都不好。有一次他說:想干活嗎?說完吭吭就干,也不說愛情了。干完還說:這能管多久?我覺得這次做愛已經不是愛情了。"
  "有個男人特別喜歡我,他是已婚的。有次他給我寫了個條,寫了他的感情。他說特別喜歡我,本想把我介紹給他的一個好朋友,后來他自己卻喜歡上我了。我看了嚇得要死,身上直抖,因為他是有孩子有老婆的人。第二天他問我,看見條子了嗎?我說看了。他說,你怎么不去告領導呀?我說我沒想到要去告領導。他說,我都做好你去報告領導的思想準備了。從那以后,我們的關系就特別好,他總是找機會和我說話,我也很喜歡和他接觸交流。但沒說過什么感情方面的話,我對他也沒有任何想擁抱接吻的念頭。那時我還不懂這種事。他特別勤奮,經常寫作到夜里三點。有時我下樓提水,總要抬頭看看他的窗戶。我要調走的前一天,他來了。那是間大屋子,隔開很多小間,不隔音,我們不能說話,只能寫字。他給我寫了一首詩,我也對了一首。他提出要吻我一下,我說不行。當時我20歲了,但還沒有人吻過我。我覺得讓他吻了就不純潔了。后來經不住他一再要求,我就答應他,讓他吻了吻我的手。"
  "在大學里,我和一個男同學談話很投機,有這樣一個朋友我感到很欣慰。接觸半年之后,有一次填表,我發現他填的是'已婚',我一點也沒想到是這樣的。我突然抑制不住自己,眼淚嘩嘩地流,這時我才意識到我對他已經有了感情。后來我就給他寫了封信。他告訴我,他跟我交往這么久不提已經結婚的事,就是怕失去我,他很后悔已經結了婚。后來我們就有了一些親熱的動作。一次傍晚我們在樹林里看書,他摟了我,并下意識地解開了我的上衣扣。第一次接吻感覺非常好。"
  "我和姐夫有婚外戀。他當時正在離婚。有一次我們一起去看電影,他挨著我坐j他說,他喜歡我姐姐,也喜歡我。他說想摸摸我。我說不行。他說摸摸胳膊還不行嗎?我說不行。后來他還是摸了我的乳房和陰部。我當時有負罪感,很害怕,很緊張。他說,我真的喜歡你,不是冒犯你。我知道他這個人是真誠的。我想,這么大歲數了沒人愛我,結果有人愛我了,還是個不能愛的。"
  "他現在離婚了,那時還沒離,我們彼此挺欣賞的,很快變得難舍難分。我們好像特別自然地就走到一起了,突然發現感覺特別好。他是個多情而溫柔的男子。外人看我們很越格,但其實他是一個特別嚴肅的人。他對我說:我沒想到跟女人在一起是那么好埃我也覺得自己內心深處的女性都被調動起來了。"
  "有半年時間,我和一個人有婚外性關系。大概每月一兩次的樣子。他喜歡我,但他有老婆,不能離婚。他擁抱我,我有點動情,但覺得他情感幼稚。他告訴我,結婚十幾年,老婆從沒主動要求過性生活。他對她沒有過好感,沒感情,也沒享受過性生活,只是為了找個能生活下去的方式。"
  "我和我愛的那人說,挖墻角太累了,我想和他同居。他不同意,認為應該離了婚再說。他回家后加緊離婚,可離不成,對方大鬧了一場,鬧得他受不了,就出國去了。"
  "我提出'陳倉暗渡',但是他很注意自己在同事中的形象,自己在孩子心目中的形象,什么都不敢跟我做。"
  "我現在的男友想為我離婚,他有決心我不會阻攔。他老婆對他很冷淡。如果他真的離婚娶我,我對他老婆會有負疚感,我會對她很好的。"
