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中國女性的感情與性》28 性侵犯
《中國女性的感情與性》28 性侵犯
李銀河     阅读简体中文版

28 性侵犯

  被調查到的女性中不少有過受到性侵犯和性騷擾的經歷,其中包括強奸,誘奸,露陰癖,窺陰癖的騷擾,以及男性的猥褻與糾纏。
  奸污
  一位女性很痛苦地回顧了她被人誘奸的經歷:"他是我爸單位一個搞政工的復員兵,當時30歲左右。那是文化革命里,我爸正在挨整,我弟弟找工作要革委會開證明。我出身不好,他出身好,他強迫我和他做那件事,我如果不答應怕他再反咬我一口。當時從大環境上看我是劣勢,小環境是在他的辦公室里,周圍沒有人,他體力又強,又成熟,恨不得使點勁就能把我整個人提起來,從各方面看他都占絕對優勢。那年我22歲,我也到性成熟的時候了,結果他一碰我乳房,我就軟了。他先用手插進我身體,說:喲,你不是處女。我當時明明是第一次,所以覺得特委屈,我就哭了。第二天我發現我有血(又不是來例假),我特別恨他。他不但把我弄到了手,還侮辱了我。就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理他了。后來為了考大學要開證明,他又第二次得手。他后來對我爸媽特好,爸媽一直拿他當恩人,不知道是這么回事。他是我哥哥的朋友。我不愛他,可我哥勸我說,如果我跟他好,他能幫我弟弟安排工作。當時我們家特別困難,沒什么可給他,就叫我去,讓我求他給兩個弟弟安排工作。"
  一位在幼女時代曾遭到過性侵犯的女性說:"我對異性一直沒有好感,覺得男的都沒好人,這種感覺一直改變不了。"后來,她為自己的無辜遭遇深受其苦,她一生都生活在這個不幸事件的陰影之中,受到這件事的影響。由于她的日記被人偷看,她的事在工作單位被傳得滿城風雨,弄得她抬不起頭。她為這件事受到雙重的傷害:性罪犯對她肉體的傷害,加上無知愚昧殘忍的社會道德觀念(認為性侵犯的受害者是不潔的,甚至認為她是有責任、應當受到責備的)對她精神的傷害。她說:"婚前我沒跟丈夫說這件事。結婚以后,他也沒發現什么,因為小時那件事并沒真正做成,處女膜沒破。他是后來從別人那兒聽說的,說我婚前生過孩子,他就追問我。那時候他已經有了外遇,那女孩追他追得很急,加上我心里覺得對不起他,就和他離婚了。是我提出來的。他一開始還不同意,后來我們訂了一個協議,他說他不會要那個女孩,離婚后把她的事處理完了,我們再復婚。離婚后那個女的真的沒和他結婚,可后來他去外地做生意就沒有回來。"
  一位曾被人誘奸過的女性感到,這個經歷影響了她后來的擇偶標準和婚姻:"我那時有一種偏見,以為自己不是處女了,就沒資格找個情投意合的年輕人了,只能找年紀大的,離過婚的。"
  露陰癖和窺陰癖
  根據記錄,露陰癖在美國是最為常見的性攻擊行為,占了全部性暴力案件的三分之一。(拉里亞等,第110頁)此次調查的不少女性都受到過露陰癖者和窺陰癖者的性侵犯。一位女性說:"那次我在外地一個小城,離火車開還有一段時間,我沒事做就坐在廣場邊的臺階上。那里有個路燈,過來一個小伙子,西裝革履的,騎個自行車。到了我面前,他就拿出了那個東西。他緊盯著我,很緊張的樣子。我看著他的眼睛,毫無表情地轉過臉去,他就把那東西塞進去,騎車轉了幾圈,走了。"
  一位在酒店工作的女性承認遇到過露陰癖者:"有一天我下晚班,是夜里11點鐘。我們員工走后門。他就在那個胡同里,我走到離他還有幾米的地方,他亮出來那東西。和我一起工作的另外幾個女孩也見過這種事。"
  "我見過一個露陰癖。在上大學時,我們一群女生去海邊游泳,碰到一個男的,突然把那東西拿出來。我女兒小學時也碰到過這樣的人,哭著回來跟我說。"
  "我在街上碰上過露陰癖。"
  "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在一個胡同里見到過一個露陰癖男人。那天我們幾個女同學一起走,看到離我們四五十米有個男的露陰,把我們嚇跑了。還有一次,是個中午,有個男人對我說:大姐,問個路。下邊就露著。"
  "75年我在大學時有次上廁所,看見門洞上有個影子,氣得我要命。那人見我發覺了就跑,我氣得發抖,我說,你站住!他站住了。我說,你看什么?他說,我看看。我說,你看什么看!
