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壞脾氣 借佛法斗架的武夫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借佛法斗架的武夫    
  不想十幾二十年過去,事情突然轉了過來。世上有錢有勢的人們,尤其是那些赳赳武夫們,不知怎么一來,對佛教又感興趣了。和尚和居士,升為貴人的座上客,喇嘛與活佛,翻作武夫的帳中賓。大小法會東南西北一個勁地開,有求升官的,也有求發財的,更有求保命的。顯然是軍閥混戰,命運多舛,大家不得不臨時抱佛腳,管不管用暫且不說,至少能讓自家的心里少點不安。  
  不過,只要佛法重光,就不可能僅僅充當武夫和貴人們的心理安慰劑,總是要將光芒溢出來點,照到本來不該到的地方。湖南這個近代出兵出將最多,仗也打得沒完沒了的地方,武夫們爭錢、爭地、爭女人、爭煙土,在用槍、用炮、用光洋、用煙土打仗都分不出勝負的時候,突然之間忽發奇想,比斗起佛法來了。  
  事情是這樣的,上個世紀20年代初,湖南的督軍是趙恒惕。但是湖南這個南北沖突的四戰之地,一向派系紛紜,大大小小十幾個軍閥,誰都沒太把督軍放在眼里,對趙恒惕構成最大威脅的是出身保定軍校的唐生智。自從直系吳佩孚部撤出湘南,北上和皖系爭天下去了之后,唐生智就占據著湘南小半壁江山,招兵買馬,大力擴充實力,隱隱然有問鼎長沙之意。趙恒惕看在眼里,心里著急,但又沒有膽子撤了唐的職務或者干脆派兵去打,最后花重金從康邊請來了白喇嘛,在長沙開大光明法會,一方面打著為全湘祈福的名義收買人心,一方面借此拉拢湘中其他佞佛的軍人,給唐生智好看。當然,如果佛真的發了慈悲,讓唐生智從此倒霉,那自是再好不過了。  
  主公在長沙開法會,唐生智當然不會不明白其中的深意。不過,唐畢竟占的是相對貧瘠而且久經戰亂的湘南,迅猛的擴軍已經耗盡了財力,花不起錢請一個更大的喇嘛或者活佛來跟趙恒惕對抗。但是法畢竟還是要斗的,不斗的話,也許他的部隊明天就會士氣瓦解,為眾多參加大光明法會的群狼所吞噬。這時候,他的好朋友,湘中著名的佛教密宗居士顧伯敘頂上用了。他們的主意是,干脆令他的部隊全體受戒,變成一支佛軍,在深度上下功夫。為此,唐生智和顧伯敘兩個,不辭辛苦地一個營一個營地走,所到之處大治佛堂,全體官兵一律身披袈裟,合十頂禮,由顧伯敘摩頂受傳戒,受戒儀式完了,每人發給“受戒證章”一枚,一面書“佛”字,一面書所受的五戒,同時,由唐生智演講佛法真義,說三身佛的含義是,清凈為法身,慈悲為報身,忠義為應身。不用說,忠義是最關鍵的“佛性”。  
  還別說,雖然受戒之后,這群武夫該殺人還殺人,但凝聚力還硬是強了不少,在日后的競爭中,還真的就是唐生智占了上風。  
  不知道釋迦牟尼在西邊的極樂世界里,會作何想。  
 


張鳴 2013-08-22 16:25:00

[新一篇] 歷史的壞脾氣 各大馬路巡閱使

[舊一篇] 歷史的壞脾氣 “馬桶將軍”的用人術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