  一位離婚女性講到她的一次婚外戀:"我恢復了單身生活以后,愛過一個有婦之夫。他個子高大,充滿陽剛之氣,長得挺黑,嗓音很厚,臉上有很重的絡腮胡子的痕跡,他性格特別內向,是那種特有男子氣的人。他提示了我,我真正愛的是這種人。我們是出差在火車上聊天認識的。他特別愛聽我說話。他說,我一輩子說的話不如在火車上這幾天跟你說的話多。一開始我有罪惡感,雖然我很愛他,但我不愿破壞他的家庭。我就老躲著他。他也是個比較保守的人,他老婆有病,他一直照顧她。她從沒懷疑過他有外遇。他在我這里也從不說妻子的壞話。我一直不敢去找他。他給我寫了一封信,信上說,聽說我和新近結交的男友不行了,他關心我,問我是什么原因。我看了心里覺得特別溫暖。有一次我和一個女友說起這件事,她這人特新潮,說,既然你喜歡他就該去爭齲說完她竟然替我找人家去了,一拔腿就去了。她見到他后就說,讓他去看看我。自從相識之后,半年時間我和這人接觸很有限,我知道她就這么徑直去找他之后,就想鉆地縫,心想這下他可得把我看扁了,因為人家是模范丈夫,我好像有什么非份之想似的。后來我就寫了一封信,想把這事解釋清楚,可又怕引起誤會,影響我們的友誼。結果我在信封上貼了郵票可又沒寄,我想還是當面向他解釋。我左思右想之后,拿著這封信去找他了,見了面我讓他先看信。他特會安慰人,他說他明白××(替我帶話的女友)是出于善意。他這么一說我就放心了。我問他是怎么考慮的,他說,我怕給你造成不利,你是個單身女人,又正好在找對象。我說,我們那兒的人都認為我是個老古板,實話跟你說,××那次去找你是因為我說,要找丈夫就找你這樣的。他說,我對你的印象更好了。他向我表白了心跡:他也特別愛我。那次我們分開之后,他折騰了好幾天,后來就給我寫了那封信,而他除了老婆以外還沒給任何女人寫過信。他比我大七八歲,他說愿作我的哥哥,愿幫我做各種事。這中間還有一次我們在大街上遇上了,他掐了我胳膊一下,我從心理到生理都對他有了欲望,整整折騰了兩天,什么事也干不下去。聊到最后,他問我愿不愿試試,要是不愿意的話,就馬上送我回去。我當時沒同意,后來我們試了,我想為什么不呢?過去我和男人的交往的興趣都是被調動起來的,而他是我真想主動去接近的。我覺得和諧極了,覺得我自己充分地變成了一個女孩子,他雄性的波浪軟化了我,連說話的嗓音都變得輕柔了。我說,人家都說我像男孩子,他說不,我覺得你是個典型的女孩子。
  我們后來又有過兩三次。我覺得沒有不透風的墻,就和他分手了。我已經有半年沒見他了。"
  一位單身女性講到她對一位有婦之夫刻骨銘心的愛:"有一次下著大雨,刮著大風,風大到把樹枝刮斷,滿街飛舞著各種刮掉的東西。我突然極想見他,就騎著車冒著大雨到他家去,雨衣也沒穿,就那么淋著。我到他家就站在窗戶那兒看了一陣,后來又在黑黑的樓道里站了一會兒。一聽到有人來,馬上嚇得嗵嗵嗵跑下來。我就是那么癡情。"
  婚外的戀情不一定有性內容,這種情況在知識女性中更為常見。一位性欲冷淡的女性這樣講到過她的婚外戀:"我有過婚外戀,但沒有婚外性行為。因為我本來就不喜歡性事;也認為不可以做,做了是不忠;還怕讓人發現了。他有過這種要求。我們之間的關系頂多是半年。當時丈夫不在身邊,可能是寂寞的原故。我覺得這件事并不會影響和丈夫的感情,他這個人敏感細膩,但不是小心眼。女人就是軟弱,總希望有個人經常談一談。
  我們之間也談到過感情,但不大多。在一起工作時間長了,男女之間就是會產生比一般朋友深一點的感情。"
  對婚外戀的看法
  對婚外戀的看法可以概括為基本否定和基本肯定兩大類,它們同人們所處的地位(是背叛人的還是被背叛的)、夫妻感情的程度、夫妻雙方的個性等因素有關。
  先看嚴厲或一般的反對態度:
  一位三十多歲的已婚女性的談話在妻子們對情人們的看法中很有代表性,她說:"有次我家請客,我丈夫的一個已婚朋友居然帶個小情人來了。她二十六七歲的樣子,穿得坦胸露背的。
  我很生氣。我對我丈夫說:以后你們帶她來就別叫我,叫我就別叫她,叫她來是向我們示威還是干什么?要是我愛人帶個小情人回家來,還不把我氣暈過去!"