  我特別氣憤。"
  "有一次我去同事家,她家住平房,我們夜里去公共廁所回來,碰上一個人。他騎著車從我們后頭過來,突然說了一句話:你們倆屁股真白。當時我們氣得要死,恨不得打他一頓。聽說別人碰上這種人的事也很多。"
  猥褻
  有單身女性抱怨她們常常會遇到性騷擾:"這幾年我經常受到性騷擾,有人對單身女人就持這種觀點,以為我們都很隨便。
  碰到這種人,我就跟他們說,我是老派的人,只喜歡精神來往,把他們打發走。"
  "因為我是個離婚的單身女人,經常受到騷擾。有的男人打來電話說,我喜歡你,我就是喜歡你。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性騷擾。"
  "有一次我在街上走,有個男的過來對我說:大姐,有個事問問你呀。我以為他要問路什么的,就說:什么事?他說,我的小雞雞這么硬怎么辦呀?我沒敢說話,趕緊走了。"
  "有一次我騎車在街上走,有個騎車的男人一路跟著我,還說:我能滿足你。我不理他,接著騎,他拿自行車把我逼到馬路邊,我過不去了只好下來。我說,我孩子都十幾歲了。可他還是不依不饒他說什么,你不跟我,我今晚怎么過呀。我對他說,你可以拿一盆涼水當頭澆下去。"
  "在公共汽車上常遇到流氓,從后面頂人,我就躲開。只有'文革'中有一次我當場罵了他,這是唯一一次我在公共場所罵這種人。"
  談到外企女職工遭受的性騷擾,一位外企女雇員說:"歐美公司性騷擾比較厲害,中國和亞洲公司好些。有一次我去找工作,一個南韓老板提出給我500美元月薪。我覺得他看我的眼神就不對,我能感覺出來,那種怪怪的樣子,我馬上覺得危險。
  又考慮到他提出的工資也高不到哪兒去,作秘書檔次也太低,我就沒去。正經的老板你一眼能看出來。"
  在有關性騷擾的立法問題上,女權主義者、法律教授麥金農的工作最為突出,她致力于造就女權主義的法律理論,推動法律的改革。她的一項顯著的成就是使性騷擾成立為犯罪。她是提出"性騷擾"這一概念的第一人。這一概念的提出,徹底改變了美國法律對待婦女的態度。由于性騷擾在侵犯和強迫的程度上似乎還夠不上犯罪,所以在法律上、學術上都較難下定義。麥金農為之所下的定義為:"性騷擾最概括的定義是指處于權力不等關系下強加的討厭的性要求。......其中包括言語的性暗示或戲弄、不斷送秋波或做媚眼、強行接吻、用使雇員失去工作的威脅作后盾,提出下流的要求并強迫發生性關系。"(轉引自海特,第413頁)麥金農在70年代參加了一個律師組織,有人向她談到了一位名叫卡米塔。伍德的女職員的情況。這位女職員為了逃避上司的騷擾不得不辭去工作。由于她是因"個人原因"辭職的,所以無權享受失業救濟。麥金農對此事感到很氣憤,就寫了一份訴狀,其主要論點是:性騷擾是一種建立在性別基礎上的歧視。
  美國法律只有在兩個性別相同的人受到不同對待時才承認歧視。麥金農認為,如果一種規定造成社會不平等,如果受害者正是由于性別而受到傷害,這種規定就是歧視性的。總之,性騷擾是一種性歧視。她抓住了號稱平等的美國法律的缺點。1977年,在審理一起女性受害者為保住工作而不得不屈服上司的愿望的案件時,哥倫比亞上訴法庭聽取了麥金農的辯護,她指出,性騷擾直接源于受害者的低下地位。1986年,最高法院對此認可,麥金農的斗爭勝利了。
  據美國一個婦女組織在1978年至1979年對198名聯邦女雇員的調查,有40%的人曾在工作崗位上受到過性騷擾;有25%的人因抗拒此類騷擾而被停止晉升;1196的人被調離;5%的人被解雇。另據《紅書》雜志對9000余名婦女的調查,約有88%的人曾經受過不同程度的性騷擾。據美國勞動婦女協會的一項調查,在155名愿意提供答復的婦女中,有70%的人因不甘忍受性騷擾而被迫失業。(曉黎,1981年)1991年11月,安尼塔。希爾公開指控她的前上司、最高法院院長候選人拉倫斯。托馬斯法官對她有性騷擾行為,至此,麥金農的性騷擾概念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發展。由電視臺實況轉播的參議院聽證會,使性騷擾變成了一項家喻戶曉的罪行。此時,麥金農又為性騷擾提供了更加精辟的概念:工作的"不友善環境"也可能成為性騷擾的因素。在一個死摳法律條文的社會中,大企業馬上想到,它們必須盡快制定有關公約,并張貼在工作場所。
  在隨后的幾年,許多國家起而效尤,例如法國。在法國,1992年,除法國共產黨以外的所有政治組織都通過了婦女權利國務秘書韋羅尼克提出的制止性騷擾的法律草案。(法國《新觀察家》周刊1994年1月12日)各國都有許多關于性騷擾狀況的調查和對策研究,性騷擾正在成為世界通用的一種新的罪名,這是同女權主義者的努力分不開的。
  福柯在與性有關的犯罪行為上有過一些最驚世駭俗的觀點。所有的女權主義者都對他的觀點深惡痛絕。他曾說過這樣一段話:"我認為從原則上可以說,性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受任何一種立法的制約。......如果我們懲罚強奸,那只是因為我們應當懲罚肉體暴力。并且要講明,強奸不過是一種侵犯行為:從原則上看,在用拳頭打擊某人的面部和用陰莖插入某人的陰部之間,并無任何區別。"(轉引自米勒,第442頁)福柯的邏輯是把性器官等同于人體的其他器官,把與性有關的侵犯等同于其他人體侵犯,并不為性賦予特殊的意義。這一觀點顯然是他關于:'性壓抑并不存在"以及"快感的非性化"思想的邏輯推衍。
  應當如何看待福柯的觀點呢?自由使用身體的性器官應當說是人的權利,就像自由地使用手一樣。但如果用手侵犯了別人,就要受到懲罚;用性器官侵犯他人,也要受到懲罚。把性侵犯單列為一種罪狀,反映出社會為性賦予了特殊的意義,如為女性的貞潔賦予了特殊的意義。強奸不僅侵犯了受害人的身體,而且損害了受害人的貞潔,損害了珍視這一貞潔的個人、配偶、親屬、熟人的感情,因此要受到比一般肉體傷害更嚴厲的懲罚。
  然而,以這種邏輯推論,對身體其他部分的傷害,也同樣會損害珍視受害人身體的個人、配偶、親屬、熟人的感情,是否因此也應當加重對身體傷害的懲罚呢?看來,福科對于性侵犯的觀點雖然乍一聽有點匪夷所思,其實卻是邏輯完備的。如果不是站在女權主義的立場上,我想不出反駁他的理由。 

2013-08-22 16: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