  "我丈夫有一次突然對我說:外面有很多的誘惑,今后萬一我干了什么事,你一定要原諒我一次,作為交換條件,我也會原諒你一次--如果你做了什么事。我聽了特憤怒,就和他吵起來。婚后他長期在外,我在家帶個孩子,那么艱難。他在單位挨整、下放,我從來沒想過要離開他。可他居然提出這種要求。他一說這種話我就特別委屈。我相信他倒還沒有干過什么,可他多次對我說,人不可能一輩子只愛一個人;我們的婚姻要受到嚴重的考驗;男女在性上的要求不一樣,女人不容易受男人誘惑,男人容易受女人誘惑;我怕萬一遇到什么誘惑,你不能原諒我,這個家就要破了,所以碰到這種情況,你一定要拉我一把。我說,我怎么知道拉你拉不拉得回來。你到外面去找女人,我怎么知道拉不拉得回來?他說海員到了國外還上妓院呢,我說,你不該跟我說這種話。也許別的女人能委屈求全,可我不能忍受這個。他一說這些話,我的心馬上就活了,我也可以去找一個真心愛我的人。他總是不斷地給我說這些,他沒想到這樣會損害我對他的感情。你要想讓對方愛你,你就要說怎樣愛對方,而不能說你怎樣愛別人。"
  "我也不是沒有受到過男性的誘惑,因為我和丈夫長期兩地分居,好多男人找我,賴在我那兒不走。可是只要是有這種可能性的,我全都避開,躲開,有的就干脆不講話了。我有個同學,他的妻子是個工人,他倆感情不太好,他想作我的情人。他的原則是,要解決這種事,可婚是不會結的。后來我對他說:我們就作個朋友吧。"
  一位受到有婦之夫追求的單身女性說:"雖然他對我說過'我的生活里如果沒有你怎么辦'這類話,但我還是不愿鼓勵他發生這種關系。他這個人老愛勾引女孩子,所以我不會和他好的,我接受不了他對別的女孩好。有一次我在他家,他接了一個電話,找個借口下樓去。我也該回家了,一下樓,無意中看到他和一個女孩在一起,從另一個樓梯鬼鬼祟祟地下來。騎車遇到一個紅燈,我犯了壞,惡作劇似地從他倆旁邊超過去,故意讓他看見我,讓他知道我也看見他了。"
  "他在國外時,讓我住他的房子,求我照顧他母親,我說沒問題。那年他回來探親,我覺得不能和他住在一個房頂底下,就收拾東西準備搬出去。他滿心以為我會留下來的,可我還是走了。
  我骨子里挺中國的,挺保守的。如果我留下來,他再出國時,對我的打擊就會特別大。我摸不著夠不著的。對他老婆孩子也不尊重。我覺得關系與其是這樣,就不如完全不發生。"
  一位離婚女性說:"我有個特別好的女友。我看得出,她丈夫喜歡我。他們倆打架鬧離婚,據說是因為我。我感到很突然,也很受傷害。被朋友誤解很痛苦。我絕不會去破壞他們的婚姻,因為我自己的婚姻就是被人攪了的,我恨這種人,絕不會去做第三者。后來她知道了真情,對我說:委屈了你了。多年后,他們倆在國外因為別的離了婚。他回國來,有人勸我倆好,我說,男女之間不是能夠作朋友就可以作夫妻的。再說,我要是跟他好,當初那些懷疑豈不都成真的了。我跟他除了聊聊天,確實沒什么。我覺得失去的并不見得就是最美好的。"
  "在情人問題上,我覺得道德感的壓迫很強。我丈夫非常不接受,覺得是恥辱;可我周圍的文化圈里認為這是很平常的事,實際上這現象也很普遍。我對自己的自尊是很有要求的。有一次一群文化圈里的朋友們聊天,除了我之外全是男的。我正好到隔壁去做什么事,他們就談起學者圈里的一個女人。他們以為我聽不到,其實我都聽到了。他們用很卑下的很壞很下流的口吻議論這個女的,聽上去他們當中有好幾個人跟她有過性關系,他們把她當笑話講,然后哈哈大笑,流露出一種極其下流、低級、陰暗的心理。我當時有極強的受辱感,雖然那個女人不好,但我替她難過,覺得他們這樣議論她太侮辱人了。我暗自以此告誡自己,不能和圈內的人有任何這類關系。如果有一天別人這樣議論我,我自殺的心都會有。"
  一位正在辦離婚并已同丈夫分居的女性說:"擺脫了我愛人家的煩悶,又陷入孤獨感之中。我的原則是,有孩子有愛人的我一律退避三舍,破壞別人家庭的事我做不來,也不忍心做。我知道,跟一個孩子我是競爭不過的,血緣的關系我斗不過的。相比之下,血緣關系是強大的,感情關系是脆弱的。如果我和一個男人好,他總要看孩子啦,和前妻來往啦,我肯定受不了。既然這么想,就不如一開始就不要理他。"
  "我覺得人跟獸是有區別的。我打離婚時請了個律師,他想讓我跟了他,就幫我把孩子判給我。他說他妻子不在家,讓我去他家。我說有時間一定去,我沒去,換了一個律師。他畢竟還沒有威脅逼迫我。"
  "我丈夫對我說:男人不花,女人不愛。我說好吧,你去花吧。但我心想,對這樣的男人,正派女人沒有愛他們的。即使沒有發生性關系,只是和女人保持曖昧關系,正派人也看不慣的。
  比如說我單位就有那種挺'花'的男人,也有很正派的男人。而我們女同志就是只尊重、愛慕那種正派的男人,不喜歡'花'的男人。"
  "我們單位有一個放蕩不羈的人,人特別聰明。有次他和一個女同事亂來,他用手給那個女的弄,在公園的凳子上就讓她達到快感了,又在旅館里搞了一通,那個女的也特別瘋。那次他對我提出,我能不能占有你?我說,不能。他說,我要不是看你是個大姐,我早就把你搞到手了。"
  一位女性講到她的一位女友對她當"第三者"的態度和做法:"他和我好了一段時間,又喜歡上我這個女友了,她也挺喜歡他。后來她告訴我說:她并不是真想和他好,只是想拆散我們倆,她不希望我作第三者。她這人很正統,要維護他的婚姻關系。"
  "我丈夫就不如我會處理婚外的誘惑。那段他出差,有個男同學天天到我家來,我有點喜歡他,又不是真喜歡他,心情惶惑。
  這時我就給丈夫打長途,我說我特別想你,他聽出有點事,就趕快回來了。他一回來,我和那個同學的事也就煙消云散了。我覺得這種事這么處理就特別好。我怕把持不住自己的時候就躲一躲,這不也就過去了。你覺得在外面跳舞、喝酒、唱歌這些時候容易受誘惑,那你不能躲一躲這些事嗎?我對他講這些話他老不聽,說我這是給他上課,教育他,煩不煩。"
  "單位里有人覺得我們像一對似的。我有次做夢夢見和他在一塊兒,記不得是做什么,很愉快就是了。他的夫人和他關系不好。有次我們一起出去辦事,他說了一句:今晚和你在一起真好。我就沒有接茬。我知道一接茬關系就會發展,但我不想發展這種關系。"
  "我和丈夫婚姻觀念不同:他說過如果他有了外遇,請我一定原諒他一次。我一聽就發了火,和他大吵。他說,看來我們的婚姻基礎不牢固。我和他看法不同,我覺得根本就不去搞外遇才是婚姻基礎牢固。婚姻關系里面除了愛,更多的是責任。我就是這么想的。他說我還是他感情的中心。我管他這想法叫作'一個中心幾個基本點'。可你不想想,你怎么就不怕你這個中心也去搞上幾個基本點埃這是逼良為娼埃世上還哪有真情啊!我從小愛看書,喜歡追求真情,對那種胡搞的人看不起。我不就是在乎那份真情嗎,我知道現在有那種兩人都各自在外面搞的夫妻,我不是那種人,我不愿走那條道,那不是作踐自己嗎?"
  "90年,文化圈不干事的頹靡之風挺盛的。有一次,一個女友約我去朋友家。去了一看,一共是三男三女。那三個男人都是有家的。有人說,說話多沒勁,咱們跳舞吧。跳著跳著,就有人做出了過分舉動。我對這個沒有思想準備,感到意外,可又對自己說:你也別太大驚小怪,不要掃了大伙的興。我就硬著頭皮應付。一開始忍著,半開玩笑似地把他的手打開,后來實在忍無可忍了。我不是什么人摸我都能有快感的。后來我堅決拒絕了,還是掃了大家的興,事情過后見到面都感到很尷尬。后來我很不高興地對那位約我的女友說:怎么不告訴我是這樣的。她滿不在乎他說:你是怎么啦?這有什么呀。我有時自問,我要不要這么古板,要不要改變自己,還是應該堅守自己過去的準則。
  再碰到這種事怎樣才能不掃別人的興已經成了我的一個精神負担。我并不是從道德上排斥這種事,只是我自己不喜歡,不覺得舒服,不覺得愉快,不覺得好。這樣偷偷摸摸的,從心理到生理都不舒服。后來我決定,如果我真的喜歡,真的愿意,我就去做;不喜歡不愿意就不做。"
  再看基本肯定的態度:
  一位愛上了有婦之夫的單身知識女性這樣評價自己的婚外戀:"我認為只要不傷害別人就是道德的。我和這個人就是道德的,并不想'嗆'他老婆。我不愿和他繼續下去,就是怕這件事漏出去傷害他老婆。他老婆身體不好,難以承受,他們可能一個月才做一次那件事。"
  有的當事人認為,婚外情可以起到改善婚姻關系的作用。
  一位單身女性這樣談到她對婚外戀的看法:"我并不絕對反對婚外性關系。即使雙方都是已婚者,也不妨快樂一下。有些男人在外面亂搞,回家后對妻子有歉意,反而會對妻子更好。這也是一種解脫,這種關系在利大于弊的情況下才是好的。"
  一位女性講到男友對婚外戀的看法:"他愛妻子,又有情人。
  他說這樣有利于身心健康。不但心情愉快,而且有利于正常的婚姻生活。"
  一位經常挨丈夫毒打的女性講過這樣一件事:"我廠有個男孩對我特別好。我對那男孩也有些好感。我丈夫看出我們倆好就一再問我,是不是已經不愛他了。我說,我早就不愛你了。他非得讓我說我愛他,我最后不得不說我愛他。從那次以后他就不打我了。"
  有的女性表示對真正發生了感情的婚外戀可以理解:"我認為有的婚外戀是可以理解的。如果真的有了感情,感情到了那一步,就可以理解了。"
  一位自己從未有過婚外性經歷而且是因丈夫外遇離婚的女性說:"我能理解別人的婚外性生活,如果感情到那兒了。"
  一位女性這樣講到自己對婚外戀的看法:"我現在覺得我們倆能白頭偕老,但我不知會不會碰上一個讓我糊涂(指迷上)的人。但是即使到了那時,我也不會傷害他。"
  一位對丈夫沒有感情因而有婚外戀的女性這樣說:"不記得在哪里看到這樣一句話:人因為幸福才受束縛,既然沒有真情,又何必束縛我自己呢?"
  有人還引經據典為自己的婚外戀辯護:"我記得在哪里看到,魯迅說過,烈女、貞女、守寡是對女人的蹂躪。"
  有的女人希望丈夫有婚外戀,以便和他離婚。一位女性感到自己的丈夫不是一心對自己好,想離婚,她說:"現在我要和他分手,顯得不負責任似的,也怕對孩子有不利影響。如果他有了外遇我倒好辦些,那樣我就可以和他一刀兩斷了。"
  有一對夫婦,妻子剛強丈夫孱弱,妻子這樣說:"我對他絕對放心。我告訴他,如果你能找到一個好女孩,我一定不反對。他說,我哪能對不起你埃"調查中還發現過夫妻雙方都有婚外戀的情況,有的顯然出于報復心理:"我們好不容易調到了一起之后,他告訴我愛上別人了。后來我們就分居了。那時我和一個男孩好,但沒有性關系;他也和一個女孩好。我為這事和他開過玩笑,他說他是跟我那個男友學的。"
  另一女性也這樣講到她對付丈夫婚外戀的方針:"他要是真的去搞女人,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離開他,一個是我也到外面搞。"
  "我的情人原來和我約好,我要交別的朋友他不管,可是后來他對我說,他本來不懂得妒忌,跟我好了之后懂得妒忌了。不知他是不是在和我說漂亮話。"
  在80年代未的一項北京市隨機抽樣調查中,我發現婚外戀的比例極低(6.4%,見李銀河,第164頁)。我想,這一結果很可能受到問卷調查這種方法的影響--如前所述,用這種方法調查敏感問題很難得到準確的結果。在這次深入訪談中則可得到這樣的感覺:婚外戀在人們的行為中不只是這樣小的一個比例。
  美國40年代金賽的調查表明,有50%的男性和26%的女性至少經歷過一次婚外性行為;這個比例在不斷上升;有較新的研究表明,有三分之二的男性和二分之一的女性曾經經歷過一次以上的婚外性行為。男性婚外性關系的三分之一和女性婚外性關系的二分之一屬于有感情色彩的婚外性關系。(哈斯等,第224,226頁)在對待婚外戀的態度上,大多數人持有相當嚴厲的否定態度,根據筆者在1989年的調查,北京隨機樣本中,有82.4%的人不贊成婚外戀;更有93.1%的人反對婚外性關系。對女性的婚外戀比對男性的婚外戀態度更為嚴厲。(李銀河,第163頁)不少中國人以為西方人對婚外戀滿不在乎,其實不然。美國的一項調查表明,75%的人明確認為婚外性關系是錯誤的;91%的人認為婚姻的忠貞是重要或極為重要的,不能容忍對方的婚外性行為,一旦發現,就意味著婚姻的終止。(哈斯等,第227頁)從此次調查中人們對婚外戀的看法可以看出,不少女性對婚外戀的態度并不特別嚴厲。這可能與樣本中的女性比一般人教育程度偏高有關。由于婚外戀主要涉及的是夫妻的感情問題,所以盡管它對夫妻關系絕對是一種傷害,但畢竟同有傷害對象的犯罪如肉體傷害、偷盜搶劫一類不同,好像雙方都有一些責任:搞婚外戀的一方固然難脫罪責,被傷害的一方也井非完全無辜--沒有能夠吸引住對方的全部感情。這樣說似乎對受傷害的一方有欠公允,但是在感情的問題上,情況就是如此復雜,感情的歸屬不像財產的歸屬那樣確定無疑,對感情傷害的規范與處罚因此也不能像對財產傷害一樣。有些被婚外戀傷害過的女性甚至會持有對男方的婚外戀"可以理解,只要感情到了那一步"這樣的觀點,就是證明。
 

2013-08-22 16: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